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九章 雨夜行善救三命

“这可使不得,哪里能让上官夫人做饭给我们小老百姓吃的,这可不行,这要是传出起,那我老婆子可没脸了。”那妇人突然站起来说,看起来很紧张。

“老夫人,我家夫人也不是特意做给你们吃的,这也是我家少爷吃不惯外面的饭菜,我们夫人也不想看着少爷饿着了,才会自己下厨的。”雯娥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把她给吓着了,赶紧的又说。

“大婶子,您这是做什么,我们一家现在借住在你们家,您就把我们当成来走亲戚的晚辈不就行了,那我这个晚辈是不是应该给长辈做顿饭吃。”上官雪妍饭下手里正在处理的肉类说。

“可是上官夫人您……。”那妇人还是不太同意的,她觉得这不应该。

“大婶子,我们也不是什么高门显贵的人家,只是我家爷做点小生意,家里有点闲钱。他因为常年在外做生意不在家,这次回来有点闲暇,就想带着我和孩子们出来游玩,我们今天能借住到您们家也算我们两家有缘,再说孩子们是吃惯了我做的饭菜,不是我做的也不吃,您说为了孩子,这还不是也得我做。我知道了,大婶子您是不信任我的手艺吧,那您就等着吧,我一会保管您多吃一碗饭。不过大婶子,今天的饭没您帮忙还真不行,我们主仆烧灶可不在行,您就坐下烧灶吧。”说完上官雪妍不等那妇人在说什么,就把她按在灶前的小凳子上,自己就又回到案板前。

一顿饭,那妇人烧灶,雯娥打下手,上官雪妍主厨,很快就做好了。现在外面的天也黑了,屋中已经点上了油灯。

“爷,少爷可以吃饭了。”雯娥端着菜走进来。

“恩,知道了。”

“这不是老婆子的手艺吧,闻着挺香的。”那大爷笑着说,一点也没有说自己老伴不是的意思。

“就你老头子鼻子灵,今天的饭菜还真不是我做的,那是上官夫人做的。我可是知道你还有一些好酒放着呢,你吃了上官老爷的饭菜,那酒可不许私藏了。”那妇人笑着说自己老伴说,一点也没有漏他底的觉悟。

“老婆子这不用你说,我这就去拿,我可不是小气之人。”那大爷站起身就要往里屋走。

“那就多谢大爷了,随墨你也去把我们的酒拿一些过来,也让大爷尝尝。”轩辕玄霄站起身,对着外面的随墨说。

“是,爷。”随墨听后就跑了出去。

轩辕云墨两兄弟自动去厨房端饭菜,吃饭分两桌坐的,上官雪妍一家和那大爷一家三口在堂屋摆的桌子,那雯绣他们在另一间屋子摆了一桌,上官雪妍他们一家吃饭的时候也不需要人近身伺候,主要是上官雪妍不喜欢有人看着她吃。本来是打算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的,再说这样也合乎规矩。轩辕玄霄可不愿意委屈上官雪妍在那张低矮的桌子上吃饭,让她坐在大桌子上吃,那大爷也没说什么也让自己的老伴坐在大桌子相陪。

“墨儿去吧,这颗药丸送去给你父亲和你云隐叔叔解酒,他们刚才喝的都有点多。”吃晚饭后,他们一家被那妇人安排在院子的空房间里,上官雪妍和雯娥住一间,他们父子和云隐住一间,其他的人住一间。农家都是那种大土炕,可以并排睡好几个人都不会拥挤。不过上官雪妍担心儿子们睡不习惯,就把马车里的准备的铺盖拿出来给他们用。

“知道了娘亲,那小阳弟弟明天可以和我们一起去玩吗,他一个人待着好可怜的。”轩辕云墨想着那小阳弟弟,就不免的觉得可怜。小阳就是他们在那个小镇上捡到的小乞丐,他的伤是没什么大事了,不过由于以前的长期的营养不良,上官雪妍想让他趁这次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自己也可以给他养一下肉,给他取名就叫云正阳,以后的路看他自己的,他们先带着他再说。

“可以,不过你们要下心的照顾他,不要让他到水边去。”

“知道了娘亲,我去给他说,娘亲您休息吧。”轩辕云墨拿着药丸就跑了出。

“王妃,您也休息吧,奴婢帮您守夜。”雯娥,进来说,他们现在毕竟在外面,不是在王府,凡事都要注意一点。

“没事的,你也睡吧,这里可比府中安全多了,也没什么是非。”自己的这几个丫鬟老是把自己当作那些软弱的贵妇人,可是自己哪里是了,再说在外面,也没人知道身份。

“是,王妃。”雯娥想想也是,她们一路安全无虞。

“女人,你又把本王丢了是不是?”宸突然出现在上官雪妍的怀里。

“我那敢呀,谁让你身份特殊了,我晚饭的时候不是让墨儿去送你喜欢吃的饭菜吗,你有没有良心呀。”上官雪妍抓着宸举起来来回回的摇晃,她们借宿的时候就把宸给留在了马车上了,一时想让他看着行李,二是也不想它被人认出来,不然要引起轰动了。平时抱着它,它蜷缩着看不见脸,谁也认不出它是什么。可是在人家家里,要是有人问起怎么解释。

“不要摇了,我要晕了,好了,我不说了,我要睡觉了。”宸被摇的晕头转向的,才不得不妥协,要不然这女人会一直摇晃下去的。

“你早说不就结了,睡吧。”上官雪妍放下宸在炕上,自己也和衣躺下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上官雪妍听到隔壁好像很吵闹,还夹着着哭泣声,大人孩子的都有,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他们住的这个小院的的院门,被拍的震天响,还伴有叫喊声。

“来了,谁呀?”上官雪妍听出这是那妇人的声音,看来是起来开门的。

上官雪妍也起身站在窗外想外看,就见那妇人披着衣服走到门口问着是谁,然后取下门栓开门。她刚打开门就见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跪在她脚边:“四奶奶,我是隔壁的柱子,是来借您家借牛车的,我家萍萍她难产,产婆说快不行了,让我去镇上给她请大夫。”那看着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泣不成声的说。

“柱子,你起来,你刚说萍萍难产,那可怎么好呀,这可是大事。走,我给你套车,你赶快去镇上吧,不过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大夫,现在又事下雨天,你怎么不找人和你一起去。”那妇人听说后,拉起柱子就走向后院,边走边说。看着比那柱子都要着急。

“四奶奶,我也只是去碰碰运气,不然萍萍和娃娃怎么办呀?”那青年男子捶着自己的头说。

“你这是做什么,放心吧,好人都会没事的,那萍萍可是个好儿媳,会母子平安的。”那妇人一边安慰他,一边解着那拴着的牛说。

“产妇难产,你现在去找大夫根本来不及,要是相信我,我可以救她。”在他们牵着牛车即将出门的时候,身后传来悦耳的声音。

“上官夫人,您了起来,您会医术?”那妇人和那叫柱子的青年回头就看见上官雪妍站着廊下看着他们,那妇人显然有点不相信上官雪妍的话,直直的盯着她看,这上官夫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大夫。

“大婶子,他现在去找大夫根本来不及,产妇等不急,你们要是信任我,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她。”上官雪妍不躲避他们,又说了一句。

“你们就让我夫人去吧,我夫人的医术就连云隐神医都不敢和她比。”轩辕玄霄他们刚好听到声音出来,站在上官雪妍身后说。

“上官夫人您真的会医术,那太好了,柱子快快请上官夫人去你家。”那妇人看着他们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想来那上官夫人应该是真的会医术,再说她说的也对,现在去请大夫真的来不及,来回四十里的路,下雨天又不好走。

“哦,好。”柱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反应,只能听那妇人的话。

上官雪妍带着雯娥和云隐一起去隔壁的院子里,等他们到的时候,那院子里乱成一片。屋里的痛叫声,稳婆的慌乱声,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站在廊下的哭喊声,加上雨声,不同的声音在这个雨夜交杂着,考验着这个小院里的每个人。

“柱子,不是让你去你四爷爷家借牛车去了吗,你怎么回来了,没借到吗?”一位看着有四十左右的妇人问。

“娘,我把大夫请来了,这是住在四爷爷的上官夫人,她说自己是大夫,可以救萍萍。”柱子指着身边的上官雪妍说。

那夫人听着自己儿子的话,看着上官雪妍,借着屋里传出来的微弱灯光,她打量着上官雪妍,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看着就像是富家夫人,真的会医术吗?奇怪的是下雨天,他们的身上都是湿的,可是她身上竟然没沾染一点水迹,就连脚下都是干干净净的。

上官雪妍听见屋里越来越弱的声音,知道产妇要不是没有力气喊了,就是已经快不行了,于是径直走了过去。

“这位夫人,您不能进去……。”那柱子的娘想上前拦着上官雪妍,不让她走进去。

“你这夫人好奇怪,我家夫人是救人怎么就不能进去,你想不想你儿子和孙子没事?”雯娥拦着她问。

“我当然想了,可是谁知道你家夫人是不是真的大夫,要是她不是大夫,那不是害了我的儿媳和孙子吗?”那柱子娘生气的说。

“这普天下还没有我就夫人救不了的人,你就安心等着吧。”雯娥有点生气的说,就凭夫人的身份,要不是心善他们连见都见不到她。

“柱子娘你就听这个姑娘的吧,在说现在找大夫也来不及,你听听里面的声音。”一同来的大婶子拉着柱子娘说。

走进屋里的上官雪妍就闻到那熟悉的血腥味,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站在炕边看着产妇越来越虚弱的声音,自己却手足无措。上官雪妍不得不上前,现在救人要紧。

“云隐,参片。”上官雪妍开口,他知道云隐就站在外面,那参片就在那药箱里就有。

“大姐,接着。”云隐隔着窗子用内力打进去参片。

上官雪妍接到参片就掰开那产妇的嘴,塞在里面,自己要先给她吊着命才行。喂完参片,她又给那产妇施了急救,最后输了点内力,保证她在生产时没有危险才行。上官雪妍做完这些,摸着那产妇的肚子,之所以造成难产那是因为孩子调皮,里面的两个小家伙,有一个是差不多横着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剖腹取出孩子。上官雪妍弄晕那稳婆,自己就开始从空间里拿出手术用具。

时间过得很慢,外面的人很是着急,又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声音,几次想进去看看,最后被云隐给点着穴,就安静多了。里面的上官雪妍剖腹取出两个婴儿,清理一下然后放在一边,又缝合好产妇的伤口,不过又用药加灵液很快的治愈她的伤口,上官雪妍可不想有人看见她的伤口,这在古代可是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