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六章 祸端之源

当轩辕云墨转过身的时候映入他眼中的就是一位苍老的男子,须发皆白,腰背佝偻,弯着腰低着头在不断的咳嗽,轩辕云墨看他那样子好像活不长了。他们曾经见过就在他们住的客栈里,那时的他可不是这个样子,没有这么虚弱,现在他好像生了场大病或者重伤未愈。

“恩,是我,你看见我好像很吃惊的样子。”那那苍老的男子看着轩辕云墨开口,声音犹如锯子锯木头的声音一般难听。

“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轩辕云墨看着那人吃惊的问出口。

“你问我为什么,这不就是拜你们一行人所赐!”那男子再次开口,言语里有着不曾压抑的愤怒。

“我们?”轩辕云墨不解的问,他们和他不曾有交集,也只是他们住店的第二天他和大哥小楼看见他缓慢的下楼梯,他曾想帮助,不过被他拒绝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要不是你们破了我的阵,我也不可能被反噬,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男人的声音凄厉破云有着极度的愤恨,看着轩辕云墨的眼神也特别的可怕。

“所以你刚才,才会偷袭我,小镇上的一切都是你弄出来的?其实这也不怪我们,我们只是想出去而已,这是人在危险状态下的自我保护意识。”轩辕云墨看着他那狰狞的面孔有点害怕,可是还是告诉自己要镇静,现在这人有点精神错乱了,也许什么事他都做的出来,自己要小心应对。

“为什么你们可以,她们就不能,为什么?你不要和我讲这些,总之你们都该死,谁也不能出去,我现在就先杀了你,然后再去杀了你的哥哥和随从。”那男人状似疯癫的说,说完看着轩辕云墨就动起手来。

轩辕云墨从看见他那一刻就在时刻保持着警惕,因为那男人有要自己性命的举动。所以在那男人出手的瞬间他也解下了腰间的玉箫雪柳剑,轻轻一按剑锋出鞘。即使有利器在手轩辕云墨也没有傻傻的迎上去,他要先摸清对方的底细,他凭借着自己独一无二的轻功不断躲避。

“你耍我是不是?”那男人看见轩辕云墨的举动很是生气,他没想到就是这一个小子自己都对付不了。

“谁耍你了,看招了。”轩辕云墨大概也知道对方的招式了,他的武功也不是很高,自己也许可以胜他。于是使出了自己所学的功夫就和那人来了一场实战。

下面打的难解难分的一老一少,并没有发现暗巷的屋顶上站着几个人。

“那是墨儿?”云隐指着下面的那个小身影问,他不是看错了吧,那小身影真是厉害,对战那白发的老人一点也不怯场,而且看样子是游刃有余。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那就是墨儿。”轩辕玄霄带着自豪的笑意说,虽说儿子不是自己教导成人的,可是他如此优秀自己作为父亲也是脸上有光的。

轩辕玄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上官雪妍,儿子的成就主要是来自她的精心教导,她对儿子倾尽了所有,那怕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儿子就是她亲生的。就在刚才他们还在谈论那人为什么不出现的时候,她突然站起身喊了一句“墨儿”就奔出了客房,那速度自己可是跟不上。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正好听见那人再说是他们毁了他的阵法,让他落到如此的地步。可是就在自己要出手的时候她拦着自己不然下去,于是他们就在上面看着。她的教育和很多母亲都不同,她会抓住每个人儿子可以成长的机会,从而锻炼她,不过都在保证儿子安全的前提下。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功夫不弱,不过可惜了。”那男人被轩辕云墨逼到一处暗巷的一角说,不过可惜什么他没在说。

“这个不用你说,小爷自己也知道。”轩辕云墨用玉箫雪柳剑指着他。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破了阵,既然可以出去,为什么还要待着这里?”那男人开口问轩辕云墨,这也是他才出面的原因,前几重伤,一直躲着疗伤。他本以为他们会离开小镇,那自己可以再次把小镇封起来。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不走了,自己才不得不铤而走险。

“我们的身份你没资格知道,小爷也不会告诉你。我们就是在等你,怕我们走了之后你又故技重施,那小镇不就彻底完了。”轩辕云墨依旧指着他说,他们的身份是保密的,还不到公开的时候。

“那你去死吧!”那人突然换了一副面孔,抬起手就去抓轩辕云墨的脖子。

“墨儿。”

“危险。”

屋顶上的几人突然出声,但是他们的声音没有上官雪妍的纱绫快。在那人的手抓住轩辕云墨脖子的同时,他的手也被上官雪妍的纱绫缠着使不上一点力气。一边的宸在轩辕云墨遇险的时候也直起来了身子,看见纱绫它又回到了原来的慵懒状态。

“娘亲,您来了。”轩辕云墨看见几人也没在乎自己还被人掐着脖子的,于是开心的说。

“墨儿可记得今天的教训,对敌时不可掉以轻心。”上官雪妍看着他完全没事人一样,也没教训他,只是说了一句。

“娘亲,儿子谨记。”轩辕云墨收起脸上的笑容,极其正式的回答。

“那就好,你怎么遇到他的。”轩辕玄霄问儿子,他们可是等了几天都没见这人,没想到儿子今天出来就遇见了他,儿子这运气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是追一个小偷,才会走到这里来的。对了娘亲您快看一下这个小弟弟,他替我挨了一掌。”听见父亲的问话,轩辕云墨才想起那个小难孩。

“他受伤颇重,不过死不了,我们一会带他回客栈治疗。”上官雪妍被儿子拉着蹲下替那孩子把把脉,其实那孩子原本受的伤挺重的,又是中毒,不过儿子及时喂了解毒的药,宸又护住了他的心脉他才能留有一口气在。

“那就好,娘亲那人偷袭我,是那小弟弟替我挡了一下。”轩辕云墨指着那被点穴从而不能动的人说。

“娘亲知道了,先等我们问出我们知道的在处置他。”上官雪妍安抚儿子,他们有太多的事要问他。

“说,你为什么要做出如此恶毒的事,这小镇上的人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致所有人于死地。”轩辕玄霄解开他的哑穴问。

“他们都该死,都该死,是这个镇上的人要了她们的性命,所以这个镇子上的人都要给她们陪葬,用死去赎他们的罪孽。”那男子咆哮着大声喊,声音蔓延整个镇子。不明所以的人都看着上空,可是他们耳边也只有声音在回荡,不过那声音他们都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看你是疯了吧,不然也不会有这种行为的。”云隐一副看疯子一样的表情看着那人,他觉得这人是没救了。

“说吧,你口中的她们是谁,这个小镇的上的人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让你如此报复,甚至牵连到来这里的无辜这人?”轩辕云霄直接问,他也不知道这人会不会说什么。

“她们?她们是我的妻子和女儿,是这个小镇上的人杀了她们,我要报仇,对,我要报仇……。”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报仇无望就陷入彻底的疯魔中,反反复复说着这一句话。

“我来吧!”上官雪妍看着那两个人轮番上阵竟然没问出原因,她只有自己上前说。

“你来,姐你怎么问他好像疯了?”云隐吃惊的的问,姐姐难道对付疯子也有办法?

“看着我,告诉我你姓谁名谁?”上官雪妍走到那人面前,在他身上刺入几针银针,然后使用催眠术。自己的催眠术以前可是在不少犯人身上用过的,无论意志多坚定都有用。

“我叫关青云,家住镇外十里外的云水村,是个秀才。”那人缓慢的抬起头看着他们说,不过双眼无神。

“那你说的她们是谁,你又是为了何事报复整个小镇?”上官雪妍接着问。

“她们是我的妻子蒲氏和女儿关悦儿。这个小镇的上的人杀了她们,我就要拿这个小镇给她们陪葬。”说道妻子和女儿那男人有一丝的清明,不过很快又陷入涣散中。

“她们是怎么死的,又关这小镇的百姓什么事?”

“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很漂亮,一年前有一次县太爷去游玩遇到路过的我们,他看见我的妻子就起来歹意,不过当时我们躲开了,什么事都没有。事后不久,就有人上门强抢,我以为是土匪就拼死阻拦,后来被他们打下山崖,在掉下山崖之前听他们说,那是县太爷的意思,可是我当时已经自身难保了,根本不可能救她们。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在崖下偶然捡得不知道是哪位前辈丢失的秘籍,就苦练武功和阵法,然后就是找出路,可怜我一读书人,没一点武学根底也没人从旁指导,练功不当导致我完全变样了。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在两个月前练有小成并走出山崖。我出山崖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看,可是我到家看到的是残垣断壁,我知道家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她们也许在当天就被那些人带走了,遭到了不幸。可是我不死心抱着万一的想法进镇到县衙找找,可是我翻遍县衙都没找到她们,最后在一位老仆妇的口中才知道,她们早死了。我的妻子在进了县衙中就成了县太爷的姨娘,不过好日子很短,半个月后他过了新鲜劲之后,我妻子就被丢在偏僻的院子不在理会,可是那县太爷夫人确是想尽办法折磨她,她最后终于在一个深夜凄凉的死去。我那才九岁的女儿也是被县太爷的儿子活活凌虐死的,她才九岁呀,还那么小。我要为她们报仇,我有能力为她们报仇了。”那人简短的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听的其他几人心唏嘘不已。

“可是对不起你的是县太爷一家,为什么你要让全镇的人陪葬?”云隐还是不明白的问。

“他们该死,他们都该死。”那人突然睁大眼看着云隐笑着说。

“我们知道原因了,这人现在也疯了,我们怎么办?”上官雪妍拔掉他身上的银针问轩辕玄霄,她现在觉得这人挺可怜的,应该说这一家人都挺可怜的。自己是有点同情他,可是他要小镇上人的性命那是不争的事实。

“让人看着他,我们先去县衙一趟吧,我想我们该去见见这县太爷一家人。”轩辕玄霄说。

“可是县太爷不是失踪了吗,我们去做什么?”云隐提醒他,他们刚到的第一天就听说县太爷失踪,现在看来说不定没了。

“可是县衙还在。”轩辕玄霄说,他现在很生气,他自己也知道西越有些官员污秽不堪。可是实在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敢如此做为,这是谁给他的胆子,就这样的人不配为西越百姓的父母官。

“二,你抱着这孩子交给外面的侍卫让他们先回客栈交给雯娥照顾。”上官雪妍对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暗二说。

“是,夫人。”暗二弯下腰抱起那孩子走出小巷。

上官雪妍他们也走出小巷,打算去看看府衙在那个县令的带领下成了什么样子。

“二弟,你没事吧?”轩辕云墨刚走出小巷就被自己轩辕少泉和随墨围着了。

“少爷?”

“大哥,我没事,你们也都没事吧?”轩辕云墨听说他们被抓也挺担心的。

“我们能有什么事,你跑哪去了,我们在这里到处都找不到你?”轩辕少泉又问,他们当时前后脚的跟着二弟来到这里,可是到这里他们好像迷路了,在里面转悠了好久,直到看到那些侍卫,才走了出来。

轩辕少泉哪里知道他们走入了*阵,上官雪妍他们到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三个少年在哪里一直转悠,还是上官雪妍救他们出来的。

“那就好啦,我们都没事,走吧,父亲说要去县衙,我们一起去。”轩辕云墨知道大哥没事也就没说自己的遭遇,以免他们担心。

“去县衙,做什么?父王不是说我们的身份要保密吗?”轩辕少泉低声的问?

“小镇的事端都起源于县令的一己之私。”轩辕云墨低声的和他们讲述自己知道。

“那一家人好可怜,这县令真是该死。”轩辕少泉听后气愤的说。

“就是,少爷,那县令的夫人和儿子也不是好人,就该让王爷惩罚他们。”随墨也生气的说,他们在上京听说了那些纨绔子弟的无形作为,可是也没听说过谁把幼小的孩子凌虐致死的,这一个县令的儿子就可以如此草菅人命。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上官雪妍听到他们的对话,想起自己曾经听过的一句话于是就说了出来。

“娘亲,为什么,那县令和知府不是很小的官吗,那县令才区区七品。”轩辕云墨听到自己娘亲的话,不解的问,在他看来那县令和知府就是很小的官位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权力。

“墨儿,在你看来县令是很小的官,那是因为你见过的都是西越的至高之人,所以才会不把那些人看在眼里。可是县令掌握一方百姓的生计,被百姓成为父母官,在那些百姓眼里他们能知道的、离他们最近的、最大的官也就是县令了,所以他们很惧怕县令的。要是一位清正廉明的县令倒是可以造福一方百姓,可是要是遇到那些心思不良的县令,当地的百姓只能深受其害诉告无门。再说向来民不与官都,在加上官官相护的,那一位做官的没有利益牵扯,只要触动的一个人的利益,也许就会招来杀身之祸或者是灭门之祸。天高皇帝远,再加上他们和上京的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他们打掩护,你皇叔什么也不会知道,他们在下面就可以一手遮天。”上官雪妍说完这些,其实这些在现代的时候也有,这些不会因为转变了时空就不存在了,也是避免不了的。

“夫人对于官场倒是看得很透彻,为夫佩服。”轩辕玄霄意味不明的看着上官雪妍,她好像把什么都看得很透彻,那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短短的几个字就总结了了官场的黑暗。

“爷,应该比我看得更透彻才对,说起来爷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不过您是被巴结的哪位,要是找到一位像您这样的保护罩,那人就可以横着走了。”上官雪妍话里有话的说,就凭轩辕玄霄的身份,只要不造反什么事他不能做,除了皇帝什么人敢得罪他。

“那为夫做夫人的保护罩可好,让夫人以后可以在上京横着走,并且无人敢说半个不字。”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也不生气,还又靠近她说。

“没你保护,我也一样可以在上京横着走。”上官雪妍瞥了他一眼说,只要自己想,再说自己前几个月不就是差不多在上京横着走了,就连太后不都没讨到便宜。

“夫人厉害,那夫人你当为夫的保护罩吧,我也想试试横着走的感觉。”轩辕玄霄又凑近了一步说。

“你当你是东篱的铁将军呀。”上官雪妍又白了他一眼,绕到儿子的另一边去。

“这和东篱有什么关系,和那铁将军又有什么干系?”轩辕玄霄不解的追问。

“儿子告诉你父亲。”上官雪妍笑着对自己儿子说。

“好的,爹爹那铁将军活着的时候就是横着走的,娘亲叫他螃蟹,娘亲说它很嚣张跋扈,只会横着走。”轩辕云墨说完就跑着离开,捂着嘴巴低声笑。

“臭小子,你这是取笑为父,胆子大了。”轩辕玄霄反应过来,在后面喊。

“爹爹,不关我的事那是娘亲让说的。”前面传来轩辕云墨带笑的声音。

轩辕少泉他们也跟在轩辕云墨身边,憋着笑,他们可不敢笑出声了,那父王(圣王爷)他们可不敢取笑。

“何人敢在县衙大声喧哗,还不滚开,等着打板子是吧。”轩辕云墨他们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那人的大喝上官雪妍他们也听见了,他们本来就是来找县衙的,可是没等他们说什么竟然先被对方给训斥了。轩辕云墨也没发现自己竟然走到的县衙的大门口,可是他们也顶多算是路过,这难道也不行吗?

“你是让小爷滚开?”轩辕云墨走上前指着自己问那人,自己好像从没被人如此大声的训斥过,就连娘亲、父皇和皇叔都不曾过。现在竟然被一个小衙役训斥了,就算是他们不对难道不能好好说嘛,自己好像还是个孩子,难道这县衙的人都如此,怪不得那一家人如此可怜。

“不说你是说谁,滚开,一边玩去小毛孩子,知不知道这是哪里,这是县衙不是你们这些平民百姓该来的地方。”那衙役挎着刀推搡着轩辕云墨,一点也没把他当孩子看。

没想到的轩辕云墨差点被他推到。

“少爷,放开你的脏手。”随墨上前扶着自己家少爷,用力挥掉那人的手。

“反了天了,你们这群刁民敢和爷爷动手,来人呀,有人袭击县衙了。”那衙役掏出佩刀对着轩辕云墨他们几人大喊。

“哪里,哪里?”

“谁这么大胆,不要命了。”

“兄弟们来助你了。”

不一会儿就从里面跑出来一群衣衫不整的衙役,举着刀就出来了,嘴里说着不同的话,围着轩辕云墨他们四个孩子。

“大姐,这不是县衙,是土匪窝吧,你们看看他们哪一点像是官差衙役的样子。”云隐指着前面那些人说,个个衣衫不整,哈欠连天的,这是刚起来吧。

上官雪妍只是看着那些人,一点也不为之所动,她相信儿子能应付的来那些乌合之众。轩辕玄霄一脸寒霜,他没想到自己看到的这里的衙役会是一副这样的场景,就些人怎么保境安民,看来是该好好的整顿了。

“就凭你这些人还想拿下小爷,告诉你们县衙今天小爷进去定了。”轩辕云墨现在也生气了,他今天也就放肆一次,更何况那人敢称是自己的爷爷,这不是找死吗?

“好小子你倒是嚣张的,可是你嚣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哪里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其中一个衙役晃着刀指着轩辕云墨几人说。

“是哪里,不就是小小的县衙的吗,小爷还看不上呢。”轩辕云墨不屑的说,这是七品官住的地方,一定还不如自己的院子大呢,再说自己连皇叔的朝堂都去过,还有哪里的府衙进不得。

“呦,呦,小子你不是一般的嚣张,竟然敢藐视县衙,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兄弟们上呀。”另一个衙役走上前说。

县衙大门口上演了一次全武行,可是那些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是轩辕云墨他们的对手,他们觉得没费什么力气就打到他们。

“去叫你们县令出来见小爷,不对他都不在了,现在出来小爷也不敢见。去把师爷喊出来吧,还有什么少爷夫人的都找出来,小爷就在这里等着了。”轩辕云墨踢着脚下躺着的人说,他觉得自己现在都有纨绔子弟的趋向了,怪不得上京里的那些少爷就喜欢欺负人,这感觉真不错。

“是、是,小爷您等着,小的这就去叫。”那人爬起来捂着脸跑进县衙里。

“娘亲您等着,儿子让里面的人出来接我们。”小爷云墨看着走到自己身边的父母说。

“好。”上官雪妍笑着说,儿子还是太小了,没看见那人进去时的凶狠目光,恐怕他不是进去叫人去了,是进去搬救兵去了吧。可是自己也不打算现在说是什么,到时候让他们自己应对。

------题外话------

就这一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