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五章 城门破阵,云墨遇险

小镇的早晨如此的安静而怪异,可是他们依旧从街头走到结尾,直至走到小镇的城门口,他们才在一家开着的茶铺坐下。这家茶铺离城门口最近,因为是露天的所以视野开阔,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城门口,他们选在这里也是便于查看。

“店家,上点好的热水,不要茶,在上点茶点。”上官雪妍坐下对着那百无聊赖的店家喊道。外面的茶叶喝着一定不如自己带着的,那自己就要点热水泡自己带着的茶叶,至于茶点也是顺便要的。

“好嘞,客官,稍等一下。”趴着的店主和小二听到声音抬起头看见上官雪妍他们一行人,很是热情,他们也算是最近比较大的一波人了。小二不用店主吩咐就急忙提着热水壶过来,店主亲自去准备茶点。

“客官您请用。”小二要给他们倒热水,被随墨阻止了,就只能说了这么一句话。

“给,赏你的。”随墨阻止了那小二到水,然后递给他一小块碎银子。随墨知道王妃要热水那是要泡茶,要是让他到了出来他们不是要在要一次,多麻烦。

随墨把茶壶放在桌子上,雯娥走上前拿出自己随身带的茶叶舀了一小勺倒进茶壶里。

“客官,您要的茶点。”店主送茶点过来看见他们的举动也没说什么,大概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再说一般这样的客人给的赏钱也是比较多的,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意。

“店家,你这么大的店,怎么没生意呀,现在可是快午时了?”云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

“镇中闹鬼,很多人都不出来了,所以也就没有生意了,您看那些店铺也都关门了,我是就在这里住,所以才会继续开着门。”那店主摇着头指着街道上那些关门闭客的店铺说。

“闹鬼,对了我们昨天晚上住店的那客栈掌柜的也怎么说,我们问的时候他好像又不敢多说什么,你能给我们说说吗?”云隐又看似好奇的问,顺便递给他一些银两。

“行,看你们是外地来的,我就多几句嘴。我们这个小镇从两个月前也不知道是那一天开始,就出不去了,可是外面的人可以进来,但是一但走进城门就也走不出去了。我们也送不出去消息,可就开始有人传言镇中闹鬼。以前也只是不让大声说话,现在经常有人夜里不消失,白天回来,可是回来后就是好像大病一场的一样,可是却找不到原因,都说是被鬼给抓去吸了阳气。这里人是在不断的进入可是粮食什么的都在减少,就怕有一天情况是愈加的不可收拾,这里真的变成鬼镇了。”说完这些店主又回到灶台那里和小二坐着,看着火。

“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轩辕玄霄放下手中的茶杯说。

“那我们怎么办,我看关键就在这城门上,这是唯一的进出口通道,对方只要控制住这里就万无一失了,可是他是怎么控制住哪里的,我们没看见有什么人在哪里出没?”云隐紧盯着城门口说着自己的意见。

“其实很简单,只要设立一个阵法就可以了,不过这人的阵法有点邪恶,我都闻到血腥闻了。”上官雪妍也看着城门口说。

“阵法,夫人还懂这个?这可是很少有人会的,很多据说已经是失传了。”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说,他觉得自己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明白她了,为什么她遇见的和会的都是一些不常见的,那匹天马,那给伤口缝合的技术,还有灵兽白狐,她一眼就能看穿的阵法。她好像是妍儿又好像不是妍儿,自己现在也有点糊涂了。

“爹爹,我也懂。”轩辕云墨突然插话说,自己也懂的不过没有娘亲知道的多,也没有娘亲厉害,自己只是看出城门口哪里有些奇怪吧了。

“墨儿也懂?”这下轩辕玄霄是吃惊了,阵法据说也不是好学的,没天赋的人是难窥其门的。

“墨儿的天赋不错,那些简单的现在可难不倒他。”上官雪妍赞扬的看着儿子,墨儿的各项天赋都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就受灵力的滋养的原因,还是他本身就聪慧。

“大姐,那既然知道是阵法您能破吗,那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走了,这地方我可不想呆了?”云隐问上官雪妍。

“那倒不难,就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幕后的那个人。”上官雪妍轻描淡写的说,这对她来是一点也不难。

“也许可以的,那幕后之人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想让这里变成一座鬼城,如果我们放所有的人出去,搅乱他的计划,他一定会出现的。”轩辕玄霄分析的说。幕后之人不知道弄出这事的原因是什么,可是目的明确,就是想困死这里的人,一旦计划失败他必然现身。

“好吧,我需要四个会内力的人。”上官雪妍看着他们说,其实完全没必要的,可是她不想太惊人了。

“爷、墨儿、二,云隐算你一个吧!”上官雪妍没见云隐出过手实在不知道他的功力如何,不过有自己在不会有事的。

他们一起起身走想城门口,店主看她们离开也没说什么,他们给的赏钱也足够茶水和茶点钱。不过留在最后的雯娥把茶水钱放在了桌子上。

走到城门口的他们停下看着上官雪妍,此时她才是唯一的主心骨。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阵法,这是以八卦图为基础的布的阵,也是用的后天八卦和五行,乾属金、离属火、震巽属木、坎属水、艮坤属土,只要找对方位破阵不难。

“墨儿你抱着宸站那里。”上官雪妍指着属土的位置对儿子说。

“爷,您站在那里。”上官雪妍指着属火的位置对轩辕玄霄说。

“云隐,你站在哪里。”上官雪妍指着属木的位置对云隐说。

“二,你站在那里。”上官雪妍最后指着属水的位置对暗二说。

“你们那些侍卫站在云隐身后。”上官雪妍还是不放心云隐指着后面的几人说,万一云隐力有不逮,不但破不了阵还会增加它的转化,会变得更加厉害和嗜血。自己只所以让墨儿抱着宸进阵,就是因为宸可以保护墨儿。

其他人在各自的方位上站好以后上官雪妍走到了属金的乾位。

“听我口令,然后一起灌输内力。”

“知道。”

“明白。”

他们几人也有略带紧张的说。

“一二三,输。”上官雪妍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可是眼前的景象却变了。

上官雪妍输了内力场景变化,她看到的就是满眼的刺目的红色还有扑鼻而来的浓烈血腥味。她以前闻多了这样的味道,现在好像已经太久没闻到这个自己曾近熟悉的味道。这突如而来的熟悉的味道引发了她体内潜在的暴虐因子,可是她不是常人,这点小意外她还是能克制的。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景色她知道自己在阵中了,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墨儿自己倒是不担心,想来暂时还没什么事能难倒了宸。看来自己这里也许就是阵眼所在,自己只有打破这里,大家就都不会有事。于是上官雪妍也不在耽误,运气内力对着自己的上方就挥了一掌,可是那些血雾好像纹丝不动。

“你们进来就出不去了,就和这个小镇一样,都等着给她们陪葬吧哈哈哈。你们的进入只会增减它的强度,你们都该死,我要把这里变成鬼城。”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

“就凭你想困着我,休想。”上官雪妍看不见那声音的主人知道他不在阵中,只是在外面操纵这这个阵法。为了墨儿他们的安全自己要尽快出去,于是她又挥了一掌,这次用的不是内力是灵力,灵力刚好可以克制这些邪恶的东西。

上官雪妍一掌挥出血雾慢慢散去,还有痛苦的声音传来。上官雪妍知道阵法被自己给打破了,不过可惜了那人自己不知道是谁,不过他应该是受伤了,自己要找他不难。

血雾散后他们又都出现在那城门口:“墨儿,你没事吧?你们都还好吧?”上官雪妍扶起坐在地上的儿子问。

“娘亲,我没事,就是吓着我了,黑乎乎的,我什么都看不见,还有奇怪的声音,听的我身上麻麻的。就在我打算找出路的时候,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回来了这里。”轩辕云墨有点害怕的说。

“我们也没事,不过情况和墨儿差不多。”轩辕玄霄也说。

“看来我那里就是阵眼了,我遇到那人了,是位男子,听声音在五十岁左右。”上官雪妍看到他们都没事,于是对他们说起自己遇到的情况。

“那妍儿,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云隐快来看看。”轩辕玄霄紧张的拉着她看看,然后叫神医。

“我没事,不用看,能伤我的在这里恐怕还没有。我们要不然先回客栈吧,中午了。”上官雪妍被他拉着感觉很不舒服,再说孩子和侍卫们都在呢。

“好,我们回去吧。”

“娘亲,等一下。”轩辕云墨突然说。

“怎么了墨儿?”上官雪妍不解的问。

“大家快来看看呀,城门可以出去了,有没有要离开的。”轩辕云墨站在原地喊着,还让随墨跑出城门口,意在证明是真的可以出去了。

“你这孩子,你这是一出来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也把礼仪丢光了。”上官雪妍笑着看着他说。

“娘亲,我们破阵不就是让大家都能出去吗,要是我们不说,他们也不知道呀,那我们不就白忙活了。”轩辕云墨也笑着说,他觉得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好事。

“墨儿说的对,我们做的事他们理解不了可是我们可以告诉他们。”云隐也附和的说。

“那大哥、随墨、小峰你们和我一去喊。”轩辕云墨叫上其他几人。

“真的可以出去了。”

“我们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回家了。”有人喜极而涕。

“走走,回去收拾行李,我要回家,在也不来这个小镇了。”有人下定决心的说。

“对对,再也不来这里了。”

知道可以出去了,滞留在这小镇上担惊受怕的过了两个月的那些人,现在都表情各异,唯独统一的想法就是终于可以回家了。可以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了,大家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而离开的轩辕云墨他们就这样一路喊着回到了客栈。

“客官你们回来了?”店家看见他们进门热情的上前迎接他们。

“回来了,他们都要走了?”轩辕玄霄看着那些拿着行李下楼的人问。

“是呀,终于可以走了,都在这待了两个多月了,也都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店主看着那些离开的人,没有一丝的不开心,反而笑着说。

“是呀。”上官雪妍简单的说了两个字,这两个月的时间也太长了,会发生很大的变故的。

“说起来,还要多谢你们才是,有人看见说是你们破了城门口的什么阵法,小镇才会可以出去的,要不然大家都以为是闹鬼了。也不知道是谁怎么歹毒,难道和我们镇上的人有仇不是,不然怎么会下如此的毒手。”店家抱着拳和他们道谢,然后又奇怪的说。

“也不一定就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也许就是有人精神错乱呢也说不定。”云隐插话说。

“也有肯,如果是这样,我们小镇真是够倒霉的?”那店家先是惊愕,然后又是懊恼。

“云隐,不要乱说。”上官雪妍知道原因,完全就是为了报复所致,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件导致的。

“大姐,我只是猜测一些,没别的意思。”云隐收会自己的话。

“店家,我想用一下你们厨房不知道方便否?”雯娥突然问店家。

“可以可以,现在店里的客人不多了,我们会有空着的锅灶,你们随便用。”那店家很爽快的答应了。

“夫人,我先去后厨准备菜去了。”雯娥对着上官雪妍他们说。

“恩,我一会就到。”上官雪妍听后说。

“我想我知道一点小镇被封的原因,不过具体的还要抓到那人才知道。”上官雪妍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坐下说。

“夫人,你怎么会知道?”轩辕玄霄好奇的问,他们一直都在一起,难道是猜出来的。

“我不是说我在阵中见到那人了吗,他说他要小镇的人给什么人陪葬,具体的没来得及细问,我们就出来了。”上官雪妍给他一个白眼说。

“陪葬,就因为这个要整个小镇人的性命吗,好像不止整个小镇的人,还有那些不知道情况进来的人,就如我们。”轩辕玄霄吃惊的说,自己就是见多识广也没听见过这种事的。

“那人是这么说。”上官雪妍没好气的说,自己又不是幕后黑手怎么会知道。

“那我们一定要抓着那人,要不然我们走后也许惨事继续再次降临在那这个小镇上。”轩辕玄霄担心的说,这事既然他们管了,就会管到底,再说身为西越的圣王爷和现任的钦差都不允许他置之不理。

“他要出现我们可以抓住他,可是他要是躲着不出现呢,我们怎么办?”云隐问。

“他会出现的,那人为了一点个人恩怨就拿整个小镇陪葬看来是个极具报复心的人,现在我们破坏了他的计划,他也不会放过我们。”轩辕玄霄认真的说。

“至于计划你们男人商量吧,我去厨房了。”上官雪妍站起来离开。

吃完午饭他们就坐在店里看着外面,客栈此时也安静了很多,昨天晚上他们住进来的时候这里还有很多人,现在差不多就剩他们这一行了。他们也没事要做,就坐在客栈的大厅里喝茶,聊天。

“你们商量出什么结果没有?”上官雪妍问他们,看他们老神在在的,应该是有好主意了,怎么没告诉自己?

“我们决定以逸待劳,等他出现,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耗。这小镇有古怪的事恐怕早就随着那些人的离开传了出去,也就不会有人进来了,然后里面的人也在往外走。小镇的人就会越来越少,这就和那人的初衷不同,也达不到那人的目的,他一定会在出手的,可是想出手就要先除掉我们才行。”轩辕玄霄开口解释他们如此做的原因。

“你说的也对,我们那就等着吧。”上官雪妍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不反驳了。

一转眼时间过去了期天,小镇上也恢复了一些人气,街道上有些商铺也从新开业了。

“娘亲,我想和大哥去街上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客栈的客房里轩辕云墨看着上官雪妍说。

“墨儿,外面危险,要不为父陪你们去。”轩辕玄霄看着儿子说。

“不用爹爹,我和大哥还有随墨就可以了,我们不会走太远的。”轩辕云墨摇着头说。要是有父亲跟着他们多少会有点拘谨,也不敢放肆的玩。

“墨儿,这是嫌弃为父了?”轩辕玄霄听说儿子不让跟着,于是问。

“不是、不是只是去外面逛街太累,爹爹您还是在客栈休息吧。”听见父亲的问话轩辕云墨的脑袋摇得更厉害了。

“好了,再摇,你就该不舒服了。”上官雪妍捧着自己儿子的小脑袋说。

“那娘亲你是同意我去玩了?”

“去吧,带着宸一起,注意安全。”上官雪妍把摊在床上的宸抱着他。

“好的娘亲,我们一定会注意安全的,也不会跑太远。”轩辕云墨说完抱着宸和轩辕少泉一起跑了出去。

“那人现在还没抓住,你就这么放心他们?”轩辕玄霄问正在做衣服的上官雪妍。

“他们不会有危险的,墨儿有危险我能感应的到。”上官雪妍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手里的事。

天渐渐的热起来,上官雪妍在给儿子们做春天穿的衣服,那些棉衣差不多要该换掉了。

“那就好,你是在给墨儿做衣服吗,能不能也给我做一件?”轩辕玄霄说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热热的,平生第一次开口要衣服,对方还是自己的妻子,儿子的母亲。

“可以,不过你要等等才行。”上官雪妍听后没回答他,就在轩辕玄霄心都凉的时候说了一句。

“没事的,我能等。”轩辕玄霄开心的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笑的像个孩子的人自己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他们现在也算是朝夕相对了,那人也凡是以自己为先,可是自己就是想不起原来的事,不过好像不排斥他在自己身边晃悠。

“大哥你们看,今天有摆摊的,走我们过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买的?”走出客栈的轩辕云墨一手抱着宸一手指着对面的摊位说。

“恩,我们去看看。”几天没出来,轩辕少泉也憋坏了。

他们穿过街道走到对面的小摊上看着上面摆着一些造型奇特的石头坠子。轩辕云墨拿起一个看看,自己手里的这个是石头上画着一张脸谱,用手在石头上用力揉搓,上面的颜料竟然不掉色。

“大哥,你看着好像是长在里面的,我怎么用力都擦不掉。”轩辕云墨好奇的和轩辕少泉说。

“我看看,好像真的呀,怎么弄的?”轩辕少泉听后也搓搓不过也是没一点掉的痕迹,于是问摊主。

“两位小少爷,小的就指着这个养家糊口,这可是祖传手艺。”你那摊主讳莫如深的说。

“那既然这样就算了,这几个我都要了,多少银两。”轩辕云墨也没在计较,就在摊位上捡了几个自己中意的。

“看您要的多,您就给二百四十文算了,原来差不多有二百六十文的,”那摊主看见轩辕云墨一连拿了几个就开心的说。

“好吧,随墨给钱。”轩辕云墨听会就对随墨说,他自己身上可没有铜板,只有银子。

“好的少爷。”

他们一行四人,外加宸那只神兽,就在街上每个摊位上都看看,遇到中意的就会买一来,不过摊位也不多。

“小偷站住。”轩辕云墨感觉有人撞了他一下,他想起那次听白流冰说的事,于是摸摸自己腰间的荷包,可是那里空空如也,就知道自己遇到小偷了,大喊了一声就追了上去。人少的街道上,前面的一个瘦小的男孩在奋力的奔跑,边跑边回头看。后面紧追的四个少年步履轻松,不见喘息,距离也在慢慢缩短。

“少爷,我们为什么不用轻功追。”随墨看着自家少爷不解的问。

“前面那人一看就是不会功夫的,我们要是用轻功,那不是胜之不武吗?”轩辕云墨指着前面跑的跌倒的人说。

“可是少爷那人是小偷,我们还要和他讲道义吗?”随墨有点不能理解自己少爷的思维,于是问。

“我们是有修养的人,到什么时候都要讲道义的。”轩辕云墨停下教育随墨说。

“好吧,我听少爷的,我们和他讲道义,可是那人已经不见了,怎么办?”随墨指着前方问,那里拿还有那人的影子。

“那还不快找,那里面的几百两银子小爷可以不要,但是那荷包一定要找回来,那是娘亲给我绣的。”轩辕云墨纵身一跃,向前追去。

“二弟你等等我们呀。”轩辕少泉看着转眼就不见的轩辕云墨在后面喊道。

前面是一条暗巷,等到轩辕云墨追到的时候,那小偷以为甩到来了他们正在数银票。

“好多银子,这下不用饿肚子了,我也不用去偷了。”那小偷看着那些银票,开心的说。没想到今天遇到一头大肥羊,自己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了。

“这是小爷的,你胆子可真大,敢偷小爷的东西。”轩辕云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面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东西说。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那小男孩紧张的问,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巷子,平时来的人很少,自己现在怎么办。

“小爷的本事大着呢,说为什么偷小爷的荷包。”轩辕云墨蹲在他面前问。

“肚子饿,买吃的,是真的,我应经两天没吃饭了。”那小那孩说完话,他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还是真饿了,那这些给你,你去买吃的吧,以后不能偷盗了,不然会蹲大牢的。”轩辕云墨看着眼前比自己还小的孩子说,然后又拿给他一张银票,那张银票有五十两,想想又给他一小块银子。

“谢谢,小哥哥,我以后再也不偷了。”那小那孩红着眼说,他没想到轩辕云墨会不追究他,还给他银两。

“好了,那我先走了。”轩辕云知道大哥和随墨他们一定在找自己。

“小哥哥,危险。”转身离开的轩辕云墨突然被那小男孩推开。

轩辕云墨不妨被他推的脚下踉跄,心里也火起。可是当轩辕云墨站稳脚步想发火的的时候,那小男孩已经脸色发黑的躺在地上了。

“小弟弟,你怎么了。”轩辕云墨走上前扶着他在紧张之余还不忘喂他解药。

“他中了我的毒掌,没救的,下面就轮到你了。”一个声音从轩辕云墨的背后响起。

“是你?”轩辕云墨放下那孩子转过身看见那人吃惊的问。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了,抱歉,实在是抱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