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三章 归来的宸

“你这是胡说哪来的鬼怪,我看是人在作怪吧?”云隐不赞同的说。

“你刚刚说白天和以前一样,那这里白天可以出去吗?”轩辕玄霄又问。

“白天也出不去,你们看我这店里的人,有些就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了,现在被困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怎么办呢?”店主又叹气的说,这些人住在这里要吃喝,店里的存粮也不多了,以前没出事之前还可以去购买,现在镇中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可以购买。

“看来不是鬼怪,要是鬼怪他们不可能白天出来作乱。”云隐听说白天也出不去就想想说。

“我们还是先吃饱肚子再说,店家麻烦你去厨房催一下菜吧。”轩辕玄霄突然说。

“好,我这就去。”店主离开桌子跑向后厨。

“大姐,你怎么看这事,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是鬼怪作祟。”云隐问上官雪妍,然后说出自己的观点。

“爷,要不然我们在这里停两天再走吧,我们也不是多赶时间。”上官雪妍没回答云隐的问话,反而和轩辕玄霄说。她想搞清楚这里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她觉得不甘心。再说她们现在也和那些人是一样的遭遇,同样被困在这里,就是为了自己一行人也要解决这一件事。

“好,就听夫人的。”轩辕玄霄爽快的回答。

“娘亲,真的有鬼吗?”轩辕云墨有点害怕又有点好奇的问。

“也许吧,不过大多都是有心之人杜撰的,借鬼怪之说来达到自己不可见人的目的。”现在上官雪妍也不确定,要是第一世的自己,有人问这话题,自己就会大声的说哪有什么鬼神。可是经过自己的重生、穿越、和空间这些离奇的事,自己也就不敢确定。只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些事情真是先进的科学也不能解答的。

“娘亲,那我们是不是也出不去了,也要像他们一样被困在这里吗?”轩辕云墨看着那些现在各做各事的人问,他们看着有点怪异吓人。

“墨儿,放心吧,娘亲不会让我们也和他们一样的,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上官雪妍伸手摸着他说,自己一定会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也有了一定的猜测,不过要明天出去看看才行。

“墨儿相信娘亲。”轩辕云墨笑着说,娘亲说的话从没食言过,这次也一样,再说娘亲很厉害的。

“墨儿,为父也很厉害的,会保护你们母子的。”轩辕玄霄突然插话说,他觉得儿子忽略他了,这让他有点失落。自己回到府里儿子也是挺关心自己的,对自己也有孺慕之情,可是关键时候自己就容易被儿子遗忘。可是作为男人,保护妻儿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现在看着他们母子把自己排除在外,怎么看怎么感觉不舒服。

“墨儿知道爹爹一定会的,这不用墨儿问。墨儿小时候娘亲就说爹爹是个很厉害的人,只要在就一定会保护我和娘亲的。”轩辕云墨看出父王的不开心赶紧说。

轩辕玄霄听后心中更加难过了,她在儿子心中给自己树立了高大的形象,可是自己却从没做过一件事是为她们母子的,那些年的风雨都被她以柔弱的肩膀承担了。

“墨儿说的对,为父会舍命保护你们的母子三人的。”轩辕玄霄抬起头看着上官雪妍说。

“墨儿,吃饭吧,菜来了。”上官雪妍不动声色的检验一下店主送上来的菜,确定没问题才敢让他们吃。现在在外面,不等不防着点,小心使得万年船,更何况这个小镇十分的诡异。

“爹爹、娘亲、大哥、叔叔你们都吃。”轩辕云墨让了一圈,然后才吃饭。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客栈大厅有人陆续离开,也许是会自己的客房了,等他们吃完饭的时候店里也就只剩她们一行人了。

“客官,你们请跟我来,你们的客房是店里最好的就在三楼,你们这些人刚好可以住下。”店主带着他们上楼,一边走一边说。

“店家,我们还有三个同伴在后面,他们也许会晚点到,烦请你到时候给他们开一下门。”暗二听完店主的话,过一会说。

“还有同伴?知道了,我会告诉值夜的店小二。”那店主没想到他们还有人,在他看来这这群人已经不少了,原来还有没来的。本来想提醒他们让他们的同伴不要进镇了,可是他又想起来这里现在送不出去消息,要不然他们也不会甘心被困。他们住的有都是最好的,看来都是有钱的人,可惜了不该到这里来。

“客官这就是客房了,您看有什么要需要的,您现在吩咐,我去让小二准备,以前只要有需要在楼上喊一声就行了,现在不行了。”那店主看着轩辕玄霄问,开店做生意的都是有点眼力的,他早就看出这男的是主子,能做主的。

“我想要点热水,不知夫人要些什么?”轩辕玄霄说完自己的要求然后问上官雪妍。

“我也要点热水就行了。”上官雪妍想着自己也没什么需要的,要是洗澡自己就可以在空间里洗,不要还是要点水,打掩护。

“好,你们稍后,一会就来。”店家说完就下楼去准备热水去了。

“墨儿你今晚和你父亲睡,就在娘亲左边隔壁的客房里,云隐你的功夫怎么样?”上官雪妍问云隐,这房间都有一张床和一张榻,倒是可以睡三人。

“我的功夫还差不多,要不然我也不敢自己独自出来。”云隐听见姐姐问,开心的说。现在自己叫她姐姐她也不阻拦了,现在又问自己功夫怎么,看来是担心自己。

“那你和少泉住在我右边的客房里,二你和他们住一间,你们其他人看着住吧。”上官雪妍也不知道云隐的功夫到底怎么样,于是吩咐暗二和他们一间。

他们睡在自己左右的房间里,万一有什么危险自己可以看顾的了。

“是。”

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安排怎么分住客房,他只是笑着站在一边什么也没说。他一点也没觉得上官雪妍问都不问他的意见就随意安排那些人,是不尊重他。他反而觉得上官雪妍做事很果断,凡是考虑也周全。现在的这个小镇和这家店他们都没摸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们知道的也仅限从店主嘴里知道的,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应该住的太分散,上官雪妍的安排刚好。

“墨儿,走吧我们父子回去休息了。”轩辕玄霄站在门口看看天色,对儿说。

“好的,父亲,娘亲您也休息吧,明早见。”轩辕云墨听见父亲的呼唤,走出客房挥着手说。

“墨儿,你也好好休息吧。轩辕玄霄等一下?”上官雪妍叫和儿子道过晚安,突然叫住轩辕玄霄。

“夫人,何事唤为夫。”轩辕玄霄停下好奇她为什么叫住自己。

“这是你的药,记得服下。”上官雪妍递给他一个小瓷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药也要按时服用,自己差点忘记了。

“有劳夫人挂记了,为夫不敢忘。有夫人在,为夫的身子应该会好的很快。”轩辕玄霄握着小瓷瓶笑着说,那是发自内心的笑。

回应他的是上官雪妍关门的身影。

“爹爹,娘亲生气了怎么办?”轩辕云墨担心的问,娘亲刚才关门用的力气不小。

“你娘亲没生气,墨儿现在不明白,以后你就会懂得,我们也回房吧。”轩辕玄霄听到儿子的话轻笑出声。

关上门的上官雪妍,走回床边坐下,等着热水送上来,这客房里的床和榻之间是有屏风隔开的。上官雪妍在店小二送来热水之后,就让雯娥去休息,然后在她躺在榻上之后,迷昏她自己消失在客房里。

“宸你现在怎么样了?”上官雪妍进了空间先去莲座那里看一看宸,自从上一次为了救她,宸消耗了灵力到现在一直都在恢复中。

“我现在没什么事了,感觉好像要进阶了,不过我不想太早进阶,我会压制住的。”这个界面不适合自己进阶,自己现在先压制住吧。

“那你压制住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上官雪妍不是很懂它的修行,于是问。

“不会对我身体有伤害的,不过我也许不能进空间了,这里的灵气太充沛了,我就是不修炼也会自行吸收。”宸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也就没隐瞒。

“那就好,刚好我们现在也不在王府,在外面打算寻找我失去的记忆那你就出来吧,我们一路同行,能遇到不少的事。今天我们落脚的这个小镇传说是遇到鬼了,所以我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作怪。”这一段时间由于宸要恢复,上官雪妍也不想打扰它就没告诉它行程。

“有这事,鬼怪我可是很久没见过了,我也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敢在本王面前出现。”宸也感兴趣的说,以前它见过鬼修,然而又醒来之后,就是在上官雪妍生活的一切都用那科学去解释的那个现代,那里根本就不信有什么鬼怪之类的,自己也差点相信了那些科学了,没想到这里又出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我们先出去吧,我不能在里面待太久,这里太诡异了,我要保证墨儿他们的安全。”上官雪妍知道宸没事而且还能出去,就催促它出去,这里的时间虽然和外面相差太大,不过她也不放心。

“好,不过你怎么和他们解释我的存在?”他们出来后宸的狐狸脸上带着笑意的问,自己这样贸然出现难道他们不怀疑吗?

“你以前不过自己出去玩了一趟了,今天晚上又找了过来,反正你是白狐,他们都知道白狐是灵兽,你有这样的行为才不失你的身份,说不定他们只会更加敬畏你呢!”上官雪妍躺在床上不在乎的说,自己要它出现就会想好了说法,至于他们接不接受那是他们的事。

“女人,本王是神兽,不是那些低级的灵兽,不要拿本王和它们比。”宸每次关于这一点它都很在意,总会强调一次再一次。

“我知道呀,可是他们哪里见过神兽,都以为灵兽就是神兽了,你不要生气了,在说了你既然是青丘之主,那所有的狐狸不都是你的臣民呀,你难道还嫌弃自己的臣民,这可不是当王的应该做的。”上官雪妍头枕着胳膊看着宸那气鼓鼓的狐狸脸笑着问。

“你好像说的也对,我从生下了就注定了是神兽,可是有些族人是经过从最低等的狐狸修炼成的,我好像是不该怎么说。”宸低头想想,觉得上官雪妍说的对的,要不是自己出身在王族又被上神带在身边,自己怎么会有如此高的地位。

“你明白就好了,我要睡觉了,今天坐了一天的马车了,我都累死了。”上官雪妍说完拉起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闭眼睡觉。

宸看着如此的上官雪妍,自己也蜷卧在她的枕边,压着她的秀发睡觉。

第二天一早问娥起来,看着床那边没动静知道王妃还没起于是先下去打热水,好给王妃洗漱用。

“雯娥姐姐,你起来啦?我把热水打来了,你拿进去给夫人用吧,我要去伺候爷和少爷了。”雯娥走到楼梯口刚好遇到手提着水壶上来的随墨,随墨看着她就开心的说,然后还递给她自己手里的一个水壶。在外面为了不泄露身份,他们把称呼也都该变了。

“谢谢你随墨,你起的好早,你昨晚睡好了吗,我今天好像起晚了?”雯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比他大的多,也不知道自己昨天怎么就睡得那么死。

“我睡得很好,雯娥姐姐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做这么久的马车吧,累也是应该的。我就是一个粗小子,精神好着呢。”随墨这也是第一次坐这么久的马车,以前他都是跟着世子的,去哪里都坐马车,就是出去采药也不会走太远了,不过他自幼习武,身体那是很好的。雯娥姐姐也就会一些简单的防身术,再说她又是女性,身体吃不消也不奇怪。

“雯娥姐姐,随墨你们早呀,热水都打回来了?”此时的小峰也走出客房,看到他们就打招呼。

“小峰早。”雯娥笑着喊了一声,大少爷的这个小厮还是雯莲姐姐的表弟,不过府中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王妃为大少爷安排的,让他照顾好大少爷。大少爷原来的那个小厮是凌家送的,只会带着大少爷到处玩,从没出过什么好主意,后来就被王妃用计赶走了,让管家送去了小峰。

“小峰早,你快点去打热水吧,要不然就没了。”随墨看着他说,提醒他,他们在一起待了一天了,彼此关系也还不错。

“啊,那我先走了,要不然大少爷一会就没热水用了。”说完就蹬蹬的跑下楼去。

“小峰你慢点跑,随墨,我们也该进去了,主子该起床了。”雯娥看着跑下的小峰嘱咐道,在看着他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又对随墨说。

“好的,雯娥姐姐。”说完他们各自拿着热水壶走进客房。

“王妃,您起来没?”雯娥走进客房放下热水隔着屏风问。

“起来了,你去问一问店家我们是否可以借用他们的厨房一用,我们可以多给些银两。”上官雪妍穿戴整齐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对站着的雯娥说。

“是,王妃,女婢这就去。”雯娥行了一个福礼就走了出去。

上官雪妍走到水盆边,拿起锦帕沾湿又走回大床边,然后展开锦帕敷在宸的狐狸脸上:“宸,你该起床了。”

“女人,又是你,也就你敢这么对本王。”宸用自己的爪子甩出锦帕,睁着自己的狐狸眼说。

“我这不是叫你起来吗,我要去做早饭,你想吃什么?”上官雪妍知道这只兽儿很挑食,现在不是自己做的,它不会吃的。

“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你随便做就好了。”

“好吧,那我走了,你也起来吧。”

“知道了,我去看看墨儿起来没,也就他喜欢我,可不像你这女人,一点都不温柔。”宸跳下床向门外走去,还在边走边说。

“宸,你说什么?”宸的身后传来上官雪妍阴沉沉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说。”上官雪妍的脑中就只留下这一句话,然后宸就消失在她眼前。

上官雪妍站在原地看着房门,然后也走出客房。

“夫人,店家说厨房可以借给我们用,可是他们的粮食不是很多了,希望我们能省着一点。”雯娥走上楼就遇见刚出房门的上官雪妍。

“知道了,粮食我们不用他们的,你随我去后面的马车上拿我们自己的。”上官雪妍出来的时候为了避免他们要是在外面露宿,就提前准备了一些粮食和蔬菜,也是为了自己从空间取东西打掩护。

“是,女婢和店家也是怎么说的,他也没多收我们的银两。”雯绣听完上官雪妍的话回答道。

上官雪妍带着雯娥就走去后院,她们的马车应该在哪里。上官雪妍在去后院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喂马的侍卫,他们知道上官雪妍来拿东西,就主动帮忙。

“少爷,小心?”随墨刚准备转身去倒掉盆子里水,就看见一道白影冲着自己家少爷而去,于是着急的喊。

“什么?宸,你这么久都跑到哪里去了?”轩辕云墨正在低着头想着早饭是不是还要吃客栈里,这里的菜味道真的不怎么样,他昨天要不是饿,恐怕还真是吃不下去。就想着要不要和娘亲说出去吃早饭的时候,就听见随墨的声音,于是抬头问。抬头的瞬间就看见一道白影落在自己的怀里,他下意识的接着,才发现这白影是自己有一个月没见到的宸。娘亲曾告诉自己宸自己出去玩去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自己也就不着急了,毕竟从自己小的时候宸起就三五不时的不见了,娘亲都说它回归了山林,一般过几天就会回来,可是这一次它隔了一个月才回来,自己很担心,又不敢问娘亲,怕娘亲也担心它。现在好了它回来了,看来很安全。

“小墨儿,我很好,没事我只是回了一趟家,这不就回来了。”宸伸出自己的爪子比划,它用的是现代的哑语手势。

上官雪妍为了让宸在不开口的情况下,能和儿子无障碍的交流,就交给了他们哑语手势,上官雪妍的几个丫鬟和随墨也都会。

“回家,宸你有家呀,在哪里?”轩辕云墨只是以为它回到山里去了,没想到宸还有家,也没听它说过。

“当然有家了,小墨儿不也有家吗,不过我的家里就剩我一个了。”宸又比划着,自己的家有上神和兄弟们,现在也不知道它们都在哪里。

“宸,不伤心,以后你就跟着我们,我们都是你的家人。”轩辕云墨捧着宸安慰它说。

“知道了,我们出去吧,你娘亲给你做饭去了。”宸也不想和它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毕竟那些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真的太好了,那我们现在下去看看。”轩辕云墨开心的说,他抱着宸就往外跑。

“父王您不下去吗?”轩辕云墨走到门口问还在桌边坐着轩辕玄霄。

“你先去,为父这就来。”轩辕玄霄奇怪的看着儿子然后说,他又看了一眼儿子怀中的白狐,他好像看见那只白狐在笑。

“好,那儿子先下去了。”

“恩。”轩辕玄霄看着离开的儿子,他先闭了一会眼,然后又睁看到处看看,还是在昨晚住的客房里。他刚才看见一道白影出现在客房,刚准备出手就看见儿子抱着那白影开心的叫着。想来他们是认识的,然后他仔细看才发现那白影就是自己以前也曾见过的白狐,儿子三岁那年,也是儿子抱着白狐出现在自己眼前。自己知道那是儿子的宠物也就不担心了,可是接下来他看到了什么?一人一狐就那样一个说一个比划的交流了起来,而且彼此还懂对方的意思。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一起不止一次如此交流,自己是该说儿子是妖孽般的存在,还是说那白狐真的通晓人言。兽类通晓人言自己不是第一次见,上次的那匹马,这次的白狐,为什么他们母子身边的动物都如此不同,自己是不是错过了太多了?好在自己现在回来的还不晚,也庆幸自己没在躲避下去。

------题外话------

今天的万更两分开做两更了,还有一更。昨晚临时加班,所以现在没码够一万字,我继续努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