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二章 路遇打劫,诡异小镇

轩辕玄霄从儿子们进来,就说了那一句话,然后就听着上官雪妍教育儿子。在教育孩子的方面他不得承认上官雪妍很有一套,她也不是乱说,她的话有理有据说的话也很有深意,就连自己都感觉受到了教导。要是自己就体会不到那十几文的作用,自己从出生就注定了一切。自己身为皇子,还是被父皇寄予厚望的大皇子,就注定了自己自小就过得锦衣玉食的。就连那些年被剧毒腐蚀,自己也从没担心过什么吃出住行。小的时候是皇子,成年以后是王爷,自己什么都不缺,当然也不能体会人间疾苦,也就是这几年在外漂流才知道百姓生活不易,可是自己也不会为了十几文钱就会教育儿子,在自己看来那些都是他应得的。

一顿晚饭大家吃的很尽兴虽说这菜肴不如自己府里的味道好,胜在他们是第一次全家在外面吃,都感觉气氛不错。吃完饭他们又启程赶路,继续那未知的路途。

坐在马车里的上官雪妍又拿起自己的医书看着,不打搅正在学习的父子三人。此时的车内气氛静谧,流露着淡淡的温馨。轩辕玄霄觉得自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他以前也不敢奢望这样的感觉。虽说妍儿这次回来不认识了自己,可是自己有信心再次走近她的心中,他在教导儿子之余还会探头看看上官雪妍,儿子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也是她的软肋。

轩辕玄霄的偷偷打量上官雪妍感觉到了,她有不是死人,再说她的感官要比其他人灵敏的很多。可是自己也不会回应他什么,在自己看来他就是个陌生人。唯一的干系也就是,他是自己儿子的父亲,可惜了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和他没什么感情可言。可是至少她在自己面前,自己可以看到她。

“墨儿,少泉累了吧,来喝点水,休息一下。”上官雪妍实在受不了他的眼光就只能转移方向,赶紧给他们父子几人各到了一杯茶水。

“娘亲,父王讲的很好,我都能听明白。”轩辕云墨放下手里的书说。

“那是墨儿聪明。”上官雪妍揉揉他的头笑着说。出来了也不能耽误孩子的学习,于是他们就拿着书本,打算在路上自己教导他们。

上官雪妍觉得自己和轩辕玄霄一古代的王爷和一现代的精英难道会教导不好两个孩子,那不是让人取笑吗?

“二弟就是聪明,很多我都不懂得,二弟都懂。”轩辕少泉有点羡慕的说。

“少泉也很聪慧的,不过你以前的根基不如墨儿的牢固,你以后不会的就来问为父和你母亲。”轩辕玄霄突然说,这孩子的年龄其实也不大,以前被凌丹给耽误了现在既然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就有义务好好教导。他以后就是不继承圣王府,也会开府单过,也要用自己的能力撑起来自己的府邸才行,毕竟他走出去是顶着圣王府的名号,他轩辕玄霄的儿子哪有让人看笑话的道理。

“儿子知道,谢父亲、母亲。”轩辕少泉有点激动的说,那是不是说父亲是真的把自己当儿子,不是同情自己,要不然也不会亲自教导自己。

“大哥,你那么客气做什么,我好不习惯,我们是一家人。”聪明如轩辕云墨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小心翼翼,虽说自己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知道大哥的拘谨也不是娘亲和父王愿意看到的。所以他现在做什么都会拉着大哥一起,就是希望他尽快融入到一起。

“少泉,你二弟说的对。”

“儿子,明白了,母亲。”轩辕少泉微红着眼说。

“娘亲,我想去骑马,行不行?”轩辕云墨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在马车里做不住了,睁着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上官雪妍问。

“去吧,不过要小心一点,少泉你会不会骑马,要不要去?”上官雪妍觉得出来了,就该给他们应有的自由。

“母亲,我只是学过,不精。”轩辕少泉低着头说,自己的马术还是在凌氏族学的学的。

“想去的话,让侍卫带着你,注意安全。”

“恩,母亲。”两兄弟一起跳下停着的马车。

“随墨,把我的马牵过来。”轩辕云墨下了马车就喊道。

“是,少爷。”随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后面的马车里坐的是随墨和轩辕少泉的贴身小厮小峰,还有上官雪妍的丫鬟雯娥,这次雯绣没让她跟着,上官雪妍留她和管家一起照看王府。雯娥是四个丫鬟中年龄最小的,上官雪妍就一直留在身边,雯娥由于还没成亲跟着上官雪妍也方便,这次出来就带着她。

“二弟,这就是你的马,怎么看着好像比那些小很多?”轩辕少泉看着随墨牵过来的那匹马问,自己也是第一次见怎么矮的马匹,成年了吗?

“对,这就是我的坐骑,大哥不要小看她,它很厉害的,对不对?”轩辕云墨拍着那矮马问。

那矮马冲着轩辕少泉喷着鼻息,让后点点头。

“它……竟然听懂你的话?”轩辕少泉吃惊的指着那马说。

“它和我在一起久了,它也慢慢能懂我的意思了。”轩辕云墨摸着那矮马半真半假的说,其实也没多久,是这个马儿懂人言,不过这事有点太怪异了,自己还是不要说了就是了,

“墨儿,你这马匹在哪来的,好像没见过这个品种的马匹?”云隐也好奇的问。

“不知道,听人说这好像是变异的,娘亲说这马匹矮小正适合我用。”

“那倒是,你还是个孩子,安全最重要。姐姐考虑的妥当。”云隐看着那匹矮马说。

“好了叔叔,娘亲的马车都走远了,我们要赶快追上去了。”轩辕云墨看着前面的马车自己翻身上马,那动作是一气呵成。

“少爷,您也上马吧,属下给您牵着走。”一个侍卫得到暗二的指使牵着一匹马走到轩辕少泉的面前说。

“好,我们走吧。”轩辕少泉看着前面的轩辕云墨也上马前行。

“妍儿,你就如此放心他们,墨儿学习骑马也没多久,好像也没怎么练习吧。”轩辕玄霄看着又在看书的上官雪妍找话说,孩子们下车了,马车内就只剩他们两人了。轩辕玄霄觉得这是培养感情的时候,可是上官雪妍在孩子离开后,就又看起医书来。轩辕玄霄觉得这可不行机会,自己怎么能放过。

“不会有事的,外面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上官雪妍手下翻过一页书然后抬头看看那说。自己也不会让他有事的,外面的事全在自己的在掌握之中。再说那匹马只要不受到惊吓,不威胁到它的性命,它就是最稳当的坐骑,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要是有个万一呢,你不是要后悔了?”轩辕玄霄看着依旧稳如泰山的上官雪妍说。

“怎么?你很希望墨儿出什么事?你要实在不放心就到外面看着吧,也不要烦我。”上官雪妍抬起头看着他,摆着脸。

“我怎么会呢,你忙你的,我闭嘴。”轩辕玄霄听后紧闭着嘴巴,还故意缩着,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上官雪妍,一副被欺负的样子。

上官雪妍看着如此的他,在心里问自己,自己以前真的喜欢这人,这好像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吧。这表情、这眼神哪里像是一国王爷该有的,这活脱脱的一个大兔子,难道自己以前的口味很奇怪。你说要是墨儿做这个表情自己也许会走上前摸摸看,现在自己怎么办?这人好像都有三十了吧,做出这个表情真的适合吗?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欺负他似得,这么会有一种负罪感。

“你差不多行了,你又不是墨儿,收起你那表情吧?过来,我们有些事应该好好谈谈了。”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书,看着轩辕玄霄说。

“谈什么事?”轩辕玄霄突然坐直了身子问,略带着点紧张。

“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想说,我现在不记得过去,我们以前如何相处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对我来说也就是个熟悉的陌生人,不过我们育有墨儿这又是不争得事实。我想说的是在我没想起过往以前,我对你不会太热络了,我也不会为了其他的原因委屈自己。你要是受的了现在的状态,我们可以相安无事的同行,你要是受不了我们可以分道扬镳,不过墨儿要与我同行。”上官雪妍这些话在心底想过很久了,觉得趁现在没人的时候可以说出来,自己也不会强求他,自己现在也不想背负着过往,那些毕竟自己不记得,总是感觉那是别人的和自己没什么干系,可是他们又都说那是自己的。就例如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和他成亲八年,可是在一起生活才一个月。自己说不上对他有什么感觉,可是也是希望他把自己和以前的那个‘上官雪妍’分开。

“你要说这个,没问题,我其实理解的。放心吧,我不会和你分道扬镳的,我不管你记不记得过往,你就是我的妍儿,墨儿的母亲,我轩辕玄霄唯一的王妃。”轩辕玄霄起初听她说要分道扬镳走,心中很是生气,后来想想她说的也对,再说自己现在也没分清楚她和她,她们明明是一个人可是又好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自己也需要时间去接受,也希望给妍儿自己完整的爱。

“好,就这样说定了。”上官雪妍带着微笑说。

“恩。”

马车又陷入安静中,上官雪妍又看起了自己的医书。

“你的医术不是已经很厉害了吗,我怎么看你在不停的看医书?”过了一会轩辕玄霄又问,他只是觉得奇怪。

“为了精益求精,其实还有很多病症我也没见过,我也就只能从这些古人著述的医书上去了解,然后在加上自己的经验去研究,希望可以找到最有效的方法。”上官雪妍放下书为两人各倒一杯说然后说。

“你好像很喜欢医术?”要是不喜欢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医术。

“还可以吧,只是想治病救人,算是在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吧。”上官雪妍感叹的说。她的医术大多来源于紫莲戒中,属于自己学习的,还有一些来源于她在现代的师门。那是个古老的中医门派,师傅就是一位有名望的中医泰斗。自己才十几岁就入了门,师傅觉得自己学医很有天赋,就倾囊相授,一点也不藏私。自己现在除了一身傲人的武功,就数医术能堪大用,自己当时也是小队里的队长兼队医,他们曾笑称,和自己一队不担心自己会牺牲,我这个医生比什么都厉害。

“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你这个说法听起来挺新鲜的。”轩辕玄霄听后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闭目不在说什么,上官雪妍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就没有打扰他。

她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治病救人,那自己是为什么而活着,为了西域王朝吗?为了除掉凌氏一族吗,那曾是自己活着的动力,凌氏一族现在已经不存在了,那自己又为什么而活着?轩辕玄霄一时陷入了迷茫之中。

“站住,打劫?”一声震天的吼声,打断了上官雪妍看书的心思。

“怎么了?”上官雪妍打开马车的门问暗二。

“娘亲,有人打劫我们,您快看呀,真的有人打劫我们。”暗二没来急的说什么,轩辕云墨就突然走到马车边开心的说。那土匪打劫他也只是在上京的茶楼听说书的说过,没想到自己今天真的碰到了。

“打劫,打劫我们吗?”上官雪妍有点疑惑的问,他们这队人看着像是好欺负的吗?

“恩,娘亲他们是打劫我们,不过对方人好像不少的样子?”轩辕云墨看着围着他们的人说。

“是呀,母亲我们怎么办?”轩辕少泉看着对方,还有自己这边的人,有点不确定的问。在他的认知力,土匪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我也挺说过这附近有一窝土匪,专门打劫过往的富商,很是凶残,我们看来要小心一点。”云隐也走马车跟前说。

他们都围在马车边讨论,那边的土匪不愿意了,他们在这一带盘桓很久了。这是唯一的官道,来往的富商很多。可是他们也是有选择性的打劫,那些有特殊地位的商户他们不动,因为那些他们动不得有很多护卫。他们就是打劫那些看着人不多,而且又行囊多的人下手。今天这一队人也就才二十人左右,护卫又不算多,还有孩子,但是看着好像很有钱的样子,这就是他们今天的目标了。不过他们为什么听到他们的喊话一点有不紧张,还凑在一起看着他们好像在说什么,这可是和以往不一样。以往他们只要一出现就会把那些人下的哭爹喊娘的,今天这些人是因为不怕,还是没见过打劫。

其实那些土匪还真想对了,上官雪妍他们是真没见过打劫的。上官雪妍活了两世,遇到打劫的是第一次,以前小偷小摸的她倒是遇见过。至于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这哥俩打劫也只是听说过,这也是第一次遇见,紧张之余都有点兴奋。

“大哥,那说书的不是说土匪都长得膘肥体壮的,孔武有力的,可是为什么那边那人瘦的和猴子一样,难道说书的骗人的?”轩辕云墨指着土匪群里的一人好奇问。

“二弟,这个我也不知道,也许那人有什么病吧,或者是饿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做着打劫的营生。”轩辕少泉随着自己弟弟的手看过去,那可不是吗,那人瘦的厉害,于是想想说。

“大哥说的有理,大哥你看那个是不是和说书的先生说的很像。”轩辕云墨觉得大哥的话对的,要是自己就不会做这事。他突然又指着土匪群里的另一个人说。

“二弟,那人看着像,不过他胖成那样,能跑的动吗?他那样子看着好像行动就很吃力的,怎么打劫,难道用滚得?”轩辕少泉看着那个胖成一座小山的人说。

“滚的,那多麻烦,再说这路上都是石子很伤身子的。”轩辕云墨听说后看着脚下说。

“也对。”轩辕少泉笑笑说。

“他也许是皮厚不怕疼,要不让你们兄弟上前,说动他让他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上官雪妍听到这两兄弟的话,觉得很逗。他们没有一点被打劫的自觉,还有心思去对那些土匪评头论足,最好玩的是他们说的刚好是里面的典型人物,一胖一瘦于是她觉得好玩就建议到。

“娘亲,怎么去试他们,他们又不会听我们的。”轩辕云墨听着自己娘亲的话很是动心,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做。

“这你们自己想办法,我们今天能不能过去就看你们的了。去吧!”上官雪妍用眼神鼓励儿子,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锻炼他们。

“好,大哥我们去试试,一定很好玩。”轩辕云墨兴致满满的。

“好,二弟。”

“你们看好两位少爷,他们没危险你们只要看着就行了。”上官雪妍对暗二和那些侍卫说。

“是,属下明白。”

“你要不要出来看看他们兄弟两是如何对付那些土匪的。”上官雪妍靠坐在马车门口,邀请坐在里面的轩辕玄霄。上官雪妍觉得有他这个父亲的支持,孩子们也许会表现的更好。

“也好,我也好奇他们会怎么做。”轩辕玄霄一扫刚才的迷茫,也移到马车的门口看着自己的儿子们。这两了个孩子自己从没教导过,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就长大了,自己也想知道他们成长到什么地步了。尤其是墨儿,有如此优秀的母亲,他会是什么样子,自己上次也见过他在功夫方面的天赋,不知道精明几何。

“大哥,你看那两个孩子过来了。”那个被轩辕云墨说成是瘦猴的人走到一位一只眼带着眼罩的人面前说。

“老子又不瞎,看到了,不用你说。”那独眼男人侧着脸看着那瘦猴,一只眼让他看人有点困难,要看清人一定要找对了方向才行。

“是、是、是小弟多事。”那瘦猴低头哈腰的说。

“你去上前吓吓那两个小鬼。”那独眼的男人看着对面的轩辕兄弟指着那个胖成小山的人说。

“是,大哥。”你那胖子缓慢的移动,感觉用了好久才走到离轩辕云墨不远的地方。

“你们真的是土匪打劫吗?”没等对方开口,轩辕云墨就先问到。他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一定要弄清楚。

“额,我们就是土匪打劫的,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就要你这小娃娃就试一试我的拳头了。”对方听到轩辕云墨的问话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举着他那肥硕的拳头说。

“大哥,看他那语气好像土匪。”轩辕云墨抬头和自己的哥哥说。

“二弟,我看也像,要不然我们在问问?”

“好,我们在问问。”轩辕云墨也赞同。

“你们做了多久的土匪了?”轩辕云墨对着那人又问。

“我们做这一行很多年了。”那胖子想想说,他也算是老资格了。

“哦,那你们平时都打劫些什么,是不是不论谁都打劫,打劫的物品区分贵贱吗?”轩辕云墨知道对方是有经验的人,看了自己哥哥一眼又问。

“我们也不是谁都打劫的,我们也是有规矩的,向那些护卫多的,在江湖上有地位的人,我们就不动他们的,我们也动不起。至于物品当然是越值钱越好,不过我们还是比较喜欢银子。”也许因为对方是小孩子,让那胖子放下了戒心,就开始和轩辕云墨说他们的规矩。

“那你们看上我们也是觉得我们在你说的江湖上没什么地位,看着好下手?”轩辕云墨听后疑惑的问。

“对呀,你们一看就是那种不是太有地位的人,人也少,看着又好像有点钱的样子,我们刚好可以下手。”那人自信的说。

“你说的对,我们在你说的江湖上是没什么地位,至少我都没去过江湖,江湖好不好玩?”轩辕云墨看看自己这边的人说,他自小在王府长大,就连上京都很少出。怎么会知道江湖,不过在说书的嘴里知道江湖很大,很好玩,也不知道娘亲这次带不带自己去看看。

“很好玩的,我就是江湖中的人。”那胖子听说对方话,知道这队人第一次出远门又对江湖赶兴趣,觉得他们一定很好骗,于是赶紧说。

“哦,这样呀,那你们打劫是图财了,那这样吧,我们给你们一点钱你们放我们过去,我们大家不都皆大欢喜,你说好不好。”轩辕云墨觉得自己想知道的事也问清楚了,于是和那人建议到。

“你能给多少?”那胖子觉得轩辕云墨的意见不错,于是问。

“一百两怎么样,够一家百姓花用很久的。”轩辕云墨想想说。

“一百两,小娃娃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怎么说也要一万两才行。”那刀疤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轩辕云墨和自己兄弟的对话他在后面全听到了,他想要是不动武力就能得到钱那是最好不过。可是对方给的也太低了,那怎么够,他觉得对方是在侮辱他们,于是他大声说。

“叔叔,你要的也太多了,我没这么多银两?”轩辕云墨听见那独眼的话伸着头看着他说。他觉得娘亲要自己解决的事,自己就要凭能力去解决,自己身上也就只有几百两的零花钱。现在对方要一万两自己怎么拿的出来。

“没钱,那你还说什么,那就把你们的马车上的东西留下不就行了,要不然你们就留下性命来,你们看着办吧。”那独眼一听没钱脾气也上来了,他以为遇到一条大鱼了,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那要是我们都不呢?”轩辕少泉问了一句。

“哈哈,小子你觉得可能吗?”那独眼看着轩辕少泉,哈哈大笑,觉得他在说笑话。

“大哥不和他们废话了,我们和他们硬碰硬,我们的银两可不是好拿的。”轩辕云墨也在笑,不过笑的有点奇怪。

“好吧,二弟听说你的功夫很厉害,今天能不能让大哥见识一下。”轩辕少泉抬抬马鞭问。

“大哥,客气,那是他们抬举弟弟了。”轩辕云墨摸着披风下的玉箫谦虚的说。

“你娃娃你们说什么呢,看拳。”那胖子看见自家大哥给自己使眼色,于是抬腿举拳朝着轩辕云墨兄弟俩而去。

“少爷你坐着我来。”随墨的声音起,人影也到那胖子跟前。随墨的武器不是刀也不是剑,是九节鞭,鞭子一般适合远攻,不过一般人的男性也不会用,因为它比较适合女性使用。

随墨的鞭子甩的啪啪响,有鞭子的阻拦,那胖子进不了轩辕云墨他们眼前,那胖子自己反而受了很重的伤。因为随墨每一下都抽打在他的身上,每一鞭他都会皮开肉绽。随墨是生气他竟然对少爷动手在加上那个对方不是什么好人,于是下手不遗余力。

“这小厮的鞭法不错,也是你教的?”轩辕玄霄看着那边游刃有余的随墨问上官雪妍。

“他是墨儿的贴身小厮,至少要能自保。”上官雪妍看着那边挥动着九节鞭的随墨淡淡的说。九节鞭类的各种铁鞭,是一种“软硬兼施”,可长可短的兵器,平时携带方便。九节鞭以圆周运动为主,借助于手臂摇动和身体各部位的转带,增加惯性动力而改变圆心及方向。真好适合随墨那小身板用,随墨这些年跟着墨儿自己也没亏待他,可是就是看着人偏瘦。自己教他的这套鞭法鞭法摒弃一切花鞭技法,以防身制敌为第一宗旨。闪电般的速度和雷霆万钧之力源自不同于传统鞭法的抖打技术,这是糅合众多鞭法才创建的。

“你很会因人而异,看人也很准确。”轩辕玄霄不得不赞叹的说,就连一个小厮她都能教导的很好,更何况是墨儿。

“不过也是为了墨儿,随墨跟着他很多年了,是他很重要的朋友。”上官雪妍看着那些孩子说,随墨是四岁就跟着儿子,小时候两人一起淘气,不过大多数都是墨儿出主意随墨执行。一晃多年过去了,他们也都大了。

那边的土匪老大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一个孩子打的无丝毫还手之力,于是下令大家一起上。这边看对方一拥而上,他们也不能看着少爷们吃亏,所以不等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说什么他们也都冲了上去。一时打的眼花缭乱的,自己这边都是经过训练的但是人少,对方那里也是有着丰富经验的,虽说功力不如自己这边但是胜在人多,一时战的有点难分胜负。

轩辕云墨也在战斗的人群中,战斗中的他在耍着其中的那个瘦猴玩,对战起来才发现那瘦猴的轻功不错,所以轩辕云墨起了好强之心,也用轻功与他周旋。

“小子,别跑。”轩辕云墨缠在那瘦猴身边,不久就把他转晕了。

“你有本事来抓小爷呀。”

“二,你去相助他们尽快结束,我们要是在不赶路,今天赶不上住店了。”轩辕玄霄突然看看天说。

“是,爷。”

暗二走进战斗的那些人中,出手凶狠致命,自己这边的人看见暗二就知道是主子下命令了,所以也都放开手脚。

“这些人看来做过不少这种勾当。”上官雪妍看着那些经验丰富的土匪感叹道。

“早就听说,这附近有悍匪,想来就是他们了,玄霄你这个钦差遇到了难到不管管,他们也真够不长眼的。”云隐坐在马上,看着那些不断倒地的土匪摇着头说。

“是该管管了。”轩辕玄霄没理会云隐的挪揄,也看着那些人说。等解决了那些人轩辕云墨兄弟爬上马车,端起杯子就喝起水来。

“娘亲,他们现在这么办?”轩辕云墨看着那些被他们捆着的人了说。人现在是抓住了,可是要怎么处理呢,难道吧他们给放了呀。

“这要问你们的父亲才是。”上官雪妍把问题抛给轩辕玄霄。

“二,你让一个侍卫拿着这个快马加鞭去通知附近的县衙,让他们来人带走这些土匪。”轩辕玄霄递过来一块令牌给暗二。

“是,王爷。”暗二下车随便指派了一人拿着令牌就去执行命令。

“二,你把这些药散在他们周围,他们很快就会晕倒的。”上官雪妍递一个纸包给他。她这也是为了预防有要逃跑,再说一会他们都走了,留下来看着他们的侍卫也少。谁知道能不能看住或者他们有同伙之类的,自己的这迷药用一般方法可解不了,即使有同伙来救也带不走怎么多昏迷的人,自己走之前会给他们留有这迷药的解药。

“娘亲把他们放在这里,那我们是不是要上路了?”轩辕云墨拿起桌子上的点心吃了一口,经过刚才的打斗他感觉饿了。

“是呀,你是不是饿了?”上官雪妍看着他拿着点心在吃就问。

“恩,有点。刚才的打斗消耗了我身体里剩余的午饭。”轩辕云墨不好意的笑笑说。

“爷,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下一个落脚点?”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霄问,自己没走过这么远的的地方,对西越不熟悉,也就不知道。这时候也没什么地图可看,即使有也是军用地图,这里的地图都是属于机密的东西。

“两三个时辰左右吧?”轩辕玄霄也不太确定的说,他们从上一个小镇走出来有两个时辰了,离下一个小镇两三个时辰还是近的呢。

上官雪妍听后,两三个时辰也就是还有五六个小时,那可是有很长时间的。就是大人在过五六个小时吃晚饭也觉的受不了,更何况是孩子。

“好在娘亲准备了点吃的,给你们先垫一下,不过好像有一点凉了。”上官雪妍打开食盒,拿出里面的小菜和几个馒头,用手托着盘子用内力加热。

“我帮你。”轩辕玄霄看着她的动作就知道她在做什么,自己也端过一盘菜和她做着同样的事,这主意恐怕也只有她想的出来。谁修炼了内力不是用来增加练力对敌防身的,她竟然用来加热菜和馒头。这也是自己第一次见,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好了,你们吃吧。”上官雪妍给他们打湿锦帕擦手,然后递给他们筷子。

“母亲、父亲你们也吃。”轩辕少泉接过筷子说。

“你们吃吧,娘亲不饿。”上官雪妍慈爱的看着他们说。再说这些菜也没多少,自己要吃他们肯定吃不饱。

“为父不饿,你们快点吃吧!”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菜,今天中午吗?”轩辕玄霄看着两个儿子吃的开心,也觉得自己做一切都是值得的。

“恩,让雯娥给店家说的。”

他们的马车又在原地停了一会,等孩子们吃完饭,他们才又前行,不过留了两个侍卫看着那些人,等着前一个护卫,上官雪妍他们会在前面的小镇等他们,他们沿路也会留下标记。

又经过几个时辰的前行,他们在天黑以后到达一个小镇。不知道是不是天黑的原因,小镇上很安静,不过好像有点不正常,现在大概是戌时(现代晚上*点钟的样子)也不是家家熄灯闭户的时间,怎么会路上没有一点灯光。整个街道看着阴森森的,有点吓人。

“娘亲,这里怎么感觉好奇怪的样子?”轩辕云墨知道到了一个小镇于是从窗口伸着头往外看,他以为自己会看到人声鼎沸的夜市,当时在上京的时候就是,晚上很多人在街上走动,可是他只看到了空无一人的街道。

“这个不清楚,我们先去找家客栈住下在说吧。”上官雪妍觉得反常必有妖,也许这里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二,随便找一家客栈吧。”外面的情况轩辕玄霄也注意到了,他觉得即使要打探情况也要等住下再说。

“是,爷。前面就有一家客栈。”暗二看着前面的那写着客栈二字的长联说。

“恩,就这一家吧。”

暗二得到命令驾着马车走到那家客栈门口,就有侍卫上前去敲门。

“谁呀?”店门里面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问。

“店家我们是住店的,请问可有客房?”那侍卫听见问话,知道里面有人又问。

“没客房了你们走吧,你们去别处看看吧!”声音依旧从门内传出来,可是那店门连动都没动。

“爷,店家他们说没客房了。”

“那我们就去别家看看吧,我们快走吧,墨儿都累了。”上官雪妍听后对轩辕玄霄说。

“恩。”轩辕玄霄看着倦怠的儿子们,也同意上官雪妍的话。

“娘亲,要是这镇上的客栈都没客房怎么办,那我们今天住在哪里?”轩辕云墨有点无精打采的说,他坐了一天的马车是觉得累了。

“放心,我们今天一定会有地方睡觉的。”上官雪妍看着儿子那疲倦的小脸有点心疼。

就在他们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客栈的店门慢慢的打开了,伸出一张紧张的脸看着他们。

“客官,是你们要住店吧,店里还有客房,你们也不用去别家了,快进来吧。”那躲在门口的人扶着门漏出一张脸看着上官雪妍他们说,说的时候他还在到处看。

“可是,你们刚才不是说没客房吗,怎么现在又有了?”轩辕云墨不解的问。

“小少爷您们先进来,然后小的在解答您的问题。”那小二看着很紧张的样子,就差拉他们进门了。

“我们就住着吧。”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征求她的意见,这小镇太诡异了,他不得不小心一点。

“好吧,墨儿我们赶快进去。”上官雪妍也想看看这家客栈搞什么名堂。

等他们进去后,看到的景象和外面完全不一样。大街上冷清阴森,好像一座鬼城,可是店里的人很多,他们都坐在店中的大厅里,有些小声的交谈着,有些独自喝着酒。怪不得这里面这么多人,外面竟然听不到声音,原来他们都压低了声音要不然就不说话。那些人看着进来的上官雪妍一行人起初有些紧张,不过看到有女人和孩子他们都放松了,然后又继续自己的事情。

“店家,你们有什么吃的,赶快上来,小爷我都饿坏了。”云隐坐在一张空着的桌子上喊着。

“客官小声点,我马上就吩咐人去做。”那个看似店主的人走到他们面前小声说,好像怕谁听见一样。

“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大声说话?”云隐也学他压低声音不解得问。

“一看你们都是外来的,这小镇现在封着了,只能进不能出,要不是你们带有孩子,我也不敢让你们住进来。”那店主小声的说。

“什么意思,封着了,谁封的,官府吗,为什么?”轩辕玄霄一句话问了几个问题。

“不是官府,我们的县太爷都失踪了。听有人说是被一群鬼封的,他们只在晚上出没,而且还不许大声喧哗,谁要大声喧哗打扰到他们,他们就抓谁走。起初没人相信,可是最后还真有两家晚上吵架的人,第二天就不见了。”那店家放下手中的水壶唉声叹气的说。

“有这等怪事?从那天开始的,那你们这里白天呢,也是这样吗?”上官雪妍想想说。这一定是人为的,恐怕是打着鬼的旗号,做自己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从年前就开始了,到现在有两多月了,白天和往常一样,你到天黑都早早的关门了,所以才有人说是鬼在作怪。”那店家又小声的解释。

------题外话------

今天就不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