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一章 决定远行寻找记忆

一餐饭吃完,上官雪妍让轩辕玄霄好好休息,自己带着人出去了。然后又去紫竹轩看看自己的另一位病人,上官雪妍突然觉得自己好忙,自己都快成他们轩辕氏的专职大夫了。

“你现在可以适当的下床走走了,不要太劳累就行了。还有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太后母子由于阴谋篡位失败,已经被陛下抓住了,你可以去看看他们的下场了。”上官雪妍想想还是对他说了,那凌氏一族即将被处决,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

“表嫂说的是真的,那老妖婆真的得到应有的下场了。”沈隽睿激动的说,他没想到才短短的十几天事情就来了个大反转,那是不是说,自己可以为家人伸冤了,爹、娘、姑姑你们看到了吗?那老妖婆终于倒台了。

“真的,就在昨天,凌氏一族都已经下入死牢了,就等着陛下下旨了。”上官雪妍觉得轩辕玄耀那是多此一举,直接处理了就行了,还要走什么程序那造反是有目共睹的,那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我去,我要去看看,他们凌氏一族的下场,他们没想到会有今天吧!”沈隽睿突然哭着说,哭着哭着又大笑,整个人看着有点疯癫。

上官雪妍知道他那是开心的,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搬掉了,这是在释放心中的怨气。自己也就没阻止他,走了出去。

“你去告诉管家,给表少爷准备马车,你随身照顾他,他现在不易太激动。还有告诉管家,让他集合府中众人,我有话要说。”上官雪妍走到门口,对守住外面的小厮说。这小厮本就是紫竹轩的小厮,墨儿有随墨和云复贴身伺候,他们一般也就比较闲,这人看着挺机灵的,自己就调过来临时照顾沈隽睿。

“是,王妃。”他说完就跑了出去。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的院子待了一会,就带人去那议事的大厅。哪里自己很少去,不过每次去都是有事要说这次也不例外。

此时议事的大厅站满了人,都在想这次王妃不知道又有什么事要说。

“听说王爷没死,现在就在府里。”有人小声的对身边的人说。

“真的假的?”那人也小声的问。

“我昨天在就大门口看见了,真的。”

“那我们以后在府里听谁的?”有人问。毕竟这些年,他们都是听王妃的,可是那时因为府里没有王爷,现在王爷回来了,他们听谁的。

“不知道,听王爷的吧,王爷好像才是我们的主子。”有人想想说。

“你们小心了,不要让王妃听见了。”

“我们还是看看在说吧?”有人建议。

上官雪妍到的时候他们都站的好好的,一点也看不出,他们刚才有谈论过什么事?

“本妃今天见你们有三件事要说,一就是我们府里的王爷还活着,现在就在府里,不过被歹人重伤,正在养伤,等好了就会出来见大家。但是在王爷养伤期间本妃不希望有人去打扰到他,不然就不要怪本妃不讲情面;二是凌侧妃由于参与了不该参与的事,已被王爷交给了刑部,她再也不是圣王妃的侧妃了,从此圣王府里就没有此人,你们都记好了。至于她留下的人,本妃也不打算用了,来自凌府的就都回到凌府吧,原是王府里的,管家一律发卖;三是关于大少爷的,你们都听清楚了,大少爷现在在本妃的名下,即使没了凌侧妃,他依旧是圣王府的到大少爷。你们要和以前一样尊重他,要是让本妃知道你们谁敢对大少爷不敬,到时候就不要怪本妃了。你们都听清楚了没有,记得这些话,本妃也只说一次,但是时效是永久的。”上官雪妍看着下面的众人,不要以为自己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想的,觉得现在轩辕玄霄回来了,他们有另一个主子可以扒着了,只要抱着他的大腿,自己也就不可怕了。可是他们都想错了,自己谁也不怕,在说自己也没打算在这里多呆下去。至于少泉以前在府中有凌侧妃在,下人多多少少会顾忌一点,毕竟凌侧妃的身份在那摆着的。现在凌侧妃没了,那少泉这个大少爷也就没什么地位了,在府中也比较尴尬,在加上凌丹是因为犯事被送走的,有些下人就会迎高踩低的。自己也只能先打下预防针,毕竟现在他也算是自己的义子。

“是,王妃,奴才(婢)等明白。”他们一起跪下说,现在即使有人心思浮动也不敢明目张胆了。这些年府里的人早就知道这王妃不是好惹的,她一向言出必行,手段狠厉,只要不傻就不会去触及她的底线。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上官雪妍说完就让他们离开了。

“简姨娘,等一下?”上官雪妍叫住那即将离开的身影,她是王府里现在唯一的一位小妾,自己这几年还就是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她本身没问题,还是她藏得太深。

“王妃,不知何事叫妾身。”简姨娘停住问。

“没事,王爷,在府中,你可要去看看。”上官雪妍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的表情。

“妾身,是该去见主子了,王妃这几年做的很好,属下一直也没有用武之地,属下佩服。”简姨娘也就是简柳絮看着上官雪妍笑着说。

“是吗,多谢了。”上官雪妍也笑着说。

自己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人看来是轩辕玄霄留下的人,要她看着圣王府。还有可能是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帮助原来的上官雪妍的,私下照顾墨儿的。可是由于自己穿越过来,什么事自己都可以办,王府也让自己保护的很好,所以她也就在王府里沉寂了几年,今天才袒露身份。

“回去吧。”上官雪妍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也没什么事可问的了。

“王妃,属下告退。”简柳絮抱拳行礼走出去,自己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主子回来了。

上官雪妍回到自己院子里,坐在桌边拿起手边的书,翻着看,自己没事看的最多的就是医书,也算是给自己不断扩从见识了,手里的医书就是一本这个朝代的医书,里面有自己不曾见过的病症和药方。

时间一转眼过去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西岳王朝发生了很多事,只有一件事,震动天下,那就是西越轩辕玄逸逸王发生的政变,不过是以失败告终的。轩辕玄耀的处理方法也简单,没有干净杀绝。太后被辞了毒酒,逸王被发配守皇陵,有生之年不得走出半步,至于那些随逸王叛变的人,轻的都发配边疆,罪行重的,就如凌侯府一家,就判了斩立决,嫁出的女儿有诰封的褫夺,贬为平民。凌氏族人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永不录用。迁出上京,永远不得回来。还有一件事就是,陛下调查清楚了,原沈侯府陛下外祖家是被冤枉的,那些所谓证据都是凌侯府构陷的。好在上天垂怜,当时的沈府少爷逃过一劫,现在陛下为沈府伸冤,还他们清白,从新敕封沈府为安平侯府,有沈少爷沈隽睿接任。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事就是,圣王爷还活着,并没死,这次的事他出力不小,原来他假死就是为了在暗处收集逸王和凌府的罪证。

上京的人都知道现在真正不能惹的就是圣王府,本就有一个厉害的圣王妃,现在又来一位不遑多让的圣王爷,谁敢惹。

“你又要自己离开是不是,这次又打算去多久?你们把我们父子当什么?”轩辕玄霄抓住上官雪妍的胳膊大声的质问。要不是自己刚好出来,也不会看见她在收拾行囊。她这是要去哪里,又想让自己到处去找不到她?

“放手,我没说要自己走。”上官雪妍摆脱他的钳制说,心想我要走也要带着儿子走才对。这人自己才给他解的毒,就不能好好休息一下,在说进来也不让人通报一声,也不知道礼仪学哪去了。

“你这是要离开,去那里?”轩辕玄霄听说他没打算自己要离开,心中的怒气暂平,可是他要是知道上官雪妍在想什么,不是更加气。

“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记忆,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你现在的毒也解了,身子很快就好了,我想去外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回我那失去的记忆。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就想知道自己是谁,原来住在哪里,还有为什么会被送来冲喜。”上官雪妍坐下和他轻声的说,这些她也没打算隐瞒,也是事实。早晚也是要说的,自己就是把他当陌生人,也是不行的,毕竟自己和他生了墨儿那是不争的事实。

“那你打算到哪去寻找,你失忆了,一定不记得自己曾近去过那里,不如我和你一去,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失去记忆的一部分,也许我们一起回到熟悉的地方我可以帮你找回记忆。”轩辕玄霄知道她说的事就一定会去做,自己也拦不住。失去记忆力不要说她,就是自己也会去寻找。自己不能阻止她离开,那就和她一起去吧。

“好吧,我们带上墨儿,不过你要先安排好自己的事才行,我们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上官雪妍想想觉得他说的也是对的,寻早记忆力用的最多方法,就是有人在自己身边说起过去和回到自己曾近熟悉的地方。不过他能走开吗,他的身体自己到不担心,路上有自己看着,还有利于他的恢复。

“放心吧,没了凌家,朝堂上耀儿自己足以应对,再说我会留下人帮他的。”轩辕玄霄肯定的说。

“那就好,我们不日就出发吧!”上官雪妍也很着急知道自己的过往,失去了记忆的自己,她总是觉得不完整。

轩辕玄霄知道她没拒绝自己,就很开心,这一路上自己就可以和她朝夕相对了。

“墨儿,少泉,我和你们父王打算过几天出去一趟,归期不定,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完晚饭,上官雪妍留下孩子问他们的意见。

“娘亲,我也可以去吗?”轩辕云墨问。

“当然了,你们要不要去,要知道这一路上也许会遇到各种意外,很危险的。”

“娘亲,我要去,我不要离开娘亲,在说有娘亲和父王一起,儿子不怕危险。”轩辕云墨开心的说,他还没出去过呢。

“知道了,你呢,少泉?”

“儿子也跟着母妃和父王同去吧。”轩辕少泉想想说,自己也许可以找找自己的家人。

“好,你们看有什么要带的,自己打包,还有要带的小厮你们自己也安排好,这是你们自己的事,娘亲就不过问了。”上官雪妍叮嘱他们,这次出门也许可以锻炼一下他们,顺便拓展一下他们的见识,就当是他们的游学了。

“知道了,娘亲我一定准备妥当的,不过我要先和铭哥哥他们去告别。”轩辕云墨想着自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见到铭哥哥他们,有点伤心。

“去吧,我们也要等你父王把他自己事处理好才动身,再说我们以后会回来的。”上官雪妍看出自己儿子的不舍,他们小兄弟几人自小也从没分开过,这次不知道要去多久。可是自己实在不放心他留在上京,也就只能在自己身边,自己才放心他。

“恩,儿子知道了。”轩辕云墨也知道娘亲是担心自己,娘亲说的也对,自己以后会回来的还可以见到他们,这么想心中就舒服很多。

第二天一早,身体大好的轩辕玄霄就进宫了,他觉得应该去和弟弟说一声,自己要远行的事。

“皇兄,你的毒解了?”轩辕玄耀看着自己前面脸上没有病态的哥哥,激动的问。这都一个月过去了,自己一直在忙,也没时间去看看皇兄,也觉得他的毒不会这么快就好了。毕竟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解毒的方法,皇嫂就是医术在厉害,也不可能用这么短的时间就解掉皇兄身上的陈年积毒。可是现在皇兄就如正常人一样站在自己面前,自己怎么能不激动。

“耀儿,我没事了,毒半个月钱就已经解了,不过你皇嫂一直让我休息,所以没出来。”轩辕玄霄看似平静的说,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当他知道自己的毒被祛除时的激动。这毒折磨自己二十年,从起初的中毒带来的小病小痛,到后面这些年每次毒发带来的蚀骨腐心之痛,每次毒发自己都好像在地狱走了一圈,那是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现在自己再也不会受那些罪了,自己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也不用担心毒发了。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毒解了,积蓄多年的内力可以用,在也不用担心自己不能保护他们母子了。

“皇嫂的医术真的很好,现在皇兄的毒也解了,母后的仇也报了,我们也完成了父皇的遗命,终于铲除了凌家。”轩辕玄耀言语中带着轻快。

“是呀,不过她死的太便宜了。”轩辕玄霄不知道想到什么说。他记得自己去给那人送行的时候,那毒妇看见自己先是吃惊,然后就哈哈大笑,说是自己的毒就是她下的,不过她没有解药,自己的毒永远解不掉,自己很快就会来陪她。自己看着那近似疯掉的毒妇,不知道说什么。其实她早就疯掉了,被自己的嫉妒所包裹。就是因为她的嫉妒外祖父一家惨遭灭门;就是因为她的嫉妒母后才会落得惨死的地步;就是因为她的嫉妒自己才会多年受剧毒的坑害。她早就嫉妒的疯狂了,要不然不会做出这么多的丧心病狂事。

“你等不到那一天了,你不知道的是,我有一位医术高超的王妃,她已经配好了解药,我的毒不日可解,而你就只能下去给我的母后和她的族人赔罪去吧,不只是你,还有你凌家的族人会一起去的。”轩辕玄霄现在还记得那毒妇听见这句话之后的表情,自己承认是在报复她,即使这样她也不能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皇兄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我们也不去想了,皇兄的身体好了,以后就和我一起好好治理西越。”轩辕玄耀拉着自己的哥哥说,这皇位本就该是哥哥的,是自己抢了他的东西,他却为自己受了二十年的剧毒之苦。

“耀儿,这些年西越你治理的很好,皇兄知道没了那些心思不良之人,你会治理的更好,在说那些臣子也都会好好辅佐你的。我今天来是要和你辞行的,我和你皇嫂打算去外面走走看看,也带着孩子。你也是知道这些年,你皇嫂打理偌大的圣王府也挺辛苦的,也是那些麻烦事禁锢了她的脚步。你皇嫂想济世救人,一展所长,我也想陪着她。”轩辕玄霄找到合适的理由和自己的弟弟,至于真正的目的没必要告诉他。自己这些年欠她们母子的太多了,现在自己是有机会弥补了。

“可是皇兄,你们不用出去,皇嫂要是想行医,可以在上京开设医馆,没必要离开上京。”轩辕玄耀着急的说。

“她想出去走走,我也就只能陪同了。耀儿,我们随时会回来的,这是你皇嫂给你准备的药,上面都有讲解要的功效,你保存好了。表弟和六弟他们也可以帮助你。”轩辕玄霄拿出自己身上的几个瓷瓶给轩辕玄耀,这是自己出来之前妍儿给自己的,她这是知道自己不放心自己的弟弟,才会给这些药丸了,有了它们耀儿的生命就多了一些保障,那自己也会放心很多。

“皇兄代我谢皇嫂,你说的我知道了,这样好了,我就封皇兄为钦差代朕巡视西越,这样也不耽误你们自己的事。”轩辕玄耀知道那都是珍贵的药,也就不客气的接下了,然后想想又对轩辕玄霄说。

“好吧,随你,不过仪仗队就免了。”轩辕玄霄也觉得这么不错,自己可以一边陪伴她另一边也可以为西越出点力。

“好,人员随皇兄调派。”轩辕玄耀也不反对。

兄弟两人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轩辕玄霄也就回到圣王府。

“王爷您回来了?”圣王府大门口的侍卫看见轩辕玄霄回来行礼。

“恩,你去通知管家,就说本王有事要交代。”轩辕玄霄看着那侍卫说,自己要该见见府中众人了。

“是。”那侍卫一溜烟的跑着离去,去找管家。

轩辕玄霄走在圣王府里,看着这些熟悉的景色,感叹世事变幻,自己也没想过可以再次回到这里,这里是当年父皇给自己耗费大力建造的,里面的一砖一瓦都是请能工巧匠精心雕铸的,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独一无二的王府,可是那时的自己身体不行,很少在府内走动,于是这些也就欣赏不到了。但是依稀记得这里的面貌,小桥流水,繁花锦簇,这是当时的王府留给自己的印象。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这里比自己离开时还要看着舒心,让自己很心安,这里才是自己的家,以后无论走多远都会回来,家里有自己和他们母子。

“王爷。”

“王爷。”

轩辕玄霄一路径直向议事的大厅走去,身边路过的下人也不断的弯腰行礼。他们这是从知道轩辕玄霄活着后,第一次见他。原来他们一直没见到本人,有人就以为消息是假的,可是现在看见活生生的他,他们多了些敬畏。此时的轩辕玄霄身上的毒已经祛除,没了病态,那由内而发的上位者的气势,和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也表露无遗。无形之中散发的霸气,让那些下人望而生畏。

“怎么,才几年不见,你们就不记得本王了?”轩辕玄霄看着下面那些由于吃惊,没有行礼的下人,淡淡的问。

“见过圣王爷。”这时的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些人有是圣王府里的老人,认识他,也有后来进府的,不认识他的人。

“起来吧,本王回府也有些时日了,只不过一直在养病,现在身体好了就想见见大家。这些年本王不在,你们做的如何本王都知道。现在本王回来了,以后王府里的事还和以前一样,王妃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妃在府里的地位不变。我想有些事王妃也交代过你们了,你们就按着王妃说的去做。本王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本王打算带着王妃和少爷们出门游历,希望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看好王府。本王虽说人不在,可是王府里的事,本王一样会知道,你们要是不信倒是可以试一下。”轩辕玄霄叫起他们,说出来自己见他们的目的。

“王爷,不知何时归?”管家站出来说。

“暂时没计划,不过会随时回府。你只要管好王府就行了,随墨会和世子一起。”轩辕玄霄看着那管家说,他现在也年近半百了,对王府的忠诚度,自己从没怀疑过,也放心交给他。他这人也是个有手段的,自己上次离开也是相信他可以管好王府,随便监督凌丹的一举一动。

“老奴明白了。”管家退回去说。

“好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轩辕玄霄自己也起身离开。即使自己不在,圣王府自己也会留有人照看的,自己可不会发生‘远水解不了近渴’的事。

轩辕玄霄走回自己暂住的小院,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有一个月。现在冬季还没过完,其它的地方都显得光秃无景,唯独自己的王府里有两个院子里,却是繁花似锦,一如春季,在这里看不到有冬天的感觉。这里的温度也比较温和,为什么?自己可是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我进宫了一趟,陛下说封我为钦差,带他巡视西越。”轩辕玄霄走进屋子对正在看书的上官雪妍说。

“随你愿意,其实这样也不错,你倒是可以做一些为民除害的事,反正我也是没有目的。”上官雪妍听后想想说,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自己的记忆,只能漫无目的找寻,要是有缘就会遇到自己以前去过的地方,触发自己的记忆也说不定。

“恩,你说的也对,我们先去你最后出现的地方看看吧。”轩辕玄霄建议道,其实他也不知道去哪里,那个山谷自己后来又去过,不过在哪附近再也找不到了那个山谷,要不是有儿子的存在,自己会以为那是一场美梦。

“最后出现的地方,在哪?”上官雪妍疑惑的问他,自己的记忆很模糊,除了名字好像也不记得很多,就连自己怎么被送来冲喜的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在哪里生活自己也不记得。

“是一个叫断崖村的地方,听说哪里很偏僻。”自己曾近让人去调查过她,她在哪里出现的时间很短,差不多就是被送来之前才出现在哪里的,也没人知道她是这么出现的,从哪里来的,好像就平白的出现在哪里。

“断崖村?”上官雪妍咀嚼着这三个字,可是自己就是没印象。

“你先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轩辕玄霄看着一脸迷茫的上官雪妍蹲在她前面说。

“恩,也好。”

三天后,两辆外表看着不起眼的马车外加几个侍卫打扮的人,骑马护在马车四周,这奇怪的一行人一大早就出了上京的城门。也只有城门口的军士才知道他们是圣王府的几位主子,可是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向何处。轩辕玄耀在上早朝的时候颁布了对圣王爷的任命,可是此时的圣王爷一家都走远了,有心之人想去跟踪都来不及。

“娘亲,我们先去那里?”轩辕云墨是第一次跟着父母出行,他以前也跟着上官雪妍去采过药材,不过都是在一些山里,没去过城镇。

“我们先去一个叫断崖村地方,那里是你娘亲最会出现的地方。不过那里有点远,路上条件辛苦,墨儿你们可受的了?”轩辕玄霄问自己的儿子,他不知道儿子小小的年纪就到处爬山采药。

“父王,儿子受的了,也不会怕苦的的。”

“儿子也可以。”轩辕少泉感觉到轩辕玄霄的眼光,立刻说。

“少泉,你其实没必要拘谨,我们是一家人。”轩辕玄霄看着他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也不是很厉害的,怎么感觉到他很怕自己。

“是,少泉知道。”

“好了,我们现在吃点点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下一个城镇,到那时候我们才能吃午饭。”上官雪妍拿出食盒里的点心摆在小桌子上,这是自己早上做的,他们现在也出来大半中午了,是有点饿了。

“大哥,你吃呀,娘亲做的点心最好吃了。”轩辕云墨擦擦手,先给父母各递一块点心,自己也拿起一块点心就吃,看见没动手的轩辕少泉,又另拿起一块放在他手里。

“谢谢,二弟。”轩辕少泉接过点心说。

“不用客气的,大哥。神医叔叔你也吃。”轩辕云墨又趴在马车的窗边递一块给云隐。在上官雪妍认亲之前,轩辕云墨坚持喊云隐叔叔。

“谢谢,墨儿。”

上官雪妍看着他们的出行队伍,感觉有点人多,要是有可能她就打算自己走。现在的他们有两辆马车还有几个侍卫和他们各带的随身小厮,差不多有二十人,也是够多的。两辆马车那是他们用来万一要在野外过夜,马车可以用来睡觉的。以他们的身份带这些是不多,可是也够招摇的,二十人的队伍也不少人呢。自己本身就不赞同,是那王爷说带着他们有个跑腿的,打架用的。谁也不能保证这一路上会安全,不会出来个山贼什么的,到时候他们出手就有*份和大材小用。自己想想也对,就同意了,那些事自己真的是疲于应对。还有那云隐也要跟着,他说上自己是他的姐姐,是他在外面的唯一亲人,一定要跟着。他的理由自己也拒绝不了,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也有个弟弟,自己和他的关系很好。云隐自己也就只好让他跟着了,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上官雪妍也知道那云隐其实挺单纯的,自己也有点担心他。

马车行走在官道上,会和其他的陌生车辆擦肩而过,总会换来他们的侧目。

中午的时候他们驶进一座城镇,也许是这里离上京不是很远,这个小镇还是比较繁华的,街道上店铺酒楼很多,他们随便找了一家就走了进去。

“小二,这马要喂一些好的草料,我们下午还要赶路呢。”暗二丢给他一些银子说,这次跟着上官雪妍出来的还是他驾车,他现在成了上官雪妍的专职车夫了。

“好唻,一定给您喂饱了。”店小二接到银子欢快的说。

“客官楼上有雅间,您看是在楼下用还是在楼上用?”掌柜的看着这一行人,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于是自己亲自招待。

“夫人,你看呢,我们在哪吃?”轩辕玄霄笑着问上官雪妍。

上官雪妍在门口到处看看,楼下的空桌子也挺多的,在哪吃自己倒是不在乎,听见轩辕玄霄的问话说:“随便,在哪都行。”

“那就在楼下吧,上点店里的招牌菜。”轩辕玄霄说完就走到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坐下,他们一家和云隐坐一桌,其它人也都在附近桌子边好。

“您稍等,马上就来。”那酒楼的掌柜的听到轩辕玄霄随意的点菜,就知道他们不缺银子,于是就走去后厨交代他们一声。

“娘亲,我想和大哥一起出去看看?”轩辕云墨看着窗外说,外面很多的人呀,自己都有点坐不住了。他之所以问的是娘亲不是父王,那是因为他知道只要娘亲同意,父王就不会反对,这是自己这一个月来细心留意发现的。还有一个原因自己和娘亲在一起习惯了,凡事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娘亲。

“去吧,不要玩疯了,要回来吃完饭,你难道不饿呀?”

“知道了,娘亲,我们一会就回来。”轩辕云墨得到上官雪妍的话,站起身就外走。

“父亲母亲,儿子告退。”轩辕少泉看着离开的轩辕云墨也起身说。

“去吧,把这些拿着。”上官雪妍递给他一个荷包,里面装有一些银两。

“谢母亲,儿子身上还有。”轩辕少泉拒绝这说,这一个月上官雪妍也也给了他不少零花钱。

“拿着吧,看有什么喜欢,就买吧,出来玩那就要开心点。”上官雪妍看着这孩子,还是有点拘谨,也许是知道自己现在寄人篱下有点自卑,凡是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做错了。

“大哥,快点呀。”轩辕云墨带着随墨在门口喊他。

“那谢谢,父亲母亲,儿子先行离开了。”轩辕少泉行礼说。

“恩,去吧。”

“你也太溺爱他们了,他们都是男孩子,要经过历练才行的,等他们再大一点我要送他们去军营中历练一下。”轩辕玄霄看着离开的儿子对上官雪妍说,在他看看来男孩子就要有担当,经过锤炼才能成材。

“你说的,我不反对,可是现在墨儿才十岁,少泉才十二岁,在我眼里都是孩子。孩子就该有个孩子的样子,再说我们现在是在外面,他们只有经过一些事,才能明白如何去做才是最好的。”上官雪妍也不反驳他的话,只是说出自己的观点。这就是两个人的观念不同,他认为儿子就该摔打成材,自己却认为孩子就要有个孩子的样,在说自己对他们也谈不上溺爱。这些年自己该教导的也都说了,墨儿也很懂事,自己不相信他会变坏的。

“你说的也对,我和孩子很少相处,其实也不了解他们需要什么,这两个孩子以后就有劳夫人多教育了。”轩辕玄霄笑着说,显得很没立场,没骨气。

“大哥,随墨你们看这里是不是和上京一样热闹。”轩辕云墨拿着一串小吃,边走边吃说,把自己平时的贵公子的形象都丢在一边了。

“这里是挺热闹的,也许是以为这里离上京不远吧。”轩辕少泉手里也拿着一串小吃,不过没吃,只是拿着。

“也对,随墨你帮我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答应铭哥哥他们每到一处就给他们带当地好玩的东西给他们。”轩辕云墨到处看看对身后的随墨说。

“好,少爷。”随墨抬头到处张望。“少爷那里,那里,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随墨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摊子说。

“好,在哪里?”轩辕云墨随着他手指的地方走过去。

那是个不大的摊位,上面摆满了小玩意,很是吸引人。

“这是什么,好像很好玩?”轩辕云墨拿着一套陶瓷娃娃,那是一组陶瓷做的娃娃,大的套小的,很有新意。

“少爷,您喜欢不,这是我乡下的亲戚自己做的,放在我这里寄卖的,也就只剩这一套,很好玩的。”那摊主看着眼前穿着不俗的几位少爷,大力推荐自己摊上的东西,尤其是轩辕云墨手里的小玩意。

“就这一套呀,不过好在有新意,好吧,我要了,怎么卖?”轩辕云墨拿着手里的小玩意看看问。

“您要是要的话,就给二十文怎么样?”那摊主小心的说。

“二十文?”轩辕云墨吃惊的问,他吃惊是因为他从没见过这么便宜的东西。

“要不您给十五文,不能在少了少爷。”摊主看他吃惊以为是自己要的多了,于是又降了五文。

“就十五文,随墨付银子吧。”轩辕云墨拿着东西就走了,他实在没想到这些东西这么便宜。

“二弟,我们回酒楼吧,要不然父亲母亲该担心了。”

“好吧,大哥我们回去,不过这里的东西好便宜。”

“是呀。”轩辕少泉附和说,他在王府以前虽说没有二弟过得好,可是管家每月会把他的月钱按时给他,也都会多给点,他也从没缺少过银子,身上也没带过铜板,这次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用铜板。

兄弟两人回到酒楼菜肴也都刚上来。

“娘亲,您看我买的这个好玩吧?”轩辕云墨把那小玩意摆在桌子上摆弄,展示给父母看。

“套娃,你到会买,很可爱的小东西。”上官雪妍递给他们锦帕,桌子上的小玩意说。套娃在现代很多地方都有的工艺品,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

“套娃,夫人可真会取名字,你看他们一个套一个,又全是娃娃形状,不就是套娃吗!”轩辕玄霄也伸手摆弄,听见上官雪妍的话笑着对她说。

“娘亲,真厉害。娘亲这里的东西好便宜,这套娃我才用了十五文。”轩辕云墨吃了喝了一口水说。

“墨儿,这在你看来很便宜,十五文什么都不是。可是在那小贩看来,十五文已经很多了。就按现价的米价来说,一斤米,大概是四文钱,你这十五文他们大概可以买四斤米。要是买差一点的可以买更多,你知道有了这四斤米,他们至少可以让一家人好几天不饿肚子。对他们来说就是很开心的事。墨儿、少泉你们生来就不愁吃不愁穿,体会不到饿肚子的感觉。在很多时候会有人为了一文钱铤而走险,也许有了那一文钱他就可以活下去。娘亲这次带你们出来,就是想让那你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四周,去好好体会一下百姓们的生活是多么的不易。”上官雪妍就拿此事教育儿子们,自己也不想他们是五谷不分的大少爷。

“娘亲。儿子知道了,一会后节俭用银子。”

“儿子,也明白了母亲。”

“你们错了,娘亲不是说要你们节俭用银子,只是想告诉你们不要乱用。你们记得只有会用银子才会挣银子,银子不是节约出来的,是通过自己努力挣出来的,但是必须要用正当手段,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上官雪妍语重心长的和儿子们说。

“娘亲,墨儿知道了。”

“母亲,儿子也知道了。”

“好了,我们吃饭吧,才要凉了。”上官雪妍给两个儿子夹菜,然后才是自己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