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七十章 相认的证据,以前的自己

“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上官雪妍踏上莲座就关心的问宸。

“我没多大的事,你对自己的药就这么不信任吗?”宸狐狸脸上带着笑意。

“那些药,我当然信任了,不过你好像伤的很重。”上官雪妍还是很担心的说。

“我没受什么伤,只不过消耗点灵力,不久就能修炼回来,没事的。你不是要研究那些血液吗,快去吧?不要耽误了我修炼。”宸语气中多了一些不善。

可是上官雪妍知道它只是不想自己担心它,才会如此的,它对自己很好,曾多次救自己与危难之中,要是没它的保护自己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好吧,那你好好修炼。”

上官雪妍离开莲座,回到药房就在拿出自己取来的轩辕玄霄的血液,慢慢研究。经过很久的分析上官雪妍终于弄清了毒的成份,那解毒就方便多了。于是就找齐药材就在丹房里,动手练起了解药。空间里没有时间的变化,上官雪妍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长时间才练成的丹药。

炼好丹药上官雪妍走出丹房先去莲池哪里看看宸,看到它还在修炼也没打扰它,自己就出了空间。

“王爷,我是丹儿,我来看您了,您怎么不出来见见丹儿?。”上官雪妍刚走出空间就听见凌丹那哭哭啼啼的声音。

“雯绣,去堵住她的嘴,带进来。”上官雪妍觉得凌丹自己该处置了,就冲她多次传递消息让他们母子陷入围杀,自己就不能放过她。

“是。”雯绣的声音从卧室外传来。

上官雪妍刚换好衣服,就有人押着被堵住嘴的凌丹进来。

凌丹看着上官雪妍就要挣脱抓着自己的人,对着上官雪妍呜呜出声。

“有什么话说吧?”上官雪妍让人拿掉凌丹嘴里的帕子问。

“你凭什么抓我?”凌丹跪着面部狰狞的问上官雪妍。自己也是早上才听下人说王爷没死,现在在就在府中,而且一回来就去了王妃的院子里,才会着急的跑过来。谁自己来了,那些下人不让自己进来,自己就只能在院子外喊叫,刚喊了两声就被那些婆子给堵着最送到上官雪妍面前。

“我们的账也该算算了,凌丹,我已经让你多活了几年,现在也该是你还给我的时候了。”上官雪妍坐在榻上看着她,慢慢悠悠的说。

“什么账,我们有什么帐,谁欠你的?”凌丹大叫的说,上官雪妍的意思她明白,这是准备要她的性命。

“你多次向太后通风报信泄露本妃和墨儿的行踪,你以为本妃不知道?实话告诉你这王府里只要我想,没什么事可以逃过我的眼睛,至于为什么不阻止你,那是因为你还有用,不过现在你失去了该有的价值,那本妃也就没有必要留你了,我记得上次这些已经和你说过了,你现在过来,我以为你是做好准备来的?”上官雪妍风轻云淡的说,对于杀人在她看来那是很简单的事,凌丹和整个圣王府的事都她都了如指掌。

“你这是借口,你是怕王爷回府,宠爱我多过你,所以你才要杀我,你这个毒妇。你根本杀不了我,我可是太后的侄女?”凌丹觉得她还有最大的依仗。

“是吗,忘了告诉你,你的好姑姑和表哥还有整个凌府,昨天就被陛下打入了死牢,我想你呀也跑不掉,谁让你留着凌氏的血呢。”上官雪妍也残忍的告诉她事实,因为从昨天中午,凌丹就被自己让人给看管起来了,得不到一点外面的消息。

“不会的,不会的,这不可能,你胡说,我姑姑那是太后。”凌丹抬起头看着上官雪妍大声的反驳她。

“太后又这么样,阴谋造反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你的依靠没了,你现在是逆臣贼子的后代,就等着流放吧。”无论在什么时候,阴谋造反那都是重罪,谁也不能避免。

“王爷、王爷。对,王爷一定舍不得我,我要见王爷……。”此时的凌丹已经有点崩溃了。

“你就死心吧,王爷被你们凌家害的受了这么多年的剧毒折磨,还有他被你表哥刺了一剑现在生死不明,你以为他能为你做主,简直是痴心妄想。”要是自己肯定恨不得杀了凌丹,怎么会愿意看到她在自己眼前晃悠。

“不会的、不会的……。”凌丹不在挣扎,跪坐在地上一直重复这三个字。

“带她下去,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不许她死了。”上官雪妍本想处置了,不过想想她还有个孩子,想还是让轩辕玄霄自己处置吧。

上官雪妍处理好这事,先去看看轩辕玄霄,他今天也该醒了,自己给他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材。从轩辕玄霄那出来,上官雪妍就走进厨房,儿子也该起来了,自己要给他做早饭。

此时的轩辕云墨身穿练功服就在自己院子里练剑,练的就是轩辕玄霄曾经教他的柳叶剑法。现在他知道为什么那侍卫叔叔愿意传授自己的功夫给自己,原来他是自己的父王,自己虽说不知道父王为什么装成侍卫,可是自己知道父王是爱自己的,要不然也不会教自己剑法。现在父王生死未卜,自己一定要好好练习这剑法以后守好圣王府保护好娘亲。自己知道有娘亲在父王一定不会有事的,可是自己也会按着父王的要求去做。父王多陌生的字眼,自己小时候的事已经不记得了,小时候父王对自己如何自己也不知道了。在到娘亲的院子之后自己每年见到的就是父王的灵位,她们都说父王去世了,娘亲也说父王会在远方看着自己。那时的自己小什么都不知道,等到大了才知道父王根本不会在远处看着自己,那是娘亲骗自己的。可是自己从不觉得自己没父王就比铭哥哥他们少些什么,这些年娘亲给了自己很多关爱,自己从不觉得少什么,可是当父王的手抚摸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才知道父王和娘亲的抚摸不同,那是自己从不曾感到过得,就连皇叔都不曾给过自己那种感觉。自己不会去问为什么,去世多年的父王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现在父王回来的就好,至少那样娘亲就会轻松很多,这些年最累的就是娘亲了。

“墨儿,你起来的好早?”云隐走出房间就看见正在舞剑的轩辕云墨,他站在一边看了一会问。

“叔叔,你起来啦?”轩辕云墨收起手中的玉箫雪柳剑。

“墨儿,不要称呼我叔叔,你应该喊我舅舅。”云隐看着眼前这有可能是他外甥的小少年,他是很满意,自己在上京也有一段时间了,关于圣世子的传闻自己也听说过,一直觉得传言有虚假,现在看到本人自己信了传言。小小年纪就风度翩翩,长相也和自己有点想,长大了一定是俊美无双。

“可是娘亲说他不认识你,所以我就不能称呼你舅舅。”轩辕云墨不赞同的说,再说这人对自己来说也是陌生人。

“那是早晚的事,我都找了你娘亲近八了,现在找到了,我一定让姐姐认我的。”云隐抬着有肯定的说。

“那你可要慢慢等吧,至少在娘亲没想起来之前,她还是不会认你的。”轩辕云墨同情的看着她,娘亲凡是认定的事,就不会这么容易改变的。

“没事,姐姐会记得我的。对了,你刚刚舞的是什么剑法,我好像看见满树的柳叶迎风吹拂。”自己刚才要是没看错,随着他的剑招自己就是看见一株长势茂密的柳树在风中摇曳。

“真的,这是柳叶剑法,父王十天前教的。”看来自己是练成了,就是不知道对敌怎么样。

“哦,名副其实,你的功夫都是谁教的,外界传言你的功夫很厉害?”

“娘亲教的。”

“姐姐吗?可是姐姐不会武动的,难道是这些年学的?”云隐现在也不确定这圣王妃上官雪妍是不是自己的姐姐,她和姐姐的差别很大。性格也不一样,年龄也不一样,那现在的上官雪妍竟然还会武功,到底是不是姐姐?可是要是不是,她怎么会认识姐姐独一无二的砭石针,还会姐姐以前做的菜,巧合是她也有一身无人能及的医术。

“娘亲,早就会武功,叔叔看来你是认错人了。”轩辕云墨这次更加同情他了。

“不会认错的,她就是姐姐。”云隐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上官雪妍就是自己的姐姐。

“好吧,我不说了。”轩辕云墨走回书房,他要换掉身上的衣服去吃早饭,不然一会儿娘亲要过来找自己了。

轩辕云墨换好衣服出来,看见云隐还站在原地,于是走上去拉了他一下:“叔叔,不要想了,我们先去吃早饭,反正你有的是时间,会找到你的姐姐的。”

“恩,一定的。”

当轩辕云墨和云隐来到上官雪妍的院子里的时候,上官雪妍刚做好早饭从厨房出来。

“墨儿,你们来了,刚好我们可以吃饭了。”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微笑着招呼。

“娘亲。”

“去吃饭吧,你父王一会该醒了,吃完饭你去看看他。”

“好。”

上官雪妍母子和云隐一起围着桌子吃早饭。

轩辕玄霄醒来,睁眼看着陌生的地方,这是哪里,自己没死吗?她回来了,她真的会来。他只记得自己知道她回来了,自己在外面找了她多年,原来她就在自己看的见的地方。可是自己也和她多次相见也没认出她,这是多不应该,只是觉得她和她相像,却从不知原来她就是她。现在他们一家总算是团聚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埋怨自己没有照顾好墨儿,让小小的他在王府里受尽磨难。即使她在不给自己好脸色,自己也只能受着毕竟那是自己的错,要不是她回来了,墨儿不知道又要吃多少苦。

“王爷,您醒了,女婢去请王妃过来。”雯娥听见动静走近看着睁着眼躺着的轩辕玄霄开心的说。

“这是哪里?”轩辕玄霄问雯娥,这侍女他觉得自己不认识,不过对方却知道自己的身份。

“王爷,这是圣王府,您在自己的家里。”雯娥听后小心的回答。

“圣王府,我自己的家?对,是我自己的家,有他们母子的家。”轩辕玄霄带着笑自言自语,自己难道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回到自己府里了。

“对,王爷,您先休息女婢去通知王妃和世子。”雯娥说完就走了出气。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上官雪妍带着轩辕云墨和云隐走来。

“王妃,王爷醒了,女婢正准备去通知您呢。”雯娥蹲下行礼说。

“恩,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那女婢告退。”雯娥听见就下去了,她知道王妃向来说一不二。

上官雪妍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父王,您醒了,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轩辕云墨第一个走到床边,看着轩辕玄霄小心的问。

“墨儿,父王没事的。”轩辕玄霄伸出自己的大手抓着儿子的小手,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上官雪妍。

“等你的外伤好了,我就给你解毒。”上官雪妍被他*辣的眼光看的不好意思,只好开口。

“妍儿……。”轩辕玄霄有点紧张的开口。

“停,不要叫这么亲热,我听着别捏。”上官雪妍打断他的话。

“可是我以前就是这么叫你的,你叫我霄哥哥。”轩辕玄霄好像有点委屈的开口。

“是吗?那不好意思,我失忆了,前尘往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上官雪妍看似云淡风轻的说,好像说的那人不是她一样。

“失忆,也对,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为什么不认识我,我那张假面具还是你给我的,没道理你不认识?”轩辕玄霄挣扎这要起身,不过被儿子拦着了。

“我们是什么时间认识的?”上官雪妍很不解的问?

“十一年前,在一个山谷里,那次我被人追杀跌落在哪里昏迷,醒来时就看见你了,是你救了我。我们在那里待了一年多才出来。”轩辕玄霄一边说一边看着上官雪妍。

“那你会不会认错人了?”那时自己这幅身子才十五岁。

“你现在虽说和以前长得不是很像,倒也有几分相似,其她的方面就相差甚远。起初我也不敢确定,可是你认识那砭石针,那是你走之前留下的唯一的东西。”轩辕玄霄想想说,应该说现在的她和临分别时的她有点相似包括性格。

“我为什么会在哪里?”

“不知道,你没有说,我一问你就哭,我后来也不敢问了。”那时的她,可没有如此的坚强,那时的她很单纯。

“那你知不知道?”上官雪妍问云隐,他既然说自己是他的姐姐,最会知道吧。

“家里人说,你是出去采药的时候,走失的,至于怎么会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再说那时的自己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我和你姐姐很像吗,你不会也是凭那砭石针才认为我是你失散的姐姐吧?”上官雪妍略带不悦的问,她觉得他们都太草率了。

“不是,我还有证据,姐姐的肩上有一朵盛开的莲花胎记。”云隐看着生气的上官雪妍突然说。

“我也记得妍儿肩上有一朵紫色的莲花胎记。”轩辕玄霄也突然插话说,自己当时看到时还在奇怪呢,那胎记长的很奇特,也很有特点。

“你们说的是真的?”上官雪妍伸手按着自己的肩头,哪里是有莲花印记,那是自己得到紫莲戒的时候就有的,是自己的空间,在自己身上已经百年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这幅身子也会有,难道自己真的出现在这里过,可是自己怎么会不知道,看来还要问宸才行。

“你有那胎记是不是,是不是,那你就是姐姐了,姐我可找到你了,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我找得你好辛苦。”云隐看着她的动作就知道她有那印记,于是激动的上前抱着上官雪妍。

轩辕玄霄看着抱着上官雪妍的云隐,虽说心中不舒服,可是却松了一口气,现在看来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妍儿不假。

“你先放开我,至于相认之事,等我恢复记忆再说。”看来自己要走出王府,去找回自己的记忆了,宸也说过这事要靠自己去完成。

“那墨儿?”上官雪妍突然问。她也是灵光一闪想到的,墨儿今年十岁。从怀他到他出生,也差不多是十一年。而那时的他们两人在山谷里,也就是说墨儿不可能是先王妃生的,难道是……她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到了。

“墨儿是我们的孩子,是你亲生的,在山谷里生的。”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认真的说。

“你说的是真的?”上官雪妍吃惊的问,虽说自己想到了,可是从他嘴里说出来那是另一回事。

“父王……?”轩辕云墨也吃惊的叫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娘亲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娘亲,可是为什么以前不在自己身边。

“到底为什么?”上官雪妍问。她现在只想知道哪些属于她,而她又不会知道的事。

“在山谷里,我们找不到出路,出不来,有一天我去找吃的,误吃了媚香果,你为了救我,于是就有了墨儿。”也许是顾忌儿子在,所以轩辕玄霄说的很简单。

“墨儿……。”上官雪妍紧紧的抱着儿子,怪不得自己初见他就觉得有种血脉相连的错觉,自己看着他身上的伤就心疼的哭,原来他竟然真是自己的儿子,原来自己在这里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儿子。

“娘亲,您是我的亲娘亲,真好。”轩辕云墨也抱着上官雪妍,在她怀里呜呜的哭泣,他是开心的,他也一直想如果娘亲是自己的亲生娘亲多好,现在自己终于要如愿了。

上官雪妍抱紧儿子,就如轩辕云墨说的真好,这这些年自己虽然对他视如亲自,不过还是希望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现在好了,自己如愿了。

“那我们最后是怎么出来的,找到出路了?”上官雪妍坐下一直抱着儿子,又问轩辕玄霄。

“没找到出路,在墨儿出生的第三天,是你带着我们父子从山谷里飞上来。上来后你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做,要我照顾好儿子,你会来找我们的。”轩辕玄霄毫不隐瞒的告诉上官雪妍,在她生儿子的当天自己就感觉到她,和以前不一样了,眼神犀利,说话也如常人一样,不再是那些幼稚的行为。三天以后还能带着自己和儿子从谷底飞出来,在一起一年多,自己从来不知道她会功夫,而且是如此的高强。

“你说,是姐姐带你们飞出来的,你这是开玩笑吧,姐姐根本就不会武功。”云隐听后反驳他,姐姐不要说会功夫了,就连性格都像个孩子。父亲说姐姐先天的发育不全,直到十七岁走失,她的说话行为都如七八岁幼童,唯独在医术上,好像开窍了一样,行医救人从没出过错。所以姐姐在家里那是一直被保护的好好,就是不知道那天怎么就出去了,而且是一去不复返。

“我说的是真的,起初她是不会,行为也幼稚可笑,可是生完墨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轩辕玄霄说道起初时不知道想到什么,自己嘴角带着笑,说道后面脸上带着疑惑。

“怪了,我怎么没见过?”云隐疑惑的问?自己从小集合姐姐一起,从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同。

“等等,你们确定说的是我?”上官雪妍疑惑的问,怎么听他们的意思,那时的自己不但不会武功做事还幼稚可笑。真的是说自己,可是可能吗?

“姐姐,父亲说你先天发育不全,父亲试过了很多方法都治不好你,可是家人依旧疼爱你,想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再说家里也养的起你。可是谁也没想到,姐姐对医术却有着无可比拟的天赋,小小年纪就医术高超可以行医救人。”那天赋好的让族里人个个都羡慕,所以从小即使姐姐先天有缺陷,经常有些幼稚的行为也没人嘲笑她。

“哦,这样呀。”上官雪妍觉得谜团越来越大,从他们的叙述中自己也了解一点,原来的自己是有些智力障碍,人不慎精明,可是对于医术却很娴熟。因为采药走失了,在一个没有出路的山谷遇到受到重伤的轩辕玄霄。两人就在那里过了一年多,然后生墨儿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如常人一样,还带着他们父子走出山谷,因为有事要办自己先行离开并约定会回去找他们,可是从哪以后自己就再也没出现过。为什么现在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自己留下刚出生的儿子,要办的到底是什么大事?为什么这些和自己知道的都不一样,自己没印象,这个身子也没印象。

“你知道我要办什么事吗?”

“不知道,我问过,你没说。”当时的自己也帮不上她什么,也许只能是他的累赘。

“知道了,你先休息吧,我一个人静静。”上官雪妍独自走出屋子,回到自己的卧室,进入空间。

“宸,你难道一点都不能说吗?”上官雪妍盘腿坐在莲座上,看着那一样盘腿的宸问。

“不行,你自己去找吧,会记起来的。”那是她自己的劫数,谁也帮不了她,就是自己也不能插手。

上官雪妍看着铁了心什么都不说的宸,也知道自己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看来只有自己去寻找了,那就等给轩辕玄霄解了毒,自己看来要出去走走了。

“父王,娘亲会不会有事?”上官雪妍走出去,轩辕云墨担心的问轩辕玄霄。

“不会的,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没事的,不用担心。”轩辕玄霄安慰自己的儿子,自己何尝不担心,可是那些事也许对她冲击太大了,她要慢慢接受。

“恩。”

等上官雪妍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时都已经临近午时了。事情自己也想明白了,不过那些丢失的记忆自己是要找回来的,现在唯一要紧的事就是要解了那人的毒,自己才能走的安心。现在不管是为了什么,自己都是一定要治好他的。

上官雪妍出来后,没见到儿子她知道儿子在他父亲那里,自己也就不去看了,先做午饭吧。

“王妃,大少爷在院门口呢?”上官雪妍刚走出厨房,雯绣就走上前说。

“少泉?”上官雪妍听后脸上带着若有所思,难道是为了凌侧妃而来?

“请进来吧。”上官雪妍决定看他有什么事。

“是。”雯绣得到命令走出去。

“少泉见过王妃?”轩辕少泉进来行礼。

“泉儿,我不是说过吗,我是你的母妃。”

“是少泉的错,母妃。”

“对了,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可是有事?”上官雪妍也不打算试探他,直接问。

“母妃,我听说父王回来了,儿子想见一见?”轩辕少泉说的时候小心的看着上官雪妍,好像怕她不让自己见。

“恩,走吧我也该去看看了。”上官雪妍听后笑着对他说,那是他的父亲,自己为什么要拦着。

“额。”轩辕少泉抬头看着上官雪妍。

“走吧,你父王在其他的卧室里。”上官雪妍也不理会吃惊的他,带着就率先走了出去。

“娘亲,您来了?”轩辕云墨看见娘亲很开心,娘亲一直没出来,他很担心又不敢去打搅。

“恩,娘亲,没事的。”上官雪妍摸着儿子的头说。

“王爷,少泉看你来了。”上官雪妍对着躺在床上的轩辕玄霄说,自己也不知道该称呼他什么,也就只能这么叫了。

“少泉?让他进来吧?”轩辕玄霄听了疑惑了一会,才想起来,那应该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墨儿,去请你大哥进来。”

“是,娘亲。”

“大哥进来,娘亲和父王让你进去。”轩辕云墨走到门口拉着轩辕少泉进屋。

“少泉,见过圣王爷。”

“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轩辕玄霄突然问他。

“恩,不久之前。”轩辕少泉有点站立不稳的说,原来王爷早就自己不是他的儿子,那会赶自己走吗?

“你有什么想法?”轩辕玄霄看着那个少年,自己知道他也是无辜的,自己当时也没阻止。

“少泉……不知如何办。”他也只是个孩子,知道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那天自己兴致勃勃的去看母亲,不料在门外听到母亲和嬷嬷的对话,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母亲亲生的,而是她抱养的。从小母亲对自己就不是很好,自己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不到父王的喜爱,所以母亲生自己的气。可是父王‘死’后母亲更加不理会自己,要不是有管家暗中相助自己还不会知道会怎么样呢。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自己只是她拿来争宠的棋子,父王‘死’了自己也就没用了,就可以置之不理了。

“你还是你当圣王府的大少爷吧,这事除了我们之外没人知道,以后不要再提了,你就安心吧。本王收你为义子,你就是本王的儿子。要是想寻找家人,等你大一些了再说。”轩辕玄霄一句话就定了他的身份。

“谢王爷。”轩辕少泉红着眼说,他以为自己会被赶走,毕竟自己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自己会流落街头,无家可归,可是没想到突然间就多了家人。

“大哥你要叫父王、母妃,你现在是圣王爷府里的大少爷。这样我也有哥哥和我玩了,大哥。”轩辕云墨一点也没有不开心的意思,反而拉着轩辕少泉开心的说。

“父王、母妃、二弟。”轩辕少泉低呢着。

“好了,墨儿带你大哥去洗漱,让雯绣她们把饭菜送到这里来,我们今天吃顿团圆饭庆祝一下。”上官雪妍一直发愁这个孩子如何处置呢,现在好了,可是那凌侧妃怎么?

“知道了,娘亲,大哥,我们走。”

“妍儿,你不怪我,没和你商量就收了那孩子?”等那两兄弟走了,轩辕玄霄才忐忑的问上官雪妍,自己好像忘了问她的意见了。

“这有什么不同意的,很好呀,不过那凌侧妃愿不愿意?”那女人可不是好说话的,也是个难缠的,这孩子又是她唯一的筹码。

“少泉不是凌丹的孩子,我根本就没碰过她。有一次她以为灌醉我,然后把我扶到床上躺了一夜,第二说我们有了肌肤之亲,然后不久就告诉我说她怀孕了,我也就将计就计。少泉是她和太后抱的被人家的,为了以绝后患,她们杀了少泉原来的亲生父母,这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次自己也是装醉,夜里打晕她离开,天亮后又躺回去看看她们想做什么,没想到两个多月后凌丹说自己怀孕了,然后就以养胎之命住到了宫里,在回来时就抱着少泉。这些自己早就知道,不过因为有用就没有搭理她们。

“那就是说,少泉即使以后去找也找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对一个孩子是多么的残忍的事情。

“恩。”自己也不会告诉他,就让他留有一个念头吧。

“知道了,他以后就和墨儿一样。”上官雪妍想想说,那孩子才比墨儿大一岁多,如果让他知道了会怎么样,这都是凌姓一家人造的孽。

“恩。”轩辕玄霄也赞同上官雪妍的话,自己既然收他为义子就会好好对他。

“对了,那凌丹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已经把她关了起来。我可是丑话说在前头,即使你不舍得处置她,我也不会放过她,这些年她可是不止一次想要我们母子的性命。”上官雪妍看着他强势的说,自己已经让她多活了几年,以前还有少泉可顾虑。现在知道少泉不是她的孩子,那自己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把她交给陛下吧,她不配脏了你我的手。”轩辕玄霄并没有因为上官雪妍的话而生气,只是温柔的对她说。那人在自己看来也只是个小角色,自己根本不用动手,把她交个耀儿,要么砍头,要么充军。对一个人的惩罚不是一刀结果她,而是让她生不如死。自己也希望看着那毒妇充军,可是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是皇家人,皇家是不能让人诟病的。

“行,就按你说的办。随墨你去通知管家,把她打晕了带过去,本妃不想在府中听到她的声音。”上官雪妍想到她那哭哭啼啼的声音就烦心。

“是,王妃。”随墨领命令而去。

“你的外伤很快就能好,逸王当时也许是慌张所以并没有伤到要害,又及时处理得当,所以问题不大。解药我也配了出来,不过你的身体由于中毒太久,要调理一下才能解毒,要不然你会吃不消的。”上官雪妍又上前看看他的伤口,其实伤口也不大,把把脉说。

“我知道,当年你也是这么说的,我能活到现在,也是你当年留下的药和药方起的作用。”那时她也说自己的身体要好好调理,于是离开时给自己开了两张方子,一张解毒的药方,一张调理身子的药方。

“你把方子拿给我看看。”上官雪妍听后,要回药方,想想看看当时自己都开了些什么药。

“给。”轩辕玄霄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的摸出一样纸递给上官雪妍,那它一直在自己身上,自己平时也会那出来看看。

上官雪妍接过那张纸看看,纸张都泛黄了,看来是有些年头了,可是纸张保存的很好,只是有轻微的磨损。那上面的笔记清晰可见,也是自己熟悉的,那是自己的笔迹没错,自己不会认错,自己真的在这里生活过,还和他有过交集。

“这方子我在改一下,毕竟这么久过去了,你身上的毒起了新的变化。”上官雪妍看完药方说。

“好,我信你,我的命就交给你了。”轩辕玄霄不在乎的说。

“放心,就是为了墨儿,我也不会让你死的。”

“就只是为了墨儿?”轩辕玄霄听后问她,语气充满了悲伤。

“现在是,我会想起来的。”上官雪妍听见他的问话,手下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没抬头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明白吧了。”至少她现在不排斥自己,自己会等的,即使她不能回复记忆,自己也会让她从新爱上自己。

“王妃,可以用膳了。”雯绣放下手里的汤盆走到上官雪妍跟前说。

“知道了,去请两位少爷过来吧。”上官雪妍看着摆好的饭菜说。这两个孩子,只是让他们去洗漱一下,就这么久没进来,也不知道去哪了。

“是。”

“云隐,过来吃饭吧。”上官雪妍叫着那一直没说话的人。

“哦,好的。”云隐从进来就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上官雪妍他们处理家事,他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不好过问,只好坐着不说话。当听到上官雪妍说解药配好的时候,他很是吃惊,那毒自己研究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解药,可是到她那,只是一晚上就配出解药,那她的医术不是比自己厉害很多,恐怕连父亲都不能和她相比较。姐姐当年也没有如此高超的医术,这些年她又在哪里学的医术,是不是吃了很多苦,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她自己的病也好了,又是谁给她治好的,这些问题都萦绕在他的头脑中,自己是不是要送信回家,告诉父亲自己找到姐姐了,可是照现在的情况看,她是不会和自己回谷的,自己该怎么办?

“娘亲,我们回来了。”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们去哪了,要吃饭了还乱跑?”

“娘亲,我陪大哥去送那凌侧妃出府。”轩辕云墨看了轩辕少泉一眼说。

“母妃,是我要去的,不关二弟的事。”轩辕少泉紧张的说,他怕上官雪妍责备轩辕云墨。可是那人毕竟照顾了自己多年,小时候自己也得到过她的疼爱。

“少泉,不要紧张,我不会说什么,你做的很对,无论她有什么错,可是她毕竟做了你这么多年的母亲,你是应该去送她一程。”上官雪妍很赞同轩辕少泉的做法,这样就证明这孩子本性不坏,有良知。

“大哥,你看我就说娘亲,不会生气的。”轩辕云墨站在一边笑嘻嘻的说。自己最了解娘亲了,娘亲才不会在这些小事上计较呢。

“好了,我们吃饭吧,菜都要凉了。”上官雪妍拉着他们兄弟两个坐下。

被遗忘的轩辕玄霄看着那桌子上的几人,一时五味陈杂,自己好像被他们排除在外了,可是自己也饿了。

“妍儿,我吃什么?”轩辕玄霄看他们没人想起自己就问。

“雯绣,你把厨房的那碗药粥端来给王爷食用。”上官雪妍听后才想起来,屋里的病人,于是对身边的雯绣说。自己给他煮了一碗药粥,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不过好像让自己给忘记了。

“知道了,王妃。”

上官雪妍吩咐了雯绣自己也不看轩辕玄霄,就和他们继续吃饭。现在在上官雪妍看来那人对自己来说也就是个陌生人。自己能做饭给他吃也是看在儿子的份上,在说他回来了,自己现在住的地方也是他的,他才是这个王府的主人。自己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房客,等他的毒解了,自己就要离开,去寻找自己丢失的记忆。既然自己在这里生存过,自己就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谁,家在哪里,还有那件自己要办的重要事是什么,办好了没?现在自己可没时间去想其它的。

雯绣端粥和菜过来的时候,后面跟着随墨,搬着一张小桌子,类似于现在的床上书桌。就给轩辕玄霄摆着床上,然后扶他做好,给他餐具。

“王爷,请用餐。”雯绣恭恭敬敬站在床边说。

“知道了。”轩辕玄霄看看自己眼前的清汤寡水的菜和他们满桌子的菜,就得没食欲。

“王爷,现在是病人,再说你也在调理身子阶段,这些都是对你身子有好处的。”上官雪妍的声音从桌边传来。

“我要吃多久?”轩辕玄霄略带委屈的问。

“这要看你配不配合了?”上官雪妍淡淡的说了一句。

“配合,一定配合。”轩辕玄霄端起粥碗喝了一口说,以前自己只要说是不想吃,她一定哄着自己吃。现在她竟然威胁自己,这反差也太大了吧,这是这样的妍儿自己也没办法拒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