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九章 宫变相认

“躲开。”

“危险。”

就在轩辕云墨和随墨在讨论银子该怎么花的时候,两个声音伴着两道人影出现在轩辕云墨的两边,一人手里抓住一只箭。他们彼此看一下,他们不认识对方可是知道他们目标一致。

“你们是什么人?”随墨看着站在自己少爷身边的人问。

“小弟弟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青龙说完还缕缕自己的头发。

“多谢,两位大哥哥的救命之恩,云墨会记得报答的。”轩辕云墨倒是像没被吓着一样对他们说。

“少爷,我只是奉命行事。”另一边的人看了青龙一眼说。

“小少爷,我也是。”青龙撇他一眼也跟着说。

“知道了,我不问了,知道对方是谁吗?”轩辕云墨想着应该又是娘亲派的人,可是他们好像不认识对方。

“这箭上没标志,不知道,不过小少爷他们应该不会出现了。”青龙看着手中的箭说,要是有人早就该出现了,他们都说了半天的话了。

“少爷,我们送你回王府吧。”另一边的人开口说。

“好呀,我也逛累了,随墨我们回府吧。”

等轩辕云墨到圣王府的时候那两人却自动消失了,轩辕云墨带着随墨走去上官雪妍的院子。

“墨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玩够了?”上官雪妍看见儿子进来就问。

“恩,和往年一样,没什么可看的,我们就先回来了。”轩辕云墨打算瞒着自己遇到放暗箭的事,以免娘亲担心。

“王妃我们……。”随墨想说可是被轩辕云墨打断了。

“墨儿,你有事瞒着娘亲?”

“没,就是儿子给娘亲买了一根发簪不知道娘亲是不是喜欢,不好意思拿出来,就随墨多嘴。”轩辕云墨说完,还狠狠的看着随墨一眼。

“是吗,什么发簪,墨儿买的娘亲肯定喜欢。”上官雪妍开心的说,好像忘记了他们隐瞒的事。

“娘亲,在这里,不过是木制的。”轩辕云墨半天才不好意思的掏出一支发簪递给她。

“娘亲喜欢,墨儿挑的很好。”上官雪妍拿着那发簪看看,那是一支木制的,雕刻简单只是在发尾那里雕刻一支树干上开出两朵梅花的形状,雕工细致精巧,拿近看,好像能味道梅花的香味。

“可是,它只是木制的,不值钱的。”轩辕云墨看着带着笑的娘亲,想想还是说。

“娘亲在意的是墨儿的这份心意,不是它是什么材料做的,价值几何,墨儿懂吗?”上官雪妍抱着儿子微笑说。墨儿,你有这份心意就没白费我这些年的心力,我们虽说不是亲生母子可是却胜似亲生母子。

“墨儿,明白了。”

“好,那你去换衣服,我们一会该去皇宫了,你给你皇叔的生辰贺礼准备没?”

“知道了,备好了,那娘亲我先走了。”

“恩,去吧。”

“出来吧,怎么回事?”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儿子问,她知道青龙在这里。

“刚才在街上有人向少主放暗箭。”青龙走出来。

“放暗箭是谁?”上官雪妍听后生气的问。

“不知道,箭上没标记。”

“知道了,你看下能不能查到?”要是自己知道是谁,自己要他后悔做这事。

“是,不过好像还有一路人马在保护少主。”青龙想想说,那人应该不是王府里的人。

“还有人?认不认?”上官雪妍疑惑的问,对方意欲何为。

“不认识,不过能和我一起出现,也该是个高手。”自己的功夫,不说是绝顶高手,那也是在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人。

“知道了。”既然是在墨儿危险的时候出来,看来应该是保护他的,那就说明对方在意墨儿,会是谁了,难道是轩辕玄耀?好像又不可能要是他,要是他也不至于不让自己知道。

“到了宫里,你就和你铭哥哥待在皇后的宫里,那也不许去,不要离开娘亲太远,记得除了娘亲,不和任何人离开,也不要管任何的闲事。”在去宫里的马车上上官雪妍安排儿子说,今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自己还是担心他。

“知道了,娘亲。”

“来,把这个带上,这是袖箭,你按这个就会发出一支小箭,不过也就只有七支,要遇到危险再用。”上官雪妍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绑在他的腕上,又用衣袖遮盖好。外面一点也看不到。

“娘亲,今天宫里是不是很危险,那娘亲你会不会有危险?”敏感的轩辕云墨觉得今天宫里一定有大事发生了。

“宫里能有什么危险,你今天白天不是差点被暗箭伤了吗,怎么还想瞒着?”

“不是的,我怕娘亲担心。”自己怎么忘记了,自己不说那被娘亲派去保护自己的人也会说。

“恩,那你就保护好自己,走了,我们下车。”

上官雪妍母子今天来的不是很早,等他们到了的时候,皇后的宫殿里应经来了很多人了,她们看见上官雪妍母子起身行礼,复又落座。

“皇嫂,今天来的晚了。”白皇后看着上官雪妍微笑着问。

“有点事耽搁了,没来晚吧?”上官雪妍也笑着问,她感觉到这殿里多了很多的人的呼吸,不过都是躲在暗处的,看来轩辕玄耀也想到今天会不太平,派这么多人保护着皇后。

“没晚她们也都刚到。”

“那就好。”

“太后到。”一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谈话。上官雪妍看了白皇后一眼,看她脸色一变。

“皇后娘娘,我们该去迎接母后了。”上官雪妍不动声色的拍着皇后说。

“是呀,不知道母后今天怎么来了?”白皇后收好心情然后笑着多众人说,她站起身了离开座位,上官雪妍也起身。

“见过太后,母后您怎么过来了?”白皇后扶着太后问。

“今天耀儿生辰,母后怎么能不来看看?”太后也笑着说,好像是在告诉众人她对陛下多疼爱一样。

“那陛下知道了一定开心。”白皇后也笑着应对。

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一对相处愉快婆媳。上官雪妍不得不感概,这古人都是演戏的好手。

“圣王妃,你也在呀?”太后好像刚看见上官雪妍一样问,不过话里意味不明。

“母后,儿媳一直都在,只是您眼中只有皇后,没看到儿媳。”上官雪妍低眉顺眼的回答,那叫一个乖巧,还带着撒娇的意味。

“皇嫂,你看看这话说的,你可真冤枉我,谁不知道母后最疼的是四弟妹。”白皇后装委屈的说。

“皇后,说的也对,可惜了四弟妹今天没来,不就便宜我们了。”上官雪妍说完自己就捂着嘴笑。

太后看着这一搭一唱的两人攥紧拳头,你们等着瞧,过会儿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母后,我们该去御花园了,不然陛下要等急了。”她们又在皇后的宫殿里待了一会儿,就想起身去了御花园里,皇后站起身带头说。

“不用去了,今天陛下不会过生辰了,你们就待这里吧?”太后坐着不动看着众位夫人一眼说。

“母后这是何意?”白皇后吃惊的问。

“你们出去妨碍你们的老爷做事,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吧!”太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宫殿的大门竟然关上了。

众夫人一听都慌了,怎么办呢?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缩着,有些胆大的也只是故装镇定的坐着。

“您还是动手了,打算软禁我们吗?”上官雪妍看到此情景是最为冷静的一个人,墨儿在自己身边,自己也没什么顾忌的了。

“你知道?”太后听见上官雪妍的问话,带着吃惊的神情问。

“从逸王进上京那天就料到了,只不过没想到你们会这么着急动手。”上官雪妍回答的风轻云淡,好像改朝换代的事和她没关系一样。

“上官雪妍我虽说不喜欢你,不过不得说你是个厉害的,可惜你不是逸王妃,要不然有你相助,逸儿会顺利很多。”太后看着上官雪妍带着惋惜的口吻。

“我庆幸自己不是逸王妃,要不然都不自己是怎么死的。”上官雪妍皱着眉头说,一副气死人的口吻。

“你……走着瞧,看谁笑道最后。”太后是生气,不过她毕竟经历了不少事,也不会让上官雪妍看不起。

“也对,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太后你就这么确定逸王能坐上那个位置?”上官雪妍疑惑的问。

“这还要多谢陛下,要不是他过什么生辰,我们还要好好的筹划筹划的。”太后自信的说。

“焉知不是请君入瓮?”上官雪妍淡淡的说了一句。

太后听到她的这句话短时间变了脸,不过很快就又带着自信的笑。

“本宫不会信你的。”那太后深深觉得的上官雪妍在使诈,她还差点信了。

“好吧,那我们拭目以待。”上官雪妍不在乎的说。

太后包围了这里,拿皇后和那些夫人当人质,那边逸王也围着了皇帝。

“轩辕玄耀,你让不让位,你要不让位,你的皇后和众位夫人就都没了,各位大人你们看呢?”轩辕玄逸在御花园里叫嚣。

“老四,你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只要我在,你休想登位。”哪怕被围着轩辕玄耀也没一点的紧张之感,只是淡淡的看那人一眼。

“看看这就是你们辅佐的皇帝,为了皇位就牺牲众位大人的夫人,你们还要继续辅佐他吗?”轩辕玄逸继续说,站在花园中央挑拨离间。

“你莫要胡说,扣押我们夫人的是你,关陛下何事,逸王你这是阴谋篡位,是大逆不道之罪。”淳于将军站出来说。

“这皇位本就该是我的,我这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逸王大叫道。

“先皇立传位诏书的时候老臣在场,根本连提都没提逸王。”文丞相也站出说。

“你们两个就不怕你们夫人出事吗?”轩辕玄逸看着这两位老臣问,自己是不但轻易动他们。因为他们都是两代的臣子了,朝中有不少人会听他们的,自己没什么根基,可不敢引起朝臣的不瞒。

“我信陛下会救她们的。”

“那你们其他人和他两一样的想法吗?”轩辕玄逸大声的问那些官员。

“我们不是。”凌侯爷父子从人群中站出来说。

轩辕玄耀看着那些犹豫不决的臣子,他什么都不说,他想看看到底有多人和自己不一心,时间慢慢过去又站出来几人。

“好了,时间到,该我们动手了。”轩辕玄逸对他身边的凌家父子说。

“知道了,动手。”

随着凌侯爷的命令,又有大队的人拥入御花园。

“轩辕玄耀,你被我们的人给围了,乖乖的走下来吧,我说了那位子是属于我的。”轩辕玄逸看见进来的大队人马更加嚣张的说。

“我们兄弟六人谁都有可能上位,唯独你不可能得到这个位子,你也不配得到。”轩辕玄耀看着下面那接近疯狂的轩辕玄逸铿锵有力的说。

“为什么就我不行,我哪里比你们差了?”

“问题不在这,太后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其实父皇早就知道了。你现在悔过,朕饶你不死。”轩辕玄耀模棱两可的说。

“轩辕玄耀你在痴心说梦吧,你是被我围了,还要饶我不死,莫不是疯了吧?动手,拿下轩辕玄耀等人。”轩辕玄逸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轩辕玄耀,然后对着那些身穿军服的人说。

可是那些人没一个听他的话行动。

“你们动手呀,本王的话你们没听见吗?”看着那些自己下命令不动的人,逸王斯歇底里的喊道。

“他们不会听你的,因为他们是本王的人。”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谁,出来。”逸王听见那声音身子抖了一下,那声音他有点耳熟,不过想不起来是谁了。

“老四,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这时一身紫衣,略微苍白的的轩辕玄霄从士兵的身后走出来,举手投足感觉尊贵无双。

“玄王爷?”

“玄王爷,不,圣王爷。他不是……?”

“大皇兄……。”

那些大臣看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人,一副见鬼的表情,其实也可以说是见鬼了,毕竟一个‘死’去八年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惊吓可想而知。

“大皇兄,你不是……?”轩辕玄逸看着那人惊恐的说。

“你是要说我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会在这里,这不都是拜你们母子所赐,要不然本王为何要用诈死这一招,丢下他们母子让你们随意欺负。”此时的轩辕玄霄看着眼前这人了,恨不得捅他几刀解恨,可是即使给他几刀也弥补不了自己受的伤害,自己的毒,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本来想继续瞒下去,可是自己有事想问明白,即使她不是她,自己也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守着她们母子,就好像她回来了一样,这样自己也没什么遗憾了。

“即使你复生又怎么样,除非你是阎王可以召唤那些小鬼帮你,不然你这次就真死了。”轩辕玄逸吃惊过后就笑着说。

“你还在指望你的兵马吗,他们已经全都被我斩杀在城外了,二弟今天的生辰宴就是为了请君入瓮,没想到你们急于求成还真当成了机会。”轩辕玄霄看着那人嘲笑的说。

“不可能,这不能可能。”

“来人,拿下他和他们还有他们。”轩辕玄耀指着轩辕玄逸和凌家父子和其他几人说。

“陛下饶命呀,饶命呀。”那几个人苦求着。

“耀儿,你收拾这里,我去皇后宫殿里看看。”

“好,皇兄你去吧,这里有我呢。”轩辕玄耀知道皇兄担心什么,自己也担心但是又不放心别人去,皇兄去就是最好的人选。

“去死吧,那位子是我的。”

大家都在心有余悸的整理自己的事,谁也没看到逸王像疯子一样提着剑冲到轩辕玄耀面前。

“小心耀儿。”轩辕玄霄推开了弟弟,自己来不及躲闪腹部中了一剑。

“来人,请太医,快点。皇兄,皇兄……。”

“大皇兄……。”其他几位王爷也围上来喊道。

“让开,我看看。”云隐不知道从哪里出来说。

“神医?”

“他的外伤我可以治,不过剑上的毒,诱发了他本来压制的毒,我现在也无能为力了,陛下听他说你那有可以解毒的药丸,喂他一颗吧,倒是可以在推延一时半刻,我看能不能找到方法。”云隐把把脉叹气道,他的脉搏都虚弱的找不到了,自己这此是真的束手无策了。

“皇嫂,去找皇嫂,也许她有办法。”轩辕玄耀拿出药丸喂给他,然后高喊。

此时皇后宫里也刚经过一场血腥的争斗,本来太后只是囚禁着她们,有人从外面进来,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她喊着‘不可能’,然后不知道突然发什么疯,下令那些士兵动手。

见对方动手,上官雪妍自己坐着不动保护着皇后和几个孩子,皇帝安排的人也从暗处走出来。

双方交起手来,上官雪妍挥动着纱绫,逼得那些士兵不得靠近宫殿的中央,因为那些夫人在哪里。皇帝安排的人就在殿门口诛杀,他们配合密切,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他们拿下了太后。

“圣王妃,何在。”一人突然出现在宫殿里。

“何事?”上官雪妍冷冷的问,这人出现的很突然,不得不防。

“属下是陛下的暗卫,陛下请您速去救治圣王爷。”那人看见上官雪妍恭敬的说。

“救治何人?”自己没听错吧,救圣王爷,那不是早死了吗?

“您请先随属下走,要不然就来不急了,就请您看在圣世子的份上吧。”那人着急的说。

“好吧,我去看看,墨儿随娘亲走。”上官雪妍叫过儿子,无论怎么样自己也要弄清楚是为什么,再说那人说的有理,不为自己也要为墨儿想想。

“好。”轩辕云墨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事好像对自己很重要。

上官雪妍随着那人施展轻功飞过去的,可见事情的紧急程度。

“圣王妃来了。”

“皇兄你再撑一下,皇嫂和墨儿来了,皇嫂?”轩辕玄耀抱着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说。

“我看看吧。”上官雪妍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看在这人是墨儿父亲的面子上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

她蹲下摸摸脉搏,然后拿出银针在轩辕玄霄的身上几处穴位快速的扎下去,最后喂他一粒药丸。

“暂时死不了,不过伤的太重了。马上就醒了,你们要说什么就现在说吧!”上官雪妍看着眼前这这和儿子有几分相似的脸,感慨得想外伤加中毒呀,这人够倒霉的。

“你来了,没想到在死之前还能看到你,妍儿,你是来接我的吗?”轩辕玄霄睁开眼看见上官雪妍虚弱的说。

“你在说什么,你还没死呢。”上官雪妍没好气的开口,怎么这是诅咒自己吗?

“你认不认的这个?”轩辕玄霄拿出一根银针问她。这是当时她走时留下的唯一的东西,说是为了以后相认的信物。

“砭石针,谁给你的?”云隐看见惊呼,这是她的东西。

“砭石针,怎么在你这里?”上官雪妍奇怪的问。

上官雪妍和云隐两人都认识此针,可是问法却不一样,上官雪妍对那砭石针很熟悉,那是自己的东西,上一世自己有偏头痛的毛病,听说砭石可以治偏头痛,自己就寻来打造成中医用的针具配合灸来用。一种二十根,可是穿越前一天突然发现少了一根。自己遍寻不着,也想不起来丢在那里了,就把其它的束之高阁了不再用了,为什么针会在他这里。那是自己的东西,自己不会看错的。

“妍儿真是你回来了,我找遍了四国,没想到你就在王府里,那我这些年……,天意如此吧,能让我再见你一面,死也足以。墨儿,过来父王看看。”轩辕玄霄知道眼前的上官雪妍就是自己等了多年的人,伤心中带着喜悦,然后叫过站在一边的儿子,他们一家三口终于齐了。

“父王,你是我父王?”轩辕云墨无措的问着,自小他们都说父王去世了,那眼前的这人是谁?为什么自己看见他想流泪。

“我是你父王,不过父王对不起你。让你小小年纪就吃了那么多的苦,不过好在你母亲回来了。墨儿好好练习柳叶剑法,以后长大了照顾好你母妃,守好圣王府。”轩辕玄霄像是交代这遗言一样说。

“你是那个侍卫叔叔,娘亲……。”轩辕云墨感觉到他抚摸自己的手慢慢失去力度,着急的喊着上官雪妍。

“有娘亲在呢,不哭啊。”上官雪妍打晕他,自己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自己还有事情没弄清楚。

“皇嫂,你这是?”轩辕玄耀不解上官雪妍的行为。

“他有口气在我才能救治,我可治不好死人。”上官雪妍生气的说。

“能治就好,我让人把皇兄送回圣王府。”轩辕玄耀看着上官雪妍征求她的意见。

“恩。”上官雪妍也没反对,也只有在王府才有利于自己救治。

“陛下,我送大皇兄回王府吧?”六王爷治王站出来说。

“好,那就有劳六弟了,来人,护送圣王爷回府。”轩辕玄耀又叫来一队人抬着轩辕玄霄。

“姐……姐姐……。”就在上官雪妍和他们一起走的时候,衣袖被人拉着了,耳边传来一声微颤的声音。云隐知道眼前之人认识砭石针,又和姐姐长的很相似,不过好像年龄对不上,不过直觉告诉他这人就是自己的姐姐。

“公子,我不认识你?”上官雪妍看着抓着自己衣袖的眼睛微红的,年轻男子轻声说。

“那你怎么会有砭石针,砭石针也只有姐姐才有,她说那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她无人会有。”云隐没松手只是着急的说。

“你也见过那针?”自己刚才好像听他也认出那根针。

“恩,在我很小的时候,姐姐给我治疗偏头痛用的。”云隐看着她说,那偏头痛还是姐姐给起的名字。

“那你叫什么,你姐姐又叫什么?”上官雪妍觉得自己陷在迷雾中了,怎么好像很多人都认识自己。可是自己竟然没一点印象,在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

“我叫上官云峰,姐姐叫上官雪妍。”云隐看着她小心的说。

“那你和我们一起回圣王府吧!”上官雪妍心惊,他的姐姐竟然和自己一样的名字。打算先带他回去在慢慢的了解情况,这里毕竟人多。

“好。”云隐听后开心的说,他以为姐姐接受他了。

上官雪妍带着无数的疑问和两个对她来说陌生的人回到了圣王府。她一直以为这身子的原主就是个父母亲戚全无的孤女,所以也没在乎过,也没想过去寻找她的过往,觉得那些对自己来说是无所谓。可是现在这两人告诉自己她的过往不简单,不,确切的说是自己的过往很不简单,难道自己曾在这里生活过。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的记忆都没有,这是架空的朝代,自己以前会有交集吗?那为什么自己的砭石针会出现在这里?轩辕玄霄说找了自己八年又是为什么?那人说自己是他的姐姐又是为什么?这些看来自己要弄明白了才行,自己不喜欢有些事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王妃,您回来了?”圣王府的管家站在大门口看见驶来的马车走向前问。

“恩,府中没什么事吧?”上官雪妍下马车看见正在打扫血迹的人问管家。

“没什么大事,只是有几个侍卫伤了。”

“恩,你去我院中拿点药给他们用。”上官雪妍想想说,反正自己的药配的也多。

“我替他们谢谢王妃,王妃那抬着的人是?”管家看着被抬下的人问,不过好奇的是,为什么王妃会带着男人回来。

“轩辕玄霄。”上官雪妍看了躺着的人说了这么一句抬腿就进去了。

“轩辕玄霄?”管家低呢的小声说,他觉得这名字自己很熟悉,可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可是当那被抬着的人走过他面前的时候他惊呼“王爷。”管家呆愣的看着那些人走进王府,那张脸自己很熟悉,是自己伺候几年的主子,那名字不也刚好是主子的名讳吗,可是主子不是已经……?

“你们把他抬去那间屋子吧。”走进自己的院子上官雪妍指着治王他们说。那一间屋子算是自己小院里的比较舒服的屋子,墨儿没搬院子的时候就住在哪里,所以那里自己吩咐人经常去打扫。要不然就这样突然让他住进来,难道住自己的卧室不行。上官雪妍也跟着走进那间屋子,自己要在给他好好看看,至少也要续命才行,不然他就这样死了,那自己有何谈给他解毒。

“大皇嫂,大皇兄这就交给您了,王弟就先回宫了。”轩辕玄治安排好轩辕玄玄霄就起身告辞。

“放心吧,交给我没事的,你回去的时候路上注意点。”现在虽说太后母子被抓了,难保没有他们的党羽存在。

“王弟明白了。”

上官雪妍在他们都走后,给轩辕玄玄霄把把脉,喂了他一颗续命丹然后又取走了他一些血液就走出了屋子。

“雯娥,你去亲自看顾王爷。”上官雪妍在走到门口说。

“是,王妃。”

“墨儿,你带这位公子去你的院子,你给他安排地方住下,娘亲现在有事要做。”上官雪妍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说。

“好,娘亲,你先忙吧,儿子会安排好这位叔叔的。”

“恩,娘亲知道,上官公子你先住下,有些事我还需要你来给我解答。”

“恩,姐姐我等你。”

上官雪妍让雯绣在外面守着自己独自回到的卧室,回到卧室的上官雪妍进入空间。

“宸,你在哪里?”上官雪妍想着那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唯一能知道的就只有宸那只神兽了,这穿越的地点也是它设定的自己不知道,它不应该不知道,可是为什么它什么也没说。

“女人,你来了?”宸听到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出来。

“告诉我怎么回事,你不要说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样会让我怀疑你的能力。”上官雪妍凶狠的看着它,听见它刚才的语气就知道它知道原委。

“天机不可泄露,这些只有你自己去找到真相,我只能说你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可是我却不能帮你。”宸看着上官雪妍认真的说。

“你什么意思,失忆,我失去了什么记忆,我怎么不知道,怎么你也没有提起过。”上官雪妍大声的问,在上官雪妍看来她自己的记忆是完整的,穿越前和穿越后的她都记得,那还失哪门子的记忆。现在告诉她,她失忆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女人,这算是你历练中的一环。”宸看着如此激动的上官雪妍想了一会继续说,说完以后就看着她。

“什么历练,你给我说清楚?”上官雪妍听到激动的抓住它问,这又是什么事,怎么自己又不知道。

“从你得到紫莲戒的那天,就注定了你要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因为那是上神的物品,包括我在内。你的前世、今世、还有以后,都是注定的,这是你的命运使然,而我也只是起到保护的作用。”宸看着眼神有点涣散的上官雪妍有点心疼,自己原本不打算这么早告诉她,经过一百多年的时间自己是看着她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的。这些对她来说是虚无缥缈的,这些压力也不该让她背负,可是谁让她是紫莲戒的有缘人,自己现在说的也许有点伤人,可是她也可以做好心里打算。

此时的上官雪妍陷在自己的思绪里,自己的一切都是注定好的,那么自己的人生也是设定好的。不论自己怎么做都不脱不了是不是,那自己的人生算什么,那自己又算什么?自己难道就要如提线木偶一样过吗,这是自己想要的吗?不是,自己要的随心所欲的日子,自己不要被束缚,不要被设定,也不想按着他人的计划过,不要。

“女人,你快停下来,不然你要出事的。”宸怎么也没想到,上官雪妍听后会如此的急于摆脱,以至于有了入魔的征兆。

此时的上官雪妍什么都听不到,只是想着自己不要被设定的人生,哪怕自断了结也不要被命运摆布。

宸看着那眉眼都不断变化的上官雪妍,很是紧张,只是不断的输入自身的灵力希望可以压制住她体内暴虐的气息。

是谁在和自己说话,宸的灵力进入体内上官雪妍的思维稍微清醒一些,就听见耳边传来声音“女人,你记不记的堑壕,他从小最崇拜的就是你这个妈妈,你那时候无论多么忙碌都会抽时间陪他。他说的第一句就是喊你,当时你开心了很久。还有墨儿,他最在乎的也是你这个娘亲,他还没长大,你难道看着他再去失去母亲,没有你他也会失去刚得到的父亲。你真的忍心他突然失去双亲吗,你忍心他在失去你的庇护后被那些豺狼虎豹吞食吗?你是这么的疼他,爱他。你放心他独自生活吗,毕竟他现在还小。”

不行,墨儿自己不能丢下他不管,那是自己视如己出的儿子,自己怎么能让他被别人欺负。不行,绝对不行自己要保护他。

宸看着那些慢慢消失的雾气觉得自己赌对了,孩子是她的软肋,尤其是现在的轩辕云墨。于是它又加快了灵力的输入,希望她能快点清醒过来。

时间慢慢过去,上官雪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自己躺在莲池的莲座上。

虽说自己的人生是被设定的,可是怎么过那不是还在于自己的选着,上神设定的只是生活的环境,不是自己的日子。自己不该抱怨,正是因为有了紫莲戒自己才能重生,才能有能力保护家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自己还有什么所求的。

“女人,你终于清醒了。”上官雪妍的耳边传来宸略带虚弱的声音。

“宸,你这是怎么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上官雪妍看见自己脚边的白狐,此时的它浑身的白毛都失去往日的光泽,就躺在莲座上。她着急的冲回药房,拿出很多的丹药喂给它。

“没事,只是消耗点灵力,过几天就好了,你没事就好。”

“宸,对不起。”上官雪妍也想到了,除非是自己出事了,它为了帮助自己才会消耗了自身的灵力。

“没事的,我休息几天就好了,你该出去了,不然墨儿该着急了。”她已经进来很久了。

“好。”上官雪妍也觉得自己进来的时间不短了,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

“雯绣姐姐,娘亲在做什么,怎么这么久都没出来,我好担心她。”上官雪妍刚出来就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

“世子不要担心没事的,王妃也许是做事太用心了,一会就出来了,奴婢去您拿点点心垫垫,您还没吃完饭呢。”雯绣觉得世子和王妃这对母子真让人羡慕。

“墨儿。”上官雪妍从里面走出来叫了一声。

“娘亲,您出来了?”

“恩,娘亲一忙就忘记了,你先等着,娘亲去给你做点吃的。”上官雪妍想起在空间里的事,自己现在就有点害怕,自己差一点就离开他了。

“好,我等娘亲着。”

上官雪妍走出房间就看见云隐站在外面。

“姐,你……。”

“等等,我有些事情没弄清楚,也不认识你,你先别叫姐姐的,万一我不是你姐姐,那不是占你便宜。”上官雪妍阻止云隐继续要说的话。虽说她现在接受了自己失忆的事,可是不见得在找回记忆之前就会接受他们。

“可是,你就是……。”云隐听到她不让自己叫姐姐,着急的说。

“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

“失忆,怎么会,怪不得你不认识我,我知道了。”云隐有点伤心的说。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姐姐,可是姐姐却不记得了自己。

“你喜欢吃什么菜,或者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上官雪妍看着不开心的云隐,一时觉得难受于是开口问。

“我想吃叫花鸡,你能给我做吗,自从你不见了,我就再也没吃过。”如果她会做,那就一定是自己的姐姐没错。

“可以,你等着吧。”上官雪妍想想这不难,自己也给墨儿做过。

没错,她是自己的姐姐,这菜只有姐姐会做,也只有姐姐做的味道才好吃。那时候的他们经常一起去外面采药,一待就是一天,中午就常常自己做吃的,自己最喜欢吃的就是叫花鸡,这名字也是姐姐取的。

上官雪妍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做菜对她来说那是很简单的,很多菜她已经做了多次,也不要什么打下手的。她有些材料要用空间里的,她也不想有人看见。

“墨儿,不要吃太多了,你一会就该睡觉了?”上官看着吃的很开心的儿子,担心他吃的过多会不舒服。

“娘亲,墨儿知道了。”轩辕云墨听后减慢吃饭的速度,端着碗看着桌子上的菜说。

上官雪妍看着他那馋猫的样子,笑笑给夹了一筷子菜。这孩子就他这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让他吃饭呢,虐待他呢。

吃完饭上官雪妍带着他们走到轩辕玄霄住的屋子,进去看看他,确定他的情况稳定又带着他们离开。

“你们也回去睡吧,墨儿你去看看你表叔的药吃了没,要是没有你提醒他把药吃了。”上官雪妍忙了一天,都忘记了自己还有另一位病人需要看顾。不过沈隽睿的伤有十几天了,问题不大就差复原了,只要按时吃药就没事了。

“娘亲,表叔的药我已经让他吃了,不过父王的事我还没告诉他。”

“墨儿真的长大了,等你父王行醒了再让他们见面吧。好了,你去睡觉吧。”

“恩,娘亲您也早点休息。”

“知道了。”上官雪妍微笑着对说,可是自己今晚怕是睡不成了,那轩辕玄霄的毒迫在眉睫不解不行了,自己还要尽快找到解毒的方法。在哪之前他的身子还要条理好才行,中毒这么多年身体里的器官都已经腐蚀的差不多了,也习惯了那些毒,贸然解毒,身体里的器官会承受不了。

看着离开的儿子上官雪妍回到卧室,又一次的进入空间,第一件事就是先去看看宸也不知道它这么样了。

------题外话------

只有一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