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八章 同桌用膳,凌丹的目的

当上官雪妍踏进这院子的时候,就看见父子两人在练剑,一模一样的招式,一高一矮的身形,是那么的和谐,好像天生就该如此像极了父子。上官雪妍甩掉脑中的想法,自己怎么会这么想,墨儿可是那死鬼王爷的儿子,自己要是这么想,不就是说那沐王妃给那死鬼王爷带绿帽子吗?

上官雪妍没打扰他们,自己带人走进卧室,看看那即将醒来的人。她走到床边再次把把脉,确定他很快就会醒来,让随墨放下看着他,醒来先喂他汤药。

上官雪妍看着练的极其认真的儿子,嘴边带着笑。此套剑法不错,虽说不及自己教给他的,但是这在凡间已数上乘了,尤其配上墨儿的玉箫雪柳剑刚好相得益彰,没想到那侍卫对墨儿如此的好。这剑法现在只有招式,如果注入内力杀伤力极大,如果得到此剑法的精髓,就可以称霸一方了。

“娘亲,你什么时候来的?”轩辕云墨收起剑,走到上官雪妍身边问。

“娘亲,来的有一会了,你练剑都入迷了,没注意到。”上官雪妍拿过雯绣递过来的锦帕给他擦擦,大冬天的他却练了一头的汗。

“这是侍卫叔叔教我的,娘亲。”轩辕云墨怕娘亲生气,小心翼翼的说。

“娘亲都知道,你就好好学吧,至于谢礼娘亲给你备下。”上官看着儿子那小表情,笑着说,这小子现在胆子越发的大了,都在在自己面前装无辜了。

“谢谢娘亲。”轩辕云墨变换表情开心的说。

轩辕玄霄看着眼前的母子,自己向前走一步,也站在他们身边。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幸福,唯一的遗憾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她,自己想亲近他们又怕对不起她,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又退回了那一步,和他们保持着原有的距离。

轩辕玄霄的举动都在上官雪妍的眼里,看他进一步,退一步的,眼里有不明情绪划过。

“王妃,那人醒了。”随墨从卧室走出来说。

“知道了。”

“真的?”轩辕玄霄扔掉自己手里的锦帕冲进卧室。

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他们三人一起走进卧室。

睁开眼的沈隽睿看着床帐,这是哪里,难道自己没死,可是怎么回呢,可惜了没能杀了那老妖婆。没想到那老妖婆哪里防备如此严密,自己功亏一篑。

“您醒了,我去喊王妃,您等着。”

还不等沈隽睿问自己在哪里的时候,他睁看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跑了出气。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难道是被人给救了?

“睿儿,你醒了?”轩辕玄霄第一个跑进去,跑到床边问。

“你说,你叫我什么?”沈隽睿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人,那声音让自己响起了小时候的那个人。

“沈少爷,我是陛下身边的侍卫,你刺杀太后失败,陛下不敢让你在宫里养伤,所以我们现在在圣王府,有圣王妃给你医治。”轩辕玄霄也知道自己一着急差点露馅了,于是解释说。

“圣王妃,表嫂?圣王府?”沈隽睿闭着眼想了一会,自己刺杀失败后,重伤。只想在临死之前再见耀弟弟一眼,于是撑着去找他,向他表明身份,以后的事自己就不知道了,看来他是相信自己的。圣王府这是表哥开府以后自己第一来,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情况进来的。

“王妃你再看看他怎么了,是不是又昏过去了。”轩辕玄霄看着闭着眼的表弟紧张的问,都忘记自己也会把脉的。

“他没事,只是在沉思。”上官雪妍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人对轩辕玄霄说,觉得他紧张的有点莫名其妙,这人是陛下的表哥,又不是你表哥。

“圣王妃,我们又见面了,多谢救命之恩。”听见上官雪妍的声音,沈隽睿睁看眼,看着上官雪妍说。

“你是……。”自己见过这人吗?

“废弃的宫殿,一杯酒。”那人虚弱的说。

“是你呀。”上官雪妍经他提醒想起来了。

“是呀,表嫂上次小弟也是无意之举,我只是有点想表兄才会去看看,没想到会遇到表嫂。”

“知道了,你先把药喝了,刚醒不要太劳累了。”这人口口声声叫着自己表嫂,自己怎么也要顾着点。

“对,沈少爷,你先休息,我要进宫去告知陛下,免得他担心你。”轩辕玄霄没想到他们会认识,而且还是在自己以前住过的宫殿里。那里自己很久没去了,那里有自己太多的回忆。美好的、悲伤的。

“多谢。”

“王妃,沈少爷这……?”轩辕玄霄看着躺在床上的表弟,看着上官雪妍开口。

“我会让人照顾好他的,放心吧。”

“谢谢,我会尽快回来的。”轩辕玄霄想想说。

看着离去的轩辕玄霄,上官雪妍都觉得此人奇怪的不能在奇怪了,和自己说什么,自己和他又不熟。

轩辕玄霄回到宫中和轩辕玄耀说了沈隽睿的情况,让他不要担心沈隽睿。

“皇兄,这表哥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了,外祖父家,就只剩他一个人了,我们也该是适时让那毒妇偿命了。”轩辕玄耀此时脸上的表情很恐怖和平时的形象一点也不像。

“耀儿,我们引他们先动手,然后我们瓮中捉鳖,那毒妇在你皇嫂手里吃了不少的亏,连老四的名声都坏掉了,以她的性子应该坐不住了。”轩辕玄霄想想说,那毒妇是该偿命了,应该是血债血偿的时候了。母后和母后的家族,上千多口人都死在她手里。抄家诛族的命令是父皇下的,可是要不是他们凌氏一族的陷害、逼迫父皇也不会下那样的命令。

“他们是在等合适的机会,那我们给他个机会,也许他们会着急动手。”轩辕玄耀开口说。

“好,我们再商议,我先回王府去了,表弟刚醒,我不太放心。”轩辕玄霄看看沙漏说。其实心里想的是她们母子该吃晚饭了,自己现在回去还能在厚着脸皮蹭一顿。中午虽说不愉快,可是自己毕竟和他们母子一起用饭了。

“好吧,那皇兄你先去看看,我也不能去,你让那个表哥好好养伤,报仇的事我们从长计议,不能在如此冒失了。”要不是有皇嫂在,表哥说不定就去见舅舅他们了。

“我知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有我和你皇嫂呢。”

“知道了。”

轩辕玄霄从宫里出来,又走回圣王府,此时的上官雪妍正在和儿子吃饭,知道他回来了,也没说什么,也知道他回去看沈隽睿。也就当做不知道,继续和儿子吃饭。

“王妃,不知道府中还有没有饭吃,我这一着急还没吃饭呢?”轩辕玄耀突然出现在他们母子面前问。

“侍卫叔叔,你回来了,进来和我们一起吃,我们也才开始吃。”轩辕云墨看见他是显然十分开心。

“墨儿?”上官雪妍不赞同的叫住他,他小也许还不懂事,可是让一陌生个男子和他们母子同桌吃饭,这要是传出去,让外人怎么说,即使没什么,但是三人成虎,在经过有心人的润色,就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自己倒是不在乎,可是自己不允许半点对墨儿不利的事发生。

“娘亲?”上官云墨有点委屈的低着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娘亲为什么会不同意,娘亲不是说他不讨厌那侍卫叔叔吗。再说那叔叔中午还在教自己功夫,娘亲不是没反对吗?

“好了,你进来吧,雯绣添碗筷。”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儿子不开心,那低着头还在是不是偷瞄自己的样子,和门口那立着的高大身影同样委屈的看着自己,很快就屈服了。

“真的,谢谢娘亲。”

“真的,谢谢王妃。”

那大小两人异口同声的抬起头,惊喜的看着她,那表情一模一样。上官雪妍看着那表情一致的大小两人,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那死鬼王爷不会真是头顶变色了吧。看见他们表情,除了脸不一样,谁看那表情都会说那是父子吧。于是她就仔细观察他们吃饭时的一举一动,越看越像,连口味都一样。

“娘亲,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和侍卫叔叔?”轩辕云墨抬头问。

“没什么,快吃吧。”上官雪妍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他碗里。管他是不是呢,反正墨儿现在是自己的儿子。

上官雪妍的动作连轩辕云墨都能发现,更不要说轩辕玄霄了,他早就发现了。不过怀疑上官雪妍是在寻找他的蛛丝马迹,心虚的只是一味的吃饭,没敢问。

“王妃,凌侧妃带人非要进世子的院子。”雯娥突然进来说。

“凌侧妃,为什么?”上官雪妍疑惑的问,这人很久不在自己眼前蹦跶了,自己都快忘记她了,怎么现在有出来了,还非要进墨儿的卧室。难道她怀疑什么,他看了轩辕玄霄一眼。

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看自己是什么意思,他也在怀疑凌丹要做什么,这人自己也该处理了,等扳倒了那毒妇,也不会留着她。

“凌侧妃说她的猫跑到世子院子去了,她要进去找。”雯娥听后回答。

“走,我们看看去。”上官雪妍才不信那什么找猫的理由,凌丹的那个院子离他们母子的住的这地方隔着差不多整个圣王府,一南一北的,哪会这么巧。

“你们让开,还当不当我是王府的主子了,再说我也只是进去找猫的,你们凭什么阻拦我。”等上官雪妍带着人从自己院子走到紫竹轩的时候就看见凌丹在哪里大呼小叫的。

“主子,有你这样的主子也够我们圣王府丢脸的。你看你哪里像主子了,充其量也就是半个主子,知道不知道这是哪里?这是圣世子的私人小院子,能是你一个妾室说进就进的。我们暂且抛开那些不说,你见谁家庶母,硬闯嫡子院子的,凌家的规矩就是这么教的,看来那凌夫人的陈情表要好好写写了。”上官雪妍的声音从她们身后传来,声音里透着严厉和不瞒。

“见过王妃,见过世子。”那些下人听见声音跪下行礼然后让出道路。

凌丹就看着上官雪妍穿过人行夹道走到自己面前,她刚才的话,可是一点都不给自己的面子。可是想到今天的目的也就不说什么了,今天先忍了,倒时候看你怎么求我。

“见过王妃姐姐,姐姐教训的的是,妹妹也是找爱宠心切。那只猫是王爷在世的时候送给妹妹的,这些年妹妹也是精心饲养,看着它就好像看见王爷还在一样,今天一不小心让它跑了出来,妹妹找遍王府,听有人说它跑到世子的紫竹轩来了,所以妹妹一着急,就过来了。”凌侧妃规规矩矩的行礼,然后半蹲着说,还用帕子擦拭眼泪。

“那你也不能到处乱闯呀,既然这样随墨、云复你们进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上官雪妍听后放缓语气的说,好像能理解她的做法。

“是,王妃。”随墨和云复听到后就要进去。

“等一下,姐姐,您有所不知,那猫儿别人碰不得,它只认得妹妹一人,就连妹妹身边的丫鬟都不的近身,还是妹妹亲自去找吧。”凌侧妃开口说,要是自己不进去,那自己这半天的力气不是白费了。

“哦,这样呀,那我们一起进去吧。”上官雪妍好像是接受了她的解释,然后好心的建议。

“那,多谢姐姐了。”凌侧妃说完福福身子说,刚好,看见一会你怎么百口莫辩。

上官雪妍现在大概知道她打什么主意了,要么就是听到什么风声来捉奸的,在要不然就是打探动静的。

躲在暗处的轩辕玄霄也能想到上官雪妍想的那些,正在想怎么办,表弟还在里面呢,要是被看到了一定会出事了,自己现在又不能轻易触动内力,也带不走他。正在他着急的时候,耳边传来声音:“放心,没事的,我来应付,你不要妄动。”

传音入密,轩辕玄霄差点惊叫起来,这声音自己熟知,是上官雪妍的,她尽然可以传音入密,那她的武功要有多高,这可是最高深的武学了。

上官雪妍感觉到了他躲在暗处的不安,才会想到用此法安抚他,没想到会惊吓到他。上官雪妍现在不过想看看那凌丹玩什么把戏。

凌丹是第一次进这个院子,她看着这个布局精致的院子,走进来就感觉浑身舒畅,阴狠着面容,不过想到这以后会是自己的也就觉得舒服多了。

“凌侧妃这是想什么呢,笑的如此开怀,都在等你呢?”上官雪妍看着自己在那发癔症的凌丹问。

“哦,什么?”凌丹转过头看着上官雪妍问。

“找猫呀。”上官雪妍淡淡留下几个字,然后离开。就这人还能做奸细,是太后高看她,还是太后和她是一样的智商,不过几次交锋太后没在自己这里讨到便宜就是了。

“对,你们都给我好好找,你、你…随我去卧室看看是不是跑到哪里去了”。凌丹反应过来随便点着几人和自己去卧室。心想,看你上官雪妍一会儿怎么说。

凌丹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跑到轩辕云墨的卧室,推门就直奔床榻而去:“我说……这不是……。”

“凌侧妃你找到猫了。”上官雪妍嘴角含着笑看着指着床榻的凌丹问。这人真傻,要是自己在这里藏了人,会带她进来。

“怎么没有,不会呀?”凌丹看着整齐的床铺,吃惊的问,自己为了今天早让人把守住了这个院子,那还是自己找太后姑母借调的,即使有人也跑不出去。为什么什么都没有,难道她知道自己要来,所以事先把人带走了,不可能的,这是自己和姑母计划好的,她不可能知道的。为什么那人不在,会去哪了?自己今天是有两个目的,第一看看那刺客是不是在这里,还有那刺客重伤,要是在自己进来时一定是躺着的,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第二个目的了。当大家都看见那刺客躺在这里的时候,那上官雪妍就是百口莫辩了,虽说那人是躺在圣世子的床上,可是在王府谁不知道,没上官雪妍的允许,府里不会出现陌生人的。那人出现在这就说明是上官雪妍允许的,她要不然就是私藏刺客之罪,要不然就是有与人不清不白的关系,要不然怎么解释着莫名冒出来的男人。可是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找到,希望不是又落空了。

“你们还不快帮凌侧妃找那只珍贵的猫,要不然王爷晚上会回来找你们的。”上官雪妍看着失望的凌丹对众人说,眼里尽是讽刺。

“是。”

那些下人一会就四散开来寻找。

“王妃这里没有。”

“王妃那边也没有。”

一会儿那些下人集中起来禀报。

“不知凌侧妃可听清楚了,紫竹轩可没用你要找的猫,你不妨再去别处看看。也许是那个下人说错话了。”上官雪妍看着不在状态的凌丹好心的建议。

“是妹妹莽撞了,请王妃姐姐和世子勿怪,那猫儿对我很重要。”凌丹收收心神,故作哭泣的说。

“无碍,不过妹妹走之前请带走自己的东西。”上官雪妍笑着对她说。

“何物,妹妹有落下什么吗?”凌丹站起来在自己身上到处看看说。

上官雪妍没回答她,走到院子里,张开手甩出一把银针,噗通噗通,接二连三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人形物体跌落的声音。

“这不是吗?请凌侧妃带着他们走吧,要是下次在出现在这里,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本妃再说一次,世子的院落一旦有陌生人接近格杀勿论。”上官先是指着地上的人对凌丹说,然后又对着寂静的院子说了一句。

“是。”院子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在场众人只是听见声音并没见到人,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你……。”凌丹惊恐的看着上官雪妍,原来自己的打算她都知道,原来自己才是被愚弄的那个。

“凌丹你就老老实实地的待在自己的小院里不好吗,王府又不会少你们母子的吃喝。要不是看在你为王爷养育少泉的面子上,你说我会让你活到现在吗?就凭你多次泄露我们的行迹,引来暗杀,你早就该死了。”上官雪妍走到她面前小声的说,杀气凛然,周边的人都有点受不了。

“你都知道?”凌丹吃惊的看着上官雪妍,她一直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出事。

“本妃要是愿意,圣王府还没有什么事可以逃脱本妃的眼睛。”上官雪妍看着在场的人说。

“你不是人,你不是上官雪妍。说你是谁,来圣王府有什么目的?”凌丹睁大眼睛指着她大叫。

“八年了,凌侧妃不只一次想弄死本妃,现在才来问本妃是谁,是不是晚了。来人,送凌侧妃回自己的院子。”上官雪妍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是。”就有几个力大的婆子上来拉凌侧妃。

“你们放肆,我是府里的主子,你们敢这么对我,放开我,我会走。”院外传来凌的声音。

“你们也都走吧!”上官雪妍摆摆手,让其他人也走。

自己其实可以解决掉凌侧妃母子,可是少泉那孩子不坏,他也没做什么让自己厌恶的事。要说有也就小时候欺负过墨儿,可是那时的他也是个孩子,不懂事。也是凌丹的教育不正确,自己如果处理了他的亲母,那留下那孩子也挺可怜的,不过自己也担心凌丹把他往歪路上带,就叫教授他功夫的暗十跟着他,也可以教导他,这几年效果不过。那孩子心性善良,一点也不像凌侧妃的性子。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轩辕玄霄看到这里的人都走光了,连儿子都去了书房,他才从暗处出来,走到上官雪妍身边问。

“没事,我们进去看看沈少爷吧。”上官雪妍带着轩辕玄霄走回卧室,就看见安睡的沈隽睿。

“他这是怎么了?”轩辕玄霄有点担心的问。

“他没什么事,不要担心。只是睡着了。”自己在凌丹闯进来之前,就让宸使了个阵法,遮挡这里。她们进来时,他一直就躺在这里,只不过她们都看不见罢了。

“今天的事抱歉。”轩辕玄霄突然说。要不是自己留下凌丹用来迷惑那毒妇,自己早就把她处理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

“什么意思?”上官雪妍觉得这侍卫越来越奇怪,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没事,我只是有点庆幸罢了。”庆幸留在王府里的是你,要是留在王府里的是我最初期认识的妍儿,恐怕她会被凌丹她们生吞活剥了,更不要说照顾墨儿了。现在的你像极了后期的妍儿,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归来的妍儿,要是多好,我也不用这么纠结了。

上官雪妍看看外面,时间好像还早,凌侧妃是在自己吃晚饭的时候折腾的,那是才刚掌灯,这一折腾也就有半个多时辰。上官雪妍没在理他,然后自己就离开,她怕和这人在一起久了,自己也不正常了。

“又失败了,我早就说过她愚蠢,不但自己不行,又折损掉我几个人。”太后原本在等好消息,可是等来的却是有一次失败的消息,她气急败坏的又砸了一堆东西泄愤。

“母后,看来我们不能等了,我们提早动手吧,在这样下去,没伤到他们,我们的人就折损了不少。初一那场刺杀他们几个都活的好好地,我们不单没达到目的,还折损了我们二百多人,那都是儿子在封地花大力气培养的。”逸王坐在一边看自己的母后发火,他什么都不说,自小就这样。母后只要不开心就会发火,这时候谁也不能说什么,不然就倒霉了,就连自己都不例外。他看着太后发泄的差不多了就说。

“恩,就听你的,你去联系人,我们不日就动手。”太后发泄完坐下说,也不管脚下那些瓷片。

“恩,那些人我去联系,有些人还要母后你出面才行。”逸王知道自己母后在上京这十年也没闲着,做了不少事。

“恩,知道,你要小心点,虽说那大贱种没了,可是那小的还在那位子上,等我们取得大位再来收拾那些看着让人厌烦的人。”太后好像在咬着牙齿说,说的极度用力,可见是恨极了。

“母后说的对。”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十年了,父皇当年您赶我走,有没有想过我会再次回来。您说过那位子不适合我,我一定要坐上给您看看,我要证明您是错的。逸王眼中一片阴寒,好像陷入什么回忆。

第二天一早上官雪妍吃完饭就端着汤药出现在沈隽睿的面前“这是今天的药,你喝了吧。”

“表嫂,这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给小弟熬药。”沈隽睿挣扎这起身。

“你先喝药吧,这么客套做什么,她是因该的。”轩辕玄霄接过药碗说,说完之后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不过为时已晚。

那两人听见后,一起奇怪的看着他,上官雪妍对于那人时不时奇怪的话语也习惯了。但是在沈隽睿听来,那就是不合身份。

“宵侍卫,你虽说是陛下派来照顾我的,可是你毕竟只是个侍卫,站在你面前的是圣王妃,如此说失礼了。”沈隽睿看着那侍卫一本正经的说。

“沈少爷,属下知错了,下次一定注意,来您先把药喝了。”轩辕玄霄知道自己这表弟的性格,小时候就做事一板一眼的,正经到不行。

上官雪妍看着那沈隽睿,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第一见面,他背对着自己坐在老旧的秋千上,脚下一壶酒,自己以为那是风流不羁的男子。这一句话配上他那板着的脸,那就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的表情,果然,第一面什么都是骗人的。

“有劳表嫂,以后有何事让小弟效劳的您说就是,不必客气,再说表兄不在,小弟也理当照顾才是。”

“那就先多谢沈表弟了。”上官雪妍不觉得自己会有何事能让他帮助,在西越如果有自己都解决不的事,那就真没人能解决了。

“小弟,定当竭力。”

“好了,知道了,你先把那碗粥喝了,你要多休息才能很好的恢复,你要不好我的药也就白费了。”上官雪妍看着那沈隽睿人说,在这样客气下去,自己今天不用离开这里了。

“宵侍卫,这里交给你了,我就先走了。”

“圣王妃属下还没用早膳,不知可否……。”自己还想着和他们母子一起吃早饭了,谁知道表弟醒来怎么早,害的自己没吃上。

“你先等着吧,我让云复给你送过来。”上官雪妍也不想和他纠缠下去,她知道纠缠下去也没结果,就如此说了。

“谢圣王妃。”轩辕玄霄装模作样的说,心中不知道乐成什么样了。

“你不该打她的主意,她是圣王妃。”沈隽睿看着开心的的轩辕玄霄突然说。

“这不劳沈少爷提醒,我知道她是圣王妃,也只能是圣王妃。”轩辕玄霄已改刚才的谦和,看着沈隽睿认真的说。他是自己的王妃就只能是自己的,至少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哪怕她不是她,也只能是圣王妃。

一晃十天过去了,今天就是上元节,可是今年的上元节和往年的不同,因为今年的上元节也是陛下的三十岁的生辰,陛下要在皇宫里宴客,请臣子和自己一起过生辰,所以今年的上元节就特别的热闹。可是在这热闹的氛围里,包裹着一股紧张的气氛,上京突然多了很多兵丁在街面上巡逻,不过大家都以为是为了上元节游人的安全也就没放在身上。

“我们正在找机会呢,没想到他就给我们送了一个机会。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太后躺在榻上看着一边的儿子问。

“其他的都没什么,就是差那一块兵符,实在找不到,我的人差不多把圣王府翻遍了都没找到那东西。”逸王有点沮丧的说,那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放哪里了。

“也许,根本就不在圣王府,那贱种死的时候,听说当时陛下在,也许那兵符早就到陛下哪里去了。”太后想想说,有那块兵符他们的胜算更大一些。

“我让她晚上在找找看,也许是漏了什么地方没找过。”逸王想想说,他还是想拿到那兵符。

“好吧,我也派人在陛下那找找。”太后听后说,其实她也想找到那兵符。

那兵符据说可以调动皇室的一支隐秘部队,是开国皇帝传下来的。那只部队谁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建国以后他们都分散躲藏,说是只有那块兵符才能调动那支部队,他们只认兵符不认人。如果她们母子找到那兵符就可以调动那支神秘的部队,他们也就大事可成了。不过可惜了,他们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那所谓的兵符。

安静的小院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在上官雪妍眼前“你怎么每次都神出鬼没的,又有什么事,说吧?”上官雪妍不用看就知道那人是谁。

“宗主,每次你都这样,难道看到我,你不感觉惊艳吗?”一身红衣的青龙蹲在上官雪妍面前眨眨眼睛问。

“好了,你给我正经点,说吧,是不是上京有什么异动?”上官雪妍懒得搭理这人,明明自己给他取名青龙,他偏偏爱穿红衣,每次出现都没个正形。

“好拉,不好玩,上京这几天出现大量的武林人士,不过也都是些不入流的小角色。”青龙站好身子说。

“知道了,看来明天要热闹了,你带人保护好圣王府,我明天肯定是要去赴宴的。”上官雪妍看看他说,自己明天不在,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自己也要替圣王府做打算。

“知道了,交给我和兄弟们吧。”青龙认真的回答他。

“多谢你们了,不过只要保护他们不死就好了。”圣王府的人自己要保护,那些兄弟自己也要保护他们。

“知道了,我去安排人。”

青龙离开后上官雪妍觉得明天一点会出事,也许就是那对母子搞出来的,他们终于等不急了,要动手了,自己是不是只要守住圣王府就好了,如果真的改朝换代,要是那母子上位,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圣王府了。看来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了,哪怕是为了墨儿。再说自己也答应过那死鬼会替他照顾弟弟。上官雪妍想通了也就不纠结了,觉得自己明天应该见机行事。

“你好好休息,伤口愈合的很好,你呀不用担心会留下什么疤痕,我的药效果很好的。”上官雪妍又给沈隽睿把把脉说,刚才检查他身上的伤口的时候,他脸红的像什么,自己又不是色狼至于吗?

“谢表嫂,这些日子有劳表嫂操心了。”沈隽睿抱着拳头看着上官雪妍感激的说。

“应该的,谁让你叫我一声表嫂呢,再说我是个大夫。”上官雪妍不在乎的晃晃手中的药瓶。

“表嫂今天可否见到宵侍卫?”

“不曾见过,怎么了?”上官雪妍这才发现那个天天都厚着脸皮的人自己今天没看到。

“只是有点奇怪,天天他都在,今天怎么不在?”沈隽睿挠挠头说,那侍卫对自己很好,这段时间都是他在照顾自己,自己也习惯了。

“也许是陛下留他又是要做,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喊门口的小厮就可以了。”

“知道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那个侍卫依旧没出现,上官雪妍知道轩辕玄耀看来也做好了明天的准备,那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自己见机行事吧。上官雪妍在院中站立一会就打算回卧室去,突然感应到王府里有陌生人接近。跃起跳出去院子,寻找那陌生的气息当他来到一间房门口的时候,从里面传出声音“还没找到吗,主子等着用呢?”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没有,这书房我都来过很多次了,可是什么都没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那王府你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那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就剩王妃和世子的院落我没去过,哪里防备太严,我进不去,再说也不可能在哪里。”那女人想想说。

“知道了,我先走了。”

上官雪妍知道他们在找东西,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好像一直没找到,男人自己不知道他是谁,可是那女人自己知道,她藏得可真够深的。上官雪妍知道他们要出来,就先一步离开,既然他们没找到,那东西也许根本不在王府里,自己也就不掺和了,不过那人是留不得了。上官雪妍看见一个人影即将窜出王府,就对着暗处摆摆手,又有两条人影跟着出去,她自己也消失在原地。

“谁,出来。”容篱推开门就隐隐约约看见自己床上坐着一个人,于是问。

“容姨娘你藏得可够深的,你们在圣王府找什么东西,说出来,也许本妃能助你一臂之力也说不定呢。”上官雪妍挥手点亮房中的蜡烛说,房间里的人就是先行离开的上官雪妍。

“圣王妃你怎么在妾身这里,你说什么妾身不明白?”容篱稳稳自己的心神说。

“不明白吗,那没事,刚才和你一起的人还没走远呢,你要不要去问他。”上官雪妍从床上起来走到容篱身边说。

“你杀了他?”容篱吃惊的看着她,她真狠心。

“很吃惊吗,你早就该知道本妃的手段才对。可惜了,就是还有你之流的人非逼得本妃一次又一次的动手,本妃其实也想做个好人。”上官雪妍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

“我什么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说的。”容篱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依她的往日作风说不说结果一样。

“我也没打算问出什么,看在同时女人和这几年你在府里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的份上,我放你走,不过处罚还是要的。”上官雪妍说完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出手废了她的武功。

“啊,你不如杀了我。”容篱痛苦的说。她废了自己的功夫还不如杀了自己,没了功夫的自己和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主子哪里肯定会不去了,现在的自己又是重伤,能不能治好都不一定。即使好了,身子肯定也大不如以前,自己能做什么?

“杀你,我嫌手脏,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银两的,和那些人一样,来人,送她离府。”上官雪妍冲着门口叫一声。

“王妃?”管家推门出现。

“你派人送她走,另外拿些银两给她。”这人被自己废了,以后的生活也不能自理了,自己下的手自己最清楚,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是。”刚才发生的事,自己在门口都听见了,这人也是咎由自取,自己竟然也没发现她。

处理完这事,上官雪妍走回自己的院子,洗洗澡就睡觉了。

轩辕云墨一大早吃完早饭,就和随墨跑出去玩去了,他知道今天街上会很热闹。就想先去看看,晚一点他就要和娘亲一起进宫去了,宫里的宴会,每次都很沉闷。

“随墨,你看这个簪子怎么样,娘亲会不会喜欢?”轩辕云墨站在一个摊位上拿着一根造型精致的木制发簪问随墨,他是很喜欢,自己还从没送过娘亲什么呢,这发簪是材料差了一点,不过很别致。

“少爷,这发簪看着是挺漂亮的,好像不配夫人的身份吧,不过要是少爷送的夫人肯定喜欢。”随墨进前看看,是挺漂亮的,不过就是材料太差了。

“那就好,给钱。”轩辕云墨从自己腰里掏出一定银子给那摊主,自己拿着发簪走了。

“谢谢,小少爷。”那摊主拿着银子咬咬,然后开心的说,没想到这小少爷给怎么多,够买自己摊上所有的东西了。

“少爷,你给的太多了?”随墨捏着自己手里的碎银子说。

“多了吗?放心我有的是银子,再说这个难得我喜欢。”轩辕云墨不在乎的说。

随墨也知道少爷不在乎那点银两,出来时王妃又给了不少,可是银两不是应该这么花的。

“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今天少爷我是开心。”轩辕云墨看随墨那苦瓜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笑着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