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七章 真假圣王妃,父子相处

看着那被人抓走的凌冲,上官雪妍看着凌侯爷笑的意味深长。自己早就想到会是有人故意诬陷,没想到又是凌府,现在他们又折去一人,这下自己和他们凌府的仇怨是真的解不开了。不过自己也没打算和他们化敌为友,自己现在不出手是还没玩够,不过他们也许会自取灭亡。

“好了现在事情弄清楚了,沐少爷的砚台,本妃会让人送一块来,毕竟是因为墨儿的关系才被打破的。”上官雪妍看着走去的其他人对沐肆云说。

“这不关圣世子之事,是犬子交友不慎。”沐肆云带着歉意的说。

“圣王妃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用膳吧。”沐侯爷打发走传话的侍女对上官雪妍说。

“好,走墨儿,我们去用膳。”此事上官雪妍是有点生气,可是自己不能在这里发火。这是有心之人设的圈套,自己要是现在带着墨儿一走了之,就等于中了对方的圈套,留下吃饭不但是给沐侯府的面子,也是做给对方看的。

“失败了,又失败了,怎么会?”太后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不可思议的问。以上官雪妍护子的程度来看,只要那贱种受一点委屈,她就能不依不饶的,为什么这次没有?

“那圣王妃不安常理出牌,谁也没想到她会报官,那王大人也是个滑不出溜的,在第一时间派人告知了陛下。是陛下的侍卫介入带走了藏在侯府的冲少爷,圣王妃也在知道的时候就封锁了那个小院,我们的人进不去,没法布置现场。然后他们又在数十位,在上京有名望的百姓面前公审此案。”谁家出了这事不是捂着盖着,那圣王妃尽然还让人去报案,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该死,都该死,也都是蠢货,这么一点简单的的事都办不好,我还能指望他们做什么。”太后又砸了一地的瓷器,边砸边吗。

在沐侯府的这一顿饭,大家吃的都不怎么愉快,上官雪妍心里是有点生气的,所以吃完饭也就没停留的找借口回王府去了。

他们母子刚下马车就看见那那个熟悉的侍卫等在哪里,看样子好像很着急。

“圣王妃,陛下有请,说是想看看圣世子今天有没有吓着?”轩辕玄霄看着他们母子下马车上前说,其实他在这里等的有一会了,那人对他们兄弟来说很重要。

“墨儿看皇叔多疼你,好吧,我们先进宫一趟。”上官雪妍看那侍卫,表面上看起来没事,其实他很慌张,不过掩饰的很好。恐怕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陛下。

等他们母子上了马车,轩辕玄霄就催促快点走。圣王府本就离宫中不是很远,在马车加快的情况下,只是用了平时的一半时间就到了。马车并没有停下来,直接驶入了宫内。坐在车内的上官雪妍疑惑越来越深,不过也没开口询问。

下了马车上官雪妍直接带着轩辕云墨在侍卫带领下走了进去。还是书房的那间寝室,走进去上官雪妍就闻到血腥味。

“皇嫂,不得已才会请您过来。”轩辕玄耀看见上官雪妍就走上前。

“何人。”上官雪妍要看看这人是不是值得自己救他。

“朕的表兄,刺杀太后伤的,现在那太后一定在到处搜查他,所以才会请皇嫂来看看,能不能救救他。舅舅一家也就只剩他一人了,他这次也算是为了母后报仇而来。”轩辕玄耀看着躺在榻上生命垂危的人,着急的说。

“我看看。”即使是这样,那自己到可以帮他一把。

上官雪妍走到那人跟前,那人此时趴在榻上,背后横七竖八的刀剑伤,还有箭伤,看来太后那边是下了狠手。她上前把把脉,这人了脉象极度虚弱,上官雪妍先喂他一颗保命的药丸。

“你去准备烈酒、匕首、蜡烛,干净的布。”上官雪妍对那侍卫说。这人伤成这样,有些伤口要缝合。

“好。”等东西准备好了,上官雪妍让人控制住那受伤的人,自己从身上拿出针线,其实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她也没有随身带着这些的习惯,那些是自己准备的专业的外科用具。上官雪妍先给他清理伤口,去掉烂肉取掉箭头。最后她就开始穿针引线,缝合起来伤口。

“好了,这些药给他敷上,过一段时候给他把先拆了,伤口就会慢慢的愈合。只要不出意外会和以前一样。至于后续的事,我会开些药给他。”一个多时辰后上官雪妍直起身子对轩辕玄耀说。

“有劳皇嫂了。”

“陛下,太后的人搜到这里来了。”业公公从外面进来说。

“知道了,怎么办,他现在不易挪动。”轩辕玄霄也有点着急了。

上官雪妍在寝殿里到处看看“梁上。”

“可是表兄现在不能挪动。”轩辕玄耀也担心的问,那些伤口看着就挺吓人的。

“我来。”上官雪妍觉得此时也只有自己才行了。

上官雪妍抬起双手,运灵力托起那伤者慢慢的送到横梁上。好在那横梁够宽,他躺在上面应该没事。

“赶快清理这里。”上官雪妍用药粉遮挡了浓烈的血腥味,让轩辕玄霄清理地上和榻上的血迹。

“这里。”上官轩辕玄耀指着自己的床下说。那些带血的东西丢出去是来不及了,只能找地方藏起来。

“这里是陛下的书房,你们怎么能随便闯入。”外面传来业公公的声音。

“业公公,我们奉太后之命,捉拿刺客。”

“刺客什么刺客,难道有人刺杀母后,母后怎么样了,可有伤着?刺客呢,怎么让他跑了,业公公快随朕去看看。”轩辕玄耀适时的走出来,做出一脸吃惊担心的样子。

“是,陛下。”

“陛下不用,太后没事的,只是受点惊吓,现在想必睡下了。那刺客被我们砍成重伤逃了。”

“这样呀,那朕改天再去。你们要进去搜查刺客,进去吧。”轩辕玄耀站在门口不动,让他们进去。

“陛下,末将不敢,刺客也许在他处,末将告退。”那将领说完就带着人走了,陛下的书房那可是重地。

“好了,他们走了,表哥现在也不能在宫中养伤,太医院院肯定被那太后指使人监视了。”轩辕玄耀看着躺回榻上的表哥,很是担心。

“陛下,不如让他去圣王府吧,圣王妃会医术,我想药材到不用担心,在说有圣王妃看着,陛下也放心多了。”站在一边装侍卫的轩辕玄霄开口。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皇嫂您看……?”

“好吧,医者仁心,他现在也算是我的病人了。”上官雪妍觉得自己现在是越管越多了。

“多谢皇嫂了,这样宵侍卫,你也跟着去,你可以照顾表兄,皇嫂毕竟不方便。”轩辕玄耀看着轩辕玄霄说。心里在想,皇兄弟弟这可是在帮你呀。

“是,陛下。”

“可是怎么弄出去?”上官雪妍看着那个大活人,自己有的是办法,可是那都是隐秘的。

“朕,赏皇侄儿一些东西,把他装在箱子里带出去。”

轩辕玄耀大笔一挥,说是为了给侄儿压惊,赏赐了很多东西,装了一大箱子。就这样,上官雪妍母子在宵侍卫的护送下,抬着东西回到了圣王府。直接抬到了轩辕云墨住的‘紫竹轩’。

“宵侍卫快把他弄出来。”上官雪妍赶走其他人对轩辕玄霄说。

“好。”轩辕玄霄拿出里面的东西,抱出躺在里面的表弟,径直走进卧室,放在床上。

“圣王妃麻烦你给看看,有什么不妥?”轩辕玄霄把表弟安放在床上转过身,对上官雪妍说,可是他发现上官雪妍奇怪的看着他。

“没有,我看看。”上官雪妍压下心中的疑惑,上前给那人把脉,“没事,只要过了今晚就没事了,你在这好好照顾他,其他的事我来安排。”

“谢圣王妃。”

“不必了。”上官雪妍深深的看他一眼离开房间。

“墨儿,你最近先去书房住吧,这个是你表叔,现在要在府里养伤,这事是保密的。”上官雪妍走出紫竹轩对身边的儿子叮嘱道,好在那书房也是自己精心布置的的,到不会委屈了儿子。

“娘亲,儿子明白。”从进宫自己就什么都没说,自己知道娘亲和皇叔有事要做,他们说话的时候自己也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走吧,先去娘亲的院子里,娘亲给你做晚饭。”上官雪妍看看时间拉着儿子回到自己的院子,她也就走进了厨房。

“墨儿,来吃这个。”上官雪妍夹了一块,排骨给儿子。

“娘亲,你也吃。”轩辕云墨用碗接过娘亲夹得菜,笑着对上官雪妍说。

“恩,吃吧。”

这边母子两个开心的吃着完饭,那边的轩辕玄霄闻着香味在院子里到处嗅,他站在墙下“看看应该是隔壁传来的。”

轩辕玄霄在院墙之下立了一会儿,自己点着头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越过院墙到达隔壁的院落。落下后,也没停止脚步,朝香味的来源处走去。好在这院子里的人都去吃饭去了,不让他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还不招来一群人的尖叫。

“真是想不到,陛下的贴身侍卫,会做翻墙之人,本妃算是开眼了。”那人没走到门口上官雪妍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只能怪府中饭菜实在香呀,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不知道圣王妃可否赏一口吃的?”轩辕玄霄走进来,坐在桌子边问。

“你到是自觉,有*份吧。”上官雪妍看着那坐在自己儿子身边的人说,自己有请他做吗?

“叔叔,娘亲做的饭很好吃,娘亲让侍卫叔叔一起吃吧。”轩辕云墨想起这个侍卫叔叔上次还教自己骑马来着,于是拉拉自己娘亲的衣服说。

“好吧,只此一次,雯绣添碗筷。”

“是,王妃。”雯绣走出去,然后很快有回来。

“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来墨儿你也吃。”轩辕玄霄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找空挡之余还给轩辕云墨夹菜。

“谢谢,侍卫叔叔。”轩辕云墨也接过,还在礼貌的道歉。

“宵侍卫,你差不多就行了,这里是圣王府。”上官雪妍一直看着那人吃的大块朵颐的,这人不请自来就罢了,还直呼儿子墨儿,他把自己当做谁了。

“圣王妃,莫怪,属下一时忘形了。”轩辕玄霄放下筷子说,这时他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能和他们母子同桌吃饭,让自己一时兴奋过头了,就忘记伪装了。自己也不可能操之过急,现在自己暂时住在府里,接触他们母子的机会多得是,可不能一时大意毁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属下,吃好了,先去照看沈少爷。”轩辕玄霄站起来离开。

“娘亲……?”轩辕云墨端着碗,感觉自己的娘亲好像不开心,于是小心的呼唤。

“墨儿,娘亲没事。”上官雪妍笑着对儿子说,然后端起碗吃饭。下官雪妍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每次看见他就觉得这人藏得太深,就连那张脸她都觉得是假的。可是她也仔细看过,没发现他有易过容的痕迹。可是她对自己的感觉很是信任,要不是自己的感觉出错,唯一的可能性,这世界上存在一个易容术高手,至少也会和自己一样,只有这样自己才会看不出破绽来。

离开的轩辕玄霄不知道上官雪妍已经对他起了疑心,只是苦于暂时不能证明,要不然他的身份就露馅了。

今天是大年初六,景王府宴客,他们也给圣王府下了帖子,往年的时候,上官雪妍从不会去参与此等聚会,今年她想着就是不为自己,就是为儿子她也该出去走动走动。

西越上京过年宴客不是可以随便来的,那要按等级依次排开的。圣王府的宴会是初四那天,今年上官雪妍也在圣王府里摆了几桌,只是请了几家王爷和沐、白府,她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点好了。这几家是圣王爷的兄弟和他的长辈,再说这两府的少爷和墨儿关系不错,轩辕云墨还另外请来了淳于行波和文鹏举。

今天的景王府是十分的热闹,这景王府虽说和圣王府没得比,可是这也是王府,那是有一定的规格的,里面倒是金碧辉煌的,倒也合适王爷的身份。上官雪妍看到这院落就无语,怎么到处都有点晃眼,这和圣王府的小桥流水不同,这里好像是用金银打造的,奢靡华丽。上官雪妍不有点怀疑,这两兄弟的品味也太天差地别了吧,不知道其他两府怎么样。

“皇嫂,您来了,里面请。”景王妃听到圣王妃到了,于是带着人迎接,刚好和走进院子里的上官雪妍遇到。

“三弟妹。”上官雪妍只是礼貌的叫了一声也就不说话了。

“参见圣王妃。”

“都起吧,这不是在圣王府,本妃可不能喧宾夺主。”上官雪妍看着那些行礼的夫人说。

“皇嫂我们里面坐,外面天寒。”景王妃笑着说。

“好。”

上官雪妍跟着景王妃来到宴会厅坐下,然后和自己身边的呈王妃聊天。

宴会没开始,这些等着的人也都是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不要看她们是些官家夫人,说起八卦一点也弱于市井小民。上官雪妍理解,是人都有一些八卦心里就是自己也有。就在大家聊得开心的时候,外来传来“太后到,圣王妃到。”

听到前面太后到这话没问题,可是后面那四个字什么意思,她们一起看向坐在上面的上官雪妍,那不是圣王妃吗,哪里又来一个圣王妃。

“你们看着本妃做什么,本妃和你们一样疑惑。走了,一起迎接太后她老人家。”上官雪妍走下来,甩着自己的裙摆说,她倒是看看太后又有什么花样可玩,自己一定会奉陪到底,让她玩尽兴。

“见过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她们在上官雪妍的带领下给太后行礼。

“都起来吧,你们都见过圣王妃。”太后挥挥手让她们起来,然后又对众人说。

景王妃她们听到后,不知该如何做,明明圣王妃就在眼前,让她们给这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女人行礼,她们要怎么做?可是不行礼那不是违背太后的意思,她们一时之间只能尴尬的站着。有人偷偷地看看上官雪妍,不知道她该如何做。

“太后,不知道有哪位王爷又封为圣王爷?我们可都没听说过呀,这封圣王爷怎么说也要陛下的圣旨才行。要没陛下旨意,太后您现在怕是有欺君之嫌吧,即使陛下仁孝不追究,可是西越的臣子也不会看着不惯的。”上官雪妍倒是脸色不变的问太后,言语之间说她假传圣旨。

“谁不知道我们西越的圣王爷就一位,乃是先皇的大皇子,已逝的轩辕玄霄,你不要乱说话?”太后看着上官雪妍杀意顿显。

“这样呀,难道您身边的圣王妃是其他国的,太后您贵为西越的太后和别国的人走这么近,有点说不过去吧。虽说现在四国和平相处,老话怎么说来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是有心之人借助太后您的仁慈,混入我西越行不齿之事,到时候这责任算谁的?”上官雪妍依旧紧咬着太后不放,带着讽刺的口吻连通敌的话都说了出来。

“上官雪妍不要张狂,你说的那些都不存在,她是我们西越的圣王妃,是本宫给霄儿娶得王妃。”太后气的都不顾礼仪大喊上官雪妍的名字,这女人太气人了,自己一定要给她颜色看看。

“是吗,太后您这是打算给王爷准备冥婚吗,可惜了这么个美人了。不知道姑娘你是否是自愿的,要是自愿本妃自会准备妥当,毕竟本妃和凌侧妃都有孩子要照顾,也不方便到下面照顾王爷。”上官雪妍先是围着那女人打量一番。此人身穿一身圣王妃品级的朝服,规规矩矩的站在太后身边,给人一种柔弱之美。

“本妃是太后钦点的圣王妃,你是什么人,敢对本妃无理。”那人突然开口对着上官雪妍说,嚣张十足,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哦,太后钦点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怕是不知道自己是用来冥婚的吧。”上官雪妍也只是嘲笑的看着她,看着是个温婉,不过一开口就露馅了,这人恐怕是太后费心找来的,没什么心机,比自己好控制多了。

“上官雪妍你在说什么,冥婚,你不知道那是我朝不允许的吗?”太后觉得自己要抓狂了,自己从进来,也没说什么。就让她给自己安了三个罪名了,这要是坐实了,无论那个罪名不得要自己和凌家满门的性命,这女人太狠了。

“太后,我出身山沟里,哪里知道这些。不是冥婚,那太后您打算把她怎么安置,不要忘了,本妃才是圣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虽说当时由于是冲喜,办的仓促了一些,可是本妃该走的礼节一点也没少。”现在上官雪妍才不管太后气不气的,她都不让自己好过了,自己怎么能让她好过。不过也奇怪当时的婚礼怎么会如此完善,那时的那王爷不是病入膏肓吗?怎么会有如此周全的礼仪,让自己这个冲喜王妃当的名正言顺的。

“那些你是没少,这也只能说你是霄儿的王妃,可不是圣王妃。可自古圣王妃都有代表身份的玉簪,有此玉簪的人才是圣王妃,这是祖训,谁也不能违背。现在玉簪在她头上她就是圣王妃,你要是识相的主动交出圣王妃之位,本宫也许可以给你个侧妃之位。”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雪妍,这次看你怎么办。

其她人随着太后的话看着那女人头上的玉簪,那人头上的饰物不少,可是比较显眼的是她头上那只凤凰样式的玉簪。难道这就是太后说的能代表圣王妃身份的玉簪,好像她们是从没在现在的圣王妃头上见过,难道这圣王妃皇家并不看重,只是徒有封号。

“玉簪在我这里,你们看到没有。”那女人用手摸摸玉簪扭扭腰高傲的看着众人。

“是吗,侧妃呀,按我出身好像给我个侧妃之位都是抬举我了。太后您觉得本妃是傻子吗,会让出高高在上的圣王妃之位,要那任人欺凌的侧妃之位,最后还要对您感恩戴德的。”上官雪妍走回自己的位子坐好,看着太后漫不经心的说,那女人头上的玉簪自己很熟悉,原来它还有别的意义。

“那你是什么意思,怎么?难道你还想罔顾祖训不成。”太后看到上官雪妍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这和自己意料的差太多了。自己也是不经意间才想到那玉簪的,毕竟西越被封为圣王妃的人极少,想不起来也不稀奇。自己从没见她带过,那就是说她没有那玉簪,自己刚好可以做做文章。

“太后,不要给本妃扣太大的帽子,本妃又不是您,觉得自己可以只手遮天的,本妃可承受不起。既然是祖训本妃遵守便是。”上官雪妍一点也不在乎的说。

“娘亲,您不要离开墨儿。”轩辕云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消息闯了进来,刚好听到这一句话,于是紧张的开口喊道。

“墨儿,娘亲不会离开你,记着你是我上官雪妍永远的儿子,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谁也不能拆散我们母子,就是你父王复生都不行。”上官雪妍抱着儿子,铿锵有力的说,声音回荡在厅里,久久不散。

“来人,上官雪妍不遵祖训,撤去其圣王妃封号,对太后不敬,贬其为圣王府的姨娘,终身不得出圣王府半步,圣世子交由现在的圣王妃照顾。”太后觉得上官雪妍的话是说给她听的,于是当着众人的面下命令,她要看上官雪妍下面怎么办,难道她还能和自己动手不成,要是那样自己就有理由杀了她。

“太后,我知道王爷不是您亲生,您不喜欢他,当然也不会喜欢我,可是我们有何罪,至于要您处心竭虑的铲除我们母子吗?再说不就是一支发簪吗,您即使想冒充也要找个像样的,拿个四不像的糊弄这些没见过那玉簪的人,也许说的过去。可是在本妃这里就说不过去了,您说的玉簪是它吗?说实话要不是您,本妃也不会知道这玉簪有如此的作用,多谢了。”上官雪妍这会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只玉簪,先是在手里把玩着,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插在自己的头上。这是上次自己生辰宴的时候,轩辕玄耀让那侍卫带给自己的,自己也挺喜欢的,平时就放在空间里,没想到今天会用的着。

“你怎么会有这玉簪,假的,一定是假的。”太后看着那栩栩如生的凤凰玉簪,失声的道。上官雪妍带上那玉簪气质大变,变得高不可攀。自己好不容易想到这个办法,没想到又要失败了吗,不行一定不行。

众人也看着上官雪妍手里的玉簪,和她们前面看到的玉簪一模一样。不过要是拿两支玉簪做比较,前面的那支要说是真凤凰,那么这支就是凤凰的王者,让人望而生畏,她们只是看一眼就觉得,那凤凰在高高的云端看着她们,好像她们都是蝼蚁一般。可是戴在上官雪妍的头上,却一点也不突兀,她们觉得也只有上官雪妍才能佩戴此玉簪。

“太后您老人家是说笑吗,你随便带着人来,说是圣王妃,她有什么代表身份的玉簪,她有的就是真的。本妃的就是假的,您不觉得好笑吗,本妃的可是陛下钦此的,她的呢?本妃想如此重要的玉簪也就只有一支吧,不然我们请轩辕氏的族老鉴定鉴定真假。”上官雪妍走下座位,逼近太后风轻云淡的说。她知道太后不敢,自己说只是会让跟加生气。

“你厉害,上官雪妍希望你能一直好运下去,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太后阴狠的给自己身边的上官雪妍说,声音也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的见。让后她甩着衣袖带着来人走了。

“恭送太后,恭送圣王妃。”上官雪妍笑着对离开的太后说。

“恭送太后。”其他的人也跟着行礼。

等太后走后,她们看着和自己儿子说话的圣王妃,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她们刚才只是站着一边看着都替圣王妃捏把汗可是她们又不能说什么,那太后来势汹汹的,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的,她们这些小角色还是自保吧。眼看着圣王妃就要失势,从高高在上的圣王妃,落到姨娘的地步,这不是从云端跌倒泥潭吗?可是事情来个大反转,最后气冲冲走掉的是太后和那所谓的圣王妃。她们知道太后不喜欢圣王爷和陛下,可是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吧,这是不是说太后和圣王府彻底翻脸了。那下面还有什么事情发生,看来回去都要给自己家老爷说说了。

“三弟妹,不知道可否能开宴,我都怕饿着你侄儿了。”上官雪妍看着她们,从她们脸上的表情看到她们心中各自不同的打算,然后展颜对一边的景王妃说。

“看,我这记性,走走,可以开宴了。”景王妃甩着手帕说。

宴席散后上官雪妍带着儿子回到王府,她先去看了一下自己的病人,上官雪妍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医生。

“他晚上就该醒了,不用太担心了,我过会儿熬好药送来。”上官雪妍给那人把把脉对轩辕玄霄说。

“知道了,这玉簪很适合你,你带着很好看,也只有你衬得上它。”轩辕玄霄听完她的话,知道表弟没有什么大事,并且晚上就能醒来,脸上带着笑容。看见上官雪妍头上的玉簪夸赞这说。这玉簪是父皇临死之前给自己的,说是自己会是未来的圣王爷,希望自己尽力辅佐耀儿,自己的王妃就是圣王妃。这玉簪是第一代圣王妃最喜爱的玉簪,流传下来,就成了圣王妃的身份象征。其实西越被封圣王的王爷不多,到自己才是第三位。玉簪自己一直都有好好保存着,就等有机会给她,其实自己也犹豫了很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她,可是她们又是如此的相像。

“你觉得你说的话适合吗,宵侍卫?”上官雪妍不悦的说,然后拿下头上的玉簪。这是在面对太后的时候自己带上的,忘记取下了。

“是属下失礼了。”轩辕玄霄也觉得作为一个侍卫自己的行为有点孟浪了,于是抱拳弯腰道歉。

“宵侍卫,以后说话小心一点,有时也许一不小心说出的话,就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上官雪妍说完就走了出去。自己的身份本就是个麻烦事,自己不想在添麻烦,也不想因为自己给墨儿带去麻烦。

她说话的口气和做事的态度像极了最后的她,要真是她为什么会不认识自己。轩辕玄霄看着离开的人,心中不断起伏。有些事一直想不通,自己现在也糊涂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要是错了怎么办,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如何面对她们、面对墨儿。可是万一她就是她,那自己要是现在对她不理不睬的,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妍儿,我该怎么办,你到底在哪里,她是不是归来的你?”轩辕玄霄颓然的坐在凳子上。

“娘亲,那表叔叔怎么样了?”轩辕云墨看见娘亲进来,就立刻上前问。他一直坐在这里,经过今天的事,他怕娘亲离自己而去。

“墨儿,你那表叔叔很好,放心吧,晚上就能醒了。墨儿,你要相信娘亲,娘亲说的话从不会忘记,你也要牢牢的记住,你是我上官雪妍唯一的儿子,谁都不能说不。”这孩子是自己照顾大的,他心里在想什么自己焉能不知,自己现在和他说这些,只是不希望他有太重的思想包袱。再说自己也没哄骗他,只要他不愿意,谁要是敢从自己身边夺走他,自己会让她付出任何代价。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听见娘亲怎么说,心里很开心,也没了别的担心和害怕,这些年,娘亲从没骗过自己。

“你呀,还真是个孩子,以后有什么事要和娘亲说,不许自己藏在心里,小小的年纪哪来的这么重的心思。”除了父爱自己可以给他一切。

“知道了,娘亲,我去书房了。”

“去吧。”

轩辕云墨从上官雪妍的院子出来,走回自己的院子,刚走进院子里就看见轩辕玄霄独自坐在石凳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侍卫叔叔,你在想什么?”轩辕云墨走进歪着头看他然后问。

“墨儿,你回来了。”轩辕玄霄听见后,抬起头,叫出口。

“侍卫叔叔,你要叫我世子或者云墨,不能叫我墨儿。”轩辕云墨看着他认真的说。

“为什么,这有什么区别吗?”轩辕玄霄不解的问他,自己的这个儿子小小年纪就古灵精怪的,比自己小时候可活泼多了,也比自己小时候过得开心。见他如此其实最开心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当时由于自己的私心和所谓的不得已独留小小的他在王府里生活。再见他已经封为世子,也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他也配得上这称号。这次的四国赛,他表现的很好,尤其在东篱挑剔西越冬景的时候,他应对得当,还让对方无话可说。武试的时候也是他力挽狂澜,自己也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就会有如此高深的功夫,可见她把他教育的很好,就是自己教育也只能教成这样。

“墨儿,那是娘亲和皇叔他们叫的,这些都是对我很好的亲人。你虽说对我也很好,我也挺喜欢你,可是你不是我的亲人,我可以允许你叫我云墨,至于圣世子,那都是外人叫的,是我身份的象征。”轩辕云墨缓慢的给他解释着三个称呼的不同,他也说不上为什么,这侍卫叔叔给自己的感觉很好,很亲切,像娘亲一样,自己也不排斥他,所以才会允许他叫自己云墨。

“可是我想叫你墨儿,怎么办,再说这也是我该叫的,你以后会明白的。”轩辕玄霄拉过轩辕云墨捏捏他的胳膊说。有些事也不是说明白的时候,再说自己的身体也好不了,自己不能和他们相认,现在能这样就很好了。

“我不明白。”

“墨儿,你的兵器是什么,你是不是用剑的?”那天的比赛自己没见他用兵器,只是见他执了腰间的玉箫当做武器,不过好像用的是剑法。

“我是用剑的,兵器在这呢。”轩辕云墨取下腰间的玉箫,按一下,就由玉箫变为柳叶剑,递给轩辕玄霄看。

“这可是难得的宝剑,墨儿你哪里来的,在外面要注意点,免得有人打歪主意。”轩辕玄霄接过那剑仔细看看,虽然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可是看它出鞘时的寒气和那薄薄的剑锋,就知道这是把难得一见的宝剑。可是墨儿如此小的年纪,就身携重宝,这要传扬出去,一定会引来很多人的争夺。轩辕玄耀不免担心的叮嘱他。

“我知道,娘亲早就说了,它叫玉箫雪柳剑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把名贵的玉箫,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把剑。再说这是经过娘亲特意打造的,也只有我知道开启的机关,他到别人手里就是玉箫,谁也不会发现它的不同。”在娘亲交给自己的时候说“剑在人在,它和自己是一体的,如果剑离开自己就是一把破铜烂铁。”

轩辕云墨不知道的是,这剑是修真者才有的灵器,是上官雪妍在宸的帮助下炼制的,耗了她不少心血。上官雪妍在把剑交给他的时候,就让剑滴血认主了,这些年轩辕云墨随时都带着这把剑,他们已经很契合了,不过轩辕云墨还不清楚这些。

“那就好,叔叔的柳叶剑法刚好适合你用,来叔叔交给你。”自己的这套剑法还是自己小时候遇到的一个老人教的,他说要配合特定的兵器才能发挥此剑法最大的潜力,可惜了他一直没找到那种兵器,走的时候说希望自己可以达成他的愿望。

“叔叔,这不好吧!”轩辕云墨有点迟疑的问,自己怎么好学他的剑法,再说娘亲交给自己的都是厉害功夫,自己也没必要学旁人的。

“没事的,叔叔愿意教给你,也只会教给你。”自己能为他做的不多,就把这剑法传授给他,也算自己为他做了一点事,这样也多少能弥补点自己心中的遗憾。

“叔叔……。”

“听叔叔的,你娘亲也不会反对的。”轩辕玄霄笑着说,以她的功力这边的事她早就知道了,要是反对墨儿和自己学功夫,早就过来阻止了。

“那谢谢叔叔。”轩辕云墨也知道他说的在理,要不以娘亲对自己的疼爱,要是她不愿意,早就来人叫走自己了。

他们两人想的很对,这边发生的事,根本瞒不过上官雪妍,她看着儿子和那人相处的愉快,也不打算拦着。说不上为什么,她就是觉得那侍卫不会伤害儿子。现在他要教儿子剑法,她也不反对。不过看着儿子和一个陌生人相处的这么好,上官雪妍心中难免有点难受,那小子是自己带大的。

“这套剑法一种有十二式,我先教你第一式江堤柳始。”轩辕玄霄在树上折过一节树枝,拿在手里比划着招式。

轩辕云墨也跟在一边用手中的剑一起比划。

十二式的剑招,也不知道是轩辕玄霄讲解的仔细还是轩辕云墨习武天赋高,等轩辕玄霄把十二式剑招比划完,轩辕云墨也学的差不多了,招式他都已经记下了,只是初学不熟悉罢了。

“墨儿,你的天赋很高,也许这剑法就该由你来发扬光大了。”轩辕玄霄看着练剑的儿子,一脸的欣慰,有子如此夫复何求。妍儿你看,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可是你能看到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