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六章 小偷云墨?

上官雪妍看着气的不轻的太后,在心中偷笑,这就是你们算计他们母子的下场,那轩辕海棠的世子玉佩,是自己在听见皇帝派人再次查看假山的时候,让宸盗了放在假山那里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自食恶果。现在好了,如自己预料的一样。至于儿子的世子玉佩,那当然是宸的功劳了,是他发现墨儿的世子玉佩不见了告诉自己。自己才会想到也有人会拿它做文章,于是就找了回来,墨儿身上的东西都被自己做过手脚。空间里有的是玉石,造假也不难。所以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就是不知道在这次的事件中,那颜夕郡主扮演什么角色。从事发到现在,自己还没看见那颜夕郡主呢?

今年的皇宫宴会不是最热闹的一次,却是最丢脸的一次,出了这事,不要说是皇家就是普通官家和百姓人家都知道要瞒着。那些回家的臣子也对家里人三缄其口,毕竟是皇家的事。

看似不会传出的事,第二天一大早就传遍上京了,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很多人都在说逸王和上京这地方相克,他们才到上京不到一个月就出了两次事,上一次是他们世子欺负圣世子,逸王教子无妨和逸王世子一起禁足,这次又是因为逸王世子出事,不过这次改为逸王妃了禁足了。这逸王世子到底有多不受教,才会让自己父母接连受罚被禁足,而且这次连自己的世子之位都丢失了。看来这逸王也不是能当大任的,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怪不得他治理的封地民不聊生。

一时之间逸王府的风评在上京坏到不能坏。消息传到宫里太后耳中,气的她摔了不少的花瓶瓷器。

“上官雪妍母子不死,难消本宫心头之恨,本宫多年没受过如此屈辱了。她上官雪妍不就是个冲喜的乡下的丫头,难道本宫还斗不过她,走着瞧。”太后在自己宫里咆哮着。

那些上官雪妍都不知道,因为上官雪妍现在坐在马车里,他要和儿子去拜年。今天是大年初二,按在现代的风俗,初二,外嫁的女儿要回娘家,外孙要去外婆家的。这里上官雪妍没有娘家,儿子要去外婆家,就只能去沐府。她说过不阻挡儿子认亲,可是墨儿还没有去过沐府,上官雪妍想着过年了,也该让儿子去一趟。由于不放心儿子,她觉得自己不如就陪儿子一起去。所以,一大早上官雪妍安排好王府里的事,自己就带着儿子和随从去沐府拜年。

“墨儿,以后你在外面要警醒一些,昨天要不是宸找到你,并发现你的世子玉佩丢了,轩辕海棠母子的下场就是我们母子的下场。”虽说即使厉嬷嬷拿的世子玉佩是墨儿的,自己也可以众人眼前掉包,照样不会有事,可是自己想让他经一事长一智,所以才说的严重一点。

“娘亲,我知道错了,我昨天去找铭哥哥的时候,有个小太监说,谦儿跑到那个假山里去了,请我去帮忙找找,谁知道刚到那里就被人给袭击了,在醒来时,就看见宸在眼前。儿子下次一定注意,不会让娘亲担心的。”轩辕云墨低着头说,他知道由于自己的大意,差点害了自己和娘亲。自己不要世子之位没事的,可是自己不该连累到娘亲。这些年娘亲为了自己付出很多,自己不但不能报答,还差点让娘亲沦为上京人的笑柄。

“墨儿,没事的,都过去了,娘亲也不会有事的。其实说起来这些也不算你的错,是有些人不想让我们母子好过。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娘亲今天说起这件事只是希望你多一份防人之心。”上官雪妍抱着儿子慢慢的说,自己知道他在乎的是什么。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

“娘亲,对不起,我……。”轩辕云墨抬起头红着眼说。

“男儿有泪不轻弹,墨儿,擦干眼泪,娘亲希望你是坚强的人,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红了眼睛。墨儿,记得你是我上官雪妍的儿子,是圣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你以后要面对的事会很多,所以你要学会去承担。”上官雪妍扶着轩辕云墨郑重其事的说。自己是不是把他保护的太好了,这孩子有什么很脆弱,尤其关于自己的事。

上官雪妍并不知道轩辕云墨只有在她面前才是这样,在外面他对付起外人丝毫不手软。例如凌氏兄妹,兄妹俩只因说了几句对她不敬的话,哥哥以后只能在床上躺着了,妹妹丢了大脸也只能躲在家里暂时不敢出来,还得罪了皇帝,断了自己以后参加宫宴的机会。

“娘亲,儿子知道了。”轩辕云墨看着上官雪妍认真的说。

“娘亲就知道我的儿子是好样的,来擦擦脸,我们快到沐府了,要是让沐老夫人看见你这双兔子眼睛,他们不得怀疑我这个后娘虐待你了。”上官雪妍递给他锦帕,笑着说。

“娘亲是最好的后娘。”娘亲对自己就如亲子,有时就连自己都忘记了,自己是有继母养大的。

“那当然了,谁让你娘亲喜欢你呢。”上官雪妍捏捏他的脸说。

“娘亲……。”轩辕云墨不满的教她。

“知道了,我们也该下去了。”上官雪妍感觉到马车停止了,想着这是到沐府了。

“王妃我们到静安侯府了,请王妃和世子下车。”车外传来雯绣的声音。

“知道了。”上官雪妍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

静安侯府今天张灯结彩的,不为别的,因为今天侯府的表少爷要来。其实单单是表少爷,也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可是这表少爷的身份不一般,那可是圣世子,西越可以媲美皇子的世子,上京哪家的表少爷能比。现在关键不单表少爷圣世子要来,据说就连圣王妃都要来,这可是他们静安侯府的莫大面子。

所以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母子下车的时候就看见静安侯爷带着阖府上下跪在门口。

“下官恭迎圣王妃,圣世子。”

“恭迎圣王妃,圣世子。”

“侯爷,夫人请起,这使不得。雪妍今天是以晚辈身份来给你们拜年的。”上官雪妍走上前扶起两位老人,把自己的身份放的很低。

“沐世子,世子夫人,念宁你们也都起来吧,大家都起吧。”上官雪妍又叫起其他人。

“公公、婆婆我们请圣王妃和圣世子进府坐。”沐世子夫人看看四周说。

“对,对,我们进去,圣王妃请。”沐侯爷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哪有让客人来了站在外面的道理。

“劳烦侯爷夫人带路。”上官雪妍开口,自己是晚辈,不能走在前面,再说现在自己是以客人了的身份来的。

于是上官雪妍和轩辕云墨在沐府主人的带领下走进静安侯府。走进去的上官雪妍没发现躲在一边的轩辕玄霄,他看着走进沐府的母子,脸上表情一时晦涩不明,等看不到那母子的身影他也离开了。

“墨儿,去给外祖父外祖母行礼。”上官雪妍叫了一声坐在自己进身边的儿子。

“云墨见过外祖父外祖母,外祖父外祖母安好。”轩辕云墨听后站起来走到沐侯爷和夫人面前跪下磕头。

“孩子,起来吧,真好,都长这么大了。”沐侯爷颤抖的扶起轩辕云墨,而沐老夫人一直在擦眼泪。

“老臣谢圣王妃。”看着如此健康,乖巧的外孙,沐侯爷向上官雪妍行礼,这算是代表女儿和女婿谢谢圣王妃的。

“侯爷,不用了,这是我该做的。”上官雪妍扶起沐侯爷。

“父亲,母亲,我们记心里就好了。”一边站着的沐肆云突然说。

沐肆云看着上官雪妍,她和几年前自己初见的时候竟然好像没一点变化,还是那样的自信高贵,时间好像在她身上停止了。

“侯爷、夫人,墨儿来拜年,雪妍也不知道让他带点什么,雪妍也不知道侯爷和夫人喜欢什么,就随便准备了一点,希望侯爷和夫人莫嫌弃才好。”上官雪妍看见坐回自己身边的儿子,指着身后雯绣,随墨他们捧着的盒子说。上官雪妍怕他们客气只说是儿子拜年带的,把自己刨除在外。

“谢圣王妃,您有心了。肆云接着吧。”沐侯爷当然听出了她的意思,他现在是真是觉得这圣王妃不简单,送礼都如此的用心,进门把自己的身份放的也很低,一点也没有圣王妃的架子。那自己也不能不知礼数,所以礼物让儿子亲自接收。

“是,父亲。”沐肆云上前接过礼物。

“娘,你们先陪圣王妃聊着,我去厨房看看。”

“恩,去吧,让厨房多做点墨儿喜欢吃的菜。”沐老夫人听了儿媳的话,安排她。

“娘,我知道了。”沐世子夫人说完向上官雪妍行礼然后带人走出去。

一时会客厅有点安静,上官雪妍只是坐着什么也没说,沐侯爷夫妻也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外孙,沐肆云坐在一边,沐念宁看看他们,感觉有点不舒服。

“表弟,你是第一次来静安侯府,走我带你到处看看。”一向话少的沐念宁走到轩辕云墨身边拉着他说。

“娘亲……?”轩辕云墨看着上官雪妍征求她的意见。

“去吧。”上官雪妍知道他毕竟是个孩子,天性好动,自己也不约束他。

轩辕云墨和沐念宁走出门口,随墨自动跟随而去。此时的会客厅就只剩她们四个人了,气氛比刚才还要尴尬,上官雪妍也只是坐着喝茶,不动安如山。

“说来,肆云还要谢圣王妃赠药之恩,要不然家母也不会好的如此快。”沐肆云想起几年前自己见她时,她给药的事。起初那药他们也没在意,毕竟当时母亲已经缠绵病榻近两年了,看了不少名医,吃了不少名贵药材,都不见起色。他们一家也都知道,母亲是心病所致,她要是想不开,谁也治不好她。有一天母亲又吐血了,自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就让母亲服了一颗,只是一天母亲的气色就好了很多,那天也吃了不少饭。自己知道那药对母亲病有用就继续给母亲服用,十天的药服完,母亲也大好了。也许是得到外孙的消息,母亲也渐渐走出了失去大姐的伤痛,这几年母亲也很少生病了。

“沐世子客气了,我当时说了,那是替王爷、姐姐和墨儿尽孝的,有用就好。”上官雪妍对于自己配的药还是有自信的,可是不是谁都相信她。

“大恩不言谢,圣王妃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便是。”沐肆云从座位上站起来说。

“还真有一事,墨儿以后就请沐世子多疼爱一些,他自小没了父王,我即使给他在多的关爱,始终给不了他来自父亲的关爱,我想沐世子毕竟是墨儿的舅舅。”上官雪妍说完站起身,对着沐肆云行礼。

“圣王妃,这本是肆云应该做的。”沐肆云躲开她的行礼,抱拳说。

“圣王妃见外了,墨儿那是我沐府的少爷和念宁一样。”沐侯爷对着她说,他说的是少爷而不是表少爷。

“雪妍替墨儿多谢您们了,这孩子以后又多了一个去处。”

这边上官雪妍在和沐侯爷父子谈论着儿子,那边的轩辕云墨却陷入了麻烦中。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打破我砚台,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一个嚣张的少年指着轩辕云墨问。

“我都说,不是我打破的,你怎么就不信呢?”轩辕云墨保持着良好的教养,面对如此嚣张之人依旧平静的说。

“哪里,有没有经过哪里?”那少年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院落问。

“当然。”轩辕云墨没否认,那是来这里的必经之地。

“那你还说不是,我的朋友都看见了,你偷偷进去要偷取我的名砚,被他发现你就失手打碎了它。你这偷儿好嚣张,赔给我,不然我就让你打你板子,我告诉你这里是静安侯府,就你这小门小户的,不是偷东西进来做什么?”那少年听见轩辕云墨没否认,就更加的嚣张,指着轩辕云墨鼻子说他是小偷,还要让人打轩辕云墨。

“你这人好不讲理,我是路过那里,你凭什么说我偷你的砚台,还偷而不得打碎它。小爷什么砚台没见过,会去偷一块砚台,你要在出言不逊,不要怪小爷出手了。”轩辕云墨此时也生气了,他作为堂堂圣世子,会去偷一块砚台,这也太侮辱他了,他有他的骄傲,绝不容人践踏他。要不是看在这里是自己外祖父家,他早就让随墨动手了,他那还有机会指着他的鼻子骂。

“你这偷儿,好大胆,敢在静安侯府装大尾巴狼,小爷今天就让人好好教育你。来人,给我打,这小子敢偷爷的砚台。”那少年听见轩辕云墨的话,是叫一个生气,他觉得轩辕云墨很嚣张,在他的家里竟然还敢称小爷。

“谁敢,动了我家少爷,到时候不要说你,就是你们静安侯府也担待不起。”随墨拦在轩辕云墨面前看着那些人,世子什么时候受过此等侮辱,要不是在这里,自己不用世子说,早就动手了。

“我好怕呀,动手,你们算是小爷见过最嚣张的小偷了。”那少年仗着这是在自己府中,就指挥下人动手围大轩辕云墨主仆。

“动手。”轩辕云墨现在也憋着气,这个人不讲理就算了,竟然还让人打自己,现在也不管这是在哪里,于是就命令随墨动手。

“是,少爷。”随墨私下叫轩辕云墨一直都是少爷,所以到此时对方还不知道轩辕云墨的身份。

这不大的地方很热闹,随墨以一己之力对抗静安侯府那些拿着棍棒的下人,轩辕云墨只是背着手,站在一边观战,他相信随墨对付了他们。那边的少年看着如此悠闲的轩辕云墨,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昏了头了,捡起地上的一断裂的木棒就向轩辕云墨的后脑砸去。上官雪妍到来看到的就是一幕,一个少年拿着木棒要袭击自己的儿子,她甩出根银针击落木棒。

“墨儿。”上官雪妍呼唤着儿子

“娘亲,您怎么来了?”

“下人说你和静安侯府的少爷打起来了,我怎么能不来。娘亲平时怎么教你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再说这是你外祖父家。”上官雪妍看着没事的儿子,就又教育他。这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讲理礼数呢,第一到外祖家就和表哥大打出手。

“娘亲,是他太过分了,他说我偷盗他的砚台,被人发现了,还打碎了砚台。我说不是我,他不信,还要人打我,我才让随墨动手的。”轩辕云墨也感觉到委屈,自己只是在这里走走。

“你就是小贼,有人看见了,你还不承认。”那少年从上官雪妍击落他手中木棒的惊吓中缓过来,就听见了轩辕云墨的话,于是反驳他。他由于有事不在府中,并不知道圣王府来人。

“有人看见了,谁,让那人来对质,这事不会是墨儿做的,我们圣王府难道还会少他一块砚台吗。”上官雪妍黑着脸对沐侯爷说,怪不得墨儿要动手,这就是自己也不愿意承担。这名号不能让儿子背着,那是对儿子的侮辱也是对自己的侮辱。

“念镜,是谁说看见了,把他找来对质。”沐侯爷也不相信外孙会如此做,可是这个孙子也从不说谎话,这孩子是肆云的庶长子自己也挺喜欢他的。平时虽说有点嚣张但是不是不知礼数的人。

“是凌冲说,他今天来找孙儿玩,孙子中间只是去了一次茅房,回来时那砚台已经碎了,碎片现在还在地上,他说看见一个红袍小子想偷那块砚台,他喊了一声,那小子受到惊吓摔碎砚台跑了。等我追出来的时候,就只看见他身穿红袍在我的院子外面。”那少年指着轩辕云墨说,那是自己最喜欢的砚台。

今天为了显得喜庆上官雪妍特意让轩辕云墨穿上了一身紫红色的衣袍。

“来人,去找凌冲。”沐肆云觉得此事的关键在凌冲,只要找到他就能解决了。

“世子,凌冲有人看见他回府去了。”不一会儿一个小厮过来说。

“去凌府请他来。”沐侯爷对身边的管家说,他要不在只是还就说不清了。

“随墨,去上京府衙报案,说静安侯府少爷的名贵砚台被打碎了,嫌犯是圣王府的圣世子,证人是一个叫凌冲的少年,让他带着证人到静安侯府现场审案,就说本妃在这里等他。一,守着那个院子,谁也不能进。侯爷让管家跟着吧,算是监督。”上官雪妍听见那人跑了,就让随墨去报案。那人既然敢跑,就不怕静安侯府去要人。那人姓凌,不知道和太后的娘家有什么干系。要是那家的孩子,恐怕静安侯府即使沐侯爷去,也未必能让那孩子出来对质,那剩下的事,就是圣王妃和静安侯府的事了。现在两府的人了都打起来了,要是上官雪妍为了儿子处理了沐府少爷,那就是仗势欺人,也会让沐府不痛快。要是不惩罚那沐念镜,那轩辕云墨就要背着这黑锅,那自己一定也会生沐侯府的气。

“圣王妃这不好吧,毕竟圣世子……。”沐肆云听到上官雪妍的话,阻止她。这要是经过衙门,谁都不好看。

“本妃相信自己的儿子,难道沐世子相信令郎的话,觉得此事是墨儿做的?”上官雪妍强势的说,只要是儿子的事自己从不会含糊。

“下官,不是此意,只是如果惊动府衙,对两府影响不好。”沐肆云行礼弯着腰说,表兄弟因为一块砚台大了起来。

“不是就好,就是为了两府和墨儿的名声,本妃才报官的。过来,墨儿,信不信娘亲?”上官雪妍拉过儿子问。

“信,娘亲不会害儿子。”轩辕云墨笑着对上官雪妍说,娘亲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自己考虑的,这事关系自己的声誉,娘亲一定会认真对待的。

“圣王妃可是……。”沐肆云还要说什么,他觉得这是不应该惊动官府。

“肆儿安心等着。”沐侯爷拦着自己的儿子,他也觉得这好像才是最好的办法,有府衙的介入事件可以明朗化。沐侯爷再次认真的打量着上官雪妍,她到底是何许人也。冷静睿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考虑出最有效的办法。这件事要是两个孩子没说谎,那问题就出现在凌冲身上。这个时候,家家不都是在宴客,拜年,哪有让孩子跑出去玩的道理,更何况是凌家那种人家。偏巧赶在外孙来府里的时候过来玩,出事了,他又是唯一的证人。等外孙和孙子打起来了,他人就消失了,看来这事有蹊跷。处理不好就伤了两府的和气,如果传出去,两府总有一府会被人诟病。圣王妃的办法很好,这事早晚会传了出去,到时的传言是什么,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不如就现在大大方方的处理,可以堵住悠悠之口。

“墨儿就你和云墨在这里,念宁呢?”上官雪妍奇怪的问。

“有个侍女说夫人找他有事,他就去了。”

“哦。”看来此时是有预谋的。

“王大人,圣王府来人,说是请您审案。”值班衙役得到消息立马进去禀报。

“审案,审什么案,等等你说那个府上的人?”王大人听后问,突然想起衙役刚才的话。

“大人,是圣王府,一个小厮来报案说是静安侯府少爷的一块珍贵的砚台被打碎了,嫌犯是圣王府世子,证人是一个叫凌冲的少年,圣王妃说在现场等候大人带着证人过去审案。”那衙役吧自己知道的就又说了一变。

“那还不快点,等等,你去……。”那王大人听说是圣世子的事也不敢耽搁,立刻换上官服,不知道想起什么在那衙役耳边说。

“知道了,大人。”那衙役跑了出去。

“来人,去静安侯府,还有去带那证人到场。”

“大人,那证人是凌府的一位少爷,这不好办吧?”另一个衙役小心的说。

“什么,凌府少爷,那也要带去,告诉凌府就说圣王妃状告他们凌府诬陷圣世子,现在那少爷由证人变成了被告,要是不出现,本官可以当他是畏罪潜逃了。”这王大人也是个厉害的,他打着圣王妃的旗号方便办自己的事。上京谁不知道,陛下对圣世子是真心的喜爱,自己现在不管是哪家的少爷,都必须出现。

“是大人。”那衙役听后,带着人往凌府走去。

这边那王大人点齐人马自己也不坐轿了,改做马车去静安侯府。

他急急忙忙的样子,路上惊动了不少人。

“那些不是上京府衙的衙役吗,好像出事了?”路人了甲问。

“还真像,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路人乙回答。

“我们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路人丙建议。

“好。”

好奇的不只有他们几个人,其他的人听到他的建议,也打算一起去。

就这样王大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带了一大队的人去静安侯府。

王大人下了马车,整理整理身上的官服,就带着人走进静安侯府,心中一直忐忑不安。在静安侯府的下人的带领下走到上官雪妍他们跟前。

“下官见过圣王妃、圣世子、静安侯爷、沐世子。”

“起来吧,本妃不是叫你行礼来的,本妃是让大人审案来的,这案子事关我王儿的声誉,希望王大人问仔细了。”上官雪妍坐着看着那王大人极其认真的说。

“下官一定会尽力的,不会让圣世子受委屈的。”那王大人低着头回答。

“王大人,本妃的意思很简单,你只要弄清事实就好了。”上官雪妍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得又说一句。

“是、是、是……下官知道了。”王大人说着知道了,其实心中却没了方寸。

“好了,那王大人问案吧,本妃和侯爷旁听。”

“是。”王大人看看另一边的沐侯爷,只能硬着头皮说。

“沐少爷你作为苦主,先把事情说一边吧?”王大人先问沐念镜。

“我的砚台,那是父亲在我生辰的时候送的上等砚台,可是就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被圣世子打破了,我让他赔偿,他还不承认。”这时的沐念镜也知道了轩辕云墨的身份,不口口声声喊他是小偷了。

“是你亲眼所见?”

“不是,可是有人看见了。”沐念镜伸着脖子说。

“知道了,圣世子,不知道您怎么说?”王大人听完苦主的又问嫌犯。

“我是经过了那个小院,可是我没进去过,见都没见过他说的砚台,谈不上偷窃不成失手打碎。”轩辕云墨站直身子,看着王大人不避他的眼神。

“你狡辩,明明就有人看见你进去了,我追出来的时候也就看见你在这里。”那沐念镜就咬定了是轩辕云墨打破了他的砚台。

“我看你是被人骗了,小爷是被那个人给设计了,你我倒是傻的可怜。”此时轩辕云墨也想通了什么,此事摆明就是有人设计圣王府和静安侯府。

“你不要挑拨离间,凌冲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不会骗我,一定是你喜欢那块砚台,看见没人就起了不良心思,刚好被凌冲看见了。”沐念镜指着轩辕云墨极度生气的说。

“镜儿不得胡说。”

“住嘴。”

沐氏父子一起呵斥沐念镜,然后紧张的看着上官雪妍。

“王大人现在各持一词,你当如何?”上官雪妍看都没看沐氏父子一眼恩,只是淡淡问。

“依下官之见,问题在那证人身上,来人带证人。”王大人紧张的说。

“大人证人还没到。”一个衙役走上前说。

“再传呀。”王大人听到证人没来,就生气了。

“凌府的人,不让带人,他们说这是圣王府和静安侯府的事,他们不参与。张捕头正在和他们对质。”那衙役顶着王大人的怒火又说。

“我去看看。”那王大人看看在场的人,觉得只有自己去了。

“不必了,人我带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他们看着声音的源头,那是几个身穿宫中侍卫服的人,其中一人手中拎着一个十三四岁少年。

“属下见过圣王妃,静安侯爷,陛下知道了此时,让属下过来看看,随便带来了这个什么证人。”那打头的侍卫行过礼说。轩辕玄霄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又见到他们母子,有人禀报这事的时候自己刚好在宫里,于是就过来了。

“知道了。”眼前这人上官雪妍很是熟悉,就是自己见过几面的那侍卫,不过今天身上多了一股自己熟悉的药香。

“王大人继续吧,陛下等着呢。”轩辕玄霄站立在一边和王大人说。

“是,我来问你,凌冲是你亲眼圣世子摔碎那砚台的。”王大人现在可不含糊了,既然陛下都知道,还派人过来,看来很重视这事。

“回大人,是我亲眼看见的,我进屋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身穿紫红袍的少年拿着那砚台,我当时没看见是谁,以为有人要偷那砚台就大喊了一声,那人想放下那砚台,不过也许是害怕没放到桌子上就失手给摔碎了。大人圣世子也许不是偷窃,只是好奇看看,是我一时着急吓着他了,才会打破的,说起来也算我的一份责任,念镜算了,不就是一块砚台,我改天送你一块新的,你们毕竟还是表兄弟。”那凌冲条理清晰的回答王大人的问话,中间还给轩辕云墨说了好话,然后又对沐念镜说。

这样的人不得不让上官雪妍多看来两眼,怪不得让他做这事,是个聪明的人。他看似是为墨儿请求事实上坐实了墨儿的罪行。

“烦请这位侍卫大人去请凌侯爷过来一趟,王大人去外面请上几位能明白事的百姓过来,一会好作见证。我们在这说了半天了,该去案发现场看看了,我想那会告诉我们真相。”上官雪妍打量了那少年一番,然后对他们说。

“你去凌府请人,就说此时陛下已经知道了。”轩辕玄霄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不过也按她的意思办。

“下官这就去。”王大人也不明白圣王妃要做什么,不过也是照办。

在等人的时候,轩辕玄霄走到上官雪妍面前“不知道圣王妃接下来打算做什么,有没有属下可以帮你的?”

“你最近中毒了?”上官雪妍没回答他的问话,反而开口问她。

“圣王妃怎么知道的,属下前几天不小心中毒了,还是陛下赐的药。”轩辕玄霄也没隐瞒,还特意说了自己药的来处。

“闻出来的。”怪不得自己觉得那味道熟悉,那可是自己配的药才有的味道,看来皇帝很看重这个侍卫,不然也不会拿自己配的药给他。这药想必是从铭儿那来的吧,自己好像没给过他。

“闻出来的?”轩辕玄霄疑惑的问,这都能问出来?

“霄侍卫,不知对于探案手段你知道多少?”上官雪妍想了想问他,那些痕迹学自己会是会,不过要在厘米和寸之间来回转换,也够麻烦的,要是这人会,那自己也就可以省一些事。

“圣王妃是说验看那些案犯留在现场的印记吗,属下明白一些。哦,属下明白了,圣王妃是想从此处下手来洗脱圣世子的嫌疑。”轩辕玄霄不得不佩服上官雪妍,她竟然还知道那些。

“那一会就有劳宵侍卫了。”

“明白了。”轩辕玄霄答应她,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也没什么好推辞的。

“谢谢侍卫大人了。”

“圣王妃客气,这是我应该的。”

上官雪妍笑笑,以为他说的这是陛下的意思他该做的,可是轩辕玄霄说的意思上官雪妍是不得而知了。

也没多久,凌志平就带着人来,王大人也带着几位看起来身份不一的人站在一边。

“沐侯爷,这好像是你们亲戚之间的事,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凌府卷进来?是不是看我们凌侯府好欺负?”凌侯爷刚到就冲沐侯爷发火。

“凌侯爷误会了,这事是本妃的意思,沐侯爷只是借了一个地方,不是本妃要把凌冲卷进来,从他指正说此事是圣世子而为时,就自己卷进来了,而且他是唯一的证人。”上官雪妍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把‘唯一’二字说的特别重。

“下官,见过圣王妃、圣世子。”那凌侯爷好像才看见上官雪妍一样,才弯腰行礼。

“起来吧,现在人到齐了,我们走吧。”上官雪妍也不在乎凌侯爷的礼节,她和凌府现在也只是保持着表面的样子了。那凌府的夫人被自己变相永久禁足了,凌小姐被墨儿整的不敢出府,逸王妃也是因为他们母子禁足了,作为凌侯府外孙的逸王世子还是因为母子丢了世子之位。这样算起来,上官雪妍母子和凌府的仇怨结大了。

走到那个小院的门口,上官雪妍问暗一“可有人进去过?”

“回王妃,没有。”

“沐管家,可有人进去过,或者一可曾离开过?”上官雪妍问完暗一又问沐府管家。

“回圣王妃都没有。”那管家也不会知道上官雪妍什么意思只是按自己看见的说。

“那就是说里面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那这样我们等在门口,宵侍卫大人和王大人你们进去看看吧。”上官雪妍怕进去太多人破坏现场,自己和他们就留在书房的外面。

“是。”

轩辕玄霄和王大人一起进去到处看看,轩辕玄霄时不时的蹲下用手在丈量什么,那砚台碎片他也拿起来看看,还在指给那王的人看。

“凌少爷,麻烦你再把事情的经过说一边。”他们勘测完里面出来,轩辕玄霄问凌府少爷。

那凌少爷又把最初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一边。

“照你的意思是说,当时圣世子在这里,看见你吓得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轩辕玄霄听他的叙述又问。

“恩,是这样。”

“你说谎,这里只有两个人的足迹,脚印也整齐,根本就看不出有人在惊慌失措时留下的。”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留下了清晰的脚印。

上官雪妍看看,可不就是嘛,也许知道他们母子今天要来,今天沐府上下都好好打理一番,这小院外面撒的水,印记还没干,所以书房地板上留下了脚印。也只有两双,一双在桌子旁,一双在书房门口的台阶边上。那里面的一双应该是打碎砚台的人留下的。看来事情要比自己想的简单多了,只要证明脚印不是墨儿的,就没事了。

“我说的是真的。”

“里面靠近书桌的脚印要长一些,我丈量了一下,鞋长有十七寸左右,正好是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该有长度,也就是你的。按你说的圣世子当时在,如果是圣世子里留下印记,依他的身高鞋长大概在十四寸左右,可是这里并没有合适的足迹,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圣世子根本不在这里。”

“他就在,也许是人清理了。”那凌冲有点紧张的说。

“事发之后,这里就你和沐念镜来过,难道是你们帮他清理的,要是那样我们大家也就不会在这里了。”轩辕玄霄听后讽刺的问他。

“不是我,我也没说谎,再说我说谎对我也没有好处。”

“有好处,可以诬陷圣世子,你说那砚台是被失手打碎的,也是谎话,那是有人故意摔碎的,如果不是用了大力,那砚台不会摔成那样,碎片也不可能嘣溅这么远。你诬陷圣世子,谎话连篇,只是为了掩盖那砚台是你摔碎的事实。”轩辕玄霄捡起脚下的碎片说。

“不是我,不是我摔得。”

“那就脱了鞋只和地上的花纹比较一下,就都明白了。”轩辕玄霄步步紧逼他。

“这位侍卫,你谁说是陛下身边的侍卫,可是也不能动我凌王府的人。”凌侯爷拦着轩辕玄霄说。

“凌侯爷阻拦,莫非事情是您一手策划的。”轩辕玄霄也不客气的问。

“你……老夫不知道此事。”凌侯爷反驳的说,这事不是自己策划的可是自己知情呀。

“王大人还不快拿下那污蔑圣世子的人,难道要等到本妃动手不成。”上官雪妍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下官照办。”王大人带着众人离开。

轩辕玄霄看着没自己什么事了也带着人走了。

------题外话------

没二更了

那关于鞋厂的尺寸也不知道换算的对不对,亲们不要较真

不过要是有知道的可以说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