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四章 教子骑马

“娘亲,你不喜欢那个侍卫叔叔吗?”回到了屋里,轩辕云墨小心的问自己娘亲。

“没有呀,墨儿怎么这么问?”上官雪妍疑惑的问儿子,自己表现出什么了吗?

“娘亲,墨儿觉得那侍卫叔叔很好,可是娘亲好像不开心,那这样的话,墨儿明天不和他学骑马了,墨儿不要娘亲不开心。”

“傻儿子,娘亲没有不开心,娘亲在想该给墨儿挑一匹什么样的马才好。”那人自己也不过奇怪他意欲何为,到不会说看到他不开心。

“娘亲,你也赞成我学骑马吗?”轩辕云墨知道娘亲没有不开心,还同意自己学骑马就很开心,自己以后也可以像那个侍卫叔叔一样威风。

“当然了,是娘亲疏忽了,以前觉得你小就没教你。现在墨儿也封了世子,是个小大人了,娘亲也不拘着你了,娘亲不但愿意你学,还会送墨儿一匹谁也比不上的宝马,墨儿开不开心?”上官雪妍笑着对他说,自己这么疼,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生他的气。

“当然开心了,娘亲给墨儿的都是最好,这次一定也是宝马良驹,可是娘亲墨儿没看见王府有马匹,就马厩的那些吗?”王府好像也就马厩里才有马匹,可是那些自己也都见过,好像也都是常见的马匹,难道娘亲在别处养马匹了。

“当然不是,你明天起来就能看到了。”那些怎么能和自己空间里的马匹相比较,自己在现代的时候,那是西北第一牧场主的女儿,什么样的马没见过,遇到好的种类,自己也会收集在空间里。

“谢谢娘亲。”

“你可真是娘亲的傻儿子,今晚想吃什么,娘亲去做。”

“娘亲随便做,儿子都喜欢吃。”娘亲做的菜不论是什么都很有味道,自己吃了这么多年都不厌烦。

“知道了,你先和随墨玩去吧。”

上官雪妍始终觉得儿子是个孩子,就该有他的童年,该玩的时候就要好好玩,所以自己也不会阻止,在学习上自己也不算是“虎”母,不过这孩子有自制力,又聪明也不用自己监督。

“好,娘亲。”

“随墨,我明天要去学骑马,你也要去,你怕不怕。”走进厨房的上官雪妍还能听见远处传来儿子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上官雪妍换下平时的广袖衣裙,穿上适合骑马的衣服,本来想直接穿空间里保存的骑马装的,不过后来想着那些衣服在这过于另类了,就只能放弃了。

“墨儿娘亲带你先去看看送你的马匹。”今天的轩辕云墨,上官雪妍也给他准备了一套利落的衣服。

“娘亲,在哪呢?”

“跟娘亲来。”上官雪妍带着他来到王府的马厩,那里有自己昨晚偷偷放出来的两匹马。

“娘亲这一匹是给我的马吗?”轩辕云墨刚到马厩就看到一匹比较矮小的马在马厩里悠然的喷着鼻息,一副高傲的样子,还时不时的用自己的蹄子,踢踢自己旁边的那只马。他觉得那只矮马好好玩,很人性化,他一看就很喜欢。

“墨儿,你喜欢这匹呀,这是给你准备的,不过另一匹也是给你准备的。你现在还小,娘亲想让你用这匹矮小的马来学习,等过几年你长大了,这匹就是你的坐骑。”上官雪妍指着另一匹枣红色的马说,这枣红色的马,是正宗的汗血宝马,马中之王。在现代有很多的马,据说都有它的血统,更何况这是在自己空间里养了好多年的马,经过空间灵气的滋养,它可不是单纯的汗血宝马。这是一匹开了灵智的马,能通晓人言,那奔跑的速度平常的汗血宝马可没法比。没办法,宸那只狐狸,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空间里欺负它们,还美其名曰锻炼它们。说他们就是不能成神马,也要强过那些凡间的马,毕竟是和他堂堂神兽住在一起的。那匹矮小的马在现代也是世界名马之一,是什么哈萨克马,速度快持久力强,适合山地环境。自己学骑马的时候就是这个品种的马匹,因为此品种的马相较其他种类的马要矮小一些,适合小孩子。当时教自己学骑马的师傅就是一位哈萨克牧民,哈萨克牧民有马背上的民族之称,可见他们对马的熟悉程度。

“娘亲这匹我也喜欢,我看就这两匹,我以为这匹是娘亲您的坐骑。”轩辕云墨上前抚摸着枣红色的马,由于人矮,只能摸它的腹部。

“娘亲的坐骑不在这,娘亲也用不着。走,我们去城外,娘亲教你骑马。”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感觉到很窝心,这孩子还真是让人心疼。

母子两人带着随墨、暗一和王府里养马的小厮一起走向王府大门。

“你怎么会在这,昨天不是说不让你来吗?”上官雪妍看见出现在大门口的人,奇怪的问,什么时候皇帝身边的侍卫如此清闲。

“陛下,知道圣世子要学骑马,特意准属下来教导的,还说可以把皇家校场让圣世子用。”轩辕玄霄其实很早就等在这里了,对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他们母子俩,他是兴奋了一夜,一早就起来了,还特意去挑选了给儿子的礼物,就是不知道儿子喜不喜欢。

“带路吧。”上官雪妍也不打算和他浪费口舌,既然是陛下准许的,自己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上官雪妍走进王府的马车里,轩辕云墨也跟着上马车。他知道一会就可以学骑马了,也就不着急骑马了,自己就陪着娘亲做马车。

他们到了皇家校场那里的人也不多,因为天冷,没有多少人会出来,不过积雪都清理了,倒是不影响使用。轩辕云墨看看这偌大的校场很是开心,自己只要学会骑马了以后也可以在这里肆意的奔跑。学院里也教骑射,不过自己为了伪装,只是学些简单的开弓射箭之术。一般马术课的时候,自己只会远远看着他们,再说自己还小书院也不敢让自己上马。

“墨儿来,娘亲先带你感受一下骑马的感觉,然后在教你骑马。”上官雪妍走下马车,就看见儿子看着偌大的校场眼里一片向往,知道他是羡慕可以骑马的人。

上官雪妍说完拍了那汗血宝马一下“走。”然后那马就奔跑起来,自己抱着儿子飘然而起,落座在马背上。上官雪妍一手牵着马缰一手环抱着儿子,母子两人在随着宝马的奔跑在马背上不断颠簸。

轩辕玄霄看着在校场中奔跑的母子,上官雪妍穿了一件淡黄色紧身夹袄长到膝盖和束脚的棉裤,裤腿扎在白色的的皮靴里。轩辕云墨穿的装束和上官雪妍一样不过衣物是黑色的,脚下是一双棕色的皮靴。此时上官雪妍的紫色披风在风中摇摆,远处传来他们母子的笑声,轩辕玄霄一时眼热也翻身上马,追赶那对忘我的母子,也希望自己可以和他们一起驰骋。

不要看上官雪妍在马上奔跑,后面人的动作也没逃过她的眼睛,于是拍一下身下的坐骑,让它加快速度,心想有本事你追呀。

轩辕玄霄看着前面突然加快的马匹,也大力甩动自己手中的马鞭,紧紧追赶,可是无论他怎么鞭打自己的坐骑依旧不远不近的撇在后面。于是原本寂静的校场上就上演了一幕你追我赶的赛马,上官雪妍母子在前面不慌不忙,后面的轩辕玄霄那是使劲了浑身解数。

绕着校场跑了三圈,上官雪妍让马停下来,调转马头看着远处追来的一骑笑问对儿子“墨儿累不累。”

“娘亲,不累,这马跑的好快,我喜欢,这真是给我的吗?”他摸着马鬃,爱不释手。

“当然了,娘亲什么时候骗过你。”

“娘亲,谢谢。”

“傻儿子和娘亲你还客气什么!”

“是儿子错了,可是娘亲为我做的,墨儿不知道怎么报答,只能说谢谢。”娘亲对自己好的没话说,自己如何才能报万一。

“那你以后等娘亲老了,你养娘亲不就行了。”

“好,娘亲你看,那侍卫叔叔追上来了。”轩辕云墨指着快到眼前的一骑开心的说。

“墨儿这马你喜欢,要不要给他起个名字。”上官雪妍只是看了那人一眼就低头对儿子说。

“起名字,叫什么呢,它是红色的,头上有白色火焰花纹,要不然就叫炙焰,炙热的炙,火焰的焰娘亲您看怎么样?”

“不错,炙热高温才会显像红色,红色像燃烧的熊熊大火,有火才会窜出火焰。恩,这名字不错,看来墨儿的学问有长进,主要是墨儿喜欢。”上官雪妍觉得这名字和身下的坐骑很匹配。

“嘿嘿,是娘亲教的好,儿子都是给娘亲学的。”

“你个精灵鬼,就会说好听的。”

“儿子说的是真心的,叔叔,你到了,你也太慢了,炙焰都快休息好了,叔叔你的马是不是太老来了,跑不动了。”轩辕云墨抬头刚好看见轩辕玄霄到来,于是问。

“嗯……也许吧。”轩辕玄霄听到儿子的话,不知道说什么,自己这可是千里挑一的好马,怎么到儿子的眼里就是老马了呢,不过不得不说,他们骑得比自己的要好多了,至少速度就快得多。

他这时才仔细打量他们母子骑得马,看了一会,不由的失声惊呼“天马,这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真有此品种的马?”他抬头看着那母子吃惊的问。

此时上官雪妍他们母子骑得马由于奔跑,流出了红色的汗水,那颜色殷红如血,他才认得出来。

“少见多怪,这就是汗血宝马,有必要奇怪吗?”上官雪妍觉得这侍卫,不够淡定。

“我的王妃娘娘,这汗血宝马只存在于书中和传说中,见过的人几乎没有,您说我不该奇怪吗?”轩辕玄霄耐着性子的解释,不是自己少见多怪是她的作为太惊人了。

“是这样嘛,我出身在民间,哪里能知道这些。”上官雪妍满不在乎的说。

“那王妃是怎么得到这匹宝马的?”轩辕玄霄一脸好奇的看着她问。

“在一片树林里捡的的。”上官雪妍看着远处说,自己才不会告诉他怎么来的。

“那王妃您可不可以告诉属下在哪里的树林里捡,属下也想捡一匹?”轩辕玄霄带笑看着上官雪妍,她倒是会说,这宝马良驹都能随便捡到。

“你刚才说这是天马只存在于传说中,那能遇到就是天赐的机缘。你不像有此机缘的人,我即使告诉你那片林子,你也找不到,你还是安心做你的侍卫吧。你只要保护好陛下,会有你的锦绣前程。人,不能太贪心了。”上官雪妍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教育道。

“谢王妃,我不是那贪心之人。这以后就是世子的坐骑马,刚才说叫炙焰,好名字。”他知道上官雪妍不想说,也就不问了。自己这个王妃好像蒙了很多的层的纱幔,揭了一层又一层,这倒很有意思,再说她和那人后期给自己的感觉也很像。

“叔叔,是我取的哟。”轩辕云墨见缝插针的说了一句。

“世子好学问取得很好,这是王妃打算给世子的坐骑吗,我不建议王妃把此马给世子使用,至少暂时不行。”轩辕玄霄听后夸赞道,这他是第一次夸奖儿子,感觉不错,然后又对上官雪妍说。

“母妃说这是墨儿以后的坐骑,墨儿会听话的。”他不满的对着面前的人说,要你多事。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既然给他就不会有危险存在。”上官雪妍自从知道这是传说中才存在的马,也就知道它对天下人意味着什么。尤其对那些上位者,能得到一匹这样的马那可就是至高的尊荣。墨儿如果让别人知道有此宝马良驹,不要说其他国家,恐怕就是连他那叔叔,都不会免俗吧。

可是自己也不会给自己的儿子招惹麻烦,马还是这匹马,不过要稍微改一下。上官雪妍拿出一颗药丸,喂给那匹马,这可以改变它的排汗系统,以后流汗也不会太明显,即使有看着也不会是红色的了。这可是自己根据古方炼制的,当时只是感觉好玩,没想到有用到的一天。

“来,墨儿娘亲教你骑马。”上官雪妍让炙焰自己呆在校场里,然后又唤过来那匹矮马。

“墨儿,和它打个招呼,你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让宸教育你。”上官雪妍看见跑到眼前的马和儿子说,然后又拍着那马头和它说。

这匹马是比较活跃的一匹,也是开了灵智的,就像个调皮的小孩,在空间里的时候就到处跑,昨天为了带它出来,自己可是许了不少条件外加宸的威慑。

“你好,我叫轩辕云墨,你呢有没有名字,要不然我给你起一个吧。”轩辕云墨走上前摸着它的鼻翼说。

那马儿听后歪着头看了一会轩辕云墨,然后点点头,伸出舌头添添他的手。

“娘亲,马儿能听懂我的话。”轩辕云墨开心的说。

“恩,墨儿以后好好对它。”上官雪妍用力的拍拍那马,意思说你小心点,不要表现过头了。就它刚才的表现就有点惊悚了,墨儿小不懂也许不明白,可是那侍卫那,如此通人性的动物他不奇怪才不对呢。

却是如上官雪妍想的一样,那轩辕玄霄也看到了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从那马儿听到呼唤奔跑过来,还有他人性化的表情,到他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点头。他一直都在跟前,也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就说明那马确实能听懂人言,还能表达自己的意思。这也太逆天了,要不是自己看,谁告诉自己,自己也不会信。自己这个王妃到底是谁,会医术,会功夫,随身还有白狐陪伴,就连饲养的马匹都不简单,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哪来的的,根据自己的调查她就是一个孤女,谁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就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可是如果真是这么厉害,那她为什么会被送来冲喜,到底有什么目的,可是看她对墨儿的喜爱不像是假的。还有她到底是不是那人,那人自己也没见过她有如此神通。

那边轩辕云墨已经在上官雪妍的帮助下,颤巍巍的坐在马上了,一手牢牢抓住缰绳,双腿紧紧的加着马腹。

“墨儿放松点,没事的有娘亲在,来娘亲牵着走一圈。这马儿很听话的,它一后就是你的伙伴、朋友,你要信任它。你不是说喜欢它吗,那它也会喜欢你的。你这样它会不舒服的,你也难受,这样如何学。”上官雪妍一边牵着马在校场走一边柔声的对儿子说。自己第一次骑马的时候也像他一样紧张,坐在上面全身肌肉紧绷,老是害怕那马突然跑了怎么办。

“世子,没事的,我们是男子汉,就要勇敢一些,你以后可是要保护你娘亲的。王妃可否让属下来,我也是从他这时候过来的,比较了解。”不知道轩辕玄霄什么时候走到他们母子跟前,插话说。

“好吧,我就在旁边看着。”上官雪妍想着他们都是男性应该容易交流些,也就不说什么了。

“世子,你这样……。”上官雪妍就看见侍卫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给他示范如何握缰绳,力度如何才能让马儿觉得安全。上官雪妍看着这一幕,觉得很和谐,好像是父亲在谆谆教导自己的儿子,可惜了墨儿是享受不了来自父亲的疼爱了。自己可以给他一切,唯独给不了他,他缺失的父爱。

“娘亲。”半个时辰过去了,轩辕云墨可以控制缰绳,自己骑着马慢慢溜达了。

“累了吧,墨儿比娘亲当年可强多了,娘亲当时学了一上午才敢离开师傅独自骑着。”

“真的吗,侍卫叔叔教的很好,娘亲我会好好学习的。”

“我知道墨儿最乖了,来我们今天先回家,娘亲要给你准备药浴,不然你会喊浑身不舒服的。”那种感觉自己知道,双腿长时间用力,在马上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下了马等过一会儿就是酸痛难忍。

“好。”

“那你唤炙焰回府,像娘亲这样,你试试。”上官雪妍看着远处悠悠哉的那匹马,手指弯曲含在唇边,呼啸出声。

“娘亲,我怎么弄不出声呢?”轩辕云墨学着上官雪妍的样子,可是吹了很久,就是没声音。

“你急,慢慢学,我们先回去。”上官雪妍笑着看着他,然后给他用帕子擦擦手。

“谢谢你了,你可以回去交差了。今天的事,我也希望你能保守秘密。”走出校场,上官雪妍对身边的侍卫说。

“放心吧,我会的。”

“侍卫叔叔下次见,今天谢谢你哦,云墨会记得的。”

“恩,那我先走了。”轩辕玄霄跃马扬鞭而去。

今天是除夕,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往年圣王府里厨房会做很多饭菜,上官雪妍也会在自己的小院里摆上一桌,母子两人和自己小院里的人一起吃。可是今年不能了,早上陛下差人通知说今天所有王爷爷携王府和世子进宫吃除夕宴,说是家宴。所以早早的上官雪妍和儿子就打扮好了,就等着晚上赴宴。既然所有王爷都到,那自己也不能太随便了,一身淡紫色宫装,头发简单的盘成发髻,只插一对步摇作为点缀。

轩辕云墨依旧一身紫色袍服,外披白色虎皮披风。

“圣王妃、圣世子到。”上官雪妍带着儿子走进皇后的宫殿。

“皇嫂您怎么来这么早?”皇后迎他们坐下问。

“这不是在家也没事,就来你这里耗时间,这墨儿在家也着急,早点来,他可以和铭儿一起玩。”

“那墨儿你等一会,你铭哥哥去带你谦儿弟弟去了,一会就过来。”皇后看着坐在一边的侄儿说。

“知道了皇婶婶。”轩辕云墨乖乖的坐在一边。

“母后我带着皇弟来了。”轩辕锌铭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进来。

“铭儿、谦儿,过来给你们皇伯母请安。”

“请什么安,不用了,谦儿过来,给皇伯母看看,这小子又重了,告诉皇伯母你平时都吃些什么?”上官雪妍看见那个才四岁左右的孩子,伸手抱过他。这轩辕锌谦是皇后和陛下的第二个儿子,这小子今年也有四岁了,那年皇后生他的时候是难产,自己知道后,就让暗一拿着令牌送药过来。

“皇伯母,谦儿吃很多东西。”

“是吗,谦儿好乖。来,这是皇伯母给你的新年礼物,你可要带好了,你铭哥哥和墨哥哥都有。”上官雪妍拿出一块玉佩给他带好挂在腰带上。“皇后,你告诉照顾他的人,玉要不离身的带着,这样对他身体好。”上官雪妍有句话没说,这玉佩可以在危险的时候起到保命的作用。

“皇嫂,我记得了,会吩咐下去的。”皇后还是比较信任上官雪妍的,铭儿的身子就是她调理好的,这些年铭儿很康健。

“娘娘,那边传来消息,各府王妃都到了,您是不是要过去了?”秦嬷嬷从外边进来问。

“知道了,皇嫂我们也过去吧。”毕竟是家宴,自己也不能去的太晚了,那些是各王府王妃,也都是自己的妯娌,既然是家宴,自己就不能摆架子。

“我们走。”上官雪妍还只是见过那些人,不过从没仔细看过,不过自己最好奇的是逸王妃,好像出自凌府吧。

以前凌府四千金是很有名的,在上京很多世家公子都想娶他们回去,说是个个色艺双绝,可是也只是想一想。上京谁不知道那绝色四人是凌家花大力气培养的,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娶得。能娶得那四位小姐的一定要是富贵权势之人。那四千金是堂姐妹号称‘碧雪丹心’。老大凌碧流就是逸王妃,老二凌雪就是轩辕玄耀的贵妃,老三就是凌丹是现在圣王府的凌侧妃,至于老四凌碧心说是嫁给了一个商人,可是也是几世积累的经商世家,家里财富不少。

“皇后到、圣王妃到。”上官雪妍和白皇后带着孩子走进暖阁的时候,那里应经坐了几个贵妇打扮的人,有说有笑的,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几人停下说下,起身行礼。

“臣妇等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圣王妃。”

“免礼吧,这是家宴,各位弟妹不用多礼,看来是我和皇嫂来晚了。”白皇后走进去笑着对她们说。

上官雪妍知道在皇后面前,就没自己什么事了,所以她就安静的跟在白皇后后面。

“不晚,我们也刚到。”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开口说。

“都坐吧,皇嫂你想必也不认识弟妹们,来我给你介绍。这说话的是我们三弟妹景王妃杜氏,他左边的就是四弟妹逸王妃凌氏,那右边那位最年轻的是五弟妹呈王妃何氏,六弟尚未成亲所以我们暂时没六弟妹。”白皇后在位子上坐好,就指着下面的人给上官雪妍一一介绍。

“各位弟妹好,除了四弟妹,和其她两位弟妹我们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是如此近距离说话算是第一。”上官雪妍淡笑着说。

“圣王妃说的是。”又是景王妃站出来接着话说。

“三弟妹,叫什么圣王妃,我可是你们大嫂,皇后不是说了今天是家宴,称圣王妃多见外。”

“这大嫂就是大嫂,话说的真好听,那当初让陛下,惩罚我家王爷和棠儿的时候没想到您是长嫂。都说长嫂如母,您可真是个继母,连自己兄弟和侄儿都算计。”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进来说。

“我本来就是你们大哥的继王妃,对于墨儿来说就是继母,这是谁都知道的,四弟妹这奇怪吗?至于说我算计四弟和侄儿,不知从何说起,难道海棠受了委屈,四弟妹可以看着不管?这事你这个亲母做的出来,我这个继母可做不出来。我一个霜寡之人只是想给儿子讨个公道,怎么就成了算计兄弟和侄儿了?四弟妹你这样说,这让我以后有何脸面去见王爷。”上官雪妍先是讽刺她,然后又故作伤心。

上官雪妍其实在心里想的是,演戏谁不会,这些人不都是善于演戏嘛,自己就陪你们慢慢演。

“你……。”凌碧流生气的指着上官雪妍,看那起伏的胸部,想来是气得不轻,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到让她把自己说了一通。

凌碧流抬头看着那人,堂妹说的不错,这孤女不是简单的人,自己起初以为她夸大其词,现在看来她说的一点不错。这上官雪妍油盐不进的,自己说她是后母,意在说她狠毒,可是她却反问自己,有什么奇怪的她本身就是继母。她回答的干脆利落,那自己能说什么,还有什么可说的。在听下面的话,她之所以那么做也是为了自己的继子,难道你能说她错了吗,不能。现在自己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个算是精明的堂妹在这几年里不要说掌王府的大权了,能保住自己和儿子也算是不错了。

“四弟妹难道我说错了,哪错了。你给我指出来,是不该为墨儿出头,还是应该帮着那些不知所谓的人,欺负墨儿做个十足的恶毒继母。”

“圣王妃没做错,做的很好,作为母亲是该为儿子做主。”

“那就是说四弟妹也赞同让欺负墨儿的,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受到惩罚了。”上官雪妍步步紧逼的问。

“是,不是……。”精明的凌碧流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此时说什么都不对。说不是,那就是说为母不该为子出头。要说是,那她说的那些欺负轩辕云墨的人就该受罚,可是她嘴里的那些人是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皇嫂,你看弟妹们都在,你怎么就只和四弟妹说笑,我们可都嫉妒了。”白皇后感到气愤有点僵硬于是打圆场说,其实她也很乐意看见逸王妃哑口难言,算算太后和陛下该到了,不能让太后那老妖婆抓住了皇嫂的把柄。

“就是、就是。”

“是我的不是,你们勿怪。”上官雪妍轻笑出声说。

于是妯娌几人看似和谐的聊起了感兴趣的话题。不过那几人好像都在躲避着逸王妃,女人聊天不外乎衣服首饰,这些身份高贵这人也不免俗。

“陛下到。太后到、各位王爷到。”门外传来太监那独特的嗓音。

“见过陛下,见过太后。”里面几人在白皇后的带领下走到门口迎接。

“都平身,今天是家宴。”轩辕玄耀扶起白皇后,走进门说。

“母后,你小心脚下,来儿媳搀着您。”看见太后进来,逸王妃赶紧说道。

“还是流儿对我老婆子好,逸儿你可要好好对她,她要是受了委屈本宫可不轻饶你。”太后拍着凌碧流的手对跟在身后的逸王说。

“母后,儿子不会的,流儿可是我的贤内助。”

“姑母,表哥对我很好。”凌碧流低着头带着笑着说。

“那就好,母后可就只有逸儿这一个儿子,你们过得好,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太后也笑着说,可是她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上官雪妍看着和谐的一家几口,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其他的人都被他们排除在外。上官雪妍在看看陛下和几位王爷,想看他们什么反应。跌破眼的是他们不喜不悲,几兄弟也不知道再说什么,还能传出笑声。

“业公公通知上菜。”突然轩辕玄耀抬起头看着那和谐的‘一家’对业公公说,他的声音刚好打断了他们一家人的和谐画面。

太后尴尬的抬头看着众人,可惜了没人理她,她们都已经在桌子前坐下了。她只能在自己儿子和儿媳的搀扶下走到桌子前。

上官雪妍奇怪的看着这些人,看着情况,这太后很不得人心,她们连面子工程都懒得做,对她好像一点也不恭敬,这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

“母妃,要用膳了吗?”轩辕云墨从外面走进来,走到是上官雪妍面前问。

“快了,你和铭儿带弟弟去哪了?”无论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在懂事,他还是个孩子。在走进暖阁之前那小家伙非要出去玩,就连他也是一副向往的样子。

“没去哪,就在暖阁外,怕走远了娘亲找不到我。”轩辕云墨站在上官雪妍面前说。

“去吧,那张桌子是你皇叔给你们准备的,你去和你堂兄弟一起坐。”上官雪妍指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说。

宴会一共摆了四桌,太后和众位儿媳一桌,皇帝和各府王爷一桌,下面皇子和王府世子、少爷一桌,公主和王府郡主小姐在另一桌。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看着娘亲指的那一桌自己走了过去。

“圣王妃呀,这圣世子也太没礼貌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育的,这太后在这坐的呢,他都没过来见礼。”突然有人说。

那声音说的很突兀,上官雪妍没想到。她也看到其他孩子也没人行礼,这是谁怎么只抓着墨儿说事。上官雪妍抬头,看着声音的来源,淡笑出声。

“我说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后和陛下、皇后都没说什么时候就开口。原来是你呀贵妃娘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上官雪妍话里的意思是说她才不知礼数,竟让抢在太后,陛下和皇后面前说话。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凌贵妃听到她的话知道她的意思,所以故意忽略问。

“在座的都是各个王府的王妃和皇后娘娘,这可都是明媒正娶的正妻,不知道你一个妾室是怎么混进来的。”上官雪妍依旧笑着说,可是笑意不达眼底,说的话也比较难听,谁让她没事找事的。

“你……。”凌雪站起来指着上官雪妍。

“怎么,凌贵妃,难道本妃说错了,好像没有吧,你即使贵为贵妃,在大家眼里不就是小妾吗,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还是说你一直就没找对自己的身份?”上官雪妍继续打击她,墨儿就是自己的底线,谁也不能碰,处之非死即伤。

“上官雪妍你好大的胆子,我堂堂贵妃,你区区一个王妃也敢侮辱,你可知罪?”那凌雪听了她的话拍着桌子大叫道。

“罪,本妃何罪之有,再说本妃何时侮辱你了,难道这世道连句实话都不能说了?还有你来告诉本妃,你打算把什么罪名安给本妃。凌雪虽说你是贵妃,可是你忘了本妃的身份了,本妃是王妃不假,可是封号‘圣’,这就不是你一个小妾可以指责的,就凭你现在行为本妃就可以治你以下犯上之罪,就连陛下恐怕也不会说什么吧!”上官雪妍叫着她的名字说。上官雪妍也是在后面才知道这‘圣’字,可不单单是个文字那么简单。圣王爷在特定的时候可以行使皇帝的权利,那圣王爷的王妃当然也有相当高的权利,至少可以享皇贵妃的俸禄和权利。在这阶级森严,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社会里,这圣王妃可不是简单的叫叫而已。在世间女子的身份中也就只低于皇后和太后,你说你一个贵妃对着身份比你高的人如此叫嚣合适吗?

“圣王妃,你真当你多尊贵,也就听着好听,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寡妇,你有什么好自鸣得意的。”凌雪也许是生气了,有点口不择言了。

“凌府的家教真是很好,本妃再一次领教了,连祖训礼法都敢藐视。陛下,皇后,皇嫂这次怕要冒犯了,要借用一下皇宫了。”上官雪妍说的也比较强势,平时都是臣妇,今天连皇嫂都用上了,意在告诉他们这人今天我是处置定了。

“皇嫂,这怎么能劳烦你动手,有皇弟代劳。来人,贵妃顶撞圣王妃,责打五板子,拉出去执行。业公公菜怎么还没上来?”轩辕玄耀知道上官雪妍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也只是笑着说,还在向业公公催促菜肴。

“多谢。”上官雪妍依旧笑着,板子看着是不多,可是堂堂贵妃被打板子也够她受的,至少脸上是无光。

“陛下,您怎么能……。”凌雪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轩辕玄耀,自己是他的妃子,他竟然帮着那贱人责打自己。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带出去吧。”轩辕玄耀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

“慢着,雪儿今天不是以贵妃的身份来参加宴会的,她是以本宫的娘家侄女身份受邀来的。”这时太后突然开口说,她说完狠狠瞪着上官雪妍,如果眼光能杀人,她一定要上官雪妍的命。

“呦,原来是凌家小姐,失敬了,不过凌小姐是否有品级,又是几品,如果品级大得过各位弟妹,本妃就饶了她。”上官雪妍讽刺的问,步步紧逼。

“你……圣王妃今天是家宴,你非要搅合了才开心是不是?”那太后直直的盯着上官雪妍问。

“太后这话说严重了,不是我找事,您也看到了,是那凌小姐挑事,要不是我的身份还可以,那现在被打就是我了,到那时太后你老人家又会怎么说。”上官雪妍想反正她已经得罪了太后,也不怕多得罪一次。

“今天到底是家宴,能不能看在本宫的面子上请圣王妃放了她。”太后咬牙切齿的说,她什么时候给晚辈低过头,可是为了雪儿,为了凌家的颜面她不得不低头。

“谦儿过来,告诉皇伯母,你姓什么叫什么?”上官雪妍没回答太后的话,却是叫过来小谦儿抱在怀里。

“皇伯母,你好笨呀,谦儿和墨哥哥一样姓轩辕,名字叫轩辕锌谦,这名字是父皇取得。”小小的人儿坐在上官雪妍腿上说。

“谦儿不得无礼,皇嫂,谦儿他……。”白皇后担心上官雪妍听了儿子的话会生气,着急解释。

“皇后娘娘,没事的,谦儿很聪明,知道今天是轩辕氏的家宴。”上官雪妍笑着说,看似子在夸奖小谦儿,意在说,轩辕氏的家宴上不是应该都是轩辕家的人吗,为什么会有凌姓的人。

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子,她话里的意思他们听的明白,都同时看着太后和凌贵妃。

太后这是也犯难,说是贵妃吧,雪儿就要受罚。说是娘家侄女,雪儿就要离开这里,今天无论怎么说雪儿这人是丢定了,自己又不能说什么。

“雪儿,你先回宫吧!”太后思量再三说,自己也不忍心雪儿受苦,可是强留下来只会有更大的羞辱。

“是。”凌雪妍咬着唇说,今天之辱自己记得了,上官雪妍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到时候看我怎么羞辱你。

“好了,我们的家宴也可以开始了,来,各位皇弟我们敬逸老四一杯,要不是他,我们可没机会聚在一起。”轩辕玄耀举杯说。是太后说要给他接风才会有的这次家宴。

“皇兄说的对,我们是该好好谢谢他,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小小的年纪就没了母妃照顾。”呈王突然说,不过看的却是太后。

到这里,上官雪妍有点明白了,看来那太后做了不少心狠手辣之事,这几位王爷母亲的死怕是多少都和她有点关系吧。怪不得,自己总感觉他们的气氛怪异,原来有故事呀。

------题外话------

今天就一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