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三章 众矢之的

“这,中华楼是被人收买了。对,一定是这样,就是为了陷害本王的王儿。”逸王说完狠狠的瞪着上官雪妍,好像那人就是在说上官雪妍。

“四弟是在怀疑本妃收买了中华楼东家?四弟你刚来上京,不知道中华楼在上京的地位,还是说你认为本妃一个寡霜之人,权利大过陛下。”上官雪妍已改刚才的柔弱,咄咄逼人的问。

“陛下,景王带着午世子、文丞相带着文少爷、淳于将军带着淳于少爷、白、沐两位侯爷带着孙子在殿外求见。”业公公走进来说。

“他们怎么来了,去叫他们都进来吧。”轩辕玄耀有点头疼的说,这都是做什么。

业公公领命,一会儿带着一队人进来。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那些人进门跪下行礼。

“起来吧,三皇弟今天怎么有时间进宫,四位卿又是有何事?”轩辕玄耀叫起他们,然后挨着问。对于自己的这个三皇弟自己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安于平淡,一心只想做个闲散王爷,没有雄心壮志,对自己也比较恭敬。不过有时候也是个混不清的人,尤其是涉及到世子的事。他今天不知道又是为什么事来的,难道是午世子出了什么事?

“陛下,老臣是来请罪的,臣那孙子不长眼,不该在今天去中华楼吃饭,不该在中华楼有固定的雅间,更不该在中华楼客满逸王世子排队的时候去中华楼,还有更加不该在逸王府的下人不让上楼进自己雅间的时候,上前去理论,从而得罪了逸王府的世子。臣现在也把那小子带来了,请陛下严惩,虽说逸王世子是谁臣也不认识,臣也就不说不知者无罪为他开脱,谁让那小子自己不长眼呢。”白侯爷又跪来了下去,那是一番唱念做打,句句看似在在数落自己孙子的不是,实则告诉陛下,是逸王世子挑事。

上官雪妍听得都想笑,这白侯爷是个妙人。怪不得白侯府会传出白世子满院子追子的消息,还有流冰那偶尔脱线的状态,原来根在这呢,遗传就是强大。可是那白皇后和他们可是一点都不像,难道白皇后随白老夫人多一点。

“憋着不难受吗?”在上官雪妍忍着笑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上官雪妍知道声音来自哪里,是那个侍卫“你管的太多了,再说你不是应该站在陛下哪里吗?”

“是哦,我好像站错地方了。”那人一本正经的说,不过没动地方依旧站在那。

上官雪妍懒得理他,自己继续看戏,看下面逸王怎么收场。

“陛下白侯爷说的也就是臣要说,早知道逸王世子今天要进京,臣就是打断他的腿也不让孙子出府了,也就不会妨碍到了逸王世子。”沐侯爷说的更绝。

“陛下臣也是为此事来的,当时臣的孙子也在场。”文丞相也跪下说。

“陛下,臣也带孙子请罪。”淳于老将军也跪抱拳说下。

四位老臣跪了一排,他们不是商量好才来的,而是听到传言后决定来的。沐侯爷觉得那圣世子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外孙,自己要帮一下,再说对方状告的就是自己的孙子,那自己也不能坐着不动挨打。那白侯爷是想着那圣王府和陛下是一体的,也算是自己一方的人,再说对方又是冲他们白府去的,自己怎么说也要掺一脚。至于文丞相和淳于将军他们是被自己孙子说动,还有一个原因他们觉得这逸王也不是正派人,肯定是怀有目的而来的,想打压他一下气焰。于是心思各异的四人就在宫门口碰到了一起。

轩辕玄耀看着底下跪着的四位臣子,都是肱骨之臣,甚至也有算是自己的长辈。可是他们现在都跪着,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得罪了刚入宫的逸王世子,至于怎么得罪的,白侯爷说的很明白。

“你们起来吧,朕知道了,一会说,那三皇弟你呢,难道也是因为这事?”轩辕玄耀叫起他们四人又问景王爷。

“臣不知道他们说的何事,臣今天正在家里喝酒呢,子午哭着回来,说是被人吓着了。我一听来气了,谁不知道子午是我最疼的儿子,再说他在不计也是我景王府的世子,堂堂世子让人吓着了,那还得了。我问是谁吓着他了,他说是弟弟。我一听就明白了,他说的弟弟也不外乎是我府中的小儿子和这些堂兄弟,也就那几个人。这孩子胆小,又有点单纯,肯定不是他惹事的。府里我问过了,不是我那小儿子,要真是两位殿下和圣世子,也就陛下给这孩子做主,所以臣弟也就来找陛下了。”景王拉着眼睛红红的轩辕子午义愤填膺的说。

“子午,告诉朕是谁吓着了?”轩辕玄耀没想到景王也是也告状的,而且告的还是自己的儿子和最疼的侄子,不由的多看他一眼,这不是来给逸王解围的吧,于是蹲下问当事人。

“弟弟,很凶的。”轩辕子午缩着身子,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一样,颤抖着身子。

“陛下您看,您问他也这么说。”景王赶紧说,证明自己说的没错,还拉过儿子紧紧抱着安慰,

“来人,去请圣世子和两位殿下,还有逸王府世子,慢着还有呈王府的少爷。”这下好了,那堂兄弟几个自己这是找齐了。就连那几岁的小孩自己都给叫来了。

“是。”这人奇怪的想,那呈王府少爷才几岁,比景王世子小多了,能吓着他,不过陛下的想法不是自己可以理解的。

“皇兄看来外面的传言不会错的,他们连子午都吓唬,那欺负刚入上京的棠儿也就不奇怪了。”逸王好像抓住了把柄凉凉的说,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其实他刚才被那几位大人气的够呛,不过只是忍着没发火,现在可是找到借口了。

“逸王弟言之过早了,我们拭目以待。”轩辕玄耀信任自己的儿子和侄子,觉得他们不会做这事。

“好,但愿陛下不会徇私。”逸王爷咄咄逼人的说。

“你们现在说的朕都糊涂了,大家先喝口茶,等孩子们到齐了再说。”轩辕玄耀让人搬椅子然后上茶。

“谢陛下。”

轩辕玄耀觉得自己书房里从没有这么热闹过,他们兄弟六人,此时在这四位,也是父皇去世之后这几年来,他们兄弟第一次聚这么齐,可惜了大家心思不一。他看看哄儿子的景王爷,在另一边的逸王和扮成侍卫模样的皇兄。

不一会儿,几个孩子走了进来,行礼,奇怪的是,呈王爷也来了,那是因为他要照顾自己的孩子,也想知道陛下为何召见自己的王儿。

轩辕云墨走进来看见娘亲和其他人,他就知道是因为午饭时发生的事。外面现在流言纷争,自己当然也知道,没想到只是一件小事,短短的时间里就演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给娘亲惹麻烦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看到是娘亲温柔的看着自己,就知道娘亲没生自己的气。

“我们一个一个的处理,那就先处理子午的事。子午你告诉大家是谁吓着你了,朕给你做主,不论他身份如何。”轩辕玄耀看着所有人都到了,于是开口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把最先告状的逸王放在后面。

“子午说吧,有父王和皇上伯父在呢。”景王鼓励的说,自己这儿子,自小心性单纯,怯懦,现在这里怎么多人,他肯定害怕。

“父王,他很凶的,我要说了,他会不会打我,他今天在中华楼就拍打白流冰的脸还要打墨弟弟。”轩辕子午紧紧依着景王爷说,抬起头用纯洁的眼神小心翼翼的问。

大家听后一起看着逸王爷,书房一时安静很多。好了,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结合外界传言,得了,又是逸王世子。那景王世子,单纯如幼童,一直被景王保护的很好,也许没见过什么过激的场面,逸王世子当他的面打人,不吓着才怪呢。刚才逸王还说让陛下不要徇私,这可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午儿,你还没有告诉父王是谁吓着你了。”景王看着众人迷糊的问自己儿子。,

上官雪妍抬起头看看景王爷,在场也恐怕就景王爷不知道中午的事。这人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即使再不问世事,他也是在上京生活,外面传这么厉害,他竟然不知道。

“逸王弟,你怎么看这事?”最后还是轩辕玄耀问逸王。

“陛下现在不是在问是谁吓着我家子午的吗,你怎么又问起四弟来了,子午告诉父王是谁吓着你了,你皇帝伯父不管,还有你父王呢。”这人快要找到了,陛下不会不管了吧。即使陛下不管,那自己也要给自己的儿子出口气。

“父王是他。”听了景王的话,轩辕子午好像有了胆子,指着站在人群中的轩辕海棠说。然后又缩回景王爷的身后。

“侄儿,你记错了吧,你海棠哥哥今天才到上京,怎么会吓着你了,好孩子是不说谎的?”逸王爷看着他指着自己的儿子,走到他面前说。由于轩辕子午比其他几个孩子特殊,景也不会妨碍到自己,所以逸王就主动忽略了午饭时发生冲突的时候其实轩辕子午也在场。

“父王,子午没说谎,就是他,长得好像姐姐,很漂亮。”轩辕子午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没错,还拿轩辕海棠的面容说事,等于无意间又捅了轩辕海棠一刀。

“你……。”轩辕海棠指着他要说什么,不过被逸王给拦住了。

“好呀,子午自小在上京长大,也从没见他哭哭啼啼的回过府,可见在上京没人敢欺负他。我说今天是谁这么大胆敢吓唬他,原来是你这外来户。怎么这是刚进上京的城门就敢欺负我景王世子了,那是不是明天就欺负圣王府世子,后天就轮到大殿下,在往后一天是不是就是二殿下,你以为你逸王是谁呀,这上京也不是逸王说的算。”景王这时化身山野莽夫,抓着逸王的衣领就大喊大叫,一点也不注意场合。不过这话说的很有深意,好像逸王进上京就是为了各府来的这些孩子来的,一天一个。

轩辕玄耀当然乐意看逸王吃瘪,不过这是在自己的书房里,当着大臣的面这么着实在是不好看,就看了一眼上官雪妍身边的那侍卫。

“景王爷这是陛下的书房,您先放手吧。”化妆成侍卫的轩辕玄霄在得到轩辕玄耀的眼神之后,走上前劝住自己这冲动的三弟,你说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这脾气。

景王爷看看上面坐着的人,气愤的甩开手。

逸王现在也明白了,这些人是一起找自己的麻烦来的,于是给站在书房门口自己的侍卫一个眼神。自己本就生在上京,什么叫外来户,要不是当时的父皇偏心,自己也不会成为唯一的藩王,龟缩在那遥远的地方,看着你们在上京享受荣华富贵,凭什么?轩辕玄逸此时心中怒火奔腾,所以他阴狠的看着所有人。

在轩辕玄逸的侍卫离开之后,轩辕玄霄也悄悄离开书房,一会儿就又返回了书房。

“现在都明白了。皇嫂、四卿,三皇弟你们说的都和海棠有关。今天的当事人也都在,朕也当一次主审官,给你们断断案子,呈王弟有你监督。”轩辕玄耀笑着说,这也是他没想到的。

“臣弟遵旨。”呈王站起身说,也许自己明白了是什么事了,上京现在可是传的沸沸扬扬的,自己要怎么做才好,自己怎么就好奇的来了呢,早知道就不来了。

“铭儿、墨儿、子午还有四位少爷你们可认识逸王世子?”轩辕玄霄一本正经的问。

“回陛下我们认识他。”他们几人互相看看说。

“那在何地相识的?”

“午饭时在中华楼相识的。”几人又看看对方说。

“逸王世子,你可认识他们,又在何地认识的?”轩辕玄耀问完他们又问轩辕海棠。

“回陛下,我认识他们,午饭时在中华楼。”他们都说认识自己了,再说当时还有那么多人在场,自己能否认吗?

“好,那朕在问,那么你们因何事起纠葛?”轩辕玄耀的主审官好像当上瘾了。

“陛下,这个说起来也不是大事,我们可以给大家事件重现,这样大家都能明白了。”轩辕云墨站出来说。

“事件重现,这有意思,朕准了。”轩辕玄耀显然很感兴趣。

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儿子,嘴边带着笑,事件重现,这孩子亏他想的出来。轩辕玄霄也乐在心里,墨儿就是聪明,事件重现可以原原本本的的还原事件经过,也比较通俗易懂,比叙述更加简单明了。

“那要是你们乱演怎么办,那不是污蔑我的王儿。”唯一有不同意的就是逸王爷了。

“逸王叔你也太小看云墨了,云墨虽说人小可是也知道礼义廉耻的,不会使下三滥的手段。”轩辕云墨也不客气的反驳他。

“你……。”逸王生气的说不出话来。

“那就开始吧。”轩辕玄耀一锤定音,把逸王还想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是,铭哥哥你来扮演逸王世子,淳于少爷你就屈尊扮演逸王世子的那个小厮,文少爷你扮演中华楼的掌柜的。我和白少爷、沐少爷还有子午就扮演自己好了。”轩辕云墨看着他们几人说。

“没问题的。”

“好。”

几个少年就开始了所谓的事件重现。先出场的就是几个少年有说有笑的走进中华楼的样子,进了中华楼他们如若无人的准备走上楼上的雅间。可是这时淳于行波扮演的小厮出现拦着他们“站住,不许上去。”就这样他们几人依次上场,短短的时间里就把事件重现了一遍。

“父皇这就是全过程,逸王世子不知我们演的可有错处。”结束后,轩辕锌铭对上面的人说,还问了一下逸王世子,这话一说他们的距离就拉的远了,他们本该是堂兄弟,这么说有点陌生人的感觉。

“海棠,可有不妥。”看见轩辕海棠没回答自己的儿子,轩辕玄耀也问他。

“没有不妥。”不但没错,还很对,那话说的和自己当时说的一字不错。

“现在都知道了,这事你们怎么看?”轩辕玄耀看着众人问。

“皇兄,这有什么问的,一看就是那逸王府的世子事先等在那的,就是准备吓唬午儿的。我那可怜的孩子呀,好在你没事,不然父王怎么办呀!”这景王倒是说了一句都想明白的事,可是其他人是当事人也不好说什么。至于轩辕玄耀这事牵扯到自己的儿子,自己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自己现在是主审,那作为监督的呈王为了不得罪人也闭口不谈。也就只有混不清的景王敢如此了,事情到他嘴里就成了那轩辕海棠弄这么一出就是为了吓唬轩辕子午,其他人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是的,我只是去吃饭的,没想到会遇到堂弟他们。”轩辕海棠也不是傻子,这要坐实了自己是事先预谋好的话,那自己在上京也没法待下去了。

“皇兄这事也不能全怪海棠,是那中华楼不对,哪有开酒楼,不准备够桌椅的。对,就是那中华楼的问题,皇兄是中华楼让他们兄弟不合。以臣弟之见这中华楼居心叵测,说不定是他国的暗桩,皇兄您可一定要严惩呀。”逸王觉得自己说的很有理,在加上中华楼突然的道歉打乱了自己的计划,所以此时他恨死了中华楼。

上官雪妍此时很想笑,这逸王果然不是善茬,为了给自己儿子脱罪,竟然拉着中华楼当垫脚石。可是中华楼这块垫脚石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的,希望你不要后悔。

“逸王真是高见,那陛下那您何不下旨,让西越的酒楼都不要开了。万一哪天又遇到像逸王世子这样的,自己做错了,有权势的父亲就要迁怒人家开酒楼的,那到时候弄得怨声载道的,不知情的人他们怨得可是陛下您呐。您如果现在下旨说明原因,说不定他们都要感谢陛下呢。陛下臣妇也有个拙见,陛下何不拿逸王的封地当范例,然后在普及整个西越。”上官雪妍也开口说,不过话里多是讽刺的意味在里面。

“圣王妃,本王和陛下说的是家国大事,你一妇道人家插嘴有失妇德吧?”轩辕玄逸也寸步不让的说,这时候也不喊皇嫂了。

“那就请陛下给墨儿做主吧,虽说墨儿凭借自身本事,没被逸王世子打到,可是那逸王世子要打墨儿那是事实呀,他自己也承认了。陛下啊,墨儿臣妇平时都不舍得动一下,现在差点让逸王世子给打了,这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呀。陛下要是不做主,我们圣王府以后就再也敢不出府了,免得无缘无故的被人打,还没地方说理去。圣王爷我对不起你呀,连你留下的唯一儿子都保护不好,明明知道有人以下犯上,我也不能给他讨回公道。你要还惦记墨儿,就请你晚上回来看看你的儿子还有兄弟吧,看他是怎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上官雪妍听了他的话,也没反驳突然哭着说,那哭诉是闻着伤心听着落泪。也觉得他们母子挺可怜的,圣王府位高权重,可是问题是圣王府没有圣王爷在。

在上京圣王府那就是一块美味的肥肉,想下口的人很多,要不是圣王妃有点本事,那圣王府要不是有有陛下护佑,也许早就被吞的只剩渣了。可是她一个女人这些对她来说太沉重了,也许早就心力接瘁了。现在就连自己一心保护的儿子又差点被人打了,却又不能讨要公道,伤心是难免的的。

“母妃,不哭,儿子长大了,不会让人欺负圣王府的。”轩辕云墨走上前抱着上官雪妍,红着眼睛呜咽着说。上官雪妍突然的哭诉吓着轩辕云墨了,在他的印象中娘亲一直是厉害的,没想到今天会因为自己哭泣。

此时演戏的上官雪妍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戏演过了,吓着儿子了。于是抱着轩辕云墨在他耳边轻声说“娘亲,没事。不伤心呀。”还在人看不到的地方给他做鬼脸看。

在场要说触动最大的要说轩辕玄霄,他看着那抱在一起哭泣的母子俩,双眼布满仇恨,要不是那毒妇,自己何故要诈死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要不是那毒妇的孙子,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差点被打。要不是那毒妇的儿子和孙子步步紧逼她为什么会哭,都是她们,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们,新仇旧恨一起算。看着那抱着的母子自己想走上前去,给他们安慰,可是不能,小不忍则乱大谋。可是他突然又想笑,在自己为她们母子伤心的时候,那上官雪妍却做起了鬼脸。要不是自己的角度特殊,恐怕也看不到如此有趣的一幕。此时的她像极了自己认识的初期的妍儿,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请陛下做主,圣世子乃是臣的外孙,是臣之爱女留下的唯一子嗣,虽说他从没去过静安侯府,可是此事臣不能不管。”沐侯爷突然跪下说。

“陛下,人伦纲常。那圣世子是众世子之首,还是您亲自封。逸王世子要打圣世子这是以下犯上,没有尊卑。即使不论尊卑,那逸王世子也算是圣世子的堂哥,作为堂哥无故当众出手打弟弟,这是没有兄弟情义呀。”文丞相也站出出来说,文人就是文人,他也不直接说逸王府世子不对,人家从道义出发,而且是有跟有据的,任谁也挑不出来错来。

“陛下,臣是粗人,可是也明白不能没了尊卑,臣家里要是哥哥敢打弟弟,臣就会狠狠教育,至少也要跪几天祖祠。”淳于将军也出来说,他是连处罚都说了。

“陛下,你要处置不当,这事要是传到民间的话,恐怕您会被无知之人诟病的。”这是白侯爷说的。

轩辕玄耀看着跪下的人,这是不是说轩辕玄逸父子犯了众怒了,那自己现在要是惩罚了他们也是随大家的意思,就连太后都不能说什么。

这突然的一幕就连轩辕玄逸都没想到,怎么就变成这样,那下面陛下是不是要惩罚棠儿了。自己明明是来状告的,怎么就变成了要被惩罚的人。

“朕知道了,那就辛苦海棠去家庙呆几天,静思己过。逸王教子无妨,从明天起禁闭三天,逸王你可认罚。”轩辕玄耀想通这些就开口说了处罚。

这些处罚在上官雪妍他们看来是太轻了,不过好在有结果了,无论怎么处罚自己倒是不在乎,不过可以挫一下那逸王的锐气也不错。恐怕他也没想到气势满满的来上京,第一天就受了罚。

“臣弟认罚。”轩辕玄逸忍着要吐血的感觉,咬牙切齿的说。自己刚到上京就被惩罚,看似不重可是自己的脸面丢尽了。刚到上京就受到如此侮辱,让自己如何甘心,可是又不得不认罚,那些都是朝中重臣。

“慢着,逸儿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怎么就认罚了,你不会今天才进宫吗?”一突兀的声音从上官雪妍她们身后传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母后,您怎么来了?”轩辕玄耀看见听见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于是走下座位迎接。

“孙儿见过皇祖母。”

“参见太后娘娘。”其他的人也行礼。

上官雪妍看着走进来的那妇人,一身华服,头上也珠光宝气的,年过半百了走起路来妖妖娆娆,也不怕跌倒了。这人就是太后和自己认为的也差太多了。在现代那些电视上演的太后哪个不是端庄大方,至少也看着比较正派。可是眼前这位一看就让人不舒服,具体也说不上,也许是因为自己修灵力,对于那些看不见的不干净的气息自己比较敏感。

“怎么,本宫不能来是吗,本宫要是不来,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受什么气呢?”那太后看来是得到消息特意赶到的救场,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皇祖母,我要回明城去,这里人根本不欢迎我,祖母孙子不能在你面前尽孝了,祖母呜呜……。”那轩辕海棠看到太后突然哭着说,配上他那张如花的脸,那是我见犹怜,可惜了不是个女子,要不然一定可以祸国殃民。

“乖孙,不哭,有祖母在哪,我看谁敢罚你。陛下,他一个孩子即使做错了什么你说他两句就是了,还要罚他,你看给他吓得。陛下你这不是在罚他,你这是在罚我这个老太婆,是我没教育好逸儿,才会让他的儿子刚入宫就得罪了陛下的儿子和侄儿。”太后果然不是善茬,她这话的意思是说轩辕海棠受罚,只是因为他得罪了轩辕玄耀的儿子和最疼的侄子。

“母后……。”轩辕玄耀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无论说什么都是错。

“墨儿,母妃告诉你,那边哪位看着高贵的老夫人,就是你的祖母,你父王的母亲,就像你和娘亲一样。快上去见礼,嘴巴要乖一点,这也是你第一次见祖母。想必你祖母一定很疼你,会像疼你海棠堂兄一样疼你,毕竟你们都是她的孙子,想来也不会厚此薄彼。”就在轩辕玄耀不知道如何说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上官雪妍教子的声音,在安静的书房里显得异常明显。

“祖母?母妃你是说墨儿也有祖母吗?我知道白哥哥他们有祖母,不知道自己也有祖母,我以为祖母和父王一样不在了。原来我也有祖母,那祖母会不会怪罪没去看他?”轩辕云墨先是开心的说,然后又带着小心问上官雪妍。

“真是傻孩子,你祖母怎么可能和你父王一样,你亲生祖母是不在了,这不是还有你后祖母吗,你后祖母活的好好的,那不是吗,快上去见礼。至于怪不怪你不去请安的事,那你就去问你后祖母。”上官雪妍咬紧了活的好好的那几个字,一口一个后祖母。

“您,真是墨儿的后祖母吗,墨儿好高兴,母妃说她是我的后母,可是母妃很疼我,那后祖母你是不是也和母妃一样疼我,那样就多一个人疼墨儿了。后祖母墨儿不知道您的存在,您不会怪墨儿不去请安吧?”他听完上官雪妍的话,跑到太后面前问,先是一脸开心的问,然后问道太后会不会怪他的时候,自己底下头也放低了声音,好像怕太后怪他。

“墨儿不伤心呀,这不是你的错,是母妃的错,不应该觉得,你去请安,就会勾起你后祖母对你父王的思念,怕她老人家难过,所以就不让你去了。儿媳见过母后,儿媳如有不对之处还望母后见谅,儿媳出身民间,对于礼数也不是很懂,只是听说太后不喜人打扰,所以为了您的清静儿媳不得召,也不敢擅自请安。”上官雪妍先是走上前安慰儿子,然后又朝太后见礼请罪。

太后看着眼前的这对母子,就如上官雪妍自己说的一样,只要看到他们,他就会想起那个贱种,就会很难过。她难过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去世,而是想到了那人虽然死了却给她留下了解决不了的麻烦。眼前的母子是自己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可是自己废了多少人力物力,她们依旧在自己眼前晃悠,自己看到他们能好过吗?还有那母子说的话,一句一个‘后祖母’是在提醒自己这个太后不是先皇的原配,自己曾经的后位是用什么手段得到的。可是当这怎么多人的面子,自己也不能流露出一丝厌恶。

“是玄儿的王妃和儿子吧,王妃起来吧,这小子都长这么大了,不错,长得很好,叫什么,墨儿是吧?祖母当然喜欢你了。”她说完用她那长长的护甲,就要去抚摸轩辕云墨的脸。

“墨儿,快见礼。”上官雪妍看见那长长的护甲就心有余悸,怎么会让它触摸到自己儿子的娇嫩嫩的脸颊,再说也不知道,那太后会不会在护甲上涂些别的。

“孙儿给祖母请安。”轩辕云墨在那护甲触到自己之前突然跪下。

“起来吧,好孩子。”太后伸出的手尴尬的留在空中,还不得不笑着说。

“谢祖母,我就知道后祖母和母妃一样疼我,那祖母有人欺负我,您会不会帮孙儿呢?”轩辕云墨起身开心的说,然后歪着头问太后。

“那是不是墨儿,仗着自己身份欺负他人?”

“不是,墨儿是好孩子,母妃说墨儿不能仗着自己天潢贵胄的身份欺负人,那样就不是好孩子,墨儿很听母妃的话。”言下之意就是说不是自己找事欺负人。

“小孩子玩闹有磕碰在所难免的,你告状这行为也不对,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太后换个角度教育轩辕云墨,总而言之就是说轩辕云墨不对。

“我以为后祖母会像后母一样疼我,原来不是,我这不是和海棠哥哥学的吗,以为后祖母会喜欢的。”轩辕云墨低着头轻声说,声音刚好可以让在场的人听见。

他的意思在场的人稍微想一下就明白了,都是孙子,同样的作为,前面的那一个太后抱着哄,这一个太后在就一直在数落他的不是。这不是摆明的偏心吗,在民间这行为是无知村妇做的。因为她们无知偏袒不公也算理所当然,可是太后不该当着大臣的面如此的偏心,那刚才说的喜欢就是假的,一国太后怎可表里不一,至少也不能做的如此明显。

“墨儿,太后是你后祖母,却是你海棠堂兄的亲祖母。”上官雪妍这时补了一句,也是在告诉他们亲疏不一,太后当然不会一视同仁了。

“母妃,那如果墨儿的亲祖母在,是不是也会像后祖母疼堂兄一样疼我?”轩辕云墨又跑回上官雪妍面前拉着她问。

“那当然了,不过可惜了,你亲祖母去世的太早了,不然也会很疼墨儿的。”上官雪妍抱着儿子轻声说。

她的话也勾起了那两兄弟的伤心。

“陛下没我们什么事了,臣弟也就带着子午回去喝酒去了。”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景王突然说。

“陛下那臣也告退。”

“陛下那老臣也告退了。”

四位大臣都是人精,刚好都趁这个机会找借口离开。皇室的私事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能不卷进就不要卷进去。再说也真没他们什么事了,进宫的目的也达成了,他们也就带着各自的孙子会各府了。

“那臣妇也告退了。”上官雪妍觉得今天她们母子一定把太后气的不清,恐怕连来这里做什么的都忘记了,所以他们母子也该走了,不该继续膈应人了。

“父皇,儿臣也告退了。”两位皇子也随着他们离开。

“好,现在事情也处理完了,三位王弟也不要着急回府,我们兄弟难得聚一起,你们留下陪皇兄和母后吃顿饭,一会朕差人去把六弟也叫来。”轩辕玄耀感觉今天自己是看了一处好戏,那毒妇母子没讨到好处。

“臣弟遵旨。”走到门口的景王和呈王停下脚步说。

“宵侍卫你带人送圣王妃和世子回府,一定要安全送到。”看着陆续离开的人,轩辕玄耀对着改头换面的轩辕玄霄说。

“是,陛下。”他也跟上官雪妍后面离开。

“饭,本宫就不吃了,陛下那棠儿和逸儿的惩罚……。”太后生气的问,她都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太后,君无戏言,更何况朕是当着那些臣子说的。他们刚离开现在收回,那朕不是朝令夕改了,以后怎么治理西越,只能委屈海棠和逸王弟了。”轩辕玄耀强硬的说。

“太后,君无戏言,更何况朕是当着那些臣子说的。他们刚离开现在收回,那朕不是朝令夕改了,以后怎么治理西越,只能委屈海棠和逸王弟了。”轩辕玄耀强硬的说。

走到宫门口,上官雪妍上了马车,然后等着儿子上来,不过等了一会儿都没见儿子上来,于是探出头问“墨儿,怎么不上车?”

“娘亲,我想骑马,好不好,我还没骑过马呢?”轩辕云墨站在马车旁踌躇不前,看着那侍卫的高头大马,眼里充满了好奇羡慕。

“可是,墨儿你还没学习如何骑马,贸然骑上去很危险的。”上官雪妍虽说对他有求必应,可是那都是在不涉及他自身安全的情况下的,看来这事又是自己疏忽了。

“圣王妃如若放心,属下可以带着圣世子骑马,那样也就不会有危险,圣世子也能随愿。”轩辕玄霄突然插话说,想想也不错,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儿子,也可以为他做一点事。

“侍卫叔叔,你愿意带我吗,那太好了,娘亲……?”轩辕云墨听见后开心的问,还向上官雪妍撒娇。

“好、好,今天就让他带你骑马,改天娘亲教你骑马。”上官雪妍看了那人一眼,又对自己的儿子说。

“圣世子,现在暂时交给你了,要是他有什么闪失,本妃要你陪葬,这可不是吓唬你。”上官雪妍看着那侍卫不慌不急的说。

“这个王妃放心,属下会拿命护佑世子。”他也不躲避上官雪妍的眼睛,依旧倘然。

“走,回王府。”上官雪妍钻进马车里。

上官雪妍虽说在马车里不过还不是很放心那人,再说儿子又是第一次骑马,也怕他不习惯。

“墨儿,要是感觉不舒服,就回到马车里来。”上官雪妍掀起马车上的帘子说。

“知道了,娘亲这马好高,我坐在上面可以看到远处,娘亲你看,那是卖水果的、那是卖拨浪鼓的,还有那是……。”轩辕云墨一路上都在说着自己看到的东西。

到了王府门口上官雪妍走出马车,看着意犹未决的儿子,觉得自己也该教他了骑马。以前老是认为他年龄小,骑马对他来说太危险了。

“墨儿,我们进去了。你也可以回宫交旨了。”

“那属下先告辞,明天再来。”

“明天,你来做什么?”上官雪妍奇怪的看着他,这人怎么当上侍卫的,这不是玩忽职守吗。

“属下刚才答应圣世子,明天教他骑马。”轩辕玄霄看着上官雪妍吃惊的表情感觉很好玩,于是笑着说。

“不劳烦了,我们圣王府有的是人,你不要对不住你拿的俸禄。”上官雪妍说完带着儿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进了圣王府。

留下一脸迷茫的轩辕玄霄,自己做什么了,让她如此不待见,好像也没什么吧?不过不是你说不来我就不来了,明早见。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了,我要努力存稿了,要不然后面要断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