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二章 谁是谁非

轩辕云墨下午回到王府,就直接去见了上官雪妍。

“娘亲,我今天遇到逸王府世子了,他以为没人认识他,可是被我识破了。”

“娘亲,知道了,就知道你聪明。最近出去小心点,娘亲听说那轩辕海棠睚眦必报,很记仇的。”上官雪妍就怕他着了小人的道,那轩辕海棠不要看人小,听说是心狠手辣。墨儿自己教育的不错,有勇有谋的,就是心肠不够狠毒,这也是自己觉得他小,一些血腥的事没让他接触过。经过那些年的暗杀也没有磨灭他的良善,也许是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残酷。

“知道娘亲,我会注意的,再说放假了,我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王府里,有什么危险。”轩辕云墨知道那是为自己好,也就乖乖的答应了。

“就你精明,来试下这件披风怎么样。”上官雪妍拿着自己中午做好的衣服。

雪妍云墨站起身,上官雪妍把披风披在他的身上,自己给他系上带子。这是一件戴帽子的披风,也就是一件斗篷式的披风。一张整个的虎皮,上面绣有仙鹤图案,也适合他的身份。

“娘亲,这好像是虎皮吧,您那里来的?”轩辕云墨摸着身上的新披风问,这摸着感觉真好,也很保暖。

“恩,你喜欢吗?”

“喜欢。”

“那就好,天冷了你就穿这件吧,这虎皮也是比较难得的。”

“谢谢娘亲。”轩辕云墨感激的说,自己也用了不少好的皮毛,可是这么完整的白虎皮真是不多见。

“你和娘亲还客气,谁让你是我的宝贝儿子呢!”上官雪妍抱着他,我的儿子就应该用最好的,墨儿即使你没有与生俱来的高贵身份,娘亲也会给你一个人人忌惮的身份。

“墨儿,最近出去让随墨和云复他们几兄弟跟着你,这样娘亲也能放心你。”那位逸王一直对皇位耿耿于怀,再加上一个不省心的太后,看来上京要起风云了。如果上京真起风云,那圣王府也一定会被卷入其中,也许会在风暴的中心,那墨儿作为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也一定会首当其冲。

上官雪妍也已经确定,这几年是谁在要他们母子的命,是太后。自己虽说还没见过她,可是也知道那老太婆。是个有手段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从秀女坐到太后之尊,这几年表面上她在后宫安享晚年,想必实际上是在养精蓄等机会罢了。

“娘亲,儿子知道了。”虽说他不知道娘亲为什么这么说,可是也知道娘亲是为他好。

无论在那个时代信息传播的都是最快的,这才不久的时间,轩辕云墨到家也只是喝杯茶的时间。就传出本来应该远在封地的逸王一家,早上已经进了上京,现在都已经在宫里了。这次逸王一家回来说是太后下的懿旨,说是她老人家想儿子了,想让儿子回来陪她过个年。

上官雪妍实在佩服这传播速度,这里不像在信息发达的现代,有网络,这里只是靠人嘴的传播,就有如此的快速,可见人民的力量是无穷。不但逸王一家进京的消息传了出去,就连逸王世子在中华楼和白少爷的冲突都传了出去。有说逸王世子故意找茬的,有说白少和二殿下他们仗势欺人。人家逸王世子只是去中华楼吃个饭,就被他们给欺负了。这明显的是欺生,他们几个平时看着很是良善口碑也不错,没想到是这样的人,也许上京里的人都被他们给骗了。也对,这些贵族少爷哪有什么仁慈之心,人命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平时装的乖巧懂事,那是上京里的人都熟悉他们,这次看到生人就露出本性了。以为欺负完了,人家知道身份了也不敢声张,只能忍气吞声,没想到对方是刚入上京逸王世子,现在这事连宫里皇帝都知道了。逸王已经请皇上做主了,要给逸王府世子要个公道,问是不是他们逸王府就该被欺负。那二殿下和圣世子就算了,人家身份高贵,他们逸王府只能忍着。可是那白、沐两府的少爷也太过分了吧。知道逸王世子的身份也敢欺负,这是明晃晃的打他逸王府的脸呀。他好像忘了当时还有文少爷、景王世子和淳于少爷。

上官雪妍听后,冷笑道,这不入流的手段,也有人使,以为这样就能重伤墨儿他们。

“一,你把这纸条拿去去给中华楼掌柜的。”上官雪妍放下笔,拿起自己写的字条给隐在暗处的一。

“是。”暗一现身接过纸条,然后就有消失不见。

“逸王,这可是你们自找的。”上官雪妍嘴角噙着冷笑。你以为进来上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可是你错了,事情是你们挑起的,至于结果怎么样,那就不是你们可以控制的了。

上京一家玉器店里,掌柜的刚送走客人,正在算账,就感觉自己面前有黑影,于是抬起头。

“呦,这不是中华楼的齐掌柜吗,您怎么有时间过来,这可是小店的荣幸,您这是要买些什么?”掌柜的一看是此人,笑嘻嘻的从柜台后面出来。

“王掌柜,您太客气了,来您这当然要买玉器,您这有没有几块一样的玉佩,差不多的也行。”齐掌柜笑着说。

“有是有,齐掌柜您莫不是想改行,不然怎么要买几块之多。”王掌柜警惕的看着他。

“王掌柜,你这是笑话我,我对玉器这一行什么都不懂,改什么行呀,再说我现在的东家对我挺好的,我不会另起炉灶的。”那齐掌柜看着对自己警惕的王掌柜,也不免笑笑说。

“您这么说,我明白了,这是送人呀,您可是大手笔呀?”王掌柜一听不是和自己同行也就放心了,也是有笑着接待他。

“是送人,不过这是我买的,是东家的意思,这不是今天午饭的时候,二殿下和圣世子在我们中华楼吃饭,被一位眼生的公子给吓着了。你都不知道那公子多嚣张,白少爷问他身份,他恐吓白少爷说他的身份,白少爷没资格知道,被圣世子识破身份还要动手打圣世子。这不被东家知道了,责怪我办事不利,少爷们怎么说也是孩子又身份尊贵,想来也没受过惊吓,现在在我们中华楼受了惊吓,我们理当赔罪。不都说玉可压惊吗,东家的意思就送玉器吧。再说现在外面又有如此的传言,虽说我们也不想这事发生。你说我倒不倒霉,好在不是要我掏腰包,不然我就是要饭也买不起您这里的玉器。对了您这有什么上等的玉佩都拿来看看,我们东家说了,不在乎钱。”齐掌柜一副找到知己的样子,开始到苦水,他说的正是现在外面传的事,不过是另一个版本。

“有,刚好前一段时间我得到一块好玉,让最好的师傅雕刻的,您看看你合不合眼。”王掌柜听后没发表自己的意见,就走回柜台,蹲下拿出一个锦盒。

“这倒是好东西,王掌柜你不老实,有好货怎么能收藏着。”齐掌柜看着锦盒里摆着大约十块上好玉石雕刻的玉佩赞叹的说,它们形状不一,有流云图案、有花草图案、有兽型图案。

“这呢可冤枉我了,这些也是刚得到的,您看要几块,我帮您包起来?”

“这、这、这……就这些好了,不过要包的精致一点。”齐掌柜指着其中几块说。

“这您放心,一定会让您满意的。”王掌柜喜笑颜开的说,这可是大客户,差不多给包圆了,这下主子肯定要奖励自己了。

齐掌柜带着王掌柜包好的玉佩笑着离开的。自己买玉可是有人看见了,自己也说了买玉的理由,算是完成了了第一步,下面就该进行第二步了。

看着离开的齐掌柜,王掌柜叫来小厮看着店铺,自己走回后院。

“主子,刚才中华楼的掌柜来买走了那几块玉佩,说要给在他们店里受到惊吓的圣世子他们压惊。”王掌柜恭敬站着,他的前面是一位带着银面的男子。那人躺在榻上,墨发飘散在榻上,乌黑发亮。

“知道了,把这消息原本的传出去。”中华楼这是意欲何为,不过他们此举利于墨儿他们,这算是帮了自己的忙。轩辕玄霄站起身想着自己也该进宫了,说不定有好戏看。

变化层出不穷,才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又有另一个版本传出来。这版本是说逸王世子故意找茬,威胁白少爷,打圣世子。这是来源于中华楼掌柜的事实情况,那中华楼的东家都亲自去圣王府赔礼道歉去了,听说还是带着重礼去的。齐掌柜去了另外几家那里,也是重礼赔罪。这可是中华楼第一次上面赔罪,可是也没呆多久就出来了,原因当然是圣王妃怪罪他们了,毕竟圣世子是在他们那里被人欺负了,虽说不是他们的错,可是圣世子受欺负是事实要不然中华楼也不会去赔罪。再说怎么多年谁见过中华楼的东家,这次连他都出面了,看来是真事了。

上京哪家不知道,圣王妃最疼的就是圣世子了,那是说当眼珠子也不夸张,再说圣王妃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也不容易,疼爱是一定的。现在好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儿子被人给欺负了,能怎么办?那逸王也太过分了,自己儿子欺负了别人,现在还要恶人先告状。那几个孩子书读的好,上次的四国赛他们还为西越得到第一的名次,如此好的孩子,尽然有人污蔑,那逸王世子听说在封地的时候就是霸王一样的人物,一时风向就转换了。

“雯绣,给我更衣。”上官雪妍觉得自己也该去宫里一趟了,戏要多人唱才好看。自己就陪逸王爷唱一次,也算见见逸王的本事如何。

“皇兄,我们是得到母后的懿旨才进京的,来也是想在母后面前尽尽孝心。您也知道我们一直在封地可是太后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作为儿子不能尽孝,皇弟难受呀,这次也是欢欢喜喜的来的,可是才刚到上京,你的皇侄儿就被人家给欺负了,皇兄这是有人不想我们待在上京了,我们这是得罪谁了,皇兄你要给你海棠那侄儿做主呀。”逸王立在书房中央,看着上面的明黄色,声泪俱下的说,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

“逸皇弟,你稍等一下,朕已经让那个业公公去宣旨,这事要如何处理,那要双方在场才行,朕也不能偏信偏听。”轩辕玄耀看着下面自己的弟弟,当自己不知道他的心思,可是朕也不会如你所愿。

“皇兄,你这是不信弟弟了,现在外面都传遍了,不信您让人去听听,就知道了。”逸王胸有成竹的说。

“陛下,圣王妃现在在外面,不知陛下是否召见。”一个侍卫进来说。

轩辕炫耀看见进来的人,心思微动,皇兄怎么又来了?

“请皇嫂。”轩辕玄耀对着做侍卫装扮的轩辕玄霄说。

那轩辕玄霄出去一会又折了回来“陛下圣王妃不肯进来。”

“为何?”轩辕玄耀不解的问,也不知道皇嫂这是要做什么。

“圣王妃让问陛下,圣王爷是不是您的兄弟,是不是死了,您就不在乎了,您现在在乎的就只是活着的兄弟。”轩辕玄霄底下头说,人家看不见他的表情,他感觉上官雪妍胆子不小竟敢质问皇帝。

“皇嫂何出此言,皇兄我怎么会忘记,我小时候被那些黑心烂肺的人毒害,是皇兄替了我,我才能活下来,你再去请皇嫂。”轩辕玄耀一边回答侍卫,一边看轩辕玄逸,尤其说到狠心烂肺的时候。

“不用了,臣妇自己进来了,有陛下这一句话,臣妇也安心了,请陛下给墨儿做主呀,是臣妇无能让墨儿受欺负,可是臣妇是寡妇能说什么。但是臣妇不忍心看着墨儿受欺负,才抛头露面进宫求陛下做主。墨儿是王爷留给臣妇的唯一子嗣,臣妇不能为王爷生下一儿半女愧疚不易,想着照顾好墨儿,也算对王爷有交代了,可是现在墨儿受了欺负臣妇却连个公道都没地方讨。”上官雪妍用手绢擦着眼睛说完然后跪下。

“皇嫂,快起。墨儿受欺负也是我这皇叔保护不周,再说也没想到在上京会有不开眼的人,知道墨儿的身份还敢欺负。皇嫂告诉朕是谁欺负朕的侄儿,朕让人抓住他进大牢,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朕要看看是谁敢以下犯上。”轩辕玄耀扶起上官雪妍,询问到,其实他心知肚明,不过可以恶心那人,他倒是愿意。

上官雪妍站起身,看了一眼书房里的另外一人然后又看看陛下。

“皇嫂,这是四王弟,逸王爷。四弟这是我们皇嫂圣王妃。”轩辕玄耀看见上官雪妍的眼神,介绍说。

“玄逸见过皇嫂。”轩辕玄逸好奇的打量着上官雪妍,这就是大哥的冲喜王妃,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这就是让母后数次失败的人,可是不像呀,唯一出挑的也就是长得比较漂亮。

“四弟免礼。”上官雪妍回礼,并客气的说。

“皇嫂你还没说是谁欺负了墨儿。”轩辕玄耀紧跟这问。

“这、这……陛下是逸王世子,逸王在就算了,他们怎么说都是自家兄弟,有点摩擦没事的。”上官雪妍大度的说,意思这事是他们兄弟玩闹就算了。

“皇嫂,这话不是这么说的,您怕是弄错了,是圣世子伙同二殿下和他们表哥欺负我们逸王府的世子。”此时的轩辕玄逸正憋着气呢。

“陛下,不是这样的,不是墨儿欺负人,墨儿也不会去欺负人的,那孩子很胆小的。”上官雪妍紧张的解释着说,好像就怕轩辕玄耀听信他人的。

“皇嫂,朕知道的,墨儿很听话的。”轩辕玄耀虽说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不过也配合着。

“陛下的意思,是皇弟说假的了,您去听听外面百姓都在怎么说就知道谁是谁非了。”逸王生气的说,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他说自己不会偏听,现在又如此护短,这是明摆着不想为他的王儿做主。

“陛下,外面传言逸王世子嚣张跋扈,刚入上京就欺负二殿下和圣世子,还有上京其他少爷。”那一直站着的扮演侍卫的轩辕玄霄突然说。

“哦,这样呀,逸王这和你说的可不一样。”轩辕玄耀听后看着轩辕玄逸问,意思再说你骗朕。

“你胡说,外面明明传……。”逸王看着那侍卫大声的反驳他。

“逸王爷,你说的那是百姓传的,我说的是中华楼的东家说的,据说中华楼东家都去圣王府道歉赔礼了,说是因为他们的疏忽让圣世子他们被人欺负了,这是他们的错。圣王妃有这事吧?”那侍卫打断轩辕玄逸要说的话,最后还拉出上官雪妍为自己证明。

“有,他们倒是识相,不过错不在中华楼,我也没追究。”此时的上官雪妍已改刚才的哭哭啼啼,说的条理清晰。

“逸王,你来告诉朕,为什么和你说的不一样,那中华楼在上京一直也算是有点地位的,即使朕都不敢下旨让他们做什么。”这也就是告诉他,中华楼自己是相信的,也忌惮的,没错他们也不会承认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