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一章 玄霄之惑,藩王进京

上官雪妍的话落,轩辕玄耀就睁开了眼,看着围着自己的人,疑惑的的问“朕怎么了,皇后你怎么哭了。”

“父皇……。”

“皇叔……。”

“陛下,您真醒了,太好了,您中毒了,是皇嫂救的您。”皇后流着泪说,不过这次是开心的泪。

在场的人看见轩辕云耀醒来也就只有上官雪妍最淡定了。她对自己的医术可是很自信的,这点小毒要是解不了,那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中毒,皇后,你说朕中毒了?”轩辕云耀有点吃惊的问,自己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呀,不过啊,现在没事了,陛下就好好休息吧。”

“陛下是食用了锦被花,才会中毒的,不过要是用的少了也不会中如此重的毒,今天要不是墨儿在,陛下恐怕就不行了。”自己可没夸张,自己的解毒丸,有什么效果,自己最清楚。要不是,他毒发墨儿立刻喂下了解毒丸,自己要救他怕是也难了。

“那谢谢皇嫂和侄儿了。”

“那到不用,这也算是我们应该做的。陛下你还是想想自己怎么中毒的吧,是谁要你命,这锦被花,在西越可是很少见。”锦被花也就是现代人说的虞美人花。虞美人不但花美,而且药用价值高。入药叫雏罂粟,有毒,有镇咳、止痛、停泻、催眠等作用,其种子可抗癌化瘤,延年益寿。全草入药,含有丽春碱、丽春分碱、罂粟酸;果实含吗啡、那可汀、蒂巴因等。性温、味涩、有毒,大量使用有剧毒,入药部位:虞美人的花或全草,在现代的时候好像说虞美人花也算是罂粟的一种,不过在现在已经禁止种植了,自己在西越也只是见过一次。不过不是鲜花,好像是绣图。

“朕知道了,会彻查的。”轩辕玄耀也知道这是有人要自己的性命,自小这些就不断,小的时候有父皇和皇兄护着自己。等父皇故去之后,自己登位以后这些也都层出不穷,自己也一直小心翼翼的,可是还是着了道。这次自己一定要严惩那些人。

这时太医煎好药,送了过来。上官雪妍接过先放在自己鼻子下闻闻,确定没加什么多余的东西才递给皇后,让她喂轩辕玄耀。

“太医今天的事,本妃不想它传扬出去。”上官雪妍递完药看着身边的太医,自己还是不想暴露太多,不是怕有人说什么,其实是自己怕麻烦。

“圣王妃放心,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了。”太医都感觉自己出汗了,这圣王妃的眼光很吓人。常年在宫里行走,自己有些事还是看的很清楚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看着轩辕玄耀喝下汤药,确定他没事了,上官雪妍就带着儿子回府了,至于其他的事,就和自己没关系了。查凶缉凶那也不是自己孤儿寡母要做的,还是回王府做自己的清闲隐形人吧。堂堂一个皇帝如果连这些小事都弄不清楚,那看来西越也该气数尽了。说起来这次也算他命大躲过一劫了,下次呢。自己是不是要送点药给他,自己还是回去在配一点吧,自己可没忘自己当时对那死鬼王爷的承若。

“墨儿。你怎么了?”上官雪妍看着走进马车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儿子问。

“娘亲,我是不是很无能,当时皇叔躺在那一动不动,我却诊断不出是什么毒药,只能看着他了无声息的躺着,我好怕呀,皇叔平时很疼我。”轩辕云墨伤感中带着自责,底下头,声音也有点嘶哑。

“墨儿,这不是你的错,你皇叔中毒我们谁也没想到,也没想到会在今天毒发。你没诊断出是什么毒,那是因为你年纪小,见识少。你在想想今天要是没有你,当机立断给他喂解毒的药丸,压制毒性,你皇叔也等不到娘亲去。那太医总行医几十年了,不是也不知道吗?现在你皇叔能醒来我墨儿功不可没,还有当时在场的人是不是都乱了阵脚,是墨儿冷静应对安排的很好。可见我的墨儿不是无能,反之是个理智能当大用的人,不过就是因为墨儿年纪小阅历浅。再说也是娘亲教导不当,娘亲只想这让你有个快乐的童年,也就不要求你凡事都要做的精益求精,总是想着慢慢来。今天一事让娘亲彻底明白意外处处都在,如果今天连你都中毒了,娘亲那不后悔死了,看来以后墨儿要吃苦了。”这些年他遇到的意外很多,自己于是对他保护也更加严密了,甚至连在书院的午饭,都有自己特质的银针试毒,能相克的食物也让他和随墨他们记牢了,就怕他不小心重蹈覆辙。自己可以伸手在书院里,可是皇宫里因为墨儿不常在那里吃饭,是自己疏忽的地方,要是今天有人在宫里对他下毒,在加上他不设防,中毒的可能性很高,现在想来就一阵后怕。他现在的医术是不错,可是解毒制毒,自己也只是让他接触,会一些简单的没深教,看来也该让他学了。至少他可以辨别别人下的毒,可以避免自己中毒。就像自己,有没有毒,只要闻一下就知道了,所以才不会中毒。

“娘亲,我不怕苦,我要像娘亲一样厉害。”连太医都不知道的皇叔中了什么毒,娘亲只是把下脉就只知道了,还能只用几根银针就轻松的解了毒。

“那好,娘亲就倾囊相授,让我的墨儿成为天下第一的神医。”

“娘亲是神医,我是小神医。”说完他自己就笑了。

“好,那我们就是母子神医,以后一定名扬天下。”上官雪妍看见儿子有了笑容,自己也开心。

母子俩开心的笑声回荡在穿行在林立商铺的街道上的行走的马车里。驾车的随墨和暗处的一他们也心情很好。

“宫里可有消息传来?”一家酒楼的窗前站着一人问身后的人。

“有,说是有人看见皇后去了德政殿,随后太医也进去了,最后圣王妃也到了,只不过没多久圣王妃就带着圣世子走了,出来的时候,圣世子眼睛红红的,圣王妃也哭丧着脸。”

“看来是得手了,不知道结果如何,这可是自己给他的第一份大礼,就是不知道我那高高在上的哥哥惊不惊喜。”那人转过身,拿起桌子上的水杯说。

“主子,你这是私自进京,让别人发现了很危险的,我们不如先出城。”那下人忐忑的建议的说。

“也好,夫人他们也该到了,我在城外等他们。”

“夫人是快到了,离此只有百里路程了。”

“是不远了。”他端着杯子有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马车,和叫卖的人群。上京,时隔十年我又回来了,这次自己不会轻易离开了,该是我的我会拿回来,不是我的我要抢回来。

晚上的皇宫灯火通明,今天的皇帝睡得比往日早,连傍晚叫来一起吃晚饭的皇后和殿下都走了。

“耀儿,你可查到是谁下的毒?”轩辕玄霄听说弟弟中毒了,放下手里的事急忙赶到宫里,就连神医云隐都让他带来了。他是实在不放心自己的弟弟,可是经过神医云隐的检查得出结论,弟弟没事,他才想起问下毒的人。

“我让业公公去查了,还不知道。”

“交给我来查吧,今天的事好险,看来你这里的人是该清理一下了。我听说你毒发的时候孩子们也在,也不知道吓着没?”轩辕玄霄主动揽下了这事,他觉得自己在暗处比较方便。

“皇兄你是担心墨儿吧,他没事的,我听铭儿说,当时就他最冷静,让铭儿请皇后照顾我,让业公公去悄悄请太医,还让祺儿封锁消息。也是他在第一时间给我吃了解毒丸,压制毒性,要不然我怕是在劫难逃了。他比你小时候不遑多让,有子如此,皇兄让耀儿很是羡慕。”想起自己的小侄子,轩辕玄耀不得不感概。

“是他母妃教的好,他长这么大我还没尽过为父的责任,也许他早就忘了有我这么个父亲了。”自己亏欠他太多了,让他小小年纪吃了不少苦,好在遇到了一位好母亲。

“皇兄,你的毒还是让皇嫂给你看看吧,说不定皇嫂可以解毒呢,我今天的毒不就是皇嫂解的。”轩辕玄耀再次劝说道,皇兄的毒也是自己的一块心病。

“治不好的,连出自医药世家的云隐都解不了,我想没人可以解的。也就不让他们跟着担心了,再说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没必要给了他们希望,然后又是绝望。”自己只剩两年的时间,就不去打扰他们了。自己想他们了可以去看看他们,至于相认自己是不敢想了,再说有些事自己也没弄清楚。

“可是皇兄你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皇嫂解不了你身上的毒,要是能解呢,那不是皆大欢喜吗?要不如我就让皇嫂进宫一趟,给你看看。”轩辕玄耀接力的劝说自己的哥哥。

“先不用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我得到消息老四一家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轩辕玄霄转移话题,不是自己不治,而是行走即使解了身上的毒,自己也只是多几年的寿命,最后也是要死的。这些也只有自己和云隐知道,只能先瞒着耀儿,要不然他一定很着急。

“我没下诏,他们这是私自进京,可是大罪。”轩辕玄耀吃惊的说。

“你是没下召。你忘了,宫里还有一位由此权利的。”轩辕玄霄看着窗外阴沉的说。

“对呀,他们这是等不急了,这次恐怕他来了就不会轻易走了。”轩辕玄耀也跟着看着窗外,语气低沉的说。

“我也没打算让他走出上京,你要小心点,我在暗处,他们不知道。你可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轩辕玄霄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放心吧,皇兄。我也不是当年的无知稚子了,我怕他们会对付圣王府,到时候可怎么好?”轩辕玄霄看着自己的皇兄说出自己的担心,那毒妇视自己兄弟为眼中钉肉中刺,自己暂时她动不了,皇兄又是个‘死人’可是她会把气出在皇兄的儿子身上,那圣王府就会是她的第一个目标。

“没事的,你皇嫂她比我们想象中的厉害,这些年王府遇到的麻烦事还少吗,不是都安然无恙吗,会没事的。”轩辕玄霄觉得上官雪妍和自己所知道的出入很大,即使一个人的性格如论怎么转变,也不会转变怎么大。自己也私下调查过,怕是什么人冒充的,可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她又把儿子照顾的很好,自己也就放心了。

那王府何止是安然无恙,恐怕现在是四国最富有的王府了,自己也跟着赚了不少,皇嫂一个女人也不知道哪来的魄力。当时来找自己时说是开矿,自己都吓一跳,因为采矿的技术不行,那矿近似于荒废了,自己都快忘记了。好在自己听了她的,也不知道她从哪找的人,那些矿现在进展的很好。都这么久过去了,西越有矿在开采,竟然没人知道,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

“皇兄说的对,皇嫂是个厉害的,也会教育孩子,我都想把铭儿和谦儿寄养在圣王府,让皇嫂一起带算了。”轩辕玄耀半开玩笑的说,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她也许愿意,你不妨试一试。”轩辕玄霄赞同的说。

“算了,还是不劳烦皇嫂了。对了,皇兄你说我这次中毒会不会和老四进京有关,是不是也太巧合了。”轩辕玄耀突然问,越想越觉得可能。

“或许有关,我会好好查查。你以后也注意点,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的。”轩辕玄霄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不然这事也太巧合了,他这是想来个下马威不成,还是挑衅他们。

“知道了,皇兄你怎么会认识神医云隐的?”轩辕玄耀想起刚才给自己检查身子的人问道。

“有一次毒发刚好碰到他,那是他才十几岁,他这人脾气古怪,知道我的毒特别,说是此毒挑战了他的医术,说什么也要跟着我才行,一定要治好我。后来才知道他是要找人,刚好我要找药,他找人也没目的,所以就一起上路了。一数都过了八年之久了,我解毒的药材没找齐,他要找的人也一直没找到。”轩辕玄耀想起往事说,自己不单要找药,也在找人,自己隐约觉得云隐似乎和自己找的是一个人。

“哦。”有云隐在皇兄的身边自己也放心多了。

“耀儿你先休息,我走了,不过你要小心点。”

“好的,皇兄,你要注意点。这是今天铭儿给我的药丸,说是可以解毒培元的,皇兄也给你一颗,即使不能解你身上的毒,也许能起到一点作用,铭儿他说这是墨儿给的。”轩辕玄耀怕自己的哥哥不肯要,连侄子都搬出来了。

“好吧,我要了,先走了。”轩辕玄霄接过药丸放在身上跳出窗户,借着夜色的掩护,和自己对宫里的熟悉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下。

轩辕玄霄回到位于上京的一座宅子里,进门就看到云隐在那自斟自饮,不过一脸苦闷。

“你这是怎么了?”轩辕玄霄走上前坐到他面前。

“你回来了,皇帝没留你住下?”云隐给他倒了一杯酒问。

“住宫里不方便,还没说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你说四国我还有什么地方没走过,怎么就找不到呢,一个大活人难道消失了,你说她是不是不在这个世上了?”云隐仰头喝了一口就沮丧的说,自己真不想是那个结果。

“不要多想了,也许是她改名换姓了,你只不过没找到罢了,慢慢来,说不定哪天你就找到她了。”自己也希望是这样。

“也许吧,你知道今天是谁给陛下解得毒吗。她的医术就很好,家里人都说她很小的时候就有学医的天赋,我这个神医比她差远了。”云隐不知道想到什么笑着说。

“她不会是你找的人,年龄对不上,你不是说你姐姐大你五岁吗,这人好像才大你两三岁的样子。”轩辕玄霄知道今天解毒的是上官雪妍,可是上官雪妍和云隐要找的人差的多,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会医术,可是她们的性格差太多。

“不是呀,算了,不过她的医术应该不错,要有机会可要见见。”话说完他就端着酒杯倒了下去。

轩辕玄霄看着云隐,也知道他心里不痛快,至亲之人说不见就不见了,自己又找了几年也没找到,时间越长希望就越缥缈,这几年他们也走遍了四国,就像他问的四国还有哪里他们没走过?可是依旧没找到人,他也许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又不甘心。就如自己一样,明明知道自己剩的时间不多,可是要做的事也很多,就这样死去也是不甘心的,自己也还没弄清楚她是不是她。

“来人,送云少回房间。”轩辕玄霄喝了手中的酒,对着门口喊道。

一转几天就过去了,不过都在准备过年的事宜,上官雪妍很多事都交代下去了,她也就不会太忙,有时间他就会给儿子做一些衣服,马上要过年了,天也越冷了,外面已经有好厚的积雪了。上官雪妍就坐在房间给轩辕云墨缝制棉制长衫,为了保暖都加了毛边的。衣服依旧是紫色的,儿子喜欢,上官雪妍也就按着他的喜好做。不过披风是纯白色的,那是一张完整的白虎的皮毛,经过剪裁刚好可以给轩辕云墨做一件披风,保暖防寒效果很好。说起这张虎皮,还是几天前宸无聊到处跑的时候在一处森林的深处猎杀的。它当时就带了回来,那只兽儿的本事比自己都高,空间现在对它有没限制,它是来去自如。所以等自己知道的时候,那白虎的尸体已经在空间里了。自己指着虎尸说这是一条性命,它就说这只蠢笨的白虎挑战它的威严,自己也会知道他们神兽也有自己的威严,那是不容侵犯的。那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处理了,虎骨,虎鞭这些有药用价值的,都留下了。至于肉只是留下一部分吃,剩下的都送去了中华楼。最后剩下的虎皮,自己也留下了,刚好给墨儿做披风用,比自己用布匹做的耐用实用。

上官雪妍拿着长袍甩甩,想着墨儿快回来了,今天是他们书院上今年的最后的一次课,上午上完课就可以回来了,也就是现代说的放寒假了。

“雯绣,去把这个加在汤里,世子应该快会来了,他到家你先让人端来一碗汤,给他暖身子。多的你们也都喝一碗,可以强身健体的。”上官雪妍指着自己不远处的小棉布包说,那里面是自己配的药材,冬天熬在汤里,不但增加汤的美味还可以起到御寒增强体质的作用,这几年冬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王妃,女婢知道的,再说女婢也不是第一次做,您对世子真好,这些年不要说世子就连我们也跟着享福了,您看我们院里的人身体都很好,不要说大病了就连小病都很少。”雯绣笑着说,几年过去了,她们算是看着世子长大的,也是看着王妃如何对世子关爱的,世子可以说就是捧在王妃手里的长大,王妃对世子的溺爱的同时也对世子严厉教育。

年近三十的自己,也早已成家生子,现在也算是王妃身边的嬷嬷,其她人尊一声绣嬷嬷。除去最小的雯娥还在王妃身边伺候,雯莲和雯娥都在外面的铺子里做掌柜的。她们有今天的成就也是王妃教的,要不然就大字不识一个她们怎么能做掌柜的。王妃对她们真的很好,她们也觉得是她们的幸运,她们也发誓会忠心于王妃。

皇家书院里又是一年一度的大假的时候,一早那些学子都有点心思浮动,心早就去飞走了。师傅看着下面心思不在课堂的学子,也只好放他们走。听见师傅的特赦,一群小少年,奔出了讲堂。

“终于放假了,我们又熬过一年了。”白流冰边跑边跳的说,此时他一点也没有贵族公子的气度。

“白世子您怎么来了。”突然有人叫道。

“啊,父亲,您来……。”白流冰听见有人说自己父亲来了,正在蹦跳的他差点停在半空中,不过也摔了一跤。可是等他站起来到处看看,都没看到,只有周围的笑声。他知道自己被人耍了,那人是谁他不做二人想。

“轩辕云墨,又是你是不是?”白流冰咆哮着,就要追打轩辕云墨。

“白哥哥形象形象,你的优雅公子呢?”轩辕云墨躲在轩辕锌铭后面探着头说,沐念宁和轩辕子午也伸手拦着白流冰。

“去你的形象,遇到你,我那还有什么形象,都被你给破坏了。他就是被你们给宠坏了,你们这些帮凶。”白流冰先是对着轩辕云墨说,然后又指责其他人。

“墨弟弟是弟弟,我是哥哥,你也是哥哥。”轩辕子午说,言下之意我保护他,你也不能欺负他。

轩辕锌铭也看着自己的表哥,而沐念宁也定睛看着他,要说在场和轩辕云墨有关系的,除了二殿下就是他了。淳于行波和文鹏举只是站在一边看热闹。

“那你们就一起看他欺负我吧,都是坏人。”白流冰哼了一声,转头不看他们。

“白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不要生气了,我知道白哥哥对我最好了。这样我请白哥哥去中华楼吃饭,娘亲前几天又研究了几个新菜式,说是今天在中华楼试吃,白哥哥要不要去。”轩辕云墨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这招屡用不爽。

“真的,那我们快走。”白流冰不亏是吃货,一说到吃就什么都忘了。

“好,我们走,铭哥哥我们先去中华楼吃午饭去,云复,你回王府告诉娘亲一声,我去中华楼了。”

“是,世子。”云复恭敬的回答。

一行七人,坐着一辆大的马车去中华楼。正是吃午饭的时候,中华楼也比较拥挤,几人在门口下车,径直走进去。这里他们也习惯了,每次都这样,进去就会有小二招呼,他们也有固定的包房,可是今天却不一样。

他们几人笑着,沿着楼梯上去,可是才踏上第一级台阶,就被人拦了下来。

“站住,不许上去。”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拦着他们。

此时的他们几人也迷糊了,他们在中华楼什么时候会有这待遇,知道内情的白流冰他们看向轩辕云墨,意思在问怎么回事?这不是在你自己的地盘上吗?

“为什么,不能上?”轩辕云墨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原因。

“我的主子都在这里排队等着,你们凭什么上去?”那小厮衣服理所当然的样子。

“什么逻辑,凭什么他等我们就要和他一样,你主子是谁呀?掌柜的人呢?”白流冰上前询问,还大声喊掌柜的。

“来了,几位爷,雅间已经打扫了,您们怎么不进去?”掌柜的听见声音从后院跑过来,看见是自己的少主,疑惑的问。

“不是我们不进去,是有拦路狗呀,掌柜的,怎么回事?”白流冰他们自小走到哪都是被人捧着的,再说他们的身份也不许让人侮辱。自小在上京他们四人组到哪,人家不是毕恭毕敬的,更不要说中华楼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不长眼的了。

“这位少爷说是来吃饭的,不过今天是新菜试吃,人就比较多,楼上没雅间了。他们又不离开,就说坐在这里等着,没想到遇到几位爷了。”那掌柜啊的低头解释,不过一直在看着轩辕云墨。

“进门就是客,把我们的雅间给他们用吧,我们去后院吃。”轩辕云墨知道了原因,想想说,娘亲说和气生财,这让一间雅间的事自己还能做主的。

“那好吧,谢谢几位爷了,我这就去安排,您们先去后院,我这就让人送菜进去。”掌柜的听到轩辕云墨的安排也没说什么。

“好,各位哥哥我们走吧。”轩辕云墨对于掌柜的安排很放心,也知道下面的事他会处理好,就带着轩辕锌铭他们想后院走去。

“慢着,等一下?”一个公鸭嗓子在他们身后响起,这也许是处于变声期的少年的声音。

他们停下,转身就看见在大厅的一角坐着一位华服少年,年龄和轩辕子午差不多大,不过长相过于阴柔,眼里含着戾气,一看就不是好人。那人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他们前面,嘴角带着微笑,可是那笑容让人看着极度不舒服。

“轩辕锌铭二殿下,轩辕云墨圣世子,轩辕子午景王府世子,白流冰皇后娘侄、忠勇侯府小二爷,沐念宁静安侯府大小少爷,文鹏举文丞相之孙,淳于行波忠武将军府三小少爷。都说白闻名不如一见,几位好像有点言过其实了。”那阴柔少年一个一个的看着他们,并说出他们的身份,说完言过其实的时候自己就哈哈笑起来。

他的笑声,让轩辕云墨他们起鸡皮疙瘩,不过也都好奇这少年是谁,在上京他们可没见过有这号人。

“你是谁,小爷纵横上京还没见过像你怎么大胆的人,知道我们的身份,还如此大言不惭。”白流冰确定自己讨厌他那双狭长的眼睛,也讨厌他那阴柔的表情,于是说话也很不客气。

“是吗,小爷的身份你没资格知道,你是第一个敢在小爷面前如此嚣张的人。今天第一次见面就不和你计较了,下次在遇到小爷,记得要乖一点,不然小爷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那人伸出手拍拍白流冰的俊脸说。

“你……让小爷告诉你在上京谁才是够资格称呼小爷……墨弟弟,你拦我做什么?”白流冰生气的要动手,让一个陌生人怕打他的脸,这是从没受过的侮辱,实在可恼,不过他抬起的手被轩辕云墨拦着了。

“你也是第一个敢在小爷面前如此嚣张的人。你好像逾越了吧,不说铭哥哥就是我的身份也是高于你,你见了我们不行礼合适吗?我是叫你堂哥呢,还是逸王世子,要不然就叫你轩辕海棠。”轩辕云墨用他刚说过的话反驳他,还点明对方的身份。起初他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不过能叫出他们身份的一定不是一般人。上京里的贵族少爷他们都知道,大概也都在皇家书院里读书。这个看着身份不简单,又对他们不是很友好的人,看来不是生活在上京,那就只能刚进京的。他又说他的身份白哥哥没资格知道,那就是身份高于侯府少爷,在西越就只能是王府少爷和世子了。自己昨天听一告诉娘亲说逸王一家今早就该进京了,在想这少年出现的时间,那就对的上了。至于为什么猜他是逸王府世子而不是少爷吗?这简单,逸王府据说只有世子男生女相,这么想想就知道这少年的身份了。所以自己才拦着白哥哥出手,对方毕竟是王府世子,白哥哥贸然出手就会给忠勇侯府惹祸上身,即便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条件下,那也是错的,毕竟对方是王府世子,还是太后最疼的孙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轩辕海棠本来想自己刚到上京,在他们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戏弄他们一下。自己早就这等着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今天一定回来只是碰碰运气,谁知道让自己碰到了。期初是打算戏弄他们一下,不过要是能引起他们出手更好,这次父王也是有备而来的,自己作为他的儿子,也许可以帮他一下。可是眼看要成功了,却被破坏了,还被识破了身份。

“根据你的样貌,还有一些小道消息猜的,看来我猜对了。”轩辕云墨看着眼前的少年笑着说,心想你长得娘就算了,怎么名字也起这么娘,海棠,真当自己是海棠花呀。

“你找死!”那阴柔少年也就是轩辕海棠,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的面貌说事,在封地都知道他的忌讳,也没人敢说什么。没想到刚到上京就又有人当面说他的面貌,能不生气吗?他伸手就要去掐轩辕云墨的脖子。

“你这可是以下犯上,我要伤了你,即使到皇叔面前,也是不输理的,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过这手腕真软,你不会是堂姐冒充的吧?”轩辕云墨抓住伸到自己面前的纤细手腕,一副好奇的样子说。

其他人看着轩辕海棠袭击轩辕云墨没一个人紧张,因为他们都对轩辕云墨有信心。结果也如他们预料的一样,轩辕云墨不慌不忙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还用言语讥讽对方,还往对方的痛处猛戳。

“你等着,本世子不会就这么算的的。”轩辕海棠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力度,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挣扎着甩脱轩辕云墨的手,放下狠话,然后带着自己人走了。

“不送了。”

一直没说话的轩辕锌铭看见离开的人说“墨弟弟,看样子我们这个堂兄弟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注意一点了。”

“没事的,不就是下毒、暗杀,那些吗,我早习惯了。放心了,我们去吃饭,掌柜的不用去后院了,就在我们原来的厢房里吧。”轩辕云墨不在乎的说,然后带着其他人上楼,走进属于他们的包厢。

“墨弟弟刚才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拦着,我说不定就犯下大错了。”白流冰咽下菜,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说,他也是后怕,他当时如果打伤了那轩辕海棠,说不定就给家里带来大祸了。

“表哥你以后做事,不要冲动了,要三思而行。墨弟弟你怎么知道是他?”轩辕锌铭警告表哥,那毕竟是自己外祖父家,和他也算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然后又转过身问轩辕云墨,自己都不知道逸王一家进京了。

“昨天在王府,侍卫向母妃禀报的时候,我刚好也在,所以才会猜到是他。”其实每次暗一他们回禀什么事的时候,自己都在,也许是娘亲故意而为之。她在用自己的方法教育自己,告诉自己要多看多思,要不是提前知道逸王一家今天会进京,今天也许他们就会出事了。

“看来上京要热闹了。”沐念宁说了今天进中华楼的第一句话。

“是呀。”文鹏举也附和着说。

“那是大人的事,我们现在也不要想太多了,操心多了老的快,娘亲说她希望我天天快快乐乐的。”轩辕云墨夹起一筷子菜放在嘴里咀嚼。娘亲说自己是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子,那些多余的都不要去想,一切麻烦事都交给她。自己主要负责吃吃喝喝长身体就行了。

“宗主,中华楼传来消息少主遇到了才进京的逸王世子,好像还发生了冲突。”一位红衣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上官雪妍眼前说。

“那墨儿没事吧?”上官雪妍也知道儿子不会有事,要不然这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少主没事,反而是逸王世子负气而去。”那人抬起头说,看着上官雪妍笑着说。那是一张妖冶的脸,配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比轩辕海棠的阴柔之面,看着美丽百倍,不过也不会让人一见就以为是女子。

“知道了,你最近亲自去保护他。”上官雪妍没被这人所迷惑。

“属下,遵命,一定保护好少主。”那妖冶的男子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正经的说。

“你也要保护好自己才行,墨儿的性命重要,你们的也一样重要。”

“知道了宗主,属下先走了。”

上官雪妍看着消失的人,这是曾经的杀手,现在是华夏宗的四护法之一。那是在那死鬼王爷去世的第三年,在他周祭之前,自己带墨儿去碧落寺给他上香,还是在那片树林,遇到的刺杀。那次的刺杀人数不多,可是武功明显要高过以往的人。自己出手抓住了他们,在逼供的时候感念他们的兄弟情义,和自己觉得自己也需要建势力,所以就留下他们,为自己所用。他们原是孤儿,被人秘密训练,过着惨无人道的生活,自己知道以后就去杀了他们原来的主子,收整个杀手组织,改为华夏宗。

华夏宗现在有四大护法,十二堂主,三十六舵主,成员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四大护法自己给他们用四大神兽命名,此人便是青龙留守上京身兼负责西越事宜,其他三人巡视其他三国。十二堂主分三人一组各带几个舵主分布在四国打探消息,经商,做杀手。因为做杀手来钱快,不过他们比以前过得舒服,接任务也可以挑选。华夏宗的宗旨是不接被杀者是清官,良善之人,只杀鱼肉百姓为恶之人。

华夏宗才是上官雪妍在西越最大的底牌,除了她王府无人知道这事。

“尊主,圣世子刚才在中华楼遇到了逸王府世子,还发生了冲突。”灰衣男子推开门走进来,抱拳说。

“他,没事吧?”脸带面具的男子放下手中的笔问。

“没事。”

“让天去暗中保护他,记得不许他有丝毫闪失,让天以命相护。”带着面具的男子,严肃的说。

“是。”那灰衣男子领命而去。

“墨儿,父王这些年缺席你的成长,不过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父王不能认你,可是却知道你过得很好,这样也算对的起你的母亲了。即便不能让你知道父王的存在,可是父王依旧疼爱你,你是父王和你母亲的唯一孩子,现在这世间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人了。”男子取下自己脸上带着的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原来此人就是诈死的轩辕玄霄,曾经的玄王爷,现在江湖人称‘冥楼’尊主的宵玄。

轩辕云墨不知道他这次无意之举,揭露了父亲和娘亲在江湖上的势力,也不知道自己不但在朝中身份显赫,在江湖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题外话------

关于虞美人来自百度,请专业人士勿怪二更老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