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六十章 云墨教剑术

“娘亲,我回来了。”轩辕云墨没走到小院就高喊。

他的喊声,小院里的人都熟悉了,也习以为常了,可是对于淳于行波和文鹏举他们来说,这很不合礼数,他们自小的教育,不允许他们在府里大喊大叫。于是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再说这也不是在自己的府里,难道他们也这样进去。

“墨儿回来了,进来吧,把他们也请进来吧。”轩辕云墨的声音刚落,上官雪妍的声音就从房间里传来。

轩辕云墨笑着带着他们走进院子。

“娘亲。”

“见过圣王妃。”

“见过皇伯母。”

“都起来吧,雯绣上茶。”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几个少年,年龄都不大,这些应该是和儿子在书院关系比较好的,不然墨儿也不会带他们回来。“你们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铭儿你母后怎么样了,我听墨儿说好像病了?”

“谢皇伯母关心,母后没事了,我这几天就是在宫里陪母后,所以才没来。”轩辕锌铭站起身子说。

“那就好,你们今天就在这用完饭吧,淳于少爷和文少爷,这个是子午吧,你们也一起,我让雯娥多做点。”上官雪妍慈爱的留他们吃晚饭。

“王妃,你不说我也没打算走,你们王府里的菜是最好吃的。”白流冰不知道客气是何物。

“谢圣王妃,有劳王府里的姐姐了。”淳于行波和文鹏举站来行礼说。

看见他们两人行礼,轩辕子午也不知所措的站起来行礼“谢谢圣王妃。”

白流冰他们经常来,所以也比较随意,可是其他三人就有点拘束,他们也不知道上官雪妍的秉性如何。

“子午,你应该和铭儿他们一样喊我伯母,来让伯母看看。”

上官雪妍招轩辕子午上前,然后拉过他的手,上官雪妍本以为他是天生发育不良导致智力缺陷。这看到人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恐怕是遭到黑手了吧,所以借亲近他的时候,把把脉看。

“伯母,你好漂亮,我喜欢你。”轩辕子午有点害怕、紧张的的说,说完又用自己清澈的眼睛看看上官雪妍。

“这是我娘亲。”轩辕云墨走上前一步说,他知道娘亲就受不了水汪汪的无辜的眼神。自己小时候只要惹娘亲生气就会用这样的眼神,娘亲就会不生气来,还哄自己。

“子午很可爱呦。”上官雪妍点点轩辕云墨的额头然后说,这小子吃醋了。

“娘亲,我先带他们去我院子了。”轩辕云墨说完,拉着轩辕子午就走了,其他几人也跟着告辞。

看着跑掉的儿子,上官雪妍笑着对雯绣说“墨儿这傻孩子,我最疼的就是他了。雯娥你先去看看厨房有什么菜,晚饭我来做。”

“是,王妃。”

说完上官雪妍走进内室,经过刚才的把脉,证明轩辕子午,不是天生的智力不足,应该是被谁下了药,人为造成的。自己倒可以帮一把,毕竟他还小,不能就这样毁了他的一生,更何况现在他是墨儿认可的朋友。上官雪妍觉得自己现在的心肠有时候很软,也许是平淡的日子过多了,甘于这样平淡的生活,磨去了自己身上的狠利,这有时候不是好事。

这边的他们都在轩辕云墨书房,这是一间很大的书房,里面摆放很多的书架,书也是分门别类的放在。一眼看上去,书的种类庞杂繁多,翻开看看有些他们都没见过。书房装饰的也比较舒服,有榻和小几,榻上铺着上好的软毯,小几上有着热茶和点心。这些都是上官雪妍吩咐人准备好的,这是轩辕云墨的书房,里面的摆设都是上官雪妍亲自弄得,轩辕云墨也是很喜欢,有是觉得累了就会在这里休息很是方便。

“世子,这书能不能借我看一下。”文鹏举拿着一本名为《诗词鉴赏》的书问。

轩辕云墨抬头看看然后点头,然后又继续自己的教育恐吓之事。

“你听不听我的,不然我不教你功夫了。”轩辕云墨凶狠的看着轩辕子午,开始威胁他。

“可是我就是喜欢伯母呀,你为什么不让我接近伯母。”轩辕子午有点不解的问他。

“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总之你不要在我娘亲眼前晃悠。不然我就不让你来王府了。”轩辕云墨有点脸红的而说,我能说是怕你夺走娘亲的注意力吗。

“好吧。”最后还是轩辕子午妥协了,虽说他也不知道墨弟弟会怎么说,他还是听他的吧,不然谁教自己功夫。

其他几人哄堂大笑,尤其是白流冰,这是自己第一次看见墨弟弟吓唬人。

“笑什么笑,走去后院,我教你们剑法。”轩辕云墨被他们笑的不好意思,然后自己先跑了出去。

他们笑着跟在后面。后院是轩辕云墨的练武场,还有一间武器室,里面有各种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外面能见到的兵器这里都有,没见过的这里也有。这是上官雪妍特意为他打造,也是为了让他熟悉各种兵器的用法,长处和短处。

轩辕云墨捡起地上的木剑,就先舞了一遍要教授的剑法,看的他们是眼花缭乱。随后他们也拿起木剑跟着放慢速度的轩辕云墨一招一式的练习。

上官雪妍由于好奇他们做什么,便找来了这里,看着儿子在教授剑法,嘴角带着笑。她知道对于练剑墨儿是有天分,因为自己就是用剑的,所以当时教授墨儿功夫的时候,自己先想到的就是剑术。也许真的就是天生的母子吧,墨儿习武很有天赋,尤其是在剑术上,这让自己很开心。

“娘亲,您怎么来了?”轩辕云墨做了一个结束动作。

“过来看看,墨儿你在教授他们武功吗?”

“是呀,娘亲我教的好不好?”

“墨儿教的很好,可是墨儿虽说剑号称是百兵之首,可不是任何人都适合用剑的。你看这里这么多兵器,娘亲当时只是简单的做了介绍,也都一一用给你看,可是却没教导你怎么用,只是让你专注于剑,知道为什么吗?”上官雪妍给他擦擦脸上的尘土问。

“娘亲是觉得我适合用剑。”轩辕云墨很快就想明白了原因。

“墨儿就是聪明,对,你适合用剑,事实也证明墨儿善于剑之一道,其他的兵器我想你也用过,是不是找不到拿剑的那种感觉?”上官雪妍循循善诱的问他,自己不会直接告诉他原因,要让他自己发觉,比一开始就告诉他要好的多。

“恩,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明白了。娘亲是说他们有些人并不适合用剑?”轩辕云墨低头想想,然后抬头看看其他人说。

“恩,我看了有一会儿,铭儿身手灵活,要是增减自身威力的话,可以用双刀。也许初练会感觉吃力,可是熟悉后就能得心应手了;流冰的武器用折扇吧,比较适合你的气质,你用起来也称手;淳于少爷应该是自小就是用枪的吧,适合远攻,配合你自身的条件刚好;文少爷不曾习武,现在骨骼长成了,进度是赶不上他们这些自幼习武的,你自幼练字腕力应该不错,可以练习暗器之类的,你好像会轻功吧,那就可以配合使用;子午好像力气很大,我看你刚才把木剑都掰断了,不妨尝试一下重型兵器,例如斧钺之类的;念宁倒是适合练剑,可以让墨儿教你。”上官雪妍根据自己的判断,一一道出适合他们的兵器,有称手的武器打斗时就能占优势。

“娘亲还有这些学问呀,那您可以教他们吗?”轩辕云墨也是第一次知道武器不是随便拿一件就可以用的。娘亲懂这些,是不是也都会用呀。

“娘亲可以教,可是娘亲说过的话你记不记得‘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可以教授你们,至于你们学习的结果如何,那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

“谢谢,王妃。”其他人听后也很高兴,圣王妃虽是没见过她动手,可是在校场的那一幕还是比较震撼人心的。快的看不见的身影,只留下沙尘飘过。他们却都觉得圣王妃功夫很高,在加上现在知道圣世子的武功就是她教的。才十岁的世子就如此厉害,那作为师父的圣王妃不是更加厉害。

“墨儿,娘亲今天在教你一套新的剑法,此剑法命为‘太极’,看好了。太极剑法,是独立的一种武功,以手中之剑为武器,剑可脱手,远近收缩自如,汇集阴阳两极之气,无论剑之轻重,也可以远近收缩自如,它兼有太极拳和剑术两种风格特点,轻灵柔和,绵绵不断,重意不重力,优美潇洒,剑法清楚,形神兼备的剑术演练风格。在演练太极剑的过程中,要重视每个动作的手、眼、身、法、步的要求。此剑法动作分为点,刺,劈,挂,撩,云,抹,带,崩,绞,架,托,截,抽,穿,提,捧,抱,扫,斩,拦,削,挽花。现在每个动作娘亲都展示一下,你可要看仔细了。”

上官雪妍一边舞剑一边解说,太极拳自己也教过他,每天早上都带他打一遍。这太极拳据说可以养生,在现代的时候,很多老人没事都练。现在自己再把太极剑传授与他,也算是完整了。

距离上次轩辕云墨说教他们剑术已经过又过了近一个月,今天又是皇宫举行宴会的时候。这次的四国比赛由于很多参赛者被东篱的人打伤,所以他们也走不了,只能留在西越养伤。现在伤也好了,他们也该回去了。东篱另派的人也到了,有关东篱在西越做的事,经过协商也得到完满解决,所以今晚的宴会是送别三国宴。

上官雪妍坐在高处看着台下,每次的宴会就是这些跳舞唱歌,也没有什么新意,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一番歌舞停歇,东篱的使臣站起来说“谢西越陛下的招待,为表我东篱的感谢之意,特献上东篱一种美食,望西越陛下笑纳。来人抬上来,此物要吃新鲜的才好。”

“是何物,那可要谢谢东篱皇了。”轩辕玄耀也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好心送什么吃的,可是一时有不知道怎么拒绝,也只好笑着说。

“我们陛下赐名为‘铁将军’这也是近两年才发现的,我皇说为了两国邦交,特让下臣带来的。”这话的意思是说,东篱的皇帝很重视两国关系,不会破坏,还有你西越皇要是不吃就是不顾两国邦交。

“哦,我可要见识见识。”轩辕玄耀看是轻松的说,可是心里也在打鼓,到底是什么东西?

轩辕玄耀的话落,就看见东篱的侍卫抬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笼屉过来,后面跟着端着一些瓶瓶罐罐的人。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笼屉,谁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轩辕炫耀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身边的人。他想这人走遍四国也许会见过。那东篱使臣走上前去打开笼屉,用筷子夹了一只里面的东西出来,放在盘子里,恭敬的端到轩辕玄耀的面前“请西越陛下评鉴。”

轩辕玄耀看着递到眼前的盘子和上面的带着厚壳,有脚,还有头上那像钳子一样的东西,整个看着红红的,这要怎么吃。自己堂堂一国皇帝要如何开口问此物怎么使用。

“请西越陛下评鉴。”那使臣端着盘子,低着头恭敬的举着,可是眼里充满了嘲笑。西越敢扣下东篱的王爷和殿下,让东篱堂堂一个大国在其他小国面前丢脸,这口气怎么也要出吧。刚好有人就出了这么个注意,这‘铁将军’在东篱也是不常见的,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吃,看你西越皇帝怎么吃,也许你们连见都没见过。

“业公公还不接下盘子,让使臣坐下。”轩辕轩辕想转移话题。

“是。”业公公也是个精明的。

“谢西越陛下关怀,陛下先评鉴,下臣来时带的很多,可以给在座的西越重臣一起评鉴。”那使臣说话客气,可是却拉着正个西越一起丢脸,尤其咬紧了重字。

轩辕炫耀憋着一肚子火,可是又不能发,只能看着他们给自己的臣子一人一份。可是东西到他们面前结果和自己一样,都不知道如何下手,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西越这次就要丢脸了,那四国赛上刚搬回来胜利一扫而光。

“吃呀各位,不要看着。西越陛下请”那使臣还在好心的劝着。

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不就是现代的螃蟹吗,只是蒸熟的,也是最简单的吃法。记得以前每到金秋季节螃蟹上市的时候,自己总会买一些好的做着吃,由于自己喜欢吃,空间里还养了不少。上官雪妍看看轩辕云墨,前几天自己还带着他打牙祭,他应该知道怎么吃吧。

上官雪妍又看看轩辕炫耀就知道,这是他第一次见此物,根本不知道从哪下手,可是现在的气氛尴尬。

“皇叔,你平时这么疼小侄,这次也不例外吧,我看皇叔盘中的那只比我的大得多,皇叔不会介意和我换一下盘中的食物吧,”略带稚嫩的声音在宴会场起,略带调皮。

轩辕云墨也不乎大家都在看着他,起身端着自己的盘子,走向轩辕玄耀的位子。一副就要和你强行换换的样子。

其他人看着他,都知道陛下疼圣世子,可是这明目张胆的像陛下要吃的,这也太胆大了吧。再说这是什么场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时的陛下被东篱使臣气的不轻,这圣世子怎么这时候凑上去。这圣王妃也不阻止,这要是惹怒陛下,圣王府如何自处。

“墨弟弟?”轩辕锌铭拉住走到自己跟前的人担心的喊道,他知道此时父皇正在生气,自己都不敢上前去。

“铭哥哥,你不会要和我抢吧,不行,那个大的是我的。”轩辕云墨明显生气的停下说。然后小声对他说“我有分寸。”

“皇叔,你可不能说侄儿坑你的好东西,你看侄儿多有孝心,已经把它给拆卸了,皇叔您只要蘸着这些吃就可以了,不要夸我,只要你把这只大的给我就行了。”轩辕云墨走到御桌上放下自己手里的盘子,拿起那些瓶瓶罐罐倒在空碗里。然后指着自己盘子里那只自己拆卸的漏出蟹黄蟹膏的螃蟹说。说完还把原本属于轩辕玄耀的盘子端到自己面前。

从轩辕云墨说话,到他端着盘子走到御桌前,端走轩辕玄耀的盘子,事情在很短的时间里发生。轩辕玄耀起初也不明白轩辕云墨要做什么,也当他是小孩子玩闹。当看到他端上来的盘子和自己盘子里的不同时,他明白这是来给自己解围来了。不管他怎么会知道此物怎么使用,能解此时之困就好。

“你这个小捣蛋鬼,现在都敢和朕要东西了。也罢,换就换了,不过可惜了东篱使臣的心意了。”轩辕玄耀看着他慈爱的说,然后歉意的看着东篱使臣。

“谢谢,皇叔。”轩辕云墨知道皇叔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端着盘子下去了。

“这味道真不错,东篱使臣你们也尝尝,大家一起吃。”轩辕玄耀,拿起筷子,夹了一点蟹膏,沾点轩辕云墨调好的酱料,放在嘴里,咽下说。

东篱使臣看着轩辕炫耀夹起的黄色膏状物,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自己虽说没见过拆卸可是却是吃过,吃的就是西越陛下夹着的东西。刚才不是还不知道从哪下手吗,怎么就吃到了。对,那孩子,是他送上去的。眼阴寒的看着轩辕云墨。轩辕云墨感觉他在看自己,然后站起身“皇叔,墨儿能不能敬一杯酒给东篱使臣?”

“可以,东篱使臣这是我西越圣世子轩辕云墨。”轩辕玄耀现在看着侄儿很是宠溺,这一点小要求这么会不答应,反而觉得以他的身份不应该屈尊降贵,不过侄儿高兴就好。

“本世子敬使臣一杯,谢使臣千里迢迢来给云墨送银子来,这下云墨就可以吃很多点心了,母妃平时说甜食对牙齿不好,让我少吃,现在有钱了,我就可以在外面偷偷吃了。”说完还底下头挠挠不好意思的笑笑。

“不敢当。”使臣咬牙切齿的说,当然知道他这一句话什么意思,这次带来的银两中据说就是有几个孩子要的,他也许就是其中之一吧。

“墨儿,你这是在像你皇叔告娘亲的状吗?”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儿子,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装什么像什么,装小大人,装天真儿童,装单纯小白兔,也许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是最真实的。

“啊,娘亲你都听到了,没有告状,娘亲最疼墨儿了。”轩辕云墨好像才想起自己的娘亲就在身边,连忙解释着说。

“你问在座的谁没听到你的话。”上官雪妍知道这小子是为了恶心东篱使者,故意装单纯,自己就配合了,谁让他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呢。

“圣王妃,世子倒是很可爱。”下面的白夫人先开口夸赞道。

“就是,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这样。”

“世子,王妃也是为你好。”

“皇嫂你把他教育的很好,我还要代皇兄谢谢你。”轩辕玄耀也附和着说,还不着痕迹的挪挪身子。

“陛下,这是我应该的。”上官雪妍不卑不亢的回答,可是他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盯着自己,当自己看去时却没了。那里除了陛下,就只有上次自己生辰代为送礼宣旨的侍卫。

东篱的使臣看着西越君臣开心的谈笑,好像忘记了他们的存在,感到了羞辱。

“墨儿,你要谢也该谢谢朕才是,信函是朕替你们写的。”轩辕玄耀也知道自己的侄子是故意提起此事,自己也插一脚,反正难过的是东篱的人,被西越的几个小辈被勒索了。

“那谢皇叔了,不过是不是都给我们?”他一副财迷的样子,甚至还带点怕轩辕玄耀扣下他们银两的意味。

“那当然了,你们要的医药费、什么营养费、还有什么精神损失费,那些都给你们,你们几个人分去吧。”轩辕玄耀笑着说,好像还不少呢,他们一个人可是分上几万两银子呢,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笔不少的数字。没想到那东篱皇挺大方的,这次国库里也添了不少银两。

一直没说话的旭王只是看着这一幕,从宴会开始到现在他就装隐形人,一切交给东篱的使臣。自己被西越皇帝软禁在四面是水的湖中失去自由,这对自己来说是极大的侮辱,这仇自己记下了,早晚有一天会报此仇。

宴会的第二天各国使臣归国,再过一个多月就是西越的新年,也是百姓最忙碌的时候。街上叫卖的小贩也比往日高声,家里有钱的都已经在才买过年的东西了。

上官雪妍坐在王府的账房里,看着手中的账本,安排着年前的事物“今年的收益不错,二管家有劳了。”上官雪妍看着眼前而立之年的男子,自己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一脸的恭敬挑不出毛病的回话,可是却不难看出他眼底的不屑。自己不得不承认,那死鬼王爷的眼光不错,这杜源经商有一套,胆大心细,又擅长交际,是个人才。

“属下,不敢当,这都是王妃的功劳。”杜源恭敬的站起身,连称呼都和初见时不一样了。

自己面前的是圣王妃,一个女流之辈,可是却让自己佩服不已。王爷走之前是把产业交给自己打理,可是没有王爷的王府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吃一口。无论自己交际多广,可是那些有势力的人家还是会打压王府店铺。在自己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疲于应对的时候,那些打压王府店铺的商户却突然销声匿迹了。王府商铺也度过了危险期,就在自己担心他们是不是有更大阴谋的时候,王妃找到自己说,那些人她已经处理了,自己只要好好打理店铺就行了,其他的事她处理。也不知道王妃用了什么方法,从那以后圣王府的名下的店铺安稳多了,再也没有人敢打它的注意。自己还在王妃的建议下扩张了其它的生意,盈利也都不错。可是说圣王府的产业经过这几年的积累,比王爷在世的时候,翻了几倍。

“这些年也多谢你了,本妃和世子会记得你的,我听说你有个儿子和世子差不多大,哪天带来我看看,说不定他还可以和世子成为朋友呢!”上官雪妍说这话当然有自己的打算。据自己得到的消息杜源的儿子今年十二岁,小小年纪就打的一手好算盘,对数字很是敏感,最引人注意的是他也有和自己父亲一样精明的经商头脑。也许以后可以为墨儿打理生意,墨儿身边也要跟着几个自己的心腹。自己现在只是给他预备着,至于能不不能降服那要看他自己了。

“谢王妃,改天带他来见王妃。”杜源压下心中的激动说,能和圣世子成为朋友,那是多荣耀的一件事。自己是因为报恩才会跟着已逝的王爷,也不算是王府的奴才。自己也没什么异心才会由此好事,可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如果儿子能和圣世子成为朋友,他们杜家也就算和圣王府绑到一起了。

“好了,你先拿着你的那份回去吧,连他们的也都拿回去吧,过年了,给他们也可以让他们送回家先置办年货。”上官雪妍也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不多说了。就让他带着桌子上的东西回去,那是给店铺小厮的新年福利。上官雪妍都是按现代的那些制度来用人的,所以上京谁不知道,圣王府的店铺,待遇最好,同时也最严格。

“是,王妃,属下告退。”杜源听后上前拿起桌子上的银票,转身就走了出去,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管家,府里的一切和以前一样,该发的早点发,该送到各房的也要趁早送去。今年的冬季有点冷,你让人多预备点碳,给侧妃和两位姨娘送去,看看她们有什么要求。今年也许会来人,你让厨房多准备些食材。”上官雪妍又对管家安排,现在王府里的女人已经很少了,原有的那些小妾,也都陆陆续续走了。现在剩下有盼头的凌侧妃和无路可走的两位姨娘,凌侧妃那是有依仗不能走。至于其它两位姨娘是真的无路可走,还是另有所图,就不知道了。反正闲呆着吧,只要老实就行,也不在乎多一碗饭。

“老奴明白。”

“好了,就这些,我先走了。”上官雪妍安排好事情就回到自己的院子。

已是冬季,到处萧条衰败,可是上官雪妍的院子里花香扑鼻,树木葱郁,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观。整个王府里能有此奇观的就只有圣王妃住的院子和圣世子住的院子,这两个小院里上官雪妍摆有阵法,可以四季不变。再说她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都被她浇过稀释的灵液。凡是在这两个院子里生活的人,都感觉心情舒畅,身体康健。

“世子,回来没,不是说进宫一会就回来吗,怎么还没回来?雯绣你让人去府门口看看,天都快黑了。”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书,看看外面的天色问。儿子走的时候,只说是铭儿找他有事要去宫里一趟,以前也有过,自己也没在乎,再说他那皇叔也是很疼他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回来。

“是,王妃。”雯绣走出卧室。

“王妃,世子爷,让小的请您入宫一趟。”雯绣刚到门口就遇到随墨跑了进来。

“墨儿,怎么了?”上官雪妍一听着急了,就急忙站起来问。

也许是关心则乱,她忽略了随墨的话,是儿子请他入宫。

“王妃,不要着急,世子爷没事,有事的是陛下。”随墨赶紧解释。

“走,告诉我怎么回事,陛下有何事?”看来事情不是小事,要不然墨儿也不会让自己去,他的医术也有小成,一般的问题都可以解决,在加上自己给他的药丸,应该能应付,现在让自己进宫,看来事情有点棘手。

“小的,也不知道,只知道陛下昏迷了,回来时,业公公已经去请太医去了,世子爷也看过了,喂了保命的药丸,还是不放心,就让小的来请王妃去看看。”

而此时的皇宫里,书房里乱成一团,不过可没什么声音传出来。原因很简单,轩辕炫耀正在书房里考校儿子和侄子功课的时候,突然从座位上倒了下来,然后就不省人事了,这可吓坏了当时在场的几人。

“陛下,陛下……。”业公公急忙上前查看,这要是陛下出了事,最先倒霉的就是自己。

“父皇……。”这是两位皇子的声音。

“皇叔……。”轩辕云墨也急忙上前查看,摸着脉搏,只是诊断出皇叔中毒了,可是一时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毒,只能先给一颗解毒丸。娘亲说这药丸可以解所有的毒,就是不知道效果这么样。

“世子……?”

“墨弟弟……?”

业公公和轩辕锌铭担心的的问,在太医没来之前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了。

“我只是知道皇叔中毒了,至于是什么毒,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已经给他吃了解毒丸,母妃说这药解毒效果很好,现在即使不能解毒,也可以压制毒性。业公公你去找太医过来,不过要悄悄的,铭哥哥你派人请皇婶来照顾皇叔。祺哥哥,你让人守着书房,不让闲杂人等进出这里。随墨你回府一趟请娘亲过来,我们剩下的几人先守在这里。”轩辕云墨很快就想到了最有利的办法,这里现在也就他最理智了,两位皇子已经乱着阵脚。

“是,世子爷。”随墨也知道事态严重,拿着轩辕云墨递过来的令牌就出去了,出了宫门就用轻功奔回了圣王府。

“墨弟弟,就听你的。”轩辕锌铭叫过小喜子,在他耳边吩咐。

业公公也收拾下表情,走了出去。

轩辕锌祺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轩辕云墨一眼,就走了出去,虽说不甘心被他驱使,可是也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在皇宫里长大的他,知道父皇中毒昏迷意味着什么,这不是可以张扬的事。

小喜子也是个乖觉的,知道事情不能让人知道,他到了皇后的宫殿“皇后娘娘,陛下让您去书房一趟,说是今晚留圣世子吃晚膳,让您过去一起用膳。”

“留圣世子吃饭,圣世子不是从不在宫里吃放吗,怎么今天转性了?”皇后白婉如响起轩辕云墨就想笑,那小子为了能让他在宫里吃顿饭,陛下可是用尽了手段,可是都功败垂成。

“陛下答应,让圣王妃也来,算是吃顿团圆饭。”小喜子压着眼里的着急,低着头说。

“好,那本宫换衣服。”

“不用了,娘娘,圣王妃该到了,您还是随奴才赶紧去吧。”小喜子听见皇后要换衣服,抬起头着急的说。

白婉如,本就是大家小姐,能坐稳后宫之主的位子,也不是没心机的人,看着有点慌乱的小喜子,她此时也看出来蹊跷。

“好吧,你说的也对,不能让皇嫂等急了,我们走吧。”不过此时心里也是有点紧张,难道是铭儿出事了,她掐着自己的手心乱想。想问问又不敢,就怕不是,是自己想多了。

皇后一路忐忑的走到书房,看着外面易如往昔,就放下了自己的当心。

在门口的小福子看见皇后来了,里面带进去。

白婉如走进去看见空荡荡的书房,心里有不安了起来“小福子,陛下在哪?”

“娘娘,陛下和殿下还有世子爷都在里面。”小福子带着皇后走进书房里皇帝平时休息的地方。

白婉如,走进寝殿,就看见轩辕炫耀躺在床上,轩辕云墨在把脉,轩辕锌祺和轩辕锌铭站在一边,贴身的业公公却没见人影。

“铭儿,陛下怎么了?”皇后奔了上前,流着泪问。

“母后,墨弟弟说,父皇中毒了,不过已经吃了解毒丸了,不要担心,父皇的性命无忧。”轩辕锌铭扶着自己的母后解释,母后的身体最近也不太好。

“真的没事吗,怎么没叫太医。”皇后还是不太信任轩辕云墨,比较他也太小了,于是问。

“母后,业公公去叫了,墨弟弟也让随墨回王府请皇伯母去了。”

“那就好,不过陛下怎么会中毒了?”皇后知道去召太医了,也只能干着急,想起什么问。

“我们也不知道,父皇突然就倒下了,我们也都吓坏了。”

“娘娘,太医来了。”业公公走进来说。

“太医,快点看看陛下怎么了?”

“是臣遵旨。”

那太医把把脉,又看看轩辕玄耀的眼睑,起身说“回娘娘,陛下这是中了毒,不过好像毒性得到压制了,应该没性命之忧,不过臣无能,判断不出是什么毒物。要解毒,还要等臣研究之后才行,不过臣不擅长解毒。”

“那太医院谁擅长解毒,那就去叫他来。”皇后听后着急的问。

“回娘娘,李太医擅长解毒,可是今早他的小厮来告假说,他昨晚从马车上跌下了,重伤昏迷了,恐怕是来不了了。”

“那怎么办,陛下怎么办?”皇后一听可是慌了,连唯一的希望也没了。

“我看看。”突然一个女声插了进来。

“娘亲,皇叔他……。”轩辕云墨听到声音就知道是娘亲来了,也是立刻说。皇叔平时也极其的疼爱自己,现在看见皇叔躺在那一动不动,自己也很难受,只恨自己的医术不行,现在娘亲来了,就好了。

“墨儿,你没事吧,娘亲知道的,放心吧,娘亲出手一定还你一个疼你的皇叔。”这孩子很重视亲情。

“皇嫂……。”

“没事的,你们让开些,我看看。”

她们让开,上官雪妍坐在床边摸摸脉搏,就知道中了什么毒,这是虞美人花的毒,不过也只有大量使用才会中毒。知道是什么毒就好解了,她拿出银针,在几处可以驱毒的穴道下针,银针进入皮肤长短不等。然后上官雪妍扶起轩辕炫耀,背对着自己坐着,自己在他后面,输入些灵力解毒,做完这些放平他。过了一刻钟,拔掉银针。

“没事了,陛下很快就能醒了,我在给他开一些驱毒的药,这位太医就麻烦你去煎药,如何煎药本妃已经写在药方上了。”上官雪妍放下自己手里的毛笔拿起纸递给那位太医。

“是。”那处于呆立的太医,接过药方就走了出去,他知道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可是没想到圣王妃会医术,看样子还不错。

“皇嫂,那陛下……?”

“皇后,放下吧,陛下马上就能醒了。”上官雪妍看着躺着的轩辕玄耀对他们说。

------题外话------

感冒了,坐着都感觉无力的

今天就一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