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五十九章 景王世子

“陛下呀,你要给老臣的孙子做主呀,您看看老臣的孙子伤的这么重,还在为家里着想,老臣欣慰呀。这孩子倒霉呀,东篱的人也太过分了,老臣也想治好他呀,可是太医说要些好药,可是老臣家买不起呀,是老臣没用呀,乖孙呀,你受苦了,是爷爷没用呀,让你连病都看不起呀,都是东篱的那些狼子野心的人害的。”一位年过半百的男子突然走出人群跪在地上哭诉。听声音就知道他是白流冰的爷爷,白侯爷,当今陛下的岳父大人。

轩辕玄耀看着底下哭泣的岳丈,满脸的黑线。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可是什么都没说呀,您老人家怎么就哭上了。

“陛下看在白侯爷的份上,您不如在信函上加上白少爷的请求,臣想那东篱陛下也不是小气之人。陛下,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东篱王朝的旭王和大殿下,这些吃喝也是要银两的,不如让东篱陛下一起给了吧。”文丞相突然站出来说。

文丞相的话他们也听明白了,这是要东篱赔钱呀,这样一来就解决了刚才大家争议的事情。

“朕明白了,铭儿、墨儿,你们送流冰回去休息吧。”轩辕玄耀先看着交头接耳的臣子,然后对三人说。

“谢父皇(陛下)。”三人又搀扶着出去。

刚出了议事厅,轩辕云墨放开白流冰,没准备的他差点摔倒了。

“墨弟弟你做什么?”这声音大的哪有刚才在议事厅里虚弱的样子。

“墨弟弟我们的主意行吗,父皇明白吗?”轩辕锌铭也放开跳脚的白流冰。

“铭哥哥,我看文丞相明白了,那就好了。白哥哥要是真的要来钱,你可要分我一点,我就不问你要医药费了。”轩辕云墨一副我要钱的样子看着白流冰。

这注意就是轩辕云墨出,他们听说皇上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正在议事厅犯难呢,于是轩辕云墨就出了这个注意。让东篱赔钱呀,有钱很多东西都能买到,还能充盈西越国库,减少东篱的国库,有什么不好。于是才会借白流冰的伤进去提醒皇上。他相信里面的那些大臣都是狡猾之人,一定可以想出让那个东篱不得不掏钱的办法。

轩辕云墨回到王府看见娘亲的院子里等还亮着,于是走了进去,也没要人禀报。

“王妃休息吧。”雯绣挑亮烛火,拿近一点。

“墨儿回来没?”上官雪妍揉揉太阳穴问。

“没有呢,也许是住在宫里了。”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在等等,他没让人回来通知说要住在宫里,也许一会就该回来了。”上官雪妍听后过了一会说。

轩辕云墨站在外面久久的动不了步子,娘亲还在等自己,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回来怎么晚了。

“娘亲,我还来了,您怎么还没睡?”上官云墨带着笑走进去。

“墨儿回来了,娘亲白天睡多了,现在不困。怎么才回来,没出事吧?晚宴没吃好吧,娘亲去给你下一碗面吃。”上官雪妍说完就要走出卧室。

“娘亲,我刚才在宫里吃了一点,现在不饿。”

“那就好,去休息吧,你现在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熬夜。”

“好。”

回到隔壁自己小院里的轩辕云墨,站在院中看着围墙出神。娘亲对自己的好,自己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让的娘亲如此爱护。自己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娘亲待自己如亲子。亲生母妃自己就没见过,父王的样子自己也忘记了,陪伴自己长大的就只有娘亲,自己从小什么都不缺,吃的是最好的,穿的是最好的,用的是最好的,玩的也是别人羡慕。自己的童年没有争斗,没有陷害,没有算计,自己过得纯粹开心,这些是娘亲为自己营建的。娘亲儿子大了,以后不会让您操心了,儿子也可以为您撑起一片天。轩辕云墨解下腰间的玉箫,抚摸,在手握的地方按了一下。寒光一闪,玉箫下垂的一端,多了两尺来长青峰,在月光下寒气逼人。玉箫不但是自己的乐器更是娘亲为自己打造的一把剑。薄如柳叶,上面有机关,平时就是一只价值不菲的玉箫,可是关键时刻它就是杀人利器。自己很是喜爱。剑柄玉箫是千年宝玉,剑身是千年玄铁,自己也不知道娘亲哪来的这些宝物。这人人觊觎的宝物,自己唾手可得。,娘亲对自己的好自己现在只能记在心里。

轩辕云墨想了一会心事然后提着剑就在月光下舞了起来,宝剑是拿来用的,不是用来收藏的。

比赛完了,书院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来往的学子络绎不绝,可是有些事在悄然发生着改变。轩辕云墨他们的四人小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多了几人,那是淳于行波、文鹏举还有景王府的世子。轩辕云墨可以理解淳于行波、文鹏举和他们走在一起,毕竟此次比赛他们接触的比较多,可是那轩辕子午是怎么回事?前面两位也只是在书院和他们走得近,可是那轩辕子午在自己回家的时候也跟着。

“轩辕子午,你为什么跟着我?”轩辕云墨仗着自己小,也就无所顾忌的问。

“你很厉害,听他们说你的武功很好,我想和你学。”轩辕子午长的有点胖胖呼呼的、憨憨的,年龄也在十二岁左右,对于上官云墨的问话他也老实回答。

“你们景王府没有武师吗,那总有侍卫吧?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学。”轩辕云墨黑着脸说,大哥你要这么直接吗,再说我也只是个孩子怎么去教你。

“有是有,不过他们都不厉害,我听人说墨弟弟你最厉害了。”轩辕子午摸摸头憨憨的笑着说。

轩辕云墨有点无语问苍天,大哥,我们虽说是堂兄弟,按理说这样叫没错,可是我们没熟到那个地步。一个从不往来的人,突然如此亲昵的称呼你,你什么感觉,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轩辕子午,你不要跟着我了,我不会教你的,我自己还没出师呢,你回去让景王爷找人教你。”轩辕云墨停下对跟着他的人说。

上京的人都知道景王世子有点一根筋,他认准的事谁也拉不回头。自己现在被他缠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现在这么办,自己是不可能教授他武术的,自己现在还在学习之中。

“不行,就跟你学。”轩辕子午亦步亦趋的跟着轩辕云墨。

轩辕云墨看着笑的没心没肺的人自己也不能把他这么样。甩又甩不开,一生气直接马车也不坐,用轻功飞走了。

轩辕子午看着一眨眼就不见的人,眼里有着强烈的渴望“元宵你说要是我和他一样厉害,那是不是就没人欺负我了。”

“也许吧,世子。”元宵看着自家世子说,自家世子就是性子单纯才会让人欺负他。在家里要不是王爷疼爱,世子一定被几个少爷活活欺负死了。太不公平了,都是王爷的子嗣。为什么玄王爷的世子就是圣世子,没有父亲庇佑照样可以活的开心,没人敢欺负。元宵为自家世子抱不平,觉得自己世子除了单纯一些,其他的地方也不输于其他王府的世子。

轩辕云墨一路奔回王府,走进院子先喝了一大口水,才觉得自己好一点。

“墨儿,你这是怎么了?”上官雪妍不解的问。

“躲轩辕子午,他非让我教他武功,可是我那会教,再说我和他也不熟悉。”

“轩辕子午,景王府的世子?”这景王府的世子上官雪妍听说过,都说是傻子,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一拍。自己倒是认为他不傻,只是有点先天发育缺陷,导致智力有点低,心性单纯。要不然也不可能得到景王爷的喜爱,人有点执拗,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不知道为什么缠着墨儿。

“他非说我武功高强,让我教他,我走到哪他跟到哪。”轩辕云墨和自己娘亲说着轩辕子午纠缠自己的事。

“墨儿不愿意和他玩吗,娘亲听人说他心性不错?你不会也和外界一样认为他是傻子吧?”上官雪妍不太赞同轩辕云墨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也希望他不被外界所左右,凡事有自己的判断。

“不是娘亲,儿子没那样认为。”轩辕云墨立刻反驳这说。

“那就好,子午只是单纯一些,他和你一样自小就没了母妃,即使有你景王叔护着,在王府也过得不愉快。”景王妃是由侧妃扶正的,娘家也是有些权势的,轩辕子午是先王妃留下的孩子,那就是挡了她孩子的路了,肯定要除掉,可是有景王护着,在到年龄之时就请封了世子。

“娘亲我可以和他一起玩,可是他让我教他功夫怎么办?”轩辕云墨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的墨儿长大了,知道事情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上官雪妍摸摸他的头,没说自己的想法。上官雪妍秉承着凡是要他先思考,然后自己在提点,要是他找到好的方法,自己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第二天一早轩辕云墨吃完早饭来到书院,刚下马车就看见前面围了很多人,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本来也不想管的,可是他听到熟悉的声音,于是也凑了上去。

“这不是我偷的,这是父王给我的,你凭什么要,不给你。”被人围着的轩辕子午带着哭腔说。

“这明明就是我母妃给我的,是我拿给父王看看的,可是一转眼就不见了,昨天父王那里就我们两人去了。现在他在你这里,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一个和轩辕云墨一样大的少年大声的说。

“这是父王给我的,我昨天没见到你,你胡说。”轩辕子午也大声的说。

“你偷完东西就走了当然没看见我,把东西给我,我就不告诉母妃。”那个少年要不到东西就开始威胁了。

“不给,父王说这是我的东西,谁都不给。”轩辕子午握紧手里的东西。

“给不给,不给我让母妃不给你吃饭,饿死你。”那少年凶狠的说,也不在乎周围有多少人,也许是平时嚣张惯了。

轩辕子午听到他的话身子下意识的哆嗦着,但是就是不给他自己手里的东西。

轩辕云墨也好奇是什么东西,让他这么重视。

“子午他要什么,你给他就是了。”轩辕云墨突然开口说。

轩辕子午看着轩辕云墨眼里含着泪,一直摇头不说话,紧紧的护着手里的东西。

“快点给我,不然我这就回去告诉母妃。”那少年又大声说。

“我的,不给,不能给……。”

“子午我看看他要什么东西。”轩辕云墨走到轩辕子午跟前,从他手里拿出东西,一看是块玉佩,而且有点眼熟。

“你就是要这个?”轩辕云墨拿着玉佩在那个少年眼前晃悠。

“对,就是它,给我。”他看到轩辕云墨手里的玉佩就伸手去抢。

“不能给。”轩辕子午大声喊着,就怕轩辕云墨给了他。

“野心不小,敢明目张胆的要这块玉,你说这块玉佩是子午偷你的?”轩辕云墨收起玉佩背过手问。

“当然。”那少年抬着头看着轩辕云墨。

“那你告诉我这块玉什么材质的,上面雕刻什么?你要说的准我就给你。”轩辕云墨在他伸手抢玉佩的时候,就把玉佩收了回来。

“我……我刚拿到,还没来的及看,不知道。”他支支吾吾的说。

“你说这玉佩是你母妃给你的?”轩辕云墨又问。

“那当然了。”

“这样呀,那我可要进宫问问皇叔,他的话是真是假。”轩辕云墨拿着玉转身就要走,谁也没弄明白他这是何意,怎么一块玉佩就牵扯到皇上了。

“等等,你把玉给我再走。”那少年拦着轩辕云墨。

“不能给你,等我把事情问完了,再说。”轩辕云墨停下看着被随墨拦着的人说。

“凭什么,我的东西你凭什么不给我。”

“你的,你知道这玉佩的作用吗?”轩辕云墨转过身看着他讽刺的问。

“不就是装饰物?”那少年不在意的说,在他看来就是一块比较好看的玉佩而已。

“也对,是装饰物,不过只是王府世子的装饰物,也是王府世子身份的证明,我记得景王府的世子,是子午吧?”轩辕云墨看着眼前的人,这是景王府的少爷,继王妃的孩子,好像叫什么轩辕子强。在书院自己和他接触的不多,大家玩的也不在一个圈子里。但是他的嚣张跋扈自己可是略有耳闻,没想到今天让自己遇到了。

“你说是什么,你怎么知道?”轩辕子强听后,不可思议的而看着他,带着疑惑。自己只是看着玉好看,没想到它会有别的作用。

“我也有一块一样花纹的,你不会说我的也是偷得你的吧。我这可是皇叔亲自给的,他说是给每个王府世子的,我的是紫色的,景王府世子的是蓝色的,也就是这块。逸王府世子的是绿色的,呈王府世子的是青色的。你现在还要吗,如果要我们就去皇宫一趟吧。”轩辕云拿出自己的玉佩晃晃。

那的确和前面一样大小,形状一样的,不过颜色不一样,离得近的的人可以看到两块玉佩上雕着龙纹,紫色的那块还有个‘圣’字。这就证明轩辕云墨的话不错,这东西压根不可能是轩辕子强的。

“不要了。”那少年也就是轩辕子强狠狠的瞪了一眼轩辕云墨。自己只是昨天在书房外听见父王和那傻子说话,说什么要把玉佩保护好之类的,知道一定又是好东西,才会在今早想夺得玉佩。没想到会遇到轩辕云墨,自己可不敢得罪他,眼前这人和自己一样也是王爷的子嗣,可是人家是圣世子,身份比那些王府世子高多了,更何况是自己呢。

轩辕云墨知道轩辕子强不会再要玉佩了,走到轩辕子午面前,把玉佩给他“你也太笨了,连自己的东西都守不住,不要说你认识我,丢人。”

“谢谢你,墨弟弟你好厉害,他怕你。”轩辕子午接过玉佩开心的说。

“走了,进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白流冰刚坐下就问“墨弟弟听说你早上见义勇为了,拯救弱小了,你怎么抢我的事情做。”

“你有意见?”轩辕云墨只是看了白流冰一眼,然后继续想自己的事情。

“不敢,不敢。”

“对了,铭哥哥,你不是要和我学武功吗,这是可以提升内力的药,你们三天一粒,从今天开始,你们和我回王府,我教你们一套剑法。”轩辕云墨对和自己坐在一起的几人说,和自己回王府娘亲也可以指点他们。

“还有这好事。”

“谢了墨弟弟。”

“墨弟弟我也可以吗?”轩辕子午小心翼翼的问,也许来的太容易他有点不相信。

轩辕云墨看着轩辕子午点点头,这人自己也带着吧,免得天天烦自己。

几个少年,一句简单的话,一瓶药物,谁也没想到,就是他们以后成为了名扬四国的人物,也是西越的国土的守护者。

------题外话------

二更字数就少了些,我要努力的存稿了,伤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