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五十八章 不良心思

那些或交流或听她人交流的贵妇都听到了这一句话,于是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交谈,一起看着坐在白皇后身边的上官雪妍。一时之间宫殿里寂静无声,都知道她说的话是冲着圣王妃去的,就是不知道圣王妃会是如何反应。

“不知,这位是……?”上官雪妍看着说话的那妇人问,她坐在凤榻下面的位置上,可见品级不低。

“凌贵妃,这不是你的寝宫,不容你放肆。”白皇后看着那人厉声的说。

“皇后娘娘,我说的是实话,女人本来不就是生儿育女的嘛,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生儿育女还能被称为女人嘛,众位夫人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上官雪妍。

可是她的话没得到那些夫人的附和,不过她们反应都表现在脸上。

上官雪妍看着下面反应不一的众位夫人,在心里冷笑,恐怕她们都觉得这凌贵妃说的是对的吧,只是碍于身份和场合不好附和。

“凌贵妃,本妃不能生儿育女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你又何必说的如此难听呢。凌夫人你的家教本妃倒是再次领教了,大女儿学长舌妇嚼舌根,没有一点贵女出身的样子,小女儿的嗜好也让大家刮目相看。本妃是没生过孩子,可是本妃会教就行了。如果天下的女人都像凌夫人这样会生不会教,那才是枉为女人。正所谓相夫教子不也乃是女人天性吗。”上官雪妍没把矛头对准凌贵妃而是转身对准了凌夫人。生儿育女是一个女人该做的,那么教育子女也是一个女人该做的。你说我不会生,不配为女人。那么你的生母会生可是不会教,不也一样。再说自己也不是不会生养,这里的人都知道自己刚嫁进王府,王爷就去世,要是能生出了孩子不被天下人给骂死,恐怕此时这里也没自己什么位置了吧!

“圣王妃是臣妇教子无妨,请恕罪。”被点名的凌夫人从人群中出来跪着说。

“皇后娘娘,你看我也不懂这些,至于凌夫人教子无妨该怎么罚,我也不清楚。”上官雪妍转身问自己身边的人,她也不打算便宜了她们,再说也不是自己挑起的事端。

“皇嫂,这可大可小。”白皇后巧妙的回答。

“这样呀,明白了,凌夫人为自己的教子无妨请罚,可见是个知错能改的。这样吧,本妃也不罚什么思过,抄《女戒》之类的那样太累了。就请凌夫人回去写一篇关于女人如何教育子女的陈情表,不过要思想深刻,意义深远,最好写的可以为天下女子之表率。为了不打扰到你,在写好之前,请众位夫人就不要去打扰凌夫人了的清静了。”上官雪妍听了皇后的的话,顿顿说。

在座的贵妇听后一时都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这看着是罚的不重,就只是写一篇文章的事。对于出身于官家小姐的她们这不是难事。问题出在于‘天下女子之表率’,这几个字。那几字一般说的可是皇后娘娘,其她人谁敢这么用,那是不是说这凌夫人以后没旨意都不能出现在贵妇圈子里了。说是不罚思过,可是,这是变相的给永久的禁足了。这圣王妃得罪不得,很多贵妇人都在这么想。

“臣妇明白,谢圣王妃不罚之恩。”凌夫人忍者吐血的冲动,还要道谢,心中也不免生凌贵妃的气。

其实最郁闷生气的要数凌贵妃,自己只是看不过去就刺了她两句,怎么就会把母亲给变相的禁足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圣王妃你此举有些过了吧,怎么说家母也算是你的长辈。”凌贵妃生气的说,怎么说自己也是贵妃,在后宫里也横行惯了,连皇后有时候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她只是个王妃,有什么了不起的。

“长辈?本妃怎么不知道,请问凌夫人你是本妃的亲人还是王爷的亲人呢。”上官雪妍听后也不生气,只是看着凌夫人问。

“臣妇都不是。”凌夫人咬着牙回答。

“凌贵妃,你听到了吧,凌夫人自己都说了,她不是本妃或者王爷的亲人,假冒皇亲那可是死罪。”上官雪妍讽刺的看着凌贵妃。

“凌夫人是我的母亲,是陛下的长辈。”凌贵妃着急的脱口而出。

“凌贵妃,你虽说是尊为贵妃可是说句不好听只是个身份高一些的妾而已,劳烦众位夫人给本妃解答一下,什么时候我西越妾室的长辈也算是夫君的长辈,难道是因为本妃太久不出来,记错了,还是在本妃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多了此条风俗。”上官雪妍眼光巡视着宫殿里的众位夫人,饱含深意的问,这话恐怕是在场的所有夫人都不愿听见的吧。

“皇嫂,你没记错,没此条风俗。”白皇后看着凌贵妃气的脸都白了是最开心的,她仗着后宫里有太后撑腰给了自己不少难堪,现在也轮到她了。

“凌夫人看来你的家教确实不怎么样,看你辛辛苦苦教导的女儿连最基本的都不知道,那你的陈情表一定要写的深刻才行。”上官雪妍对着宫殿中间的凌夫人又说了一句,说的时候加重了‘辛辛苦苦、深刻’这两个词。

“臣妇遵命。”凌夫人再次跪着说,不过此时她的身子都有点跪不稳了。

“皇后娘娘,我们是不是该出去了,我倒是有点想墨儿了。小的时候那是天天在身后跟着,现在是想见都找不到他。”上官雪妍笑着对皇后说。

“是该走了,都是这样,大了就都飞了。不要说铭儿,现在就连谦儿那小猴子都不肯在我宫里呆着,老是想着到外面去,各位夫人我们到外面去饮宴吧。”白皇后笑着起身和上官雪妍相携走在前面。

“皇后娘娘请,圣王妃请。”众位夫人跟着起身,独留凌贵妃和凌夫人。

“一起吧。”

御花园里灯火通明,装饰的流光溢彩,这是今晚举行宴会的地方,所以都是经过精心的布置。时间不早了,那些官家小姐和少爷都已经在这里穿梭,扎堆。这些世家小姐少爷,宴会没开始没事做的,就在一起聊天。

“你们知道吗,这次我们西越能胜利,两位殿下可是立了大功,听说皇上有重赏。”有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我怎么听说是圣世子的功劳,文比和武比都是圣世子夺的胜利。”另一个声音反驳这说。

“你这是胡说吧,圣世子谁也没听说他会武功,再说就是会,他也是个孩子,能上去比赛吗。”那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开口。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问淳于小姐,他哥肯定给她说了。”见有人不信她就拉出证人。

“我不知道,我哥比赛完后我都没见到人呢。”一个英气十足的声音说。

“你看就你是胡说吧。”那个反驳的小姐神气的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东篱的人要偷袭赢了的圣世子,还是被圣王妃救下的,这事都传开了。”那小姐有点气急败坏的说。

“这是越说越离谱了,你的意思圣王妃也会武功。”那个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了,还很厉害的。也不知道圣王妃长什么样,我上次只是远远的看一眼,也没看清楚。”

“我上次见到了,很漂亮,看着高贵大方。”淳于小姐接着她的话说。

“是呀,我上次也看到了,不过我感觉不她只是漂亮,圣王妃有一种我说不上来的感觉,感觉……怎么说呢,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就好像是有‘仙气’一样。”那小姐想了一会只能这么说。

“你是说她不食人间烟火,那不是清高吗,还有仙气呢。她就是一个乡下的冲喜的村姑,配你说的仙气吗?”一个声音讽刺的说。

“就是凌小姐说的对,现在她就是贵为圣王妃也摆脱不了她的出身低贱。”有人附和说。

“凌季嫣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吧,圣王妃先不要说出身怎么样,可是她现在是王妃之尊,还是封号‘圣’你这样说有点不知尊卑了吧。”淳于小姐呛声。

“淳于蝶,我怎么说关你什么事,再说我说的也是实话。她就是个乡下村姑,圣王妃又怎么样,不还是个寡妇,说不定圣王爷就是她克死的,就是苦了我姑姑和表弟了。”凌小姐大声说,还在为自己的姑姑抱屈。

“圣王爷的身体大家都知道,那是有病不然也不会冲喜了,去世也只能说是上天残忍,你怎能扯到圣王妃头上。”一个声音温柔的插进来。

“这不是我们的白小姐吗,你怎么也在。”凌小姐无礼的啧啧出声。

“我一直都在,是凌小姐没看到罢了。”白小姐也不在乎她得无理,好像习以为常了。

两家由于皇后和贵妃在后宫里不合,所以私下里两家少爷小姐也互看不顺眼。

这些无聊小姐的对话都落在不远处几个少年的耳中。

轩辕云墨一脸寒霜,听后恨不能上去毒死凌季嫣,可是他不能,这是皇宫,自己要是在此地教训了她,那自己不是给娘亲惹麻烦吗。让她先说着,一会儿有她受的。

“走,我们也过去和众位小姐打声招呼。”轩辕云墨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带着笑意,拉拉身上的衣服说。

“墨弟弟,你可不能动手,她们那些娇小姐可是撑不了你一掌。”虽说轩辕云墨说的声音没起伏,可是长时间和他在一起的轩辕锌铭知道他是生气了。

“铭哥哥我知道了,不要担心。”

“表弟我们就等着看戏好了。”白流冰脸上此时已退了青白之色,脸上也有了肤色,可见那药效果真好。

“二殿下,我们不是早知道他的性子吗,更何况这凌季嫣触及了他的底线。”沐念宁说完追着前面的人而去。

“墨弟弟,我说今天御花园的花朵怎么颜色不如以前了,原来原因在这呢。”白流冰一副纨绔子弟的口气。

“白哥哥什么原因?”轩辕云墨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问,那表情就是一个好学的乖学生。

“人比花娇呀。”白流冰哈哈笑着说。

“见过二殿下,圣世子。”众位小姐听到声音看过来就看见四人站在她们身后。

“起来吧,我们四人也是闲来无聊走走,没想到遇到众位小姐,打扰了。”轩辕锌铭对着她们解释,毕竟是他们突然出现打扰到她们。

“没有的事。”

“那各位小姐聊,铭哥哥我们走吧。”轩辕云墨说完就先走了。

“墨弟弟你等等我们呀。”

等走远了轩辕锌铭问“墨弟弟刚才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她身上散了一些药粉,她晚宴不是有表演吗,我就助他一臂之力,让她名扬四国。”轩辕云墨不在乎的说,自己这应经算是小惩罚了。

“你没这么好心吧?”白流冰不确定的问他。

“白哥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铭哥哥我伤心了。”轩辕云墨突然转身一头扎在身后轩辕锌铭的身上,一副我难受的样子。

“你就拿你乖巧的外表骗人吧,不是小白兔就不要装了。”白流冰也不吃他那一套,开口损他。

“娘亲说她希望我不是包子,是一颗黑芝麻汤圆,我正在朝娘亲期许的目标前进。”他从轩辕锌铭的身上起来笑着说。

“什么意思?又是什么好吃的,墨弟弟你可不能吃独食呀!”白流冰不解的问。

“就不告诉你,馋死你。”轩辕云墨笑着跑开。娘亲说包子是软和的,会让人欺负吃掉的,她不希望自己让人欺负。

等上官雪妍和皇后他们到的时候,御花园里已经很多人了,由于宴会快开始了,大家都坐在位子上等着皇帝的到来。

“皇后到,圣王妃到。”太监高声喊道。

在场的人都起身行礼“见过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见过圣王妃千岁。”

“平身,大家坐吧,宴会应该快开始了,大家随意。”白皇后摆着手让她们坐下。

“是。”

一起来的各位夫人也回到自己该坐的位子上,等待皇上的到来。

上官雪妍看着下面的众人,这些小姐少爷,都是官家小姐,少爷,百宠千娇的,有多少知道人间疾苦。这些官二代纨绔的程度不亚于现代人,这里才是拼爹的最佳场所,看看他们的座位就知道父亲官位的大小。离自己坐的位子越近,父亲的官越大。可是有多少人会配得上自己坐的位子,那不过是拿他们的父亲和祖辈经营换来的。

上官雪妍在打量她们,她们也好奇圣王妃是个什么人。她们只看见皇后身边坐了一位高贵优雅的妇人,身穿绣鸾鸟朝服,头戴凤冠,和皇后低声说着什么,看不见表情的脸庞,那就是圣王妃,除了太后和皇后以外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这是个幸运的女人也是个不幸的女人,身份高贵让人羡慕可是却是个没有丈夫的女人,她本身就是因为冲喜而嫁入圣王府,可是新婚第二天就死了丈夫。玄王府那是亲王府,也是最得皇上看中的王府可是谁也没想到玄王爷会这么快去世。玄王爷去之后都以为王府会落入凌侧妃的手中,毕竟玄王府在先王妃沐王妃去世以后都是凌侧妃打理的,再说凌侧妃的家世也不是她一个冲喜之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可是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个不起眼的人不但掌握了玄王府,还把凌侧妃挤得安静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凌家和太后都没能把她怎么样,她还把小少爷养育长大直到封为世子。玄王府沉寂八年,前不久借玄王妃生辰之名出现在上京,现在又以圣王府的荣耀参加皇家宴会。她一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这跌了不少人的眼睛。

“母后。”

“母妃。”

“你们这两兄弟也来了,到哪去了?”白皇后看见轩辕锌铭和轩辕云墨问。

“母后我们去看表哥了。”

“流冰怎么样了?”白皇后听他说担心的问。

“表哥没事,母后你看他正在被舅舅训呢。”轩辕锌铭看着下面的白流冰被白国舅教育的样子就想笑。

“墨儿,来,先把这披风披上,你的披风呢,怎么没用。随墨是怎么照顾你的,我看回去要说说他了,流冰没事了吧?”这边上官雪妍看着自己的儿子也问,看他穿的单薄,就接过雯绣手里的披风给他披上,这是自己来之前带来的,觉得这一件衣服比较合适今天的场合。

“白哥哥没事的,他都能参加宴会了,娘亲给的药很好。我的披风刚才弄脏了,就没用。”轩辕云墨一扫刚才的阴沉,欢快的说。

“那就好,免得你担心他,回头娘亲多炼制些药丸,你们几个都在身上带点,以备不时之需。”那些药都是自己在空间里,用千年万年的灵植药材配置的,都含有大量的灵气,药效当然好。

“那太好了,在太医院的时候,三位哥哥还问我要药,我说没了,以后有了再给他们,娘亲您真好。”

“就知道嘴甜,手有点凉了。现在是冬季,天寒你要记得保暖才行。”上官雪妍握着他的手,用内力给他暖身。

“娘亲,我没事的,不冷。”轩辕云墨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暖和。

在上官雪妍拉着轩辕云墨一直在说话的时候,一声高喊打断了他们。

“皇上驾到。”一声独特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那是来自宫里太监的声音。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轩辕玄耀在太监的和护卫的护卫下走到上座,先扶起皇后“皇后起身,皇嫂也请起,都平身吧。”

“谢皇上。”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今年的四国赛,我们西越拿到第一的成绩,朕很是开心,那些参加比赛的少年是我们西越未来的栋梁,你们何在让朕看看。”轩辕玄耀看着下面开心的大声说,这次西越算是扬眉吐气了。

“见过陛下。”二十个少年从座位上起来,跪在中间。

“起来,你们想要什么说,过了今天就没这个机会了。”上面的皇上笑着对下面的少年说。

“谢皇上赏,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再说我们会赢都是两位殿下和圣世子的功劳。”

“谦虚是好事,该你们的朕也不会少你们的,你们一时也许没想好要什么,回去想想,想好了告诉业公公。”轩辕玄耀因为开心,也就比较大方的许诺。

“谢陛下。”

他们得到命令回到各自的位子上坐好,现在有皇帝在,他们也不敢到处乱窜,只能和自己身边的人交流。倒是轩辕云墨他们四人的位置比较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安排的,四人坐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业公公,这其他几国的人怎么还没到,你让人去看看。”轩辕玄耀看着下面空着的位置对身边的公公说。

“三国使臣到。”业公公刚准备去吩咐人看看,就听见小太监的声音传来。

一时间宴会场地安静了下来,都看着走进来的一群人,以东篱为首,后面依次是南明和东羌的。旭王走在最前面“见过西越陛下。”

旭王只是弯腰,即使他们这次的比赛输了,可是他们东篱依旧是四国之首,这是几百年前就决定的,大国有大国的骄傲,再说他们代表的都是各国的皇帝。

“使者免礼,都坐吧,你们远道而来,如有招呼不周地方还请见谅。”

“皇上客气,贵国照顾的很好。”南明和东羌的使臣说。

“那就好,宴会可以开始了。”轩辕玄耀摆着手说。

宴会不外乎都是些弹琴跳舞之类的,上官雪妍在现代见多了现代舞,对这些古典舞蹈也比较有趣,记得自己也会,那时无聊的时候对着碟片自己学的,没经过专业师傅的指导,不过好在自己身子轻盈在加上自己练习古武,柔韧性比较好,舞蹈跳的到可以看。现在看着这些地地道道的古典舞都是些软趴趴的,一时有点兴致缺缺。不过有几个人的古筝、古琴弹的不错,自己对这方面还是有发言权的,毕竟古筝是自己最喜欢的乐器,也是下大力气研究过的。

一位小姐的古筝曲完毕就看见一个身穿红色舞衣的少女走上台“臣女凌季嫣参见皇上。”

“凌季嫣,和贵妃是一家吧,起来吧,看你穿着是要跳舞了,去吧,跳的好了朕有重赏。”轩辕玄耀虽说讨厌凌家的人,可是也不会再这里难为一个小姑娘。

“谢皇上,臣女定不会辜负陛下期望。”凌季嫣不知道谦虚为何物,把自己主动献艺说成皇上的期望,倒是真会给自己长脸的。

轩辕云墨听后嘴角裂出讽刺的笑,端起手边的杯子遮挡住嘴角,没人看见,一会儿希望你还能笑下去。

凌季嫣走向高台,给高台四周的伴乐的人一个眼神示意。音乐响起她先在高台旋转一下,抛起水袖,然后慢慢起舞。

台下人也看的目不转睛,看着高台上起舞的人,这个舞蹈算是今天从宴会开始到现在最出彩的一个,看来凌家小姐这皇上的赏赐她是拿定了,就连下面凌家人的人也开心。可是往往事与愿违,那凌小姐跳着跳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下了,然后在大家不明所以的时候,她突然就在高台上像个傻子一样来回蹦跶,还边跳边笑,甚至流起了口水。

台下的人都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傻了,可是为什么就忽然傻了。只有上官雪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看就是被下药了,自己也知道是什么药造成的,这药方就在墨儿的书房里,肯定就是墨儿做的,就是不知道墨儿为什么要这么做。上官雪妍看一眼坐在下面的轩辕云墨,他只是在认真的吃东西,一点也不受影响。感觉到自己娘亲的目光,他起头讨好的笑笑,这不就告诉上官雪妍是他做的。

上官雪妍哭笑不得看着他,他还小,做事也不够小心,收尾也不仔细,这到太医那,一验就知道是被下药了。虽说他们不一定找到是谁下的,如果有万一呢,想到这,手在衣袍下轻抬,用灵力化去残留的药物。

“还不上去带走她。”白皇后看着这样,就对身边的宫女厉声说,这不是丢西越的人吗,这凌家竟然让一个傻子献艺,这也太过分了。

那宫女听了立马招了几个人走上高台拉她下来。可是也不知道此时的凌季嫣哪里的那么大的力气,几个宫女竟然没拉动她,其中一个还被她给打了。就在宫女打算用强的时候她又忽然倒下了,就被抬了下去。

“凌卿你家女儿身子不适,好好修养吧,以后的宴会就不要参加了。”轩辕玄耀一句话就断了凌季嫣以后进宫的权利。

“臣遵旨。”凌侯爷此时也生气,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这凌季嫣平时得罪不少人,现在又在这种场合出了错,这下都要成了上京的笑料了。

轩辕云耀知道了凌志平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不说什么了,宴会还要继续。

“让各位使臣看笑话了,宴会现在继续。”轩辕看见被带走的凌季嫣带着歉意的对三国人说。

“西越陛下,你西越的歌舞我们也欣赏了不少,不知我们可否有机会献上一曲?”旭王爷起身问。

“旭王说的话见外了,那可是求之不得呢,不知你们要什么乐器,朕让人准备。”

“不用了,绿姬出来吧。”旭王得到许可转身对自己身后的队伍说了一句。

“是,王爷。”声音轻柔,身姿窈窕的少女从旭王他们身后走出来。

“参见西越陛下。”

“起来吧,不知道你用何乐器?”轩辕玄耀也客气的问。

“短笛,我随身带着的。”说完拿出一只笛子。

“那就演奏吧。”轩辕玄耀看见人家自带乐器,也没什么。

绿姬听了话就举起笛子在嘴边,十指按在音孔上,交替起伏,流畅悦耳的乐曲在御花园里响起。

可是没多久上官雪妍就发现事情不对了,在场的众人的表情都不对,有面带微笑的,有面带愁苦的,还有似哭似笑的,可谓现在就是表情大会,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东篱国的人。上官雪妍赶紧看看轩辕云墨,他倒是没什么事,毕竟音功他也会,还有几十年的内功傍身。

“墨儿,你没事吧?”可是上官雪妍还是担心的问自己儿子。

“娘亲我没事,音功我来破他们的。”轩辕云墨此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吧。”上官雪妍也肯放手让儿子做,有她在也不会出事。

上官雪妍知道这曲子能迷惑人的心智,或者说可以扩大人心中的最不为人知的心思。她知道他们要阻止,不然等下去心智弱的就会出现意外。轩辕云墨解下身上的玉箫,贴近自己的唇边吹奏,不同于东篱曲子的舒缓,这首曲子带着强烈的杀伐之气,上官雪妍一动不动的看着下面的绿姬,手指有意无意的点着桌面。轩辕云墨在乐曲中加了点内力进去。她的只是迷惑人的曲子和自己的音功根本没可比的。

噗的一声,绿姬吐血倒地,只是睁着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轩辕云墨“你怎么会我派的神功。”

“神功,可笑之极。”上轩辕云墨笑着看着她,她这叫神功,那自己会的是什么,娘亲会的又是什么,真是没见识。

“东篱旭王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走出我们西越了,墨儿成全他们,留口气就好,其他的还要你皇叔裁决。”上官雪妍冰冷的看着他们东篱的人,像是在看一群死人。

“娘亲,儿子知道了。”轩辕云墨又吹起玉箫,不过这次又加了一层内力,很短的时间里东篱那边的人一个一个都吐血,不用想也知道是被伤到脏器了。

“旭王这感觉不错吧,没想到吧,这就是你们自大该付出的代价,下次注意点就是了,不是每个人都会给你们生的机会的。墨儿叫醒你皇叔。”上官雪妍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桌子上的段无极,语气阴寒,自己怎么说也是西越的人,就该为西越出点力。

绿姬的乐声停止之后他们都晕了过去,现场没晕的就剩他们母子和东篱的人,不过现在东篱的也倒下了。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接过上官雪妍给的小瓶子,走到皇帝坐着的桌子边端起桌上的水到了一点瓷瓶里的液体在里面,然后喂给轩辕玄耀。

“皇叔醒醒,醒醒。”轩辕云墨喂下水,呼唤轩辕玄耀。

“墨儿怎么了,朕不是在参加宴会吗,怎么睡着了?”轩辕炫耀睁开眼,迷糊的问,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头晕晕的。

“皇叔醒来就好,我们还在宴会场,是东篱的绿姬她吹奏的曲子有问题,皇叔和大臣都昏了过去。”轩辕云墨看见皇叔醒来,也松了一口气。

“墨儿你说什么,都昏了过去?”轩辕玄耀这时也不头疼了,站起身看着下面倒地的臣子,心中一片惊悸,这是全军覆灭的危险。

“那墨儿你怎么会没事?”轩辕玄耀看着好好的站在自己身边的侄儿问,自己好像是被他叫起来的吧?

“母妃教过我音功,他们用的也是音功的一种不过太低级了,皇叔东篱的人现在让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重伤了,下面的交给皇叔了,我去叫醒铭哥哥他们。”

“等等,你能不能先叫醒皇叔身边的这个侍卫?”轩辕玄耀有点紧张看看这他。

“可以。”端起水那杯子里剩余的水给他喝下,那侍卫很快就醒了。

这边上官雪妍也以同样的方法叫醒了皇后。不过她有点奇怪皇上对一个侍卫的紧张程度,不过也和她没关系。

轩辕云墨叫醒自己的几位玩伴,看着剩下的人,轩辕云墨几人打来一桶水,把瓷瓶的液体都倒在水桶里,然后去喂和自己熟悉的人,最后让他们帮自己喂其他人。忙活了半个时辰,宴会场的人是都清醒了,知道原因全都抵制东篱的人。

他们醒后知道自己的遭遇都愤恨的看着东篱的人,此时东篱的人重伤爬都爬不起来,只能承受来自眼神里三国的怒气,这是他们没想到的。旭王强撑着让自己没到下,看着眼前的局面这和自己预料的不一样。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对了,是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自己也没想到会有人不受绿姬的笛声迷惑。现在不但东篱的人重伤,而且还得罪了其他两国的人,这可如何是好。

“南明和东羌的使臣没事吧?”作为东道主的轩辕炫耀关心的问其他两国。

“谢陛下关心,我等已无事,还要谢陛下的救命之恩,这里的事回去以后我们会如实禀报给我们的皇上知晓。”南明的皇子站起身恭敬的说。

“小王回去也会禀明父王。”东羌属于游牧民族,性格直爽,在说现在西越对他们有救命之恩。

“无事就好,旭王不知道这次你是不是也要说你不知道?”轩辕玄耀压着自己的火气不无讽刺的问?

“小王……。”他自己都不知要说什么,上次可以说不知道,可是这次绿姬是自己推荐的,即使可以说自己不知道可是谁相信。

“看你们也伤的不轻,来人,带东篱使臣去云水殿,业公公让人好好保护使臣,等朕去函通知东篱皇来人接他们。”

“奴才遵旨。”也许有人不知道云水殿是怎么回事,可是业公公这个常年混迹在宫里的人知道,那云水殿华丽精美,有水有山是个好去处,那原本就是为了游玩修建的。可是不好在于那就是个孤岛,只有一艘船可以进入。现在把东篱的使臣请到那里在派兵‘保护’实则是软禁了。

“今天的宴会就到这吧,赵统领护送两国使臣会驿馆。”

“臣遵旨。”

宴会草草收场,皇上和皇后走后各位大臣也走了,不过也有些被皇上留下了,那都是些重臣。现在是软禁了东篱的人,可是怎么处理也要有个章法才行。虽说他们做的不地道,可是他们西越这边要是处理的不当,也许一不小心就会引起战火,这是作为皇帝的轩辕玄耀不愿看到的。可是要是不处理,西越的颜面何在,这个度很难把握。

轩辕玄耀和大臣商议了很久,都快吵起来,也没拿出具体的办法。

“陛下,二殿下、圣世子、白少爷求见。”小福子公公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进议事的大殿回禀。

“请他们进来吧。”轩辕玄耀听后,也没生气,让小福子公公带几人进来,其实他也在好奇他们为什么来。

两位少年搀扶着一位少年走进议事厅对着坐在御案上的轩辕玄耀跪下:“轩辕云墨(锌铭)白流冰,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你们三个什么时候也如此多礼了,说吧,找朕何事。”轩辕玄耀笑着让他们起来,这三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一个是自己的亲侄子、另一个是自己的外甥,都是自己的亲人。自己对他们当然不会和那些大臣一样。

三个少年互相看看,由轩辕锌铭站出来说:“父皇,儿臣听说您要给东篱的陛下发函,不知道儿臣能不能提个要求?”

“哦,什么要求,说来听听?”轩辕玄耀看样子很是敢兴趣他的要求。

“父皇也不是什么大的要求,就是表哥被东篱的人伤着了,正式比武受伤也是在所难免的,可是他们弄假,那表哥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能不能问东篱陛下要。这受了重伤家里肯定花大钱去治疗,表哥知道舅舅囊中羞涩,想自己付医药费。可是他自己又是个孩子,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问东篱陛下讨要。”轩辕锌铭声音不大的说,还在一边说一边看着上面坐的人,还有人群中的舅舅。

议事厅里的人听到二殿下的话,看看皇上又看看白世子和白侯爷,这是什么情况?白家难道没钱给白少爷看病吗,这银两能向东篱陛下讨要吗。

此时的白流冰靠在轩辕云墨身上,时不时的发出声痛苦的呻吟,提醒众人他伤的很重,需要很多钱治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