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五十四章 人小鬼大

“不会吧?”有人惊叫。

“怎么不会。是我,我就这么做,要是我们在水里做手脚,就可以不费力气的拿到其他一国的腰牌,然后我们在保护好自己的腰牌,那样我们就会有四十块腰牌,这是进来人一半的腰牌,那我们不就胜利了。”轩辕云墨分析的说。

“圣世子说的有理。可是不会那么巧其他三国里会有人带药或者毒进来吧?”文鹏举一边觉得轩辕云墨说的对,一边又觉得不可能,虽说进来时说可以不择手段,可是这里是临时通知的,谁也不会带着这些东西吧。

“就那么巧,你们看这是防蚊虫的、这是解毒的、这是一等迷药、这是二等迷药、这是泻药、这是治风寒的、这是治刀伤的、这是毒药,我跟你们说不要看只有这一小瓶,只要一点就可以毒死老虎的。”轩辕云墨掀开自己的腰包拿出里面的小纸包和小瓷瓶一一展示。他没看见其他人不可思议的眼神,还有离他越来越远的距离。

“世子,您怎么会带这下来,您知道我们来这里?”淳于行波稳住自己的心神问。

“不知道呀,这些是我平时带来防身的,你们都站怎么远做什么?放心了,只要不惹我,我又不会对你们用。”轩辕云墨看着他们笑着说。

“世子,这些您平时就带着,那在书院的时候您也带着?”有人看着眼前的纸包,心有余悸的问。

“对呀,防身嘛,当然要随身带着了,怎么了?你们也都知道,我遇到的意外比较多。”轩辕云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没事,没事。”那人又挪挪脚说,在心里想世子那是毒药,您就这么带着,不好吧,可是自己能说嘛?

“这样,这是一等迷药你们都带点,他的实效比较短,要是你们遇到其他国的人,迷倒他们,你们到可以跑的。这个防蚊虫的散在洞口,可以防蛇的,这样我们晚上睡觉也安心。这个迷药带的比较少,我们省着点用,就不分了。祺哥哥你带人去打猎物,铭哥哥你带人去打水,我和其他人在山洞附近做些防备工作和捡柴。”轩辕云墨把那些迷药,都分给那些不会武功的人用来防身。然后开口安排别的事。

“好,就这么办。我们马上就去,你们在这里也小心一点。”轩辕锌铭也不反驳他,反而觉得他说理所当然的,也许是私下他们几人在一起的时候,习惯了。

“我们没事的,琪哥哥你们打猎的时候看能不能找到器皿之类可以盛水的东西。”

“知道了,淳于我们走。”

两位殿下带着人走了,剩下的人看着轩辕云墨,这里也就他身份高了。

“我们先去捡柴,随便看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野菜,算了,你们捡柴吧,我找野菜,现在冬季不过也许找不到。”现在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找到荠菜,娘亲说荠菜的药用价值很高,全株入药,具有明目、清凉、解热、利尿、治痢等药效,其花与籽可以用来止血,娘亲最喜欢吃荠菜馅的饺子,随着娘亲的口味自己也爱吃,所以自己倒是认识荠菜。

轩辕云墨这些捡柴的人其实也没走多远,就在山洞附近。这些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要是遇到其他三国的人就等着丢腰牌吧。他自己也没走远主要是还要保护这些人,他自己可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

其实也没多久,大家就又都回到山洞,倒是打猎的几人带回了一口破锅,只是在锅沿这上有缺口,这下算是解决了他们煮食物的问题。

“我刚在水边,看见有些痕迹,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国得人进来了,我们要小心一点,尤其是那些不会功夫的,不要一个人单独出去。”轩辕锌铭放下手中捡到的头盔对大家说。

“知道了,二殿下。”

“墨弟弟我们没找到其它器皿只捡到几个破头盔,这个装水倒是不会漏,可是吃饭怎么办,没碗呀。”白流冰颓废的坐下。

“碗呀,我有两个,不过我们可以轮流用。”他说完又从自己的腰包里取出两个小的圆形的东西,在上面按了一下,圆形物体就张开成碗型。

“墨弟弟你怎么什么都带,你还有什么没拿出来?”轩辕锌祺好奇的拿过那碗看看问他。

“有呀,等用的时候我在拿出来。现在快中午了,我们先做点吃的,然后就要想办法夺取腰牌了。”轩辕云墨也不是忽悠他,野外能用的东西自己还真是带了不少,这是自己这几年的习惯,经常出去就会把这些随身携带。

这第一顿饭他们有点发愁了,猎物是打回来了,可是怎么吃,也是个问题。他们也只是吃过现成的,这种带毛的怎么处理,开膛破肚用什么,用他们的刀剑?于是一群十几岁的少年无措了。

“还是给我吧,我去处理。”轩辕云墨看着这些人,想起娘亲曾给自己说的话‘墨儿你的身份尊贵,很多事不会让你自己去做,可是娘亲希望你要回,哪怕是一些小事,这些娘亲该教你的都教于你,也许有一天你会用的着,即使用不着,但技多不压身。’要不是有娘亲的教导自己也和他们一样,看着这些野味不知如何办,那不是要饿肚子。

“圣世子,我和你一起去吧?”淳于行波站起身说,他也没想到是这样,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自己要不是在军营里呆过恐怕和他们一样。

“白哥哥你和我一起去吧,淳于少爷这个生火的事怕要麻烦你了。”他们恐怕连生火也不知道怎么弄吧!

“明白。”淳于行波看看他们就知道,世子说的对。

轩辕云墨和白流冰带着那些猎物走到水边,打开自己的腰包,拿出一个小瓷瓶,把里面的液体滴在野鸡上,野鸡身上的毛就掉了,然后就开膛破肚处理了那些野鸡。两个人刚打算起身回去,就在这时有声音传来。

“为什么要我们来打水?”有人不满的问。

“谁让我们身份低。”另一个人也生气的说。

“真烦,我们要在这树林里带三天,怎么过?”第一人又开口发牢骚。

“别说了,我们赶快打完水回去吧,要是遇到其他国的就麻烦了。”和他一起的人看看四周催促他。

“咦,内脏,看来哪国的人刚走,我们运气真好。”那人带着侥幸的口吻说。

“也对。”

可是两人弯腰蹲下舀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