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五十二章 比赛伊始

轩辕云墨安排好事宜走到门口迎接其他人入内。

“各位请进,我已经让掌柜的在后院摆上桌椅了。”看见来人,轩辕云墨走下台阶说。

“圣世子,面子不小呀,听说这中华楼的老板神秘莫测,后院一般不让进的,哪怕富甲一方或是位高权重,都不一定进得了中华楼的后院。”旭王看着那醒目的三个字,神情莫测的说。

“旭王不愧少年英才,远在东篱都能知我西越之事,佩服。”轩辕云墨抱拳笑着,笑的含有深意。

“不过喜欢听些传言罢了。”段无极也带着笑说。

“二位哥哥,看来我们也要学学旭王,没事多听些传言,就可以不出门就知天下事。”轩辕云墨才不会单纯的相信他的话。

“墨弟弟说的是,各位请进,尝尝这中华楼的菜如何。”轩辕锌铭接话说。

“也好,我倒要看看这中华楼有没有没传言的那么好。”也不知道是哪国的一个人说。

后院那是上官雪妍当时为了自己和墨儿他们聚会特意建立的,装修也是很上心的,后院当然不同前面。这里没有前面华丽,却有家的温馨,装修的很简洁大方,即使是摆设也让人看着舒服,觉得在这里吃饭是享受。一行人走进后院就感觉到热气香气扑鼻,不知道是什么香气但是却让人很舒服,连游玩的疲累也消弭了。

“是个不错的地方,我都不想住驿馆了,轩辕大殿下我们能不能把这里当驿馆住?”北羌的有人开口问。

“这恐怕不行,你们原道而来,那驿馆有护卫保护,然而这里却没有。也许你们不知道,这个中华楼的住宿只是在前面,后院不对外开放。”轩辕锌铭接过那人的话说。

“为什么后院不开放,这后院住着多舒服。”有人不明白的问,在他们看来酒楼不就是住宿吃饭的吗?

“据说这后院是中华楼楼主和少主住的地方,在中华楼属于禁地,擅入着死。”白流冰突然接话说。

“那我们怎么会走进后院来,不会出事吧?”有人听了吃惊的问。

“大家放心,那到不会,我们圣世子和中华楼少主比较熟悉,所以今天才能借这里给我们用用。”白流冰听后笑着说,然后看着轩辕云墨,何止是熟悉呀。

“那今天看来我们还要谢谢轩辕世子了,不然也不会有机会到后院来。不知圣世子如何认识此人的,他人如何?”旭王举着手中的茶杯做敬谢的动作。

“至于我怎么认识他的,不如旭王猜上一猜。”轩辕云墨也举杯调皮的笑道。

“圣世子这是难为小王了。”段无极放下杯子,笑看着轩辕云墨。

“也不过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帮了他一次罢了。”轩辕云墨无所谓的解释。

“各位贵客,菜好了,我们少主说了,今天的花销算他账上,让各位慢用。”掌柜的带人上菜,然后出去之前看了轩辕云墨一眼对着大家说。

“谢谢你家少主了。”轩辕锌铭他们知道中华楼的少主就是轩辕云墨,也不说什么。

“各位慢用,我们就先下去了,有事叫门口的侍者。”掌柜说完就带着人走了。

“来,各位,尝尝这菜如何。”轩辕锌铭拿起筷子说。

“我们也尝尝这菜,这中华楼真有传言的那么好。”

“圣世子,听说这里的酒也不错,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尝尝呀?”旭王吃一口菜问。

“我问一下,来人。”轩辕云墨对着门口喊道。

“不知贵客有何吩咐?”侍者推门进来问。

“我想问下有没有好一点的酒水?给我们上一些。”轩辕云墨举举杯子问。

“有,稍等。”少主要酒,他平时不是不喝吗,要喝也只是些果酒。

侍者跑下去和掌柜的说,掌柜一听就知道是别人要的,于是吩咐人上酒,自己也跟着进去。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回到自己的住所,就等后天的比赛。

时间过得很快,在这两天的接触里,四国人也大概探出了对方的一点底细,就等比赛时见分晓。

比赛的这一天,大家一早接到通知说是今年的比赛和往年不一样,在皇家猎场举行,四国分为四队,佩戴不同颜色的腰牌分散在猎场之中,各国要保护好自己的腰牌,其他三国可以用任何办法抢夺,时间是三天,最后哪个队的腰牌剩的多,哪个队就赢得第一轮比赛。不但武试的人要进去,就连文试的也要进去。进去后丢失腰牌的人就退出第一轮的比赛。

“不过为了公平腰牌要你们自己取得,取得腰牌后就进入猎场。谁先取得腰牌,谁先进去猎场。还有一点,取腰牌的时候遇水之人就出局了。到猎场里面如果腰牌丢失就会有人带你们出来。”主持这一届比赛的人指着远处说。

他们看见对面的山壁上,有四个不同颜色的盒子。那里和这里隔着一条河,本来是该有一座桥的,不过现在那桥禁止使用,要自己想办法过去。

“现在比赛开始。”主持的官员敲响铜锣。

一行八十个人移动到河边,看着对面的盒子。

“这有什么难的,只要轻功好,就行了。”一人不在乎的说。

“这对于那些轻功好的人是容易,可是我们毕竟年龄小,就是会轻功,可是这里的跨度很大,不易呀。淳于你应该是我们之中武功最好的,能过吗?”文鹏举看着水面问。

“没把握,可以试一试。”淳于行波不确定的说,这连一点着力点都没有。

“不要试了,万一遇水,淘汰了就麻烦了,你可是武功最好的。”另一个人说。

“我们可以找找有没有其他路?”有一人出主意。

“不行,找不到路,即使有,可是那样也太耽误时间了。”立马就有人反对。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看着它。”

“那是不行的,我们只有拿到腰牌才能进入猎场进行比赛。”

“可是怎么办,要不然我们扎木筏,没说不让我们使用木筏。”终于有人提了一个还不错的建议。

“对呀,这是个办法。”有人附和着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