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四十九章 城门抚琴

下午送走祝寿的宾客,上官雪妍让管家通知王府上下去大厅。

上官雪妍坐在铺着上好狐裘的椅子上看着下面的人,眼里情绪一闪而过,快的抓不住。

看着上面坐着的上官雪妍,下面的人有点紧张,根据往年的经验只要王妃让在这个大厅集合总会有事发生,这次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有人在想今天是王妃的生辰,会不会有赏赐。

“王妃,人到齐了。”管家也有点紧张的说,他有点想到是什么事了。

“我今天叫大家来,有两件事要说,一今天是本妃生辰,客人很满意,说王府里礼节不错没有眉高眼低之人,这一点你们真的做的不错,这样吧,赏你们一人二两银子,这是你们该得的。”上官雪妍先是开口说了一件对大家来说都是好消息的事。

“谢王妃。”他们听后跪下说,二两顶好些人两个月的月钱了。府中主子少,能得到赏赐的机会不多。

“都起来吧,第二件事,是因为一张欠条,这件事有些人也许知道了,本妃也不兜圈子,何六的欠条府里还了,至于何六已经被断手送去矿场了,他的家人也一起去了。本妃记得自己曾说过,谁要是敢给王府抹黑,本妃一定严惩不贷。怎么,都当耳旁风了?这次只是要他一只手,算便宜他了,不过剩下的日子他们一家要在矿场度过了。你们不要抱着侥幸,在外面打着圣王府的名号胡作非为,如果本妃知道了,会有很多种方式惩罚你们,希望到时候你们受的了,要想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本妃有的是办法。凌侧妃,何六是你身边嬷嬷的儿子,不经你的允许就把她一家赶走了,你没意见吧?”上官雪妍语气风轻云淡,好像要人一只手不是她一样,说的时候也不见起伏。

可是其他人听到何六一家的下场,都是很紧张害怕的,都在想自己以后做事要小心点了,不要出错了,不要被王妃抓着了,不然不会有好结果。

“没意见。”凌丹听见上官雪妍的话站起来。现在才来问自己,自己能说什么。

“好了,都回去吧。”

热闹一天的王府寂静下来,上官雪妍感觉应付这些人真累。可是刚准备睡下,又忽然起身,穿上衣服走出卧室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谁,出来。”轩辕云墨放下手中的毛笔问。今天是娘亲的生辰,一天都很忙,自己也刚洗漱完,就想练练字再睡,这是自己每晚都会做的事。

“小家伙警惕性不错,本事也不小,竟然可以发现我的存在,你师傅是谁?”一身紫衣脸带面具的男子从暗处走出来。

“是你。”轩辕云墨看着来人,惊讶的出声。

“你认识我?”这下轮到面具人吃惊了。

“那年碧落寺我见过你。”轩辕云墨转换表情,一副无辜无害的样子看着那人。

“小家伙,记忆力不错,我如果没记错当年你才三岁吧。”那走出来的人看着眼前的小少年,时间过得可真快,自己印象中的孩子也长大了,可是自己缺失了他的成长。

“大叔,你的记忆力也不错呦,不知道大叔你为何而来?”轩辕云墨没回答他的话,反问道。

“我说是来看看你,你信不信?”那人颀长的身子立在书房里,遮着面具的脸看不见表情,所以就无从分辨他话里的意思是真是假。

“信呀。”轩辕云墨听后微笑着回答,出乎他所料。

“难道你不怕,我是来了杀你的?”那人看着眼前笑嘻嘻的少年好奇的问,是无畏还是傻大胆?

“你杀不了我。”轩辕云墨听后不但不怕还走上前一步。

“为什么?”那人听后问,是什么让他如此笃定,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不过不可能呀。

“你要敢对我不利,一定比我死的快,不信可以试试,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视之中。”轩辕云墨看着院中,淡淡的说,嘴角带着笑。自己虽说没看到,但是就是知道娘亲一定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保护着自己,依如这些年一样,自己可以平安长大,都是娘亲的守护。

“你说的她是谁?”那人对于轩辕云墨口中只人很是好奇,下意识的问道,难道是他的母亲?

“这不是大叔该知道的?”轩辕云墨收起微笑,绷着脸说。

“我知道了,本尊是冥楼的霄玄,还会来的。”那人说完就走了。

“莫名其妙的人。”说完看了院墙的方向,然后就收拾下睡了。

对西越的上京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三天后是四国友谊的日子今天各国使者就会进入上京,听说这次的主接待者是两位年长的皇子和圣王府的圣世子,还有礼部的大臣和文少爷、淳于少爷。可见皇上对此次的看中,这几位爷都是上京权势的代表。文少爷是文官的代表,淳于少爷是武官的代表,那圣世子是亲王府的代表。上京的王府不是只有圣王府,还有景王府、呈王府和治王府。可是能让当今皇上在意看中的,就只有皇上的同胞兄长的玄王府也就是现在的圣王府。这圣世子也是众世子中的第一人,地位等同于皇子。

现在站在城门口的就是这些尊贵之人组成的接待小组。

“淳于,你不是说人来了吗。怎么会没看见?”文鹏举看着远处问。

“鹏举,我也不知道,明明有人说他们在三里之外了,按理说应该到了。”淳于行波也不解的说,自己的人不会看错的,可是为什么没到。

“祺哥哥看来他们是想给我们出难题,在城外不进城想让我们白等。”轩辕云墨听了文鹏举和淳于行波的话就对大殿下说。

“墨弟弟说的对,那我们这么办?”

“文少爷听说你的琴谈的不错,不知道我们今天可有幸听一曲?”轩辕云墨转身问文鹏举。

“圣世子开口,莫敢不从,只不过来时没带乐器。”文鹏举为难的开口。

“我倒是带的有,不嫌弃的话就用我的吧,来人,取琴。”轩辕云墨听后,笑笑说。这才明白自己出府时,娘亲让自己带琴的意思,看来娘亲早就料到会有此事发生。

这都是些聪明人,当然知道轩辕云墨的用意。你们不是让我们等你们吗,至于如何等那就是我们的事了。那边送来古琴,这边轩辕云墨他们也摆起了桌子,上面放着茶水和点心。

文鹏举接过琴,轻抚就知道这是把好琴,比自己用的要名贵多了,爱琴之人能用此琴弹一曲也是人生快事。轻抚琴弦声音清脆悠远,带着古朴之音响起在上京的上空,直到远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