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三十八章 为母惩恶

漆黑的深夜里,在充满尔虞我诈的皇宫里上演着兄弟相见的戏码,一些阴谋也在这黑夜里酝酿。玄王妃的生辰不知道会带来怎么的变化,又有哪些那些人蠢蠢欲动,这些都掩盖在夜色下。

上官雪妍此时坐在空间莲池里的莲座上,面带痛苦之色,看着好像在受着极大的痛苦。不过此时的上官雪妍就是在受着极大的痛苦,她正在经历突破的痛苦,那种四肢百骸撕裂重塑的痛苦,以前也经历过,随着修为的加深的,越往后突破也就越难,也就越痛苦,不过有前几次的经历,这次的关卡也很快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吃下去,你先好好稳定一下进阶。”宸一直担心的陪在她身边,这次的进阶对她来说太危险了,也是最难的一次。元婴后期对任何一个修真者来说都是一个分水岭,所以才是最危险的。不过她倒是幸运,多少人死在这上面,自己虽然担心,不过也帮不上忙。

“恩。”上官雪妍吞下丹药就闭目打坐,内视看见自己的丹田处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小人儿盘腿坐着。上官雪妍知道那是自己的元婴了,自己的修为肯定又提高一大截。自己知道修习要循序渐进,所以一直也是让事件自然发生,自己从没强求过。自己要的也不多,只要能保护自己和家人就行了。现在的自己也许没人能比,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现代的时候,过多了操劳的日子现在只想简单的过。穿到这西越王朝,八年自己走出这小院的次数也很少,就连自己也没想过自己会做一个十足的宅女而是骨灰级的。

上官雪妍稳定好进阶之后,睁看眼,感觉自己的视力锐利了很多,连远处山上长在崖边的小草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精神力也变的强大多了,可以掌控更多的范围。

“我先出去了,你要不要出去?”上官雪妍也不知道自己进来多久了,不过有点担心外面的墨儿,想出去看看。

“不去了,我就在这,明天白天出去。”

“好,那我先出去了。”

上官雪妍出来,先去隔壁院子看看墨儿,走进卧室看着他睡得安稳,给他拉拉被子,就走了出去。

“二,你去休息吧。”上官雪妍知道自己今晚要进阶,于是就让暗二看着他。

早上书院的大门口人来人往,都是在这里的学子,年纪小的有人护送,年纪大的自己带人来书院。这里都是一些权贵之家的孩子,在家里都是宝贝,都是些得天独厚的娇子。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不要看着学院是用来学习的地方,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团体,就像以二殿下为领导的轩辕云墨他们的四人小团体;以大殿下为首的伴读凌家长子和依附贵妃的官家子弟;其他属于中立或是保皇的团体。看这些孩子就知道,哪些官家人是一路的。

此时的书院门口,比往日热闹,很多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伴随着叫喊声。

直到凌家小厮的声音响起,众人也没明白凌家少爷怎么被马车撞了,还会如此严重,不过有些人也觉得是报应。

轩辕云墨看着昏迷不醒的凌家少爷,眼里闪过狠利,没死便宜你了。想着自己刚听到的言语就恨不得杀了他,这次只是给他个教训。

“你说不就是个寡妇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还要过什么生辰,也不嫌丢人。要是我就躲在院子里不出来?”一行几人下了马车走向学院,其中一少年说道。

“谁说不是呢,也许是寂寞了,想乘机寻觅一个人。”另个少年附和说,还带着奇怪的笑意。

“也对,刚进门玄王爷就死了,恐怕还是个处吧,不知道能不能看上我们,毕竟我们长得也年轻。”那少年一脸的猥琐表情,看着就让人恶心。

“凌少爷你要去,她一定看得上,你不嫌她年纪大就不错了,她人是老了些,不过身份高贵,听说长的漂亮凌少爷你也不吃亏。”身边的人附和着说,说完就笑了起来。

“是吗,我试试,试试,也许……。”不过剩余的话他是说不出来了。

那凌少爷口吐鲜血依然倒地陷入昏迷,在他说的起兴的时候突然蹿出来一辆疯狂的马车,径直冲他而去。

“凌少爷……。”身边的狗腿也被撞了一下,不过远没有凌少爷来的严重。

“少爷,少爷……。大夫,大夫,快去找大夫。”凌家的小厮也吓着了,惊恐的大叫。

刚才还人来人往的书院这时只有凌家小厮的叫喊声。

轩辕云墨带着随墨走到书院门口就听见有人在议论玄王府,议论就议论也没什么,可是不该不干不净的玷污自己的娘亲,在自己看来自己的娘亲是最好的,不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可以侮辱的,这种情况他怎么会忍受的了,不要说他就连随墨也不能忍受。轩辕云墨是生气,不过对付这种小人,自己出手也不会让他抓着把柄,他看着远处驶来的马车笑的有些邪恶。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一点草枝碾碎,草屑用力的弹在凌少爷身上,这可是能使动物丧失本性的药。其他人就看见那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像疯了一样冲着凌少爷而去。

书院的人不少,凌少爷的言论他们也听到了,都觉得他人无耻,不过凌少爷仗着家世,在上京的横行霸道。凌家也是一样的作风,官位低的即使被欺负了也不敢说什么,官位高的不屑搭理他们。现在凌家小厮嘶喊着,可是却没人动。这次是遭报应了,你看那马只是撞他一个人,撞完他那马就倒地死了。众人想着那撞人的马车的主人家要倒霉了,可是看着那马车上的标志,在场的人不由觉得凌少爷今天这亏吃定了,那是大殿下的马车。

轩辕云墨也在人群里后面冷眼和众人一样看着。自己就是看着是那个人的马车才动得手,要是别家的马车会惹事的,自己可不想牵连到他人。

“墨弟弟,这怎么了,出什么事?”轩辕锌铭走下马车就看见这里围着很多人,刚想问着清楚,就看见堂弟在人群之后,于是走上前问。

“有人嘴欠遭报应了。”

轩辕锌铭看着散发着冷气的堂弟就知道是他动的手,可是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惹到他了,能让他亲自动手看来气的不清。只是一会小喜子从人群里走回来,看了轩辕云墨一眼然后在轩辕锌铭的耳边说了几句,让他也十分生气。

“老天可真长眼,不过可惜没死。”轩辕锌铭看着人群说了一句。

“他以后会明白活着比死了可怕。”轩辕云墨莫名其妙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墨弟弟等等我。”轩辕锌铭愣了一下就追了上去。

因为今天书院要考核,所以那些少爷们来的很早,刚才书院外的事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影响。等先生走进讲堂的时候就看见大家坐好了,就等着他的试卷,他在讲堂里看一圈,只有两个空位。刚才在书院外的事学院里也听说了,还是书院里的先生让人请的大夫。

“这次的考核,有点特殊,我不说原因。你们只要知道这次的考核很重要就行了,如果能拿到名次,你们就会有机会参加下个月的盛会,希望大家努力了。”先生放下手上的试卷,打开分发。

“盛会,难道是四国友谊赛,难倒今年在西越举行?”下面有人不由的问起。

“不会吧,没听说呀。”有人反驳的到。

“好了,不要吵了,这也是院长刚通知的,等你们考完就知道了,好好考吧,这可是个机会。”先生发完试卷就在讲堂里来回走动,防止有人抄袭。

------题外话------

墨儿爱母可不是只会嘴上说说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