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三十六章 太后的凶狠

“母后,墨弟弟记得。今天在酒楼,念宁就说了一句皇伯母不是他亲生母亲,墨弟弟差点翻脸。他说不是有皇伯母他也许早就没了,说的时候眼睛都红了。”轩辕锌铭想着今天墨弟弟的激烈反应,这是自己认识他几年来第一次见他生气。

“是吗,其实皇嫂也挺容易的,这几年铭儿也全亏她照顾,还有谦儿能平安出生,也多亏了皇嫂。”皇后不由得感慨,自己是个女人知道带孩子的辛苦,皇嫂又是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可是,他把墨儿教的很好,就连铭儿这几年也常待在玄王府。那年自己怀有谦儿的时候,铭儿可是一年的时间里住在玄王府。自己生产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命悬一线,是她让暗卫送来的药丸,才会保下自己母子性命,皇嫂说是自己母子的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那就在过几天封墨儿为世子吧,断了一些人的想法,再说也到时间了。”轩辕玄耀眼里带着深思,看着一处说道。

“是呀,有些人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也该抹杀了,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就这样了,我先回去,有点事要处理。”皇上和皇后着说了一会话,就起身离开。帝后的感情不错,可是有太多的无奈。

“臣妾恭送陛下。”皇后起身相送。

那边回到王府的雯绣回禀了皇后的意思,然后又介绍了秦嬷嬷。

“那就按皇后娘娘的意思办,秦嬷嬷劳烦你了,我这几个丫头年纪小了些,也没经手过这些,所以不太懂,这就要你去和管家商议”上官雪妍客气的对秦嬷嬷说。

“王妃娘娘,您放心这些就交给奴婢吧,奴婢会尽力的。”秦嬷嬷这也不是第一次见上官雪妍,她是皇后的贴身嬷嬷,皇后能派她来,可见是重视玄王妃的,自己也不能慢待了。

“这个我相信,皇后娘娘让你过来,我就信的过,雯绣你跟着嬷嬷多学学,以后我们院里也需要一位管事嬷嬷。”

“是,王妃。”雯绣明白王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雯莲去叫管家过来。”

“是。”

“嬷嬷我也是临时起意的,所以要准备的事比较多,让雯绣跟着你,府里的人都知道她是我身边的人,还有劳嬷嬷多教教她。”说完话,向雯娥使了眼色,雯娥会意,递上一个鼓鼓的荷包

“奴婢知道,王妃有吩咐,奴婢照办。”秦嬷嬷拿着荷包感受着它的重量。

“王妃,管家来了。”

“管家,我来王府几年了,还没见过大家呢,过几天我生辰想宴请四品及以上的官员,这是皇后娘娘让来帮忙的的秦嬷嬷,你就和她一起商量着办吧。凡是小心点,不要跌了王府的脸,我们是没了王爷,可是也不能辱没了玄亲王府的名头。你通知下去,要府中人注意点,不要抱万一,就说我说的,城外的乱葬岗有的是地方,我可不在乎一张席子的的钱。”

“老奴知道了,会告诉他们的。”这几年他也是深有体会,王妃可是说到做到。

“嬷嬷,你和管家去看看有什么要置办的,雯绣带着钥匙,钱不要动王府公中的,从我账上划。”这几年自己的铺子盈利不少,玉器都是上品,首饰、衣物因为都是些新鲜的款式,所以卖的很好,有时候会为了买不到大打出手。中华楼也因为菜色味道上乘,花样多,餐餐座无虚席。上京是权利和富贵集结的地方,少的不是钱财,而是新奇,所以到便宜了自己,这只是几年的时间自己就赚了不了。

“王妃,就从公中出吧。”管家一听赶紧说,王妃嫁进来着几年很少用到王府的钱,都是用自己的,连小少爷都是王妃包办的,自己虽说不知道王妃哪来的钱财。以前那些可以不用,这生辰怎么能不用,她是玄王府的主子,哪有主子生辰自己掏腰包的,这说不过去。

“没事,府中的留给两位少爷的,那也是王爷留下的,不用担心,我够用,我心里有数,去吧。”

传言象风一样,一下午席卷了整个上京,玄王妃生辰要宴客的消息不知道被谁散播了出去,惊动了不少人。

“太后,那位要生辰宴客,我们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嬷嬷看着躺在榻上的妇人问。

“告诉凌丹找机会破坏,这个贱人,为了杀她和那个小贱种,哀家耗了多少人力,他们居然无恙。这凌丹也是这蠢得可以,几年过去了,竟然还没除掉人,活该被压着。”那太后年近半百,却是风韵犹存,不过这恶毒的语言破坏了她的高贵形象。

“好像有人暗中帮着他们,那女人的院子紧的的跟个罐子一样,凌侧妃安插不进去人,她也很少出院子。”

“她就是个蠢的,要没我帮着,哪来的今天的地位,我当时也是瞎了,怎么就选了她,要是选个有心计的早成事了。”

“太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嬷嬷也知道这凌丹做的有点差劲了,前几年还能传回些有用的消息,这两年连有用的信息都传不回来了。

“走着瞧,挡我的路,我不会让她好过。”那太后,五官扭在一起,严重变形。

“老爷,这玄王妃的生辰宴客也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下帖子,毕竟我们是……。”在上京凌一个府里,一位中年妇女有点难过的说。

“放心吧,会的,中午孙子回来的说来的话,你也听到了。她没阻止外孙认我们,只是认为不到时候。我也想明白了,她说的也对,如果我们早点和外孙相认,恐怕我们也会遇到不少的麻烦。你也知道这几年外孙遇到了不少的意外,不都是有惊无险的。你也应该想到是谁动的手,那年云儿不是说,就连女婿都是因为中毒而逝,那女儿的去世恐怕也是有心人而为的。好在外孙没事,我们应该谢谢她,她把外孙教的很好,小小年纪就有好文采,还获封‘墨萧公子’的雅号。孙子不是还说他功夫也不错嘛,远在我们孙子之上,还会医术,这些都是她教的。你说如果是我们的女儿在,王爷逝后,能把外孙教成这样吗。不要说女儿了,就是我们的孙子也是我们用心教导的,可是你敢说他比外孙强,就是文采就输了。她是个厉害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被送来冲喜。”沐侯爷安慰自己夫人,可是他说的也是实情,心中也有疑惑。

“我知道,可是就是心里不舒服,一想到……。”

“今天孙子也就说了她一句话就惹的外甥不快,都警告他了,外孙把她看得很重,你最好不要去碰触。我们和外孙可没有感情可谈,再说了如果她不愿意也不会让外孙和孙子交往。她对孙子也不错,你的病不也是吃她的药好的,她是个心善的。”沐侯爷知道自己夫人的症结在哪,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女儿都已经去世多年,也而只能说是女儿福薄。

“我知道了,希望会给我们下帖子吧。”

“会的,等着吧。”

夫妻两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时都没有说话。

------题外话------

收藏,收藏、下章有惊喜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