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三十章 子魂破毒

上官雪妍抱着轩辕云墨上了来时的马车,进去后放他躺下,拿出银针在他身上扎了几针,看看已退青色的小脸,又把把脉,知道没事了,好在毒药不是很厉害,在加上平时他吃多了带有灵气的东西,毒进入体内,便化去一部分。现在只要回去给他泡泡药浴就没事了,毕竟中毒了,身体多少会有点影响,自己可以给他补补。喂了轩辕云墨一点灵液,看着睡着的他,小脸还是有点青白,好在自己感觉不安心实在放不下就过来看看,要不然耽误了治疗,墨儿会发生什么事,自己也不知道。要是墨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不知道会不会让整个书院陪葬。

这个孩子,自己说给他最好的,这两年都是用心养的,唯一少的就是没把他养成百毒不侵的体质,看来要趁这次把他养成百毒不侵体质。这两年他的衣食住行都是经过自己之手,就给疏忽了,这次就让人给钻了空子,但是不会有下一次了。

“宝宝对不起,娘亲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这次敢要你命的人,娘亲就要他的命,不过在那之前要让他受你受过的罪。”上官雪妍眼里划过幽光,自己来到这以后戾气收敛了不少,也很长时间没沾过血了。

本来应该热闹的书院这时就比较冷清了,从玄王府的少爷在书院膳堂中了毒之后,在没查明原因之前,膳堂就关闭了,学子们也暂时回家了,此时这里只有院长、太医和膳堂的管理师傅还有玄王府的代表暗一。

“太医,找到是何毒了吗?”院长看着皱着眉头的太医问。

“看血色和味道应该是砒霜毒,不过不知道墨少爷怎么样了?”那太医站起身拿着银针问,砒霜中者必死,大人都受不来,更何况是个几岁的孩子。

“小少爷的事有王妃呢,会没事的,你只要告诉我毒是怎么进入少爷嘴里的。”暗一听到他的问话,黑着脸说,他相信以王妃的医术,小少爷一定没事的。

“墨少爷是在这里中毒的?”太医看着膳堂里摆放整齐的桌椅问。

“是呀,当时都在用午饭,墨少爷也是吃着吃着就倒下了,我听见其他少爷的喊叫过来看的时候,墨少爷都昏迷了,然后玄王妃来了,喂了解毒的的药丸就带走了。”管理膳堂的师傅说。

“那和他一桌吃饭的几位少爷没事吧?”太医又问了一句。

“没事。”

“我想我知道毒下在哪里了,只有在墨少爷的用具上,才能避免其他人也误中毒,对了餐具呢?”

“在这呢,王妃走之前要收起来的,给你。”暗一递过被他用衣服包裹的碗筷。

太医接过之后,倒出里面的饭,让人打了一盆清水,然后把碗筷放在里面,银针放进去一会儿就变色了。

“好毒的心思。”看着手里的银针,太医也不由的惊叫,好在墨少爷饭吃的少,沾染的不多,要是解救及时还是有救的。

“院长这些都知道了,想来你也知道从哪查起了,我先回去禀明王妃。”暗一说完叫点地就飞了出去。

“把负责器具的人都给我找来。”院长也不是糊涂人,由于书院的学子身份都不简单,管理一向比较严格,能在碗筷上涂毒,还能送到墨少爷手里的也就只有那些人了。

“是。”

这边暗一回到王府告诉上官雪妍说是毒涂在碗边上,书院正在查。

“这是,子魂破,不会立刻要人命,只不会在每天子时疼上一阵。你去给所有涉及的人都喂下去,我不管是不是冤枉他了,墨儿受的苦他们都要受,要是冤枉只能说是他倒霉。”上官雪妍递给他个小瓶子,自己不会让他们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死了,那样也太便宜他们,自己要让他们受的罪比墨儿痛百倍。

“知道了。”暗一拿着瓶子又回到书院,他可要牢记此事都涉及到谁了,晚上好完成王妃交代的任务。

上官雪妍看着躺着睡着的儿子,把把脉知道他应该快醒了,让宸看着自己去给他做点吃的。

以后的几天,上京充满了低气压,因为玄王府的少爷中毒,皇上下令彻查此事。书院的膳堂里换了不少人,皇上也命人给墨少爷送了不少好药。奇怪就奇怪在,玄王妃的态度,自从她那天带走墨少爷,再也没过问此事,好像中毒的不是墨少爷一样。这要是搁在其他家还不把书院给闹翻了。书院几天后也给出了结果,说是毒是下给另一个学子的墨少爷是做了替罪羊。

晚上上官雪妍陪着睡着的儿子,听到暗一的回禀,好官方的说法,自己也早就知道不会查出来结果,但是那些人一个也跑不了,自己知道现在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

可是没人注意,上京里这几天每到深夜在不起眼的院子里总会传来撕心裂肺吼叫声,十天后连叫声也没有了。

所谓子魂破,就是每到子时中毒者忍受不了来自身体的疼痛,便会嘶吼,恨不得死去。可是却查不出原因,时间一到疼痛消失。可是第二天依旧如此,这种没完没了的折磨,摧残的是一个人的意志和不知道死亡何时来临的恐惧。这药是上官雪妍亲自配的,她当然知道药效。子魂破,深夜子时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叫破喉咙

“宸,你看着他,我们好像有客人到了,我去看看。”上官雪妍起身走出卧室。

“阁下深夜到访不知所谓何事,阁下好像很喜欢在人家墙角溜达,还是说阁下对玄王府的墙角比较感兴趣。”上官雪妍立在一处矮墙上,低头看着下面的人讽刺的开口。

这人一袭黑衣,带着面具,挺拔的身姿立在黑夜里,没有一点被抓包的慌乱。其实自己早就发现这人,那是自己穿来的第一年,就感觉每到深夜经常会有人在王府外面,自己从没出来过,就是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奇怪的他什么也没做,后来也就不在了。可是为什么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上他又出现了,自己不得不出来看看。

“听说玄王妃国色天香,本尊好奇想来看看。可惜到了这又有点不敢了,只好在此踟蹰徘徊。”那黑衣人浅笑出声,声音低沉带着蛊惑。

“有些人就是死在自己的好奇心上。”上官雪妍淡淡的说,自己可不会相信他的话。

“是吗,那算了,本尊可是很惜命的,告辞。”话落,黑衣人像鹰一样消失在黑夜里,独留疑惑的上官雪妍。

自从轩辕云墨中毒以后,上官雪妍对他的日常生活更加小心,让他在家里整整修养了一个月,才又回到书院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