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十八章 沐氏兄妹

上官雪妍带着雯绣,来到寺院的厨房,不知道是不是事先得到主持的的交代,还是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厨房的里人看见上官进去什么都没说,自动让出一口锅给她。上官雪妍看看食材和调料,都是比较全,可见这寺院的地位。他们借给了一口锅,上官雪妍也就不客气了,动手做起了素菜。干烧冬笋、龙眼虾仁、素八珍、功德豆腐、香辣酥牛肉、芝麻豆腐饼,最后做了个清蒸冬瓜盅。每样菜都多做一些,不过都是水果、干菜、萝卜之类的。做好后让雯绣都分装在食两个食盒里“雯绣,我先提着回去,你去主持那把这些给他,就说是请他吃的。”

“是王妃。”

上官雪妍从厨房出来,独自提着食盒走在石板路上。传言这碧落寺有很久的历史了,至于有多久没人知道,只知道每代的主持都是得道高僧,说是可以通天,最厉害的要数第一为主持高僧,说是有人看见他被一道光带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接引之光,以前在电视里看到接引之光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是骗人的,可是宸却说是真的,不过都是修成正果人才会有接引之光,那这样看碧落寺应该是修真着建立的,也许是当时之人的修炼之地。可是自己也没觉得这里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难道是时间太久了,当初的福地也成了普通的地方,就是香火旺盛一点。上官雪妍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向自己住的禅房走去,可是接近禅房就听见雯霏的声音。

“沐小姐,你这样会打扰到小少爷睡觉的,王妃怪罪下来,奴婢担待不起。”雯霏看着眼前的两人,低声说,这是沐家小姐和世子,自己不敢得罪,可是王妃说她不在的时候,不许有陌生人接近小少爷。

“你们王妃去哪去了,她怎么会把小少爷一个人留下,她就是这样照顾孩子的,要是有意外怎么办?”一个在上官雪妍听来有点青涩的声音,可是语气不怎么和善。

“沐小姐请说话注意点,我们王妃只是给小少爷做午饭去了,只是暂时离开的,不是丢下小少爷。”雯霏听了她的话,很是生气,王妃对小少爷的好,她们这些近身伺候的人看的明明白白的。王妃待小少爷那是视如己出,小少爷的衣食住行都是王妃打理的,不假手于人。就连她们看了都感动,都说继母没有好的,可是王妃完全打破了她们对继母的影像,亲生的都不一定做到这份上。

“做饭,王妃做饭,你不要为你们的王妃说好话,她只是个继母,说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那沐小姐不依不饶的问。

“沐小姐,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雯霏现在也不顾忌自己是奴婢的身份了,就和她顶起来了。

“你……。”

“雯霏,你在和谁说话呢,忘记我说的话了?”上官雪妍在暗处也想明白这沐小姐是谁了,她说话不好听,可是语气里充满对关心墨儿,那就只有先王妃的娘家,定国侯府了。

“奴婢记得,可是他们是……。”雯霏要说的话,在看到上官雪妍的眼神的时候就止住了。

“我知道了,你去叫小少爷起来吃午饭吧。”上官雪妍知道她要说什么,不就是对方说话不好听吗。

“你就是现在的玄王妃,冲喜的继王妃,也不怎么样嘛。”那沐小姐上下打量下上官雪妍带着点轻视的口吻,明明姐姐才是正经的玄王妃,可是现在自己家想进玄王府都难,娘亲想看外甥一眼都不行,凭什么?

“好不好,这不是沐小姐的评价可以判断的,只要宝宝认我就行了。还有沐小姐你确定你要得罪我,就不怕我让你失望而归,现在宝宝可是最听我的。”上官雪妍也不生气,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这种长不大的丫头片子,自己可没放在眼里。

“你……。”沐小姐生气的看着她,可是也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进来坐吧,我知道你们所谓何来。”上官雪妍带着她们走进院子里。

院子里有个石桌,上官雪妍带回的食盒现在就放在上面。上官雪妍请她们兄妹坐下,雯娥上茶。她们三个坐在石桌上一时之间什么也没说,气氛有点怪异。沐氏兄妹打量着上官雪妍,这是继姐姐之后的玄王妃,说她幸运吧,可是嫁进玄王府,王爷就去世了,可说她不幸吧,姐姐已逝,现在顶着玄王府名头的事她。身份尊贵,即使母亲见了她也要行礼。姐姐去世后,王爷在世时,自己还能去玄王府看看。自从王爷去世后,玄王府好像和定国侯府就在没什么关系了。现在守孝谢客三年,什么事也不能打扰到王府,玄王府也就与世隔绝了。

“宝宝你们可以见,希望你们现在不要认他,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的亲生母妃已经不在了。他现在过得很开心,我不想在他幼年里有什么阴影留下。你们要是非要认他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宝宝现在是我的儿子,我不允许有不安的因素存在。”上官雪妍首先打破沉寂的气氛,虽然他说的话像是在和他们商议,可是语气里有着绝对的强硬。

定国侯府在外人看来是富贵人家,高门大户,有这样的外祖家,谁都想要,可是墨儿不一样。墨儿本身的身份就敏感,要是在有个强优势的外祖家,等于多了一把双刃刀。有太多的人等着看玄王府凋零,那些一心想夺取玄王府财力的人,也不会允许墨儿的外援强有力。如果常来往,也许就会给定国侯府带来麻烦,在该告诉他的时候,自己就会让他认亲的,那是他的亲人,自己不会剥夺。

“你什么意思,他留有我们沐家的血脉,凭什么不让认,你当自己是谁?”沐小姐一听就生气了,那是自己姐姐的孩子,母亲为了孩子都要不顾病体来看他,现在这人算什么,竟敢阻挡孩子,安得什么心,怕孩子和自己家亲近,不理她了吧?

------题外话------

收藏、收藏、收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