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八章 打探前事

上官雪妍又走进卧室,出来时手里拿着布匹。她打算用这些布给墨儿做几件衣服,他现在的衣服都不是什么好的,穿上也不舒服。自己拿的这些布料都是以前在杭州买的高档丝绸,和一些细密的棉布。在加上在空间里都沾染上了灵气,都身体有益。这都是颜色淡的,丝绸做外衣,棉布透气软和做里衣。在雯莲拿针线的时候,上官雪妍就拿起剪刀动起手来裁剪,这活自己以前也做过,所以倒不难,知道尺寸就裁剪的很快。等雯莲拿回针线,上官雪妍都裁好两身衣服了。

“你们谁会做针线,把这些也给裁剪了,我先缝制这些。”上官雪妍看见针线拿回来了,就把裁剪的事交给她们,自己动手缝制,打算在小衣服上绣些动物图案,简单又不失可爱。

“王妃奴婢会一些。”雯霏站出来说,其实针线她们都会。上官雪妍倒是忘记了,这古代女红是衡量一个女子是不是合格的重要标准。在现代衣服那些都是要去买的,什么样式的都有,要是会剪裁做衣服,才是奇怪呢。

“好,那你做吧。”

“对了,为什么我们院子就你们几个,怎么连个嬷嬷也没有。”这是上官雪妍一直奇怪的地方,那些电视小说里,主子身边不都有一个管事嬷嬷吗?怎么自己院子里会没有,这院子除了她们几个就连打扫的丫头都很少,反正自己想清静,人少也好。

“回王妃,我们院子有个祁嬷嬷,不过在王妃进门之前,嬷嬷的儿子出事了,就和王爷请假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回来。”雯绣接着话说。

“是吗?”是不是也太巧了,自己这个新进门的王妃正是需要人的时候,祁嬷嬷的儿子就出事了,她就回去了。

“你们在王府多久了,和我说说王爷和先王妃的事吧。”上官雪妍像聊天一样和她们说话,自己还是先弄清楚自己环境再说。

“王妃,奴婢说吧,奴婢是家生子。”雯绣看看其她人,然后说。

上官雪妍点点头,示意她说。她也知道家生子知道的比较多一些,也都有自己的渠道。

“王爷和先王妃是自幼定的亲,也是先帝下的旨意。先王妃是定国侯府的嫡长女,闺名沐丝凝和王爷也算是相配的。王爷是在十岁那年病了,从那以后病就越来越重,曾有传言说王爷活不过二十,可是沐小姐不嫌弃在及笄之后就嫁了进来。不过好景不长,先王妃生小少爷的时候难产,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小少爷就走了。”雯绣话里带着惋惜和遗憾。

古代是有说生孩子好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可是对于先王妃的难产自己抱有迟疑的态度,也有可能是她生产是被人动了手脚。连王爷都敢下毒,更何况是王妃呢。恐怕当时是想一尸两命吧,可是墨儿命大活下来了。到底是谁和玄王爷有这么大的仇恨,可惜现在王爷都死了自己找谁问去,不过对方要是图玄王府什么,那一定还会出手的。自己会不会不知不觉中就走进别人的阴谋里去了。

“那侧妃呢又是谁,怎么会大少爷比小少爷要大?”记得古代不是说,在正室没孩子的时候那些小妾是不允许生的,更何况先王妃出身名门,难道这里不是,还是自己是被小说和电视给误导了。

“侧妃是太后的侄女,太后却不是王爷和皇上的生母。”雯绣压低声音说。

上官雪妍听后看了她一眼,她这一句话传递着很多信息,侧妃的靠山大过先王妃,太后不会为了不是自己亲儿子的王爷去压着侧妃,看来这侧妃进王府也是太后的手笔了。那会不会王爷的毒也和这个太后有关,在原主为数不多的记忆力,知道其实太后有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过被先帝封为逸王,封地远在边疆。

“怎么小少爷没封世子,王爷没给请封吗?”上官雪妍又问了一句。

“王妃,我朝请封世子都是在十岁,小少爷不到年龄。”雯绣听后楞了一会回答,想到王妃以前在民间不知道也不奇怪。

“知道了。”也就是说,如果墨儿在十岁以前没了,那世子之位就是凌侧妃儿子的,也就相当于玄王府在太后手里,自己现在更加有理由相信太后是这一切的幕后的推手,不过也不排除有其他的可能。不过不管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无论在筹划什么,只要不动自己守护的玄王府一切好说,不然就让他有来无回。

上官雪妍和她们说话也没停下自己手里的刺绣,雯绣她们就见王妃飞针走线,没多久一件小衣服就做好了,不但针线细密,上面还有可爱的小狗绣图。

“王妃这是给小少爷的吗,好漂亮,小少爷一定喜欢。”雯娥是她们之中最小的,也就比较活泼,说话相对要松快些。

“好看吗,是给墨儿的。对了墨儿就是小少爷,轩辕云墨,字无忧。”上官雪妍惦着小衣服来回的看,自己也挺满意的。这是一件银白色的袍子,带着流云图案,衣服的衣袂上绣着一只撕咬线团的灰色狗儿。小孩子本来应该穿一些鲜亮的颜色,不过墨儿在守孝期间,自己就只能给他做一些素色的,要不然就是一些颜色淡的衣服。

“雯绣你进去抱墨儿出来,让他试下衣服。”上官雪妍最后把衣服上的线头减掉,指使雯绣抱墨儿。她也不怕雯绣看见宸,宸要一直在王府早晚就都会被人发现,再说宸的警惕性很强。

“是。”雯绣听后就走进内室。

一会儿雯绣就抱着墨儿出来,刚被雯绣放下来的墨儿就跑像上官雪妍“娘亲,想你。”

“真乖,娘亲也想宝宝,来宝宝试一试这衣服怎么样。”上官雪妍扶正他,拿过放在腿上的小衣服,在他身上比划,最后又脱了他身上原来的旧袍子换上。这些旧衣服还是自己让雯莲去他原来的住处去取的。

古话说的好,人靠衣装,这一点不假。墨儿才两岁左右,也许是亲生父母的基因条件好,小小年纪的他,就能看出以后有当祸水的潜质,长大后不知道要伤多少女儿家的心。现在这简单的衣袍穿在他身上,精致的小脸,把他衬得更加玉雪可爱,美中不足的是他脸上的伤,经过灵水的洗涤和修复,没有早上看着明显了,不过还是有点痕迹的,今天在洗洗,明天就该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