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章玄王爷去世

上官雪妍睁开眼,看见雕花的大床和红色的帷帐,知道自己这是穿越成功了。可是现在一片寂静,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不过看着房间里的装饰,自己的身份一定非富即贵。可惜了怎么没穿到农村去,自己还想在这古代造福一方呢。现在看这情况是不能了。躺在床上眼睛到处瞟,自己都醒来了,竟然没看见一个人,不会是什么狗血的不受家里宠爱的女儿吧,可是看这房间里的装饰也不像呀,到底自己回事。

上官雪妍弄不清状况也不弄了,先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宸,它可是自己在异界最重要的家人了。

“紫莲,进去。”上官雪妍看着和自己以前一模一样的图案默念。转眼就出现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里面的一切都没变,山水依旧清澈高耸,动物欢快的觅食,莲池里的七彩莲花开的依旧绚丽。

“宸,你在哪?”上官雪妍踱着步巡视着熟悉的灵田和药田,这里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穿越而发生改变。突然间想起自己都进来了,怎么一直没看见宸。这只不受管教的兽儿,又去哪里了。

上官雪妍先去了竹屋,那里没有,又去了宫殿,在第一楼挨着找,最后在药库里找到被冰封的宸。看着眼前的冰球,上官雪妍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进紫莲戒的情景,也是这样。为了不惹爱宠生气,立马咬破手指,滴血在上面,冰碎,一只白狐从里面出来。

“女人,你怎么才来。”不善的语气从白狐的嘴里吐出。

“我一醒就进来了,你怎么又被冰封了,上次是上神封的,这次呢为什么?”上官雪妍抱起白狐也就是宸疑惑的问。

“我哪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刚准备给你找点药,就被封了。”白狐也郁闷的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了,不知道就算了,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我是什么身份吗?”这些对上官雪妍才是眼下最重要的,自己不知道就要问事件的主导者。

“我也不知道,是随机的,不过看看你的衣服应该是在古代,那不就随你愿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只要不是仙界,我们就没什么好怕的。”白狐语气有点嚣张的说。

“也对,反正有你陪着我,在那都一样。”自己不是一直想着要穿越到古代玩玩吗,这下好了,如愿了。

自己在信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过了百年。从一个少女长成了让人敬畏的铁血军人,紫莲戒是自己小时候得到了,当时白狐司宸就在里面,自己在它的指导下,修真,修炼古武,医书。大学时上的军校,然后经过选拔进入‘赤剑’。那是国家的一把战剑,旨在保国卫民,里面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自己后来却是这把‘剑’的掌握着,游离在生死和黑暗的边缘,后来厌倦了,就把位子让给了下任的领导,也就是自己在哪里的儿子,他自小就被自己严苛训练,也有自己炼制的丹药辅助修习古武,年纪不大就是一方高手。自己没让他修真,只是修炼古武,自己是修真者的身份家里没人知道,自己隐瞒的很好。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的逝去,自己在那二十一世纪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处于好奇,就让宸帮自己穿越,最后在给儿孙留下些丹药就在深夜服了假死丹。其实严格的来说这是自己的第三世,自己的第一世也是在二十一世纪,不过是出车祸死,因祸得福重生回到小时候,成为紫莲戒的有缘人,并且遇到自称是青丘之主的九尾天狐司宸。

“外面有人在进你的房间,你该出去了。”白狐宸忽然打断上官雪妍的思绪。

上官雪妍听见它的话,立刻出去,自己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是小心的才好。出来的上官雪妍快速的躺在床上闭着眼装睡觉。

不一会儿,两个穿个绿色衣服的女孩进来,也就有十四五岁的的样子。不过她们的穿着一样,走路缓慢,好像怕惊醒了床上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那个府上的侍女。

“雯绣姐姐,你说王妃怎么还不醒了,外面现在乱着呢,都等着王妃主持呢。”一个声音低低的的在外边响起。

“我也不知道,谁知道王妃会受不了打击晕了呢,这下怎么办,在不醒来,外面不知道会怎么说王妃呢?”另一个略带担心的声音也低低的响起,语气带着着急。

“王妃的命真不好,昨天才嫁进来,今天王爷就去世了,这以后可怎么办,王妃又没有什么家世,那侧妃一定会找事的。”第一个声音再次响起。

“那有什么办法,都这样了,我们以后也要小心点吧。走吧,进去看王妃醒了没。”

她们自认为说话的声音很低,可是上官雪妍那是谁,耳听八方的主。听了她们的话都要为自己哭了,原主的记忆也慢慢袭来。

原主也叫上官雪妍,是江南的一个孤女,没什么亲人,玄王爷病重需要冲喜,有人算了个八字,说是和八字的就能冲喜。当今皇上也就是玄王爷的弟弟,在全国给自己的哥哥选王妃,可是奈何都知道玄王爷的病治不好,有钱有势的就都躲开了,原主一个孤女就被本地的县令给强制送来了。谁知道昨天才成亲,睡一觉,早上醒来就听说王爷不行了,一时受不了打击,她先王爷一步和阎王和喝茶去了,然后自己就来了,自己这算是魂穿吧,身体可是在空间里呢。

那两个侍女走进来,就看见上官雪妍睁着眼,看着帐顶,以为王妃难受,就轻声上前“王妃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请太医。”

上官雪妍记得这个声音,是那个被叫雯秀姐姐的人,转过头看她“王爷怎么样了?”

“太医还再看。”雯绣瞒着她说,其实王爷快不行了,去世也就在一时半刻了,不过自己不能说,怕又刺激到王妃了。

“扶我起来吧,我去看看。”上官雪妍这时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救那王爷,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公,救吧自己刚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他要是不在了说不定自己还可以独自逍遥去,要是不救吧,他要死了自己会不会顶着克夫的名头,古代可是很迷信这些的,自己要想好怎么做才行。

“找一件淡色的衣服穿吧。”上官雪妍看着雯绣手中拿大红的衣服,按理说自己新婚应该穿红色的,可是自己不喜欢红色,那会让自己想起鲜血,再说那王爷都快死了,自己穿着好像也不适合。

“是。”雯绣放下大红色衣服,在衣柜里拿出一件粉色的衣服。刚准备给上官雪妍穿上,就听见外面一片嘈杂声,一个侍女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雯绣姐姐,王爷逝了。”

“你说什么,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雯绣看了一眼王妃,怕她再次晕倒了,自己随时准备扶着倒下的王妃。可是想想中的事没发生,只见王妃呆愣的站着,连眼珠都不转,雯绣想不会吓傻了吧。

“王妃,你还好吧!”雯绣顾不得礼仪上前推了一下上官雪妍。

其实上官雪妍在想,这王爷真没福气,等自己看看他,说不定自己可以救他,谁知道就这样死了,那可不怨自己。这自己也不用为难怎么做了,老天已经帮自己选了。

“没事,换素白色的。”看着她手里自己即将穿上的衣服,淡淡的说。

“是。”雯绣感觉王妃有点奇怪,不过也说不上哪里奇怪。上官雪妍换好衣服,就在雯绣的带领下走向王爷居住的院子。此时的玄王府一片哀伤,都在低声哭泣,不过是真哭还是假哭就不知道了。上官雪妍一路上什么也没说,等走到王爷的小院中的时候,这里哭声明显要大点,人也多点。上官雪妍进去就看见里面很多人跪在地上,有穿官服的,有便服的,比较显眼的就是那一身明黄的绣五爪金龙的,能穿这个款式衣服的那就只有皇帝了,看来一个定玄王爷的弟弟,当今的皇帝了,怎么会在这,消息可够灵通的,没少暗眼线吧,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太医,王爷真去了,你们在好好把把脉,看还有没有生机?”上官雪妍好像没看见皇上,进去就对那些太医说。

“对对,听皇嫂的,你们在看看。”轩辕玄耀听后也突然开口,其实他也不相信皇兄逝了,与其说自己不信,不如说是自己接受不了这个结果。自己一早接到消息就来了,一直看着太医们进进出出的,怎么就突然间皇兄就去了,连一句话都没有和自己说。

那些太医没辙,只能再次诊脉,过了一会儿有人起身跪下“恕罪皇上,王爷真去了。”太医说完跪下不敢起来。

“皇兄。”皇上听后悲痛的喊道。

然后其他的人也跟着哭,上官雪妍一看自己要不哭就成异类了,也立刻扑在王爷的尸身上大哭。以前为了任务自己什么没装过,哭这对自己来说小意思。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