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377】,雪崩,黑水潭黑蛟二黑

其实婴灵如果在其刚刚自母体内死亡之后便有人交其炼化那么这就是所谓的小鬼,可是放眼整个儿世间被炼成小鬼的婴灵还是少数的,但是无论是炼制小鬼,还是堕胎都是极损阴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害了一条人命,所以由婴灵所炼制的小鬼其怨气极重,威力也是极强。

但是同样的这样的婴灵也会因为怨气越来越重,从而威力也是越来越强的。

现在当众人看到这个被包裹在黑雾中的女子居然一下子召唤出来这么多的婴灵,一个个的脸色都不由得大变。

“叽,叽,叽……”

这些婴灵的数量众人已经没有心思去继续关注了,耳边不断响起来的就是这些婴灵的尖叫声,他们的速度极快,迅速地将众人团团围在中间,抬头向着天空看去,此时此刻那黑龙啸血月的异景已经看不到了,因为众人只是看到他们头顶上的天空已经完全都被这些婴灵所覆盖了。

轩辕雅言的脸色异常凝重,以他的眼力可以清楚地看到自这些婴灵的身上不断扩散而出的黑色烟气,说实话这些黑色的怨气根本就不是一个婴灵所可以拥有的。

心念及此轩辕雅言不由得将目光定格在那个被黑雾团团包裹的黑色人形之上,现在他真的是无法想像,这个女人到底对这些婴灵做了些什么,居然让这些婴灵身上的怨气已经重到了不能再重的程度,而且现在看起来这些婴灵一个个容纳的怨气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一个不小心就会爆炸,一旦这里所有的婴灵全都爆炸的话,那么……

下面的情景轩辕雅言已经不敢去想了。

苏明远,龙辰岗生,还有凤轻逸风三个人的见识自然也不差,所以三个人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些婴灵的与众不同,当下三个人便脚步轻错,很快便与轩辕雅言凑到了一起。

“看来这一次有些大发了!”龙辰岗生老爷子低沉着声音道。

“是啊!”凤轻逸风点了点头:“真是不知道那个混蛋姬金奥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这样的人引入到了秘境里,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很严重,不要说咱们四族搞不好会被灭族,就连他姬氏一族只怕也难逃这样的命运!”

轩辕雅言冷哼一声:“他是被巨大的利益蒙住了双眼!”

苏明远道:“说不定现在他已经后悔了,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无力挽回了!”

四个人的声音很低,除了他们四个外其他人根本就听不到。

而不得不说苏明远还真是说对了,姬金奥吃惊地看着那漫天的婴灵,他的脸上先是惊诧莫名,接着却是变了数变,他看着那个被黑雾包裹着的女人声音里带着几分的颤意:“尊使,这,这,这与我们之前的约定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了!”女子毫不在意地道:“这样子不是很好吗,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要求是我们要帮你除掉那四族,看到了吧我现在带出来的婴灵这就是我们的诚意!”

姬金奥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重重地咬了一下嘴唇:“可是,可是尊使大人您带出来的婴灵太多了,只怕到时候毁的不只是四族吧?”

黑雾中的女人看来也不是一个笨蛋,她自然是听出来了姬金奥话里的意思,当下她动了动脑袋低头看了一眼姬金奥:“当时我们只是答应你除掉那四族,可没有答应你不动你们姬氏一族吧?”

听到这话姬金奥还有他身后的姬氏一族的族人们一个个脸色立马变得异常苍白,特别是姬金奥他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到了现在这一步,当下他瞪圆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黑雾女子:“你,你,你……”

“哼!”女子冷哼了一声,但是随后她的声音却是放缓了:“姬金奥你要知道不是我们求着你,而是你求着我们来的,我们帮了你,你就要听话,只要听话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

姬金奥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现在他已经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他的脸色十分难看,任谁只消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姬金奥心情真的是已经糟糕到了极点,但是偏偏却又不能发泄出来。

龙辰岗生老爷子,凤轻逸风,轩辕雅言,苏明远四个人自然也是看出来姬金奥只怕是后悔了,一直以来他应该是只觉得自己抱到了一条大粗腿,但是绝壁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引狼入室。

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这货已经活了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唉,真心为姬金奥表示很淡疼。

不过……

很快的凤轻逸风,龙辰岗生,苏明远还有轩辕雅言几个人便收回了目光,现在他们最最需要在意的就是这些婴灵,单看着数量应该就有三四千之多。

……

再说现在的苏凌却是来到了一处那水潭边,这水潭的倒并不是很大,其直径应该也就是二十米左左罢了,但是向下看去,就算是以苏凌的眼力来说都没有办法看到底,而且潭水其黑如墨,其寒如冰。

看了看这黑潭的周围居然是一种光滑黝黑的条形石头,而那石头上居然不断地向外散发着寒气。

而此时此刻那头昆仑灵猴还有三煞,起司,花花,阿狸几个家伙却是一脸陶醉的舒展着四肢趴在黑色的条形石上。

当看到苏凌来到时,昆仑灵猴迅速地乍起了一身的猴毛,一双圆滚滚的猴眼死死地盯着苏凌那眼里闪动的却是不安与防备。

“吱,吱,吱!”花屁股的小白老鼠花花一看到苏凌立马发出欢呼的叫声,然后却是跳到了昆仑灵猴的身边抬起小爪子便在昆仑灵猴的身上拍了拍,很明显花花正在安抚昆仑灵猴。

起司,三煞,阿狸一看到苏凌一个个也高兴了起来。

苏凌的目光很快便从黑水潭上收了回来,看到这几个小家伙没事儿,苏凌也可以放心了:“你们啊,也不好好地看看天上是什么情况,居然还不肯回去!”

经过苏凌这么一提醒几兽便忙扬起小脑袋,看了一眼夜空之后,便又一脸奇怪地看向苏凌,话说夜空中也没有什么变化啊。

苏凌在这五对兽目的注视下也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于是苏凌抬头向着天空看去,这一看她的脸色不由得大变,因为明明夜空中应该是黑龙啸血月的异景,可是站在这黑水潭边上向着夜空看去,却是发现夜空中居然一切如常。

这说明什么?

苏凌的目光闪过一抹复杂,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黑水潭,她明白这说明那黑龙啸血月根本就不会影响到这黑水潭。

“鬼医大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起司眨巴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问道。

三煞,阿狸,花花,昆仑灵猴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苏凌。

“不错!”苏凌点了点头:“外面的天空现在是黑龙啸血月,而且看起来应该不是真正的天地异像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什么?!”

“怎么会这样!?”

“是谁干的?!”

起司,三煞,阿狸三个家伙都会口吐人言,现在听完了苏凌的话,三兽立马便吃惊地道。

“吱,吱,吱……”花花也是不安地跳了几下。

“吱,吱,吱……”昆仑灵猴跳了两下,然后身形一动便迅速地向着远方电射而去。

“你们几个就呆在这里好了!”苏凌想了想然后便在心里暗暗地叫起了步清尘的名字,现在她发现这里应该可以算是整个儿昆仑山脉最最安全的地方了,那么倒不如让步清尘与轩辕夜月两个人将自己的两个哥哥苏辰与秦墨枫带到这里。

其实苏凌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可以在心灵上与步清尘的心灵相连接,这种感觉来得自然而然,而她自己在接受起来也是一样的自然而然。

步清尘很快就感觉到了苏凌的召唤于是步清尘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提着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的身子便向着苏凌所说的方向而来。

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底里都是万分无奈,话说他们两个从小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如货物一般的被人提在手里呢。

但是他们两个人也明白现在绝对是属于反对无效的时候,索幸还好没有其他人看到。

苏凌静静地站在黑水潭前,她在等待着,等着步清尘他们过来。

而这个时候随着一阵“叽,叽,叽……”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那头昆仑灵猴飞快地跑了回来,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昆仑灵猴那双水灵灵的猴眼内却是布满了惊惶之色。

而且这货自跑回来却是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苏凌以及起司,三煞,阿狸还有花花。

昆仑灵猴只是焦急地冲到黑水潭的边上,然后跳到一块黑色的石条上然后向着黑水潭内大声叫了起来:“啾,啾,啾……”

昆仑灵猴的声音焦燥而不安。

苏凌还有四兽一个个颇有些奇怪的看着昆仑灵猴。

很快苏凌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明白了只怕这黑水潭内住着什么灵兽吧?

真是没有想到现在的世界灵气已经薄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自从自己进入到昆仑山内,居然先是遇到了昆仑灵猴,接着又是这黑水潭内的家伙,只是不知道这里面住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

黑水潭那平静的水面很快便波动了起来,那水波荡漾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很快那黑色的潭水便已经漫过了潭边黑色的条石,昆仑灵猴也是“叽”地叫了一声,然后尾巴一摆便跳到了远处。

水波那越来越大,而且那水浪居然一波高过一波,层层叠叠的水浪滚滚翻起着,终于当那水浪达到最高点的时候,苏凌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水浪的中间有着一头长条状的兽兽。

“吱,吱,吱……”花花突然间叫了两声,然后四爪并用迅速地跳到苏凌的肩膀上,并且居然还小心地将自己的身子缩入到了苏凌的长发中,只露出两个小鼠眼看着那黑水潭。

起司,三煞,阿狸三个家伙却是直接闪身挡在苏凌的身前,瞪着三双兽眼眨也不眨一下地死死盯着那黑水潭。

黑色的重重水浪中很快地便有一道直接冲天而起,就如同是一道黑色的水柱一般直直地向着天际冲去,而在那黑色的水柱中苏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道雄壮而优雅的身形。

当下苏凌的目光闪了闪,虽然隔着水柱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她的双眸却是微微一亮,那里面难道是一头龙不成?

不得不说到目前来说苏凌对于龙的形象只来自于z国的神话传说,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活着的龙,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昆仑之行居然会遇到一头龙。

很快那黑色的水柱内黑色的水滴不断地激打而落,那水滴打在人的身上生疼,打在周围的树叶上发出一阵剧烈的沙沙声,而黑色水柱内的巨大存在在这个时候也终于露出了他的真容。

这,这,这……

苏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黑色的巨兽,而巨兽那两个堪比灯笼一般的两个兽瞳也同样是眨也不眨地直盯着苏凌。

一人一兽居然就这样大眼瞪小眼起来。

这不是龙!

苏凌在心底里暗暗在思忖着,这个家伙虽然与龙长得极为相似,但是却绝对不可能是龙,因为龙的角上是分叉的,可是这个家伙的脑袋上却只是生着两个如同刚刚冒出来的小树芽一般的两个不大的鼓包,而且这货通身居然没有龙应有的鳞片,他的整个儿身体都是光滑无比,肚子下面只有四个巨大的爪子,但是在这四个爪子中间却是也有着一个大大的鼓包,与其头上的两个鼓包一样似乎都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拱出来一般。

“咴!”一人一兽对视了良久,那兽却是突然间眼底里掠过一抹惊慌之意,然后硕大的尾巴直接一拍黑水潭,身子一弓居然便已经调转自己的大头再次钻到黑水潭里。

“我知道了,你不是龙,你是蛟!”苏凌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断定这货应该是一头蛟。

可是苏凌不说话还说,她这么一说话,这头黑蛟的身体居然很明显就是一哆嗦,然后这货的动作居然又快了几分。

起司,三煞,阿狸,花花四个小家伙吃惊地看着对面的大家伙,那个大家伙正在害怕,他们看出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对面的大家伙的胆子居然与体积是成反比的。

一时之间四兽却是面面相觑,倒是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了。

“啾,啾,啾,啾……”昆仑灵猴这个时候急促了叫了几声,然后又跳到了黑水潭边上,尽量让自己跳得高高的,然后对着黑蛟一手舞足蹈的一顿比划,看得出来昆仑灵猴与这头黑蛟应该是老熟人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头胆子小小的黑蛟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一门心思只想着回到黑水潭里去,根本就没有时间与心情去看昆仑灵猴了。

可是就在他的大脑袋刚刚没入到黑水潭里的时候,这货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儿呢,却是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潜不下去了。

没办法这货的脑袋倒是进入到水里去了,可是尾巴还有大半截身子却都依就是露在外面呢,而现在他的大尾巴却是被苏凌还有几兽同时拉住了。

“咴,咴,咴……”黑蛟硕大的蛟目中流露出几抹害怕的神色,他拼命了摇摆着自己的尾巴,想要把那些抓住自己尾巴的存在给甩掉,可是甩了几下之后不但没有把对方甩掉,黑蛟居然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身子居然被生生地被人向着水面外拉去。

恐惧的感觉已经布满了黑蛟的通身上下,他的脑子里现在所能想到都是种种可怕的事儿,要知道他现在已经在体几凝聚出了妖丹了,人类当中修炼的人很喜欢做出杀兽取丹的事情,刚才那个女人是不是也想要杀了自己取出自己的妖丹呢?

越是这么想着,黑蛟越是觉得自己的心底里真的是已经变得拔凉拔凉的了。

随着他的大脑袋也渐渐地被拉出了水面,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吱,吱,吱,吱!”昆仑灵猴跳到黑蛟的头顶上一边跳着一边叫着,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朋友虽然身体雄壮威武,但是他的胆子却绝对会比老鼠还要更小几分,唉真是可惜了这货的大个子了。

听着昆仑灵猴那一声一声的叫声,黑蛟的眼皮在不断地抖动着,他是真的不想睁开眼睛,他能说他晕血吗?他能说他一看到血就会晕倒吗?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黑蛟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没有传来疼感,呃,呃,呃,这是怎么回事儿?

黑蛟有些想不明白了,于是他的眼睛动了动,心里经过一阵激烈的交战后终于小心地将一只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细的缝。

好吧,他看到了,他看到了昆仑灵猴正一边叫着,一边抬起猴爪向着天空上比划着。

天空上,难道说天空上有什么不成?

黑蛟眨巴了一下眼睛,但是他却并没有抬头,他知道自己在黑水潭这里看到的天空与离开黑水潭看到的天空是不一样的,可是现在这里那些外人根本没有离开所以他只怕也没有办法悄悄地溜出去看一眼天空再回来。

“喂,大家伙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快要化龙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听的女声却是传入到了黑蛟的耳朵里。

黑蛟转动了一下自己睁开的那只眼睛,看到了说话的人正是刚才自己看到的红裙女子,于是这货的身子立马又是一哆嗦,眼睛迅速地闭上了。

“喂,你是龙啊,你不是老鼠,你的胆子怎么可以这么小呢!”起司说着却是尾巴一摆便跳到了黑蛟的眼前,然后二话不说伸出猫爪便抓住了黑蛟的眼皮然后用力地向上抬起。

而三煞与阿狸两个家伙看到了起司的举动,当下两货也都立马跳了起来,然后学着起司的样子直接去抬黑蛟的另一个眼皮去了。

“吱,吱,吱!”但是花花听到了起司刚才所说的话之后直接自苏凌的肩膀上跳到了起司的身边,然后一边叫着一边气哼哼地向着起司挥动着自己的小爪子,一脸的气愤愤,吱,吱,吱,这只黑猫根本就是在歧视老鼠,谁说老鼠胆子就一定要小,看看咱花花的胆子小吗,哪里小了,哪里小了,我堂堂的美女花花都已经以老鼠之身站在了一头黑蛟的脑袋上,这还叫胆子小吗?

可是花花的抗议声还没有结束呢,起司却是不耐烦地一挥尾巴,于是花花的身体便如同一发炮弹一般直接被扫了开来。

“啾,啾,啾……”昆仑灵猴与几兽经过之前的交流早就已经成了朋友,当下立马一个驻跑加冲刺寻正接住花花落下来的身体。

花花恨恨地咬着鼠牙,一双小小的鼠眼却是瞪得圆圆的死死盯在起司的身上,这个公猫,这个公猫,真是该死,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呢,难道这只公猫就不明白女儿家的心思吗?

终于在黑蛟的不情不愿之下他的眼皮还是被几兽给生生地抬了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黑蛟看着苏凌眼泪可就立马流下来了:“你们已经杀了我哥哥了,就不要再杀我了,呜,呜,呜,呜……”

“你哥哥?”苏凌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这个时候她的心头却是微微一动。

“是啊,是啊!~”黑蛟点了点头,虽然这货那大大的样子看起来是有些狰狞,但是这货的表情却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杀你哥哥是什么人?”苏凌继续问道。

“不知道!”黑蛟摇了摇大脑袋:“那些人的身上有一层黑雾,我根本就看不清,我哥哥马上就可以化成龙了,可是,可是……”

说着黑蛟一时之间居然悲从中来声音再次哽咽了起来。

“黑雾……”苏凌的眼睛眯了起来,她的眼神变得有些犀利了起来,接着她突然间身形一动便跳到了黑蛟的脑袋上。

黑蛟的身子一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用脚踩在他的脑袋上而且还是双脚,一时之间倒是动也不敢动一下,他还记得当年他哥哥死的时候,就是被一个人踩住了脑袋。

“黑蛟,我不杀你!”苏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真的吗?”黑蛟绝望的心里这个时候终于可以看到希望了。

“但是你从现在开始必须要听我的命令!”苏凌继续道,她现在算是看明白这头黑蛟的脾气了,这货根本就是属于一个天生的受虐型。

“好,好,好……”一听到自己的蛟命可以保住了,无论是苏凌说什么,黑蛟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的。

“现在带着我们离开你这黑水潭的范围!”苏凌道。

“好!”黑蛟一点头,然后身形一动,卷起一团水雾便向着黑水潭之外飞腾而去。

昆仑灵猴老老实实地站在黑蛟的身上,歪着一颗猴头好奇地看着苏凌,以昆仑灵猴那聪明的脑袋瓜儿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个红裙女子的与众不同。

“猴兄,以后你与这头胆小的黑蛟就跟了鬼医大人吧!”起司前腿直立而起,然后一脸哥俩好的样子抬起爪子在昆仑灵猴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灵仑灵猴的眼睛眨巴了几下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动作。

“黑蛟你抬头看看天空!”当黑蛟才刚刚载着大家离开黑水潭的范围时,苏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黑蛟有些不解地抬起了硕大的蛟头,于是黑龙啸血月便映入到他的眼帘中,当下黑蛟就怔住了,接着他的眼底里浮起了一抹水意,但是很快水意却又被怒火取代了:“哥哥,哥哥,那些人类居然敢如此对待我哥哥!”

果然……

苏凌的心头闪过一抹了然,她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天空中的黑龙啸血月的黑龙居然就是黑蛟的哥哥。

黑蛟那双黑色的蛟瞳中此时此刻已经被鲜血填充了,他的尾巴甩了甩就要向着天空冲去,他是胆子小,但是却也分什么事儿。

“黑蛟,我们先回去!”苏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可是这一次黑蛟却没有听话,或者说因为太过于愤怒的关系现在的黑蛟根本就没有听到苏凌的声音。

“啾,啾,啾……”昆仑灵猴担心地看着黑蛟也叫了起来。

苏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她看得出来,黑蛟与他的哥哥之间感情应该很深,当下她蹲下身子右手手掌紧紧地贴在黑蛟的脑袋上,然后再次道:“黑蛟,回去!”

短短的四个字,直接轰入到了黑蛟的心神之中。

“不,不,我不要回去,我能看到我哥哥现在很痛苦,他现在很痛苦……”黑蛟道:“我要去救他!”

“回去,我们一起商量如何救你哥哥!~”苏凌的声音再次轰鸣在黑蛟的心神内。

这一次苏凌的声音居然如同炸雷一般,令得黑蛟的心神都为之一震。

黑蛟不舍地抬头看了看那天空中完全由黑云形成的黑龙,然后这才重重地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蛟尾一甩便重新回到了黑水潭区域。

他并没有问苏凌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这个年纪轻轻的人类女子。

重新回到了黑水潭旁,苏凌连同几兽从黑蛟的身上跳了下来,黑蛟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盯着苏凌,现在他已经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胆小的毛病。

“你能感觉到那黑龙啸血月中你哥哥的气息?”苏凌率先开口了。

“是的,而且不只是气息,还有我可以看到在那黑云形成的黑龙里,我哥哥的灵魂正被一条粗粗的锁链紧紧地锁着,我哥哥很痛苦,他的样子很痛苦!”黑蛟道。

苏凌的心头微微一惊,要知道她可是鬼医,她本来就拥有着鬼眼,可是在那黑云龙内她可没有看到有什么黑龙的灵魂……

不只是苏凌有这种想法,一边的起司与三煞两货也是如此,他们两个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将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集中到了苏凌的身上。

因为这一点不只是苏凌没有看出来,就连起司与三煞两货也同样没有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鬼医大人,这怎么可能呢?”三煞开口道。

“是啊!”起司也跟着附喝道。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看得到我哥哥的龙魂!”黑蛟忙道,他的语气焦急无比,似乎生怕苏凌会不相信他的话一般,连连地道:“我真的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我可以发誓,如果我说的不是真话,那么就让我在化龙的时候过不了雷劫的那一关,直接就在雷劫下魂飞魄灭!”

黑蛟此话一出,起司,三煞也都不吭声,虽然两货的心底里依就是带着十二万分的不理解,可是两货却也都明白灵兽如果用雷劫这种事情来发誓,那么就说明他说得真的是实话,而且这头黑蛟只怕距离雷劫也不会太远了,毕竟一旦他头上的角还有身下的爪再长出来那便是他雷劫之时了。

苏凌的目光闪动:“应该是那些黑雾人搞的鬼!”

苏凌的声音泛着几分幽幽的寒意,仔细算算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遇到黑雾之人了,这些家伙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她不知道,但是她却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早早晚晚会揭开那些黑雾之人的真正身份。

“鬼医大人,只要你能救出我哥哥,那么我二黑愿意认你为主!”黑蛟在一边坚定地道。

苏凌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然后她的目光在黑蛟的腹下看了一眼:“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一旦可以扛过雷劫那么你可就会成为五爪金龙,而五爪金龙就算放在龙类之当也是最强的存在,你不觉得亏吗?”

“不亏!”黑蛟摇了摇头:“只要能救出哥哥,二黑无论做什么都行,就算是我这辈子都只是能当一头黑蛟都行!”

听到黑蛟二黑的话,虽然对于二黑这个名字几兽深感真是“太美”到了极点,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向着二黑竖起了大拇指。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二黑无论怎么看,大家都只觉得越看越顺眼。

苏凌心里明白只要救出黑蛟二黑的哥哥那么黑龙啸血月便会被解除的。

只有这样整个儿昆仑才会平安。

不管怎么说昆仑秘境里毕竟还有着苏氏一族在。

所以苏凌绝对不可能不管的。

步清尘很快便带着苏辰,秦墨枫到来了。

当听到苏凌把二黑哥哥的事儿说了一遍之后,步清尘的眉头也是暗暗地皱了起来。

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虽然就在一边,但是关于这种什么龙魂,什么黑龙啸血月的事情他们两个可不明白,也帮不上忙,所以两个人就在一边静静地听着。

“小凌无论你如何做,我都会支持你的!不过回来的时候轩辕夜月有句话让我带给你:昆仑崩五族灭,国运竭天下乱!”步清尘轻轻一笑,脸上的笑容云淡风轻,虽然这个事情他也知道很棘手,但是不管苏凌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就算是舍命他也会相陪的。

昆仑崩五族灭,国运竭天下乱!苏凌不由得一怔,接着她又微微的有些头疼,她这个人一向最怕的就是麻烦了,而就这句话来看这个麻烦绝对是一个极大的麻烦,而且自己还得不接下来。而轩辕夜月那个家伙虽然自己与他还不算熟,但是苏凌却知道轩辕神相所说的话不会有假的。所以现在她可以做的就是不让昆仑崩,不让五族灭!

于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救出二黑的哥哥!”

“二黑你哥哥不会叫做大黑吧?”起司好奇地问。

“嗯!”二黑点了点头,然后一扬蛟头,一脸自傲地问了一句:“怎么样,是不是我和我哥哥的名字都很拉风啊?”

一句话,无论是人还是兽的嘴角都抽动了几下,好吧,这两个名字真心是“拉风”得紧!

天空中的黑龙依就是汇聚着,那硕大的黑色龙形一点一点地凝实着,一旦当黑龙的身体彻底凝实的话,那么黑龙啸血月的威力便会达到最大的。

轩辕夜月的身子就如同一道白色的流光一般,疾风赶月一般的向着雪峰的方向赶去,他的额头上浮起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但是此时此刻他居然连抬手抹一把汗水的时间都没有了,他真的是很着急,雪峰山上的几道气息都是他所熟悉的,有轩辕雅安,有龙辰泽雨,有凤轻亦飞,凤轻子轩,苏展扬,苏沐宣!

不管怎么说,这几个人他都要救出来,这几个人可是昆仑秘境五族中颇为重要的人物。

当然了姬长发的气息轩辕夜月自然是也感觉到了,同时他还感觉到了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而且那诡异的气息与姬长发的气息距离很近。

“姬氏一族,你们果然是准备灭族了!”紧紧地握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轩辕夜月在心底里道。

而再说此时此刻的姬长发还有他身边的那个黑雾人形两个人现在倒是满脸笑意地看着冰川上的几道狂奔的身影,。

“现在可以开始了,哈哈,哈哈,哈哈!”黑雾中的男子狂笑出声,姬长发站在男子的身边也是一脸的笑意。

于是黑雾中人在得意的大笑声中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掌,于是一股诡异的力量便传到了地底之下,接着整个儿大地便发出了一声悲鸣。

黑雾中男子的眼睛便如同两道鬼火一般闪动着绿油油的光芒,从那光芒的跳动中,可以看得出来现的男子真的是很兴奋。

没错现在他就是在兴奋着,二十几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可以说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某一天自己可以拥有如此这般强大的力量,现在他拥有了力量,而且他居然可以用这种强大的力量来操人生死,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姬长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边的黑雾男子那透体而出的兴奋感,他有些不解地扭头看了一眼黑雾男子,只是可惜因为黑雾的关系,姬长发根本就看不到男子的表情。

但是以姬长发的聪明自然明白自己应该要如何拍男子的马屁:“呵呵,您真是太厉害了,竟然可以引来雪崩,要知道就算是把我们秘境五族的强者都集中到一起也没有办法引起雪崩的!”

姬长发的话当然是假的了,可是这话听在黑雾男子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受用,当下他更加的得意了。

“轰隆隆!”的巨响声如同沉睡了千万年的巨兽在这一刻苏醒过来,那声音震耳欲聋。

“不好!”

“不好!”

“雪崩开始了!”

……

苏展扬,苏沐宣,凤轻子轩,凤轻亦飞,龙辰泽雨,轩辕雅安,几个人的脚步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们的脸上要么是平静无波,要么是绝望,要么是无奈,但是这一刻他们都明白,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了,因为雪崩已经开始了!

------题外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家再解释了,才刚刚和大家承诺了尽量万更,而且尽量不会断更,胃就出问题了,直接被送去急诊,接着脚又出问题了,今年游游的身体真心不怎么样,还请大家继续就谅解,游游也不想这样的,但是有些事情由不得游游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