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2章 夫妻上阵

对决的战场就在两军阵前,为了防止有人使诈放冷箭,双方大军各退后几百米,中间留下一块平坦的腹地。

青璃坐在淳于谙的马前,夫妻二人一直紧握着手,关键时刻要到了,谁也没有言语,彼此都能体会出这种情绪。

“原来你就是淳于谙的夫人,长相马马虎虎嘛。”

梅朵从宇文鲲的马上,轻身一纵。她的手里拎着一条黑漆漆的辫子,上面有细小的倒刺,似乎淬了毒,这样的鞭子抽到身上,轻则衣衫刮破,在战场上丢大脸,重则毒沾到皮肉让人一命呜呼,就是青璃也不敢大意。

梅朵很是高傲,眼神带着不屑。

青璃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一般这种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都没有什么杀伤力,她很荣幸地再次被认为是个绣花枕头。

“确实比较马虎,就是比你强一些罢了。”

论嘴皮子功夫,青璃一向不服人,她一脸淡漠地从腰间抽出天蚕丝的软剑,随手甩了甩衣袖。感觉到另一边有人在看她,青璃转过头,对着自家夫君比划了一个手势。

“是吗,那么正好,就划花了你这张脸,看你有什么骄傲的资本!”

梅朵刚嫁进来,就听见大秦将士说大周淳于谙的夫人多么美,在一个女子面前,夸另一个女子,完全是不礼貌的,梅朵很是嫉妒,尤其听说夫君宇文鲲对莫青璃有想法,曾经把人掳到大营,她心里暗恨。

已经嫁人,梅朵不允许宇文鲲有任何的背叛,一点心思也不能有,无论是**还是思想,她要牢牢把他束缚。他喜欢莫青璃的容貌,那么她就毁掉。

“你真可悲。”

青璃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梅朵,原本冲着尼玛的面子,她对异族女子稍微有一点好感,也同情她们的遭遇。但是面前这人,实在让她喜欢不起来,心思歹毒,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倒是和土拔鼠这样的无耻小人很相配。

梅朵作为一个山寨里面的千金,受尽宠爱,哪有人敢和她这样说话,她见青璃的表情立刻心头火起,甩着鞭子,对准青璃的脸蛋,动作快狠准,一鞭子抽了下去。

一股劲风袭来,青璃皱眉,两军交战,比较正式,一般在战前都会发出一个通告,这个梅朵完全不遵守规则,直接动手,让人没有心理准备。

若是这鞭子抽下去,可不止毁容这么简单,闪躲的稍微慢一点,脑袋都要保不住。鞭子里加了内力,梅朵的功夫不低,第一招就如此狠辣,青璃起了提防之心。

就在鞭马上抽过来的时候,青璃使用轻身术和瞬移一个侧身,原地飞出去几米远,从半空中挥舞着软剑,灌注内力,俯冲下来,这一剑直奔梅朵的脖颈。

在京都的时候陪着青璃练手的都是隐卫还有鬼罗刹成员,青璃摒弃了花哨的架子,单刀直入,用最快的时间杀人。空间里的武学多注重姿势,一场打斗好比在跳舞,这样的缺点是,要耗费太多的体力。

双方交战在一处,大周士兵们远远观望,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相信少夫人定能胜利,可仍然会担心,有的士兵咬牙,有的士兵握拳,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面战场。

相比之下,大秦士兵要轻松一些,或许他们知道梅朵的身份,有万全把握,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偶尔还要大喊几句起哄。

大秦士兵真是没一句好话,有些人甚至让梅朵快点用鞭子把青璃衣衫抽破,他们也想看看白嫩的皮肤,万一能看到点隐秘部位,他们可是赚到了。好好的一个美人,就这样死在战场上,真可惜。

青璃冰冷一笑,到底死的是谁还不一定呢!开始的时候,她没有着急进攻,而是一直以防守的姿态,目的是掌握梅朵的套路。异族的确有自己的一套,功法诡异,身形极快,梅朵小小年纪能掌握到这个地步也确实有轻狂的资本。

“哈哈,莫青璃,不如你投降,这样姑奶奶没准心情好,放你一条生路!”

梅朵虽然如是说,内心却不如嘴上轻松,开始几招她为了速战速决,使出了看家本领,鞭子舞得上下翻飞,密不透风,而莫青璃竟然能躲过,并且没有丝毫狼狈,她内心狐疑。

“我姑奶奶心情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因为她死了好久了。”

青璃摇摇头,眯了眯眼,左躲右闪,这个梅朵攻击越来越快,也在试探她的底。两人正面冲突,软剑不占便宜,多次被梅朵的鞭子缠上。不过好处就是这是一把软剑,不灌注内力之时,就是一根柔韧的丝带,可以反向缠住鞭子。

“哈哈哈,是吗,那么你就下去陪着她吧!”

说了半天,被青璃绕到圈子里,梅朵终于忍无可忍,再次加紧进攻,而青璃慢慢适应了快节奏,身子灵活地在梅朵周围穿梭,顺便默念,“收,收!”

“主人,她的口袋里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毒药!”

空间里,羽幽和小灵一起,正从荷包里翻找所谓的金蚕蛊,它们也是听说,没有见过。荷包里多半是粉末之类的东西,羽幽放在鼻子下闻闻,有烈性毒药,迷药,春药,其中春药是迷情粉。

迷情粉用迷情花的花瓣研磨,其中经过七七七四十九道工序,这种春药药性霸道,既然称为“迷情粉”自然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中此药的人会出现幻觉,**时,会把行房的另一半想象成心仪之人。

这种花比较稀少,很难养活,所以炼制出来的迷情粉格外珍贵,空间里的收藏很少,以前青璃整治人的时候想要用,羽幽心疼得没有给。

“没有金蚕蛊?”

青璃稍微闪了闪神,就在这时,梅朵的鞭子再次到了她的眼前。她只好用不雅的姿势原地滚了几圈,躲过紧追不舍的鞭子。梅朵的身上,衣袖里,只有一些荷包和香囊,连压裙角的玉坠都被她顺到了手里,竟然没发现金蚕蛊,怎么可能!

“主人,会不会是你估算错误?”

那种蛊虫那么珍贵,会为了一个男子拿出来?羽幽表示怀疑。

“绝对不会估算错误。”

青璃咬咬牙,仍然坚持。她之所以肯定不是因为梅朵,而是宇文鲲。这个小人绝对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娶异族的女子,和上门女婿无异,他一个将军,没点好处怎么会做这样丢人的事!

对面不远处,淳于谙和宇文鲲已经交战在一起。二人骑马,手上都用长枪,彼此之间你来我往,中规中矩,是两军将领打斗的主要套路。

马上作战没有陆地作战灵活,比较考验人的应变能力,双方的招式差不多,就要比力量,控马术等等,受多方面条件制约,可以说,这对淳于谙这种功夫好的人并没有太多的优势。

宇文鲲多年作战经验丰富,人个子小,而且灵活,只要淳于谙的长枪一到,他立刻趴在马背上,这就是个子小的好处,作战时,可以与马融为一体。

“淳于谙,本将军有一事不明。”

宇文鲲时而防守,时而进攻,十分专注,根本不给那边梅朵一个眼色。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女子,只要能把金蚕蛊弄到手,梅朵死活与他无关。要他说,死了更好,他省力气,不然摆脱这种难缠的女子还要下一番功夫。

“何事?”

淳于谙扬起长枪,策马在后面追宇文鲲,长枪对着宇文鲲的屁股狠狠扎下去。二人开始交战,他并没有加快攻势,主要是担心自家娘子青璃,必须要得到她给的信号才安心。

上战场之前,二人已经约定过,若是她那边有了重大收获,会燃放一支信号弹,用这种方式提醒他,可放手一搏。

“你知道本将军从来不打没有准备之仗,为何要应战?”

宇文鲲黑豆的小眼睛带着戏谑,他的意思很明显,这次决战也会使诈,淳于谙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却毫无犹疑地答应下来,难道就是为了所谓的面子?

他早就知道淳于谙外表冷漠,骨子里心高气傲,他这才带人去城门底下骂战,就是为扩大影响,淳于谙那种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退缩做了乌龟,哈哈!

可面子有屁用?这次淳于谙应该就死在了这张脸皮上。宇文鲲这么想,内心就无法抑制住兴奋之情。

“因为你和宫里的老嬷嬷一样,太烦了。”

淳于谙一身黑色的盔甲,眼眸深深,每个动作都带着强大的杀气,如君临天下的王者,三块豆腐一样的宇文鲲在马上就矮了一截,两个人气场相差悬殊。

“淳于谙,你什么意思?”

宇文鲲想到很多理由,却没有想到淳于谙会如此回答,他面容抽搐个不停,面皮抖动,什么叫和宫里的老嬷嬷一样?他不过去城门下骂战几次,试图用激将法,这是两军对战的手段!

淳于谙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形容词,以前自家娘子经常抱怨,在京都时候每日早起去天风书院,有一个宫里的老嬷嬷,唠唠叨叨,让人无比反感。所以宇文鲲问话的时候,他想了几秒钟,就出现这个比喻。

“字面意思。”

淳于谙不喜多言,在战场上也是一样,不过他突然发现,气宇文鲲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三言两语就让对方抓狂,乱了阵脚。

这边,青璃和梅朵还在打斗,她在雪地上打滚之后,雪花进入到脖子里,突然融化,让她打了一个哆嗦。场面的形势在控制之中,但是一切并不乐观,原因是她没找到金蚕蛊在哪里。

“主人,不能拖延,这样没好处!”

小灵在空间里观察,对着青璃道,“这个异族妖女正在向着淳于魔头方向接近,所以一定要快啊主人!”

“我知道,你闭嘴!”

青璃用意念回了一句,立刻屏蔽空间,两只灵兽太聒噪,让她分心。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烦躁,要镇定,再镇定。

从北边来了一块乌云,正好飘到战场的上方,冷风吹过,夹杂大量泥沙,关外的天气总是这样恶劣。青璃在头上罩着一层轻纱,她纵身一跃,跳到前方,拦住梅朵的去路。

“作为女子来说,你的功夫还不错,只可惜,命不长。”

梅朵似笑非笑地看了青璃一眼,莫非对方得知她有金蚕蛊?这可是异族里面的隐秘,但对方有门路,知道也不奇怪。二人战在一处,这么久也没分出胜负,一直都是她在进攻,梅朵判断,青璃的功夫高于她。

“真是巧合,这话我刚想对你说。”

青璃决定不再废话,耽误太久时间,这边,如果她不能胜出,会影响夫君淳于谙,他说过,要保护她,他怕提前解决了宇文鲲,梅朵会对她下手。

“过来尝尝我的剑法吧,哈哈!”

之前二人隔着一段距离打斗,这次青璃主动上前,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弱点,软剑灌注内力之后,紧贴着梅朵的面门飞出去,她的招数一变,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梅朵心惊,瞬间明白了青璃意图,她从脖子上摸出来一个口哨,吹了一声,给宇文鲲一个暗示。她过不去没有关系,可以让夫君把人引过来。

原来还有存货啊。青璃根本不给她这个时间,趁着梅朵吹哨子的刹那,软剑贴着她的胳膊划了过去,只能“扑哧”一声,梅朵的胳膊从小臂以下断裂,滚落在远处的雪地上。

“啊!”

梅朵双目崩裂,惨叫一声,没想到青璃是如此之快,快到只是一个眨眼,快到她反应不过来,只感觉到断臂处钻心地疼着。

“好样的,少夫人好样的!”

大周士兵们把锣鼓敲得震天,众人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刚才看到少夫人滚在雪地里十分狼狈,他们真真是捏了一把汗,心都在嗓子眼,差点跳出来了!

“你让我失去一只胳膊,我就让你死!”

梅朵被激怒,她的脸色从青白变成了一种不正常的黑色,就如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她的满脑子里都是杀人,半截胳膊,那是她的,异族不能忍受一个缺胳膊少腿的人做下一任首领,她的未来全完了!

“去死吧,贱人!”

理智被怒火所代替,梅朵单手挥舞着鞭子,用尽全身一切力量,她眼眶突出,双眼都是红丝,只有一个念头,让青璃死!

这边,宇文鲲见到事态不好,娶了这么个心狠的异族女子,就等着得到帮助,谁知道,青璃激怒了她,这人该不会忘记约定吧?不用金蚕蛊,他用什么胜过淳于谙?

宇文鲲眼神闪了闪,在和淳于谙马匹擦肩而过的时候,卑鄙地撒了毒药粉。他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实际淳于谙早就看在眼里,他故意表现出中毒的模样,喷出一口血来。

血也是假的,青璃给的一个小药丸,只要咬碎,就变成血一样的颜色从嘴角流出来。

“哈哈哈,淳于谙,你中毒了,活不了多久!”

宇文鲲小人得志地仰天狂笑,虽然离得远,大秦士兵看得很清楚,立刻拍马屁助威,“上将军,快快杀了淳于谙,我们要大周的粮草!”

“上将军威武!”

大秦士兵人声鼎沸,不停敲战鼓,一些士兵挑衅大周,正在大声地叫骂。

淳于谙用手抹了抹嘴角,身子晃了晃,就要从马上跌落,这边大周士兵们双手握拳,等待副将的军令,一声令下,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解救少将军,杀死宇文鲲这等无耻小人!

青璃正在应付梅朵疯狂的攻击,她在等金蚕蛊,无法分心去看那边情况,但是她心里清楚,应该是己方将计就计。

无论怎么进攻,对方仍旧柔韧有余,梅朵明白,她不是青璃的对手,既然如此,只能运用最后的杀手锏一击致命,那是异族最珍贵的宝贝,金蚕蛊!

梅朵突然退后几步,停止了攻击,她的脸色从刚才的青黑,又慢慢地变得正常,她缓缓张开嘴,运送一口气,瞬间,一个金黑色的甲壳小虫,从她的口里飞出。

原来是藏在了这种地方,难怪翻遍身上都找不到呢!青璃对虫子敏感,尤其见这玩意竟然是从嘴里出来,立刻一身鸡皮疙瘩,她不退反进,快速地接近金蚕蛊,把它收到空间中。

“既然这样,我就行行好,送你去死吧!”

无论怎样,和异族之间的梁子是结下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送人见阎王,这个梅朵和宇文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梅朵在闭眼睛瞬间,眼里是带着笑的,她死了,莫青璃将一辈子受金蚕蛊的掌控,生不如死的活着!

也就是几息之间,场面扭转,梅朵一死,淳于谙更没有了顾虑,快速直起腰身,在宇文鲲不可置信地眼光中,拔下身后的弓,上弦,开弓,放箭,动作完美无缺!

速度太快,箭夹带着劲风,直奔宇文鲲的前胸,他来不及闪躲,只好弯下腰,那根箭矣中途却变换了一个方向,对着他的肩膀刺穿。

“兄弟们,冲啊!快点把上将军救回来!”

大秦将士兵们早就做好准备,由宇文鲲手下副将指挥,先锋队伍策马狂奔,边骑马,边对着淳于谙和青璃射箭,青璃不退反进,给大周士兵们发送迎敌的指示,追着宇文鲲的马,补了一刀。这样,就算宇文鲲不死,也成了彻头彻尾的残废。

一场对决,机关算尽,反倒赔上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

双方士兵厮杀在一处,大周士兵旗开得胜,士气高涨,杀敌勇猛,完全克服了身体上的因素,而大秦士兵心有余而力不足,又缺了主帅指挥,且战且退。

战场上,无数的士兵倒下去,又有新人补上,残肢断臂,血流成河,青璃对战梅朵浪费太多体力,打得并不轻松,她回到城墙上,观看两军厮杀。

一直等到西边残阳如血,日头偏西,这场战争才伴着大秦溃败而终止。即便是这样,己方仍旧有不少将领牺牲在关外的这片土地上。

青璃并不激动,相反的,还是有些复杂,她渴望永远没有战争,过宁静的日子,却也明白,现在没有那种条件,厮杀成了唯一的途径。

“走吧,我们回家。”

淳于谙换了一身衣裳,他晓得自家娘子不喜欢血腥气。战场的打扫和战后一切交给军中将领。他只想牵着她的手,回到那个充满温馨的小院。

“恩,回家。”

青璃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淳于谙的大手,上面温暖的热度,融化她被雪包裹的冰冷的内心,无论怎样,二人还在一起。

夕阳西下,远处是一片无尽的红,就好比战场上的鲜血一般。太阳最后一丝余韵终将散去,而最后,将进入黑暗里。

夫妻二人回家的脚步很轻,有默契地,谁也不提在战场的事。二人一起做晚膳,淳于谙切肉,炒菜,青璃淘米,用泡发的海参条做了一个凉菜。

小院宁静,烟囱上冒着炊烟,带着淡淡地烟火味道,偶尔能听到隔壁家里孩子的欢笑。听说,婶子家的男人从外地做工回来,正是一家四口团聚的时候。

腊月里,人们就不会出远门了,而是安心在家里猫冬,采买年货,有钱没钱,都要过一个好年。

天终于黑了下来,屋子里点燃了油灯。晚膳之后,淳于谙和青璃围坐在火炉旁边,青璃闹着让淳于谙帮忙一起烤红薯。

淳于谙会烤鸡,对烤红薯没有什么经验,第一次烤糊了,外皮黑漆漆地。去掉外皮,里面还好,他负责剥皮,青璃吃了两个红薯,情绪渐渐地好转。

“等天下大定,说什么也不要在北地呆着,我们去外海走走吧!”

青璃托着腮,眨眨眼,一脸天真地看着自家夫君。外海对很多大周百姓来说,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很多人不知道有那里存在,他们一辈子生活在村里,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很多莫家村的族人都是如此。

自家去外海的船只,也该归来了,青璃在等信件,还有种子,她对那些新奇的水果蔬菜很有兴趣,以后空间里开发出果园,就算不为了换银子,自己留着享受也好。

“好。”

淳于谙把青璃搂在怀里,用手一下一下抚摸她的乌发,认真地点头。他不是随便答应,而会记在心底,对他来说,这是一句承诺。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而且不远了。”

淳于谙搂抱着青璃,轻声地安慰。每次战事之后,自家娘子都要低落一段日子。她还是没有习惯这种血腥的厮杀。有时候淳于谙忍不住想,她嫁给自己,到底是不是害了她。可他是个自私的人,她只能嫁给他,只能二人牵手一辈子。

“恩。”

青璃回答得很轻很轻,在他的怀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太累了,很快睡了过去。而淳于谙就用这个的姿势,一动不动,搂抱了她一夜。

腊月初九,青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在炕上躺着,炕上温热的,身边没有淳于谙的影子。她拍拍脑袋,回忆了一下,昨天和梅朵对战的时候精神力消耗过度,所以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日上三竿,青璃打了一个呵欠。这才从炕上下来洗漱。淳于魔头不善言辞,做事很细心,要是把她放在床上,起来一定会冷的。

早膳已经被摆在了外间,有她喜欢的红枣小米粥,桂花小卷,几样小拌菜,其中一道炝拌土豆丝是,刀工十分了得,几乎每根土豆丝之间都成了透明的,万一以后丢了官,还可以培养一下厨艺,让淳于魔头去做个伙夫,夫妻二人合伙开家黑店。

匆忙用过早膳,青璃在院子里活动一番,隔着篱笆,邻居院子的婶子正在劈柴,见到青璃一脸笑的模样,说自家男人从外地回来,带了什么东西,有一样青团子很好吃,家里的小娃念着她,特地给她留了一包。

盛情难却,青璃收下青团子,又递过去一包糕饼。家里最是不缺这些东西,空间里做了很多,还在库房放着,她觉得自己都可以开一个糕饼铺子了。

所谓的青团子,外皮是青色,糯米做的,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馅料,青璃尝了一个,里面是红豆沙的,吃起来很劲道,味道挺不错。

北边的东西普遍不是那么精致,糯米做的又深受百姓喜欢,只有年糕,平时奢侈一些的人家,把年糕炸得金黄,裹上糖霜,给家里的小娃们吃。

进了腊月,这些人家也不如从前一样抠省,节约了一年,省下的铜板会毫不吝啬地花出去,这时候好像都是这样的消费观念,以前在村里,族人就说过,过年就是补一年中缺失的油水。

淳于谙不在,青璃把家里拾掇一番,这才锁好小院的门,在路上叫了一辆马车,直奔薛府,她要找夏荷聊聊,顺便说下昨日的战事。

青璃刚到,就发现薛府气氛不对,才三岁的小娃小天儿一个人坐在正院门口哭,丫鬟婆子连个人影也见不到,很是反常。这娃平日很乖巧,被人掳走都没哭没闹的。

“小天儿,告诉姨姨,你娘呢?”

青璃把小天抱进怀里,捏捏他白胖胖的包子脸,用帕子给他擦眼泪,又解下荷包,里面有一些糖果,她用这些哄着小娃,“别哭别哭,我们小天儿最乖。”

“我娘流血了,会死,呜呜!”

小天还是一个小娃,不太懂事,话也说不明白,大体意思是夏荷受了伤。

青璃把小娃抱到内室,又哄了一会儿,这时才有丫鬟婆子慌忙进院子,见到青璃如见到救星一般,“莫夫人,可不好了,我们夫人正在被老夫人毒打呢!可得想想办法啊!”

“毒打?”

薛谦的娘一直卧病,都靠夏荷照料,多年的付出,因为薛蓉这一件事上,全部归零不说,得到还是怨恨,恐怕是在夏荷身上发泄怨气。

这一点,青璃十分不认同。诚然,薛蓉不是坏人,或许是个可怜的,有梦想的小女子,对爱情有憧憬,可不代表她能做出那种事来。未成亲就和那位将领生米煮成熟饭,这一切的苦果只能自己承担。

青璃闻言立刻镇定下来,她让丫鬟婆子先看好小天儿。薛府上下忙乱,她一个客人来,正院无人接待,实属疏忽。薛家没什么根基,从丫鬟婆子上的态度就看出来了。

这边,夏荷正在跪着,她一脸淡漠,腰板挺直,已经有一夜了,从昨日折磨到现在,她找人送信,薛谦在做战后收尾,根本腾不出工夫,她只有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都是你,你这个扫把星,你嫁到我们薛家之后就没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个大周的探子!”

薛老夫人头发花白,满脸褶子,皱纹已经垂到了脸颊上,垂着眼角,一副刻薄相。她强忍着在婆子的服侍下坐起身,喝了一口茶水,继续骂道,“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认为你是个好儿媳,结果却害死了我的心肝!”

“蓉儿啊,娘对不起你啊,给你找了这起子黑心的大嫂,才让你走上不归路!你等着,娘这就去陪你了!”

屋内,薛老夫人大嗓门干嚎,还要试图撞墙,丫鬟婆子忙上前劝说,“老夫人,消消气,节哀啊,这事也不能怪夫人!”“不怪她怪谁?是谁大开城门迎接大周军队的!”

薛老夫人卧病在床,可她不傻,总有传小话的人,传到她的耳朵里,她自己一琢磨,立刻明白过来。

“娘,薛蓉不是媳妇害死的。”

夏荷可以忍受婆婆哭闹,因为痛失爱女的心情她理解,但不代表可以往她身上泼脏水,什么叫她害死的,她做了什么?

“不是你是谁?贱人!”

青璃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越听越不像样,但是她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别人家的家事。这点让她很是犹豫,直到茶碗撞击到地面的清脆的声音响起,她终于叹口气,走了进去。

“薛老夫人。”

青璃表现的比较礼貌。有丫鬟婆子主动介绍青璃的身份,那薛老夫人别看这么对待夏荷,因为是自己儿媳,随便磋磨,但是青璃身份不一般,她儿子薛谦在淳于少将军手下,所以她换上一副慈爱的表情。

原来就是小门小户人家的老太太,也学会了客套,拉着青璃话里话外都在指责自己的儿媳夏荷,青璃忍了一会儿,立刻施展了一个眩晕术,让这个讨人厌的老太太睡过去。

“荷姐姐,你没事吧!”

难怪小天儿哭成那个样子,夏荷一边脸颊红肿,嘴角还有血迹,额头上滴着血,她跪了一夜,根本站不起来,青璃找了一个有力气的婆子,背着人回到正院。

“你怎么就忍着了,应该找个借口出府。”

回到正院,夏荷裤脚被丫鬟婆子撩起来,上面青了一片,看起来有些恐怖,还有细密地伤痕,青璃让人打热水擦洗,又指挥婆子帮着按摩活血。

“她毕竟是我婆婆,只能受着,这不就是所谓的孝道。”

夏荷垂着眼睛,忍住眼泪。除了身份之外,她自认没有一点对不起薛家的地方,而且最后她走出那一步也是因为没有选择,宇文鲲要是带着圣旨回来,抄家灭门,自家怎么躲得过。

关于这点,青璃沉默了,她没遇见这样的事,也不好乱出主意。她想起自己的奶奶李氏,以前也是被恶婆婆苛责,后来落得一身病,不到五十岁便下不了炕,每日里都在忍受痛苦。

“罢了,不提这个,我会好好处理。”

夏荷让丫鬟婆子给青璃倒水,轻描淡写就把话题带了过去。

茶碗里有一朵好看的茉莉花,随着白雾传来淡雅的香气。青璃嗅了嗅花香和茶香,轻轻地抿了一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世人总是把家丑遮掩的很好,让人看不到罢了。

“你是说,你杀了梅朵?”

夏荷从刚才的忧愁之中走出,抓住青璃的衣袖,再次确认地道,“你真的杀了她?”

“千真万确,不得不杀。”

青璃坚定地点点头,当时那种情况,必须杀掉,梅朵嫁给宇文鲲,夫妻二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她如果不杀梅朵,后患无穷,当然她知道,杀了一样问题多多。

“这可如何是好?”

夏荷一脸焦急之色,瞬间把自己那点事是忘记了干净,她这边都是婆媳内部矛盾,不能把她怎么样。可是青璃面临的问题,是整个异族的疯狂报复!

“走到这一步,就要面对,我不怕。”

因为梅朵身后有一个神秘的异族,青璃就应该对她手下留情?这不可能,别说一个小小的异族,就是面对大秦,还有其余北部小国的联合她也不怕,要战便战!又不是她挑起来的!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两个就杀一对!别以为她好欺负!仁慈是对大周的士兵,而不是那些血腥而蛮横的蛮人!

“当时那种情况,确实没选择。”

夏荷眉头轻皱,异族她了解的不多,但是在大秦也有几个年头,时常听人说起,那可是大秦皇上都要忌惮的存在,这样杀了寨主的女儿梅朵,也就是等于向异族宣战。“有选择,我也会杀了她。”

青璃淡淡一笑,悬着手腕晃动着茶杯,里面的茉莉花被茶水浸泡,又成了怒放的模样,看起来赏心悦目。那种歹毒女子,上来就要划花她的脸,就凭这一点,梅朵就应该死!

对于杀敌这件事,青璃从来没有犹豫,因为她和淳于谙一样,心里有一个梦想,一个关于天下大定的梦想!她不是为了救百姓于水火,只为自己和家人可以活得安逸。

天下大定,四叔可以不用在边关一直驻守,公公淳于老将军能退下来,而自家夫君淳于谙会和她一起,二人游山玩水,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大周可爱的士兵们也不用有太多的死伤,不会和亲人在一夜之间天人永隔。

夏荷佩服青璃的勇气,或许她自己做不到吧,她总是瞻前顾后,犹犹豫豫,性格所致,而青璃,当年在去京都的路上,已经把未来的路铺垫好,如今做事越发果决,更胜当年。

“说吧,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夏荷用帕子点点眼角,说得很是爽快。但凡能帮助的地方,她会尽自己最大努力。

“荷姐姐,还是你了解我。其实,我想知道更多异族的消息。”

昨天杀了梅朵之后,青璃就把小灵从空间赶出去,让它去打听消息。从梅朵身上可以看出,异族很团结,是个疯狂的民族,这次,或许又要上演不死不休的戏码,可她无半分退缩,相反心里竟然多了期待。

“三日之内,给你消息。璃妹妹,做好心理准备,他们的金蚕蛊可不只有一只。”

夏荷尽量放松了面色,她怕涨敌人志气灭青璃威风,只是稍微强调了一下。

青璃点点头,那只叫金蚕蛊的小虫子正在空间里,小白狐羽幽研究,目前有了进展,得知这是一种用人血,和几样毒药喂大的东西。

关于解蛊,主要是解上面的毒药,因为成分多,比较复杂,只要解毒,这只虫子从体内引导出来非常简单。

如青璃预料得一样,梅朵的死给异族带来重大的打击,新婚几日便惨死战场,还是被一个弱女子斩杀,这个消息足以让整个异族震惊,并且达到崩溃的边缘。

寨主把女儿梅朵嫁给宇文鲲,也是存了心思的,他想借助这个跳板控制住宇文鲲,虽然这样并不遵守异族的组训,不参与和大秦的争斗,可是常年以来异族人没有地位,生活与世隔绝,他已经受够了!试图利用这次联姻来扭转异族的未来,所有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梅朵身上。

他已经下了命令,召回所有在外面的异族,准备带着全部人加入大秦,一定要诛杀淳于谙和莫青璃,以告慰梅朵在天之灵。

------题外话------

已经万更,下午要坐火车就不二更了,等明天继续爆发,美人们么么哒(* ̄3)(e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