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371】,幽暗轩辕夜月,曼陀罗华

随着一阵直升飞机引擎的声音响了起来,一直寂静得只有虫啼鸟鸣的昆仑山却是终于不再平静了。

走下直升机的几个人正是苏凌,苏辰,秦墨枫与步清尘。

“呵呵,这一次可以这么快就到昆仑山还真得好好谢谢苏辰哥与墨枫哥!”苏凌笑眯眯地道。

要知道他们这一路是直接从f国坐秦家的私人飞机飞到距离昆仑山脉最近的海市机场,然后苏辰又动用了一下自己军方的关系,搞来一架直升飞机直接将他们四个人送到昆仑山脉的腹地。

这样一来他们倒是省去了不少的时间。

只不过直升飞机才刚刚飞走,随着前面不远处的树林里却是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很轻,而且还很有节奏感,听起来就好像是有人正踩着林间的落叶向他们走过来。

“是人还是野兽?”秦墨枫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一只右手已经摸向了腰间,同样的站在秦墨枫身边的苏辰也做着相同的动作。

“是人!”步清尘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苏凌微微一笑:“嗯,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很明显他是冲着我们来的!”

听到这话秦墨枫与苏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底里浮起了疑惑之意,要知道他们来到昆仑山那也是因为苏凌的临时起意而为之,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才对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穿着月白色衣衫的年轻男子却走了出来。

一头乌黑而柔软的短发伏贴在趴在头上,一张英帅的脸孔带着几分久不见阳光的苍白,男子的眉眼极美,一双水墨画般的眸子里闪动着夺目的星光,那眼角的尾线拖拽出清新的墨线,然后婉转而下落于一点的红痣。

红润的嘴唇却如同他脚边的红花般艳丽,其上似乎波光敛艳,再加上那勾勒而出的浅浅淡笑,温和、自若而又优雅万分,似是鸿羽飘落,似是自前世飘乎而至。

不得不说这是一张美丽的脸孔,带着一种雌雄莫辨的美丽,这种美丽就如同一道清新的阳光直接照入到人的心底。

男子的身材略显单薄,他静静地走着,脚步很轻踩在落叶上但是却偏偏给人一种他是踩在云端的感觉。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干净,就好像是雨后的晴空,就好像是秋日的朝阳,就好像是那出云的朗月。

苏凌,苏辰,秦墨枫,步清尘四个人的脸上同时掠过一抹惊艳,不得不说这个男子绝对无愧于美男这个称呼,一时之间苏凌都想要问一声天使会有这个男人美丽吗?

而随着男子一步一步地走近,苏凌的目光却是定格在了他的眉心,之前许是因为距离有些远,而现在她却是看清楚了,在男人的眉心处赫赫然居然有着一轮黑色的月亮。

就连步清尘那双没有任何焦距的眸子在这一刻也一样那顿在男子的眉心,然后他的眼底里却是涌动出一抹苍白的茫然。

男子在距离四个人五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他眨动了一下眸子,目光却是只看着苏凌一个人:“苏凌你好,我是轩辕夜月很高兴终于等到了你!”

夜月,夜晚的月亮,夜晚是为黑暗,夜月应该也可以理解为黑色的月亮。

苏凌微微一笑:“我是苏凌,你等我?”

“是的,我去过青凌会所找你,那个时候你去了r国,我也是在前几天占星的时候发现你最近会来昆仑秘境所以便来这里等你。”轩辕夜月答道。

“等我做什么?”苏凌再次问道。

“为了轩辕一族!”轩辕夜月给出来的答案也许并不是苏凌想要听到的答案,但是苏凌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这种时候苏辰,秦墨枫两个人自然不会说话,对于苏凌这个妹妹,他们也觉得有些神秘,这个妹妹似乎与他们不一样,或者说与他们所有的家人还有亲人都不一样,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也许不是她不说,有些可能就连苏凌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无论是苏家还是秦家的人都没有开口询问过。

因为他们只要知道苏凌是他们的亲人,是他们的家人便可以了,便已经足够。

步清尘的眉尖微蹙,他的脸上的表情渐渐恢复了自然,轩辕夜月,他这一世姓的居然是轩辕吗,幽暗出现了,那么圣光呢,还会远吗?

一阵风吹过,不远处一片草叶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当下叶片的露珠轻轻滚动了一下虽然滚到了草叶的边缘处,但是却终于还是没有掉落而下。

苏凌含笑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而轩辕夜月也是一脸坦然地看着面前绝美的女子,轻轻地抿着唇,他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你衣服上绣的是什么花?”苏凌突然间问道。

似乎没有想到苏凌会问这个问题,轩辕夜月微微一怔,然后低眉看向自己那袖口处用银色丝线绣着的一朵小小的花朵,其花形尤如一只张开的手掌。

“这是曼陀罗华!”轩辕夜月回答道。

“哦,曼陀罗华。”苏凌的目光微闪,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朵银色的曼珠罗华她只是觉得无比的熟悉,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跳动着一些残破的画面,那里面就有着无数白色的曼陀罗华,而同样的居然还有着大片大片与之极为相似的大红花朵,那是什么,那是什么花朵?

苏凌在心底里不断地呐喊着,可是此时此刻就算她想破头却也想不起来。

一阵异常强烈的头痛突然间袭了过来,苏凌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那两道黛眉紧紧地皱了起来,一张俏脸在这一刻也迅速地苍白着。

“小凌!”步清尘紧张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他又迅速地斜跨一步在苏凌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的时候将她的身子拥住,低沉而温暖的声音同时传进苏凌的耳朵里:“亡灵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亡灵每走一步就会盛开一片曼陀罗华。”

只是就在他声音落下的时候苏凌却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步清尘最后的话她到底有没有听到。

步清尘那没有任何焦距的眸子里闪动着焦急与不安,他可以深深地感觉到现在的苏凌其实颇有些不安,手掌轻轻地抚过女子乌黑如云的秀发,但是突然间他的心却是如同被烫了一般的疼痛起来,苏凌的长发居然有几根已经再次变成了银白色。

“唔”就在苏凌头上的银丝正欲迅速的漫延时,步清尘却是突然间一口鲜血喷出,虽然他及时地用手掩住了嘴唇,可是还有几滴鲜血滴落到了苏凌银色的发丝上,如玉的脸孔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凌头上的银丝却是停止了漫延的趋势,接着却是一寸寸地渐渐变回了原来的黑色。

滴落在脸上的几滴鲜血却是沿着她雪白,光洁的皮肤向下滑落着,滴落在草地上与之前顺着步清尘手指缝里滴落下来的血液汇成了一朵妖异的红色花朵,那花朵鲜红如血,炽烈的就好像毒药一般。

苏辰,秦墨枫两个人的脸色大变,刚想要上前,但是却被轩辕夜月伸出的手掌给拦住了。

轩辕夜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由鲜血所绘的花朵上,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瞳孔狠狠地收缩了一下,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将目光转移到步清尘那苍白如纸的脸孔,那目光里饱含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你,你,你……”

声音里夹带着颤抖,夹带着种种复杂的感情。

步清尘缓缓地抬起头,一双空洞的眸子就是那么平静地看向轩辕夜月,这个时候他的嘴角处还挂着一道残存的血痕:“轩辕夜月,现在小凌晕过去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让她休息一下吧。”

轩辕夜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神,片刻后才开口道:“好,那几位先随我来吧!”

步清尘抬起衣袖拭去苏凌脸上的血迹,他拒绝了苏辰与秦墨枫两个人想要接过苏凌的举动,他自己抱起苏凌的身体站了起来。

轩辕夜月的嘴里发出微不可查的叹息:“你这是何苦,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来到了她的身边,你要知道你不来还好,你若来了最后归于虚无的终究还是你。”

“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只愿永远忘忧!”步清尘的声音轻如风,润如雨。

他的声音苏辰与秦墨枫并没有听到,轩辕夜月又是一声轻叹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几个男人却谁也没有注意到,苏凌的眼角处却落下两串泪珠,带着无限的忧伤滑落而下。

草叶轻颤,那本已滚到草叶边缘的露珠终于是恋恋不舍地掉落到了地面,然后消失不见了。

如果现在再去看那草叶,没有人会知道就在之前那上面还有过一滴露珠,更没有人会知道那露珠心底的不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