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6章 对峙

农历十月二十,北地滴水成冰,一场大雪过后,士兵们忙着打扫营帐前面的积雪,在另一侧,有后勤的将士们支起一口大锅,正在循环熬着生姜红糖水。

如今生姜,军需里面有一定的库存,不过红糖可是金贵之物,产量不多。这些都是青璃提供,她嘱咐士兵们,每逢气温骤降的时候喝上一碗,预防风寒。

大早上喝了生姜红糖水,觉得身体暖暖的。城北大军的士兵们已经穿戴整齐,等候一天训练的开始。

突然,有士兵骑着快马紧急来军营里报告,大秦没有一点征兆,主将带着不少人马兵临溧水城,守城的士兵从城墙上向下一看,黑压压都是人,为首穿戴盔甲的正是大秦上将军,宇文鲲。

少将军不在营帐之中,手下的将领提议,吹响号角,这样无论在平阳的什么地方,只要有城北大军,就有号角之声。

彼时,淳于谙正在树屋里面苦等青璃,他听到号角声心道不好,急匆匆走之前,龙飞凤舞地留下一行大字解释。

从泗水城调集了兵马,开往溧水城,溧水城街道上已经没有百姓的踪迹,一片寂静,或许是天才刚亮,时间太早,路边的铺子没有开张,或许动静太大,百姓们已经得知了消息。

巡逻的城北大军面容严肃,警惕性很高,碰到大队人马,退后到一边,他们看到少将军淳于谙,终于松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前线的士兵们说,大秦这次下了血本,至少带了几十万人马。

大秦蛮人,身强力壮,一次招募几十万士兵,却也不是难事,目前的局势,大秦已经不能容忍任何一次失败。

上了城门之后,淳于谙才明白,宇文鲲这次为什么会主动出击。

薛谦穿着一身棉服,手上拿着木桶做的简易望远镜正在远方张望,目前大秦士兵已经在不远处安营扎寨,似乎打定主意要驻扎下来,不夺回溧水城誓不罢休。

“情况不妙。就知道宇文鲲没那么容易倒下去。”

薛谦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投诚大周,心境上有了一定的转变。最开始总觉得自己是被逼无奈,因为被夏荷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得已之下的艰难选择,他觉得自己是溧水城的罪人。

最近一段日子,溧水城还是原来的模样,和大秦人通商的商家,改为和大周做生意,收入并没有减少很多,百姓们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完全无人提起此事,也没有任何对他的不满,薛谦觉得自己似乎得到理解,就放下了包袱。

“不止如此,而且说服了一些北地的小国联合。”

底下的旗帜鲜明,五颜六色,代表多个国家联盟。宇文鲲定是用三寸不烂之舌,与这些小国勾搭成奸,组成同盟一起联合进攻,就和当年南部小国攻击大秦沐阳城一样。

当年大秦背后挑拨,坐收渔翁之利,而这次是逼不得已,提马上阵。

溧水城被多个国家联合军队兵临城下,形势不容乐观,尤其是北边一些小国,由于常年处在冰寒天气,他们国家的男子人高马大,很有力气,比大秦士兵还要勇猛几分。

“少将军,您看如今,如何是好?”

薛谦心里没底,一旦溧水城被夺回,最先遭殃的就是背叛大秦的他,他到底无所谓生死,可还有一家老小,这种情况让他心里没底,很是忧心。

“无妨。”

淳于谙居高临下,看了片刻,眉头轻微皱起,深眸中的情绪很快被抹去,又变得古井无波。虽说大秦人马激增,对这场战事没有好处,但是两军对垒,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想取胜,至少要占上两点。

天时,这点可以划去,这种冰天雪地的气候,不适合大周士兵作战。但是地利,己方守城,有坚固的城门作为屏障,士气高涨,至少占了地利和人和。

“宇文鲲阴险毒辣,还不一定耍什么阴谋诡计,少将军小心行事。”

薛谦欲言又止,之前同样在大秦做武将,宇文鲲什么脾气秉性他很了解。原以为只是对敌人小人罢了,没想到自己人也要陷害,为了上位,权势,不择手段,滥杀无辜。

北边国家组成联合大军,这点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因此还要重新制定作战计划。幸好城北大军及时补充了士兵的人手,两方士兵人数相差不大。

城下,宇文鲲骑着快马,身后跟着五百人马的铁骑,这些人马都是他护卫队,他很快策马来到溧水城脚下。

薛谦啊薛谦,他宇文鲲只不过去了京都那么几天时间,溧水城就被投诚交了出去,这口气让他怎么咽得下?不过这样对他也有利,之前和皇上诬陷薛谦和北堂谚通敌叛国,证据确凿,皇上不信都不行。

于是,最近的日子,他都在忙着抓北堂家族的族人,通敌叛国,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薛谦一定想不到,自己的行为造成惨重的后果。

“上将军,淳于谙似乎在城墙上。”

北风呼啸,把地上的雪花卷起,在空中飞舞中。马蹄子踩过,雪如风沙过境一般凌乱,宇文鲲撩拨了一下头发,顺便整理了一下发型,这才眯着黑豆一般小眼睛,抬头向上看去。

“淳于谙,早晚有一天让你做乌龟王八!”

宇文鲲恨恨地说了一句。不久前轰炸泗水城门,让他差点一命呜呼,成了惊弓之鸟,每每到深夜,都被噩梦惊醒,总以为自己被炸飞,变成模糊的血肉。

那东西的威力太过霸道,宇文鲲曾经联系过在大周的探子,他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现在淳于谙也没有存货,估计就是一次性的买卖。

有时候晚上睡不着,他的脑海里总是出现青璃那张明艳的脸蛋,娇嫩欲滴,眼眸如春天的山泉水,清澈的水流里泛着落花,缓缓流动,让人不自觉产生一种心灵上的宁静。

这些,对于杀人如麻的宇文鲲来说,仿佛就是救赎,他要得到青璃,不惜一切代价,还有一个原因,他要让淳于谙失去最重要的人,以此来报复多年战场上留下的积怨。

想到从前的狼狈,宇文鲲“呸”了一声,正准备骂娘,可惜,淳于谙看到他之后也没有理会,一转身,人不见了,让他一个人傻傻地在雪地里。

北风肆虐,像一把刀子,割在了宇文鲲的脸上,他紧了紧披风,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转过头吩咐手下,照这样的情况,等到午时,发动第一轮的进攻,绝对不给大周准备的时间。

回到营帐中,淳于谙立刻召集将领们议事,众人对着沙盘愁眉紧锁,溧水城关外一共三个城门,如果大秦分兵马同时强攻,己方坚持还要狠下一番力气。这个时候外面皑皑白雪,用火流箭行不通。

“少将军,属下看没有问题,溧水城外山石多,我军已经有大量贮备,到时候可以投石攻击。”

这种方法虽然蠢笨,不过很有效果,能砸死几个是几个,冰天雪地,除非两军正面对抗,若是守城,不如用最简单的办法。

问题不在乎用何种手段守城,大周的目的是快攻,马上占领下一个城池沛水城,而宇文鲲的做法,就是把他的计划打乱,士兵的人数比预算要多出一部分,己方如何迎敌?

“不如等来年春天,再战?”

冰天雪地,穿着厚厚的棉衣,士兵们行动迟缓,不如大秦蛮人矫健,战马上也差了一个档次,很多方面的弱势都没办法弥补,大周士气高涨,若是失败一次呢?目前,大周必须青云直上,一路向前。

讨论来讨论去,众位将领看法并不一致,大家进行了激烈的辩驳,谁也说服不了谁,憋得面红耳赤。

淳于谙始终保持沉默,他用手下压,做了一个停止的姿势。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先看看大秦拿出什么手段,再议。

晌午时分,宇文鲲带领大秦和北边几个小国一共六七万人马兵临城下,淳于谙接到战报,和众位将领上了城墙,他倒是要看看,光靠着云梯,在这冰天雪地里,大秦蛮人如何爬的上来!

“淳于谙,好久不见啊,本将军对你那是想念的紧,当然,更想你夫人。”

宇文鲲悠闲地坐在一辆露天的马车上,前面对着炭盆,还有一个大秦的女子为他端茶送水。打仗还带着人伺候,这种奇葩事也只有他能干的出来。

淳于谙双眸里夹杂寒意,让他整个人变得无比锋利,周身散发着巨大的气场,冷风吹过,黑发随着风狂舞,如果两人面对面,他恨不得马上结果了这等小人。

“哎呦,怎么不说话了?本将军与淳于少将军手足情深,同玩弄一个女人怎么啦,你们说是吧?”

淳于谙沉默,更加助长了宇文鲲的气焰,他挑了挑嘴角,心里笑开花,第一次在口头上讨到便宜,他一脸得瑟地回头问大秦士兵,得到的自然是一片马屁声。

少夫人每次都要被这种残废侮辱一次,大周士兵们咬破了嘴唇,恨不得大开城门出去拼命,他们无法忍受心里地位崇高的人被这样的萝卜头玷污!

这种时候,和小人逞口舌之争就落了下乘,士兵们不想让少将军淳于谙说话,有将领大嗓门,冲到前面,把手放在嘴边扩音,大叫道,“宇文鲲,我们少将军和你不是兄弟,哪有一个娘生的,个头差这么多的,别乱认亲戚!”

“对,我们少将军没有土拔鼠的亲戚!”

气氛被调节过来,大周士兵们哄堂大笑,土拔鼠这个外号,还是少夫人起的。众人向下看,越看越形象,五短身材,小短腿,尖尖地脑袋,黑豆一般小眼睛。

“混账!”

再次被人用身高做文章,宇文鲲快气炸,个子矮怎么了?大秦上将军是他,而不是那些壮实的傻大个儿,这帮嘲笑他的大周狗,早晚让他们全军覆没,一个不剩!

“上将军,攻城吗?”

旁边有将领不敢笑,尽量严肃,也不知道谁那么会起外号,土拔鼠,这名字已经在大秦士兵中流传,但是他们可没有胆子在上将军面前说,除非不要命了。正如现在,他憋笑辛苦,硬生生成了面瘫。

“哈哈,在攻城之前,本将军先送他们点礼物再说。”

宇文鲲阴狠地眯了眯眼,对着身旁的贴身侍卫耳语几句,片刻之后,两个人绑上来一个女子,士兵们很粗暴地把人推到在雪地里,女子低着头,成跪坐的姿势。

两军已经僵持了很久,这边青璃一个人在树屋,没见到淳于谙,总觉得不踏实,她在空间里找了一些治疗腿伤的药膏,又准备了吃食,策马一路狂奔,走最近的直线距离,用了一个多时辰,到达了溧水城。

“少夫人!”

士兵在下面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城迎敌,青璃的到来,让众人越发镇定。

“众将士辛苦,回头好好犒赏一下!”

养殖场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形成很大的规模,现在士兵们吃上肉已经不是稀奇事,时而还有鸡蛋补充体力,青璃的理念是,行军打仗,一定要吃饱穿暖才行。

气氛太过紧张,不适合话家常,青璃对着众人挥手点头,从马头上解下包裹,在一个士兵的带领下,上了溧水城城墙。

城墙下面被宇文鲲控制的女子迟迟不抬头,众人也不知道此人是谁,看身形,肯定不是少夫人,那么宇文鲲此举有什么意义?

青璃刚上城门,站在淳于谙身后,她还来不及和他说话,见到城下被捆绑住强迫下跪的女子,青璃惊讶地睁大眼睛,叫道,“薛蓉!”

“妹妹!”

薛谦大惊之色,刚才就觉得女子有些眼熟,因为低头,距离远,看不清楚脸,他一直在想这个人哪里见过,被青璃这么提醒,他恍然大悟,此人正是妹妹薛蓉!可是她怎么到了关外,又落到大秦人的手中?

夏荷和夏燕回到平阳省亲,离家几年,也想多住一些日子,薛谦这边有琐事忙乱,中秋之后就没回过家,自然也没见到妹妹。薛蓉在他的印象里,有些骄傲,爱惹祸,不过明事理,心地不坏,怎么被人拐到了城外?

雪地里冰冷,一种寒气渗透到膝盖中,薛蓉苦笑了下,她有些麻木了。这个时候,怎么才能最快的死去,解决掉自己这条贱命?

流掉了孩子,以为一切都是终结,可是他又回来了。溧水城被大周占领,成了定局,他说,该到了履行承诺的时候,他要娶她为妻。

曾经有那么一瞬间,薛蓉是恨的,一切都来得太晚,肚子中的孩子已经不存在,这是永远的遗憾,二人的裂痕也无法弥补,所以她坚定地拒绝,并且指出,二人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他说他不接受,如果这样,他就把二人的事情说出去,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帕子,上面是落红,她初夜的落红!

说出去,薛蓉的名声不要紧,兄嫂呢?她打定主意,要和他同归于尽。于是,深夜她甩开信任的人,偷偷跑出去,谁想到被他偷偷带到了关外。

原来他深藏不露,是宇文鲲的人,此举也是用她的性命威胁哥哥薛谦,呵呵,这就是曾经的枕边人,花前月下,说好一生一世的良人?怪只怪她的迟疑,手里的匕首还没甩出去,就被人捉住。

“薛小姐,上面站着你哥哥,你有什么想说的?”

宇文鲲抱着胳膊,享受美人捶背,一脸看戏的模样,在攻打城门之前,就要上演一场选择的戏码,就是不知道薛谦有什么反应。

带领手下的将士对抗淳于谙?对己方有利,趁乱正好攻击溧水城,若是眼睁睁地看着亲妹妹死,那么正好,以后和淳于谙之间有了龌龊,他再加以利用,还是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哎,怪只怪他宇文鲲太聪明,太懂人心。

薛蓉眼含热泪,她没有抬头,因为没有脸见哥哥,这世上恐怕没有比她更可悲的女子,若有来生,她宁愿投胎成畜生,不再做人,也没有被人欺骗,背叛之后,那种刻骨的恨意,几乎能把她整个人燃烧成灰烬。

青璃眨眨眼,似乎明白其中发生过什么,她上前两步,用手轻轻地擦在淳于谙温热的大手上,问道,“怎么办?”

“条件。”

淳于谙握住青璃冰凉的小手,为她取暖,简明扼要地说了两个字。青璃懂了,他的意思是,若是宇文鲲放人,需要什么条件交换。

这边,薛谦一手扶着城墙,他身子摇摇欲坠,有那么一瞬间的眩晕,家中只有兄妹二人,从小相依为命,他到了军营中,家里都是年幼的妹妹操持,等到他做了主将,她也不如从前那般随意,见到他和老鼠见猫一样,反倒总是粘着夏荷。

这么多年,薛谦始终觉得有点亏欠,他对自己的妹妹关心太少,如今见她落入大秦人手里,心痛的几乎窒息。

关外,宇文鲲正心不在焉地把玩着茶杯,偶然抬眸,瞬间,一抹绿色夹杂雪白的倩影引起他的注意,那女子站在淳于谙身侧,二人紧紧地依偎,是莫青璃!

魂牵梦萦的女子就在不远处,可惜身边的男子不是他,宇文鲲红了眼睛,为了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让人打了薛蓉几个巴掌,薛蓉一天没吃东西,体力不支,趴到雪里。

“妹妹!”

薛谦双目圆睁,头要裂开一般,他用手捂着胸前,不停地大口呼吸。此刻他已经没有多少理智,他想冲出去,杀掉宇文鲲这个狗贼!

“宇文鲲,你这是什么意思,男子汉大丈夫,光明正大,放人,你有什么条件?”

青璃忍无可忍,开口高声喝道。怎么说,她和薛蓉也算认识,就这么看薛蓉被糟蹋,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但有一点她明白,大周不会为一个女子开城门。

“青璃小姐,既然你开口提出来,那么本将军也没什么条件,用你换她,怎么样?”

宇文鲲很刻意地改变了称呼,他从心里不相信青璃已经嫁给了淳于谙。

“呵呵,胃口倒是不小!”

一旁,大周几个将领连番冷笑,让少夫人去换?那还不如让少将军换那个女子靠谱,士兵们谁人不知,少夫人就是少将军的眼珠子,动半分毫毛都是要拼命了,溧水城的几个官差和知府,不就因为此事提前见了阎王了么,土拔鼠真真可笑。

这个答案,就连薛谦都觉得没有可能性,自己妹妹是亲人,淳于少将军的夫人就不是?

青璃想救薛蓉,但是她不会接受这个条件,她可不是什么圣母。

“哥哥,不要为了我操心!”

城墙下,薛蓉用尽全身的力气,她抬起头,一张泛黄的小脸,下巴尖尖,倒显得眼睛更大了,她大声地道,“少夫人,求你把我的事告诉大哥,这次出城,就是因为那件事!”

“婊子,说什么呢!”

大秦士兵气的上前又给了薛蓉两个巴掌,打得她嘴角流血,而一旁那个曾经海誓山盟的将领,就那么看着,无动于衷。

薛蓉的心彻底的冰冷,冻成了一个冰坨,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一心求死,唯一的办法就是激怒大秦的士兵动手,早死早点解脱,唯一对不住的,只有家人,娘一定很心痛吧,生了她这样不要脸面的女儿。

“少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薛谦听到妹妹如是说,强打着精神,来到青璃面前,鞠躬道,“请少夫人如实告知。”

下晌,北风更猛烈了,还不到晚膳的时辰,远处的天边乌云滚滚,天色昏暗。淳于谙帮助青璃围上了厚厚的围巾,对着她点点头。夫妻二人没有秘密,薛蓉的事情他也知道。

“薛将领,过来这边说话。”

旁边有士兵们值夜的房间,青璃请薛谦进去说话。

内室里布置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并几把椅子,旁边放着红泥小火炉。

薛谦的脸色通红,嘴唇苍白,上面干裂了几个口子,青璃沏茶递给他,这才讲述她来到溧水城那些故事,从入住到薛府说起。包括薛蓉察觉自己有身孕之后,打扮成异族女子求药的事。

毕竟是女子的**,说出去等于名声完全毁了,青璃答应过薛蓉,所以除了淳于谙之外,她没有提起过,包括夏家姐妹也不知情。

“蓉儿,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薛谦低着头,用手捂着脸,指缝里滑落着泪水,悄无声息,面对唯一的妹妹,他做不到心狠,在恨铁不成钢的同时,他的心在抽痛!都是他的错,不听劝说,若是早日防备,得知手下有宇文鲲的探子,对妹妹关心一些,也不会造成现在的结果,可惜,现在一切为时已晚。

宇文鲲打着如意算盘,以为自己和耶律楚仁一样算计透了人心,他正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在美人身上占占便宜,吃个豆腐,等待溧水城内乱。

薛谦得知真相,不但没有对淳于谙青璃有什么想法,反倒对宇文鲲加重了恨意,他要报仇!可是,目前妹妹做了人质,不上不下,卡在了这里。

“到底愿意不愿意交换?你们少夫人高风亮节,想必是愿意做人质吧?”

大秦将士在底下起哄,等于将了青璃一军,这样的情况她不愿意换人,就显得自私狭隘了。

“换你娘的鬼!把宇文鲲的娘交过来,我们就愿意换!”

“那可不行,宇文鲲有奶就是娘!”

大周士兵们破口大骂,别说是薛谦的妹妹,就算是少将军的亲妹妹,他们也不愿意换!宇文鲲无耻小人,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去!

士兵们维护青璃,一边倒,薛谦也不敢提出交换的要求,他心里清楚,就算换人之后,薛蓉也不会好过,成了众矢之的,可眼睁睁看着妹妹送死,他做不到。

“不如用我的性命换,如何?”

薛谦稳定了一下情绪,他不在了,有少将军淳于谙,大秦蹦跶不了几天。

“哥哥,不要,你换了我也没有用,对于我,死才是解脱!”

薛蓉冷冷一笑,抬起微微肿起的脸颊,目光坚定地看着城门的方向,“哥哥,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是宇文鲲离间毒计,抓了我,让你和淳于少将军有龌龊,这样更方便他行事,可你别忘记,我到如今,到底是谁害的,谁才是我的仇人!”

薛蓉吐了一口血,她豁出去了,反正残花败柳的身子,一塌糊涂的名声,死了还好,不用面对世俗的纠葛。

“呵呵,既然你想死,本将军就成全你,不过呢,你别想死的那么舒服。”

宇文鲲漫不经心地掸去衣衫上的雪花,其实,他只不过想让青璃出城,二人近距离地见一面,费尽心思抓了这么货色,暴露出底牌,还真不值得。

女子,没有了利用价值,怎么死他说的算,听说早就被玩过,既然喜欢男子的滋味,那么在这里不错,天为被,地为床,让士兵们轮流爽爽。

“夫君,怎么办?”

青璃感觉到一丝异样,这正是他担心的,薛蓉死活,并不是最重要,但是万一备受侮辱,己方只能看着,会影响军中士气,而淳于谙的冷漠,或许会让薛谦那边的士兵不舒服。

“别着急。”

淳于谙此刻仍旧镇定,面上没有一丝波澜,但是他的眼神底下已经结了冰霜,宇文鲲玩弄这一套不是第一次,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此人得逞。

青璃的手冰凉,脚底板都散发着凉气,她靠在淳于谙的身边,寻找温暖。

“从这里放箭,能不能射杀宇文鲲?”

虽然希望渺茫,青璃还是问了一句,宇文鲲这四周都是人马保护,距离过远,远射准头好,可以射中前面的侍卫,他自己有功夫在身,应该没有大作用。

淳于谙没有说话,测试了一下其中距离,沉默地摇摇头。

出城门迎敌,薛蓉在他们手上,己方还是有点顾虑。淳于谙可以不管不顾,可薛谦呢?必定要忌讳,必然因为一个女子束手束脚,所以说,劫持人质最是小人做法,却很管用。

青璃才不会主动提出出城交换,她和薛蓉算认识,还不到朋友的地步,就算看在夏荷的面子,也没这个必要献身,她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城北大军的少夫人。

宇文鲲下了命令,大秦士兵走过来好几人,有一些得了命令很是兴奋,有些则是愁眉苦脸,冰天雪地做这种事,还要被敌军围观,三观正的都觉得丢人现眼,不晓得为啥上将军会出馊主意。

“薛主将,你有什么看法?”

眼看大秦士兵要行动,青璃已经看出了眉目来,她估算一下距离,实在不行只能她借用空间的力量用细小的箭矣远射,不过她同样没有把握。

“少将军,求您帮薛某一个忙,薛某得知您箭法好,求给小妹一个痛快。”

此刻出城换人已经晚了,宇文鲲一点不在意薛谦,如果让薛蓉当着几万将士面被侮辱,他这个做哥哥的不如一头撞死,虽然亲手送妹妹上路很残忍,可他没有别的办法。

“不到最后的关头,记住不要轻言放弃。”

淳于谙眼眸深了深,招来身边的士兵耳语了几句,士兵得到命令,立刻跑离。而这边,形势一边倒,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认为,薛蓉没有救了。

北风凛冽,树梢上的雪花被刮到了半空中,大地一片纯白,城墙下面不远处,一片黑压压地军队,让人压抑地喘不过起来。

淳于谙拉弓,对着薛蓉的方向,宇文鲲一脸幸灾乐祸,射吧射吧,最多死几个大秦士兵,不痛不痒,若是射死了薛蓉更好,薛谦不说什么,心底必定恨上淳于谙。

“夫人……”

淳于谙在青璃身边耳语几句,青璃终于明白他的做法,原来,还可以这么干,她真是浆糊脑袋,太过着急,竟然没有想到。此举就算救不出薛蓉,也足够己方解气。

------题外话------

先送一更上来,二更还是下午,o(n_n)o哈哈~月初,大家是不是都没有票票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