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1章 征兵

当年的姐妹再次重逢,总是有很多感慨。,最新章节访问:。如今夏荷,青璃都已经嫁人,身份上也有差距,但是姐妹之间那种感情深深藏在心底,彼此间都很珍视,从未疏远。

青璃是一个很懂得感恩的人,即使有时候她并不需要谁帮助,可谁对她好,她都会记下来,然后加倍回报,或许这是在现代时候养成的一种习惯。

夏家姐妹要在平阳小住一段日子,一直到中秋过后,以后叙旧的时候还多。聊天的时间过得格外快,很快到了晚膳时辰,青璃极力挽留,二人推拒,执意离开。

走之前,青璃让于嬷嬷包了一些家里的瓜果,还有干果蜜饯,都是空间出品,品质自然比外边高了好几个层次。

一直把夏家姐妹送出了垂‘花’‘门’,见马车渐行渐远,青璃这才转过身子。于嬷嬷一脸八卦地往前凑了凑,问道,“小姐,您打扮成异族‘女’子的事情,怎么没和老奴说?”

青璃面‘色’黑了一下,她一个做主子的,随心所‘欲’,又必要和下人‘交’代那么详细?青璃勾勾嘴角,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于嬷嬷一眼。

越是这样,就说明其中有事儿,于嬷嬷心里兴奋,夹杂着好奇,她转过头给麦芽使了一个眼‘色’,示意麦芽问出口。

“小姐,您这么美,就算用头巾遮面,也不能掩饰您的风华,溧水城一定不缺登徒子……”

麦芽暗中对着于嬷嬷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以前是她实心眼,说话直接,为此经常得罪人,今非昔比,她已经掌握了说话的艺术。于嬷嬷想推着她下水,当枪使,根本就不可能。

“麦芽,你有话就直接说。”

青璃皱眉,原来麦芽是个直接爽利的‘性’子,现在也学会绕弯子,比于嬷嬷聪明点,话中有话,给她戴了顶高帽。

被自家小姐拆穿,麦芽脸一红,她是她也不会打探,都怪于嬷嬷,非要推着她出来。麦芽尴尬地承认,“奴婢就是想知道您还有什么奇遇。”

“奇遇?也没什么,被溧水城知府老爷抢去做十三房小妾算不算?”

青璃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路走,沿途观赏‘花’‘花’草草,她说得漫不经心,似乎这件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秋日,到了申时正,太阳就有了落山的迹象,光芒也不如白日里那么刺眼。这个时候气温刚刚好,在‘花’园里散步,心‘胸’开阔。也只是离开几天而已,青璃却觉得每一处都和离开的时候不同,有了新变化。

“小妾?”

于嬷嬷惊叫一声,自家小姐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就算是在京都,也没人敢这么欺负自家小姐,当年三皇子提亲,至少也要给一个侧妃的名分,区区一个知府,四品小官,竟然敢如此放肆!

于嬷嬷倒是忘了一点,那里是大秦,而不是大周,不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就是不能太过硬气,那会她的身份还仅仅是一个卑贱的异族‘女’子。

“十三房?”

麦芽和于嬷嬷的思路不同,她脑子里立刻转开,十三房小妾,那么这个知府老爷也有四五十岁了吧?她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一个一脸猥琐相,‘肥’头大耳的老头子形象。

“那后来呢?”

短暂的时间,于嬷嬷迅速镇定下来,她一手挥舞着帕子,小跑跟上,忙不迭地追问道,“小姐,那个知府大人怎么样了?”

“死了……”

青璃眼神一闪,沉默了片刻,这才吐出两个字来,声音很轻很轻。

这个结果,于嬷嬷和麦芽都不惊讶,如此亵渎自家小姐的人,除了宇文鲲和耶律楚仁还在蹦跶,其余早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就算小姐心慈手软,少将军知情后,也会大开杀戒,那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

文氏正在‘花’厅里洗漱,见青璃进‘门’,忙接过仙草递过来的帕子擦干脸上的水渍,“小璃啊,今儿让厨房里做了几样你爱吃的菜,水煮鱼里面特地多放了红辣椒和‘花’椒,保证够味儿。”

“谢谢娘。”

青璃上前接过布巾,洗过手,取来面脂,帮着文氏涂抹一层。文氏不习惯吃太辣的食物,偏好清淡,府上做菜有时候为了迎合她的胃口,少油少盐。而青璃看着没有颜‘色’如水煮一般的蔬菜,吃不下去,后来厨房只得每次都做上两份。

秋日里天黑得早,文氏作息也很规律,用过晚膳,青璃陪着她在后‘花’园走一会儿,有时候去二层的小楼登高望远,等到天‘色’黑下来,她吃‘药’之后便早早地歇下。

洗漱过后,丫鬟婆子已经摆好晚膳,青璃扶着文氏到饭桌前,婆媳二人对着坐下。桌上摆着几道菜,有青璃喜欢吃的水煮鱼,麻辣猪蹄,几样配菜,还有文氏用的素菜,那素菜就和水里捞出来一样,油绿油绿,就是让人没一点食‘欲’。

“小璃,咱们中秋不如去泗水城吧,你和谙儿也能夫妻团聚。”

文氏替青璃夹了几筷子素菜,让她一样吃一些,荤素搭配才好。文氏用筷子挑了两下米,突然开口道。

这个提议青璃正准备饭后和婆婆文氏透‘露’一下,没想到文氏先提出来,青璃顺水推舟,假装乖巧地点点头,“娘,咱们今年要和北地的将士一起过节吗?”

“这个……看谙儿的安排。”

文氏略微思索了一下,她当年有青云之志,可惜身为‘女’儿身,无法参加科举。嫁给淳于老将军之后,这个心思就淡了,如今也没了那种情怀,她考虑的是会不会给儿子淳于谙添麻烦。

“娘,我会派人给夫君送信的。”

无论是多么**的‘女’子,嫁人后不是从夫就是从子,考虑的永远是他们的感受,这个时代正是如此。淳于谙要是知道她们到泗水城去过中秋,高兴还来不及,不过事先通知一下也好。

晚膳结束之后,青镣文氏照例在院子里散步,正赶上夕阳西下,天边还有一点光的余韵,府上假山流水,秋风吹过,泛黄的枯叶萧萧落下,在过不久,这里的树木‘花’草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平阳整个冬日都被一片纯白‘色’笼罩。

“小璃,你和谙儿还没有圆房吧?”

文氏走在前面,回过头轻笑一声,见青璃瞬间呆呆的表情,越发觉得可爱,她轻轻地掐了一下青璃的俏脸,以前做梦都想有个知冷知热的‘女’儿,结果生出来的清一‘色’是小子,好不容易等到大儿子成亲,娶进‘门’可心的小媳‘妇’。

“娘,这……还没。”

青璃倒不是害羞,就是没想到文氏突然这么说,她一点心理准备没有,拿不准婆婆是个什么意思。

“恩,娘就是问问你,你现在还小,等到及笄之后吧,虽说咱们大周‘女’子十三岁嫁人也不是新鲜事,但那都是日子过不下去,急需卖‘女’儿的,年纪小,骨盆未长开,生产那就是进了鬼‘门’关。”

这样的话文氏早就想说,她是真心疼爱青璃,可和大儿子淳于谙一向没什么话说,她也不好‘私’底下‘交’代,只能劝劝青璃,千万不要由了他胡闹。

“娘,我知道的,夫君也是这个意思。”

青璃用手绞着帕子,垂下头,故作羞涩,心里被感动溢满。看看自己的婆婆,再看那些大户人家的主母,恨不得媳‘妇’早日开枝散叶,就是个生产工具,有的还要把莺莺燕燕塞进儿子的房里监视。

“你们心中有谱就好,毕竟我这个做娘的是过来人。”

婆媳两个人走进亭子里,有丫鬟立刻上来两个坐垫,文氏拍了拍青璃的手,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边,二人喝着茶水,看着夕阳下的景‘色’,闲聊。

文氏的状态和一个月之前有很大不同,现在吃了‘药’,虽然身子虚弱,但是已经不咳血了,饭量也比以前增大不少,每天都能找到事做,日子比在京都多彩。

“谙儿小时候还是个粉团一样的小‘奶’娃,那会儿喜欢哭闹,丫鬟婆子拿他没辙,只能一批一批地换。”

文氏托着腮,眸子里温柔地能滴出水来,回忆当年,她的脸上带着微笑,“一晃,这么多年,他长大变了一番模样,而我也成了老婆子。”

“娘才不老呢。”

青璃拉着文氏的手撒娇,每次问淳于谙以前他是不是哭闹过,那魔头都会立刻炸‘毛’,然后紧绷着脸反问她,记不记得一岁以前的事。他那意思,自从一岁以后,再也没有哭过。

“傻丫头,娘真的老了。”

美人迟暮,总有这么一天,心境也和当年不同。当年她饱读诗书,高‘门’嫡‘女’,看似柔和,内里却是个孤傲的‘性’子,多年之后,早就不似从前的锋利。

文氏总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很准,自从第一次见到青璃,就情不自禁的喜欢,或许这就是世人口中常说的缘分。几年之后,青璃终究进了自家的‘门’,嫁给儿子淳于谙。

“娘,您看您的头发,没有一根白发,脸上也没有皱纹,您说您老了,让别人怎么活啊!”

青璃鼓着脸,故作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更加取悦了文氏,她拉着青璃的手,笑出声,“你这个机灵鬼是在邀功啊,娘怎么没白头发,自从喝了你给调制的汤‘药’,石榴梳头每次都是一惊一乍的。”

文氏重病,头发一夜之间‘花’白了大半,有一段日子她甚至不敢照镜子,慢慢地,人也跟着抑郁起来。

青璃是真心心疼婆婆,这么多年,夫君,儿子都不在身边,一个‘女’子独守空房,整日忧心,如今到了能过好日子的时候,身体却不行了。她从空间里找到首乌等几样‘药’材,压成汁水,让文氏用这个洗头,又用黑芝麻等食疗,很快便有了效果。

“贫嘴!”

文氏怜爱地掐了下青璃的鼻头,婆媳畅聊,直到夕阳西下,天已经半黑了,这才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

于嬷嬷和麦芽二人铺好了‘床’帐,又打来热水,服‘侍’青璃沐浴,好不容易回到府邸,她想好好睡上一觉,最近在溧水城总是感觉体力透支。

八月十二日一早,早膳之后,府上几个管事的婆子到‘花’厅回事,青璃‘交’代府上下人做棉衣等琐事,自家不怕‘花’银子,找一家口碑不错的绣坊,请人上‘门’,给每一个人量体裁衣,到时候她这边会给出图纸,一切照图纸上做。布料库房里堆积太多,大家自行选择,到时候绣坊出人工就好。

青璃对下人格外大方,布料都是打劫来的,很多是泗水城里的存货,空间里还有大量库存,她就转移一部分到家里的库房,一些结实用挡风的棉麻布不错,正适合做棉衣。

“少夫人,咱们一人一套棉衣就够穿了,旧年也有剩下来的,两套是不是有点……”

冯婆子‘欲’言又止,主家仁慈,但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大贡献,总是特别被照顾,心里不安。

“是啊,少夫人,咱们够穿,就是那车夫小厮,多做上一套,出‘门’在外不容易。”

几个婆子纷纷表示一套棉衣就够用,可青璃还是坚持给众人做两套,在吃穿用度上,她不会亏待下人,也是为了府上的脸面。再者这个时候的棉衣,穿上一年,里面的棉絮打团,就不保暖了,平阳城冬日‘阴’冷,万一染上风寒,喝汤‘药’也要‘花’上一笔银子。

不只棉衣给众人做上两套加厚的,被褥也要重新置办,目前这些下人已经经过考核,都是老实本分,干活勤快的。

能有两套新衣裳,还可以自己去选择布料,婆子们喜气洋洋,着急回去传递消息。青淋快处理好府上的事务,打发她们下去。

婆婆文氏在早膳之后出府闲逛,来平阳这么久,文氏偶尔出去一趟,今天正巧在平阳城北边有大集市,她也想学学平常百姓家去赶集,买一些瓜果菜蔬,布衣出行,乐此不疲。

青璃一个人在府上,闲的无聊,她之前说找王三胖子谈谈酿酒作坊的事,得到回话,这几天正是酿制金桂酒的最佳时间,要等忙完这段才能过来拜访。

“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忘记的?奴婢去拿。”

青璃刚走出‘门’口,她停住,有些不自在地‘摸’‘摸’脸颊。那种遮面的布巾戴习惯了,突然站在眼光之下,不太舒服。

“无事,走吧。”

回到平阳之后,青璃立刻换上一身湖蓝‘色’的丝绸月华裙,上身的衣摆出用银丝构成‘波’‘浪’的纹路,完全显示了她傲人的身段,

面似芙蓉,冰肌‘玉’骨,也不知道可以‘迷’倒多少人。

“还是拿个帷帽给我吧。”

走了几步,怎么都觉得别扭,青璃停下来,招呼身后手脚麻利的麦芽。

自从大周连续占领大秦的两座城池以后,平阳城的百姓们有了主心骨,也不在和从前一般恐慌,出‘门’的百姓明显增多,因为现在和泗水城已经互通贸易,街上随处可见大秦人来贩售皮‘毛’。

打仗是两个国家的事情,和最底层的百姓们关系不大,大周百姓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和大秦人做生意。街道上随处可以见到巡逻的城北大军,百姓们很安全。

街道上,两旁的铺子林立,因为战争关闭的一些皮‘毛’铺子,如今找到了货源,纷纷开张,生意不错。附近几个城池的商人最先得到消息,也是一趟一趟地往平阳跑,马上天头就冷了,多拉几车货,赶在过年之前倒手,赚点日子过‘肥’年。

人来人往,青璃明显感觉到百姓们的‘精’神面貌不一样,无论是老人小娃,嘴角带笑,出‘门’做工的男人也是如沐‘春’风一般,北地减产,丝毫没影响到百姓,除了神仙米的价格飞涨,以前的糙米粗面,反倒是比丰收年还便宜。

这些银钱,都是青璃利用新粮种的差价贴补上的,如果粮价飞涨,百姓们吃不起口粮闹了饥荒,对北地稳定不利,也会扰‘乱’城北大军的军心。

这次回来,之所以这么努力,她想为北地百姓做一些事,这样也不枉到这个时代走一遭。

边走边看,很快到了城‘门’口,前面‘乱’哄哄的,围拢很多人,于嬷嬷探出头张望了一会儿,缩回脑袋,正‘色’道,“小姐,前面是城北大军征兵的地方。”

路边站着不少百姓们看热闹,也有爹娘带着自家儿子来报名,还有的人带着铺盖卷儿,一身尘土,从远处特地赶来。

往年征兵难,军队里又辛苦,谁家的爹娘也舍不得让娃过来遭罪,即便是他们有保家卫国的心思,依然迟疑。

“征兵吗?那正好,咱们下去看看吧。”

这倒是个热闹,青璃下了马车,于嬷嬷和麦芽跟在身后,三人来到城‘门’口,守城的士兵眼尖,一眼认出青璃,‘激’动地大喊,“少夫人,您从溧水城回来了?”

“是啊,昨儿就回来了。”

青璃对着士兵们招手,所有的士兵全部站起身,起立,对着青璃行礼,“少夫人!”

对于他们来说,少夫人的地位与少将军一致,少将军是他们心中的英雄,勇猛无敌,保家卫国,而少夫人就是他们的心中柔软的一部分,他们的恩人和亲人,她为他们做得点点滴滴都铭记于心。

可以说,如果没有少夫人支持,城北大军不会走到如今这个高度,征兵也不会如此顺利!

往年,都是将士们各自出发征兵,有时候还要拜托官府衙‘门’帮忙,今年他们只出去几个人,剩下的时候,在城‘门’口设置了一个报名的分点,每天都有人过来排长队。

“少夫人,您过来这边坐!”

一个将士招手呼喊,那边正是主位,前面站着一排略显青涩的小伙子,破衣烂衫,头发和稻草一样,鞋子上破个‘洞’,‘露’出了大脚趾,估计是家里条件不好的。

青璃点点头,让于嬷嬷和麦芽去车上取茶水和点心,她不客气地坐上了主位。来报名也不是人人都能录用,年龄,身体状况都要经过考核才行。

“姓名。”

青璃这边有一条长队伍,她低头,看到前面有一张纸,记录着一些基本情况,这些都要询问。

“王山蛋。”

前面走过来一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皮肤有些黑,人也瘦弱,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五岁。

“俺们家靠山,所以俺爹给俺起的名字,嘿嘿。”

王山蛋没见过世面,还是第一次走出大山,今年秋收的时候,有人去收粮食,家里没打多少粮,都卖了,没银子,他听说出来参军以后家里全家都有保障,这才辞别家人,一路上带着着干硬的馒头,走了几天赶到平阳。

面前这位夫人看着似乎很年轻,面前有轻纱隔着,不影响她的美貌,王山蛋头一次看到如此高贵的夫人,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恩,年龄?”

青璃抬头看了一眼,继续按照纸上的程序追问。

“俺十五岁,符合要求,少夫人,您别看俺瘦,俺有把子力气,在家两亩地都是俺在种。”

王山蛋抓抓头,生怕因为瘦弱被淘汰掉,他家里穷,能吃上饱饭都不错了,一年有大半年吃不饱,怎么能胖的起来。

“你为什么要来应征入伍,是为了保家卫国吗?”

青璃放下手边纸,开始认真审视面前这个小伙子,这个问题,不在上面,是她自己即兴提问,也是好奇这些人的真正想法。

“是为了能吃饱饭,能让家里的姐姐妹妹吃饱,嫁个好人家!”

提到这个问题,王山蛋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这是属于一个穷苦人的愿望,这是他追求的目标。对于山里的百姓们来说,战争远远没有吃饱重要,人活着,也无非就是衣食住行。

周围有来入伍的人传来哄笑声,心里想着这傻小子真是山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说话也实诚,毫不避讳,至少也要敷衍一下,说说自己的爱国情怀吧。

青璃抬起手,微微下压,众人这才严肃起来,止住笑声。王山蛋还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一副呆愣愣地啥样,不明所以。

“你家里,有多困难呢?”

“俺家只有两亩山地,出产少,爹爹早年打猎,被野猪顶死了,家里有娘,姐姐,妹妹和一个弟弟,俺是长子。”

王山蛋说了一下自家的条件,他吃的比较多,家里人都让着他,有时候姐姐也会偷偷省下口粮,给他吃,他姐姐今年十六岁,长得和十一二的丫头一般瘦小,面黄肌瘦,他家穷,担子重,根本没人上‘门’提亲。

听说参加了城北大军,就有送温暖小分队来探望,至少过年有一顿‘肉’吃,他死死求他娘,最后他说,来这边能吃饱,他娘这才放心他离开。

“少夫人,俺一定能上战场杀敌的!”

王山蛋眼里带着渴望,他走了这么远路来,就是为了加入进来,万一城北大军不要他,他连回去的盘缠都没有,一路上只能饿着,回去之后,两手空空,觉得对不起家里人。

“你们有谁和王山蛋一样想法的?别怕,站出来,站到我这边来。”

青璃站起身,对着下面的士兵大声道,“我不是说他的想法有什么错误,这是最普遍的,我就想问下你们真实的想法。”“如果你们可以吃饱穿暖,能照顾家人,有谁愿意到战场上厮杀,建功立业,有吗?”

“有谁的梦想就是作为大丈夫,有一番作为的,或者是保家卫国,为了我们大周百姓永远生活在平静,安逸的环境中,甘愿默默无闻地做一名士兵?”

青璃一脸严肃,她在发问。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没想过,此刻,众人沉默了,大家都在埋头思索。

一个军队,必须要有凝聚力,为了吃饱穿暖的人,不是说意志不坚定,其实不太适合做士兵厮杀,后期还要培养,而且青璃觉得没必要夹杂这些东西。

“少夫人,作为男子汉大丈夫,我想建功立业,成为好士兵,以后也要当将军!”

一个高大的汉子站出来,面带坚毅之‘色’,他家里虽然不富裕,却是能吃饱饭,来参军,就是想走另一条路。文有文举,武有武举,上战场厮杀,也是一条路,不需要‘门’第,只需要付出和努力。

“少夫人,您的问题,我们想了一下,或许人太自‘私’,如果能吃饱穿暖,我们还是愿意留在爹娘身边照看。”

有些来应征的人终究没办法说谎,站到了青璃的前面,他们知道或许这次征兵是没有希望,一脸地沮丧,目光羡慕的看着另外一队人。

“把这些人先登记,看看年龄等有什么出入。”

心里有雄心壮志的人,未必是一个合格的士兵,至少他有做士兵的资格。而这队人没有这样的心思,容易满足,这种人心软,在战场杀人,恐怕要经受很长时间的磨练。

心理战,还是和耶律楚仁学习的,给她很生动地上了一课。但是既然来了,也不能让这些人这么回去。青璃留下人,让人们做了一个登记,有多少人是农家出身,大家各自有什么特长和爱好。

新粮种在北地试验成功,让她有了开荒的想法,平阳地广人稀,山地平原辽阔,大面积的植被无人耕种,若是找人开荒,明年种上新粮种,足够城北大军的军需,这样就不用她一直跟着‘操’心。

------题外话------

晚上有点事,然后耽误了一个小时,所以继续二更补上,下午传上来,——73636+dsuaahhh+2660671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