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300】,古战场,小阎王重伤,拍死

但是却并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在那草屋之内,苏凌与池田秀一两个人打斗也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时候。

红裙不断地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度,白色的衣袍也是不断地划出自己的光化,两个人似乎正是棋逢对手,又似将遇良才,打来打去似乎总是棋鼓相当一般。

“棋来!”这个时候池田秀一却是突然间清喝了一声,随着他的声音响起那个灵异棋盘居然真的直接飞到了他的身边。

接着池田秀一对着苏凌一笑,那笑容倒是有着说不出来的美好,其内没有轻视,没有挑衅也没有任何的敌意,有的只是美好。

其实两个人斗了半天,苏凌的心里也有些奇怪,因为她发现自己对于这个男人根本就兴不起来任何的讨厌之感,这种感觉说不出来,而且似乎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体里来回流动着,这是怎么回事儿?

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回答苏凌,特别是现在当看到池田秀一的笑脸时,苏凌心底里的那种熟悉之感却是更浓了,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是如同现在一样与一个拥有着一脸美好微笑的男子这般下棋。

接着池田秀一抬手,于是一枚黑色的棋子直接就飞到了他的手掌中。

“白棋!”这个时候苏凌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接着一枚白色的棋子便落到了苏凌的手中。

两个人相视一笑,接着两个人的身子再次动了起来,你来我往,拳来脚往地对攻了几招。

而这个时候池田秀一已经来到了棋盘的附近,于是他的手指一抖,于是那枚黑色的棋子却是直接落到了棋盘上。

苏凌的动作也不慢,就在池田秀一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她的手掌也是一抬,于是刀子手中的白子也直接落到了棋盘上。

看到苏凌的动作,池田秀一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他的笑意款款,目光清明:“小凌你果然还是以前的你,虽然找你的过程有些辛苦,但是比起与你的相适逢,就算是再如何辛苦也是值得的!”

苏凌呆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接着池田秀的身形却是变得模糊了起来,但是他的声音还是依就清清楚楚地传到了苏凌的耳朵里:“两子落,天地变,风起云涌!黑白界,操生死,风火狼烟卷!生即死,死即生,轮回轮转!掌生死,契苍生,笑傲三界!”

这几句,苏凌很肯定自己绝对没有从别的地方听说过,但是现在从池田秀一的嘴里说出来,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显得无比熟悉。

但是接着苏凌眼前的世界却也发生了变化。

草屋消失了,棋盘消失了,阿狸消失了,花花与那个小木人消失了,同样的草屋外面的青木源树海也消失了。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世界,就算是以苏凌的心性也是吃了一惊,入眼处这根本就是是漫漫的足以遮天蔽日的黄沙,黄沙万里疑无路说的就是眼前的这种情况。

一脚踩下,足下的沙子滚烫得几乎可以让人叫出声儿来。

但是一低头之下,苏凌整个儿人却是一片愕然,这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苏凌赫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穿着一套小兵的服饰,没错正是z国古代小兵的服饰。

抬起手,自己的手中居然握着一把大刀,没错这刀也是古代战场上小兵用的兵器。

苏凌眨巴着眼睛一时之间倒是有些想不通自己又遇到了什么状况。

话说这沙漠里此时此刻除了自己之外,还真的再没有任何人,抬头看了一眼太阳,接着苏凌便发现自己的身前一下子就多出来许多的人,有的是与她一样打扮的小兵,有的却是身着铠甲,胯下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

接着又是一声声战鼓被敲响了。

战场之上闻鼓则进,闻金则退,鼓响而人不进,那么一定会被杀头的,金鸣而人不退,那么也是一定会被杀头。

对于这个道理苏凌还是多多少少略知一二的。

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一听到战鼓响了,一个个居然嗷嗷叫着便向着前面冲了过去,而这个时候苏凌也看清楚,在距离他们正前方不远的地方也有着一群兵士,只是那些人身上的衣服完全与自己身上的绿衣不一样,他们居然是黑衣,很明显自己与他们应该是敌对的双方。

两股大兵很快理已经纠缠到了一起,这个时候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钢刀入肉的声音。

不得不说战争就是一个人命的绞肉机,而现在苏凌正是身在一个如此这般的绞肉机内。

没招了,干吧!

苏凌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钢刀,说来也巧这个时候居然冲过来四五个敌方的兵士他们同时挥刀向着苏凌砍来。

“来得好!”苏凌的心底里一股豪气升腾而起,而接着她也是一刀挥去带着一片金色的黄沙。

“啊,啊,啊,啊,啊!”随着五声惨叫,当下那五个敌方的士兵却是同时惨叫一声,然后倒地身亡了。

只是很古怪,他们身亡的时候一股股黑色的气息却是自他们的身体里钻了出来,直接钻入到苏凌的身体里。

轻轻蹙了一下眉头,苏凌仔细地感觉了一下自己身体里的情况,还好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也就是说那五道气息对自己来说应该是无害的。

但是苏凌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地府内几双眼睛正盯着对面一面巨大镜子里自己的图像呢,同样是一袭墨绿色的小兵打扮,同样是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

“小阎王大人,你真的不管鬼医大人啊?”起司终于忍不住问道。

坐在正中位置的小阎王却是摇了摇头:“不是不管她,而是现在这些事情我不能插手,如果我一旦插手的话,对于小凌来说反倒是一件坏事,这些都是她注定要经历的,而且这也正是对她的一个考验!”

三煞点了点头,一脸明白地道:“考验鬼医大人到底能不能掌握……”

说到这里三煞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了,话说鬼医大人掌握什么啊,他也不知道,于是起司在一边很鄙夷地看了一眼三煞:“装吧,你就装吧,不明白装明白,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装不下去了!”

黑白无常还有牛头马面这四个家伙目光淡淡地在起司与三煞两货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虽然四个家伙都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四个家伙的心底里却同时都为起司与三煞注入了不少的同情。

唉,不得不说起司与三煞两货在阳间生活得太好了,而且鬼医大人平素里对他们两个又不是很严格,现在这都已经在又在小阎王大人的身边呆了好一阵子了,可是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没有学乖,话说最近这段时间小阎王大人似乎没少教育他们,可是,可是……

唉,记性这个东西绝壁是属于天生的,后天绝壁没法养成。

再说那边,三煞与起司这一狗一猫两货的争吵模式已经再次开启了,没办法,这事儿是真的早就形成习惯了,而且每每当他们两个开吵的时候,鬼医大人苏凌绝对是直接无视地走开。

可是习惯一旦养成再想要改掉真的是千难万难。

接着小阎王大人,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五个人就听到这一猫一狗两个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而且同时还处于口水满天飞的地步。

唉,节操在哪里,节操早就掉到地上碎得拣不起来了。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四个家伙看了一眼那猫口水,狗唾液,又看了一眼小阎王大人那已经渐渐皱到一起的眉头,于是四个家伙倒是极为有默契地一边退出好几步,终于当他们四个家伙的后背同时靠到了墙壁上,四个家伙这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话说目测一下这个距离应该已经可以属于安全范围了。

只是某猫与某狗两个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反倒是觉得大家连地方都给他们腾开了,那么如果不阔阔地吵上一场好架,那岂不是太对不起大家的用心良苦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小阎王却是真的再也忍不住,这两个家伙吵得他想要好好地看看自己夜思日想的人儿都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他沉着脸,宽大的衣袖直接一甩,于是起司与三煞两货的身子当下便如同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就被甩飞了出去。

“呃!”起司这个时候脸色也变了,他想起来了现在他可是在地府,不是在阳间,而且最要命的就是小阎王大人可是就在自己的身边啊,呜,呜,呜,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子不死也得扒层皮啊,呜,呜,呜,话说他起司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皮毛养得这么黑黑亮亮的容易吗,绝壁是一点儿也不容易滴!

可是,可是,皮毛没有了还可以再长,如果小命没有了,那么可就什么都木有了。

三煞在身子倒飞出去的时候,也立马明白了,于是这货的嘴里也泛着浓浓的苦味儿,看来在阳间的时候,鬼医大人对于自己与起司两个还是太过于纵容了,以至于现在到了小阎王大人的身边他们两个居然都忘记还有一个词叫做收敛的!

不过小阎王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不过也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这两个家伙。

所以起司与三煞两个家伙不过就是被拍到了墙壁上,并且陷入其中便再没有什么事儿了。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两个想要动弹一下呢,小阎王大人的声音居然再次响了起来:“你们两个就先在这里当上三个月的壁画吧,如果谁敢动一下,那么就别想再去阳间了!”

于是两货立马一动也不敢动了。

小阎王大人真的是太狠心了,明明知道他们在阳间小日过得那叫一个滋润,那叫一个有生有色,而且在地府的时候他们两个绝壁不是吃货,可是现在再看看他们两个身上那膘肥体壮的样子,分明在向着地府所有的人彰显着他们两个吃货的本色呢。

所以一听到如果动一动就不可以再回阳间了,于是两货说什么也不会动弹分毫的。

不回阳间那怎么行,那里可是还有着数之不尽的美食在等着他们呢,不就是当三个月的壁画嘛,当就当。

小阎王淡淡的目光自那一猫一狗两货的身上扫过,然后他又看了一眼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你们四个把那两块墙壁拆下去,然后抬到街上,告诉所有人只要有人可以让起司与三煞动弹一下,那么本王必有重赏!”

听到了这话,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四个人忙连声答应,于是只是几个呼息之前这四货便抬着起司与三煞的壁画迅速地离开了,于是房间里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小阎王的目光再次投到了那镜子内苏凌的脸上那,女子依就是如同自己记忆中的那般明媚,那般美好。

但是自己似乎已经有好久没有抱过她了,没有闻过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了。

想到这里,小阎王紧紧地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但是接着他的脸色却是微微地发生了变化:“嘶!”

小阎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小阎王大人!”随着声音一个漂亮的女子却走了进来,一看到小阎王那有些苍白的脸色,当下女子忙急急地心疼道:“小阎王大人,你是不是又碰到伤口了!”

小阎王的目光有些冷意:“谁让你进来的?”

女子本来已经走到小阎王的面前,抬手就想要卷他的衣袖,可是一听到小阎王这话,女子不由得呆了一个,但是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小阎王大人,我可是医女,你的伤今天还没有换药呢,我是过来给你换药的!”

小阎王的目光依就是冰冷,在看到女子居然还真的抬手想要碰触自己的衣袖时,小阎王却是衣袖一甩。

“啊!”女子一声惊叫,身子便直接自那破损的墙壁处甩了出去。

“哼!”小阎王冷哼了一声:“叫张仲景过来给我换药,本王既然可以让他一直留在地府里,为的可不是让他在地府里养大爷的!”

“是!”女子挣扎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一次她没敢再走进来,她知道一旦自己再敢走进去,那么只怕小阎王就会真的不顾自己老师的面子,一巴掌把自己抽死。

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女子的脑海里却是回想起自己刚刚进去的时候,看到小阎王脸上那抹难得一见的温柔,还有那铜镜里的女子。

难道说那个女子就是令得小阎王大人魂牵梦绕的鬼医大人吗?

女子一路走着,一路想着,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回到了阴间的医馆。

“丫头回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老师!”女子开口了。

医馆内的老者鸡皮鹤发,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只是一眼老者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是不是让小阎王大人生气了!”

“没有!”女子摇了摇头。

“唉”!老者叹了一口气:“你啊,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的吗,小阎王大人的一颗心早就已经系在鬼医大人身上,让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就是不肯听!”

“老师我有听!”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老者的身边:“我今天不过就是想去给小阎王大人换药嘛!”

“那你的药呢?”老者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眉头居然也皱了起来。

没错,这个老者便是张仲景,就是在z国历史上著有《伤寒杂病论》的那个张仲景,可是他在来到地府之后,小阎王便直接让他做了地府的医师那,当然了不只是他,还有扁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葛洪,钱乙,宋慈,吴谦等等,这些名医现在都就职在地府,只不过现在已经被小阎王安排到不同的地方去了。

那个女子听到张仲景的话,当下一呆,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里果然是空无一物,于是女子的脸色微变:“哎呀,老师坏了,我应该是把药忘到小阎王大人那里了!”

“唉!”张仲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药!”

一边说着,张仲景一边拿出了一个药包,然后忧心冲冲地看着自己的弟子。

“老师,我,我,我……”女子只觉得自己的老师一双眼睛足以洞穿一切,自己任何一点的小心思都瞒不过自己的老师。

“你啊,小阎王大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喜欢上除了鬼医大人之外的一切女人!”张仲景决定自己还是要好好地敲打一下自己的弟子。

“老师我今天去小阎王大那里,我看到那个叫做苏凌的鬼医了,那个女人没我长得漂亮!”女子提到这事儿语气里却是颇有些不服气。

“唉,你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那,那可真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张仲景看着自己的弟子一脸的可惜,说起来这个弟子他不过也是刚刚收下不久的,所以这个女子根本就不认识鬼医大人。

这个女子据说没死的时候在阳间也是一间医学院里的数一数二的女学生,但是却没有想到,一场车祸便把这个女子送到了地府里。

如果不是张仲景看上了这个女子的医学天赋,所以才会收她为徒,否则的话这个女子早就先被带到判官那里去了。

只是张仲景万万没想到,在一次偶然间见到小阎王之后,这个女弟子居然那发疯了一般的爱上了小阎王,而且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去接近小阎王。

一想到这些,张仲景就觉得自己一阵头痛,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那么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多余收一个女弟子吧。

“老师那个苏凌的医术真的很厉害吗?”女子不甘心地问道。

“嗯!”张仲景点了点头。

“比老师还厉害吗?”女子又问道。

“当然!”张仲景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拿着药包道:“我现在去给小阎王换药!”

“老师我和你一起去!”女子站了起来。

“你……”张仲景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自己的这个女弟子,但是想了想他终于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师徒两个人之间相处的时候还不算长,但是张仲景却已经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自己这个弟子的性子,只要她想要做的事情,自己就算是再怎么阻止也是没用的,她一定会想着办法地去做。

好吧,既然如此那么就交给小阎王大人来收拾她吧。

张仲景现在也是无奈了。

可是……

一想到小阎王大人如果真的生气了,那会是如何的可怕。

张仲景的心头当下就是一哆嗦,然后他决定自己还是再劝劝自己这个弟子,争取让她见好就收。

喜欢小阎王大人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却只能悄悄地放在心里,不可以表露出来,特别是不可以在小阎王大人的面前表露出来。

还有绝对不可以说鬼医大人半个不字,否则的话就算是小阎王大人没有听到,被其他人听到了,也不会放过这个弟子的。

毕竟那位鬼医大人在地府里的威望绝对是已经达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

就在张仲景迈步走进小阎王大人的房间里时,女子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欢喜,但是她的脚还没有来得及抬起来,便听到了小阎王冷冷的声音:“出去,谁让你来的!”

女子与张仲景同时怔住了。

张仲景再次在心底里暗暗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自己的弟子,却是发现女子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有看向自己,只是双手绞在小腹前,然后一脸委屈的眼含泪花,可怜兮兮地看着小阎王大人。

梨花带水美人面,不得不说这当真是很吸引男人眼球的,否则的话自古而今也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文人骚客都这般描写美人。

但是小阎王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美人儿的眼泪可是打动太多男人的心,但是却绝对打动不了小阎王大人的心。

朗心如铁说得怕就是小阎王这样的男人了。

“好了,小慕你先回去吧!”张仲景看到小阎王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于是他忙开口了,要知道在地府里还没有谁敢听到小阎王大人的命令后却还一动不动的,这个丫头根本就是想要激动小阎王大人真火,哎呀,真是不见者胆大啊。

“来人!”小阎王冷冷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参加小阎王大人!”小阎王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几个鬼卒便突然间之间出现了。

“把这个女人带下去,关在哀号之河里三个月!”

“是!”这些鬼卒可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他们只知道听从小阎王大人的命令。

“小阎王大人!”虽然心里明白自己的弟子根本就是自作自受,但是张仲景还是有些不忍心,他张了张嘴刚想要为自己的弟子求求情,可是小阎王大人却已经抬手阻止了他再继续说下去。

“张仲景,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应该清楚如是这个女人不是你的弟子现在她可就不是被关到哀号之河里一百天了!”

一句话,张仲景忙点头称是。

不错的,按着小阎王大人性子,如果有别的女人敢如此的明目张胆的勾引小阎王大人,那么现在绝对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结果,所以现在看来小阎王真的是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

“但是只此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

小阎王大人的话已经不用再说明白了,张仲景完全明白地点了点头:“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小慕但凭小阎王大人处置!”

“嗯!”小阎王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鬼卒已经抓住了小慕的两个手臂拖着她便要向着哀号之河的方向而去,而这个时候女子的尖叫声也同时响了起来:“小阎王大人,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喜欢你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小阎王大人求求你,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有信心你一定可以爱上我的!”

“那个,那个苏凌没有我漂亮,没有我温柔,也没有我年轻,而且我也会医术,我的医术也不错,小阎王大人,你不可以为了一朵花,而放弃整个儿花园……”

张仲景的眼睛闭上了,这根本就赶着去灰飞烟灭嘛。

小阎王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的大手缓缓地向前伸去:“你们放开她吧!”

那是鬼卒听令放开了小慕,当下这个女人还以为小阎王对自己有些松动了呢,忙拔腿就向着小阎王的房间里冲。

但是这个时候她身边的空间居然凝固了,无论她入怎么变化方向但是却都无法冲出去。

“小阎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快点放我出去啊!”这个时候小慕的心里有些慌了,她突然间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于是她忙又叫了起来:“老师,老师你快点帮我向小阎王大人求求情啊,老师,老师帮帮我!”

张仲景无力地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弟子,他是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再帮了,放眼整个儿地府里谁不知道鬼医大人苏凌那可是小阎王大人最大的逆鳞,可是你好死不死的非得要触及这块逆鳞,不要说他只是一个张仲景了,就算是老阎王大人与老王妃大人在这里,小阎王大人都不会给这个面子。

“啪!”小阎王的手掌当下便重重地向下一拍。

于是小慕的叫声直接嘎然而止。

她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但是仔细去看的时候,却是可以发现,她整个儿已经完全被拍扁到了地面上,因为已经是死鬼了,所以没有一滴血飞出来,但是看那样子就好像是阳间的人一巴掌拍在玻璃上,然后拍死一只蚊子之后再抬起手掌。

不得不说此时的小慕与那只被拍扁的蚊子一模一样。

接着一阵风吹过,小慕这一次却是直接随风飘散了,魂已飞,魄已灭,一切化为灰!

“小阎王大人还是让我给你换药吧!”张仲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很快恢复了镇定。

“嗯!”小阎王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地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接着露出精壮的上身。

到了这个时候才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阎王的身上居然赫赫然有着一道直接从左胸划到右腹的伤口,而且那伤口的肉向着两侧翻开着,其内却是有着七彩光芒闪动着,但是如果仔细去看才会发现那七色的光芒实现上每一种似乎都是与一道黑色相混合着。

“小阎王大人,还是先把鬼医大人请回来吧,您身上的这伤,我们几个都没有办法,相信除了鬼医大人外,都没有办法治好的!”张仲景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药包取出药粉洒在小阎王的伤口上。

“还是先等等吧,现在对于小凌来说很重要,现在我帮不上她的忙,那也不能给她添乱!”

“可是,可是小阎王大人……”张仲景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呢,但是小阎王却是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张仲景的话:“我自有决断!”

“是!”张仲景便不再说什么。

为小阎王大人处理完身上的伤口,又打开了他手臂上的纱布,那下面的伤口也是与身上的伤口一样,但是却被身上的伤口更深,更严重!

张仲景没有再说什么,依就是为小阎王大人换好了药,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张医师!”就在张仲景即将走时医馆的时候,却是迎面碰到了白无常。

白无常的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担心:“张医师,小阎王大人的伤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点儿啊?”

张仲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又严重了!”

“怎么会这样!”白无常一皱眉:“张医师那你看现在地府有没有什么药材可以治疗小阎王大人身上的伤啊,只要你说得出来,那么我一定就可以找到!”

“唉,最好的办法就是请鬼医大人回来为小阎王大人进行治疗,那伤也就只有鬼医大人才可以手到病除,可是小阎王大人却不肯!”张仲景说着又摇了摇头,他就搞不懂了,小阎王大人明明是那么一个果断的人,就算是鬼医大人在阳间的事情再怎么重要都好,那么抵不过小阎王大人的命重要吧。

可是小阎王大人居然宁可自己忍着痛苦硬撑,也不把鬼医大人叫回来,何苦呢?

白无常听到了这话,他也是一脸为难地咬着嘴唇。

要知道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四个家伙已经跟在小阎王大人身边太久了,在鬼医大人苏凌还没有来到地府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跟随在了小阎王大人的身边,所以他们四个家伙都知道现在鬼医大人在阳间所遇到的事情对鬼医大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可是,可是……

“张医师,谢谢你了,我会想办法的!”白无常想了想,然后对着张仲景一笑便离开了!

……

此时此刻,黄沙战场上,苏凌自己都已经记不得自己杀了多少的敌军了,但是不管怎么杀那些敌军依就会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似乎永远也杀不完的样子。

进入到苏凌体内的黑气越来越多,于是她身上的那套绿色兵士的衣服居然有了变化。

一块护心甲居然在她的胸口处形成了。

“这是那些黑气凝成的!”苏凌的眼睛一亮,于是她居然劈手又夺过来一把钢刀,一人双刀舞动了起来,随着她每一刀斩下再拔起来的时候都会带起一从血花,然后接着便又有一道或者两道黑气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于是接着她足下已经破烂不堪的草鞋居然变成了那靴子,而且还是一双战靴。

战鼓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苏凌看得清清楚楚,敌方居然又加入了一队骑兵,而那些骑兵仗着高度与速度这两个优势居然已经突破了她们这一方的封锁线。

于是苏凌身形连动,直接杀出了一条血路,正面迎向那队骑兵。

苏凌想得很清楚,自己怕是已经来到了古战场,那个池田秀一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而古战场这种地方,如果自己不能获得胜利那么便会永远成为这里的一个小兵。

所以她现在需要更强大的力量,而那些黑气能提供给自己的就是力量。

当然了那些黑气需要靠着杀人才可以得到。

普通士兵体内的黑气太少,那么这些骑兵体内的黑气应该会比那些普通士兵要多出来不少的。

对面的那些骑兵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弱弱的兵士居然敢挡在他们的前面,一时之间这些人居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哄笑声,不得不说苏凌的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找死。

苏凌将手中的双刀扛在肩膀上,一双冰冷的眸子里直直地盯着那队骑兵:“来啊,来啊,快点过来吧!”

不得不说现在她已经是有些迫不急待了。

“哼,你既然想要找死,那么我们就成全你!”随着骑兵队长的一声冷喝,于是这队骑兵便一起向着苏凌冲了过来,对于他们来说这个自不量力的小兵,连盘菜都算不上!

到时候只怕都不用他们出手,单是这银盆大小的马蹄子一下子便可以将这个小兵活活地踩死。

可是理想都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这句话在现实世界里通用,同样的在这个古战场里也是可以通用的。

就在这队骑兵临近到苏凌身边的时候,女子却是大吼一声,接着连人带刀直接飞跃而起,然后手中的双刀一斩马首二斩人头。

她的速度是那么快,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而且在飞跃起来的同时她还带起了一片黄沙那,迷住对方的人眼还有马眼。

于是一声接着一声的人的惨叫还有马的哀鸣声便不断地响了起来。

一时之间似乎整个儿战场之上都已经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苏凌的身上,这一场大战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苏凌的个人表演。

此时此刻苏凌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看不出来颜色了,她的手上,她的刀上,她的脸上到处都是血痕。

那些都不是她的血,那些都是被她杀死的兵士的血。

虽然苏凌很清楚这个古战场不应该是真实的,可是当刀砍入到人体的时候,那刀锋入肉的感觉居然是那么明显,还有那清脆入耳的骨裂的声音。

当那鲜血喷到身上的时候还可以感觉到滚烫的温度。

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了苏凌一种错觉,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成?

重重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疼!

没错很疼,知道疼这说明什么!

苏凌的目光闪动:池田秀一你在哪里,既然这个世界是你带我进来的,那么你现在藏在哪里呢?

苏凌每杀一个人都会看一眼对方的脸孔,没有一个人是池田秀一,难道说那个家伙在等着与自己的最后对决不成?

心里虽然在不停地思忖着,可是苏凌手上的钢刀却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

终于这一队足足近千人的骑兵居然被苏凌以一人之力全都消灭了。

当最后一个骑兵连人带马倒在沙漠里的时候,当又一道黑气进入到苏凌身体里的时候,一道血红色的铠甲却是已经完整地将苏凌的身体包裹了起来,只是头盔还没有形成。

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铠甲,苏凌又看了一眼自己握刀的双手,此时在自己的手掌与刀柄之间完全都是鲜血,那是一种又粘又滑的感觉,有些让她握不住刀了。

于是苏凌走到一具尸体旁,直接俯下身在这具尸体的衣服上把自己的手上还有刀柄上的血都擦干净。

而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片漫漫黄沙居然已经完全被鲜血浸红了。

“来吧,兵死了应该还是将吧,那现在将在哪里呢?”苏凌长发一甩,双刀在手立在那些尸体之中,豪情万丈地将手中的钢刀向着对方的阵营一指:“你们出来吧,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随着苏凌的话音落下,一群黑衣兵士再一次如潮水般的涌了出来,同时苏凌也清楚地看到同时还有一群黑着黑铠的骑士,但是在那些骑士当中却有着一位银铠的大将军存在,那位大将军一抬头一张美丽而熟悉的脸孔却是映入到了苏凌的眼帘,池田秀一,居然是他!

------题外话------

今天是第三百章求月票是必须的。

关于明信片,请大家先加群179614500,进群后把鬼医的全订阅截图发给群管,然后会得到正版群号,进入正版群后,想要鬼医名信片的妹纸就将自己的地址发给群管就可以了,等到名信片出来后,游游会一一邮寄给大家的。

再次打预防针,从学校毕业后,游游的工作一直都是在电脑上处理,所以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动过笔了,连拿笔都快要忘记了,所以大家可以抓只蟑螂,然后蘸上墨水让它在纸上爬,小游子的字和那差不多!大家到时候尽可以无视小游子!好丢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