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297】,青木原树海,各怀鬼胎,下棋

草壁天正与草壁操这个时候已经抵达了青木原树海。

不得不说现在青木原树海的人还真是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

草壁操走下了车子,她的一双眼睛便眯了起来,她看着众人身后那片青青葱葱的树林,嘴角处的笑容却是更浓了,以她的眼力自然是可以看得出来,在那青翠欲滴的树林里,却是遍布着一种极浓的黑气,而她正是为了那些而来的。

草壁天正看了一眼草壁操,接着他便苦笑了一下,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来,草壁操很不喜欢挤入到那些人群当中,于是他忙开口了:“操小姐,您先在这里稍等,我过去问问什么时候开始!”

“嗯!”草壁操点了点头,那神态似乎根本就是觉得草壁天正做这些本来就是应该的一样。

草壁天正也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就向着人群走去。

再说就在草壁操靠着车头站着的时候,又一辆漂亮的车子,在她的面前一个漂亮的刹车便停住了,不得不说这下子倒是吸引了她的眼球。

从那辆车子里,走出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男子面皮白净,虽然英俊,但是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却总是显得有些阴沉,只不过他戴着的眼镜倒是将那份阴沉遮挡了,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眼镜男特有的文弱之感。

而至于另外一个男子,却是令得草壁操多看了几眼,那是一个灼灼其华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灿烂得就好像是那天边的红霞一般,极为绚丽。

虽然草壁操真的可以说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是在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她的脸孔还是微微有些发烫,好漂亮的男人啊。

一颗心微微地跳动了起来,草壁操看着那个男子眼睛越发地明亮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样的男子只要是女人看到了,只怕都会动心吧,就算是草壁操这样的女人也是一样的。

可是很快草壁操便发现,这个男子居然与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两个人似乎总是有些不经意的亲密举动,于是草壁操的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草壁天正却是已经回来了:“操小姐,我问清楚了,一会儿大家便都进入到青木原树海之内,然后我们自己的随身用品都不可以带,只能带上主办方给我准备的东西,然后需要在青木原树海度过七天七夜的时间才可以!”

“嗯!”草壁操点了点头,然后向着那两个男子所在的方向一使眼色:“草壁天正那两个男人你认识吗?”

草壁天正微微一怔,然后他的目光便落到了那两个男子的身上,接着草壁天正点了点头:“操小姐,我认识,他们两个一个是山口组的军师,有着狡狐之称的井上丰郁,哦,就是那个戴眼镜的人。”

“而另一个就是甲贺家族的甲贺秋华!这个甲贺秋华说起来还真是让人各种搞不懂!明明是一个天才人物,而且又有身份又有地位,但是他却偏偏喜欢的是男人!”草壁天正倒是把自己知道的有关于甲贺秋华的消息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一听到这个灼灼其华的男子居然是一个玻璃,当下草壁操的心底里也不知道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了。

时间不大,又一辆车开了过来,车子停下之后,从里面走下一个高大而又英俊的男子,男子的目光冰冷而无情。

而紧接着又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女子,女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她的笑容却是不及眼底。

当一看到这一男一女,当下甲贺秋华,还有草壁操两个人的目光便都集中在了这一男一女的身上。

“操小姐怎么了?”草壁天正也深深地看了一男一女一眼,然后便扭头问向草壁操。

草壁操有些鄙夷地看了草壁天正一眼,然后缓缓地道:“等一会儿进入青木原树海的时候,我们要跟在这两个人身后!”

“为什么啊?”草壁天正一脸奇怪地问道。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草壁操白了草壁天正一眼,不得不说对于这个男子,她现在已经连虚与委夷都觉得有些不奈了,你说说这个男子既然是生在草壁家族,怎么连这两个人是活是死都看不出来呢。

无怪乎家主大人对于家族内的这些人一个个都很不满意,就凭着他们这样的人,如果真的继续草壁家族想必草壁家族也会渐渐走向没落吧。

草壁天正一看到草壁操一脸不奈的样子,当下却是在心底里暗暗地长叹了一声,不过嘴上却并没有说什么,他的心里很清楚,草壁操根本就没有拿他当过家人或者亲人来看。

同样的,他也一样没有拿她当成过家人看待。

那两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呢,草壁操居然想要跟在他们的身后……

草壁天正在心底里回想着刚才草壁操的话,接着他的嘴角处便掠起了一抹笑意,太好了,草壁操我正想着在这青木原树海如何搞出些意外让你来个香消玉陨呢,现在说不定机会就已经来了。

想到这里,草壁天正却是抬脚向着那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你好,我叫草壁天正,你叫什么名字啊?”

“重极!”高大的男子冷冷地看了一眼草壁天正,然后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

“重极?”草壁天正在自己的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很可惜在之前他并没有听说这么一个名字。

“我叫凌蕾!”重极身边的女子也对草壁天正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好啊,我是甲贺家族的甲贺秋华!”这个时候甲贺秋华却是也走了过来。

草壁天正微微一怔,要知道在他掌握的一切关于甲贺秋华的资料来说,这个男子绝对不是一个会笑颜如花般来主动认识陌生人的交际花,而且正与之相反,他其实是一个很高傲的人,除非是在井上丰郁的面前,无论面对谁,就算是现在的甲贺家族的家主,他也是一脸的高傲,可是现在他居然可以放下身段来主动想要认识这两个人……呃,或者说这两个鬼!

这是什么原因呢?草壁天正有些搞不懂了。

不得不说草壁操这个女人还真是太过于粗心了,没错以她的眼力在重极与凌蕾两个人一下车的时候,她便已经清楚地看到两个人的身上环绕的那些黑气了,所以她自然就明白这两个人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死人了,而且重极身上的黑色已经有些隐隐地闪动着几分金色的光芒,也就是说这个叫做重极的死人,他不但是死了,而且死后也一直在修炼,并且还是很多年了。

至于那个女子,她的身体外死气浓而且重,这便说明她死亡的时间其实并不长。

草壁天正就算是真的修为不怎么样,但是他也毕竟是草壁家族的人,感觉知一点点死气,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草壁操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在意这些。

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应该高看自己,也不应该看低别人,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便说明你已经在倒霉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甲贺先生认识你很高兴!”草壁天正一脸惊地看着甲贺秋华,那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倒似不像做假。

甲贺秋华很有礼貌地对着草壁天正一点头,然后他的目光便落到了重极的身上。

“你好,重极!”重极脸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凌蕾也同样点了点头。

只是他们两个的态度与草壁天正的态度比起来可是差得太远了,居然连热络都算不上。

“哦,重极先生,凌蕾小姐,这一次的青木原树海之行,我们需要在里面住上七天七夜,而且按着主办方的要求,我们这些人都是两人到五人的小队,而在这些小队与小队之间也可以自由组合,但是自由组合之后的队伍人数却是不可以超过十人,所以重极先生,凌蕾小姐,不知道我们这个小队可否与你们的小队组合呢?”

甲贺秋华笑眯眯地问道。

不得不说这人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人长得好看,那么笑起来的样子也真的是很迷人。

凌蕾一笑,但是却并没有说话,她只是含笑看向重极。

重极深深地看了一眼甲贺秋华,一抹意味深长却是被他完美地敛在眸子内:“可以!”

“那就太好了!”甲贺秋华脸上的笑容一时之间更绚丽了起来。

井上丰郁虽然一直都没有参与几个人之间的对话,但是他却一直站在甲贺秋华的身边,不得不说现在他的脸色是真的不怎么好看。

当下井上丰郁一拉甲贺秋华的衣袖。

“咦,怎么了?”甲贺秋华忙问。

“秋华你和我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井上丰郁直接道。

“哦,好的!”甲贺秋华点了点头,然后颇为报歉地看了一眼重极,接着便和井上丰郁走到了边。

“丰郁怎么了?”甲贺秋华一脸不解地看着井上丰郁。

“秋华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就提出要和别人组队呢,我们又不知道他们的实力,万一拖累我们怎么办?”井上丰郁道。

“不会的,不会的,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男子很强!”甲贺秋华道。

“唉!”看到自己就这算这么说,甲贺秋华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可是让井上丰郁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喂,秋华你可别忘记了,我们来到青木原树海,可是为了寻找东西的,你带着他们,那么绝对会耽误我们自己的时间!”井上丰郁说着看了一眼甲贺秋华那张有些不高兴的脸孔后便又补充了一句:“乖了,要知道我们现在找到马蓉蓉记忆里的东西才是最关键的!”

“好吧!”甲贺秋华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眼帘却是微微地垂了下去:“那我去告诉他们一声,我们不和他们组队了!”

可是甲贺秋华还没有来得及过去对重极说呢,便看到草壁操走到了重极的面前:“重极先生,我们草壁家族的队伍也想要与你们组队,你觉得如何?”

重极看了一眼草壁操,然后却是微微一笑:“这个单是我一个人还真的做不了主,毕竟现在我们的这个组队里,还有一支队伍,只要他们同意那我没有意思!”

凌蕾一直跟在重极的身边,只是淡淡地微笑着,却不开口。

草壁天正也没有想到,这个草壁操居然会主动与别人组队,话说这位大小姐,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这么做的人啊,难道说……

想到这里,草壁天正的目光不由得在重极,甲贺秋华,还有井上丰郁三个男子的脸上扫过,在他看来重极是死人,草壁操就算是眼光再不济应该也不会喜欢上一个死人吧。

那么就是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可是他们可是基友……

看到草壁操向着自己两个人这边走了过来,甲贺秋华忙道:“那我过去和他们说清楚,他们两队想要组队的话那就去,咱们不和他们一起了!”

但是甲贺秋华的脚步才刚刚抬起来,却被井上丰郁一把就扯住了他的手腕:“不用了,我改变主意了!”

甲贺秋华有些不解地看向井上丰郁。

“呵呵!”井上丰郁微微一笑:“呵呵,呵呵,草壁家族可是很有名的阴阳师家族啊,有他们的加入,那么对于咱们想要寻找的东西岂不是有更大的帮助!”

甲贺秋华的眉头微皱:“可是刚才你不是说不想要让别人知道吗?”

“是啊,到时候在咱们离开的时候,把他们变成死人不就可以了吗!”井上丰郁笑得很荡漾:“我相信你们甲贺家族的甲贺刀流!”

甲贺秋华的眸子低垂,让人看不清他眸子里的光华。

“秋华,我这也是为了让咱们两个人在这青木原树海里可以顺顺利利地拿到东西,然后再平平安安地走出来,而且你也明白我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啊,别人的命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我的秋华那可是我的心肝啊,我一定会很在乎很在乎的!”

听到这种暖洋洋的情话,于是甲贺秋华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一切由丰郁做主就好了!”

只是此时井上丰郁却并没有注意到,两点清冷的目光却是正盯在他手指上的那枚黑色的指环上。

“呵呵,甲贺君,井上君,我是草壁家族的草壁操,我想如果你们的组队中有我们草壁家族的人加入,一定会对整个儿队伍大有帮助的!”草壁操笑得很自信,那是源于她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井上丰郁还是认得草壁天正的,他看了一眼跟在草壁操身后的草壁天正,就跟一个下人一般,当下井上丰郁便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那是当然了,欢迎草壁小姐的加入,我们真是求之不得啊!”

说着井上丰郁的大手便与草壁操的小手握到了一起。

两个人很快便松开了手,接着草壁操的手又伸到了甲贺秋华的面前。

甲贺秋华看了一眼草壁操,然后道:“对不起草壁小姐,我没有习惯与陌生人握手的!”

一句话,草壁天正,井上丰郁两个人的脸色同时一变,在他们看来只怕因为这句话,草壁操都会立马翻脸的。

可是让人意外的却是草壁操不但没有生气,脸上的微笑却是都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改变:“呵呵,是吗,那倒是我唐突了!”

一时之间这边的四个人倒是聊得颇为热火朝天,而那边的重极却与凌蕾两个人静静地站在一起。

“呵呵,老大来了!”重极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是啊!”凌蕾也笑了起来:“而且这一次老大那边一共来了四个人,正好咱们这一队还差了四个人呢!”

没错,苏凌的确来了,而且她还带来了阿狸,介沉,步清尘一起。

重极与凌蕾两个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便停了下来,车门推开,四个年轻的男女便从车内走了下来,为首的正是一个红裙女子,只是让人觉得奇怪的却是这个红裙女子的脸上居然戴着一个面具,正好遮住了她那张脸孔的三分之二,只露出一张红唇在外面,至于她身边的那一女两男脸上也同样都戴着一张面具,也是与她一样遮住了脸孔的三分之二。

看到这四个人,草壁操的目光却是在这个红裙女子的躲在停顿了片刻,记忆如同流水一般的打开了,在她的记忆里,还有一个女子也是极为喜欢穿一袭红裙,只是那个女子现在不应该在r国。

于是很快的草壁操便收起了心神,因为她发现那个红裙女子的目光只是从自己的身上一扫而过,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如果她真的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那么她是应该会认出自己的。

草壁操的心情平和了下来。

“我们一起组队吧!”红裙女子来到了重极的面前直接开口道。

重极点了点头:“好,没有问题!”

可是重极这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边的井上丰郁却不乐意了:“不行,不行,我们明明已经组好队了,再说了你们四个人,呃……”

说到这里,井上丰郁的目光很明显在步清尘的身上停了一下:“再说了你们居然还有一个瞎子,我们现在可是要进入青木原树海,那里十分危险,谁会有闲功夫去保护一个瞎子!”

“喂,你说话给我小心点!”介沉冷冷地声音响了起来,他抬手指着井上丰郁的鼻子:“你再敢说一次,信不信老子把你打的连你娘都不认识你!”

“你!”井上丰郁一时之间气结了,他刚想要再说点什么,不过这个时候甲贺秋华却是已经身形一闪,挡在了介沉与井上丰郁的中间:“那个两位都少说两句吧!”

“老大!”介沉没有理会甲贺秋华而是直接转头看向苏凌。

“算了,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那么就算了!”苏凌倒是也不介意。

她倒是没有想到,那个之前在医学院有过几面之缘的鬼眼女子,而且自己似乎好像还可以算是救过她一命的唐心,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草壁家族的传人,呵呵!

心底里暗暗地摇了摇头,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看出来她的伪装,这个女人,不能留!

这倒不是说苏凌嗜杀,而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洞悉了草壁操的用心,无非就是在z国学习z国那些术法,然后现在学成归来恢复了她自己原本的身份。

如果只是学习交流神马的,苏凌不会介意,可是现在摆明了就是这草壁家族根本就是偷学z国的术法,这一点就不是苏凌的可以原谅的了。

虽然z国人一向讲究有容乃大,但是想必应该没有什么人可以大度能容到如此地步:一个本来在你家杀人放火的强盗,然后某一天突然间摇身一变,到你家偷了些东西出来,然后你还因为他只是偷了些东西而原谅他的!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却是缓步自人群中走了出来,男子一袭白衣飘飘,看着他款款走来,似乎踏碎了一地的月华,一阵风吹过,他身上的月白色长袍,却是猎猎而动,倒是让人有一种错觉,下一秒的时候这个男子便会临风而去。

随着这个男子款款走来,一时之间倒是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了。

男子目不斜视,很快就来到了苏凌的面前,接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知道在下可否与尊驾组队呢?”

草壁天正的嘴巴张开了,他有些搞不懂了,这位阁下怎么可能需要与别人组队呢,不正常,这太不正常了。

“他是谁?”草壁操在草壁天正的耳边问道。

“操小姐,他就是土御门的池田秀一!”

“池田秀一?!”草壁操的秀眉一挑,对于这么一号人物,她可是早就有所耳闻,但是直到今时今日她才是第一次看到本人,不得不说这个男子真真是要比甲贺秋华还要更艳丽三分呢。

苏凌的目光停在男人胸前的一块牌子上,然后笑了:“似乎池田阁下根本就是此次活动的评委吧,难道说评委也可以与人组队吗?”

听到了这话,池田秀一一低头果然看到自己的胸前还挂着一块:评委池田秀一的牌子呢,当下池田秀一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是我不好,是我忘记了!但是我是真的很想请四位到青木原树海里一叙,不知道四位意下如何?”

“何时?”苏凌问道。

“现在!”池田秀一说着又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至于这些人却是需要等到月上中天,乌云遮月的时候才可以进去!”

“好!”苏凌直接点了点头:“就坐我们的车进去吧!”

“没问题!”池田秀一显得很开心,当下都不用苏凌招呼,便直接向着那辆七人座的商务车走去而且还是直接走到了驾驶的位置上:“我来开车不介意吧!”

“随便!”苏凌对于谁开车这种事,根本就不在乎,于是苏凌,介沉,步清尘还有阿狸四个人便又重新坐到了车上,接着池田秀一一踩油门,然后黑色的商务车便直接冲入到青木原树海之内。

众人目送着黑色的商务车远去,一个个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重极瞪了一眼井上丰郁,娘的如果不是这个家伙那么自家的老大一定会与他们组队的,现在倒好,自家老大已经被土御门的池田秀一给带走了,要知道老大可是才刚刚从那家鬼医院里回来。

而且介沉与步清尘两个人也不过是才刚刚苏醒,就被老大给带出来了,唉!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重极真的是越想越对井上丰郁各种的不满,这个王八蛋,这辈子就没有长好嘴,等着吧,等到进入了青木原树海,自己一定会想个办法把井上丰郁留在这里!

“重极,你在生气!”凌蕾现在早就已经与重极混熟了。

“嗯,那个井上丰郁很讨厌!”重极低低地道。

“呵呵!”凌蕾笑了:“重极,你发现没有,其实咱们这个队里还是很有趣的!”

“……”重极挑了挑眉,表示自己原闻其详。

“你看看那四个人,虽然明明是两个小队,但是他们那两个小队之间的气氛都好怪的!”不得不说女人的感觉还是很灵的,虽然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呃!”重极还真的没有注意过这样的事儿:“呃,那个草壁操在草壁家族的地位一定比草壁天正高出来许多,还有那个甲贺秋华与井上丰郁应该是那什么吧……”

“呵呵,那只是表面!”凌蕾却是不置可歪地笑了起来。

“……”于是重极更奇怪了。

“重极,虽然论实话我在你的面前真的是不够看,但是我是女人啊,女人的感觉可是很灵敏的!”凌蕾说着又是一笑:“看着吧,我相信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像表面上看着的这样!”

重极颇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凌蕾,老实说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这份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距离月上中天还有些时间,但是活动的主办方已经把他们准备好的一个个背包拿了出来。

大约足足有两百多个,每一个人领一个背包,而那背包内便是主办方为大家所准备的这七天七夜的生活必须品。

井上丰郁领完了自己的背包,便凑到了甲贺秋华的身边:“秋华,你去车上,把你背包里的东西掏出去,然后把那个马蓉蓉的嘴堵上,放在背包里,但是记得一定要小心些,可别让其他人看到!”

甲贺秋华没有动,那双清亮的双眸却是盯着井上丰郁。

在青木原树海之内要呆上七天七夜,可以说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且这个背包里,有着足够的水还有干粮,但是现在井上丰郁却让自己把东西都拿出去……

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去,毕竟马蓉蓉记忆中的那魂幡,也是井上丰郁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吗,但是……

井上丰郁这个时候自然也注意到了甲贺秋华的目光,其实他自己的心底里也知道这么说有些不妥,但是青木原树海的危险他还是知道的,他可不想让自己身陷险地而没吃没喝。

而且就算是法宝再好,也得要自己有命享用才行啊,所以这个时候的他绝对是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

“那个秋华,你快点儿过去吧,放心我的背包里的吃的,还有喝的那可是属于咱们两个人的,而且咱们还有一个组队呢,大家不会看着咱们两个挨饿的!”

一边说着井上丰郁便又一边将嘴巴凑到了甲贺秋华的脸上亲了一口:“好了,我都已经亲你了,你快点去吧!”

甲贺秋华无声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背包便悄悄回到了车里。

他将背包内的东西直接倒在车里,然后又将马蓉蓉的半身铜像装在其内!

井上丰郁一直都有留意自己车上的动静,他是真的有些担心,他怕甲贺秋华现在不听自己的话,而不把马蓉蓉的半身铜像带出来。

如果不是怕会引来别人的注意,他早就跑到车旁看着甲贺秋华了。

还好甲贺秋华所用的时间并不长,只是一会儿便走下了车。

“好了?”井上丰郁嘴里的话是问甲贺秋华的,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都没有离开甲贺秋华背上的背包。

“嗯!”甲贺秋华点了点头。

“哦,我看看!”可是就算看到甲贺秋华点头了,可是井上丰郁却还是走到甲贺秋华的身后打开他背上的背包,向里瞄了一眼,当看到马蓉蓉的半身铜像时,他才终于吐出一口气,然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不信我?”甲贺秋华的声音有些受伤。

“不是,不是,不是!”井上丰郁忙摆了摆手,同时为自己解释道:“怎么会呢,秋华你知道我的,我这个人就是习惯无论做什么人都是会很谨慎的。这是习惯,再说了我就算是不相信别人,也会相信你的!”

一边说着井上丰郁一边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甲贺秋华。

“恶心!”不远处的草壁操看到这一幕,却是翻了翻白眼,然后冷冷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当然了,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足以让她身边的草壁天正听了一个清楚。

草壁天正一笑,然后目光却是悄悄地扫了一下草壁操然后又扫了一眼井上丰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一男一女可是可以凑到一起的话,那么一定很般配!

重极与凌蕾两个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只是两个人只是静静地看戏,脸上带着淡淡地微笑,但是却并没有做任何评论。

“喂,到底什么时候让我们进去啊,你们看现在月亮都已经上中天了!”这个时候有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他的声音众人也都跟着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月亮,果然那个声音并没有说错,现在月亮已经升到中天了。

一个主办方的工作者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道:“大家先请安静,大家先请安静,现在月亮是上了中天了,但是大家还请稍安勿躁,一定要阴云遮住月亮的时候,你们才可以进去!刚才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土御门的池田大师已经先行一步进入了青木原树海,所以大家只要再耐心地等待片刻就好了!”

一听到池田大师四个字,于是众人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草壁操的眼睛微微一眯,她可以感觉得到,那个池田秀一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哼,池田秀一你就等着吧,等我哥哥草壁辽一回来了,你们两个注定会有一战,到时候输的那个人一定是你,然后紧接着就是我哥哥正式走入到人们的视线时!

接下来便是草壁辽一接任草壁家族的家主之位,然后带领着草壁家族成为r国最强大的阴阳家族。

而池田秀一在这里只能扮演一个角色,那就是草壁辽一的踏脚石。

嗯,嗯,不得不说那个男人还真的是一块很不错的踏脚石。

心底里草壁操暗暗地想着。

只是事情真的会像她所想的这么美好吗?

一切的一切现在只不过就是雾里看花,真正可以看透的又有几人呢?

再说苏凌几个人一路上倒是并没有说话,池田秀一的车技还真的很不错,虽然这一路都是在青木原树海之内川行着,但是坐在车内却并不觉得颠簸。

池田秀一的车速很快,但是就算是这样,直到月上中天的时候,车子居然还没有开到地方。

“池田秀一现在已经月上中天了!”苏凌开口提醒了一下池田秀一。

“呵呵,没关么,月上中天我管不着,但是乌云遮月却只有我说了算了!”池田秀一笑得嘴角不由得勾了一下:“冒昩地问一句,你们几位应该是去过慈急综合医院吧?”

苏凌的脸上没有半点吃惊,她含笑看着池田秀一:“不错!”

“呵呵,呵呵,看来几位个个都是高手啊,居然可以从慈急综合医院里平安地走出来!”池田秀一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朵迎春花一般。

“看来池田秀一对慈急综合医院也很熟悉!”苏凌继续道。

“是啊,我想既然你们是平安的走出来了,那么想必那位鬼院长应该对你们说我土御门想要找他们麻烦的事情了吧,而且也应该说明了想请你们相助!”池田秀一说这话的时候,用的都是肯定句,没错就是肯定句。

“不错!”苏凌同样点了点头:“当然了,我也答应了!”

“我知道!”池田秀一的脸色依就是没有任何变化:“所以也就是说我如果真的想要找慈急综合医院的麻烦,那么就必须要先过你这关了,呵呵,呵呵!所以这位小姐说起来我们双方应该可以算是敌对的!”

池田秀一的话才刚刚落下,一只冰冷而锋利的东西却是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当下这个男子不由得翻了翻眼皮,然后道:“小狐狸,你还是先放下你的爪子吧!”

阿狸不由得一怔:“你,你怎么知道我是狐狸!”

“呵呵,我蒙的呗,但是却没有想到你自己居然这么快就承认了!”池田秀一倒是一副心情好好的样子。

阿狸一瞪眼睛,真的是蒙的吗,那自己似乎有些对不起狐狸这个词儿了。

“阿狸别理他!”介沉却是拍了拍阿狸的肩膀。

步清尘也笑了:“这位池田先生早就已经看出来你的真身了!”

苏凌含笑看了一眼阿狸,然后接着道:“池田先生把我们带进来,想来不是想要杀人灭口!”

“不错!我一来是想要与你下一盘棋,二来是想要和你们谈笔生意!”池田秀一的脸色收起了笑容恢复了平静。

“什么生意?”苏凌随口问道。

“呵呵,至于是什么生意那还得看你的棋艺如何,呵呵!”随着池田秀一的笑声落下,车子也跟着停了下。

几个人这才发现在这里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建好了一个草屋,而且此时此刻草屋里居然还亮着灯:“几位下车吧!”

池田秀一说着便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我可是专门给几位准备了好酒好菜!”

苏凌几个人下了车,然后就看到在那草屋的周围居然布置了一个诡异的阵法,而池田秀一却是已经直接走入到了阵法之内,没办法那间草屋就在阵法的正中间。

“只要咱们开始喝酒吃菜了,那么乌云也就该遮住月亮了,想来现在那些人一个个都急坏了!”池田秀一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草屋的门。

草屋内倒是一个人也没有,而那光明却是来自到屋顶的一梅足足有一个壮汉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下面是一个圆桌,上面果然如同池田秀一所说的一般,摆满了各种美食。

当下几个人也没谁会客气的,就连老鼠花花都一边叫着一边爬出了苏凌的口袋,巴巴地看着满桌的食物直流口水。

而这个时候天空中,一团乌云却是遮住了月亮!

------题外话------

下一章就开始各种的精彩了!所以为了精彩,快点拿票票出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