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80】,三攥心脏,夜色复活

b市的总医院门口,叶雯正焦急地不断地向着那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张望着,而且时不时地她还会看一眼自己的手表。随着分钟缓缓地移动,叶雯的眼底里简直都要冒出火来了,怎么苏凌还没有来呢?

哎,现在这个时间段正是堵车的高峰期,小凌啊,小凌啊,希望你别遇到堵车。

上帝啊,老天爷啊,佛祖啊,求求你们保佑,一定要让我哥哥平安无事儿,一定要让小凌及时赶到,一定要让小凌可以救到我哥哥。

时间又过去了三分钟,可是还是没有苏凌车子的影子,叶雯可是记得很清楚,苏凌的车是一辆红色的轿车。

红色,红色,红色……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红色车子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哎呀,怎么小凌还不来呢?”叶雯现在可是急得都已经不行了,此时此刻的叶雯真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缓步走了出来:“小雯,你先进去看看你哥吧!”

中年男人的声音充满了疲惫之感,而且他的那双眼睛里,也完全地被血丝布满了,眼底里那种深沉的悲伤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爸爸,怎么了,我哥……”听到中年男子这么一说,叶雯的眼睛立马就瞪大了起来,那双本来就已经哭得红肿的眼睛里,立马又被水雾填满了,一股不好的感觉,开始在她的心头上涌动着,自己的爸爸怎么会下来呢,爸爸为什么不陪着哥哥呢?

“大夫说,已经不行了,去吧,别等你的朋友了,去见见你哥的最后一面吧!”中年男人说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跌倒,这辈子,他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累,在急诊室里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呼吸了,他的心就好像生生地被切割成两半了,那种痛,没有办法用言语来描绘,可是他却更清楚,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倒下,所以叶爸爸这才下来透透气。

“不,不,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叶雯有些失控地摇着头,不可能,不可以,怎么可能这样呢,苏凌还没有来呢,对,对,对,一想到苏凌这个名字,叶雯的眼底里又恢复了几分清明:“爸爸,只要苏凌来了,那么我哥就一定不会有事儿的,我相信她,我相信她!她的话,一定有办法的,而且,而且她还有着那种针剂呢,那种药可以延长人的生命,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定有办法找到救哥哥的法子,爸爸,爸爸,绝对不会有事的,我知道,这家医院里的大夫,都是庸医!”

虽然叶雯不过也是才刚刚与苏凌见过一面罢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苏凌在心底里总是有着一股莫名的信任感,她觉得苏凌一定可以救下自己的哥哥。所以在她哥哥出事儿的时候,她都没有想到沐栉雨或是莫淑华打电话,倒是立马就打通了苏凌的电话,也许这一切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轿车一个漂亮的甩尾,便已经停在了叶雯的身边,车窗下沉,露出了苏凌的脸:“小雯,我来了!”

“苏凌,太好了,太好了,快点,快点,小凌,快点和我一起去救我哥!”一边说着,叶雯已经伸手就拉开了苏凌的车门,然后拉住苏凌的手,就把人往车外拽。

“小雯,我得先把车停好,这里是医院的大门口!”苏凌还是很清醒的,毕竟医院的大门可是挡不得的。

那个中年男人这个时候却立马接口了:“我来停车吧,你们先上去!”

“嗯,嗯,这事儿就交给我爸爸吧!”叶雯说着,催促道:“小凌,快点,刚才那些庸医们,让我去见我哥最后一面!丫的,等着,等着小凌把我哥哥治好了,我非得砸了这间医院不可。”说着,叶雯已经紧紧地握起了拳头,但是苏凌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叶雯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却是在微微地颤抖着,虽然她自己现在正在极力的克制着,可是那种颤抖却还是在继续着。

苏凌知道,这是叶雯在害怕,她很害怕她会真的失去她的哥哥。

“好!”苏凌不再犹豫了,她点了点头,拿起随身的小坤包,便跟着叶雯一路狂奔着向着那急救中心而去。

中年男子看着两个女子的背影,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苏凌到底能不能救得了自己的儿子,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唉,真是没有想到,在b市可以呼风唤雨的叶家家主,现在对于自己儿子的伤势却是束手无策。

不过那个女孩,在他看来,明显要比自己的女儿还小上几岁,虽然女儿之前说她是神医,但是这么年轻的神医,真的就很神吗?

可是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是女儿病急乱投医,已经找她过来,那么就让她看看吧,也许,说不定她真的有办法呢?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成功地救回自己的儿子,但是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好吧,哪怕这个希望只是一个轻飘飘的渺茫的存在,他也要紧紧地抓在手里。

再说叶雯一路上拉着苏凌飞快地跑到了三楼,还没有来得及到急诊室门口呢,便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极突兀地响了起来。

于是叶雯立马就呆住了,她的脚步在这个时候顿住了,呆呆地看着那走廊的尽头,目光里涌动的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不,不,不,不可能的,一定不是我哥,一定不会是我哥的!”

说着,叶雯那紧握着苏凌的手掌便又更紧了紧,就好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到了一根浮木似的:“小凌,快点救我哥哥!你,你一定可以救他的,对不对?小凌,只要你能救活我哥,我给你当奴当婢!”

急诊室内,床上的人已经用白色的单子被整个儿地盖住了,而在那病床的周围,有几个人正在号陶大哭,那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乍看起来,倒是还真的让人觉得有些心酸,可是苏凌却敏感地发现,他们的嘴角却是向上勾起的,于是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这也是一种境界啊。

“大夫,我哥怎么了?”叶雯放开了苏凌,一把抓住一个正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急声问道。

医生面无表情,毕竟他们每天里看过的生死,已经太多了,所以对这种事情,他们很少会动容了:“叶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所以请节哀!”

“……”苏凌看了一眼那床单下的人形,然后手轻轻地按在叶雯的肩膀上:“小雯,我去看看!”

“嗯,嗯,小凌,你快去看看,我哥一定不会死的!”叶雯连连点头,然后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床边正在痛哭的众人,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些人居然把从门口到病床的路堵了一个严严实实,苏凌倒是一时之间想要走过去,很难。

于是叶雯的眸光一冷,突然间一声咆哮:“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滚开,我哥现在还没有死,轮不到你们在这里哭丧!滚,滚,滚!”

那些人被叶雯的这突如其来的咆哮声,给吓到了,于是一时之间大家倒是都忘记了哭泣,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定格在叶雯的身上。

而苏凌这个时候却毫不客气地分开众人,毕毫没有顾忌,自己下脚的时候,是不是踩到某些人的某些部位上了,比如说脚。

直接走到了床边,苏凌一把就将那个白色的单子掀开了。

单子下面的男子,英眉剑目,看模样长得倒是与叶雯有着四五分的相似。

只是此时男人的脸色苍白如纸,就连那嘴唇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而且苏凌现在看得很清楚,男人的胸口处,有一个外圈有些焦痕的伤口,这种伤,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枪伤。

也就是说今天叶雯与她的哥哥遇到的是枪击。

对于这些人为什么会对叶雯与她的哥哥叶色下手,苏凌没有兴趣知道。

但是现在她却很清楚,床上的这个男人,心跳与呼吸都已经停止了。

这种情况在普通人看来,就是死亡。不过还好,这个叫做叶色的男人,灵魂还没有离体,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不少的事情。

苏凌看了看旁边的医用托盘里放着一把手术刀,于是随手就把那把手术刀抓了起来,然后向着叶色的伤口处,一刀就切了下去。

“你干什么?”一个刚才哭得很用力的妇女,这个时候却突然间把眼睛瞪圆了,然后伸出爪子就向苏凌抓了过去:“你这个女人,不准碰我大侄子。”

“表婶,如果你敢动一下,你信不信,明天你的姑娘,儿子就会下岗!”叶雯在一边幽幽地道:“这是我请来的神医,她现在所做的,都是我同意的,你们谁敢有疑议?而且这是我哥,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这些人又不是姓叶的。”

于是那个妇女的爪子便立马停了下来,她看了一眼叶雯,沉默地退到了一边。

而至于其他人,看到叶雯那双充血的眼睛,一个个不由得心里都是一突突。

虽然平素里叶雯无论是对谁,她是笑脸相对,而且还总带出一脸娇憨的样子,但是却没有想到,今天她居然也会有如此锋锐的一面。

“都给我滚出去,谁敢进入这里半步,那么我保证明天你们立马就会破产!”叶雯的声音低沉,而且森冷。

那个大夫本来看着苏凌手上的动作,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呢,但是现在看到叶雯的这种表现,于是便将那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地吞了回去。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已经自叶色的胸腔中取出了一枚子弹头。

还别说,这枚子弹打的倒是挺准的,正好击中了叶色的心脏与隔膜之间的位置。

还好,否则的话,这子弹如果击中心脏,那么自己可就得多花费些功夫了。

而这个时候叶雯的父亲也上来了,不过才一会儿没有看到,此时这个中年男人的头上已经有了三分之一的白发。哀大莫过于心死,一夜白发也不至于如此啊,这才多一会?

“表弟……”这个时候一个年纪略大的男人便忙走了过去:“我知道叶色那孩子走了,你们都很伤心,可是,可是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找一个陌生人,去动叶色的尸体吧……”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叶爸爸头上的白发,还有那已经略显佝偻的后背,还有那苍老而悲凉的脸孔,他依就是自顾自地说着,而且一时之间旁边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吐沫在横飞的样子。

这根本就是在往叶爸爸的伤口上狠狠地洒盐呢。

这个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叶雯便已经腾腾地走了过去,一抬手,只听到“啪”的一声,男人的脸上便已经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你,你,表弟,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女儿,居然敢对自己的长辈动手!”年纪略长的男子气忿忿地指着叶雯道:“哼,今天我这个当你大伯的人,必须要好好地教训一下你!”

一边说着,这个男人居然就抬起了巴掌向着叶雯的小脸儿就扇了下去。

只不过他的巴掌却并没有落在叶雯的脸上,而是被从侧面伸出来的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叶爸爸一脸的阴沉:“谁敢动我的女儿,那么我便没有这样的亲戚!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说着,叶爸爸的眼睛便也睁圆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这些所谓的亲戚,目光冰冷。

一时之间凡是被叶爸爸目光扫到的人,一个个都不由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然后立马低下头去,不敢与叶爸爸的目光相交。

老虎就算是受了,那也是老虎,虎威犹存!绝对不是他们这种货色,可以与之相对的。

于是这个年长的男人,便不也不得讪讪地放下了手掌,没有办法啊,他们可不姓叶,如果不是因为他姑姑当年嫁进了叶家,那么他们庞家也不可能会有机会抱上叶家这株大树。

“你,你在做什么?”这时那个中年男大夫,却是瞪大着眼睛看着苏凌手中的动作,这个少女居然直接拿起了一支注射器,然后从她自己的坤包里取出一支药剂,吸入到注射器里,接着便一针就刺入到了床上已经被这个少女生生开胸的叶色的心脏里去了。话说就算是解剖也没有这样做的。

于是这个中年大夫便不得不开口了。

如果这个女人注射的东西有问题,那么到时候叶家可以反咬一口,说是自己在抢救过程中失误了。

而叶家又是四大家族之一,在b市里,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撼得动,那么到时候不要说自己了,只怕医院都很有可能会再也开不下去了。

叶雯扶着自己的父亲,来到门口,向里看去。

于是中年大夫立马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在医院里乱来呢?”

“我的朋友,她是一个神医!”叶雯淡淡地看了一眼这个中年大夫!

“神医?”中年大夫的眼里流露出一抹不屑:“就算她真的是神医那么也不可能真的救得活死人!”

这话听在叶雯的耳朵里可是真真是刺耳,她的眉毛一挑,刚想要说话,这个时候苏凌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小雯,你和你父亲进来一下,我有话和你们说!”

一边说着,苏凌已经一边飞针走线,把叶色那被打开的胸腔给缝合了。也话是因为那个中年大夫,现在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可不能让叶家把叶色的死,推在医院的身上,所以他并没有发现,从苏凌用刀割开叶色的胸腔,取出子弹,再到缝合,根本就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哦!”叶雯忙答应了一声,于是二话不说,扶着自己的父亲就走了进去,当然了,她并没有忘记把门关好,阻断了那些探究的目光。

“小凌,我哥,我哥怎么样了?”叶雯急急地问道。

“放心,他没有死!”苏凌给了叶雯与叶爸爸一个放心的眼神。

“呼,太好了!”听到了这话,叶雯的那颗心便终于落下了,而叶爸爸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不过叶爸爸立马又问道:“这位……苏小姐,刚才那位大夫说我儿子的心跳已经停止了!”

“没错,那上人死亡都会具有体征!”苏凌点了点头:“不过心脏停止之后,人并不会立马死亡,因为他的灵魂还在他的身体里,而这种情况下,人还是有救的!”

叶雯:“……”

叶爸爸:“……”

怎么他们父女两个人越听就觉得这事情有些玄了呢。

“不过现在我需要他至亲的两滴精血,而你们两个人都是他的至亲,所以就一人一滴吧!”苏凌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这父女两个人脸上的异样。

“好,没有问题!”叶爸爸不愧是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了,所以立马就点了点头,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总有着那么一些奇人异事,他们并不在这个世界对于普通人的规则之内,可以说这些人根本就是超脱于这个规则而存在的。

早在他年轻的时候,就曾遇到过一个,也就是因为那个人的关系,他才确定了,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是鬼存在的,而人也是真分为**与灵魂的,**虽灭,但是灵魂却不会灭的。

而此时此刻,女儿请来的这个叫做苏凌的少女,想必就是这种奇人。

叶雯虽然脑子里还没有转明白,但是却也立马点了点头,只要能救她的哥哥,不要说就是一滴血,就算是让她把自己身体里全部的鲜血都放干了,她也心甘情愿。

天知道,当她的哥哥挡在她身前中弹的那一刻,她的心有多疼,那种疼,入骨髓,入灵魂。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突然间抬头看着那空空的虚空中,然后露出一个笑脸:“不好意思,抢了你们的生意!”

虽然叶雯与叶爸爸两个人看不到那里有什么,但是苏凌却清楚地看到,黑白无常两个家伙正拿着锁链走了过来,他们是来提取叶色的灵魂的。

不过黑白无常两个家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运气居然可以这么好,竟然正好遇到鬼医大人了,而且这个灵魂,看鬼医大人的意思,很明显她是想要保下来。

不过这种事情,黑白无常当然不会不给苏凌面子了,于是黑无常立马点头道:“没问题,鬼医大人,那我们就先再去拿别人的灵魂了!”

白无常却是一笑:“鬼医大人,我们的饭碗啊,都被你给抢了!”

可是白无常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便被黑无常一把拉住手臂给拖走了。

于是苏凌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同时她脸上的微笑也散去了。

“小凌,刚才那里有什么啊?”叶雯一边说着,一边还深有忌惮地看了一眼那处虚空,依就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什么,就是两个鬼差,想要将你哥的灵魂掬走罢了!”苏凌很平淡地道,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真的很平常:“不过已经被我拦住了。”

“啊!”叶雯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小凌,你真厉害,你居然可以看得到鬼差!”

不过这话苏凌却并没有往下接,她的目光现在落到了叶爸爸的身上:“叶先生,我可以救活你的儿子,但是咱们人情归人情,交易归交易,所以我们还是先谈谈报酬问题比较好!”

叶雯的眼睛瞪大了,这居然还是收费的?

叶爸爸这个时候却直接道:“苏小姐,你想要什么,请直接说出来!”

“呵呵,好,叶先生果然是快人快语,我要你们叶家永远不可以与我为敌,而且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你们叶家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来帮我!”苏凌说完了,便悠闲地看着叶爸爸。

叶爸爸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立马就点头应道:“没有问题,我儿子就是我们叶家的希望,如果他没有了,那么叶家的希望也就没有了!”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她探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分别在叶雯与叶爸爸两个人的眉心处点了一下,于是两滴精血便飘了出来。

叶雯瞪大着眼睛,吃惊地看着那两滴悬浮于苏凌眼前的精血,要知道这种场面,她只是在电影或者电视剧中看过,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她居然会在现实中看到。

难道说自己的眼睛看花了不成,可是她用力地揉了揉眼睛之后,看到的情景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看着病床上男人那精壮的上身,苏凌一招手,于是那两滴精血便凝聚在她的指尖,接着苏凌将那指尖,点在叶色的胸口处,于是那两滴精血,居然仿佛有生命一般,竟然直接就进入到了叶色的心口处。

接下来的一幕,让叶爸爸还有叶雯两个人的眼睛同时瞪大了,而且嘴巴也跟着张开了,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居然看到了如此不可思议地一幕,而这一幕相信他们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苏凌的右手这个时候居然好像变得虚幻了一般,而且竟然直接探入到了叶色的胸口里。

苏凌的手握住了叶色的心脏,然后狠狠地一攥,心脏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接着苏凌又是一攥,就这样当第三次,苏凌放开手之后,叶色的心脏居然缓缓地收缩了一下。

好了,成了,这个男人算是救过来了。

苏凌一笑,将自己的右手抽了回来。

“好了!”苏凌说着,站了起来:“只要他在床上再躺几天就没有问题了,我先走了!”说着,苏凌便向着门外走去。

“苏小姐!”叶爸爸这个时候开口了,好吧他的神经还是比较强悍的,所以回神比较快,只是此时他的语气却不是很肯定:“你是苏家的人?”

苏凌的脚步微顿,却并没有说话。

叶爸爸又摇了摇头:“不对,苏家这一代没有女孩子。苏小姐你放心,我们叶家人都是言而有信的!”

“呵呵!”听到了这话,苏凌轻笑出声,她根本就不担心叶家会出尔反尔,既然这个叶色是她攥心脏给救回来的,那么她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后手呢?

她苏凌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更何况,说不定什么时候叶家与苏家会成为敌对关系,所以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爸,小凌,你们快看!”这个时候叶雯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她的声音里满是兴奋之意。

只见叶色的心电图上,却是已经由一条直线变成了曲线,也就是叶色恢复心跳了。

“啊,儿子!”叶爸爸这一刻的心情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那是一种狂喜,是一种失而复得的狂喜之情。

“小凌,谢谢你,谢谢你!”叶雯开心地跳过来,紧紧地抱住了苏凌,刚才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流泪,但是现在看到自己的哥哥恢复了心跳,她却直接抱住苏凌放声大哭了起来。

苏凌本来要离开的脚步终于被止住了,她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地拍打着叶雯的后背,刚才她的压力一定很大吧。

毕竟她的哥哥是为了救她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再说门外面众人一个个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就竖着耳朵附在门上,听动静,现在听到叶雯的哭声,于是一个个的脸上不由得都现出来几个兴灾乐祸的表情,哼,叫那个叶雯刚才那么凶,怎么样,现在你哥死了吧,哼,活该,我们之前就已经说了,你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你还不信,哼!

“爸爸,你说我表叔家的叶色现在死了,他真的能把我过继过去?”一个年轻的男子问那个之前挨了叶雯一巴掌的男人。

“嗯,以他现在的地位,还有苏家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儿子的,所以他一定会过继的!”

听到自己爸爸的话,年轻男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叶色你死得真好啊。

听到这个年纪略大的男人的,于是周围的众人一下子都不乐意了:“说什么呢,还不知道谁家的孩子会被过继呢!我家的三儿也是很不错的!”

“行了,行了现在我们争这些也没有用,决定权还不是在那父女两个人的手里!”这个年纪略大的中年人开口了:“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进去好好地安慰一下那对父女,还有,我们要好好哭上一哭!”

于是几个人立马在外面酝酿了一下心情。

很明显,这几个家伙早就有所准备了,一个从包里摸出一个洋葱,一个从兜里取出几个蒜瓣,再看那边还有带着姜的,还有带着辣椒油,芥末的。

反正啊,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只要少少地往眼睛附近,少少地涂上那么一点点,那眼泪可就止不住了。

于是几个人这边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而且眼泪也止不住地流出来了。

“别敲门了,我们进去吧!”

敲门那根本就是耽误时间!

于是几个人直接就把门给撞开了,还没有看清楚房间里的人呢,一个个便立马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个哭大侄子,那个哭大外甥,还有哭哥的。

这叫一个热闹啊。

苏凌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些人,心里却是一阵好笑,这就是大家族的悲哀啊,相比而方,他们苏家还是真的要好上很多,至少苏家人与人之间都是真心地关心着对方,爱护着对方。

“你们……”叶雯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股怒火却是从她的心底里升了起来,这些家伙,自己的哥哥现在已经活了,可是他们一个个还在那里嚎丧,你说说,这有多让人生气啊。

“呜,呜,呜,小色啊,你说说你这么年轻,怎么就走了呢,你这么一走,你让你爸爸,还有你妹妹可怎么活啊!”

“色哥哥,呜,呜,我已经知错改错了,可是色哥哥,你居然看不到了!”

苏凌的嘴角抽动了几下,色哥哥,这个名字真是让人无语啊。

“呜,呜,你这个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你怎么能让你爸爸体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呢?”

……

听着这一个个悲悲切切的声音,叶爸爸的脸上却是无悲无喜,面色平淡地看着这些所谓的亲人。

而夜爸爸身边的那个心脏显未仪上,那漂亮的绿色曲线正不断地延伸着,可是这些家伙居然没有一个人会看的。

“色哥哥,你放心地去吧,你放心,伯父我做帮你好好地照顾着!”

“呜,呜,我家儿子也会的!”

而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离开的中年医生,此时却是呆若木鸡地站在门口,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个心脏显示仪上的曲线,话说这可是他行医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现象,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他记得很清楚,刚才他明明检查得很清楚,很仔细,叶色的的确确是已经气绝身亡,而且他的心脏也是真的不在跳动了。

可是,可是现在他不只是已经可以看到那条心脏曲线了,而且就连那床上的男子不断起伏的胸口,他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天呐,这到底是神马情况啊,谁能告诉他啊?

“你们别嚎了!”叶雯再也受不了:“我哥现在需要静养,请你们离开!”

“小雯啊,可怜的孩子,你哥死了,你怎么也精神不正常了!”

“是啊,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叶色是真的死了,小雯啊,我们知道你和你哥的关系一向很好,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啊,否则的话,你让你爸爸怎么活啊!”

“雯妹妹,你放心好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哥,我一定会像色哥哥那样保护你的!”

“雯姐姐,我也会保护雯姐姐的!”

“哎呀,表哥啊,我认识一个很有名的精神科的医生,要不明天我带着小雯过去,让他好好地给小雯检查一下!”

“不用了!”叶雯淡淡地道:“我的精神很好,没有任何问题,倒是你们我哥哥明明好好地活着,可是你们现在一个个居然咒他死,你们安的都是什么心啊!”叶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自己的父亲居然一句话也不说呢,只是那么冷冷地看着这些吸血鬼一般的混蛋在这里胡言乱语。

苏凌却是看得分明,叶爸爸的眼底里涌动的是深深的失望,还有几分决意。

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个少年一抬头正好看到苏凌这个时候居然心情好好地勾出一个笑意,于是少年立马跳了起来:“都是你这个女人,你居然害死我的色哥哥,你赔我色哥哥,你赔我色哥哥!”

老实说,苏凌对于色哥哥这个名字,还真的是有些受不了,你说说,要不就直接叫哥多好啊,非得叫一个色哥哥,不知道的人,一定会怀疑叶色根本就是一个色鬼呢。

“滚!”叶雯这个时候却挡到了苏凌的身前,对于那个少年冷冷地喝出一个字儿。

“小雯,你不觉得他们身上的味道很有趣啊!”苏凌这个时候笑眯眯地开口了。

叶雯一怔,不明白苏凌这是什么意思,而那些正扯着嗓子狠命嚎叫的人们,一个个声音也是一滞。

“这味道里,有葱的味道,有辣椒的味道,有蒜的味道,有姜的味道,哦,还有芥末的味道,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啊?”

叶爸爸听到苏凌的话,那双目光便越发地幽深了起来,而叶雯却还是不明白:“这里是医院,又不是酒店,怎么会有这些味道呢?”

这个时候正好,一个女人,想要从包里掏面巾纸,结果一不小心,带出一瓶芥末油来。

“呵呵,小雯你明白了吗,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可以让人流泪!”苏凌的脸上依就是笑眯眯的。

“你这个女人,我这根本就是买回去,想要拌菜吃的!”那个妇女听到苏凌这么说,立马跳起来反驳道,与此同时,她飞快地拾起了那瓶芥末油,不错这瓶子真心地还挺结实的,虽然心底里恼怒,这个红裙女子居然一语道破自己的所做所为,可是女人心里却很清楚,自己绝对,绝对不能承认。

但是说来也奇怪,这个女人突然间只觉得自己的脚下一滑,然后她竟然扑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上,于是儿子一时间站立不稳,于是儿子又扑到了那个年纪略大的中年男人的身上……

要知道病房里本来就不是特别大,现在又进了这么多人,所以一时之间这些人居然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都趴下了,而这些人随身携带的,葱,姜,蒜,辣椒,芥末等物便掉了一地。

“爸,你看到了吧,看到,咱们家的这些所谓的表叔,表婶们,都是什么货色了!”叶雯只觉得自己的心底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的难受。

“以后,你们不要再来我们叶家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叶家与你们再无瓜葛了!”叶爸爸终于缓缓地开口了。

“那怎么行,你现在已经没有儿子傍身了……”那个年纪略大的中年男人开口了。

“院长,院长,你快看,叶色的心跳……”这个时候那个中年大夫却是已经拉着满头花白头发的老院长一路小跑着过来了,他指着叶色大声地道:“他,他又复活了!”

一听到复活这两个字,那些所谓的亲人们,一个个都不由得傻了,事情,事情怎么会这样呢?

死人,怎么可能复活呢?

只听说过死人诈尸的,但是复活也只是存在于玄幻小说里罢了。

“小雯,我先走了!”苏凌低低地在叶雯的耳边说了一句。

“嗯,我送你!”叶雯点了点头。

“不用了,你还是留下来的好!”苏凌眼角的余光看到床上的男人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于是又道:“你哥应该马上就要醒了!”

“嗯,那小凌,过几天我请你吃饭,我得好好谢谢你!”叶雯低低地道。

“嗯!”苏凌点了点头,便走出了急诊室。

接着她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很吵!”

于是急诊室里便立马安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