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77】,让子弹飞,差别待遇

八百万已经注定了是王小二不能实现的梦想了,而且此时他手中的黑色袋子却是已经直接从他的手中滑落了下来,掉在地面上。

接着王小二眼中的瞳孔乙己涣散,身子一软,已然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人已经彻底地死掉了。

“趴在那里不要动!”苏凌看了一眼展凌风,却是发现,后者的手现在正摸向腰间,于是提醒了一句。

“……”展凌风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太明白苏凌的意思。

再说这地下黑市,今天因为开市的原因,虽然那些真正的大佬并没有来,可是人还是不少的,一时之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枪战却是让这里的人,一个个都不由得尖声叫了起来,然后纷纷寻找可以阻挡子弹飞的掩体来保护自己。

不过苏凌的动作却是极快,只怕她的手指一勾,当下那个装着金黄玉如意的黑色袋子便已然到了她的手中。

其实对于这种子弹横飞的场面,苏凌根本就可以熟视无睹,但是没有办法,现在这里的人太多了,大家一个个都看着呢,所以一旦苏凌真的搞得那么刀枪不入的话,只怕第二天,她就出名了,这种太过于引人注目的事情,她还是不会去干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那种事情,对她可没有什么好处,没好处的事情,干的话,才叫笨蛋。

可是就在她的手指才刚刚碰到那黑色的袋子,于是苏凌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那重宝九重浮屠却是突然间再次加速了,而且这一次的那种旋转的疯狂感,甚至要比之前在展凌风的办公室里,还要更强烈,一时之间居然直接冲破了苏凌对其的压制。

接着苏凌只觉得自己的指尖一热,接着那黑色袋子里的金黄玉如意立马化为一道金黄色的流光,直接涌入到了她的身体里,还好,这流光的的速度很快,不过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而且再加上现在这里一切早就已经乱做一团,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苏凌边的变化。

可是展凌风却是看得很清楚,一道金黄色的光芒,直接冲出了黑色袋子,然后进入到了苏凌的身体里,话说,这是神马情况啊,展凌风想不明白,但是他的目光却飞快地在那黑色的袋子上扫了一眼,他记得很清楚,那个袋子里装的正是之前自己看到过的金黄玉如意,可是现在这个黑袋子却是已经变得瘪瘪的,很明显,里面的金黄玉如意已经不在再了。

不过很快的,苏凌却是已经来到了展凌风的身边。

“小凌,你没事儿吧!”展凌风很聪明地并没有提及关于金黄玉如意的事情,他知道,人都有着专属于自己的秘密,当然了,他也是一样的。

苏凌与展凌风两个人在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将起司与三煞两货带下来,因为这两货现在明显对于吃的兴趣大增,所以展凌风直接让人给他们上了一桌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所以两货却是在上面吃得不亦乐呼。

只不过在苏凌临离开房间的时候,却是看了两货一眼,什么都不用说,两货也明白自家鬼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所以当外面枪声响起来的时候,两货却是已经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暗夜里,一只黑猫,再加上一条黑狗,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得到。

“怎么样,有没有想到你到底是得罪谁了?”苏凌却是淡淡地一把就将展凌风还别在腰间的手抢掏了出去,然后在手掌里转了一圈,于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了起来,却是已经完成了子弹上弹,打开保险的全部过程。

展凌风的嘴角微微一动,好吧,他发现现在自己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苏凌了,他就奇了怪了,这个苏凌怎么会的东西可以这么多呢,虽然说是在刚刚上大学的时候,都会有军训,但是那也不过就是几天罢了,就算是有打靶的谭程,但是也不过就是一会儿功夫罢了。

就算是苏凌有这方面的天赋,但是看着她那娴熟的动作,根本就比他这个常年玩枪的老油条还要更精熟。

“想都不用想,除了那两个混蛋还能是谁!”展凌风狠狠地一咬牙,然后一抬自己的右腿,撸起裤管,取出一把绑在小腿上的手枪握在手里。

其实在上次展凌风遇到刺杀的那一次,就是因为龙虎门内部出现了一个一门心思想要杀掉他取而代之的家伙,那个叫做李虎,说起来,这个李虎前几年在一次黑帮大火拼中,展凌风身受重伤之时,还多亏了他,把展凌风背了出来,所以正是因为如此,展凌风对于李虎才极为重视。

并且有意将李虎培养成为龙虎门的二把手,而事实也正是向着那个方向而发展的。

但是事情永远都是多变,没有哪件事情,是可以一成不变的。

随着龙虎门的发展壮大,于是一些小的帮派便也渐渐地被并入到了龙虎门之内,而这个时候展凌风也意识到自己龙虎门已经必须要走出b市了,毕竟b市可是第五家族的总部,虽然猛虎帮也存在于b市,但是猛虎帮毕竟是第五亚泽一手创立的,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猛虎帮也是第五家族的势力。

所以第五家族虽然不会限制猛虎帮的发展,但是对于龙虎门却绝对不会坐视其在b市发展壮大。

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说得好嘛: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

于是展凌风的目光便放到了b市之外的hb省,与那里的一个叫做“青云帮”的帮派达成了共识,两帮合而为一,统一叫做龙虎门,如此龙虎门的势力便会又更进一层的。

但是如此一来,那么展凌风依就是大当家,而那青云帮的老大,陈青便会是二当家的,如此一来,那么李虎梦寐以求的帮会中的第二把交椅的美梦便一下子成空了,而这一点却是李虎所不能接受的,而他在明面上却并没有任何表现。

但是这一份的不甘,却在他的心底里已经开始发芽生根了。这个时候的李虎在心底里已经根深蒂固地认为,龙虎门里,他就应该是二当家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现在那个二当家的位置,与他根本就是已经绝缘了。

这让李虎心里的不满可是越发的严重了。

李虎自己想得很明白,如果没有他李虎的话,那么现在龙虎门的大当家的位置上坐的人应该是他才对呢,展凌风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再说陈青那边,虽然他与展凌风在谈的时候,谈得挺好的,而且两帮合而为一之后,两个人之间相处得也很融洽,但是毕竟他可是一个已经当惯了老大的人,现在却要屈居人下,这心底里如果舒服才怪呢,再加上以前那些青云帮的兄弟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心底里便也对龙虎门升起了,这样儿,那样儿的不满了。

于是私底下这些人便也开始撺唆陈青,再与龙虎门分开,可是对于这事儿,陈青一直都是犹犹豫豫的,毕竟陈青可是看出来了,并入龙虎门之后发展的潜机却是更大了,而且他的眼界也跟着开阔了,以前他的目光只是盯着自己面前的那一亩三分儿地上,可是现在却不是了。

他的目光更宽了,更广了,而这一切都是展凌风给他带来的改变,他深知展凌风的才华绝对要在自己之上,而且现在如果他还是继续踏踏实实地跟在展凌风一起干,那么以后他还可以站得更高更远,但是如果脱离了展凌风,那么只怕他便会又回到自己以前的那种状态,虽然自由自在,但是却永远赚的都是些许的小钱罢了,可是,如果可以杀掉展凌风,取而代之的话,那么……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可是让陈青极为动心。

但是他却更清楚,展凌风为人极不一般,一旦一次杀他不死的话,那么自己以后的日子绝对好过不了的。

于是陈青便暗暗地收起了心思,小心地蛰伏待机。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机会还真的让他等到了,李虎这个家伙利用了展凌风对其的信任,居然窝里反,只差那么一点点就真的要了展凌风的命了。

那段时间里,李虎一边派出大量的人手去寻找展凌风的下落,他的要求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过李虎刺杀展凌风的行为,立马就引来了以前龙虎门内,那么忠于展凌风的骨干们的奋力反抗。

也就是在展凌风被苏凌救了之后,在苏凌家里养伤的那段时间里,可以说整个儿龙虎门都已经闹得底儿朝天了。

于是陈青看准了这个机会,他便带着以前他青云帮的那些人,想要同时将李虎还有那些忠到展凌风的人员,一网打尽,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根本就与他自己所预想的种种美好,一点儿都不一样,出入可是太大了。

在龙虎门一分为三之后,展凌风回来了,他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恼怒,而是整顿旧部,然后向b市还有hb省内所有的地下势力,宣布,他回来了,龙虎门依就是他展凌风的,而且他也声明了,陈青与李虎两个人所有龙虎门所必灭之人,而且但凡人有人相助到两人,那么便是他龙虎门的敌人。

如此一来,各大地下势力,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很理智地站在了展凌风那边。

再说龙虎门现在虽然分裂了,但是陈青带出来的依就只是他以前青云门的部分人马,因为有些青云门的人,现在已经是真的服气展凌风,认为跟随展凌风,比跟随陈青更有前途。

至于李虎那边,则是三分之中最弱的那一支,他带出来的,只是他自己手下的那部分兄弟,可以说三分天下,他的势力最弱,本来他还想去寻求那些与他相熟的地下热力的各个老大寻求帮助,不过展凌风的回归,还有展凌风那么强势的宣告,当下便断了李虎与陈青两个人的念想儿。

可以说陈青与李虎两个人处境越发的艰难了起来,于是两个人便凑到了一起,他们很清楚,只要展凌风死掉了,那么他们两个人便可以真正地平分龙虎门。

于是便有了今夜的突袭,要知道李虎在龙虎门可是有着他的人呢,今天晚上本来他还正在犹豫呢,要不要带人过来,可是却突然间收到消息,展凌风那个男人,居然有了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今天晚上居然也来到了皇朝不夜城,于是李虎与陈青两个人立马决定,就是今夜与展凌风一决高下。

可以说他们两个今天可是将自己的全部家底都已经拿出来了。

是成是败在此一举了。

“妈的,这两个兔崽子!”展凌风虽然早就有所布置,但是他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陈青与李虎两个人的手下居然是摆明了一副拼命的态度。

而且火力也是很猛。

“没事儿,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就会有援兵的!”苏凌却是一边举枪还击,一边淡淡地道。

展凌风发现,苏凌的枪法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准,每一发子弹出去,都可以射杀一人,而且就连那些躲在拐角处的叛徒们,居然都被苏凌用跳弹的方向给狙杀了。

“小凌,你不错狙击手真是可惜了!”展凌风看着苏凌又是两枪打了出去,然后又有两个人应声而倒,他不由得啧啧称赞着。

“不过就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罢了!”苏凌说着,突然间她的目光一闪,然后笑了:“不过看来大鱼已经来了!”

展凌风一笑:“大鱼?”

他倒是不记得,自己有给苏凌看过陈青还有李虎的照片,要知道在对方那些人当中,除了陈青与李虎两个人外,其他人都称不起大鱼这两个字的。

但是展凌风这边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就听到有人已经喊话了:“展凌风,我告诉你,现在你已经逃不出去了,我们知道你与你的女人都在这里,所以如果你想要和你的女人继续活命的话,那么就放下枪,投降吧!”

展凌风扯了扯嘴角,他听得出来,这喊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青,他的女人?莫非陈青这个王八蛋,说的是苏凌不成?

“喂,你的人什么时候开始反击啊,现在应该已经都完成包围了吧?不过你的人,似乎也遇到了一点问题。”苏凌这个时候却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到陈青的话一般。

“嗯?问题,不可能的!”展凌风先是一怔,不过又很快回过神来了,但是他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小凌,你刚才说援兵,什么援兵啊,我可没有向谁求援!”

“呵呵,等一会儿人来了,你就知道了,你的人也不多,你不会是想把你的那些兄弟们都打光吧!”

苏凌说着,却是突然间站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走廊的拐角处。

“小凌,危险!”展凌风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凌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对于陈青他还是很了解的,那个男人,一向心狠手辣,所以那个男人是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的,于是展凌风二话不说,便也站了起来,然后张开双臂扑向苏凌,与此同时两声枪声也响了起来。

“哎呀!”身体被展凌风重重地扑到地上,苏凌不由得哎呀了一声,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就是一变,看着展凌风那正涌血的肩头:“你受伤了?”

展凌风却并没有回答苏凌的问题,他只是看着她,苦笑着道:“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呼,看来你是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儿!”苏凌舒了一口气,然后随手将枪丢在一边:“最后一颗子弹了,本来想着可以杀死那条大鱼,但是却被你破坏了,那条大鱼现在应该只是受伤!”

一边说着,苏凌却是将之前买的银针取了出来,没有子弹,银针也是可以用的,谁说银针只能救人啊,救人的东西杀起人来更好用。

展凌风依就是苦笑:“小凌,你知道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好吧,他可是才刚刚救了这个女人啊,可是这个女人不但没有感谢一下自己,居然还埋怨自己坏了她的好事儿,唉,这个女人啊,怎么就与其他的女人相差得这么多呢。

一般的女人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会吓得花容失色,脸色惨白,然后尖声大叫再加上瑟瑟发抖嘛。

就算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存在,现在也绝对做不到如刚才苏凌那般,居然敢在枪林弹雨中站起来,那根本就是不要命的举动。

“对了,展凌风,你现在又受伤了,而且今天晚上我似乎又救了你一次,报酬方面可是不能少的!”

说着,苏凌随手将三根银针刺入到展凌风的肩头,帮他止血。

展凌风无奈了:“我刚才是救你!”

“我可没有让你救!”苏凌却是毫不领情,而且一边说着,居然又用手指地展凌风的伤口处,狠狠地按了一下。

“嘶!”展凌风倒吸了一口冷气,额头上已经疼出汗水来了,这个女人,下手真狠:“小凌,我是伤员,还有,这些银针还没有消毒呢?”

“放心吧,有我在,你死不了!”苏凌毫不在意地又将三根银针刺入到了展凌风的肩膀上。

做完了这一切,苏凌再看展凌风,笑了,此时此刻,男人印堂处的那死黑之气已经消退了。

就在这个时候展凌风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却是响起了他布置在外面的兄弟的声音,很快他便知道了,那些兄弟此时此刻却被一伙人给拦住了,想要短时间的突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于是展凌风挂断电话之后,脸色却是已经完全阴暗了起来。

“小凌,你怎么知道的?”展凌风看着苏凌终于问出了他自己最最关心的问题。

苏凌一笑:“因为我是神棍啊!”

展凌风不由得再次苦笑,他现在是发现了,苏凌这个少女真是好像一个迷团一般,让他怎么也看不透。

但是没有关系,苏凌的底牌越多,那么对他的帮助便越大,谁让他们现在是朋友呢。

陈青与李虎那边正在加大力度组织发动全力进攻呢,但是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小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然后对陈青与李虎两个人低低了说了几句什么,于是立刻,陈青与李虎两个的脸色便已经大变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猛虎帮怎么会派人来呢?”李虎对于龙虎门的外交情况可是比陈青要熟悉得多,所以他很清楚,龙虎门与猛虎帮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但是现在却传来消息说是猛虎帮由帮主第五亚泽亲自带队,已经冲进了皇朝夜总会的大门了。

这个消息立马就让陈青与李虎两个人不淡定起来了,猛虎帮的背后那可是b市四大家族之一的第五家族啊,虽然之前他们两个人曾想过依靠着投靠第五家族而获得猛虎帮的帮助,可是却没有想到,第五家族也不知道现在正在发什么事儿,似乎很混乱,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们。

不过现在看起来,陈青与李虎两个人却想明白了,看来展凌风是早就已经与猛虎帮走到一起了,所以第五家族的人才根本就不理会他们两个。

其实啊,这事儿他们还真的想错了,不是第五家族的人不理会他们,只是因为最近第五家族的人,一个个忙活得底朝天,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安排的那些打入到b市各行各业的,特别是打入到政府内部的人,居然一个个都被抓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可是让第五家族只觉得无比心疼,所以在这种时候,你说哪个还有心情去理会他们两个人呢。

而这个第五亚泽带着猛虎帮的人正在大肆地屠杀着陈青与李虎的人,这个消息很快便已经传到了展凌云的耳朵里,他不由得吃了一惊,然后扭头看向苏凌:“你说的救兵就是第五亚泽的猛虎帮?”

“现在他们不是已经来了!”苏凌微微一笑:“这一次我帮了这么大的忙,所以报酬绝对不会少算的!”

展凌风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苏凌当着自己的面,绝对是不会忘报酬这事儿的,当下他哈哈一笑,心情变得无比的好:“行,每年龙虎门收益的三成归你如何?”

“三成啊?”苏凌的眼睛亮了亮:“好!”

于是两个人便达成了交易了,而自此后龙虎门每年的三成收益便也被苏凌收入到了囊里。

其实展凌云也不是傻子,他自然是已经看出来了,苏凌应该与第五家族,或者是第五亚泽有关系,否则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动第五亚泽来帮自己的。

说起来第五亚泽那个男人,他还是见过的,虽然就算是展凌风自己也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大帅哥,但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个第五亚泽还真的是一个大妖孽啊,一个男人,居然可以长得比女人还要更漂亮。

但是那个男人美则美矣,但是却根为不好相交,那个男人虽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但是那笑容深处,却始终都是冰冷的,之前他也想与猛虎帮合作,可是第五亚泽却是拒绝得干净利落。

说白了,第五亚泽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小小的龙虎门呢。

但是这一次,情况也许就会有所改变呢。

带着猛虎帮的人前来帮忙的,肯定不是第五亚泽的本尊了,来者自是起司与三煞。

而且这两货居然还是冲在前面。

只是很快,两个家伙便已经冲到了陈青与李虎的面前了,也不等这两个人开口说话,当下同时拍出一掌,于是陈青与李虎两个人便就那么生生地被起司与三煞给拍死了。

这一幕可以说同时震撼了龙虎门的人,还有猛虎帮的人。

龙虎门的人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五亚泽居然可以这么生猛。

而猛虎帮的人却是根本就是第一次看到自家的老大居然可以这么生猛,这一切怎么给人的感觉特么的不真实呢。

就连阿三也是瞪大了双眼,脑子里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虽然他不知道现在的这个老大到底是苏辰少爷与苏凌小姐两个人从哪里找到的,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假的亚泽少爷,倒是一点儿都不会堕了第五亚泽的威名,只是阿三却是觉得心里压力有些大,话说这种一巴掌生生将人拍死的事情,自家少爷真的能够做到吗?

好吧,阿三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有了猛虎帮的加入,所以龙虎门便打得开始顺风顺水了,而因为陈青与李虎两个人已经死了,那两方的叛徒们,便也都撑不下去了,当下一个个高叫着双手举过头奇峰,投降了。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于是苏凌便也不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当下她便拿着那幅画,直接告辞了,再不走,只怕警察就会来了。

对于展凌风倒是不需要担心的,这个家伙既然可以在b市混迹这么久,相信他一定有着他自己的手段。

而展凌风现在可是很想借着这个机会与猛虎帮拉上关系,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第五亚泽”眼看着苏凌离开了,当下便直接酷酷地一挥手,带着人连句话都没有说,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对方那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的速度,展凌风却是再次苦笑了一下,大牌啊,果然是不一样啊。

第五亚泽毫无疑问正是z国地下势力当中,当之无愧的大牌存在。

不过现在展凌风也知道自己这里现在可是坐没坐的地方,站没站的地方,而且现在他还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里清理干净,因为这只有这样,等到那些警察来到的时候,才好办。

对于这种事情,下面的那些小弟们,早就已经轻车熟路了,所以他们速度很快便已经把整个儿皇朝清理得干干净净,而且还喷了大量的空气清新剂,所以等到警察到来的时候,却是就连空气里,都没有了血腥之味。

于是这一次的事件便不了了之了,当然了,龙虎门的叛乱也彻底地结束了。

这一次之后,虽然并没有传出龙虎门与猛虎帮结成联盟的关系,但是一众的地下势力却都知道,龙虎门的靠山可是猛虎帮啊,所以一时之间龙虎门倒是风头无二。

而这几天苏凌却是一直都在家里研究着这个无脸的白衣卷轴,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卷轴,与那个被洪家兄妹拍下来,并且又被那个神秘的黑雾人拿手的那个青衣无脸卷轴绝对有着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联系。

而且既然那个神秘的黑雾人既然要了那青衣无脸卷轴,那么他会不会也需要这个卷轴呢。

苏凌想着却是笑了,她的心里已经有主意了。

至于那天猛虎帮出面帮着龙虎门的事情,自然也被真正的第五亚泽知道了。

不过苏凌却只给了他一个理由,那就是展凌风是她的朋友,所以她就是帮了朋友一把罢了。

于是第五亚泽也没有责怪苏凌,在他看来苏凌的朋友,那就是自己的朋友。

不过就在苏凌才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却是意外地收到了司马天纵的电话,在电话里,这位班长大人,可是无比的幽怨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苏凌都是一个在读的学生啊,可是这个家伙倒好,居然一旷课就旷了这么久,而且他的电话居然还一直都打不通。

今天倒是好不容易有人接听了。

“小凌!”司马天纵发现自己的电话被接通了,声音里充斥的都是复杂啊,有些兴奋,有些幽怨。

“班长!”苏凌的声音倒是很平淡:“有事儿?”

司马天纵的脸苦了下来,听苏凌这意思,就好像自己没事儿不能给她打电话一样。

不过他今天还真的是有事儿:“小凌,后天我们就要考试了!”

“后天?!”苏凌眨巴了几下眼睛:“这么快?我怎么感觉没有上几天的课呢?”

司马天纵无语了,什么叫这么快啊,而且你不是感觉没有上几天课,而是你真的没有上几天的课。

“哦,班长那我知道了,后天一早,我会到学校的!”苏凌很爽快地道。

“小凌,其实以你的医术,不用去医学院也是可以的!”第五亚泽一边咬着苏辰刚刚递给自己的洗干净的大苹果,一边问道。

而很快他就发现了,苏辰居然削了一个苹果,然后还很仔细地切成了小块,放在盘子里,推到苏凌的面前。

差别待遇啊,不得不说,这就是差别待遇。

“我也要!”第五亚泽抗议了。

“好,没有问题!”苏辰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随手就将自己手中的刀子递到了第五亚泽的面前。

这意思真的是太明显了,那就是想吃,可以,自己削,人家苏辰大少爷才不侍候呢。

“我还是自己啃吧!”第五亚泽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刚刚啃了一口的苹果,然后又狠狠地咬了下去,那感觉,怎么都有着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就好像他呁的不是苹果,而是苏辰的肉一般。

不过人家苏辰倒是也不与第五亚泽一般见识,只是坐在桌边问道:“小凌,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安排一次毕业考试,考完了之后,你就可以直接毕业了!”

“好啊,那可是太好了!”听到这个建议,苏凌却是高兴了,当下她立马用叉子叉起一块苹果送到了苏辰的嘴边:“哥,谢谢你!”

于是苏辰便美滋滋地在第五亚泽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将那口苹果吃到了嘴里。

“小凌,我也要!”第五亚泽立马争宠。

“不行!”不用苏凌说话,苏辰便直接拒绝了:“你又没有帮忙!”

第五亚泽可怜巴巴地眨巴着眼睛:“可是人家是病号啊!”

“你病的又不是你的爪子!”苏辰毫不留情地道,在苏辰看来自家宝贝妹妹可以大方地收留第五亚泽三个月就已经不错了,可是第五亚泽这货居然没有一点的寄人篱下的觉悟,当下苏辰直接拉着苏凌的小手:“走,小凌,咱们下去想想晚上吃什么!”

“好啊!”苏凌立马点头,然后这对兄妹两个人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第五亚泽的房间。

但是就在门即将关上的一瞬间,第五亚泽却是叫了一声:“我想吃大闸蟹!”

但是人家兄妹两个人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出回应的。

“哼,苏辰,你给兄弟等着!”床上的第五亚泽握着拳头,呼呼地挥舞了两下子。

这一顿饭虽然很丰盛,但是对于第五亚泽强烈要求的大闸蟹却是没有的。

吃饭的时候,苏辰看到第五亚泽那种怨念的眼神,只是轻飘飘地吐出来几个字:“想吃,自己买去!”

“苏辰,算你狠!”第五亚泽这个家伙是真的对于海鲜情有独衷的,平素里他可是隔三岔五都要吃一顿的,可是自从来到苏凌家里休养身体之后,他可是好久没有吃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他的嘴巴里早就已经淡出鸟儿来了。

说来也巧,第五亚泽正在怨念的时候,起司假扮的“第五亚泽”还有三煞,居然回来了,并且这两货还把阿三也带回来了。

没办法,因为阿三一直都很挂念第五亚泽,所以这一次可是浪费了半天口水,并且又承诺起司与三煞两货最近半个月的伙食都包在他的身上,而且他还保证一定会让他这两货顿顿都吃不到重样的美味。

收买吃货的最好方法,自然就是美食了,所以两个吃货便立马就被收买了。

阿三太清楚自家少爷的喜爱了,所以他在来的路上,特意先开车去了一家自家少爷平素里最喜欢去的海鲜酒家,把少爷最喜欢吃的那些菜品统统打包一并带来,阿三想得很清楚,他相信只怕这段时间自家少爷一定已经很馋了。

“最懂我的人,果然只有阿三!”第五亚泽现在可是各种的感动。

但是阿三听到了这话却是嘴巴大张,半天合不上,话说这货真的是自家的少爷吗,自家的少爷不是一向都是仿如仙人一般的存在吗,怎么现在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不过不得不说,现在这种样子的少爷却是要比以前的时候多了几分的人气。

“大闸蟹!我的最爱!”第五亚泽双眼放光地看着那油汪汪的大闸蟹,然后伸手就要去拿,但是他的手中途却被人给挡下来了:“亚泽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吃海鲜!”

“对,对,对!”对于自家妹子的话,苏辰永远都是举双手赞成。

第五亚泽先是一怔,但是立马就堆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脸:“小凌,你看这可是阿三对我的一片心意啊,这样好不好,我就吃一个,一个怎么样?”

“不怎么样!”苏凌直接摇头看向阿三:“阿三,你说你是不是希望你家少爷快点好起来?”

阿三当然点头了。

“所以啊,这些海鲜,咱们就帮他吃吧!”苏凌说着,便将桌子上的盘子神马的都重新挪了一下位置,将刚才苏辰做的那些菜品,全都摆到了第五亚泽的面前,而至于海鲜嘛,当然是属于他们的了。

“阿三,快坐,一起吃!”苏辰招呼着阿三。

“啊,哦,哦!”阿三看了一眼第五亚泽那幽怨的眼神,说实话他真心有些不忍。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又抛出了一句话:“阿三你吃,咱们现在可是为了他好啊,而且能让他在这里欣赏咱们大家吃,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嗯,嗯,大夫的话就是圣旨!”这话是三煞说的。

“对,对,对!”起司紧得忙活嘴里的海鲜,却也没有忘记附喝两声。

第五亚泽现在可是连哭的心都有啊。

阿三一边吃着手里的大闸蟹,一边看着自己家少爷脸上的表情,他发现现在自家少爷脸上的表情可是丰富了许多,不得不说,现在的少爷更让人愿意亲近了。

真是不知道这位苏凌小姐到底给少爷施了什么魔法,现在就连少爷在笑的时候,那眼底里都是温暖还有笑意,这样的少爷看起来真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