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74】,无脸封印玄缨,黑森林

因为吴兴淞已经离开了鬼瞳的视线范围了,所以苏凌便暂看不到那个男人的动静了,不过那不断自套间内传出来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用问也知道那里面的一男一女正在做什么。

不过……

鬼瞳的视线落在了此时此刻正如同两尊雕塑一样坐在沙发上的洪少扬与洪少美兄妹身上。吴兴淞的手段,还真的很不一般,着这一手,在风水界来说,他只怕是可以算得上一号了。只是明明这洪家兄妹就是他的合作伙伴,可是这个家伙居然会自己的合作伙伴下手,这个人的人品,便不用再说了。

在鬼瞳之下,苏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兄妹丹田处的那枚拳头大小的黑色魂核,此时自那魂核里却是已经射出了无数条红色的细线,然后这些红色的细线却是一点一点地填充在他们的身体里,与他们的肌肉,他们的五脏六腑连接在一起,而且随着那些红色细线的越来越多,有一些居然都已经直接刺破了他们身体的细胞。

这是……

苏凌的目光微闪,这是红色的细线叫做魂丝,如果这种东西填满人体的话,那么就可以保持着不让这灵魂离体,或者说,魂丝的作用根本就是继续将灵魂束缚在肉身当中,不让其离开。只不过,一般人如果只是想做到如此的话,那么也不会让魂核释放出来如此众多的红丝。

苏凌的脑子里此时灵光一现,她突然间想起来了,这种情况,在地府的时候,她好像在哪本古籍里看到过,只是却忘记了这是要做什么的准备工作之一。

不过最让苏凌感觉到不理解的却是,之前吴兴淞那可是将这两兄妹的血液滴入到了那无脸画轴之内,那就说明,吴兴淞,根本就是想让这两个人的灵魂进入到那无脸的画轴里去,可是,可是那又为什么会用魂丝来将他们两个的灵魂继续束缚在他们的身体里呢?

一时之间,苏凌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吴兴淞到底想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吴兴淞却是随意地披着一件睡衣从里间走了出来,胸口完全敞开着,露出他精壮的胸膛,不过这一次他的师妹孔茹却并没有跟出来,想来应该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吧。

吴兴淞直接来到了洪少美的身边,说实话这个洪少美也是一个少有的美女,她容貌妍丽,身材玲珑,而且之前那个孔茹是一个极为妩媚的女子,而这个洪少美的身上却是一着一股不同于妩媚的高贵典雅之美。

说起来,相对于孔茹的那种似乎唾手可得的美丽的来说,这种高贵之美,却是更能激起男人们的征服之心。

“洪少美!”随着吴兴淞低低地唤出洪少美的名字之后,于是他的大手便已经抚到了洪少美的脸蛋上来回抚摸了几下,然后吴兴淞却是将脸凑到了洪少美的耳边,然后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却在女人的耳边低低地笑道:“手感果然如同我之前想像的一样美好啊,洪少美你知道吗,对于你,我一直都很满意,真的很满意!”

说着,吴兴淞便直接抱起了洪少美的身子,然后将她平放在沙发上,而女人现在就好像是一个玩偶一般,一动不动地任由着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下其手。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切便都已经注定了。

吴兴淞的体力似乎非常好,他的精力也似乎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尽。

不过就在他从洪少美的身上站了起来的时候,苏凌却是通过鬼瞳清楚地看到,那个洪少美本来年轻而又美丽的身体,此时此刻却如同是一株老树,又如同一朵已经枯萎的鲜花一般,居然布满了让人心惊的皱纹,而且她的身体也干瘪了下去。

当下苏凌的心里也是了陡然一惊,这个吴兴淞居然会这么厉害的采阴补阳之术,而且这种术法,不是应该早就已经失传了吗,其原因就是因为这种术法实在是太阴毒了,只消一次,便能生生地把人吸死。

那么不用问了,苏凌也可以想像得到,为什么那个孔茹一直都不出来,相信那个女子现在也如同洪少美一般。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苏凌却是清楚地看到,洪少美体内的那枚黑色的魂核却是飞快地转动了起来,接着苏凌便发现,在酒店其他的房间里,不断地飞出来一丝丝的灵力,然后进入到了洪少美的身体里,而这些灵力都是来自于酒店里的住客,还有那些服务人员的灵魂之力。

但是这魂核从每一个人的灵魂中所提取出来的灵力其实并不是很多,所以对方也不过就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间有些很乏很无力的感觉罢了,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复了。

但是每一个人的身体里不过提取那么一点点儿,但是当这每一个一点点都进入到了洪少美的身体里之后,汇聚到一起之后,却是一股不错的灵力,而随着这些灵力入体,洪少美的身体却是也如同获得了新生一般,居然迅速地丰满了起来,她的皮肤也很快就又变得光润而富有弹性。

苏凌的眉头微沉,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吴兴淞居然如此的不简单,在那样的采补之术后,居然还可以再让这些女人重新恢复生机,那么自然了,这些女人还可经继续供他使用。

而这个时候吴兴淞却是伸手再次将那无脸画轴拿了起来,缓缓地展开,如此一来,苏凌那附着在无脸画轴上的鬼瞳却是可以将此时此刻吴兴淞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吴兴淞脸上的表情是说不出来的古怪与探究之意,而且他的大手却是不断地抚摸着那个无脸青衣人的脸孔,口中喃喃道:“你到底是何人,而且这无脸画轴又到底有何作用呢,为什么主人一定要让我得到你呢?我知道你一定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吴兴淞一边在不断地喃喃着,同时又不断地翻动着这个无脸卷轴,看他那举动,倒是真的很想找出这个卷轴的秘密来,可是,无论他翻看了多少次,都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当,当,当!”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了敲门声。

吴兴淞抬起头,皱着眉头看向门的方向,脸上的表情很不耐,很明显,他是因为被别人打扰,而心情不好。

但是最后吴兴淞还是收回了目光。

于是吴兴淞立马将手中的无脸画轴收了起来,然后他看了看那依就是不着寸缕,玉体横陈在沙发的洪少美,当下眉头皱了皱,于是他眼底的不耐居然更甚了,想了想,当下他一手提起洪少美的身子,一手却是夹起了洪少扬的身体的,接着走到内室,将这兄妹两个人,与还在沉睡的孔茹丢在一起。

做完了这一切,吴兴淞才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他的两个师弟,一个是车大师的二弟子邬杰,一个则是车大师的三弟子王阳,两个人一看到吴兴淞打开了房门,本来两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堆笑,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这位大师兄的脸色真的不是很好。

于是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一僵,但是很快便又再次堆起了一脸的微笑,没有办法啊,在风水界,奉行的绝对就是强者为尊,一切都以实力来说话,就算是在他们的师傅车大师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对于吴兴淞也是恭恭敬敬的,更何况现在车大师已经死掉了,而以他们两个的实力来说,如果想要在风水界里真正的打开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那么真的就是太难了,所以即使有着大师兄这种粗壮的大腿,那么如果不去讨好,不去抱的话,那岂不是真的成了一个大笨蛋了吗。

“大师兄,我们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王阳这个时候忙说明自己两个人来到这里的原因,话说他们真的不是有心想要打扰大师兄的。

而邬杰这个时候也立马跟着开口了:“大师兄,我们两个都已经安排好了,而且唐沁那个小丫头也在,我记得大师兄最喜欢那个小丫头了!”

本来啊,吴兴淞还想要拒绝呢,可是一听到唐沁这个名字,于是他的眼里立马就是一亮,当下他点了点头:“好,那现在就去吧!”说着,他让开身子,将自己的两个师弟让到了房间里:“你们两个先坐一下,我进去换件衣服!”

“好,好,大师兄,我们不急!”两个人忙点了点头。

于是吴兴淞便转身就走进了里面的套间。

而王阳与邬杰两个人的目光也迅速地在房间里扫了一下,接着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那被关起来的里间的房上。

这对师兄弟两个人自然很清楚,自己的小师妹与大师兄之间的关系,而且他们更清楚,自己的小师妹早就已经进到了大师兄的房间里,再看到大白天的,这个房里,居然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再想到吴兴淞身上的睡衣,于是两个人都明白,在他们来之前房间里发生的是什么事儿。

只是……

唉,于是他们两个人立马对视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好吧,他们现在已经明白了,为什么大师兄在开门的时候,脸色那么难看,阴得仿佛立马就会电闪雷鸣一般似的。

话说在那种时候,无论是哪个男人被打扰了,都会很生气的。

换位思考的话,如果是他们在那种时候被人打扰,心情绝对不会比大师兄吴兴淞好到哪里去。

唉,所以下一次再来找大师兄的时候,那么也要看好情况再说,否则的话,这马屁一旦拍到马脚上可就不好玩了。

很快的,吴兴淞便换了一套西服,走了出来:“走吧,我们现在去吃饭!”

当下王平与邬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很明智地没有开口问小师妹为什么没有一起出来。

于是三个人很快就离开了房间,房门关上之后,屋子一片的昏暗。

而这个时候,苏凌的眼瞳也终于缓缓地恢复了正常之色,而且她身体外的那层黑气,这个时候也渐渐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吴兴淞,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真的是太诡异了,可以说,这个男人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看透,而且他身上的某些本事,也不应该是他这种凡人可以拥有的,但是刚才她却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吴兴淞居然真的可以动用那些术法。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苏凌现在却可以十分的确定,那就是只怕吴兴淞的背后还有高人在,应该就是他之前自言自语中所提到的那个主人!但是那个主人是谁呢,让吴兴淞来到b市所谓何来?这些苏凌却不知道了。

不过她却相信只要自己的鬼瞳还一直印在那幅无脸画轴之上,那么便可以随时看到吴兴淞的动静,只是苏凌还记得很清楚,之前吴兴淞说过的主人。

那个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又是什么人呢,那个古怪的无脸画轴,他的那个所谓的主人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呢?而且居然连本应该失传的术法都懂得,那么……

那个主人真的是一个人类吗?

可是如果不是人类,那么那个家伙又是什么东西呢?

是神,是魔,是妖,是鬼?

而这一切却不是苏凌所能得知的了。而且现在她所掌握的信息太过稀少了,所以苏凌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判断。

只是苏凌却并不知道,她关闭鬼瞳的时间真的是恰到好处。

因为此时此刻,一团黑色的人形却是突然间显露在了吴兴淞的房间里,这团黑雾人形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的样子,只能凭着那个诡异的外形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一个人形吧。

而这个家伙出现了之后,先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然后他的目光便已经落到了那个皮箱上,手指遥遥一点,于是那个皮箱应声而开。

接着皮箱里的东西便都已经一一呈现出来。

“不错,不错,这个吴兴淞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仆人啊,呵呵,呵呵!这种仆人,我最喜欢了。桀,桀,桀……”说着黑雾人形便又随手一点,当下那幅无脸画轴却是已经飞到了半空中,接着缓缓展开,于是那画中的青衣无脸人却是已经赫赫然出现在了黑雾人形的视野里。

那团黑雾人形很明显地就是一震,接着两道绿幽幽地光芒瞬间便在黑雾中明亮起来,就好像是两道鬼火一般亮起来一样。

“玄缨,我终于找到你了,好想你啊,放心吧,这么多年来,我已经找到了可以帮你破除封印的方法了,哈哈,哈哈,到时候只要你一出去,那么我们两个便可以团聚了!”只是黑雾人形的话音才刚刚说到这里,那两道很明显应该是眼睛的绿火,这个时候却是猛然间浮现出了惊怒,接着他冷哼一声:“是谁,是谁,居然在这画轴上施展了鬼瞳之术,是谁,是谁,不应该是凡人,但是到底是谁呢?”

因为此时鬼瞳之术已经关闭了,所以就算是这个黑雾之人的修为再如何的高深,那么他也没有办法找出那施展鬼瞳之术的人。

黑雾之人盯着无脸画轴,沉吟良久,于是最后还是打定主意,暂时不去消除那个鬼瞳,他相信,只要这个鬼瞳之术还在,那么施放之人,一定会开启鬼瞳的,到时候,他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那个施术之人。

哼,哼,哼,不管那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他都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心里想着,便已经有所决断了。

于是黑雾男人便又飘飘荡荡地来到了里面的套间里,看着那床上的两女一男,于是他便直接伸出一根枯瘦的,漆黑的手指,在那根手指上,有着一片长长的,而且尖尖的指甲,黑雾男人的动作并不快,就好像是慢镜头一样,还好此时这里没有人,如果初具看到的话,那么只怕还以为这根本就是已经被团黑雾给定格了呢。

但是慢的只是他的动作,相较于他的动作来说,他的速度却是极快,很快的他的指甲便分别点在三个人的眉心处,于是自那眉心的伤口处,三滴殷红色的血液便浮现而出,黑雾男子那只枯瘦的大手一挥,于是便将三滴精血抓在手掌之内,接着他看了看,这才随手一抛,于是那三滴精血便迅速地自里间飞到了外间,然后融入到了那幅无脸画之上。

于是那画面之上的雨丝里,居然微微有一点点的红色显现。

对于这抹血意,黑雾人却显得很满意,居然可以看到他轻轻点头的动作,虽然那只是一大团黑雾上上下下的动了几下罢了。

今天的这顿饭,很明显,邬杰与王阳两个人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所以不过才是一会儿的时候,唐沁便已经人事不醒了,只怕这个女子到现在都没有想到,她居然被自己的师傅出卖给了自己的师伯。

而且王阳与邬杰两个人居然还热心地帮着大师兄吴兴淞把那个已经醉倒的唐沁一路送到房间来。

当房门打开,因为房间里太过于昏暗,所以倒是没有谁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当三个男人都走进来的时候,王阳随手就将灯打开了。

接着邬杰与王阳两个人同时怔在了原地,两个人手里扶着的唐沁也被两个人无意识地放开了,于是女人的身子立马就在地毯上瘫成了一堆。

而当吴兴淞看到那浮在半空中的画卷,还有正虚坐在半空中的黑雾人的时候,先是一怔,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于是吴兴淞忙上前两步,态度恭敬地道:“主人,您来了!”

说着,吴兴淞看了一眼那无脸画轴,然后再次恭声开口:“主人,这是您当初吩咐我寻找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找到了,而且这里还有几件东西也不错,希望主人能够喜欢!”

黑雾人一挥手,接着便又从那个早就已经打开的皮箱里飞出两物,一物就是那支一千五百年份的人参,还有一物便是那套金针,接着黑雾里便响起了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这两个东西还算可以,入得了我的眼,不过余下的那些,你自己用吧!”

“是,多谢主人!”吴兴淞再次恭声道。

但是很快地吴兴淞就听到自己的身后,不断地响起一阵牙齿敲击的声音,根本就不需要回头,一定是自己的那两师弟现在已经被吓到了。

话说他第一次看到主人的时候,也是被吓成了这副样子,不过也幸亏他遇到了主人,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拥有超越自己的师傅车大师的法术呢?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这位主人所赐。

“主人,这两位是我的两个师弟,第一次见到主人,便被主人身上强大的气势给吓到了,还请主人不要介意!”吴兴淞忙道。

“嗯!”

黑雾人淡淡地应了一声,接着一根枯瘦,而且干瘪的手指便再次自黑雾里探了出来,而且方向赫赫然正是邬杰与王阳两个人。

两个人的心头恐惧早就已经达到了顶点,话说现在他们两个真的很想逃跑,可是事实却是他们两个人的脚掌却是偏偏抬不起来,他们想要惊叫出声,可是他们的嘴巴却偏偏完全无法张开。

“前……辈……”好不容易两个人才从自己的嘴里挤出来两个字。

但是此时此刻,那根枯瘦的手指却已经近在他们的眼前了。

于是毫无意外的,两个连带那还兀自昏睡中的唐沁便都被刺破了眉心,于是又是三滴精血,被那无脸画轴吸了进去。

“你可知错?”做完了这一切黑雾人的声音居然又冷冷地响了起来。

吴兴淞的心头一惊,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主人对自己心生不满,但是他却知道在这个黑雾人的面前,自己要做的绝对不是分辩,而应该只是认错,因为如果态度诚恳地认错话,那么自己还会有一线的生机,但是如果自己只是一味的为自己辩论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一定是死亡。

于是吴兴淞忙低头道:“主人,我知错!”

黑雾人的声音依就是很冷:“那你说说看,你到底错在哪里了?”

吴兴淞的身子一抖,话说他是真心地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这如果让他说的话,他还真的说不出来。

于是吴兴淞苦笑着道:“兴淞只知道主人的话就是对的,主人说的话,绝对不会有错,既然主人说我错了,那么我就一定是错了!”

“哼!”黑雾人此时冷哼了一声,不得不说,他对于吴兴淞这么识相,这么规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于是他直接道:“这个无脸画轴已经被人打上了鬼瞳!”

“什么?!”吴兴淞大吃了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主人所需要最重要之物,居然会出现这种纰露:“还请主人责罚!”

“啪!”吴兴淞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于是便邬杰与王阳两个人便清清楚楚地看到,一条手指粗细的,完全由黑雾所形成的鞭子便重重地抽在了吴兴淞的身上。

“……”吴兴淞紧紧地咬着牙关,但是却还是发出一声闷哼之声,但是接着第二鞭子便又到了……

一连挥出了七鞭子之后,于是这个黑雾人这才停手:“再有下次,你应该知道后果的!”

说完了这话,当下黑雾之人,便伸手抓住那画轴,于是邬杰与王阳两个人便清楚地看到那团黑雾居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就好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一样。

“大师兄!”邬杰与王阳两个人终于从震惊与恐惧之中回过神来,于是两个人看向自己的大师兄吴兴淞,颤声开口了:“那个,那位前辈是……”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却知道,他一定不是人,也许是神,也许是魔!”吴兴淞很明显猜出来自己的两个师弟到底是想要说什么,于是也不等到他们说,他便已经直接开口了:“现在你们的精血已经被他得到了,所以以后应该怎么办,你们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邬杰与王阳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嘴角处均是都流露出来一抹苦笑:“是的,大师兄,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人只听大师兄您的号令,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去!”

“很好,这样就对了,放心,下次再见到主人,我会在他的面前好好地为你们两个说说好话!”吴兴淞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邬杰与王阳两人的脸上虽然同时露出来欣喜之色,但是天知道此时他们两个人正在心里暗骂,娘的,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这个王八蛋,我们的精血又怎么可能被那个怪物得到,哼,现在那个怪物不在,你居然又摆威风了,哼,等着看吧,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可以在那个怪物的面前取代你,到时候吴兴淞你就会知道我的手段了。

当然了,这话他们也就只能在肚子里想想罢了,是绝对,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而且他们两个人心里也明白,就算是心里现在有这么一个目标,可是想要实现的话,却是很难的。

“好了,既然现在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那么有了好东西,我便也不能再自己一个享用了,现在我就教你们一个主人传给我的采阴补阳之术!”

说着吴兴淞便已经随手提起了唐沁的身子,然后随意地丢在沙发上,接着他便长腿一迈,手上动作飞快地将唐沁身上的衣服扯得干干净净,然后他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扣,一边对邬杰与王阳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可得看清楚了,这种事情,我可不想教你们两次!”

说着,吴兴淞便伸手抚到了唐沁的身体上。

……

“好香啊,哥,这是你做的?”苏凌从二楼走了下来。

“小凌,你醒了!”苏辰听到苏凌的声音,便立马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姐,你醒了!”接着自苏辰的头上,又探出了苏阳的脑袋,这小子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苏凌好一会儿,看到后者此时脸色红润,再也不似之前在沐园里所看到的那样苍白了,于是这小子才终于放下心来。

“喵呜!”随着一声猫叫,起司那圆滚滚的身子却是跳到了餐桌上。

“你这只讨厌的黑猫,下去!”苏阳一看到起司,当下便跳了出来。

只不过苏阳还没有来得及把起司从餐桌上赶下去,随着几声“汪,汪,汪”的犬吠声,三煞也跳到了餐桌上。

“你,你们……”

“好了!小阳,没事儿的,他们都是我的家人!”苏凌却是一笑,然后出声阻止了苏阳的动作,话说她倒是没有想到,苏阳也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不过既然苏阳来了,那么想必苏游应该也来了,至于起司与三煞这两货对于自己的关心,她是能感觉得到的,只怕这两货一离开沐园,根本就没有回猛虎帮的总部,直接就化为之前的宠物样子,回来这里了。

“姐!”苏阳吸了吸自己可爱的小鼻子。

虽然这小子对于苏凌的一切说法总是抱着全盘接受的想法,但是这一次话说他还真的是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他是人好不好啊,而这一只瘦狗,一只肥猫,如果他们也是自己家姐姐的家人,那岂不就是说他苏阳也与猫和狗是一家人了。

不过他还没有纠结完呢,苏辰的大手便已经覆到了他的脑袋上:“起司与三煞既然是小凌的家人,那么自然也就是我们的家人了,去,帮大哥端菜去!”

苏阳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哥,绝对属于无力反抗的类型,于是便只能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跟在苏辰的屁股后面,走到了厨房里面。

而这个时候苏凌听到楼梯处又响起一阵声音,当下她抬头看去,于是她的目光瞬间就凝固了。

天呐,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自己的那个二哥苏游,此时此刻居然以公主抱的形式,正包着第五亚泽往下走呢。

好吧,好吧,不得不说,她必须得承认,第五亚泽那个家伙,根本就是长着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孔,但是那也毕竟是男银一枚好不好啊。

汗,大汗,成吉思汗。

而且两个男人以这样的姿势出现,这种视觉真的不是让人很舒服。

起司与三煞两货自然也看到了这两个男人此时的姿势。

于是起司的一双绿油油的猫眼彻底地瞪大了,一张猫嘴也跟着张了起来,同时两个爪子也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

三煞的反应和起司差不多,他歪着头,瞪圆了自己的那对狗眼,话说这两个男人是搞什么飞机?

“姐……”苏阳这个时候端着一盘子锅包肉走了出来,同时他的另一个手里,正拿起一块锅包肉往自己的嘴里送呢。

不过当他看到苏游正抱着第五亚泽的时候,于是苏阳的动作立马就静止了,一块刚刚咬到嘴里的锅包肉却是自苏阳的嘴里滑出来,直接掉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小阳,你居然又偷吃!”随着声音,苏辰端了一道汤走出来。

好吧,不得不说苏辰不愧是苏家的老大,虽然他也看到了苏游与第五亚泽此时的样子,可是他的反应却是无比的淡定:“快点,都过来吃饭了!”

“哥,你好牛啊!”苏阳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然后对着自己家的哥哥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而苏凌也是满眼佩服地看着苏辰,这心理素质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啊。

其实啊,苏辰心里的苦,他们倒是没有人知道,苏辰为什么会这么淡定,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在没有苏游的时候,为第五亚泽抱上抱下的人,可不正是他苏辰吗?

唉,不过这事儿绝对不能说,否则的话,自己这个做大哥的,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呢。

因为之前苏辰有叮嘱过苏阳与苏游不要问起任何关于第五亚泽的事情,所以这兄弟两个人便将心头的一堆不解,直接和饭吃下了。

不得不说,因为有了苏辰在,这顿饭吃得倒是大家一个个都很开心。

待送走了苏辰,苏游,还有起司与三煞之后,苏凌却是直接又说了一声,自己有事儿,不能打扰,便又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盘膝坐地,接着苏凌的身体里再次出现了之前的黑雾,接着她的双眸再次变成了血红之色。

鬼瞳再次打开了。

只是这一次苏凌却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看到的居然同样也一双血色的眼睛的,只是在那双眼睛里,充斥的却是无尽的杀戮之意,还有疯狂与嗜血。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啊,你居然这么快就打开了血瞳,本来我还以为会再等几日呢,真是幸运啊,不过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你敢对我中意的东西下了鬼瞳之术,那么有些代价便是你必须要承担的!”

接着一个阴森,沙哑,诲涩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不好!”苏凌的心神一震,于是她立马手印翻动,想要关才鬼瞳。

“桀,桀,桀……”对方的笑声却是越发地阴森了起来。

苏凌的手掌急动,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只黑色的,枯干的大手,却是已经直接探入到了无脸画轴的血瞳之内。

于是苏凌双手翻动手印的速度一下子就顿住了,此时就好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禁锢着自己手腕上的动作。

而就在与此同时,苏凌的眼瞳却是狠狠的缩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一只漆黑得,仿佛烧焦了一般的枯瘦的手,连着一截同样的焦黑色,枯瘦的手臂已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正向着自己张手抓了过来。

苏凌的脸色一变,没有任何犹豫,她迅速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接着一口鲜血便直接就喷到了那只抓向自己的手掌上。

只是这一口血,苏凌的脸色便已经生生地白了一分,但是接着那股禁锢着她手腕的力气却是一轻,于是苏凌的手掌便又继续快速地翻动了起来,而且这一次她的速度明显要比之前的时候更快。

“居然动了精血的力量,而且精血的力量竟然这么强,你到底是什么人!”黑雾人不甘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不过这个声音苏凌却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此时她的手印已经翻完了最后一个印诀,于是鬼瞳已经被彻底地关闭了。

做完了这一切,苏凌的身子当下一软,便瘫坐在到了地面上,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此时她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依就在飞快地跳动着,刚才真的好悬啊。

抬起手背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了一把,却是一片冰冷的汗水。

而此时那个黑雾之人,却正看着自己的手臂还的手掌,之前苏凌喷到上面的那鲜血此时已经完全地渗入到了他的手掌与手臂之中,于是此时此刻他自手掌处开始,居然好像一个正常的人将手伸到浓硫酸里的反应是一样,一股白烟从其上冒了出来,接着那手掌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变成灰白色,然后化为灰烬散落开来。

虽然现在看不到黑雾人脸上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想像得到,这个家伙的心情一定不怎么样。

“好得很啊,真是没有想到,凡间的人,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存在!”黑雾里冰冷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接着黑雾一动,那截手臂已然被黑雾人自己斩断了下来。

接着黑雾人便转身向着后面的那片黑森林走去。

这片森林,远远地看去,居然没有任何一点儿的绿色,可以说这片森林之所以叫做黑森林就是因为这里只有一个统一而单调的色彩,那就是黑色。

很快的黑雾人,便已经走入到了黑森林之内,于是他整个个就仿佛与黑森森融为到了一体,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而至于那截手臂,这个时候也已经完全地变成了飞灰。

------题外话------

想知道黑雾人是什么东西吗,想知道那个玄缨又是谁吗,想知道黑森林的秘密吗,那么大家就投票票吧。

还有,多多收藏游游的新文《至尊女纨绔》吧,吼,吼,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