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73】,鬼瞳开!魂核入体,傀儡阴灵

拿出了那支针剂之后,苏凌便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而起司与三煞两货立马就明白现在鬼医大人,想要做什么,当下两个家伙居然直接就强行换了座位,一左一右地紧挨着苏凌坐了下来。

虽然众人不是很满意,这两货的所做所为,但是现在这种场合可不是吵架的场合。

而当这两货坐下来之后,无论是谁想再与苏凌交谈,那么都会被起司与三煞拦下来,不得不说,为些起司与三煞便是受了苏阳的不少白眼。

没有人看到,此时此刻,苏凌的身体里居然飘出来一只淡红色的虚幻的,而且紧闭的眼睛,接着那只淡红色的眼睛便一路直直飘到了那幅画轴之上,然后缓缓地隐入到其中,彻底消失不见。

这一切,以凡人的肉眼凡胎根本就看不到。

只是当做完了这一切,苏凌的脸色却是泛起了一股无力的苍白色,而且额头上也被一层细密的汗水给铺满了。

“小凌,你没事儿吧?”叶雯这个时候低声问道。

因为此时苏凌已经把她要做的事情做完了,所以这一次起司所化成的“第五亚泽”却是没有说话。

三煞的眸子却是一直盯着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心里却是已经有怒火升腾而起了。

丫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家伙,那么鬼医大人,也不会放出鬼瞳的。

要知道鬼瞳那可是鬼医大人身体里的灵力所化,每一次放出,对于鬼医大人体内的灵力消耗都是极大的,要休息三天才可以恢复。

之前在地府的时候,三煞便看到过一次苏凌动用鬼瞳,那一次事后被小阎王大人发,可是着实心疼得不行。

而现在再次看到苏凌那有些苍白的脸孔,你说三煞的心底里怎么可能不愤怒呢。

等着吧,洪少扬,洪少美,我们会很快等到你们的,到时候本狗爷直接用三个头一起咬你们,让你们后悔,你们为什么当年会出生。

再说苏凌听到了叶雯那关心的话语,于是她含笑轻轻摇了摇头:“哦,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罢了!”

一听这话,叶雯更是关心地道:“那小凌凌,要不你先回去吧,小雨雨不会介意的!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是啊,小凌,要不让小雯先扶你去那边的休息室,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沐栉雨这个时候也开口了。

“没事儿!真的没事儿。”苏凌却摆了摆手,只是虽然她嘴里是这么说,但是任谁看到她此时的脸色都不会相信她是真的没事儿的。

“都这种样子了,怎么可能没事儿呢?”一边的苏阳再也沉不住气了,他现在很肯定自家的姐姐一定是有事儿,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好好的,说脸色变白,就白了呢,而且最最让他生气的却是,这个姐姐的嘴巴居然还这么硬,明明你就是很有事儿的好不好啊。

沐栉风看了一眼苏阳,心底里暗暗地生起几分奇怪之意,这小子为什么对苏凌这么关心啊?

苏阳,苏凌,苏游,都是姓苏,可是问题是,苏家根本就是阳盛阴衰,没有女孩子的啊。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他还是也跟着道:“要不然,我派人先送苏小姐回去?”

莫淑华也点了点头:“是啊,小凌,既然不舒服,那就别勉强了,没有人会怪你的,先回去吧!明后天我去看你!”

“我可以送小凌回去!我们住在一起!”秦浩这个时候开口了,不过话一出口,他便同时收到了数道不善的目光,其中属“第五亚泽”,丑男煞,还有苏游,苏阳四个人的目光最是凌厉了。对上四个人的目光,秦浩的心里居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不是在现在这个场合,只怕现在四个人一定会同时胖揍自己一顿的。

于是他忙吞了吞口水,苦笑着解释道:“那个,那个,我们只是住在同一个别墅区罢了!”

好吧,不得不说,如果不解释的一下的话,那这其中的误会可就大了。

几个人彼此看了一下,虽然起司,三煞,还有苏游与苏阳都很想送苏凌回去,可是问题却是他们四个现在谁也不能离开。

于是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便毫无意外地就落到了秦浩的身上。

苏凌与秦浩两个人离开并没有引起其他太多人的注意,毕竟现在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之前苏凌拿出来的那支针剂上,可以让濒死的人,多活一年的时间,不得不说这个诱huo力真的是太大了。

而虽然洪少扬看到了苏凌与秦浩的离开,可是他却没有理会,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既然自己已经与那个人合作了,那么苏凌一定是必须要把那块本来属于洪家的地皮吐出来的,而且现在他决定,在苏凌吐出那块地皮的时候,他也会让这个女人把这剂药剂的配方吐出来,如此一来,他们洪家商业帝国便会迅速地在同地扩张。

当然了,还有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你们只怕都没有想到,过了今天,你们对于洪家的决定都只有支持的份儿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我洪少扬与妹妹才不会巴巴地跑到沐园来参加什么拍卖会呢!哼,b市的天马上就要变成我洪家的天了。

因为担心苏凌的身体,所以秦浩倒是把车子开得飞快,而且还一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等抵达别墅后,苏辰虽然吃惊苏凌为何会回来的如此快,但是当看到苏凌的脸色后,便立马没有再问,至于也要跟进来的秦浩,却是被他挡在门外,理由很简单,他的妹妹,理所当然应该由他来照顾,而且现在他并没有时间待客。

于是秦浩便只能隔着门和苏辰,高声对苏凌道,好好休息,明天他会来看苏凌的。

“小凌,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的脸色会这么白呢?”关上了门,苏辰忙来到苏凌的身边,关切地问道,一边说着,一边还抬手在苏凌的额头上试探了一下:“还好,没有发烧。”

“哥,放心吧,我没事儿,我现在要回房间,我没有出来之前,哥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包括哥,你也绝对不能进去!”说着,苏凌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放到苏辰的手里,便头也不回地走上了二楼。

苏辰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要做什么,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现在唯一可以为苏凌做的事情,就是按着妹妹的吩咐不要让人打扰到她。

“苏辰,是不是小凌回来了!”当苏辰走进第五亚泽的房间,于是床上那个妖艳如花的男人,立马问道,虽然现在他是身体虚弱,行动不便,可是他的耳朵却还是挺灵的。

“嗯!”苏辰点了点头。

于是第五亚泽的眼里立马就浮起了几分期待,话说那小凌怎么不进来看看他呢,他现在是病号好不好啊。

“亚泽,现在小凌有事儿!很重要的事情。”苏辰自然一眼就看出来第五亚泽心底的那份期待,于是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而且小凌是有男朋友的,虽然我不知道她男朋友的身份,但是那个男人很强大!比我与小游加到一起都要强,说不定就算是再把你加上,也不行。”

第五亚泽的眼神黯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却又笑了:“我说苏辰,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小凌的亚泽哥,而且我们是家人,是亲人!她是我的妹妹!”

苏辰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好友,接着他也笑了,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妹妹小凌,与那个叫做即墨青冥的男人,真的是很般配,而且以那个男人的霸道,相信也绝对不会允许再有别的男人觊觎小凌的,所以现在自己的好友可以在这个萌芽才刚刚冒头的时候,就打住,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他的笑容里有些担心是没有掩饰的。

第五亚泽心里明白,只怕苏辰是在担心苏凌,虽然他不知道现在苏凌遇到了什么事儿,但是现在第五亚泽却是恨不得自己的身体立马就好起来,然后回到猛虎帮,倾尽自己的全力帮助苏凌,为她分忧解难。

至于第五家族,第五老爷子,还有自己的那个从来没有拿自己当成儿子的所谓的父亲,当然了,还有李青与第五亚泊几个人……

如果说以前的时候,第五亚泽对于掌握第五家族的一切,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现在他九岁时的封印已经被解开了,虽然当年事情的真相,他并不是完全知道,但是他却明白,第五家族里的那些人,一个个根本就从来没有拿自己当成是亲人过,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仇人,既然如此,那么第五家族他倒是不如拿过来玩玩,相信到时候如果自己的手里同时掌握着第五家族还有猛虎帮的话,那么便可以更大程度上的帮到苏凌吧。

虽然不知道苏凌想要做什么,但是无论这个少女想要做的到底是什么,哪怕她想要生生地翻开这片天地,那么他也愿意做她的后盾。

再说苏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便盘膝坐到地上,然后她的双手飞快地翻动出一组手印,接着一股黑色的雾气便自她的身体里鼓动而出,然后将她的身子整个包围了起来。

如果此时此刻在苏凌的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只怕会立马惊叫出声,因为现在的苏凌,红裙无风自动,一头长发也是嘴着飞舞了起来,就好像是一丛黑色的蝴蝶一般,而且她的眼瞳在这一刻,居然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脸还是那么的美丽,只是现在却在这种美丽当中,添加了一笔诡异与惊人的妖冶之意。

红是极致的红,红如血,烈如酒,红得妖异,红得夺目!红色的裙裾此时不断地舞起一**红色的涟漪,看起来就好像在黑雾当中,绽放的红色罂粟。

黑也是极致的黑,黑如墨,沉如海,黑得纯粹,黑得冶艳。房间里,那浓重的黑雾却是渐渐地形成了一朵巨大的黑色彼岸花。

黑与红的相间中,苏凌的那双血色的眼瞳此时却是越发的明亮了起来,血色光芒在不断地闪动着,接着她的双手十指对在一起,然后向着身前一推,同时自她的口中传出一声冷喝:“鬼瞳!开!”

于是紧接着,苏凌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想看到的一切了。

此时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已经离开了沐园了,当然了,他们的手上正拿着之前拍下来的所有的拍品,其中自然也包括着那只一千五百年份的老山参,还有那幅无脸画轴,以前那套金针,同时,苏凌还“看”到,自己之前拿出来的那支针剂,却正紧紧地握在洪少美的手中。

本来那个所谓的什么慈善就是他们洪家搞出来的明堂,让大家拿东西出来,现在自己拿出来的东西却落到了洪少美的手里,想来她是当着沐园里众人的面儿,直接抛出了高价。

其实说白了,这不过就是相当于洪家白得了,苏凌的针剂罢了,可是堂堂地府鬼医拿出来的东西,就真的那么好拿吗?

“无影!”低低的声音从苏凌的口传了出来。

“主人!”红色旗袍女子这个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苏凌的面前。

“无影,你用无影镜查看一下今天所以在沐园里参加拍卖会的人,然后让那些鬼魂们去将那些人身体里的阴灵统统驯服,让他们听我号令!”

“是,主人!”无影立马应了一声,但是接着无影想了想,又道:“主人,如果那些阴灵听话怎么办?”

苏凌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寒光:“那就吞掉!”

“是,主人!”

说着,无影的身后就出现了无影镜,接着无影的脚步向后一退,她的身子便融入到无影镜之内,接着,数十道鬼魂却是自苏凌身边的黑雾里走了出来,然后没有任何犹豫跳进了无影镜内。

要知道之前苏凌在拍卖场内,看到洪少扬与洪少美这兄妹两个人的时候,她所看到的他们身体里的那个不过拳头大小的黑影,其实就是魂核。

普通人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名词,但是对于苏凌这种在地府里呆了万年的鬼医来说,却是一点儿都不陌生。

魂核故名思议,就是用众多的灵魂凝炼而成的核状物。

说实话,魂核这种东西,绝对要比炼制小鬼还要更损阴德,因为一个最低级的魂核炼制,那么也需要最少千道灵魂才可以,而一个中级的魂核却是需要上万的灵魂,至于高级的魂核,那却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灵魂才可以。当然了,炼制时所消耗的灵魂越多,那么炼制出来的魂核等级也就越高。

而且这些灵魂在因为其灵魂本源已经被彻底地炼入到了魂核之内,那么这道灵魂也就可以说是彻底地灰飞烟灭了。

而且这种东西其实没有什么威力,魂核的唯一作用就是可以产生阴灵,而这种阴灵的全名又叫做傀儡阴灵。

而傀儡阴灵一旦进入到人体之中,那么这个人的思维,还有行为都会被魂核的主人所操控。

而与此同时,苏凌却又发现,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却并不是他们身体里魂核的主人。

而且最为让人深思的却是,如果想要控制所以来到沐园参加拍卖会的人,那么只需要在洪家兄妹当中一个人的身体里种下魂核就可以了,可是这个人却居然同时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里都种下了魂核,这个人到底意欲何为?

所以苏凌断定,这洪家兄妹两个人的身后一定还有人,而这个人定然通晓阴阳之术。

想想,这洪家兄妹来自于x港,而且之前在洪江来的时候,身边却是跟着一个车大师,那么洪家兄弟身后的这人是不是与车大师有关呢?

苏凌不知道,所以她才会在会场内打出鬼瞳。

此时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已经上了车。

“哥,那吴兴淞也太过份了,他明明都已经从我们手里要去那么多钱了,这一次居然还让我们帮他把沐园里所有的拍品全都拍回来,哼,就算是车大师活着,也没有他的胃口大!”洪少美气乎乎地道。

“少美,这没有什么,那个吴兴淞,既然可以帮着咱们控制这些人,那么以后咱们洪家在内地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而且你要知道,到时候就算是咱们让这些人把他们名下的产业都转给咱们,那他们也是不会拒绝的,呵呵,呵呵,所以啊,少美,你要记得,这做人,有失必有得,而且得到的一定会比失去的更多!”

听完洪少扬的话,洪少美想了想,却还是点了点头,而与此同时她的脸上也流露出来一抹喜意:“那哥,你说这一次凭着咱们可以让洪家顺利地进入到内地,而且还与这些多内地的家族有了关系,洪家家主的位置,一定就是哥哥你了吧?”

“那倒未必啊,那几个家伙的手段,也是很厉害的,而且他们当中,说不定早就有人与吴兴淞他们几个合作了呢?”对于这事儿,洪少扬却并没有自己妹妹那个乐观。

“不过我想以吴兴淞的聪明才智,他应该会选择一下对他最有利的合作伙伴!”话说到这时在,洪少扬便不再说话了,只是专注地看着前方的道路。

苏凌的眼底的红光闪动,吴兴淞,这个人是谁呢,难道是那个混蛋车大师的弟子不成,而且听着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怕是这个吴兴淞应该就是那两个魂核的主人。

不得不说,这个弟子与他的师傅,车大师,倒还真的不愧是师徒啊,他的师傅,居然不惜买凶杀人,造成一尸两命,而其目的不过就是取出那还在母体当中的胎儿,用来炼制小鬼儿。

至于这个叫做吴兴淞的弟子,则是更加的青出于蓝,居然直接用大量的灵魂来炼制魂核,虽然那在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身体里的魂核不过就是最低的等级罢了,可是那也最少需要两千灵魂。

不得不说,这个吴兴淞的作为,绝对是千鬼所指,为鬼所必杀之人。

苏凌这个人,也许对于人命,她并不是很看重,但是对于鬼命,她还是很看中的,毕竟人死了,但是魂还活着,还可以再次进入轮回转生,可是如果连灵魂也没有了,那么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消亡了。

不得不说,现在对于那个吴兴淞,苏凌已经生起了必杀之心。

而且她并不担心,自己的附着在那个无脸画轴上的鬼瞳会被吴兴淞发现,因为那鬼瞳除非是鬼才可以感觉到,只要那个吴兴淞还是凡人之身,那么他就不可能会发现的。

洪少扬开着车,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进入到了市内的二环位置。

车子停到了香格里拉大饭店的门前。

洪少扬与洪少美下车。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第十八层。

当电梯门才刚刚开启,洪家兄妹两个人就看到一对男女。

这一男一女正是之前那个监视苏凌的林诚与唐沁两个人。

而很明显,林诚与唐沁是认得洪家兄妹的。

这林诚也唐沁正是车大师的二弟子,邬杰的弟子。

“洪少爷,洪小姐这边请,我们大师伯让我们两个来接你们!”林诚一笑开口了。

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并没有吃惊,他们早就知道吴兴淞的本事已经超过了他的师傅车大师了。

推开吴兴淞所在的房间的门,林诚与唐沁两个人却并没有进去,只是在洪少扬与洪少美两兄妹进去之后,他们把房门带上了。

“呵呵,看来两位这一次倒是满载而归啊!”吴兴淞此时正坐在沙发上,虽然窗外现在正是阳光明媚,可是他却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而且房间里又没有开灯,所以此时此刻,吴兴淞整个人的身上似乎都笼着一层阴影。

房间里,现在就连吴兴淞的其他师弟师妹也不在,只有他一个个人。

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洪少扬道:“吴大师,您看,这些就是您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全都拍下来了!”

吴兴淞的目光在那桌子上的东西上一一扫过一眼,然后他的嘴角处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容:“嗯,不错,你们两个事情办得很好,看来我们这第一次合作可是很愉快啊!”

洪少美这个时候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她道:“吴大师,我们已经按你说的做了,那么不知道今天在沐园里出现的人,什么时候可以听我们的话啊?”

“哦,听你们的话?”吴兴淞挑了挑眉毛,然后看向洪少美。

洪少美只觉得吴兴淞的目光根本就是赤果果的,而且穿透力极强,似乎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已经完全被他这一眼给看透了。

这种感觉让洪少美极为舒服,因为她只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就好像已经被人剥光了衣服,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遮挡,赤条条地站在吴兴淞的面前一般。

不过心里虽然是如此感觉,但是洪少美生性一向高傲,当下她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让那疼痛刺激一下自己的神经:“吴大师,这根本就是咱们之前说好的,我和哥哥足足付给了你一个亿,然后又花大价钱将这些东西拍下来给你,我们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可是现在你居然还没有任何回报给我们呢,我们是生意人,不会做没有回报的投入!”

洪少扬看到吴兴淞在听到自己妹妹洪少美的话之后,嘴角处的笑容居然扩大了起来,虽然那笑容并不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在洪少扬的眼里,却让他的心陡然一跳,一股不安的感觉迅速地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于是洪少扬立马打断了自己妹妹的声音:“车大师,不好意思,我妹妹从小被宠坏了,所以您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小孩子性子!”

“小孩子性子,嗯,很好,小孩子都很纯真,也很纯粹,我一向最喜欢小孩子了!”吴兴淞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含笑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目光却并没有离开洪少美的身体。

洪少美的脚步微动,然后小心地躲到了自己哥哥洪少扬的身后。

现在她突然间又后悔了,她后悔自己刚刚不应该那么冲动。

如果因为刚才的那些话,而惹怒了吴兴淞,那么以他的手段,自己和哥哥两个人都会倒大霉的。

想到这里,于是洪少美也瑟瑟地道:“吴大师,刚才是我不对,还请吴大师不要怪我!”

“说过话,如泼出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不过我这个人一向都很大方,更加说,现在我们也是合作伙伴不是吗!”吴兴淞这个时候笑眯眯地抬手拿起了那个画轴,然后缓缓地打开,露出里面那幅烟雨凄迷的画面,那杨柳树枝仿佛正轻轻地摆动着,至于那个青衣人,此时此刻他的脸依就掩映在杨柳枝间。

吴兴淞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惊叹,他的手掌轻轻地抚到这画面上,他的动作很轻,很柔,那小心翼翼地样子,就好像是他正在抚摸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而洪家兄妹此时却是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吴兴淞的目光才从那无脸画轴上收了回来,重新落到了洪少美与洪少扬的身上:“呵呵,其实想让我原谅你们那也很简单,只要你们兄妹两个人各滴一滴血到这画上,便可以了!”

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同时大吃了一惊,虽然他们不知道吴兴淞让他们滴血在这画轴上什么用意,但是他们却知道,活人的血,如果落在风水师的手里,那么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吴兴淞自然是看到两兄妹的犹豫了,不过对于此他倒是也不在意,他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桌上的红酒:“这是八二年的拉菲,打开吧,我们三个一起干一杯,为我们合作的愉快,当然了,也是为了你们洪家可以顺利地进入内地!”

虽然吴兴淞并没有再提及那血的事情了,可是洪家兄妹两个人的心头那提防之心却并没有任何的松懈,不过对于打开红酒这种事情,洪少扬倒是没有拒绝,于是洪少扬开酒,至于洪少美却是取出来三个红酒杯,想了想之后,便拿着杯子去了洗手间,将三个杯子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

至于吴兴淞,他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那眸底的冷意却是更重了。

很快三杯红酒便已经摆在桌面上。

“吴大师请!”洪氏兄妹两个人忙道。

吴兴淞抬眼看了看这兄妹两个,一笑:“你们两个人怎么还站着呢,哎呀,你说说我也是,我怎么就忘记了要请你们坐下呢,快,快点坐下吧!”

洪少扬与洪少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还是坐在了吴兴淞对面的沙发上。

“来,为了我们合作愉快干一杯!”吴兴淞随意地拿起一杯酒,然后向着洪家兄妹一举。

当下洪家兄妹也忙端起了酒杯,于是三个酒杯便撞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轻响,接着洪少美那有些慌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哎呀!”

洪少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用力,再说了,碰杯嘛,本来也不是力气活,可是那酒杯居然一下子就碎了,那细碎的玻璃碎片,还有那鲜红色的酒液,便都落到了她的手背上。

“少美!”于是洪少扬也忙放下杯子,一把就拉住自己妹妹的手腕,看了一眼洪少美的小手,于是他皱了一下眉头:“少美,你忍着点儿,我帮你把手上的碎玻璃清理一下!”

因为房间里没有开灯,所以清理起来倒是极为的费事儿,而洪少扬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右手的食指居然也被那酒杯的碎片给割破了。

“哥……”洪少美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没事儿!”洪少扬对自己的妹妹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然后他扭头对吴兴淞道:“吴大师,我们去洗手间冲一下伤口!”

“嗯,去吧!”吴兴淞大方地点了点头,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酒。

当那兄妹两个进入到洗手间之后,然后吴兴淞却是再次拿起了那个无脸画轴,然后缓缓展,露出里面的图画,接着吴兴淞的掌心向下,对着刚才洪家兄妹所在的方向,然后一股吸力便自他的手心处爆发而出。

于是很快两滴泾渭分明的血滴,便已经飞入到了吴兴淞的大手里。

男人的唇边笑容绽入,就好像是一朵黑色的地狱之花,诡异,妖娆之中,带着诱人的毒药,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带人进入到那暗无天日的深渊之内。

吴兴淞的大手一挥,于是那两滴鲜血便迅速地没入到无脸画轴之内。

只是瞬息间,那两滴血便已经悄然不见了。

而再看那画面里,却是可以从那丝丝的雨丝里看到点点的红意。

“呵呵,想来,你还从来没有试过同时吞下两个人的血吧,这一次就好好地试试!”吴兴淞低低地喃喃着,而他的大手这个时候却又抚到了那挡在无脸青衣人的杨柳枝上:“真的很想看看当你有脸的时候会是什么样,不过你是喜欢先变成男人的样子,还是先变成女人的样子呢?呵呵,还是直接变成不男不女呢?”

说着,一股古怪的低笑声,便从吴兴淞的咽喉深处响了起来,古怪至极,但是却会令听到之人,为之胆战心惊。

洗手间内,洪少美的俏脸微白,然后她低低地道:“哥,我们与这个吴兴淞合作真的很了吗,怎么我现在很不安呢,这个吴兴淞给人的感觉太诡异了,他和车大师,根本就不一样!”

洪少扬点了点头,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唉,是啊,可是现在我们既然已经选择与他合作了,那么只怕也没有办法再抽身了!”

其实,洪少扬现在可是真的很无奈,如果现在他可以重新选择的话,那么他是绝对,绝对不会选择与这个吴兴淞合作的。

可是,可是现在已经悔之晚矣,他与洪少美既然已经上了吴兴淞这条船,那么再想要下来,只怕不会容易。

“哥,我真的很怕那个男人!”洪少美低低地道。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洪少扬点了点头,可是他还能再说什么呢。

兄妹两个人又继续在洗手间里磨蹭了一会儿,这才走了出来。

“怎么样,血止住了吗?”吴兴淞状似关切地问道:“哎呀,我刚才已经向酒店投诉了,这房间里的酒杯质量着实应该好好地检查一下,看到把洪小姐那只漂亮的小手都伤到了,我可是很心疼啊!”

说着,吴兴淞居然取出了一瓶药水还有几片创可贴:“洪小姐,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就由我来亲自为你包扎吧!”

“那个,那个不用了!”洪少美立马慌乱地摆了摆手:“小伤口,不用包扎的!”

“那可不行,伤口再说,也要预防,不要被细菌感染了!”吴兴淞说着,居然将自己的一只大手向着洪少美伸了过去。

洪少美本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呢,但是这个时候她却吃惊地发现,她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地向着吴兴淞走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

洪少美没来由得一阵恐惧,她想要叫身边的哥哥,可是这个时候她的嗓子里居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将自己的手放在吴兴淞的手掌上,洪少美心里悚然一惊,这哪里是人的手掌啊,根本就是一个万年玄冰手嘛,那冰冷的温度,让洪少美只觉得自己整个儿人,连灵魂带血液都已经被生生地冻僵了。

而很快的,吴兴淞又招呼着洪少扬过来,他也要为洪少扬包扎一下伤口,于是很快的洪少扬也感觉到了之前洪少美的那种感觉。

几分钟后,吴兴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的手里依就是拿着那个无脸画轴。

“师兄,你把他们怎么了?”这个时候从里面的套间里一个少妇却是推门走了出来。

少妇容貌艳丽,身材妖娆,一双眸子却是勾魂夺魄,这不是别人,正是车大师的四弟子,也是他唯一一个女弟子,叫做孔茹。

此时孔茹的身上,只是披着一条轻纱,虽然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光线,但是却还是可以看到她身体的玲珑有致。

“醒了!”吴兴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无脸画轴小心地放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皮箱里。

“大师兄,人家早就醒了!”孔茹说着,便已经走到了吴兴淞的身前,接着她的身子便如蛇一般的缠到了吴兴淞的身上。

只是吴兴淞此时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幻。

“大师兄,这洪家的两兄妹你施了什么法术啊?”孔茹一脸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小小的手脚,让他们好好地做个梦罢了!”吴兴淞说着,将孔茹从自己的身体上扯了下来。

举动之间,丝毫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意。

但是孔茹的脸上却还是挂着甜甜地笑容,当下她居然双臂一张紧紧地抱住了吴兴淞的一只手臂:“大师兄,把这招也教教我好不好啊?”

“怎么,小茹想学?”吴兴淞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女人的脸上。

“嗯,嗯!”孔茹连连点头。

“那你准备给我什么好处啊,你知道我的脾气,没有好处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吴兴淞淡淡地道。

听到了这话,孔茹的那张小脸彻底地垮了下来:“人家整个儿人都已经是大师兄的了,还哪里再有什么好处给你呢?”

“哈哈,哈哈!”听到了这话,吴兴淞不由得大笑了起来,笑声中,他一把抄起了孔茹的身体,然后把女人直接往肩膀上一扛,便大步地向着里面的套间走去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孔茹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之前吴兴淞放入无脸画轴的皮箱上。

------题外话------

再叫两嗓子《至尊女纨绔》求收,求收了,吼吼,还有鬼医接着求票啊。

呜,呜,小游子这段时间手臂撞到了,每天还要苦逼地码字,亲们,求票了,求安慰啊!

作者:姚柒柒文名:风华之庶女嫡妃

重生庶女,备受欺凌,她要踩着刀尖一步步往上爬,看谁能笑到最后。

嫡母狠毒,且让你笑着自食其果,悔不当初!

庶姐蛮横,我让你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渣爹自私,我让你失去一切自生自灭!

不过,她宅斗斗的挺欢乐的,这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人前腹黑冷漠,人后装楞扮可怜,紧追不舍,装疯卖萌,只为讨她欢颜。

尼玛,是谁说他是个瞎子的?看这健步如飞的样子,我看说这话的人肯定是个瞎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