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68】,妖异的红莲封印

苏凌纤纤玉手急挥之下,当下那九个针包,飞快地打开,于是一根根金针便已经环绕在了苏凌的身体周围。舒悫鹉琻

“哥,葡萄酒!”苏凌的口中,声音响了起来。

“哦!”苏辰忙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便更加的快了起来。

站在外围的阿三,不断地将一瓶又一瓶的葡萄酒抛到苏辰的手中,而苏辰只是手指那么轻轻一掰于是葡萄酒的瓶口便会应声而断,接着那一瓶瓶的葡萄酒便如同不要钱一般地直接倒入到了浴缸之内。

看到又倒了近乎一浴缸的葡萄酒,苏凌的眸光一闪,接着她身体内的灵气激荡而出,于是那些葡萄酒液便迅速地又腾空而起,化为了一片红色的葡萄酒雾。

再次点燃这些葡萄酒雾,于是苏凌的心念一动,当下便有九分之一的金针,飞快地刺入到了第五亚泽那赤果的身体里,夹带着这空气中所有的葡萄酒雾。

“哥,快点!”此时苏凌的额头上已经微微见汗了,她催促了一下自己的哥哥。

不得不说,现在三个人里,最忙的就要属苏辰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葡萄酒的消耗量居然会如此的惊人。

“哦!”苏辰应了一声,于是手上的动作便又加快了起来。

起司与三煞两货这个时候也不用任何人吩咐直接也加入到了帮忙的行列里。

三煞的爪子一拍,于是一瓶接着一瓶的葡萄酒便直接送到了起司的面前,而此时起司也却是正夹着尾巴站在那浴缸上。

接住三煞拍过来的葡萄酒瓶,起司直接拍碎瓶口,然后将那葡萄酒液倒了进去。

当又浴缸的葡萄酒液满了之后,又是一包金针,刺入到了第五亚泽的身体当中。

此时此刻,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渐渐地远去的,他有些支撑不下去了,这种痛苦,真心地让人宁可死去。

“亚泽哥,你睁开眼睛,你不能睡!”苏凌一直都有留意着第五亚泽。

而苏辰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第五亚泽的样子有些不对,于是他手上的动作不停,也急急地开口道:“亚泽,第五亚泽,你不能睡,你快点把眼睛睁开!”

可是第五亚泽现在虽然还可以听到苏凌与苏辰两个人的声音,但是他却已经无力回应,也没有任何的力气可以睁开眼睛了。

第五亚泽在心底里,低低地道:“小凌,苏辰,还有阿三,对不起了!”

苏凌此时可以感觉到第五亚泽的气息此时居然已经有了要消散的征兆,当下她心头微惊,于是手指地动,一根金针却是赫然出现在了她的手指之上,她一针刺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于是一滴晶莹的红色血珠便自苏凌的手指上飘了出来,接着那滴血珠在半空中微微地停顿了一下,接着便直接划出一道红色的弧线,然后没入到了第五亚泽的眉心之处,于是第五亚泽的眉心上,居然缓缓地浮现出一点红。

不得不说本来这个第五亚泽就是一个极尽妖娆的男人,现在再配上这一点眉心红,那更是妖娆到了极致。

起司与三煞两货同时对视了一眼,眼底都有些惊意,别人不知道,可是他们两个却是清楚得很,那滴血,可不是普通的血液,那可是鬼医大人一滴精血啊。

真是不知道鬼医大人为什么会对这个第五亚泽如此重视呢,居然会给了他一滴精血。

但是如此一来,只怕第五亚泽与鬼医大人之间,便再也没有办法分开了。

精血一途,常被人用于契约之类的事情,可是这一次苏凌倒是并没有想过要与第五亚泽进行契约,但是看在这个男人眼看着就要放弃他自己的生机了,所以苏凌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了,如果有选择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做。

而现在,如果苏凌想要让第五亚泽死的话,那么只消心念一动便可以轻松地完成了。

在这滴精血进入之后,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神智,居然直接就被一股极为强大的吸力,生生地又将吸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咳,咳,咳!”咳嗽了几声之后,第五亚泽终于张开了眼睛,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苏凌,此时少女依就是稳稳地站在浴缸之内,少女的目光却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自己。

于是第五亚泽虚弱地一笑,缓缓开口了:“小凌,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苏凌却是摇头道:“真正担心的,是我哥,还有阿三!”

声音顿了一下,苏凌又继续说道:“你之前已经将你自己支付给我了,还是那句话,没有我的允许,你只能求生,不能求死!你的命不属于你!”

说着,红裙轻动,浴缸里的那些葡萄酒液居然又直接飞射到了半空中,接着再次被苏凌点燃,然后又一把金针,夹带着炽热的葡萄酒气,进入到了第五亚泽的身体里。

疼痛绝对比之刚才更强烈了,可是第五亚泽却只是死死的咬着嘴里的那个软木棒,一言不发。

他知道,正如苏凌所说的那样,他的命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而是属于这里关心自己的每一个人。

缓缓地闭了一下眼睛,当第五亚泽的双眸再次张开的时候,里面却是已经闪动着无比的坚定,身体上的痛苦算得了什么,他堂堂的第五亚泽,怎么可以被这种区区的小疼痛打败呢?

于是接下来的过程便顺利了许多,九套金针,带着满满九大浴缸的红色而炽热的葡萄酒气进入到了第五亚泽的身体当中。

做完了这一切,苏凌却并没有离开浴缸,此时苏辰拿着两瓶葡萄酒刚想要再次倒入,却是被苏凌摆了摆手,给阻止住了:“哥,不用了!”

听到了这话,苏辰与酒火外面的阿三,两个人的神色同时一松。

“小凌,是不是已经成功了?”苏辰忙问道。

“没有,还差最后一步!”苏凌道。

现在的苏凌看起来,只是脸上带着一层细密的香汗。

不过苏辰与阿三两个人却是显得各种的狼狈,两个人的身上,已经完全地被那些酒水还有汗水给浸透了,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起针!”苏凌这个时候双手飞快地在第五亚泽的身上,拍动了起来,随着她手掌上的动作,那些已经完全覆盖住了第五亚泽身体上的金针与银针,便纷纷激射而去。

“喵呜!”起司这个时候再次一跃而去,他的猫嘴一张,当下便将那之前的九套金针重新吸入到了口中,至于那套银针,却是再次回到苏凌的手里。

“呼!”第五亚泽这个时候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眨巴着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就仿佛是蜻蜓的翅膀一般,在微微地翕动着。

“小凌,是不是已经可以了!”此时第五亚泽的声音有些低沉与沙哑,毕竟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虽然他整个儿人,一直泡在葡萄酒液里,可是在这么高的温度里,他的嗓子早就已经渴得冒烟了。

“阿三,还有多少瓶烈酒?”苏凌问道。

阿三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酒车,然后心里一惊,他之前忙得已经忘记注意了,此时他才看到,在那酒车上,赫赫然居然只有一瓶烈酒了,还好苏凌小姐的治疗已经快要结束了,否则的话……

而这个时候苏辰也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瓶,然后道:“小凌,红酒也只有两瓶了!”

“哦,把这三瓶兑到一起给我!”苏凌道。

“好,没有问题!”阿三立马应了一声,然后他随手拿起一个小盆,动作飞快地将三瓶酒倒在一起。

足足有小半盆的酒液送到了苏凌的手上。

“亚泽哥!”苏凌这个时候才看向第五亚泽,少女的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直觉上来讲,第五亚泽只觉得苏凌的笑容里有些古怪,当下他的身子不由得瑟缩了几下,可是这个动作看在别人的眼里,倒是充斥着几分的诱惑之意。

“那个,小凌,你说!”第五亚泽颇为有些硬着头皮地说着,但是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了苏凌手中的那个盆子上,那里面可是半盆的酒啊,而且还是两种酒掺在一起的。

“亚泽哥,你把这些都喝掉吧!”苏凌笑眯眯地说着。

苏辰:“……”

阿三:“……”

起司:“……”

三煞:“……”

这四位心里

的第一反应就是苏凌在开玩笑呢。

不过第五亚泽却是看得分明,苏凌的脸上虽然在笑着,但是她的眼底却是很认真的,也就是说,自己似乎真的要喝掉这半盆子的酒,唉,那岂不是说自己要醉死过去了。

“亚泽哥,这是治疗的需要!”苏凌解释了一句。

“好,我喝!”说着第五亚泽便用手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可是他的体力刚才在抵制身体里的疼痛时,已经消耗一空了,所以他的身体只是颤抖了一起,却说什么都坐不起来。

苏凌这个时候将手中的盆子暂时交给自己的哥哥苏辰,然后她蹲下身子扶起了第五亚泽。

“好了,快点喝吧!”苏辰看着那半分浓郁的红色酒液,却是直抽嘴角。

“嗯!”第五亚泽勉强苦笑了一下,但是却还是张口,尽快将那些酒液吞到了肚子里。

随着第一口酒入肚,第五亚泽便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就好像是吞下了一团火焰一般,火辣辣地热。

紧接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居然也与这些刚刚吞下的酒液互为呼应,居然都散发出来大量的热量,这个时候第五亚泽才突然间想起来,话说之前的时候,苏凌一直在用她手中的金针与银针,将那些酒气度到自己的身体里,难道说就是做这个用的。

第五亚泽虽然心底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却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他几口便将那盆内的酒液喝干了。

一时之间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难道说他这是喝多了,当下他微微地扬起头,看向苏凌,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可以一下子看到七八个少女。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已经动了起来,她右的中指伸出,然后心念一动之间,于是一道绿色的火焰便出现在了苏凌的中指之上。

绿火完全是属于那种如同翡翠一般的碧绿色,绿得纯粹,绿得诱人,绿得就仿佛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火焰,而中是一泓绿色的清水。

但是这道绿火的温度却是极高,这绿火才刚刚出现,那浴缸周围的九圈大汤碗内的所有酒液便一下子被蒸腾一空。

所有的烈酒蒸气都已经汇聚在这点绿火之内,只是很怪异的却是,这点绿火依就是如豆般大小,但是那绿色即是越发的深邃与内敛了起来。

接着苏凌低头看向第五亚泽那有些迷离的双眼,然后对苏辰与阿三两个人道:“你们两个现在按住他的身体,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他挣扎!”

“好!”苏辰与阿三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句,然后两个人便一前一后地按住了第五亚泽的身体。

而苏凌这个时候却手臂一舒,接着她右手中指上的那点绿火便已经点到了第五亚泽的胸口上。

“啊!”这个男人,在刚才的时候,无论有多疼都生生地忍了下来,而且一忍就是七个小时,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在那绿火与他的身体接触的一霎那,发出一惨烈的叫声。

而与此同时,第五亚泽的身体也拼命了动了起来。

这一点就连苏辰与阿三两个人都没有想到,所以一个怔愣之间,倒是让第五亚泽直接就坐了起来。

“按住!”苏凌的手忙高高抬起,生怕会碰到第五亚泽身体的其他部位。

“哦!”苏辰与阿三两个人立马回过神来,然后再次将第五亚泽的身体紧紧地按在浴缸里,这一次两个人可是已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了。

于是苏凌的手指便飞快地在第五亚泽的身体上画了起来。

很奇怪,苏凌手指上的火焰是绿色的,可是苏凌手指过去,于是一些鲜红色的线条。

苏凌的动作很快,只是几个喘息的功夫,苏凌的手指便已经画到了第五亚泽的丹田处,这个时候苏凌的手指飞快地在虚空中绘制了一个古怪的图案,然后手掌一抓便重重地拍在了第五亚泽的丹田处。

“啊!”第五亚泽的身体猛然间绷紧了。

接着阿三与苏辰两个人就看到一股紫黑色的液体不断地从第五亚泽的嘴角处流了出来。

“啧,啧,果然是好东西!”看到了这紫黑色的液体,苏凌却是不顾身体上的疲惫,一双眼睛已经精亮了起来,接着她扭头看了看,随手拿起一个空酒瓶便接到了第五亚泽的

嘴角处。

看到苏凌的举动,苏辰与阿三两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

很快那紫黑色的液体便接了整整大半瓶子,终于第五亚泽的嘴里再也没有这种紫黑色的液体溢出来的时候,苏凌这才小心地将瓶子盖好,然后放在了一边。

“小凌,那是什么东西?”第五亚泽这个时候终于觉得自己现在好过些了,于是他颇为有些有气无力地开口了。

“哦,那就是你体内导至你形成后天太阴绝脉的寒毒,我先收着,到时候只要查明那寒毒是谁给你下的,那么我们就还给他,哼,哼,这种美妙的滋味那下毒之人也应该好好地体验一下!”苏凌一笑,直接开口道。

“呵呵!”第五亚泽虚弱地扯出来一个笑容,现在他真的是很开心。

“不过亚泽哥,因为你的太阴绝脉才刚刚封印完成,所以你这种虚弱的状态却是会一直持续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阿三吃了一惊,接着阿三皱眉道:“可是,可是过几天的拍卖会,少爷那可是必须要参加的啊?”

看看现在浴缸内,第五亚泽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只怕那个拍卖会,他是根本就没有办法参加了。

“我替你去,倒是的只要我易容成你的样子不就行了!”苏辰倒是很淡定。

“可是!”阿三还是有些不放心,要知道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的交际圈子其实并不一样,所以有些第五亚泽认识的人,苏辰却并不认识,不得不说,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苏凌一眼就看出来了阿三的担心,于是她一笑:“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了!”

一边说着,苏凌一边从浴缸里走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苏辰与阿三两个人才看到,此时在第五亚泽的身体上,赫赫然出现一朵妖异的红莲,那红色的莲花自第五亚泽的胸口开始,一直结束到第五亚泽的小腹处。

那朵莲花妖艳非常,鲜红如血,栩栩如生,只要第五亚泽的身体微微一动,看起来那朵莲花就好像是因为风的吹拂而轻轻地左右摇摆着。

“苏辰少爷!”

阿三看到苏辰拿起他自己的外套,体贴地盖住浴缸内第五亚泽身体的敏感部位,然后才小心地扶起第五亚泽的身体,于是目光闪动了几下,这才开口:“苏辰少爷,我家少爷的身体会这么虚弱三个月的时候,不知道在这三个月里我家少爷是不是可以拜托给苏辰少爷呢?”

苏辰抬头看向阿三。

第五亚泽无力地摆了摆手,想要阻止阿三再继续说下去。

可是阿三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苏辰少爷,您也知道以我家少爷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回去第五家族,而且就算是在这里,亚泊少爷也会时不时地就会过来一趟,所以……”

已经不需要阿三再说下去了,苏辰与苏凌两个人都听明白了。

于是苏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谢谢苏辰少爷!”阿三的脸上立马就是一喜,然后对着苏辰深深鞠了一躬。

“嘿嘿,你别急着谢我,因为这三个月,我可是会住在我妹妹家,你要谢的话,也应该谢她!否则的话如果她不收留,那我也就只能将你家少爷扫地出门了!”苏辰难得幽默一把。

于是阿三立马又转向苏凌,说实话,现在的阿三心里对于苏凌那可是感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深深地将自己的腰一弯到底:“苏凌小姐,谢谢你救了我家少爷,以后但凡苏凌小姐有任何的吩咐,我阿三百死不辞!而且还请苏凌小姐放心,今天的事情,我阿三对任何人都不会讲的!”

阿三很聪明,他自然也看得出来,今天苏凌可是动用了许多的手段,而这些手段,在之前的时候,阿三不过也就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苏凌点了点头,不得不说,对于阿三,她还是很满意的,第五亚泽的身边,这个阿三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既然如此,那小凌我就打扰了!”第五亚泽勉强一笑。

苏辰却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亚泽啊,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我

妹妹做的饭菜,根本就没法吃!”

这话起司与三煞也是很赞同的,当下两货便已经不停地点头自己的脑袋,而且不但是没有办法吃,鬼医大人,还会逼着吃。

就在这个时候,阿三的手机响了起来。

阿三看了一眼来电提示,然后对第五亚泽说了一声:“少爷是下面打上来的!”

说完了,他便立马接了起来:“什么事儿?”

“三哥,亚泊少爷来了,要见老大,我拦不住,现在已经上去了!”

“嗯,我知道了!”阿三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他立马对第五亚泽道:“少爷,我出去看看!”

说着阿三便大步地走了出去,当然了,他并没有忘记要关好房门。

“咳,咳!”看到房门关了起来,第五亚泽却是咳嗽了两声:“既然来的人是第五亚泊,那么我必须得出去才行,阿三绝对挡不住他!”

“这怎么行呢,你现在的身体怎么能让他看到!”苏辰对于第五亚泊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当然了,同时对于这对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很了解:“那小子看到你这副样子,一定会逼你交出猛虎帮的!”

“起司!”苏凌这个时候却是看向起司。

起司撇了一下猫唇,他就知道这个时候鬼医大人一定会叫自己,于是这货,当下就扭着那水桶腰,迈着自以为还像以前一样潇洒的猫步走到了苏凌的面前。

而苏凌这个时候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直接就抓起了第五亚泽的手,接着一口就咬破了男人的食手。

不用挤,一滴殷红的血珠便已经滚落了下来。

起司一扬头,猫嘴一张,便将那滴血液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行了,起司,该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就行了!”苏凌赴接吩咐道。

“喵!”眨巴着绿意涌动的眸子,起司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扭着水桶腰,走出了浴房。

而三煞这个时候却已经咬着第五亚泽的衣物走了过来。

“我先出去,哥你帮着亚泽哥先把衣服穿好!”苏凌说着,拍了拍三煞的狗头:“把衣服放下,你也出去帮帮起司吧!”

“汪!”三煞的眼底里掠过一道喜色,接着便放下口中的衣物,掉头就冲了出去。

此时外面,阿三已经与第五亚泊对上了。

“亚泊少爷!”阿三对着第五亚泊神态恭敬地道,但是那腰杆却依就是挺得笔直,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弯下去。

“哦,阿三啊!”第五亚泊神态傲然地看了一眼阿三,然后又向着阿三的身后看了看,当发现,第五亚泽并没有出来的时候,脸色却是有些不悦:“第五亚泽呢,让他出来见我!”

“亚泊少爷,现在亚泽少爷正在休息,任何人都不见!”阿三直接道。

“哼,任何人都不见,谁告诉你这任何人里,也包括我了?哼,他第五亚泽还真是好大的架子!”第五亚泊说着,抬脚便走进了几步,想要从阿三的身边走过去,可是阿三却是脚步一错,便挡住了第五亚泊的去路。

“亚泊少爷,我家少爷真的在休息呢!”阿三现在是打定主意了,说什么也不能让第五亚泊看到现在自家少爷虚弱的样子。

第五亚泊的脸色更难看了,接着他冷哼了一声,于是阿三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现在可以感觉到从第五亚泊的身上涌出了一股异样的看不到的力量,让自己的几首差点儿就站不住了,可是阿三那也是一条铁骨铮铮地硬汉子,当下他还是咬紧牙关将自己的身体稳住了,半步没退。

“呃?!”第五亚泊本来就是想要给阿三一个下马威,要知道他今天不过才刚刚突破,而且自己的太爷爷一直请秘境里的人帮自己训练的四个保镖今天也回来了,所以第五亚泊才会如此迫不急待地过来第五亚泽这里显摆一下,可是却没有想到,第五亚泽自己还没有看到呢,居然连第五亚泽身边的最忠心的狗阿三都没有震慑住。

一时之间第五亚泊的眼底里幽光闪动,现在他的心情很不好。

当下第五亚泊的手掌一抬,于是便听到“啪”的一声,阿三的脸上便已经重重地挨了一巴掌。

&nb

sp;阿三的脸被打得向侧面一扭,但是脚下的步居然还是没有后退一寸。

阿三的嘴角一缕鲜血缓缓地滑了下来,而且他现在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口中有异物。

他知道,那是因为第五亚泊一巴掌打掉了自己的两枚牙齿,可是这个时候他却不能吐出来,一旦吐出来,第五亚泊恐怕会很更得意了,而自己的气也就是泄了,那样一来,便更挡不住第五亚泊。

于是阿三的喉头微动,愣是把那两枚牙齿吞了下去。

“阿三,让开,好狗不挡道,你可别告诉我,你连狗都不如!”第五亚泊的心里现在也是气急了,自己那么重的一巴掌,居然都没有将阿三扇开。

“亚泊少爷说笑了,如果阿三是狗的话,那么亚泊少爷现在可是正在与阿三亲切地交谈呢!”阿三不卑不亢地道。

“……”第五亚泊的脸色有些泛青。

“亚泊少爷,既然这个阿三这么不识抬举,那么我们直接就做掉他吧!”

第五亚泊身后的四个保镖中的其中一个道。

这四个保镖可不是普通的保镖,要知道他们四个可是第五家族的老太爷,从小时起就收养在家里,然后找了一个机会送入到秘境里进行训练,所以这四个家伙的实力绝对不是秘境外的这些普通人可以与之相比的。

第五亚泊的目光闪了闪,接着他邪邪地一笑:“既然第五亚泽不敢出来,那么阿三,你就去死吧!”

说着第五亚泊的身体接连向后退了几步。

于是四个保镖便狞笑着,脚步微错,就已经将阿三团团的围在中间。

“哼,死吧!”四个大汉同时出手,四个拳头夹带着劲风,向着阿三的脑袋就重重地砸了过去。

阿三的脸上一片苦笑,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对付其中的一个人都有些吃力,更何况现在还是四个人同时攻向自己的。

“少爷,对不起了,阿三不能再陪伴你了!”阿三在心底里喃喃了一句,接着便闭上了眼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一声狗的狂吠声:“汪,汪,汪……”

再接着就是四条大汉的惨叫声。

同时还有一个男子的厉喝:“第五亚泊,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动我的人!”

第五亚泊怔住了,同时阿三也愣住了。

第五亚泊此时是吃惊地看着地上,一个不过就是刚出生一两个月左右大小的小黑狗,说不出话来。

而阿三却是吃惊地看着那个正绮丽地向着自己走过来的男子。

不错这个男人正是自家的亚泽少爷,可是现在看看自家的少爷,却是精神抖擞,根本就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话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刚才苏凌小姐不说,少爷会虚弱三个月嘛,现在不过才过去多一会儿啊。

而这个时候第五亚泊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第五亚泽,你,你居然让你的狗咬死我四个人!”

阿三听到了这话,这才想起来,目光立马投向地上的四个大汉。

果然只见四大汉的脸上完全就是一片的苍白,而他们的脖子,无一例外,都完一口咬断。

话说,这只小黑狗不是苏凌的宠物吗,这,这么小小的狗狗居然能咬死四个人,而且下口的速度,还有那力度,角度都都拿捏得无比准确。

难道说平素里苏凌小姐专门训练这条黑狗养人咽喉不成?

不得不说,这个保镖也真够倒霉的,在秘境里训练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出来,虽然不能说他们就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可是却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将他们打败的存在。

但是好巧不巧地,他们的第一个对手,居然来自于地府的地狱犬,如果是秘境里的那些老妖怪们,三煞不是对手,可是对付这四个货儿,三煞却是轻松加愉快了。

“第五亚泽,你,你,你,你知道不知道,这四个人可是……”现在第五亚泊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害怕了,总之现在他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着,但是他却还是抬手指向了三煞:“这条狗,你必须得交给我,我要扒他的皮,吃他

的肉,抽他的筋,喝他的血,碎他的骨头!”

三煞的一双狗眼里流出一道凶光,汪了个汪的,这个凡人,居然想杀自己,是谁给他的胆子!

而第五亚泽听到了这话,那双妖异的眸子里却是隐隐有绿光涌动,不过他却是一笑:“好啊,那你过来抓啊,只要你能抓住他,那你自然就可以带走了,当然了,带走之后你最好别后悔!”

听到这话,第五亚泊看了一眼三煞,却正好与三煞眼里的凶芒对了一个正着,当下他又立马地叫了起来:“不行,祸是你的惹下的,你现在必须和我一起回家族,你要负荆请罪!”

只不过第五亚泽却根本就没有理会第五亚泊,他现在扭头看向阿三,目光却停在阿三脸上的那个手印上。

“第五亚泊,这伤是你打的?”第五亚泽的声音很缓慢。

“是啊,不过就是你面前的一条狗罢了,居然也想挡我的路,我打他,那也是看得起他!”第五亚泊却是气哼哼地道:“如果是爸爸或爷爷来这里,一定会直接杀死他的!”

这个时候第五亚泽的身形却已经动了,化为一片残影,接着第五亚泊便感觉到自己的左脸上一疼,接着自己的右脸又是一疼,而与疼痛相伴的,居然是一种针刺一般的感觉。

“他喵的,你知道不知道,我最讨厌看到别人被打脸了,你知道原因嘛,那就是因为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打脸,喵的,这根本就是我的专利,哼,哼,哼!”

第五亚泽边打边说,他的语速不快,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是飞快,只打得第五亚泊眼前直冒金星,而他的头却也不得不随着第五亚泽手甩来甩去。

“汪,汪,汪!”三煞叫了三声,心里表示,对,对,就这么打,嗯,再用点力气儿,哼不过就是一个小白脸子,对了,对了,把他的脸给打残了!

旁边的阿三现在已经看得整个儿人都呆住了,话说今天这个锋芒毕露的男子是自己的少爷吗?

话说自己的少爷似乎,好像,从来都没有在人前如此过啊。

还有,刚才他从少爷的嘴里听到了什么,他喵的,喵的,话说这种口头语,绝对不是他家少爷所有的啊。

那,那眼前这个与自家少爷一模一样的男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是苏辰少爷不成?

可是苏辰少爷也没有说过那种口头语啊,还有,还有,这里并没有易容的材料,苏辰少爷是怎么变装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阿三的心里可是一肚子的问题。

但是却又偏偏不能问出口。

就这样,足足打了三分钟,第五亚泽手下的动作这才停下来。

而再看第五亚泊的脸,根本就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了,肿得就跟一个猪头似的,而且第五亚泊的两个脸蛋子上,居然被一道又一道的血口子给填满了,鲜血已经沿着第五亚泊的脖子,浸湿了他身上的衣服。

而就在第五亚泽的手才刚刚停下来的时候,三煞却是也突然间冲了上去,直接狗爪一扑,当下就将第五亚泊扑倒在地,然后狗嘴一张,便恶狠狠地从第五亚泊的两条大腿上扯下来两大块肉来,然后三两下便直接吞到了肚子里。

“啊,啊,啊!”现在第五亚泊除了惨叫便什么也做不了了。

“阿三,找两个人,把他丢出去,哦,这四具尸体也处理干净!”第五亚泽却是很淡定地扭头就往回去,不过这才走了两步,第五亚泽便又停下来了:“哦,咱们的这位亚泊少爷,总不能无缘无故地变成这样儿吧,得,给他找两个小姐,来个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就行了!”

说完了这句话,第五亚泽这才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阿三看着第五亚泽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狼狈不堪的第五亚泊,还有那四具尸体,然后直接叫过来几个黑衣汉子,一起拖了下去,当然了,地上的痕迹也迅速地处理干净了。

只是阿三却并没有看到,当这个第五亚泽才刚刚走进房间里的时候,他的身体就迅速地缩小,不过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变成了一只小黑猫。

这个第五亚泽其实是用了变形术的起司所变。

此时真正的第五亚泽已在苏辰的帮助下,穿戴整齐了。

&nb

sp;他勉强地睁开眼睛:“苏辰,小凌,我现在……”

“亚泽哥,你是醉得太厉害了,毕竟那么多的酒可是都进入到了你的身体里,所以你就安安心心地好好睡几天再说吧!”苏凌却是直接截断了第五亚泽的话。

而这个时候第五亚泽果然身体已经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酣然睡去。

------题外话------

继续推荐游游自己的新书《魔神重生天才女纨绔》亲们,多多收藏啊,游游的坑品一向不错!

推荐好友凤三爷的女强玄幻《凤倾天下之绝色太子妃》

她,赫连轻风,佣兵界no。1,国际知名科研教授,十年磨一剑,只为制造时空穿梭机前往异界寻找弟弟!

当她如愿穿越至欺负弟弟的草包大小姐身上,一朝风华绽放,眉目肆冷:“谁再敢欺负我弟弟,杀无赦!”

沧月大6,强者为尊,她一袭红衣张狂如火,肆意如风,带着弟弟一步步踏上异界巅峰!

只是——这计划之外的妖孽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