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67】,残忍真相,地火莲子,踏火而行

苏凌很快就休息好了,而按着她之前的吩咐,阿三已经为自家少爷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工作。舒悫鹉琻

浴房内,阿三,苏辰,还有起司与三煞都没有出去。

第五亚泽看着那倒了满满一浴缸的红色葡萄酒,却是嘴角抽个不停。

抬头看了一眼苏凌,第五亚泽有些不确定地道:“小凌,我真的要进去啊?”

“当然!”苏凌点了点头。

起司却是很不客气地白了一眼第五亚泽,心说,喵了个咪的,如果不让你泡进去,那么鬼医大人要这么一大浴缸的葡萄酒做什么啊,真是一个白痴男人。

而一边的三煞也是很同意起司此时的观点,哼,连他都看出来了,这个叫做第五亚泽的男人却根本就没有看出来,嗯,这个男人居然比狗还笨。

呸,错了,狗可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啊,必须要比这个男人更聪明。

得到了苏凌的肯定回答后,于是第五亚泽的表情有些无奈,话说这泡酒水浴的事情,他还真的没有干过,好吧,凡事总有第一次滴说,那么今天自己就好好地泡泡吧。

想到这里,第五亚泽一抬脚就想要迈进去。

“等等!”苏凌这个时候却开口了,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第五亚泽,然后指了指男人身上的衣服问道:“亚泽哥,你洗澡不脱衣服吗?”

一句话,浴房中的几个雄性都不淡定了。

苏辰看向自己的妹妹,虽然治病脱衣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现在他怎么听自己的妹妹的话里话外,就好像是要让第五亚泽完全脱光的意思呢。

阿三的嘴巴也掉到了地面上,自家少爷的果体,话说他也没有见过,一旦以来自家少爷沐浴神马的,从来都不让人在旁边。

而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同时对视了一眼,心里咯噔一下子,完了,完了,小阎王大的身体还没有让鬼医大人看到呢,现在好了,鬼医大人居然要先看别的男人的身体里,话说,这怎么好呢?

而听到了苏凌的话,第五亚泽那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孔上,此时却是如同被涂了一层红色的胭脂一般,居然泛起了淡淡的红云,不得不说,美人娇羞,倒是真的更让人有些心旌摇动。

“那个,小凌……”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嗓子里一阵的干涩,费了几分力气后,他这才发出声音,而且这个时候他只觉得这个声音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一般。

“咳,亚泽哥,你不用太害羞,要知道在医院里,被脱光衣服那可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为了治病,似乎也没有哪个病人,会和主治医生说自己害羞神马的!”

可以说现在的苏凌可是这个浴房内,唯一一个特别淡定的人,而这个时候她淡淡的目光扫了一眼浴房里的一干雄性们,然后又继续道:“而且医学院的学生,在解剖尸体的时候,什么样的身体没有见过啊!”

“咳,咳,咳……”听到苏凌如此说,第五亚泽立马就咳嗽了起来,他怎么听着苏凌话里的意思,那根就是把自己当成是那众多的尸体当中的一个了呢。

“咳,咳,咳!~”一边的苏辰与阿三两个人也跟着咳嗽了起来。

苏辰看着自己的妹妹,心说,小凌啊,你这话说得还真的是很强悍啊。

而阿三却是在想着,咳,咳,就算是自家少爷真的是一个具尸体,那么也应该是一具艳尸的好不!

咳,咳,不对,自家少爷怎么可能会是尸体呢,呸,呸,自己刚才绝对没有这么想。

第五亚泽一咬牙,好吧,既然现在苏凌一个女孩子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一个堂堂的男子汉,还怕什么啊。

想到了这里,第五亚泽倒是直接就将身上的衣服统统脱了下去,当脱到自己的小内内儿时,第五亚泽的动作还是顿了一下,然后他苦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的苏辰,阿三,起司,三煞,当然了,还有苏凌,话说在这整整十只眼睛的注视下,脱成一丝不挂的状态,他的心里可是各种的别扭啊。

“哥,阿三,起司,三煞,你们先出去,你们在这里亚泽哥不好意思!”苏凌这个时候开口了。

起司立马就扬起了猫头,他喵的,老子是猫,老子看他那可是看得起他了,这小子根本就应该十二分的感恩戴德,求着本猫爷看才对呢,哼,哼,话说他的身材根本就没有本猫爷的身材好。

三煞这个时候也瞪大了一双狗眼儿,他汪的,本狗爷也不想看他啊,但是本狗爷要保护鬼医大人啊,如果一会儿,这个男人,光起屁屁来个霸王硬上弓怎么办呢?

嗯,嗯,就是这样子的,三煞一边想着,一边点了点头,然后那双狗眼也眨也眨一下地盯着第五亚泽身体上的某处。

话说这货儿,根本就没有想过,他家的鬼医大人,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让人霸王硬上弓的主儿吗?他也太小看鬼医了。

苏辰与阿三现在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啊,哦,同性看第五亚泽就不好意思,异性看,他就好意思了!这叫什么逻辑啊!

第五亚泽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几个雄性生物,话说这几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哪个有出去的意思。

于是第五亚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狠心,将自己身上的最后一层遮挡给扯了下去。

第五亚泽的身形修长,属于偏瘦的那种。

但是他的皮肤却是莹白如玉,泛着淡淡的珠光,而且整个儿身体的线条极为柔和,看起来就仿佛是一个极为精美的磁器一般,让人不由得想起一个词语,那就是冰肌藏玉骨。

一时之间,浴房里居然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因为这份美丽,值得人却安静地欣赏。

第五亚泽根本就不给其他人太多的时间来欣赏与品评他的身体,他一脚就迈到了那已经注满红酒的浴缸里,然后迅速地坐下。

于是那红色的液体轻轻地荡漾着,有些居然一漾一漾的,从浴缸中溢了出来。

此时第五亚泽只余一双雪白而细嫩的双肩,还有那忻长的脖颈,再就是那张千娇百媚的脸孔还露在外面。

不得不说,此时鼻子里嗅着那醇厚的葡萄酒香,再看着那赤红色酒液中的美人儿,倒是更显得异样妖艳。

穿着衣服,与刚才还没有迈进浴缸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与感觉到第五亚泽身上的男人特征,不过现在嘛,倒是根本就是雌雄莫辨,看在人的眼中,只有惊艳。

“阿三,有些事情,你现在就去做!”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向着阿三招了招手。

很快苏凌在阿三的耳边吩咐了几句之后,第五亚泽与苏辰两个人就看到阿三连连地点了点头,于是就走了出去。

接下来,浴房里便一片的安静。

有些时候越是安静,那么人便越觉得别扭,特别是现在的第五亚泽。

“小凌,要不要尝尝这葡萄酒啊?”苏辰看了看一边,居然还有着十几瓶没有开封的葡萄酒,不得不说,这个阿三啊,拿过来的葡萄酒居然瓶瓶都是精品。

“好啊!”苏凌点了点头。

“我也要!”第五亚泽不甘寂寞地道。

“不行,现在你不能喝,一会儿有的你喝的!”苏凌想都没有想,便直接一口拒绝了。

这一次阿三的速度却是有些慢了。

当苏凌与苏辰都已经喝了七八杯的葡萄酒后,阿三这才走了过来,他依就是推着一个小车,在那小车上,摆着整整齐齐的高度酒,自然了,每一瓶酒,也无一例外都是好酒,不得不说,这里的每一瓶酒,如果拿到外面去,绝对是属于有价无市的那种。

而同时在小车的下一层,居然是码得整整齐齐的大汤碗。

“苏凌小姐,现在就开始吗?”阿三一进来便问。

“嗯!”苏凌点了点头。

于是阿三便立马忙碌了起来,他将那些大汤碗一一摆放在浴缸的周围,足足围着浴缸摆满了九圈之后,这才停下来。

接着阿三直接拿起那些高度酒,将每一个汤碗都倒得满满的。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阿三便直接退到了苏凌的身边,将一个银色的打火机,双手递给苏凌:“苏凌小姐,准备工作我已经做好了!”

“嗯,不错!”苏凌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那个银色的打火机,轻轻一按,于是只听到“咔”的一声,蓝色的火苗便已经打燃了。

“哥,你与阿三好好地喝几杯吧!”苏凌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火苗凑到了最外圈的一个汤碗中的酒液里。

于是腾的一下子,那酒便燃了起来,接着就好像是连锁反应一般,这九圈所有的酒液完全都燃烧了起来,一时之间,浴房中的温度急骤地上升了起来。

“小凌,这是要做什么?”第五亚泽有些紧张地问道。

要知道因为他身体的原因,所以他一向是很怕热的,就连平常洗澡的时候,他用的也只是冷水,所以,现在这种温度,而且又离火这么近,让他的牙齿不由得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苏凌,苏辰,阿三,还有起司,三煞,一直都看着第五亚泽,此时男人头上那黑色的长发早就已经被葡萄酒打湿了,额前有几缕正紧紧地贴在他的额头上,再加上男人此时那一脸无措与害怕的样子,双手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抱住了他自己的双肩。

不得不说,此时的美人儿看起来那可是分外的楚楚可怜。

“真是国色天香啊!”苏凌却是很淡定地赞叹了一句:“造物主真的是太神奇了,居然可以把一个人造得这么美好!”

没有人知道此时在第五亚泽的眼里,看到的只是一片火,哦,准确地说那应该是一片的火海,而在那片火海中,居然出现了一个正一脸笑容的女人,那个女人第五亚泽居然是那么的眼熟。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给了他生命的母亲。

“妈妈,妈妈……”第五亚泽张开双臂扑向自己的母亲,一脸的惊色:“妈妈,这里有火,这里有好多火,我害怕,妈妈,我害怕!”

第五亚泽的心里没来由得一阵发慌,因为他发现,此时他看到的自己,居然不过就是七八岁的样子。

女人依就是笑着,只是她的眼底里却没有半点儿的笑意,有的只是冰冷与恨意。

是的,女人在看向第五亚泽,也就是她自己儿子的时候,眼里闪动的居然是最最深沉的恨。

第五亚泽的心头一紧,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自己的眼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呢,而且,而且自己的身上应该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记忆。

第五亚泽不想看,可是眼前的画面,就算是他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但是却还是清清楚楚一幕幕地从他的眼前掠过去。

女人抬起手,将手心伸到了第五亚泽的面前,在女人的手心上,有着一枚火红色的莲子。

“亚泽,吃了它!”女人的声音很淡。

第五亚泽看了看那枚火红色的莲子,他点了点头,伸手就想要接过来,可是当他的手指才刚刚一碰到那火红色的莲子,便被那炽热的莲子给烫红了。

“嘶!”第五亚泽惊叫了一声,放开手:“妈妈,好烫,妈妈,我不喜欢这么热的东西!”

“第五亚泽!”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暗了起来,她的声音也立马变得严厉了起来:“第五亚泽,让你吃,你就吃,废什么话啊!”

一边说着,女人居然直接就伸用紧紧地掐住了第五亚泽的下巴,强迫着让他把嘴巴张开,接着女人便将那枚火红色的莲子塞到了第五亚泽的嘴巴里。

“咳,咳,咳……”火红色的莲子入肚,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好像被一团火焰灼烧着一样,他那小小的身子倒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妈妈,妈妈,我疼,我疼!”

可是面前的女人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眼里除了冰冷与憎恨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了。

“妈妈,妈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手中拿着一个正在燃烧着的小火把的小男孩走了过来,他的年纪不过也就是六七岁的样子,小男孩走到近前,首先就是怨恨地看了一眼第五亚泽。

第五亚泽认出来了,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弟弟第五亚泊。

只是此时的第五亚泊也是目光越发的怨毒地看着地上的第五亚泽,很是不满地道:“妈妈,你为什么不让我烧死他,妈妈,你知道的,为了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好久了!”

“亚泊!”女人一看到第五亚泊,当下她脸上的表情便立马转变成了慈爱的模样儿,女人蹲下身子,将第五亚泊抱在怀里,然后宠溺地抬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还记得,你

太爷爷从秘境里给你带来的那枚地火莲子吗?”

“记得!”第五亚泊抬着自己的小脑袋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太爷爷说,如果我可以服下那枚地火莲子,那么我将来的修为一定可以很顺利,可是,可是我的身体却不可能吃下那枚地火莲子,那个东西里面的火属性能量太浓郁了!”

“是啊,所以妈妈才给你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地上的第五亚泽,然后对第五亚泊道:“他是太阴绝脉,本来是不可能活过九岁的,不过吃下这枚地火莲子,倒是可以为他延长一下寿命!”

“妈妈,妈妈,我讨厌他,我不喜欢他,我想让他死,可是妈妈,为什么你还会延长他的寿命呢?而且居然还给他服用了那么珍贵的地火莲子!”第五亚泊的小脸上浮起了怨恨之色:“我一定要告诉太爷爷去!”

“亚泊,妈妈这么疼你,怎么可能会不为亚泊考虑呢,而且这事儿你太爷爷也是知道的!”女人却在第五亚泊的脸蛋儿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轻言细语地哄着自己怀里的儿子:“地火莲子那可是好东西,但是亚泊却承受不住,所以先让第五亚泽吃下去,那么他地火莲子里的能量就会一点一点地融入到他的血液里,等到地火莲子里的能量完全融入到了他的血液里,那么只要亚泊喝了他的血液就可以了!”

“妈妈,你说得是真的?”第五亚泊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嘴上却是不放心地问道。

“当然了,这事儿,你太爷爷,你爷爷,还有你爸爸,他们都知道,所以妈妈才没有让你烧死他!因为第五亚泽对于我的宝贝可是有大用的!”女人说着,又狠狠地亲了一口怀里的第五亚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妈妈只会与亚泊一起,看着他被烧成灰烬的。”

“可是,可是妈妈,那我得等多久啊?”第五亚泊又问道。

“二十年!现在他八岁,等到他二十八岁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取他的血给我的宝贝了!”女人笑眯眯地道。

此时第五亚泽那小小的身体因为身体里的痛苦,已经抽搐了起来,就连他那张稚嫩的脸孔也因为身体里的痛苦,而皱成了一团。

但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紧紧地盯着女人,不甘地问道:“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也是你的儿子吗?”

“哼,为什么,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恨你就好了,不过我又为你延长了十几年的寿命,你就不用谢谢我了,而且每个月你的痛苦也会因为这地火莲子的关系,而复加倍的,所以第五亚泽你好好地享受吧,我现在真的是很期待你快点到二十八岁,到时候我,亚泊,还有你的太爷爷,你爷爷,你爸爸,我们会一起送你上路的!”

从女人嘴里吐出来的话语,居然是那么的残忍,那话语如刀子一般,在狠狠地割在第五亚泽的心头,每一刀下去,都是鲜血横流。

“妈妈,你看他的眼睛都已经变红了,妈妈,你太大意了,你怎么能告诉他这么多呢,如果他自杀的话,那我岂不就没有地火莲子血液喝了!”第五亚泊眨巴着眼睛,不赞同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呵呵,没关系,这段记忆,我会封印在他的脑子里,一直等到他的死的那天才会为他开启!”女人说着,一掌重重地拍到了第五亚泽的后脑上,于是第五亚泽只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眼前的画片到此便嘎然而止了,浴缸里的第五亚泽整个儿完全怔愣在了那里,他的目光呆呆的,有些空洞地看着前方,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

“小凌!”

“苏小姐!”

苏辰与阿三两个人当然不知道刚才在第五亚泽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他们两个人看到第五亚泽现在的样子,不由得都担心地看向苏凌。

“哥,阿三,没事儿的,你们放心吧!”苏凌,说着,便轻轻地抬起了脚,然后直接向着那九圈依就在熊熊燃烧的酒火的方向走了过去。

苏辰与阿三两个人并不知道,刚才第五亚泽看到的一切,苏凌也看到了,此时苏凌在心底里也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第五亚泽居然有这样的童年,第五家族中,到底将这个出类拔萃的男子当成是什么?

只是一个可以承受得了地火莲子的容器吗?

不过现在苏凌却已经知道了,第五亚泽为什么可以

活到现在的原因了。

地火莲子,好东西啊,既然它早就已经进入到了亚泽哥的身体里,那么我就不会让别人再从他的身体里拿出去!

苏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对于这个美丽的男人,苏凌的心里却是有些怜惜之意,再加上这个男人与自己的哥哥苏辰还是好朋友,当然了,还要算是现在从从属关系上来看,他已经是自己的人了,苏凌这个人,用她自己的话来讲,那就是没有什么优点,但是最大的优点就是护短。

她认可的人,那么就不会容允被人伤害。

此时浴房之中,阿三的嘴巴已经张得老大,半天合不上,至于苏辰先是一怔,但是很快却笑了起来。

只见苏凌不过就是脚步轻抬,她居然就那么直接凭空踩着那一团又一团蓝色的火光前行着。

那副样子如仙,如妖,如魔,如魅。火影摇摇,红裙飘飘。

阿三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当下便疼得一咧嘴,嗯,既然自己知道疼,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古人说的步步生莲阿三是没有看到过,但是现在阿三只觉得,苏凌这踏火而行,绝对不会比步步生莲差。

只是几步,苏凌便已经来到了第五亚泽的身边。

“亚泽哥!”少女的声音虽然还是有些低沉,可是那语气中的关切之意却溢于言表。

声音里的温度让第五亚泽的眸子渐渐地恢复了几分神彩,此时他的目光有些迷离,好一会儿才终于聚焦在苏凌的脸孔上。

“小凌!”嘴唇翕动了半天,第五亚泽才嗓音沙哑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苏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第五亚泽。

沉默了好一会儿,第五亚泽这才再次开口道:“小凌,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你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吗!”苏凌轻声道。

于是第五亚泽的脸上苦笑浮起,是啊,刚才他脑子里的封印已经彻底地被解开了,所以现在他很清楚,刚才他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时之间,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心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烦闷感,于是他不由得高高地仰起头,大笑出声。

只是虽然他在笑,而且还是高声地笑着,可是他的笑声里,却充满了苦涩,充满了悲哀,充满了难言的愤怒。

八岁,那个时候他不过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一个孩子,他能做出什么事儿来,让自己的母亲居然会那么恨自己,嗯,还有自己的太爷爷,自己的爷爷,自己的父亲,当然了,也有自己的弟弟第五亚泊。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恨他,为什么,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是他们想要杀他,恨不得他死,那么也告诉他原因好不好啊,至少可以让他做一个明白鬼啊。

可是,可是他什么也不知道,便生生地被自己理应该最亲近的人,恨之入骨。

难道他第五亚泽,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吗。

难怪了,在那个家里,他从来都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的温暖呢。

难怪了,他总觉得那个家里的所有人,对自己都有着一种莫名的防备之意。

听着第五亚泽那悲愤莫名的笑声,苏辰,阿三两个的心里也是涌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涩感。

于是两个男人,不由得都担心的问道:

“亚泽,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少爷,你怎么了?阿三在这里呢,阿三一直在这里陪着少爷!”

好一会儿,第五亚泽才收起了笑声,此时他的双眸泛红,他看着苏凌,沉声问道:“小凌,我脑中的封印是你打开的?”

“不错!”苏凌点了点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第五亚泽低低地咆哮着。

苏凌一笑,她看着第五亚泽那紧紧握起来的拳头,然后缓缓地开口了:“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他们不愿意去经历的残忍,也许你觉得这些记忆还是不要回忆

起来的好?但是你不认为,自己有知道真实的一切的权利吗?还有,难道你不想问问你的母亲,还有你的那些家人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吗?”

“在我看来,我的亚泽哥,虽然风华绝代,国色天香,可同样的,我的亚泽哥也是坚强的!”

苏凌的话虽然很短,但是却让第五亚泽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于是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眼底的血色也逐渐退去。

第五亚泽扭头看着苏凌微微一笑:“知道了真相,感觉还不错!”

苏凌也是一笑:“是啊,是不错!”

“呵呵,呵呵!”第五亚泽又笑了两声,然后他的双目蔌然一冷,然后幽幽地道:“还有两年的时间,看来我需要好好地准备一下子,呵呵,呵呵,想要喝我的血,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放心吧,第五亚泊不会心想事成的,亚泽哥,你可要记得啊,你现在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让你自己出事儿!”

听着苏凌的话,第五亚泽又咳了两声,话说,那句现在是苏凌的人,这话怎么听怎么都让人觉得很别扭。

话说这里的歧意好大。

“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而且我也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会那么恨我,难道他们不是我的亲人!”说到这里,第五亚泽又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第五亚泽注定了就是一个孤独的,没有亲人的人!”

“呵呵,亚泽哥,我,我哥,还有阿三,不都是你的亲人吗?”苏凌却是含笑反问道,然后她还向着苏辰与阿三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你看,他们两个很担心你的!”

第五亚泽扭头看去,果然他清楚地看到,在那火光中,苏辰与阿三两个人脸上的担忧之色居然是那么浓,而当两个人看到自己没事儿的时候,居然又同时松了一口气,而那脸上便浮起了几分暖人的笑意。

第五亚泽扭回头,他的眼帘低垂,嘴角却是勾了起来,那红唇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形。

是啊,他的身边还有关心他的人,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再次抬头,第五亚泽看向苏凌:“是不是现在就要给我施针了?”

“当然!”苏凌点了点头,接着玉手挥手,当下自她的手中,飞出一把银针,而此时这些银针,居然每一根都好像是具有了生命一样,分别停在一团蓝火之中。

“亚泽哥,一会儿会有些疼,你要忍着。这一次施针,我不但会暂时为你封印住你身体里的太阴绝脉,也会激活你身体里那地火莲子的能量,让那些能量可以真正地为你所有!”

苏凌认真地看着第五亚泽,声音里充满了郑重之意:“所以一会儿的时候,只怕会比你之前太阴绝脉发作的时候还要更痛苦几分,整个过程大约会持续七个小时,而在这个七个小时里,亚泽绝对不可以昏过来。”

“一旦亚泽支持不住,那么我们不只会前功尽弃,而且你身体里的太阴绝脉也会跟着崩溃,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救回亚泽哥了!”

“嗯,我知道了!”第五亚泽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而且我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所以我一定会支持下去。”

“哥,你看着浴缸里,一旦红酒少了,那么就再添上,记住,至少七个小时之内,不要让浴缸里,没有红酒!”苏凌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放心吧,我现在就再去多拿些红酒过来!”苏辰立马应声而出。

“阿三,你的任务就是看好这所有的酒火,七个小时之内不要让任何一碗的酒火熄掉!”

“放心吧,苏凌小姐,我现在也再去准备些高度酒!”说着阿三的身影也快步而出。

苏辰与阿三两个人的动作都很快,只是一会儿功夫,两个人便已经推进来十车的葡萄酒,还有十车的高度酒。

第五亚泽看了看,心里却是猜得出来,只怕自己地下酒窖里的酒都被这两个家伙给拿出来了。

“好了,亚泽哥,我们现在开始了!”苏凌说着,玉手一挥,于是那些酒火中的银针,便一一飞出,环在苏凌的身边,接着苏凌的身形一动,人便也踏入到了浴缸之内。

……”第五亚泽看了看苏凌身边那些悬空而停的银针,再看,苏凌此时只是一伸手,于是一枚银针便自动飞到了她的手心之中。

苏辰与阿三两个人现在连大气都不敢说,此时在他们两个人手中,各提着两瓶酒,一个个都紧张地看着苏凌与第五亚泽。

此时因为葡萄酒的关系,苏凌根本就看不清楚,第五亚泽身体上的穴位。

不过苏凌这个时候只是红裙一摆,一股气流激荡而出,接着浴房里的三个男人便吃惊地看到,那满满一浴缸的葡萄酒居然全都被震到了半空中,如同红色的雨雾一般。

苏辰现在连吃惊的功夫都没有,便立马冲了过去,因为他可是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小妹之前说过的话,那就是不能让浴缸里没有葡萄酒。

而当阿三看到苏辰居然只是用脚尖轻轻地一点那些碗边,人便已经到了浴缸边儿,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苏凌会如此分配他们两个人。

只怕自己想要过去到浴缸处,除了移开那些燃着酒火的大汤碗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苏凌的动作极快,她手中的打火机,再次打着,接着那半空中的红色葡萄酒雾,便也轰地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接着苏凌的双手疾动,于是一根接着一银的银针便直接打入到了第五亚泽的身体里。

此时苏凌的双手已经生生地化为了一片残影,根本就看不清楚。

而随着那些银针的刺入,于是那半空中,正在燃烧的炽热的红酒之气,居然直接向着第五亚泽的身体里冲了过来。

“啊!”第五亚泽疼得大呼了一声,但是却很快又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牙关,此时他的身体里,就好像一个战场一般,而那交战的双方,便是这些炽热的酒气,与自己身体当中的太阴绝脉。

第五亚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一会被丢在万年冰洞之内,冷得几乎被冻僵,一会儿却又被直接架到火上炽烤着。

如果只是这么时冷时热的还好说,与这种感觉相伴的还有那难言的痛楚。

痛,这种感觉,第五亚泽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得住太多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痛,却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真正难捱的痛。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人用一柄钝刀,一点点的割开,然后一边割着,一边不断地在自己的伤口,洒上辣椒水与盐粒。

当终于露出自己的骨头之后,那把钝刀居然一下子化为了无数细小如牛毛的小刀,接着那无数的小刀,便开始一下,一下地不断在自己的骨骼上,刮了起来。

一缕殷红色的血液,顺着第五亚泽的嘴角流了下来。

“亚泽哥,张嘴!”苏凌随手拿起一边自己早就吩咐阿三准备好的软木条,然后道。

只是此时第五亚泽虽然听到了苏凌的话,但是因为他所有的精神都在与自己身体里的痛,冷还有热在不断地抵抗着,所以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我来!”苏辰将手中的两瓶葡萄酒迅速地倒在浴缸内,然后双手扣住第五亚泽的下巴,用尽力气,这才好不容易地把第五亚泽的嘴巴掰开。

苏凌动作迅速地将手中的软木条塞到了第五亚泽的嘴里。

疼痛与冷还有热的袭击,让第五亚泽的身体开始不断地抽搐了起来,那雪白的身体,便在那赤红色的酒液中,不断地起起浮浮。

苏凌的目光一直都紧紧地盯在第五亚泽的身上,她很清楚,现在不过才是刚刚开始,接下来的痛苦,会在这个基础上翻倍。

不得不说,此时就算是苏凌也没有办法可以保证,第五亚泽就可以挺过这个一关。

“起司,针!”苏凌的身子不动,只是一伸手,直接开口道。

平素里苏凌的身上只是带着一副银针罢了。

不过在起司的肚子里,却还有着好几副的针,而且那些都是金针,还是在地府的时候,小阎王收罗来的,那些金针之内,生灵之气极为的浓郁,这个时候应该正合适给第五亚泽使用。

“喵呜!”起司的身形凌空越起,然后他的猫嘴一张,接着九个针包便自他的嘴里飞了出来,直接落到苏凌的手上。

br>------题外话------

游游的新文《魔神重生天才女纨绔》,拜托大家多多收藏,现在亲们的收藏对于游游来说很重要!而且今天游游又是万更啊,接下来就让游游大吼一嗓子:万更求收新文!万更求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