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天才鬼医

【166】,太阴绝脉,秘境(万更求票)

秦家的事情此时便已经解决了,因为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倒是多年相交的好友。

只是因为一白一黑,走的是两条根本就完全不同的道路,所以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倒是并不多。

但是这却并不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觉。

尤其是对第五亚泽来说,苏辰绝对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

有的时候两个人也会坐在一起,不用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喝着酒就好了。

这两个家伙倒是有着唯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不吸烟。

“苏辰,你与苏凌是兄妹?”第五亚泽再一次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可是就要他还没有来得及端起酒杯的时候,那杯酒便已经到了苏辰的手里了。

“你不能再喝了,你自己的身体是一个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苏辰的语气带着几分的责怪之意。

第五亚泽身后的那个男人,一直紧绷的脸孔,却终于有了片刻的放松。

他看着第五亚泽那么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他的心里也是很着急了,可是他却知道,这种时候,就算是他想要劝阻,那也是没有用的,第五亚泽根本就不可能听。

不过对于苏辰少爷的话,第五亚泽还是会听的。

“你又管我!”第五亚泽看了苏辰一眼,然后居然抬手就要去拿苏辰面前的酒杯,不过苏辰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有这种举动,所以直接赶在他的前面,将自己的杯子也端在了手里。

“你,你知道不知道,除了你以外,就算是我家老头子也不敢这么对我!”第五亚泽的语气有些无耐!

“你自己至少也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的身体!”苏辰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两杯酒一一喝干,然后将空杯子放到自己的面前。

“我的身体,我又岂能不知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我只怕今年都过不去了!”说着,第五亚泽那张妖艳的脸孔上,却是浮起了几分无耐:“不过也好,我这身子自从出生那天起,就一直拖着,我也是时候应该解脱了!”

“胡说!”苏辰直接瞪了第五亚泽一眼:“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

“我是听说过,只是苏辰你知道吗,如果这话是从别的嘴里说出来的,那么还好,但是现在这话居然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我就有种想笑的感觉,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你应该也很清楚吧!”

听到这话苏辰终于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双目微垂。

这话说得倒是没有错,第五亚泽的身体,每个月都会发做一次,而那一次却是会令他疼彻心脾,而在每月的那一天,只要苏辰身在b市,那么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第五亚泽的身边,虽然不能帮着第五亚泽分担痛苦,可是他却会守着他,陪在他的身边。

“而且你也要知道,我的弟弟第五亚泊,还有我第五家族里的那些人,个个都巴不得我快点死掉呢!”

说到这里,第五亚泽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里,却是划过了深沉的黯然:“我就是一个被家族利用完了的弃子!”

“说实话,苏辰,有的时候我就在问老天,老天为什么不让我出生在苏家呢,你知道吗,看到你们苏家兄弟之间的相处,我有多羡慕!”

这个时候苏辰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妹妹苏凌:“小凌,你不是医学天才嘛,要不你给亚泽看看!”

听到了这话,第五亚泽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苏凌,却是看到少女的小脸,表情依就是淡淡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嗯,好!”苏凌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第五亚泽,她并没有什么恶感。

“苏凌,医学天才……”第五亚泽的口中,喃喃着,只是片刻之后,他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医学院的那个苏凌吧!”

苏凌一笑,放下手中的杯子:“倒是没有想到啊,我的名气居然这么大!”

“呵呵,b市的上流社会里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苏凌小姐的大名了,要知道神医这个称呼,而且还得到了m国医学界认可与推捧的人,苏凌小姐可是独一无二的啊!”第五亚泽道。

“呵呵,那不过只是些小事儿罢了!”只怕如果换上第二个人,此时此刻听到第五亚泽如此说,那么都会面露喜意,或者是得笑地笑起来,但是苏凌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么第五先生,我们现在开始吧!”苏凌说着,便是直接就将自己的两根手指压到了第五亚泽左手的脉门上了。

虽然之前在递红酒的时候,苏凌碰过第五亚泽的手,但是这一次如此接触,苏凌可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第五亚泽身体里的冰冷。

苏凌的两根手指上的温度,对于别人来说应该是属于微凉的范畴,可是对于第五亚泽来说,却是一种难言的轻柔的温暖。

让他有些悸动,有些渴望,甚至于他的心底里居然想要紧紧地抓住这一抹温暖,不让这抹温暖离自己而去。

苏凌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而且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小凌,怎么样?”相比起来苏凌与第五亚泽两个人来说,此时此刻,最紧张的人,居然是苏辰。

他看到自己妹妹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不对,于是他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凌,:“小凌,怎么样?”

声音里充满了忐忑之意。

苏凌与第五亚泽两个人同时抬脸看了一眼苏辰。

于是第五亚泽笑了,笑容中有着欣慰,也有着苦涩。

欣慰自己有一个真心为自己着想的好朋友。

苦涩却是,自己的家里从来都没有人想过要自己再继续活下去。

其实在第五亚泽小的时候,第五家族也曾经寻访过名医,但是在一次次的希望过后,得到的总是失望,而且再加上第五亚泽的母亲又生下了他的弟弟—第五亚泊,于是整个儿第五家族的希望便又从第五亚泽的身上,转移到了第五亚泊的身上。

有个关心自己的人,感觉真好。

一时之间,第五亚泽的心态倒是越发地平和了起来,其实虽然苏凌现在小有名气,可是第五亚泽却并不认为,苏凌就可真的看出来自己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毛病,话说他活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哥,第五亚泽的身体问题大了,居然是九阴绝脉!”苏凌抬起了手。

感觉到自己脉门上的那点点的温暖居然离自己而去,第五亚泽的心头居然有些失落。

“九阴绝脉?!”苏辰大吃了一惊,这个名词他倒是听说过的。

第五亚泽也是微怔,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什么意外。

“苏凌小姐,不知道九阴绝脉是不是有救啊?”第五亚泽身后的那个黑衣汉子,这个时候却沉声开口了。

苏凌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看着第五亚泽:“九阴绝脉,虽然我一直都有听说过这种绝脉,但是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只是现在第五亚泽,与苏辰两个人却不知道,苏凌在心底里又加了一句,那就是一万多年来,第一次遇到。

不得不说,九阴绝脉,与九阳绝脉都是一样极为稀有,而且极为罕见的。

苏凌继续说下去:“人的身体里,按说具有阴属生的脉络只有阴跷脉,阴维脉,这么两条罢了。而九阴绝脉却是人体当中的任脉,阴跷脉,阴维脉,督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阳蹻脉,阴阳会瑜脉,这九条脉络,完全都是阴属性,不具有任何一点儿的阳属性,如此就被称为是九阴绝脉!”

“只是如果这九阴绝脉出现在女子的身上,那么只要这个女子一直保持着绝阴之体,不破身的话,就不会有性命的危险,而且也不会影响她的日常生活!”

“但是如果这九阴绝脉出现在男人的身上,那么这个男子绝对活不过九岁!”

听到了这话,三个男人的目光便同时落在了苏凌的身上,话说第五亚泽,今年已经二十有六了,早就已经过了九岁了。

苏凌自然知道现在这几个男人在想什么,于是她淡淡一笑,接着说道:“而第五亚泽,你的九阴绝脉,却并不是天生的,你的九阴绝脉是人为的!”

“……”不得不说,这一句话一出口,绝对是天雷滚滚啊。

第五亚泽的脸色接连数变,而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那个黑衣汉子,这个时候却也担心地看着第五亚泽,然后小心地道:“少爷!”

“我没事儿!”第五亚泽摆了摆手,他看向苏凌,然后问:“你的意思是我的体质,是被某些有心人,人为地变成九阴绝脉的?”

“不错,而且那个时候你应该还在母体之内,你母亲自己身中了,九阴绝寒之毒,如此才造就了你的九阴绝脉!”

说着,苏凌又是皱了一下眉头:“只是这九阴绝寒之毒,绝对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

听到了这话,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的眸子对视了一眼,于是两个字,同时从他们两个人口中响了起来:“秘境!?”

苏凌眨巴了一下眼睛,对于秘境这个词,她倒是第一次听到,不过具体秘境是什么地方,又有些什么,她却并没有问。

反正苏辰知道,那么自己早早晚晚都会知道的,而现在在这里,也不是自己问这些问题的时候。

“那么请问苏凌小姐,您有没有办法可以治好我家少爷啊?”第五亚泽身后的那个黑衣汉子,现在可是眼巴巴地看着苏凌。

而苏辰与第五亚泽也一向看向苏凌,第五亚泽的眼中目光闪动,有些怯意,有些期待,更有些复杂之意,第五亚泽之前没有问苏凌这个问题,就是因为他怕,他真的有些怕,再听到让自己失落的答案,虽然他的人生才刚刚走完二十几年,可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心早就已经垂垂老去了。

而且他失望的次数也太多了,他真的已经怕了,他不想再经历那种希望之后的失望了,可是,可是再转念一想,说不定苏凌真的有办法呢,毕竟如果能继续活着,没有人愿意死。

可是,这个苏凌真的有办法吗?

第五亚泽不知道。

苏凌抬手拿起桌上的红酒,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她神态淡淡地拿起了桌上的酒杯,然后轻轻地在手上晃了起来,这副姿态倒是与之前第五亚泽的举动一模一样。

第五亚泽与苏辰两个人倒是都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凌,等着她的回答。

少女的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之意,淡扫的两道柳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看得出来,九阴绝脉,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难题。

起司与三煞两货,也是对视了一眼。

起司司:这个男人居然是九阴绝脉。

三煞:嗯,嗯,他居然可以长到这么大,真的是一个奇迹啊!

起司:唉,我现在想到人类常说得一句话,红颜薄命啊。

三煞:汪,汪,汪,我滴个去吧,你欺负我木有文化吗,这话说得是女人好不好啊!

起司抬了抬眉头:难道那个男人长得像男人吗?

于是三煞的两只狗耳朵立马就耷拉下去了:嗯,这个男人,比女人还漂亮!

苏凌抬头直接就将那杯红酒倒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她的手便又抓向桌子上的那个红酒瓶子。

但是她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向那个红酒瓶子。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苏凌的脑子里,却是正在急速地转动着。

九阴绝脉,她记得很清楚,在万年前,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死的时候,从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当时出于对九阴绝脉的好奇,她还真的很仔细地研究过一段时间的九阴绝脉,可是当她死后,在地府的一万年时间里,却并没有遇到过九阴绝脉的人。

所以现在她的那些记忆,都已经有些淡漠了。

所以现在她需要好好地回忆一下。

一时之间,苏凌倒是没有摸到红酒瓶子。

第五亚泽身后的那个黑衣大汉走上前两步,刚想要拿起酒瓶,为苏凌添酒,不过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却是比大汉的动作更快了一步,那只手的主人赫赫然正是第五亚泽。

黑衣汉子张了张嘴,刚想要说话,但是第五亚泽却是将自己左手的食手竖在自己的红唇前,轻轻地“嘘”了一声,于是汉子立马会意,不再开口,轻手轻脚地再次退回到第五亚泽的身后。

第五亚泽为苏凌倒满了一杯红酒。

苏凌手中的酒杯又开始一下,一下地晃动了起来。

“阿三,去再拿几瓶上好的红酒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红酒瓶子,里面所余的红酒并不多,于是第五亚泽低低地吩咐着自己身后的黑衣汉子。

阿三点了点头,然后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苏辰看着苏凌,少女淡淡的眸子里,此时却是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光亮,她那张白净的小脸,虽然处在灯光的映照下,但是看起来,却是有些明明灭灭的感觉,那样子似乎总有些不真实,似乎只消片刻,自己的这个妹妹就会消失一般。

这种感觉,让苏辰的心头不由得就是一紧。

而这个时候第五亚泽的瞳孔在看向苏凌的时候,也是猛然间就是一紧,此时此刻,他与苏辰的感觉一样。

于是两个男人居然不约而同地同时做一个相同的动作。

两个男人的大手同时一个握住了苏凌的左手腕,一个拉住了苏凌的右手腕。

“呃!”两个男人的动作,惊醒了苏凌,她眨巴着眼睛,带着几分不解看向两个男人。

“那个,那个!”第五亚泽的脸孔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手,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了。

苏辰一笑:“小凌,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下一秒你就会消失一般,所以一时情急!”一边说着,苏辰一边放开了自己抓着苏凌手腕的大手。

第五亚泽也立马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也是!”

苏凌看了看两个男人,目光很快就停在了第五亚泽手中的红酒瓶子上,于是苏凌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一扬头,一杯红酒却是又喝干了。

接着苏凌直接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到了第五亚泽的面前。

第五亚泽也是微笑着,主动为苏凌又倒了一杯酒,于是这一次酒瓶也空了。

不过这个时候阿三推门走了进来,男人推了一个精巧的小车,车上,却是整齐地摆着十二瓶红酒。

苏辰扯动了一下嘴角,然后对苏凌道:“小凌,少喝些,红酒的后劲可是很足的!”

不过他却发现,苏凌根本就没有在听自己讲话,因为此时苏凌的双眸里,突然间亮了起来,接着她直接将一根纤细的食指蘸到了酒杯内的红酒里,然后飞动地在桌面上,划起了什么。

“阿三!”看到这一幕,第五亚泽又沉声道:“拿纸笔,快点!”

“是,少爷!”阿三也是同样低声应道,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凌,心脏却是猛地狠狠跳了一下,他知道,这个少女只怕是想到了什么可以解决自家少爷九阴绝脉的事情了。

于是阿三来去如风,只是片刻之间,便已经拿着七八支笔,还有厚厚地一叠白纸走了进来。

没有人去打扰苏凌。

苏辰,阿三,还有第五亚泽三个男人飞快地把纸铺到了地上,而起司与三煞两货,居然也主动过来帮忙。

对于苏凌的习惯,他们两个可是清楚得很,一看到这样子,就知道自家的鬼医大人,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就在那些纸才刚刚铺好之后,苏凌便已经拿起一支笔,然后蹲下身,直接就在一张纸上,飞快地写起了什么。

苏凌写得很快,只是片刻的功夫,那张纸便已经被写满了,接着便是第二张纸。

第三张纸,第四张纸……

于是苏辰不断地将一张又一张纸摆好,而第五亚泽却是一张又一张,不断地将苏凌写满字的纸张,按顺序拿起来。

第五亚泽看了一眼苏凌所写的字,那满满的数页纸上,居然都是繁体字,而且苏凌的字很大气,笔法十分的有力。

第五亚泽抬头看着苏凌那完美的侧脸,这个少女真的是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喜了,这个少女的身上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嗯,应该很多,毕竟他今天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少女,便已经带给他太多的惊喜了。

但是很快第五亚泽便感觉到,两道目光正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不出意外地扭头看去,正好与苏辰的目光撞在一起。

第五亚泽:你有个好妹妹啊!

苏辰:那还用说。你不准打我妹妹的主意。

第五亚泽的两眼弯了弯:我有自知之明,如果我是一个健康的人,那么我一定会打小凌的主意的。

苏辰:小凌?你不能这么叫,你直接叫苏凌就好了,还有,就算是小凌把你治好了,那么你也不能打小凌的主意!

第五亚泽垂眸浅笑,不再与苏辰的目光对视了。

“啪”苏凌手中的笔才刚刚落到纸上,也许是她太过于用力了,那笔居然应声而断,于是苏凌连头也不抬一下,直接手腕一甩,便已经将那支笔甩到了一边,然后重新拿起一支笔继续“唰唰”地写了起来。

阿三看了看,这一次不用第五亚泽开口,他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他算是看出来了,只怕这位苏小姐也是一个会很费笔的主儿。

于是时间不大,等阿三再次回来的时候,居然拿着整整两盒的黑色中性笔,还有一盒红色的中性笔,同时手上还抱着厚厚一包白纸。

这下子,应该足够用了。阿三心里想着。

苏凌都已经忘记时间了,她她手中的笔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根,此时此刻,她的眼前看到的只是万年前自己读到的那本古籍,现在她根本就做不到,立马找到记载着太阴绝脉的那页。

而且这本古籍,对于她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这一次是暂时想起来了,但是只怕下次再想想起来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所以苏凌才会直接将那本古籍上的所有内容完整地记录下来。

就连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都感觉到有些疲惫了,抬头看看窗外,天光已经大亮了。

阿三低低地问第五亚泽,要不要准备些饭食,毕竟现在已经过了一夜了,而且阿三也从苏辰还有第五亚泽的脸上,看到了疲惫之色。

不过阿三却知道,只怕现在还不能打扰苏凌小姐。

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已经眨巴着可怜的眼睛,然后用自己的两个前爪揉着那瘪瘪的肚子,话说鬼医大人啊,什么时候你才可以写完啊,我们好饿啊。

正好这个时候第五亚泽的目光却是看了过来,当看到苏凌的这一猫一狗两兽居会做出这么人性化的动作,第五亚泽也是一怔。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房间里一直都很静,所以手机的声音便显得格处的响亮。

第五亚泽皱了一下眉头。

只是苏凌却并没有理会。

倒是苏辰拿起了苏凌的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正是秦浩,于是苏辰便按了一下接听键,低低地说了两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苏凌又整整工作了一个白天的时间,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

“哎呀!”

“小凌,怎么了?”听到苏凌的声音,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但是话音才刚刚落下,两个人又立马对视了起来。

苏辰: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吧,不准备你叫小凌。

第五亚泽:我与小凌是朋友,这与你无关。

苏凌这个时候却是一边苦笑着,一边伸手按着自己的双腿:“腿麻了!”

当下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迅速地来到了苏凌的近前,然后两货各用自己的两个前爪来为苏凌进行按摩。

起司与三煞两货想得很清楚,那就是绝对不能让第五亚泽还有苏辰两个人男人,碰到鬼医大人的身子,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而且鬼医大人那可是小阎王大人订下来的女人啊,绝对不能让其他的男人占去便宜了。

虽然苏辰是鬼医大人的哥哥,但是那也不行,谁让他是男人呢。

呃,当然了,他们两个雄性动物除外。

“小凌,累了吧!”苏辰关切地问道。

起司白了一眼苏辰,心说,喵了个咪的,这话还用问嘛。

还不等苏凌回答呢,第五亚泽也开口了:“小凌,饭菜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先去用些饭吧!”

三煞赞赏地看了一眼第五亚泽,心说,这个男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很有眼色嘛,知道本狗爷早就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苏凌缓了缓那已经麻得发痒的双腿,一听第五亚泽说先去吃饭,于是她的肚子很配合地“咕噜”叫一声。

“……”苏凌的俏脸一红,然后迅速地点了点头:“好啊,我饿了!”

虽然腿麻已经有些缓解了,但是一时之间,苏凌却还是没有办法站起来。

于是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一起将苏凌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旁边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叠写满字的白纸,苏凌问道。

“一天一夜!”苏辰有些嗔怪地看了一眼苏凌:“你啊,怎么着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嘛,怎么可能这么拼命呢!”

五亚泽也是连连地点头:“是啊,是啊,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医学院里那么多的学生,但是就你是天才了,你也太刻苦了!”

苏凌苦笑,话说她在医学院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用功过。

起司与三煞两货,也是颇为不赞同地看着苏凌,鬼医大人你如果再这样,那么我们两个可是会向小阎王大人打小报告滴说啊。

……

今天的晚饭,苏凌吃得格处的香甜,毕竟一天没有吃饭了。

当吃到七成饱的时候,苏凌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然后开口了:“第五亚泽!”

“小凌,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你就叫我亚泽就可以了!”第五亚泽道。

苏辰一挑眉毛:“我与亚泽是朋友,小凌,你以后就叫他亚泽哥就行了!”

第五亚泽看了一眼苏辰,嘴角微翘,但是却并没有反驳,他心里很清楚,这已经是苏辰的让步了。

同时起司与三煞两货也看了一眼苏辰,心里同时道,苏辰这个家伙还是很给力的,叫亚泽哥总比叫亚泽好吧,否则的话,这事儿一旦让小阎王大人知道了,那么只怕他们两个又得被好好地责怪一番了。

“亚泽哥!”苏凌直接就接受了自己哥哥的建议,反正第五亚泽的年纪也比自己大,所以苏凌这声哥哥叫得倒还是挺顺口的:“我知道太阴绝脉应该如何解决了!”

听到这话,苏辰,第五亚泽,还有阿三三个男人的目光同时被点亮了,而且其内还有激动与兴奋之意。

“咳,如果找到一个拥有着太阳绝脉的女人,然后你们两个结为夫妻,那么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苏凌清了清嗓子倒是说出一个办法。

只是三个男人听到了这个办法,眼里的亮光,却是又缓缓地消散掉了。

“苏凌小姐,除了这个办法呢,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阿三急急地道。

苏辰也跟着问:“小凌,还有别的办法吗?”

第五亚泽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苏凌沉默不语。

“有,还有一个办法!”苏凌很干脆地点头:“那就是我用针封住亚泽哥的几处穴道,如此一来,就可以暂时性一抑制住太阴绝脉,时限应该是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里,亚泽哥不会再有每个月太阴绝脉发作时的痛苦了!”

“只是这个方法只能用一次,也就是说,五年内,必须要找齐,治疗九阴绝脉所需要的所有药材才可以!”

“都需要什么药材?”阿三立马问道。

“焚经荷,烈阳花,七叶草,竺澜古树的树汁,彩虹鸟的精血,太阳果!”

听着从苏凌口中报出来的名字,三个男人的脸上越发地苦涩了起来。

话说这些名词,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啊,又上哪里去找呢。

“这些东西,在这个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但是在一些另类的地方还是可以找到的!”

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清楚,另类的地方,应该指的就是秘境了,苏辰垂下了眸子,看来自己要打打秘境的主意了,这一次不只是为了苏家,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朋友。

第五亚泽也同样的垂下了眼帘,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第五家族里,可以进入秘境的人选,根本就已经把他从中剔除出去了,可是这一次为了自己的性命,那么他也一定要进入秘境里去。

就算是倒反出家族也在所不惜。

就在昨天之前,对于第五亚泽来说,生与死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当他看到,苏凌那么认真地思考着,而且又奋笔疾书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他突然间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这么什么也不做,只是眼巴巴地等死的话,那么他都对不起苏凌。

“不过,亚泽哥哥!”苏凌笑眯眯地看向第五亚泽。

“……”第五亚泽一怔,有些不解地看向苏凌。

而起司与三煞两货对视了一眼,同时抬爪捂口轻笑,鬼医大人现在想要做什么,他们两个可是很清楚的。

苏辰初时也是一怔,但是随即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家的妹子到底想要说什么。

“亚泽哥哥,你知道的,现在医院里治病救人,也是要收费的,更何况我这种只是指望着这双手吃饭的人呢,所以亚泽哥哥,接下来咱们来谈谈报酬吧!”

“更何况,这太阴绝脉,又叫做九阴绝脉,之前我也与亚泽哥哥说清楚了,你的身体里,九条经脉都已经完全呈现阴属性了,我敢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也没有人可以治得好!”

“所以,我想先听听,亚泽哥哥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为你自己的性命开出一个什么价码呢?”

阿三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苏凌,心里怎么也没有办法将现在这个笑得跟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一般的少女与之前那个看起来,一副清清淡淡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在心里等同成一个人。

难道说,这才是苏凌小姐真正的样子吗,难道说,之前的一切都是假像吗?

还是说,苏凌小姐只是在谈价码的时候,才会变成这副样子呢。

“这样,猛虎帮是我一手创建的帮会,现在绝对可以称得是上b市的地下世界的老大,而且第五家族已经将我视为了弃子,现在他们只想让第五亚泊来接替我的猛虎帮!”

“既然你小凌能救我这一条命,那么我第五亚泽,愿意从此不做第五家族的人,我愿意成为苏家的人,当然了,猛虎帮也归苏家所有!”

苏辰的嘴巴张开了,好半天都合不上,他很清楚,第五亚泽有多少心血都投在了猛虎帮里,可以说,猛虎帮就是第五亚泽的命啊,但是这小子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他自己,还有猛虎帮给了苏家不成?

如果这事儿被第五家族知道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猛吐几大口血的。

“不行!”可是这个时候苏凌却是直接一摇头,不加思索地就一口拒绝了:“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让第五家族与苏家早早地对上!”

“那小凌想让我怎么做?”第五亚泽挑眉看向苏凌。

“你和猛虎帮不归苏家所有,只归我苏凌个人所有,而这件事情必须要保密!”苏凌笑眯眯地道。

这样一来,那么就算是第五家族知道了,也不能把这笔帐算到苏家的头上。

“好!”第五亚泽倒是极为爽快地点了点头。

阿三急了:“少爷,这,这怎么行呢?!”

“阿三,我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疑了!”第五亚泽头也没有回一下,但是那声音却是迅速地冷了下来。

于是阿三不再说话了。

苏凌扫了一眼阿三,然后又道:“对了,亚泽哥,你小的时候到底吃过些什么啊,太阳绝脉,你居然可以活到二十多岁,对于这事儿,我倒是挺好奇的!”

“呃!”第五亚泽沉吟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活到这么大的,但是我真不记得,我吃过些什么了,反正九岁之前,我倒是吃过不计其数的上好的中药材了,而且每一种都是价植不菲的好东西!”

“嗯!”苏凌点了点头,其实在她问出口的时候,她就不抱什么希望,毕竟那个时候对方不过才是一个不足九岁的孩子,再加上又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再好的记性,怕是也不会记得下这么多的东西吧。

用过了饭,苏凌需要先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再为第五亚泽施针。

而趁着这个时间,苏辰却是直接了当地问第五亚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呵呵,我是怎么想的,很简单,那就是我想让我的生命中多一些亲情罢了,苏辰就像是我之前说的那样,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苏家人与人之间相处的那种感情。”

“而当苏凌提出要报酬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机会!”

“哪怕就算是让我抛充第五这个姓氏,我也乐意!”说着,第五亚泽一笑,那笑容当真是如花似玉:“你不觉得苏亚泽也是挺好听的吗?”

“你……”苏辰无耐地看着第五亚泽,于还是长长地一口气:“唉,反正现在小凌也答应了,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其实几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这事儿一旦传到第五家族的耳朵里,那么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阿三有些心疼地看着第五亚泽,这些年来,他一直都跟在第五亚泽的身边,说起来两个人可以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阿三的年纪要比第五亚泽大出不少罢了。

所以阿三知道,第五亚泽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承诺,而少爷一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唉!阿三在心底里长叹了一声,也下定了决心,这事儿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为了少爷!

------题外话------

游游新文《魔神重生天才女纨绔》求收!

天纨绔,地纨绔,比不上夜家的女纨绔。

夜轻舞穿越成为点苍大陆夜大元帅府的草包大小姐。

上有并肩王的爷爷护着,下有大元帅的爹兜着。

中有当将军的哥哥罩着,你能拿我怎么样?

可是草包,纨绔,居然也不断地被人算计,陷害。

我的亲人,我来护!

于是当纨绔的外衣褪下,那是一个风华绝代的人儿。

至此后,掌乾坤,佐命运,笑傲云间。

炼丹师很牛逼鼻孔可以朝天开,我是药剂师,各种药剂淹死你。

驯兽师也牛逼眼睛专门向上翻,我勾勾手指,万兽奔腾吓死你。

铸造师更牛逼走路都得横着走,我召天雷火,灵器火中出砸死你。

从此后一双纤纤玉手就那么生生地把这片天地搅得天翻地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