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8章 守岁

昨夜下起了大雪,等到大年三十这天早上,雪花已经变得稀稀疏疏,天也没有往日那么冷。

早上醒来,能听到断断续续的鞭炮声。这个时候爆竹不算便宜,除非过年或者家里有什么大喜事,不然也没有多少闲钱买这个。今年的鞭炮,族里统一发放,每人家里一挂。

有鞭炮,可便宜了这些小娃们,它们不舍得放上一挂,会顺着细线拆开,分散着装到兜里,疯跑出去找小伙伴壮胆。往年村里人家条件良莠不齐,大多数小娃结伴去老族长家门口观望,看到有人放爆竹,那眼里带着都是期盼很羡慕。

旧年,小弟子喜还小,爹娘不放心,青璃的大哥莫子归,三哥莫子松带着他放爆竹,小弟童言童语,直呼想要快点长大,因为长大之后可以陪着青璃去河边捞鱼,二姐的洗衣盆也能帮着端起来。

近几年,小弟慢慢地长大,家里的条件好转,也有了下人,但是小弟习惯**,每日起身,洗漱都不用下人服侍,他进了学堂之后明白更多道理,比小时候更加懂事。

五年了,终于回到莫家村过年,青璃和三哥莫子松管好院门,二人结伴一路走,遇见很多从家里疯跑出来的小娃,小脸儿冻得通红,一身新袄子,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

远处是连绵起伏,白雪皑皑的群山,进出是一片雪白的山村小院,家家户户门口挂上了红灯笼,贴上窗花和福字,上方的烟囱炊烟袅袅,偶尔经过族人家里,还能听见厨房传来的喧闹声。

年夜饭要天擦黑才开始,一大早就有那妇人起身准备,煎炒烹炸,族里发放了菜籽油和豆油,往年怕费油不敢炸的,今年完全没了顾虑。一路上遇见很多族人在院子外面扫雪,见到莫子松热情地招呼,三哥可是比以往身量高很多。

青璃家清一色的大个子,只有娘刘氏不算高大,也是中等身材。青璃虽然才十三岁,可比同龄十七八的少女还要高些,姿容脱俗,单看外表,很难猜出她的年岁。

“青璃,你怎么才来啊,菊姐姐说你打络子好看,我不服气,能比我们南方的姑娘还厉害吗?”

念苹穿了一件红色的袄子,跑到大门口处,探出脑袋张望,见一旁的莫子松,她带着小酒窝,自来熟地道,“三哥,我是念苹,你们家的亲戚。”

“咱家啥时候有这门亲了?”

莫子松停住脚步,疑惑地望着青璃,他抓抓头,“这看着不是附近村子的人吧,难道是二堂嫂娘家人?”

孙家来到莫家村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村里的人有很多还不知道认亲,只知道青璃家里来了客人,会在莫家村过年,昨日莫子松回来已经是深夜时分,早上又睡了懒觉,兄妹这么多年没见面,话题自然多,来没来得及说这个。

“你不知道我,我可知道你,你是松子哥。”

念苹手里拿着一支梅花,放在鼻下轻嗅,一脸得意地道,“我可听说了,你原来是个上跳下窜的淘小子,现在看着也不像。”

“噗……”

青璃没忍住,笑出声,念苹的出现,已经让莫家村的小伙子们对南方的小家碧玉歇了心思,这丫头心直口快,也没什么顾忌,是个单纯的人。

“你一个黄毛丫头,说我淘小子?”

莫子松抱着胳膊,惊讶地上下打量念苹,“我说丫头,你不是冒名顶替上门来认亲的吧?从来没听说你这号人。”

“你马上就能听说了。”

念苹摇头晃脑,做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拉着青璃进了院门,咋呼道,“快快,我要看看你打的络子,送我一个,我晚上挂在墙上,喜气呢!”

二人进了院子,莫子松一脸疑惑,他是真没听说家里有什么亲戚,一进大伯家吓了一跳,发现多出来两家人,孙文孙武对他很热情,也讲了一下家里人的渊源,倒是把莫子松逗得前仰后合,糕饼果子都没从前吃的多。

今年家里爷奶不在,二伯一家也不在,多出两口人,同样热闹。锦娘是个细致的女子,在厨房帮着大伯娘一起忙活,剁肉馅剁得细碎,如娘摘菜,家里的下人也各自分工,每个人都能找到活计做。

青璃进厨房一趟,见肉丸子和红薯条已经炸好,迫不及待地用碗扣着,端进了堂姐的闺房,念苹,念阳,念香,小弟子喜呼啦围上来,你一个我一个,青璃刚品尝了一个肉丸子,肉馅细碎,比曾经吃过的味道还要好,这次材料也不能和往年比,她在空间用大虾提炼出一种鲜美的虾油,她眯着眼,享受美食是最快乐的时光,等她摸到碗边的时候,瓷壁光滑,手再次一探,空空如也。

“青璃,没有了。”

念苹眨眨眼,无辜地道,“我只吃到两个丸子,一个红薯条,剩下的都是念阳吃的,他刚才抓了一大把!”

“那是分给念香的,她是矮冬瓜,够不着!”

念阳眨着机灵的大眼睛,使劲地摇头,坚决不承认他抓了一大把,他才八岁好不好,手能有多大啊,明明看到他堂姐念苹抓了一把塞在嘴里的,娘说,女子懂得礼仪,斯文柔和,可是自家堂姐还不如菊姐姐柔和呢。

屋里的炉火烧得很旺,暖和着,青璃脱下外面的披风,用澡豆细细洗了手,从堂姐的小篮子找到络子的五彩丝线,要不是念苹提起来,她都快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去。

莫青菊在厨房里帮忙,被大伯娘一伙人赶了出去,离开之前用小盆装了一盆好吃的,刚才青璃拿的不多,屋子里那么多孩子呢,哪够吃。这次种类丰富,有炸年糕,炸芝麻团子,还有薯条和鸡块,几个小的欢呼一声,立刻围过去。

沐阳城过年和北地不一样,他们在大年三十晚上吃年糕,意为年年高,而北地多为饺子,意为交好运,不管吃什么,都是对来年的一种憧憬,一般来说,年夜饭最少八道菜,取双数成席,意在好事成双。

“别吃太多,当心积食。”

莫青菊给几人端来温水和布巾,等几个小的吃饱之后,拍着肚子过来洗手,子喜和念阳商量着出门去遛弯,找村里的小娃们一起放爆竹。

每年三十,小娃都是最清闲的时候,大人要在家做活,没人拘着他们,出门疯跑,族人懂得友爱,大家都是同族,一笔写不出两个莫字,同气连枝,都是血缘上的亲人。

学堂的先生教育得好,这些小娃上了族学之后,懂得了道理,冬日里,天黑的早,每天下了学堂,这些大的会主动送小的回家去,见人进了院子才放心离开。

“哇,真是漂亮,用金线和银线,可以编织成锦鲤呢,青璃你手真巧!”

念苹看不清楚青璃是怎么打的络子,只看她修长的手指,拈着红线,十指翻飞,有行云流水的美感,念苹呆愣愣地看着,有些恍惚,等到清醒过来,一条胖胖的红锦鲤已经打成,下面垂着丝绦。

“这个很简单,加金线也可以。”

这些都根据空间之中的图样打的络子,以前青璃尝试过简单的,她精神力高,手速快,一个时辰可以打出很多个不同样式的,那会儿家里还没有多富裕,她把这些给小舅去换银钱,补贴家用。

姐妹三人在偏厅里喝茶聊天,厨房里,丫鬟婆子,大伯娘,锦娘如娘聊得火热,年夜饭的冷盘已经全部准备好,凉拌海参,菠菜花生米,一盘水晶肘子,一盘猪头肉,还有松花蛋,黄瓜丝,豆芽,豆腐皮加上白菜丝,萝卜丝用糖醋和芝麻酱拌了一小盆,清新爽口,解油腻,适合男人们下酒。

青璃提供了一些大干虾仁,正泡在盆子里,晚上用虾仁韭菜,白菜猪肉等做上个双馅料的水饺吃。这才大年三十,大伯娘就合计正月十五要吃什么,今年镇上未必有灯会,但是凤阳很热闹,要举办每十年一次的花灯节,只要家里过的去的人家,都会去看,客栈住得满满的。

家里在凤阳城有宅院,不远处还有小庄子,莫如湖曾经和娘刘氏提过,因为凤阳也不算远,想带着村里的男女老少一起去看热闹。

莫家村家家条件转好,有些老一辈的族人,一辈子没去出过镇上。以前对刘氏莫如湖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哪个村子的老人,几乎都是这么过的一辈子。

自从去过京都,一路上跋山涉水,也见识到很多有趣风俗,莫如湖心境更上了一层,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以前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想去游学一直是莫如湖的梦想。家人供着他念书,倾尽举家之力,他不可能说走就走,不做先生赚银子怎么养家,家里还有几个小的要念书。

如今,情况大不相同,家里人吃饱喝好,过上富裕日子,他就起了帮扶族人的心思,以前是没那个能力,看到同族的兄弟们在城里做工,码头上扛着沙袋,累得有时候倒在地上恨不得睡过去,他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他知道自己家什么条件,看着干着急,忙不上忙。

孩子娘刘氏,嫁进来之后,从来没做过农活的人,在娘家也是娇养的,到了莫家村真是什么苦都吃过了,他就想现在也要适当的享受一下日子,唯一忧心的,恐怕就是大小子莫子归的亲事。

过了午时,家里人全部出动,每当到年夜饭之前,都是家里小娃们最激动的时候。今年爷奶,二伯一家不在村里,小弟私下还对青璃说要少领红包,孙文孙武兄弟到来,这算是把这份全贴补上了。

地上放了一个厚厚的垫子,磕头的时候,青璃扭捏,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小娃,至少外表不像,这些压岁钱,和小弟子喜一起领,总觉得奇怪。

三哥莫子松嘿嘿一笑,很是麻利地跪倒,和从前一样说吉利话,逗得几个长辈很开心,红包抱了个满怀,他小声在青璃的耳边嘀咕道,“小妹,小时候三哥收到红包,能分你一半,现在你可比我富裕,我还要留着银钱娶媳妇呢。”

“等会红包都给你存着。”

青璃轻咳两声,打量三哥,过了年也有十七,村里十七的小子当爹的大有人在,也到了定亲成亲的年纪,三哥心心念念取媳妇,神仙大哥不为所动,她揉揉额角,这一家子兄弟姐妹,真不像一个爹娘生出来的。

兄妹二人聊天的时候,三哥莫子松告诉青璃一个秘密。他在沐阳被军中的一个五品将领看好,那个将领很是正直,是沐阳人,有个和青璃一样大的闺女,来军营里面送过饭,那手艺真是相当好,他很快看上了人家姑娘。

“你是看上了姑娘,还是瞧上人家手艺?”

三哥莫子松是个吃货,从小就是,也没什么节操,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胃,这句话绝对是给他专属设计的。

“当然是看上了那姑娘,因为只有那姑娘才能做出合胃口的饭菜。”

姑娘也算是个官家小姐,性子活泼,爱说爱笑,四叔见他喜欢,就和将领通了气,想等着战事平定下来一些商讨亲事。但是莫子松现在被大哥压着,这次回来格外关注大哥的亲事,因为宗族里面讲长幼有序。

“你和爹娘说吧,准保乐呵,咱家开明,不兴这个。”

青璃现在恨不得马上冲到厨房告诉娘这一喜讯,有了三哥愿意成亲,爹娘就不会对大哥逼得太紧。

还有一个小秘密,如今也不是不能说,是林风澈的,他家原来是京都有名气的皇商,因为当年供给布料的时候,白皇后比姜贵妃高一个级别,当时姜贵妃得弘德帝宠爱,独揽后宫大权,因为此等小事记恨,就拿着一把剪子,剪破了布料,诬陷是林家干的,罪名为藐视皇族。

林家一刻之间轰然倾塌,从上流的皇商,沦落成为被放逐的对象,家里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又经历一场内斗。当年林风澈还小,就这么凭着一股力量,带着妹子逃到了北地。

他妹妹貌美如花,被许猪头调戏之后,自尽而亡,只剩下他一个人找许家拼命,被打得奄奄一息,青璃遇见起了同情心,就把人捡了回来。

当年也是林风澈运气好,青璃还小,比较单纯,若是现在遇见这样的事,她丝毫不会动恻隐之心,因为会猜忌,那个人可能会是大秦或者耶律楚仁的探子,为了算计她而在特定的地点出现。

新皇登基后,大赦天下,原来一些冤假错案,也得到了平反,其中包括如玉的爹颜大人,被姜贵妃所害,真相查明之后,曾经贴出告示,并且以报纸的形式扩散出去,京都的百姓们渐渐知道真相,简直对妖妃和庶子恨得牙根痒痒,以至于民间的庶子庶女更不招人待见,他们成了狠毒的化身。

天色昏暗,偏厅里早早点燃了油灯,大堂哥莫子冬和二堂哥莫子华搬着桌子,这次家里人男女眷分桌,都在一个屋子里,上菜也方便,大伯忙前忙后,他哼着小曲,搬着酒坛子。

“看到没,你大伯有了酒啊,就成了这副模样。”

青璃家人各有特点,爷爷莫福来,一辈子离不开烟袋锅子,让他几天不抽上一口,那都是要命,开始青璃也劝说,后来未果,见爷爷身体硬朗,还能抡着鞋底追打人,她也就放心下来。

大伯见到新种子也是一脸好奇激动,如一个求知的小娃,再有就是好这一口,平日里大伯娘严格管控,坚决不许多喝,每天只准许喝一小酒盅,今儿大年三十,不限量,大伯美滋滋地。

这次准备酒的时候,青璃特地用准备好几样,有高度烈酒,也有绵柔一些的滋补的人参酒,小白狐狸羽幽不知道从哪抓来一些蜈蚣,让她泡了一大坛子。

夏日在地里,有时候会窜出一只蜈蚣,青璃怕虫子,只要有她出现,周围必撒驱虫粉,大伯和大伯娘不怕这东西,被蜈蚣咬了之后,手臂,大腿一直青肿,一年也不见好。

羽幽研究了两个配方,一个是土方子,用大葱切得细碎,涂抹伤处,几次就可以转好,还有一种,用蜈蚣酒涂抹,见效更快,喝了还能补身子。

“大伯,今儿要守岁,还有一顿饺子呢。”

青璃出门端菜,在门口处遇见大伯,提醒了一句。

“璃丫头,你还信不过你大伯吗,我酒量比你爹可好太多了!”

莫如江满脸喜气,拍了拍青璃的肩膀,自豪地道,“当年啊,在莫家村,论喝酒……”

“行了,你可别吹了,你那酒量是好,喝多了就往桌子上跳,嫁你那年,你一进喜房就跳上了桌子,我还以为嫁给了猴子呢!还是只大马猴!”

大伯娘捂着嘴,都二十多年了,还是印象深刻,当年家里穷,没啥值钱的家当,只有喜房的桌子,是兄弟几个在山里砍树打造出来的,差点被他压塌。

“当着孩子面,你说这个干啥啊?”

提起往事,莫如江难得红了脸,黝黑的脸上带着憨厚地笑意。他就是喜欢喝酒,以前家里没银子买不起,成亲是当时喝的最多一次,就没控制住量,洞房花烛出了大洋相,打呼噜睡了一宿。

青璃不知道还有这段历史,从来没听人提起过,她怕大伯尴尬,赶紧掀着帘子出门,躲到没人的地方一顿狂笑,可想而知,大伯娘有多尴尬,洞房花烛闹了这么大的笑话。

不过大伯和大伯娘夫妻多年,感情一直不错,偶尔有争吵,也是大伯让步,一个七尺汉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大伯娘,虽然也会阳奉阴违,到青璃家喝点小酒,但是从没办出格的事。平淡夫妻,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小幸福。

年夜饭很是丰盛,鸡鸭鱼肉,摆满整整一大桌子,今年多了几个沐阳城那边的特色,有一道卤羊肉,羊皮被酱汁淋得黑里透红,夹上一片放在嘴里有嚼头,一股浓郁的酱香伴随的羊肉的细嫩,丝毫没有一点腥膻味。

“这糖醋鱼真不错,肯定不是你大伯娘的手艺!”

大伯不停地下筷子,赞不绝口,对刚才大伯娘揭短记仇,马上开始回击。大伯娘知道大伯的小心思,回头,警告地瞪了一眼。

“哈哈,这是我们璃丫头的手艺,听说是南边的菜色,就学回来了。”

莫如湖捋胡子,不停地下筷子,往年家里都做水煮鱼,或者用辣椒做鱼,这是北地的习惯,吃什么都喜欢放辣椒,有时候适得其反,失去鱼原来的鲜味。

糖醋鱼的做法没有什么难度,先将蒜蓉在热油里面爆香,加醋,白糖,淀粉勾芡,再将炸好的鱼加葱姜蒜放入芡汁中。还有一种做法,把鱼煎熟勾芡,这样翻身的时候容易弄散,一条鱼,还是越整越好。

隔壁男人的酒桌推杯换盏,孙文孙武兄弟酒量不错,他们比大伯小上一些,也是大哥那么叫,很快地就亲近如一家人,二人说起这么多年离开平阳,到南边沐阳讨生活,也是唏嘘感慨,家里没啥亲人,大年三十有这么一群人相陪,感觉很激动,话也越来越多,其乐融融。

“松子,我们离开沐阳的时候,家里的宅院没有卖,那时候也卖不出去,这可赶巧了,回头钥匙给你,你得空就去住几天。”

按照孙文和孙武兄弟的意思,那宅院不大,送人完全舍得,不过他知道莫家人不爱占便宜,都是亲人,不用提银子不银子的,就青璃给几个小娃的玉佩,就抵上十所宅院的。

“那敢情好了,有时候我们休沐,总觉得没地方去呢。”

莫子松也不客气,自来熟,对谁都是一副笑模样,当年机灵跳脱,这么多年多少稳重了一点,但是人的本质不会轻易改变。

女眷这边,大家都关注二堂嫂的身孕,一些生冷的食物,禁止她吃,大堂嫂付彩云和二堂嫂坐在一起,不时彼此夹菜,处得很亲姐妹一样。

二人不是没有利益瓜葛,但是大伯和大伯娘早就提前说明过,家里的几个,无论男女,将来钱财分得都是一样,不用指望他们给多少,能给的自然都不会留着,自己也要有点本事,不能靠着爹娘活着。为人爹娘,要有责任感。

付彩云是个豁达的,当年根本没有想到莫家人不在意她的名声,以为自己命运,不是做一辈子老姑娘,就要做姑子呢,现在儿女双全,夫君上进,妯娌和睦,她事事顺心,什么也不计较,始终抱着感恩的心。

当初给二堂哥莫子华选择媳妇的时候,有了张氏女的教训,大伯娘对女子品行格外重视,她是选了十多家,才找到这样的媳妇,相看之时,她故意找茬刁难,又用菜汤淋女子一身,就看对方的反应。

几乎所有女子反应都是厌恶,鄙夷,然后温柔小意地伪装,说没关系,只有二堂嫂,愣了好久,傻乎乎地问大伯娘有没有烫手,这让大伯娘当场拍板,就要这个媳妇,事实也证明了她选人的眼光。

家里添丁是大喜事,大伯娘从来不给压力,有男娃继承香火自然好,没有也不强求,族人多,莫家不会断了香火,只要日子和美,彼此体谅,比什么都好。

娘刘氏每每盯着二堂嫂的肚子,都带着羡慕之色,青璃估计娘又想到了大哥的亲事,怕大年三十这样的日子娘忧心,就偷偷地在她耳边说悄悄话,把三哥的情况泄露出去。

“这小子,这事上还不用我操心了!”

刘氏满脸喜色,喝了一杯果酒,脸颊上带着好看的红晕,忙不迭地招呼锦娘和如娘,“咱们庄户人家,可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的,吃好就行,来,多吃点!”

“婶娘,还是大伯娘炸的丸子最香了。”

念香嘴里鼓鼓的,有些菜她人小腿短够不到,念苹这边就帮忙,用小碟子装上一些,摆到她面前去。以前家里过年,没有什么亲人,这次来莫家村,真正体会莫家人的热情厚道。

一顿饭,一直吃到天色完全黑暗,院子里点燃了红色的灯笼。晚膳撤下去,麦芽麦冬于嬷嬷等人帮着收拾碗筷,众人在偏厅闲聊,擀饺子皮,准备两大盆的饺子馅,准备夜里一顿。

小娃们吃的有点多,众人穿得暖暖的,跑到院子,今夜没有月亮和星星,有周围人家灯笼的光亮,给这个雪夜,增添了一抹温暖的颜色。

“小妹,咱家人都见过少将军,就你三哥没见过,听说他身高九尺,眼大如铜铃一般,一对招风耳……”

莫子松把青璃拉到树下,几年没见,兄妹二人要说的话太多太多,一时间还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只能一个人找话题,一个人被动回答。

“停,你说的那是妖怪,不是淳于谙。”

青璃撇嘴,到底是谁乱造谣,让她知道,保证不打死对方!这都是京都人乱编的,没准是耶律楚仁嫉妒,随意散播的流言,怎么还传到了沐阳?对于这一点,青璃很是气愤,京城四公子是白当的吗?

“那你说说,少将军什么模样?”

其实当年在镇上,莫子松也算见过淳于谙,不过青璃没提,现在提起来,三哥多半要绞尽脑汁地去回忆。

“你想知道,何不跟着我去城北大营看看?”

已经定好,明日晚上出发,初二抵达平阳城,她和爹娘请示过,爹娘也体谅淳于谙,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城北大营不容易,还嘱咐青璃多带一些家里的做的好吃的。

“这能行吗?”

莫子松眼睛一亮,他早就想去,城北大营是重地,他又不属于淳于家的士兵,军队是有军纪的,他怕犯下什么条例。

只是去见面而已,没什么问题,青璃手上握着城北大军的兵符,这种话说出来,三哥一定会吓得眼睛凸出去,所以她很好心地隐瞒事实。

年夜饭之后,又是漫长的守岁,按照现代的时间估算,也就是晚上七点左右,要等到子时正,还差两个多时辰,男人们摆上桌椅,打起了牌九,兴致很高。

吃饱喝足,青璃打了一个呵欠,在外面走两圈消食,大伯家的宅院后来扩了一部分,很大,房屋也多,家里来了客人有足够的地方,家里原想买一块地重新建大一些的房屋,爹娘想想又作罢。

二姐青蔷出嫁,在京都生活,大哥莫子归考中进士之后,可能要被外派做官,三哥在沐阳打仗,唯一在眼前的小弟子喜,在凤阳学堂念书,将来进岐山书院,家里院子空着,暂时也够住。

等待是漫长的,青璃无聊,回自家转了一圈,在偏厅里点上蜡烛,这会于嬷嬷,麦冬麦芽才找时间拜年,三人忙活一天,累得够呛,得到青璃满满大红包,每个人都露出笑容来。

虽说初二不能和娘一起去看外公外婆,但是该有的礼物一点不能少,还有她的表哥刘沐,已经考上了秀才,读书人多半喜欢风雅之物,笔墨纸砚,上次打劫,空间里多的很,正愁没地方送人呢。

上到外公外婆,舅舅舅娘,下到表哥表嫂和家里的小娃,还有表姐银杏他们,青璃细致地准备了年礼,一堆起来吓了一跳,有两大箱子。

另一个小箱子是给青黛堂姐的,她要在初二回村,二伯二伯娘在京都,莫家村还有大伯一家和自家爹娘在,家里人说话,二堂嫂有身孕,就在最近日子临产,大伯娘走不开,由她留下招待。

熄灭油灯,点上红色的蜡烛,青璃托着腮,今夜没有月亮,北地那些士兵们如何庆祝呢,点着篝火,吃年夜饭,晚上守岁,应该能吃到饺子吧,淳于魔头会不会也想她?

“小姐,其实老奴有事和您说,差点忘了。”

于嬷嬷咽咽口水,搬了个小墩子坐下,“您可能不知道吧,其实少将军就是大年初二升生人,那天是他的生辰。”

淳于谙出生之时,正好有战事,淳于老将军在北地,初二那天,文氏回娘家挺着大肚子,谁想到刚到了娘家便肚子疼,看情况是要生。

京都习俗,出嫁女子不能在娘家生产,非常不吉利,当时没办法,只能把人送到护国将军府,那会文氏已经破了羊水,又是第一胎,很是凶险,稳婆折腾了几个时辰,文氏提着一口气,用尽最后的力量,拼劲全力,生下淳于谙。

“初二生辰?”

青璃非常震惊,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二人虽然定亲,但是很多事她都不知道,生辰是大事,今年淳于谙就满二十一了,她居然忘记问这么重要的事,多亏于嬷嬷提醒。

可是问题来了,淳于魔头生辰,要送什么好呢?她跟本不知道送什么能给他惊喜,衣裳鞋袜,这些都有送过,匕首,吃食,都是寻常之物。

荷包?手帕?总不能把自己送出去吧,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

“小姐,您不如亲手置办一桌酒席。”

麦芽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小姐在细微的小事上很关心少将军,二人应该多重视下细节。麦芽这个点子倒是不错,不过稍微普通了一些,罢了,那魔头懂什么浪漫。

天色越来越暗,青璃摇摇头,不想这个问题,主仆几人关上了院门去大伯家守岁,此刻,桌上已经摆一排白胖胖的饺子,堂姐莫青菊手巧,两手一捏,就是一个好看的元宝,念苹不会包饺子,嘟囔着要学习,脸上,额头上都是白面粉。

“璃丫头啊,去洗手,过来包几个饺子应景吧!”

刘氏招呼着,全家人,就连小子喜也包了一个,就是图个吉利,青璃对包饺子不在行,在京都都是下人在厨房做好,端上来,她吃现成的,包的能比念苹强些。

眼瞅了离子时不到半个时辰,家里用大锅煮上了水饺,往年家里会准备铜钱,洗干净放里面,今年没有做彩头,怕磕牙,也怕铜钱不卫生,青璃选择了两样馅双拼,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年夜饺子。

饺子吃饭之后,村里陆续传来爆竹声,子喜和念阳已经昏昏欲睡,一听到响动立刻兴奋地从炕上坐起,孩子王莫子松带着,众人一溜烟跟在身后,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大步。

不久院子里传来鞭炮声声,等最后一声结束,几个小的这才意犹未尽地进门,众人围坐一圈,等候子时到来,马上就是新的一年。

家里人有很多美好的愿望,青璃也许下一个,最开始是希望家人平安喜乐,后来觉得要从大方面出发,又祈求国泰民安,早日灭掉大秦,收服南部小国,新粮种试验顺利,让百姓们吃饱穿暖,摆脱战争之苦,一连串许下好几个愿望,她才想到一个问题,太操心,比皇上管的还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