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7章 三哥归

过了腊八节之后,每一天过的都很快,青璃带着孙家一共四辆马车,三辆装人,另外一辆马车满满地货物,都是最好的皮毛,首饰,还有些南边小国带过来的特产,青璃想推脱,孙文孙武两兄弟坚持,还放下话说,若是不收下,他们真的没脸上门去。就这样,一行人在路上漂泊了一天,正好在入夜时分回到家里。

爹莫如湖,娘刘氏和小弟子喜,从腊月初十开始天天盼着人回来,最后等来一个城北大营的士兵,淳于谙派人送信,还要耽搁一段日子,肯定会回来过来,三人心里这才踏实点,即便是这样,每日里做一堆好吃的,眼巴巴地等着。

夜里归家,带回了两家人,倒是把刘氏吓了一跳,家里的房间不多,勉强余下一间也不够用,就连夜去青璃大伯家送信,青璃的意思,原想在镇上过夜,早上回家,可是她又矛盾,之前没和爹娘说要耽搁这么多日子,眼瞅到了小年,家里还要忙着祭灶,做糖瓜,腊月二十四扫尘,整日里都有杂事,她要尽早回去帮忙。

孙家人比较老实,尤其是孙文孙武,得知青璃的正真身份,来的时候还有点忧心,就怕人家看不上他们商户的身份,青璃的爹是秀才,大哥也中了举人,家门清正,也算半个书香门第,一般这样的都对充满铜臭味的商人很是鄙夷。

来到莫家村,这个被冰雪覆盖,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落,二人算是彻底放心下来,感觉的只有温暖。青璃的家人自然没话说,对他们很关照,这种关照又不是客气,是那种真正当做亲人融入的感觉,很随便,很踏实。

莫如湖和刘氏得知青璃遭遇雪流沙,二人吓得不轻,以前爹还好些,现在陪着娘一起唠叨,她只好一直认错,保证以后绝对不去危险的地方。

村里的族人,对孙氏兄弟很欢迎,半大小子最喜欢听故事,又没有出过远门,很想知道南方的姑娘是不是温柔秀美,心里充满了好奇,没两天,他们就见识了念苹的狮吼功,把他们心里那点美好的幻想,击碎得渣都没剩下。

念阳念香在南边被爹娘拘着,玩伴不多,到了莫家村,念阳和小弟子喜很快打成一片,二人整日在外头疯跑,约村里的小娃们打鸟,溜冰,有时候组团打雪仗,玩陀螺,冰车,小弟子喜倒是不太缠着青璃了。

今儿是腊月二十五,民间做豆腐,说起做豆腐,其实就是买豆腐吃。做豆腐是一门手艺,族里已经和隔壁村的一家豆腐作坊订货,今儿是取豆腐的日子,每家每户,按照人头分配,都是嫩嫩的豆腐,吃不完就在外面冰冻,留着冻豆腐以后炖菜吃。

爹莫如湖一早就去了族学,孙文孙武也跟着,二人曾经做生意,是大掌柜,又是东家,很有经验,年后族里也要做点小买卖,选了几个族里年轻的小子,几个人好学,几乎每日都要准时去,有不懂的当场便可发问。

腊月二十五,天气更严寒,出门能冻掉下巴,青璃也不在乎形象,穿上厚厚的羽绒衣,围着头巾,从头到脚包裹严实,只露眼睛,在她后面,跟着堂姐莫青菊,念苹,三人要到库房去整理东西。

族学休沐,后面一间空房被充作库房,之前说好的,二十八那天再次分发年货,这次是用于村里外嫁的姑娘回娘家所用之物,除了早准备好的鸡鸭鱼肉之外,糖果干果被青璃用好看的红纸打包,上面系着红色的丝线络子,这样看起来送人好看,瞬间提高了档次,也有面子。

“青璃,你们族真好,还给这么多好吃的。”

念苹是个小吃货,这两天到了莫家村,更是不想走,晚上和堂姐莫青菊一起睡火炕,热乎乎的,她马上适应,睡得香甜,第二天要等用早膳之前才能醒,慌忙洗漱,眼巴巴地等着吃饭。

“那是因为啊,族人也好。”

族里人上交了家里的田地,像莫子山家里有生意的,百分之八十的收入都归到族里,这其实就是压榨和不平等条约,为了让族里贫富差距尽量不要太大。青璃自己家的铺子,早早的记在了娘刘氏名下,倒是没有动。

只要族里能吃饱穿暖,有银子花用,族人也不会计较太多,他们依然选择了相信莫如湖,相信青璃,这让青璃很感慨,这时代人都挺实在,或者说族里人想法简单了些。

没分家的人家,妯娌们都有私心,有时候因为葱蒜争吵,很常见,谁也不想让对方占了便宜,本质是家里不富裕,人们就习惯于斤斤计较,现在族里一切全部安排妥当,她们立刻心思豁达,有了吃喝,就不差那三瓜俩枣的,当然有个别精明喜欢算计,可以忽略不计。

经过小白狐狸羽幽鉴定,从大秦打劫来的润手膏,效用不错,她把包装换成了统一的扁盒小瓷瓶,分发给村里女人们,有人用的好,会过来讨要,想回娘家作为年礼送人,并且愿意用一条大鱼抵,青璃点头,超出预算之外,就要靠族人们自己掏腰包,这样很公平。

把库房整理了一番,每个人都分发了一个大布兜,鸡鸭鱼肉放在布兜之内,外面绑着红线,这样提着出门,喜气,要是娘家人一看,知道出嫁的女儿过的好,也会笑得合不拢嘴儿。

“小妹,初二你和三婶回刘家村吗?”

莫青菊穿着一身姜黄色厚棉袄,头上戴着一颗大东珠钗,是念苹送给她的礼物,莫青菊很喜欢,这今天都戴在头上,爱不释手,常年吃好喝好,她在几个月前来了月事,身子长开了一些,面庞更加妍丽,成了大姑娘。

“应该是不能吧。”

学堂里面没有生火炉,库房很冷,四面漏风,青璃发现窗户上有一块高丽纸破了个窟窿,她在隔壁有暖炉的地方,熬了点浆糊,爬上爬下换新高丽纸,听到堂姐这么一问,她眼神闪烁,因为当时一激动,答应了淳于魔头,初二要陪着他一起过。

念苹手脚灵巧,打着绳结,她抬头笑了笑,大声地道,“你们不知道吧,在沐阳是腊月二十四小年呢,今天二十五,那边也不吃豆腐。”

沐阳城有一种习俗,传闻祭灶之后,玉皇要在腊月二十五这一天,下凡间查察人间善恶,并定来年祸福,所以家家户户祭之祈福,称作“接玉皇”,这一天起居,言语都要谨慎,争取好好表现,以博取玉皇欢心,降福来年。

大周很大,都是同一个国度,习俗却大不一样,听说在西北,腊月二十五这一天,是有名气的“赶乱岁”之日,灶神上天之后,民间没有神管辖,这一年百无禁忌,最宜嫁娶。腊月不是农忙,平日忙碌的百姓们能歇着喘口气,赶上这样的喜宴都很热衷。

“沐阳那边气候好,进了腊月,听说花草还绿着,在咱们凤阳,冬日嫁娶的人家不多。”

当时大堂哥莫子冬着急成亲,所以定在腊月,那时候莫家村要比现在闭塞得多,大雪封山,马车轿子进村都很费劲,要是看赶在天头不好,要新娘子下花轿,自己迎着冷风,走上很长一段路。

在北地,成亲最好的时节是秋收后,家家户户有银子,手头宽裕,农忙累得够呛,吃喜宴有油水,也能补补身子。

“我爹娘说,以后就留在平阳扎根,我的亲事也要在这边解决了。”

念苹叹了一口气,南边多是斯文俊逸的读书人,身材弱不禁风,皮肤很白,那些大娘们大都喜欢这样的类型,她还没有定亲,还不知道能找到什么样的亲事。

“哈哈,你个丫头片子,你才多大!过了年才十四吧!”

念苹瘪着嘴,酒窝深深,一脸怨念,把莫青菊逗得捂着嘴,咯咯地轻笑了两声,“还没见你这么着急出嫁的。”

“什么啊,听说青璃都定亲了呢。”

话题转移到这里,青璃揉揉额角,她定亲,那完全是被算计了,那是个意外,现在想想,和淳于谙定亲也好,至少共处一室,不会被太多人说嘴,说什么有损名节,在士兵那里,她是淳于魔头的人,已经被打上了烙印。

“在京都,女子十七八岁没有出嫁的多的是。”

莫青菊接了一句,她过了年正好十五岁,爹娘想留她两三年再出嫁,做了别人的媳妇,就没这么自在了。可是亲事现在没有着落,离开京都的时候,四婶和娘说,亲事不用着急,想要在京都给她找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她心没有那么高,看堂姐莫青黛,找了个镖师成亲,日子过的很和美。

亲事,是小姐妹共同要探讨的话题,古代女子早熟,十四五就要愁这个,青璃无奈地叹气,这个时候还不比现代,自己选择的权利都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是运气好能遇见个品行端正的,若是倒霉,定亲前没打听清楚,以后就要过苦日子了。

收拾好了库房,三人出来,锁上门,这会二堂哥推着板车回来了。隔壁村就在莫家村通往镇上的必经之路,不远,板车上厚厚一层,一层一层堆着豆腐,做出来的时候都是热的,现在天冷,一路上在就折腾没了热乎气。

年后,族里要盖屋子,几进的青砖瓦房,第一进留给族里人聚会,发个东西,组织个活动,都在这边举行,现在没地方,暂时借用了族学。

一路上,有族人看到莫子华,主动过来帮着推板车,也有小娃,到族里人家通知领豆腐,青璃让于嬷嬷回家取一个小盆,也领上一块,她这次回来从空间弄出几条活鲫鱼,晚上就做个鲫鱼豆腐汤喝。

按照大年里正常的程序,明日是杀年猪,不过村里人着急,早就宰了猪,族里分发一些,家家户户不缺猪肉吃。每年一到过年油水多起来,青璃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到过年格外想吃素,照她说,做点清粥小菜就好。

“小妹,咱们回去正好路过六婶家,把豆腐也帮着送去吧。”

莫青菊排队,替莫子山家里领了一块。前段时间出了那么大的乱子,秦氏女不知所踪,莫六婶再次卧床不起,她早点熬干了心血,底子太差,又连接遭受打击,气血虚,每日需要喝汤药调养。

秦氏女被她的脱发药水折磨之后,成了秃子,疯疯癫癫地跑了,莫子山因为此事,也算彻底歇了心思,昨天和青璃聊过之后,他决定听爹娘的意思,找个老实本分持家的,也是这么一辈子。

年少时候那点爱慕的心思,已经是镜花水月,一切都和他想的不一样。还不如听从爹娘的安排,他现在年龄也不小,家里不缺银子,也该考虑成家。

晚上吃饭,青璃随口感叹了一句,爹娘听后连连发问,二人已经做好最后的决定,等三月三,大哥考过进士之后,成亲的事绝对不能再拖,必须下最后通牒,莫子归是家里的长子,没带个好头,到了及冠之年还不听话,让爹娘跟着操心。

刘氏嘀咕,背地里和莫如湖也说,实在不行就装病,这招比较管用。在京都,那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挑不出来一个合心意的吗,若是如此,也不拘于门第,就算是寒门也没有关系,只要莫子归习惯,他们就没意见。

爹娘注定要失望了。青璃摇头,有时候还有点希望山子哥晚点成亲,为自家大哥打掩护,当然只是想想,她晓得莫六婶有多着急。

念苹跟在二人身后,走进莫六婶家的院子,他们刚到门口,莫六叔搓着手,笑眯眯掀门帘出来,道,“璃丫头,你这是送豆腐的?刚才东娃来通知说族里发了豆腐,我正想过去呢。”

“六叔,正好顺路,帮你领回来了。”

今日是镇上店铺关门之日,莫子山早早地去了镇上,家里只有六叔和六婶,堂姐莫青菊心细,想着六叔还要熬药,正好她们几个人顺路,就过去送一下,也不耽误事。

不到晌午,这天就阴森森地,似乎又要下雪,北风不大,但是冷风夹杂一种冰寒之气,莫六叔邀请三人去坐坐,这个时辰怕添麻烦,青璃还是委婉谢绝了好意,要到了午时,她要回家歇晌。

回到莫家村,日子就安逸一些,比在平阳好很多,念阳和子喜疯跑累了,就跑到青璃的偏厅,午时家里不做饭,青璃这里不缺好吃的,有时候烤个红薯,烤个土豆,这几个小娃不挑食,吃得笑眯了眼。

日子一天一天重复,扫房,扫尘,除晦气,贴桃符,窗花,挂新的大红灯笼,今年年景好,族里又给贴补,族人美滋滋地,定能过个肥年。

腊月二十九是个重要的日子,莫家族人选择在这日祭祖,全族人准备了鸡鸭鱼肉,各种丰富的吃食,祭拜祖先,让先祖们放心,莫家村已经慢慢地得到振兴,族人团结一心,早晚有一天,会恢复昔日辉煌。

祭祖之后,族人们欢聚在族学里,大家围着火炉,畅所欲言,大家七嘴八舌,提了一些建议,支持族长,以后族人定能过上更红火的日子。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青璃睡不着,破天荒地失眠。窗外下着鹅毛一般的大雪,估计会下到大年三十。都说瑞雪兆丰年,在大年三十下雪,是个好兆头。

孙家被邀请来家里过年,还有大伯一家,家里地方小,说好去大伯家吃年夜饭。青璃披着袄子,盯着昏暗的油灯,这个时候,最是想念亲人,什么时候,家里能有一个大团圆呢。

胡思乱想很久,一直到夜深,青璃这才准备歇下,等醒来之时,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

夜里,青璃辗转反侧,听到门口处有细小的脚步声,她快速披上衣衫,打开门,跳到院子里,前面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紧张道,“别喊,我是这家的人,半夜不想打扰到爹娘,不过,你是谁啊,好像小妹啊。”

莫子松抓抓脑袋,一身寒气,为了赶时间,连续两夜不眠不休,他和林风澈没有坐马车,骑着快马,林风澈回到镇上见干爹干娘,他继续顺小路回莫家村。

深夜爹娘在休息,莫子松不敢叫门,从院墙翻过来,刚进到院子里,撞上从厢房刚出来的青璃。五年未见,在沐阳听四叔说,自家小妹在京都过得很好,已经从当年脸上带着疤痕的小姑娘,蜕变成真正的角色佳人。

在沐阳打仗很辛苦,莫子松当时是冲动,有点少年的热血,不服输,和林风澈当立即下决定跟随四叔的脚步,去沐阳杀敌,一次突击中,掉下城墙,差点丢了性命。

在南边,他真正见识了战争的残酷,每一次胜利,都是用无数条人命堆积的,他恨透了战争,可是却无可奈何,他想杀光所有的乌合之众。在战场上,最忌讳心软,莫子松恰恰是一个单纯的人。

记得第一次上战场,他心里还在想着,不能赶尽杀绝,制造杀孽,结果在一次战争中,他手下留情,而那个被他放过的士兵反过来用剑刺伤了他,讽刺他,这里是战场,不是武馆的比试台。

很快,莫子松真正地蜕变,成为一名出色的士兵,他和林风澈武艺不错,学的都是扎实的功夫,在战场上,他又学会如何制敌,从万千士兵中脱颖而出,立下功劳,成为一个小头目。

不靠四叔,单靠自己实力,莫子松很满足,他没有选择爹娘曾经希望的路,没走继续走科举,因为他对习武更有兴趣。从小就在大哥的光环之下,无论做什么,总是输给大哥,大哥莫子归从来不需要爹娘操心。学堂的先生问什么,大哥都可以对答如流,在他眼中,大哥是要仰视的,将来定能考上进士,所以莫子松想走另一条路,自己建功立业,虽然没有想象那么简单,好在他已经成功走出第一步,并且学到不少东西。

平日里,在营帐,莫子松跟在四叔旁边,最常问的就是在京都的生活,他放心不下小妹,心里想,如果谁欺负小妹,他会功夫,能把那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小妹早已经不是莫家村那个丑丫,她在京都惊才绝艳,在官家小姐中有很好的名声,并且长成了绝色姿容的美人。莫子松每当这个时候就托着腮,笑嘻嘻地问四叔,会不会二人相见之时,他认不出自家小妹。

“三哥?”

青璃站在院子里,愣愣地。前两天联系小灵,这傻鸟说,三哥和林风澈还有好远的路程,这一路风餐露宿,总得有睡觉的时间,最快也要初一以后才能归家。

五年了,一晃这么久,青璃眼睛有些湿润,她抬起头,直视前方高高的壮硕小子,三哥身高窜的很快,脸庞带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这笑容温暖了她。

记得儿时,三哥在学堂回来,总是要抓着她一起玩。三哥莫子松能吃,时常吃不饱,一起吃晚饭,假装和她抢吃的,其实是希望她吃得多一些,他自己被爹娘骂,也是笑嘻嘻地不解释。

三哥和大哥性子不同,同样是疼她的,只是五年未见,为什么多出一丝陌生感了呢,因为他们真的都长大了吗?

“小妹,你怎么还是和原来一样傻乎乎的啊。”

莫子松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袱,他把包袱放在一旁的木架子上,上前几步,用手快速地揉揉青璃的脑袋,瞬间乱蓬蓬一团,他笑嘻嘻地,以前也总喜欢这样欺负小妹,那时候小妹一头干枯的黄毛,还是现在,好看多了。

“四叔可没少夸你,说你冰雪聪明,你看看你这傻样,连三哥都不认识了!”

莫子松捂着胸口,做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他沮丧地道,“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三哥我两天两夜没睡啊!”

“哇……”

青璃大哭,她开始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心酸到不行。三哥比以前瘦了,人也变黑一些,手上还有疤痕,一定是在沐阳吃了苦头,她舍不得,加上见到三哥惊喜,和小女娃一样痛哭。

“你这丫头,要是让爹看到,一定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莫子松嘟囔着,拍拍青璃的后背,“要是咱爷在村里,一定二话不说,直接给我一个大鞋底。”

天空中飘着雪花,短短的时间,青璃和莫子松身上已经漂浮了一层。正屋,莫如湖和刘氏睡得也不那么踏实,今年和往年不同,小女儿回来了,又嫁走了二女儿,总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深夜里的哭声,传得老远,莫如湖和刘氏起身,点燃了油灯,打开房门,刘氏紧张地问道,“璃丫头,你这是咋了,大半夜的,怎么哭了?”

“娘,三哥回来了!”

青璃大叫一声,用手抹着眼泪,拉着莫子松的手不松开,她哭泣道,“你为啥不去京都看我,就那么和四叔去沐阳,听说你从城墙掉下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呢!”

“说啥呢,你三哥福大命大,还想娶媳妇给咱爹娘抱孙子呢!”

莫子松连连给青璃使眼色,这消息是瞒着爹娘的,他这么使眼色,从屋里出来,打着灯笼的莫如湖道,“三小子,你骑马回来的?天冷着呢,咋把眼睛冻抽筋了呢?”

爹这么一说,青璃破涕为笑,这才想起来,二人已经在院子里至少站了一刻钟。她拉着三哥,进到了爹娘的偏厅,赶紧准备了火炉。

这一闹腾,动静有点大,崔奶奶,于嬷嬷都听到了动静,忙前忙后地在灶间烧热水,又下了一碗鸡丝汤面,正好家里有鸡汤,连夜炖着,预备大年三十的菜品。

偏厅,火烛明亮,青璃坐在莫子松对面,定定地看着自家三哥吸溜面条,他还是很小时候一样,每次吃饭吃菜,都是这样一脸幸福的表情,一碗面条,可以吃得红光满面,脑门冒汗。

“三小子,你四叔咋没回来呢?”

刘氏见莫子松吃得急,嗔道,“家里还有汤面呢,吃慢点,也不怕噎着。”

“娘,这汤面肯定不是您手艺,你是擀不出这么劲道的。”

莫子松美滋滋地吃着,被刘氏拍了一下脑袋,“我擀面条不好吃,你以前咋吃的?”

青璃喝着茶水,听三哥讲述沐阳情况,与孙文孙武兄弟说的差不离,那边需要军队驻守来稳定民心,现在开不开战,还没个定论,要等新皇决定。

沐阳现在的天气暖和,袄子都不用穿,莫子松在军营里结交了几个兄弟,算是生死之交,相处得很好,那几位都是南边人,得知他回来,非要给他准备土特产。

能来做士兵的,多半家里条件不怎么样,哥几个也没攒下几个银钱,都花在他身上了,买了一些小玩意,还有一大块的风干羊排,味道很好。其实还有水酒之物,他带着不方便,路上和林风澈喝光了。

四叔莫如海得知他回来,本想准备一些年礼,但是被莫子松拒绝,家里什么都不缺,他赶路不乘马车,再说莫子松也晓得,四叔的银钱几乎都搭在士兵身上,他合计可能四婶不知道,是私房银子。

“这次回来,你能呆几天?”

刘氏听说沐阳战事不算完,脸上带着忧心,三小子一走就是大半年,这战事没有个三五年平息不了,不是又把婚事给耽搁了,再说战场上刀枪无眼,她这个做娘的,每天心都悬着。

“过了十五在走,现在南边没大事,四叔让和林风澈多呆几天。”

莫子松说了一些南边战况,尽量捡好的说,没有提及被屠城的情况,娘是个温柔的女子,听说这么惨,怕吓得背过气去。

“小妹,四叔说的没错,真变了模样,多亏你三哥机灵,还能认出你来。”

说到战争,气氛低沉,莫子松赶紧转移了话题,提了几句青璃小时候的事,爹娘这才露出笑容来,又开始叮嘱不停。

众人聊了几句,见莫子松一脸疲惫,就不好再说下去,于嬷嬷在三哥的房间铺好被,又打了睡,让他自己洗漱。

大年三十早上起来,院中的雪已经很厚实了。一大早,家里人用了晚膳,只有三哥,怎么叫不醒,在炕上呼呼大睡,爹娘心疼,就让青璃在家看着,他们提前带着崔奶奶等人,提前去大伯家帮忙。

每年,三十的年夜饭都是重头戏,家里鸡鸭鱼肉,什么都不缺。有了食材,追求的就是菜色,味道,家里人早就研究过,现在过去,早上开始忙碌,炸一些肉丸子,红薯块,糯米芝麻球等,给家里的小娃们当做零嘴。

“四姐,三哥还没醒呢。”

小弟在家里等了一会儿,拉着青璃听了几个故事,他和念阳约好看大伯家养的几只小兔子,前几天上山,青璃从空间里放了一窝出去,其中有一只很是漂亮,白色的毛,黑眼圈,大伯娘还在嘀咕,这兔子不像野兔,倒是像是城里小姐们养的宠物兔子,一只好几两银子。

“是啊,我在家里等着,你先去大伯那吧。”

家里人除了青璃之外,都没和三哥分别太久,青璃坐在三哥屋子里喝茶水,等候他起床,这一路上肯定是两三天没睡,不然不会回来这么快。

又是一个大年三十,不知道平阳城的大营是怎么庆祝过年的,那些后勤的军需,早早就准备妥当,听方侍卫说,今年还要集中在沙场上,有射箭比赛,胜出的士兵将得到青璃送出的新年福袋。

福袋里面什么都有,有的是金银锞子,也有精致匕首,最差的是糖果干果之物,这根据名次分发,听说士兵们的热情很高,在训练之余,他们也会练习射箭。

“啊,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莫子松揉揉眼睛,从炕上坐起,看到自家小妹,惊讶道,“小妹,你咋进来了?”

“看你睡得和猪一样,爹娘先去大伯那边了,连小弟也弃你而去,只有我等着你,你那是什么表情?”

青璃努努嘴,站起身从屋子里绕一周,“你别和我说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啊,我出去等你。”

莫子松摇摇头,又被小妹堵得没话说,他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换好衣衫,把被子叠整齐,这才出门,见自家小妹正在院子里堆雪人,脸上带着微笑,双颊粉红,眼眸清澈,突然觉得她长大了。

“小妹,听说你和淳于少将军定了亲事。”

莫子松跺跺脚,一脸得意,在沐阳,一向不苟言笑的淳于老将军,对他颇为和气,一想就知道,这是沾了自家小妹的光。每次都听说淳于谙是多么多么厉害,在北地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十二岁上战场,建功立业,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大秦提起淳于谙,大秦的军队直哆嗦。

当年莫子松去武馆学习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说词,淳于谙成了他心中崇拜的对象,没想到阴差阳错,巧合地即将成为妹夫,莫子松美滋滋地,作为未来的大舅子,怎么也能得到点好处。

“恩。”

青璃诧异地抬眼,北地把淳于魔头说的太好,那口碑一边倒,自家三哥多半也是被欺骗的人群,要是到京都听听,就不是这么回事。

“小妹,你在京都四年多,过的还好吧?”

兄妹二人一起坐在偏厅喝茶,能在一起的时间短暂,等过了年,三哥还会回到沐阳,未来是不是要继续打仗,就看白若尘和水零黎夫妇怎么沟通。

“还可以,就是没有家里自在。”

在京都不如北地自由,但是也有好处,结交了一些好姐妹,开铺子赚银子比北地快。

爹娘不在,青璃这才问起沐阳战场的情况,得知比想象的惨烈得多,四叔,未来公公淳于老将军,还有多名主将,几乎每个人都受过重伤。

“小妹,爹娘有没有提过大哥的亲事?”

家里没人,三哥鬼鬼祟祟的四处望了望,这才道,“我和你说,有一次晚上我出来小解,看到大哥和一个女子在院子里说话,那女子娇滴滴的,很美。”

青璃不置可否,夜里,以大哥的直觉,不可能发现不了三哥,能在夜里见面,八成是鬼罗刹成员,娇滴滴的,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身影,如玉。

“所以说,大哥肯定有意中人,我没敢和爹娘敢提。”

无意中窥破大哥的秘密,莫子松也不敢和别人提起,那女子穿着一身白裙子,貌美如花,他只看了一会儿,对方就没了踪迹,这事他一直放在心上。

青璃摇摇头,把最近村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山子哥因为这件事无比后悔,已经答应相看人家,现在莫六婶的意思就想让山子哥快点成亲,莫家村里,一共就两个剩男,大哥和山子哥,山子哥马上解决个人问题,大哥的亲事,会成为爹娘首要目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