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6章 邀请

按照青璃的想法,知府赵大人不会对翠香楼有没有被拐骗的女子上心,这几乎是青楼一条街的潜规则,青璃对麦芽说不用一分银子就能办成事,非常简单,她随便写上一封信,信中透露点关于赵晚春的消息,后续就看赵知府如何做。

关于春儿姐的去向,青璃有一个大致的推算,二人的性子,不会在大周久留,如果有机会,二人有两个地方选择,一是南部小国,不属于大周也不属于大秦,要是更远一些,只有外海。

“小姐,您这招也太……”

麦芽后面的还是咽了回头,赵知府不当回事就算了,万一捣毁了翠香楼这个窝点,自家小姐又提供不出来赵晚春小姐的情况,有些不太厚道。

那些女子,与青璃非亲非故,她能这样做已经是不容易,她又不是赵知府本人,只能说是猜测,猜测而已,如果成了,就是那些苦命女子的运气,不成呢,也怪不到她头上来。

那丽娘说的没错,青楼女子接客之后,就会产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或许她们觉得从良之后也没出路,还要遭受世人的白眼。

等了一会儿,于嬷嬷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上面泛着几朵油花,撒着切得细细的葱花,青璃腹中饥饿,就着几碟子小咸菜,吃了一大碗,最后把汤喝了个干净。

洗漱完毕,青璃劝于嬷嬷和麦芽下去休息,她进了空间,把打劫来的东西,做了具体的归类。

在整理中,青璃发现一件事,都说大秦的商人不厚道,做生意不实诚,那些古玩字画,也是真假参半,有些根本就是赝品,在印鉴上不同,这个时代,对于山寨之类,没有专门律法,只要你不仿制官府的文书,皇上玉玺,没有人会追究,遇见黑心商贩,自己买到假货,除非数额巨大,否则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有一点,造假毕竟是少数,不像现代那么猖獗,百姓们对此很是鄙视,这是一种和偷盗一般,丢脸的行为,不同的是,造假多半不会受到大惩罚,被抓到之后用银子疏通就好,偷盗却是重罪,尤其村里人最重视这个,谁家有个偷鸡摸狗的,名声不好,全村人都不会与之交往。

青璃记得她听说过,在凤阳有一个村里人偷了别人几个土豆,被告官,判了一年,蹲了号子。要她说,在农家,上门讨要颗白菜,要几个土豆都是正常的,有时候家里串换不开,也能去邻里家借只母鸡,土豆还要偷,这个小贼进了大牢真是格外的倒霉。

说起偷盗,青璃抖了抖,比起那些小毛贼,她就是江洋大盗,一夜之间震惊大秦泗水城,她猜想现在民间有很多小贼想找她拜师学艺,要是按照大周例律,她偷这么多是会掉脑袋的,但是偷的是大秦蛮人的,她觉得自己就是民族英雄,有自豪感。

古玩字画,发现一部分赝品,青璃单独分出来,这些东西件件精致,还挺好分辩,那些皮货的幼稚劣质就难办,几大箱子的皮货,全部倒出来,一张一张铺平,有些需要细细检查,她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捶捶后背,她喝了一大碗水,掏出帕子抹了一下额角的汗,那些布料倒是挺不错的,大秦妇人织造出来的棉麻很是厚实,比这边质量好,青璃用手搓了搓,决定留下,以后定能派上用场。

最期待的,还是珠宝首饰,宝箱里那些,肯定不是那个东家的全部,有些纯粹是用金银堆积的,毫无特色的金钗,金镯子,就以分量取胜,连镂空雕刻的都很少,只有少数几样首饰精致,青璃猜测,每件至少要值千两白银,有些也不是大周的样式,上面打了印记,应该是南部小国宫制。

大周的手艺人很多,也出产做工精美的玉器,瓷器,但是不如南部小国,那边民风奢华,就是百姓,也爱好精雕细琢之物,靠海,富饶,海里有东珠,有红珊瑚,用这些打造首饰配件,件件精品。

东珠还好,空间里灵泉里的蚌产的河珠,经过灵泉改造,不比东珠逊色,个头稍微小些,那红珊瑚,可是千金难求之物,青璃只有一对耳坠,她现在舍不得戴,就怕施展个轻身术瞬移弄丢,这是文氏当年陪嫁的心爱之物,在她刚到京都的第一年,就给了她。

有时候,青璃也觉得文氏对她太过热情,从来没有多想,那时候她还是个刚刚进京都的乡下丫头,她想文氏应该是看四婶的面子,后来听于嬷嬷说,文氏早就看重她做未来的少夫人,她说什么都不相信,京都最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地方,那么多官家千金,怎么就能看上她了呢,人与人有时候更需要利益关系维持。

有一支镂空的金钗,是一直展翅欲飞的凤凰,极其精美,独具匠心,看不出一点粗糙的地方,凤凰身上,用了七色宝石点缀,很是奢华耀眼,这种首饰,只有皇后太后之尊,才有资格佩戴。

青璃把凤凰金钗放在手里观摩,没有发现任何印记,也就是说,这不是宫制。一个民间匠人,能造出此物,那绝对是国手大师级别,不论这雕工,上面的宝石,就要值千两以上,红绿黄宝石常见,那蓝色紫色,太难得,青璃准备把此物送给皇后阮冉冉,这种头饰,也只有冉冉姐适合佩戴。

其余还有一些玉石,这个她就没什么兴趣了,空间里有灵泉洗玉,对她来说价值不高,胡乱地堆到一边,那些笨重的金银之物,送人都觉得难看,只等以后融了做元宝花用。

胭脂水粉,都添加了铅粉,长时间使用,脸上会长斑点,青璃对这些兴致缺缺,铺子里的香露,味道太浓烈,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只有一种猪油膏不错,嫩白细腻,抹在手上有淡雅的香气。

大秦冬日冷,那些妇人出门难免会冻了手,上面有一张纸说明,这还不是猪油膏,而是在另一种动物身上提取,有药用价值,青璃给了羽幽一盒研究,要是效果不错,她就换上包装,送给族人。

崔奶奶在冬日里也要做活,家里给买最好的润手膏,但是那冷风一吹,又要裂了口子,上次青璃给了一盒药膏,崔奶奶没擦,说是这有种药味,她要做饭,洗菜,怕那药膏沾到上面去。

笔墨纸砚,青璃鉴定不好,大概是有值钱的砚台,她大体看了一圈,又跑到相邻的库房,看了一眼粮库,里面物种应有尽有,她可是把两家粮铺搬得精光。

剩下一间,用羽幽的话说,就是用来装破烂的,二手的瓷瓶,桌椅板凳,油灯,书架,小几,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地上散乱着,有丝绸做成的假花,有几件从衣厨里顺来的衣衫,棉被,还有熏香,她在门口处看了一眼,直接关上库房的门,有需要在拿出去用,这些以后就用来救济穷苦百姓或者士兵们的亲眷。

青璃正在高兴,突然听见空间外面有声响,自从升级后,空间多了一项非常实用的功能,有人接近的时候,空间会发出警报,现在她进去非常放心。

迅速从空间出来,青璃披着外衣,脚步声音很轻,听起来熟悉,她了然,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你晚上派方侍卫找我了吗?”

“恩。”

淳于谙刚忙完,总是放心不下,他了解自家小丫头,定是对大秦好奇,大秦的城门也拦不住她,没准会通过地道过去,下晌的时候太忙,城北大营的士兵新阵法进行整合,等到晚上将领商议,他才抽出点时间交待方侍卫来看看。

来到新宅,方侍卫心里一百二十个愿意,好吃好喝,走的时候还能拿走一部分,他没见到青璃,回去之后如实回禀。

“我身上凉,当心染上寒气。”

淳于谙想搂着自家小丫头,他摸了摸自己的衣衫,冰凉的,主动站到火炉边烤火。

“你烤火吧,我去茶水间给你下碗汤面。”

晚上于嬷嬷擀面条,有多出来的,家里有点小青菜,豆芽,还有那肉丝,做一碗清汤面,加葱花,点上一些芝麻油就好,配上两碟子小菜,青璃在汤面里放了一些海参条,又端出来一罐子肉酱。

“什么时候回去?趁着没下雪,马车也能顺畅些。”

淳于谙点燃了油灯,两个人对坐在油灯之下,二人现在相处很自然,谁也不需要伪装,他以前真的不知道和女子有什么话题,见识短,小家子气,但是自家小丫头不同,各方面总有独特的见解。

“你来就是看我回没回去的?”

青璃自己倒了一杯热茶,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卷翘,她正盯着查茶碗上浮的热气,“你知道,家里来了客人,现在也算是亲戚,他们来这边水土不服,染上风寒,我想要照看一下。”

孙家一家人很不错,让青璃想到了自己家,看多了勾心斗角,连姜蒜都要斤斤计较的人,再看自家的亲戚,总是为对方考虑,给人温暖之感,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老天的特殊恩赐,也是她最珍惜的。

孙家也是如此和睦,锦娘,如娘很符合当下女子的形象,善良,温和,因为出身有些小自卑,有了银子也不会骄傲得和孔雀一样得瑟。如何看一个人的品行,只看他在贫穷和富贵时有什么不同,能维持本心,本来就非常难得了。

在平阳,孙家还没有自己的宅院,属于客居,说不好听就是寄人篱下,她这个做主人的拍拍屁股回家过年,把孙家人丢在这里,总是觉得不好意思,要是让他们跟着城北大军一起过年,锦娘,如娘一定会紧张地晕过去。

“你是说,想让他们也去莫家村过年吗?”

淳于谙动了动筷子,已经派隐卫查了孙家的身份,确实没有造假,也不存在任何问题,他这才放心让人接近自家小丫头。

“是打算的,不过也要问问他们的意思。”

毕竟算是认下了亲戚,还没有通知爹娘,大伯家也要告知一下,要是能去家里过年,有相处的机会,爹娘都是热情好客的人,家里住不下,还有大伯家,二伯家的宅院也空着。

饭毕,青璃主动坐上了淳于谙的大腿,比坐椅子舒服太多,她靠在他的胸口,慵懒地道,“你又忙,这么熬下去,身子能受得住?你当你自己是铁人不成?铁也有生锈的时候呢。”

青璃的话,带着微微的抱怨,却让淳于谙感觉到温暖,他深邃冰冷的眸子渐渐地融化,划过暖流,“等士兵们练习过阵法,就能轻松一些。”

现在的形式来看,大秦不知何时突然袭击,所以己方也不能放松,这场战事,拖下去没有好处,可是若接着打仗,必定是苦战一场,最近大秦没有新情况传来,淳于谙有些怀疑己方的探子是不是被发现了。

淳于魔头总是这样没日没夜的熬着,青璃想如果夜里他离开,又要折腾一身寒气,睡不好,非要闹着他陪着自己,两个人和从前一样,同床共枕,她在内测,淳于谙在外侧,相拥而眠,青璃劳累,很快进入了梦想。

有他在身边,总是觉得安逸,不需要什么防备,也不怕半夜来个采花贼,青璃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醒来之时,发现身边早就没有他的痕迹,冰凉的,也没了他的体温。

“小姐,您醒了,少将军让奴婢不得打扰。”

麦芽眼神闪躲,早上和于嬷嬷在门口等待,见到里面出来一个黑影,吓得她差点丢了水盆,于嬷嬷倒是镇定,恭敬地退到安全距离。

少将军什么时候来的呢,又在小姐闺房过夜,麦芽脸色通红,低着头,内心浮想联翩,她抬起头,看了看自家小姐,脸色平淡如常,竟然一点羞涩都没有,莫非是她想多?一定是少将军是早上才来的,看一眼就走了。

“恩,我睡的太晚了,那边呢,起身了吗?”

青璃打了一个呵欠,转头进了屋子,洗漱过后,用着早膳,还是和往常一样,粥,馒头,这次做了一些葱花饼,煎饺,她混着搭配,一样吃了点。

“来了,那边的两位夫人过来看您,见您没起身,就回去了。”

麦芽一拍脑袋,出门一趟,片刻后,手里多了一件粉色兔毛的大披风,前面做了两个绒球,正适合少女的粉嫩,青璃爱不释手,都说南边女子手巧,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她迫不及待地穿上,对着铜镜摆了几个经典的造型。

青璃的乌发,被于嬷嬷用同色的丝带束起,几丝秀发淘气地垂落在香肩,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衬托得更加亮白,如珍珠一般的色泽,脸上未施粉黛,依然难掩其出众的容貌。

在平阳又不是京都,她不需要去书院,身边也没几个官家小姐,随意就好。青璃打扮妥当之后,去了孙家人的小院,念苹已经好了大半,穿得厚实坐在偏厅喝茶,见到青璃过来,快速地跑到门口,拉着她的手,抱怨道,“你昨日没来看我,好生无聊,听下人说你不在府上。”

“是啊,回来的晚,这不是来告罪了。”

青璃笑笑,又对着偏厅内的锦娘,如娘打招呼,孙文孙武二人去街上转悠,两个小的念阳,念香非要跟着去,二人风寒刚好,闹个不停,当爹当伯父的没办法,带着他们出府去走走。

念苹来到府上,就和自家一样,她平素也是个讲礼仪的人,但是对于青璃,总是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近感,让她很喜欢,并且并不嫉妒她的美貌,总觉得两个人之间很亲近,虽然才认识不久,有什么好的她都愿意拿出来。

“青璃,这个好吃。”

念苹自动换了称呼,觉得称呼名字更显得亲近,她指着桌上的果盘,爆米花那边已经空荡荡,青璃自己空间也没有多少库存,准备晚上的时候在空间里做一些。

“你这个嘴馋的丫头啊。”

锦娘拉过青璃的手,笑道,“璃丫头,别理她,看她躺了两天,吃了多少东西,脸都胖了一圈呢!”

“哪就胖的那么快了。”

念苹嘟嘟囔囔,用手捏了捏脸颊,抓起一小把肉,她讪讪地,莫非是心里作用,感觉是胖了一些。

今日,天气晴好,阳光明媚,是难得是一个好天气,青璃刚才找了府上一个机灵的下人,去衙门给赵知府送信,翠香楼一事,就看赵知府什么态度了,如果可能的话,她想晚上出发,回凤阳。

“璃丫头,我们恐怕要叨扰一段日子了,进了年关,没有多少宅院要出卖的,家里想买几个下人也找不到人牙子。”

锦娘,如娘第一次来平阳,人生地不熟,现在和十多年前变了模样,有些地点,孙文孙武也挤不太清楚,今日刚好有大集,他们带着小的去看热闹了。

“客气什么啊,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咱们是亲人啊。”

青璃自己没觉得不方便,新宅很大,有人住着,还能增加点人气,家里有个帮手,她不在的时候,有人暖房,前段平阳空宅非常多,最近战争稳定,一些人又回来了,想买一座条件好些的需要寻找,至少也要正月十五之后。

“这没几天就过年了,璃丫头,你是不是要回去了?”

锦娘有些纠结,还是出口问了一句,青璃一听话题来了,热情地邀请道,“我家在莫家村,是一个好客的小村落,不如都和我回去过年吧,家里也有屋子,能住的下。”

“这样,好吗?”

锦娘和如娘二人商议了一下,问了府上的丫鬟婆子,得知青璃家有很多亲人,他们自己单方面认亲,没告知她爹娘叔伯,总觉得有些不正式,想去拜访,又怕大过年的,给人家家里添乱。

“当然了,热闹着呢,咱们一起过年,大伯娘,二伯娘,你们也感受一下北地的年味。”

提起过年,青璃笑眯了眼睛,三哥也能回来,太好了,爹娘一定会惊喜的。家里人多热闹,又没有什么矛盾,充其量就是多了几张嘴而已。

锦娘早就准备好了礼品,一共装下一马车,她想着要是青璃不邀请,她也不好厚着脸皮,就把年礼用马车运送过去,也代表自家的意思,她现在还不清楚青璃的身份,只觉得她是个家境殷实人家的小姐。

青璃开口,二人很是高兴,磕着瓜子的念苹也手舞足蹈,拉着青璃问东问西,听说她还有个堂姐在村里,与她年纪相仿,欢呼雀跃,拉着青璃进到内室,念苹有自己的小金库,里面很多都是南边小国的精美首饰。

“喏,这个是粉色的东珠钗环,不适合我,你留着。”

念苹不是个小气的,其实青璃穿着这块粉色獭兔皮子的披风,是她闹了好久才买到的,为这个还赌气了好几天,见自家娘给了青璃,她也没有生气,笑眯眯地说青璃生得俊俏,穿上定比她好看。

“正好配套啊,你用丝带,太简单了一些。”

念苹盯着青璃的乌发,柔顺亮泽,只系了粉色的丝带,她自己动手,为青璃梳了一个倾髻,斜插粉色东朱钗,觉得青璃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更让人移不开眼睛。

“那就当我占便宜了,回头我有好首饰,你随便挑。”

青璃也很是豪爽,她拍拍胸脯,说话有底气,空间里别的没有,就是不缺珠宝首饰,给几十个公主陪嫁都够了,加上打劫的,她现在绝对是大户。

和孙家人商量好明日天不亮动身,这样晚上能到村里,总比夜晚赶路好,锦娘和如娘忙着收拾,她在这边和念苹闲聊到快要午时,这才回到自己的小院。

马上就要回家了,衣服首饰于嬷嬷和麦芽几天就就整理好了,她翻检一下,准备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了一盒子送堂姐莫青菊的首饰,堂姐过了年也要到了十五,及笄就能说上亲事,大伯想要留上一年半载,青璃觉得这样也好,不过自家发达之后,想找个门当户对有点难,高不成低不就。

------题外话------

二更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