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9章 知府夫人(二更)

天已经漆黑,周围是一片白雪茫茫,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孤单地在小路上穿梭着。

青璃坐在马车内,用羽绒被裹紧了全身,只露出头来。马车里虽然有炭盆,仍旧四处钻风,若不是为了来极乐山庄这种诡异的地方,她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中看不中用的马车。

于嬷嬷享受一番之后,把荷包放在小几上,一脸气愤,“小姐,您是不知道,那极乐山庄就是个坑人的地儿,老奴什么都没干,就花了一千三百两银子,还不如去抢!”

说是享受,主要是见世面,以前还真不晓得有这样另类的地方,光是那个金銮殿,就能被挂个造反的名头,这么多人去,为什么没有向官府举报?

“于嬷嬷,你倒是说啊,你都享受到什么了?”

麦芽睁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于嬷嬷,等待后续内容。她就是想知道,那个极乐山庄是不是真和媚娘信上说的那么邪乎。

“享受?”

想到青稞那个妖人,于嬷嬷差点气歪了鼻子,她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自家小姐告状,“小姐,下次老奴可不去了,那里一个卖笑的,房间里都有博古架,上面摆放的都是珍品,有这么多银子,还用接客?”

“这是重点吗?”

青璃满脸黑线,去一次就花费了一千多两银子,还想有下次?于嬷嬷总号称自己是见过大世面的,实际上也是个财迷,张口闭口都是银子。

“于嬷嬷,你赶紧和我们说说极乐山庄啊,那个青稞长什么样?”

接客一次就要五百两银子,麦芽更想知道对方的长相是不是顶好的。

“切,那妖人长相马马虎虎,口气倒是不小,想要和咱们小姐比美。”

于嬷嬷撇嘴,真是一段不美好的回忆,那妖人一直说她这个那个,什么唇厚,龅牙,哪有的事?于嬷嬷找麦芽借了一面小铜镜,借着油灯,对着铜镜龇牙咧嘴,牙齿不算整齐,可也不是龅牙啊!

马车一路颠簸,青璃困乏,她闭目养神,到今天为止,平阳的琐事应该都处理妥当,她打算明后天回到凤阳去,怕小弟子喜等得着急,她答应带着小弟到山上打猎。

“咳咳,那个极乐山庄真是气派,比护国将军府的院落还大,窗户都是琉璃制成,得花多少银子啊!”

于嬷嬷见自家小姐和麦芽打不起精神,本来想卖关子也忍不住了,把里面的情况一一叙述一遍,洗浴的水是天然的温泉,还能享受按摩,都是有钱人才去起的地方。

麦芽刚开始兴致勃勃,听了几句,都是于嬷嬷在吹嘘有多奢华,就没了兴趣,认为这种地方很俗气,多亏自家小姐没去,没的辱没了身份。

夜晚比白天更加严寒,青璃脱下鞋子,把脚放到车凳上,一起裹到被子里,她的身子跟随马车摇摇晃晃。

马车在路上磕磕绊绊,行驶了一个时辰,这才到达一条笔直的官道,从这里过去,约莫一刻多钟,就能看到城北大营,是平阳城一条重要的主干道。

“小姐,前面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好像是车轮子坏了。”

官道上一片白色,远处有一个巨大的黑点。迎着冷风,车夫放缓了赶车的速度,等到快要的靠近的时候,对方也看到了这边的马车,一个穿着青色绸缎小袄的圆脸丫鬟对着这边招手,“停车,快停车!”

“恩?到了?”

马车突然停下,在雪里打滑,青璃被颠簸得差点撞到前方小几,小几上的蜡烛被突来的风熄灭,只剩下一盏昏暗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小火苗。

“小姐,还有一会儿呢,咱们现在到了官道,前面不远就是城北大营。”

于嬷嬷欠了欠身,正要掀着帘子对车夫说几句,外面传来几声清脆的女声,“敢问车内何人?我们家夫人乘坐的马车损坏,不知可否捎带我们一程?”

对方一定看自家有两辆马车,才提出要求,青璃揉揉眼,慵懒地道,“于嬷嬷,你下去看看,对方几个人,要是说话客气,捎带一下也没什么,若是那蛮横的,不用理会就是。”

这年头做好人也要有个限度,又不是荒郊野外,前面不远就能看到人家,到时候找个车夫也不难,车里那个娇滴滴的夫人不愿意下车步行,那么就自己等着吧,别总是觉得比人帮忙理所当然。

冷风一吹,于嬷嬷差点成了透心凉,这种时候就想回去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马上要到地方了,半路还出来个倒霉蛋,她有些不耐烦,对着青衣丫鬟说话也没好气,“你们几个人啊,马车小,装不下太多人。”

“你这婆子,你什么态度啊?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你知道我们家夫人谁吗?”

青衣丫鬟好声好气,觉得自己降低身份这样请求,对方还拿乔,自家夫人可是平阳知府夫人,在平阳有几个比夫人大的?看对方的马车,车顶上镶嵌一圈粗俗的珍珠,定是个充满铜臭味的商户,这么好的机会能结实自家夫人,真真是有眼无珠。

“你们家夫人谁,关我屁事啊?”

本来天就冷,于嬷嬷又在极乐山庄受了点气,现在浑身正不痛快,遇见这么个不遵守礼仪的丫鬟,点燃她心中的怒火,她怒道,“你一个丫鬟真真无礼,这就是求人的态度?”

“你这老婆子才拿乔呢,我们夫人选中你家马车,是给你们颜面!”

青衣丫鬟遇见的人都对她很礼遇,第一次遇见于嬷嬷这种强横人,立刻反唇相讥,“得罪我们夫人,还想在平阳混?”

青璃本来不愿意出来,这种事情交给于嬷嬷搞定就好,第一次有人对说这样的话。于嬷嬷是代表她,这么说她不能在平阳混了?

“小姐。”

于嬷嬷见自家小姐下了马车,立刻走到青璃面前,搀扶着,对着丫鬟努努嘴,做了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

“您是……您是莫小姐?”

看到马车下来的人,青衣丫鬟顿时蔫了,她用手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巴掌,委屈道,“莫小姐,实在不知道能遇上您,我们夫人去玉塔寺上香,回来就一直流眼泪,刚突然晕过去,屋漏偏逢连夜雨,马车也坏在了路上。”

“你认识本小姐?”

青璃刚想给这个口出狂言的丫鬟一个教训,听到此番说词,有些不确定地道,“可是知府夫人?”

刺骨的寒风割着人的脸颊,麦芽从马车上取来披风,披在自家小姐身上,沉默地站在一边。

“是我们夫人,您应该知道我们小姐的事,夫人度日如年,夜夜不得安睡。”

青衣丫鬟下手狠,脸颊肿起一大块,说起知府夫人的情况,哭哭啼啼道,“莫小姐,奴婢不敢欺骗您,我们夫人正在马车上昏迷着,秋菊已经回去找马车来接应了,天寒地冻,还不知道到没到府上。”

青璃有心训斥丫鬟几句,终究没开口,丫鬟自我惩罚,又说明了情况,而且碰到的还是熟人,是春儿姐的娘亲,青璃没有见过对方,听赵晚春身边丫鬟冬梅私下里唠叨过,赵夫人是个和善性子,每年都会布施一些粮米给穷苦百姓。

“小璃,是小璃吗?”

马车里,传来微弱的声音,一个老婆子赶紧打开马车的车窗,朗声道,“是夫人醒了,莫小姐,您能到马车上来吗?我们夫人现在下车不方便,真是失礼。”

从赵晚春那里算,对方是青璃的长辈,所以她没有犹豫,上了马车。赵家的马车宽大,内里奢华,车壁上有精细雕刻,红木小几,地上铺着一层灰色的皮毛,青璃一脚踩上去,松软的。

知府夫人平躺在一侧的车凳上,见到青璃进来之后,对着青璃点点头,她的眉眼看起来很憔悴,嘴唇也略显苍白,一副大病的模样。

“您怎么在这样的天气出门啊?天太冷了。”

婆子上了热茶,青璃接过之后,客气几句,其实她也不晓得和赵夫人说什么,共同的话题只有赵晚春,得知春儿姐和北堂谚私奔之后,提起这茬,等于在对方的心口扎刀。

“小璃,我知道你,春儿经常说起你,你是个命好的。”

赵夫人没有直接回答,她淡淡一笑,眉眼柔和,看上去不显得苍老,油灯的照射下,让她的脸上多了一些少女的红晕,“春儿在京都的那段日子,多亏有你照应,我们本家,指望不上,赵晚晴心狠手辣,你春儿姐也很为难,你不要怪她。”

都是好久之前的事,青璃选择性忘记,如今赵晚晴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现在提当年之事,意义不大,但是从赵夫人侧面的言谈中,青璃肯定一件事,当时她看到春儿姐和北堂谚在树下,二人也应该见到了她。

亲堂妹都可以被灭口,她却被留下来,青璃觉得,也不怪赵晚春隐瞒,涉及到名节,每个女子都会很谨慎,特别是北堂谚还有特殊的身份。

“夫人,您去玉塔寺上香吗?这样的冷天,坐滑竿上去容易染上风寒。”

玉塔寺,青璃不想再去第二次,那里的禅室竟然有密道,因为密道她才被变态宇文鲲抓去,所以她不相信那里的和尚会一点不知情,没准就是同伙,为了查这条线索,淳于魔头隐卫组织里有个倒霉蛋被派去,剃度出家,变成了玉塔寺的卧底。

已经有一段日子,那人也没传回来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提起玉塔寺,青璃心里就会很奇怪。

“唉,你应该知道春儿的事了吧。”

赵夫人叹了一口气,青璃在北地有名望,随便拉出来一个百姓都知道,她在后宅里,也经常听说青璃的善举,很是赞赏,对方是淳于谙的未婚妻,不可能一点战事都不知情,大秦将领北堂谚和自家春儿私奔的事情,根本瞒不过有心人。

春儿平日里很是乖巧,冰雪聪明,心地也好,谁也想不到在亲事上这么难,眼瞅到了二十还没有嫁出去,定亲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拒,有一次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身子反抗,赵夫人抹着眼泪,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就是偏疼了些,想着尽量让女儿满意,不然二人没法过日子。

赵知府总想高攀,因为春儿生的好,也有总兵愿意结亲,她托人打听,对方独子是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儿,所以这门亲事在她极力反对下,也没有成。

赵夫人娘家就是个普通的商户,因为生的好,被赵知府看上,冲破门第观念的束缚,最终娶她进门,做了正妻。可是这正妻不好当,每每到了京都本家,她是经常被嘲笑的那一个,因为出身不好,不那么高贵,家里只是个普通的布商,还是小地方出来的,和那些高门大户的嫡女比不得。

久而久之,她和赵知府也有了隔阂,赵夫人想给自家春儿找一户稳妥的人家,官位可以不那么高,人要靠谱,现在想想,当年听老爷的,春儿也不会被那个大秦将领,把魂儿勾了去。

“恩,听说了,春儿姐走那天,碰见了我家的丫鬟。”

既然赵夫人主动提及,青璃就把麦芽因为发现二人私奔,被掳的事情说了一遍,春儿姐是个良善的人,没有杀人灭口,她是应该感激的,好在麦芽只是被关了两三天,没有危险。

“还有这等事?”

赵夫人双目圆睁,想要坐起身,起的急了,身子一软,又躺了回去,可把旁边的嬷嬷唬了一跳,“夫人啊,您想起来叫老奴一声,您刚晕过,哪来的力气啊。”

马车里一股子浓重的中药味,小几上放着一个小瓷瓶的药丸,赵夫人身子虚弱不是一天两天,青璃能体会一个做娘的担忧,春儿姐和北堂谚去了哪里,众人不得而知,一路上想必要吃点苦头,但愿北堂谚能一直不变,好好保护春儿姐吧。

时辰已经不早,赵夫人的马车坏在半路,青璃让嬷嬷扶着人,上了自家的第一辆马车,她陪着,麦芽,于嬷嬷和刚才的青衣丫鬟到后面一辆马车,因为丫鬟的无礼,赵夫人得知之后,很郑重的和青璃道歉。

“夫人,春儿姐离开之前,有什么征兆吗?”

青璃托着腮,脑子不停运转,赵晚春和北堂谚亲密,或许得知什么秘密也不一定,尤其是大秦的密道在哪里,这是一个关键,以春儿姐的性子不会直说,没准会间接表现出来。

“唉,要是有征兆就被我看出来了,问题是没有,冬梅跟着她那么多年,都被蒙在鼓里,那丫鬟难过了好久,后来我做主,给了她卖身契,配了一门亲事。”

根据赵夫人所说,春儿姐姐除了在赵夫人生辰那天送了一套亲自定制的首饰之外,一切如常。两个人不在一个院子,只有早晚晨昏定省的时候能看到她,春儿姐又是个安静的性子,不与人来往,在平阳也没有交好的姐妹。

“那么,冬梅现在在哪呢?”

虽然打听出什么的希望渺茫,青璃还是决定试一试,万一有什么线索,不能就这样错过,冬梅是一个很好的人选,跟在赵晚春身边,肯定知晓一些。

“就在城北胡同,她嫁的男人是个小商户,开了一家小作坊,做芝麻油的。”

马车很快到了城北大营附近,青璃下了马车,换下第二辆马车的青衣丫鬟,天太晚了,也不好上门拜访,她细细叮嘱车夫把人安全送到知府后衙。

城北大军的军营门口,站着一溜儿的士兵,气候严寒,众人裹得严实,头上带着帽子,口罩,只留下一双眼睛,下身里面是棉袄,外面是羽绒大衣,因为羽绒有限,外衣是执勤巡逻的士兵们串换着穿,一直到膝盖下面,鞋是一双厚实的棉靴,这样抗风,在雪地里站立的时间长,脚上也不会如往年一样生冻疮。

“什么人!大半夜的跑到军营重地来干什么?”

士兵们见到马车停下,立刻包围成一团,青璃这才想起自己是换了马车,也换了车夫,士兵们不认识,所以产生了误会。

“是我。”

青璃撩开厚实的门帘,在于嬷嬷和麦芽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士兵们见是她,立刻换了一副表情,有了笑模样,“少夫人,您咋来了,冰天雪地的。”

“是啊,您还没回凤阳过年吗?”

士兵们围城一团,和青璃搭话,青璃也笑着回答了几个问题,见大家冷得缩成一团,又让于嬷嬷从马车里端了热茶,只有一个茶杯,众人轮流,车上的水不够,剩下没喝到热茶的,就被分了点糖果吃,这次出门着急,没有准备太多的吃食。

“你们少将军在大营吗?最近要回去,所以过来看看,要是太晚,我就不打扰了。”

青璃关心了一下士兵们的身体,得知巡逻之人夜里也有热热的姜茶喝,她这才放心,就算穿的衣衫很多,在外面站一夜也是够难受的,军营里人多,尽量挑一些身体素质好的士兵。

“前段少将军给了探亲假,俺娘给俺送了鞋袜,才得知家里过年的物事齐全,往年吃不到五花肉,今年送了好几斤呢。”

士兵摸摸脑袋,憨厚地一笑,他们在前线卖命,最是担心家里的爹娘,有送温暖小分队不时地去探望,他们也能放下心来,虽说他们不如大秦蛮人勇猛,可是战场上,逞匹夫之勇作用不大,讲究团队作战,大周将士团结一致,绝对不给大秦修生养息的机会。

和士兵们聊了几句,青璃被其中一个士兵带领,进入到城北大营,这里面是一排排房舍,淳于谙的住处在最里面一个单独的小院,青璃到门口之时,发现里面还亮着微弱的油灯。

“少夫人,您来了。”

方侍卫正好掀着门帘,从门内走出来,见到青璃先是一愣,片刻之后堆满笑,“快请进,属下就不叨扰了。”

淳于谙的院落就和他这个人一样清冷,院子里一颗树也没有,在屋檐底下是一些枯草,青璃对着方侍卫点点头,快步走进房间。

入门处是厅堂,有一张八仙桌,上面摆设着干果点心和茶碗,墙壁雪白,没有一点装饰。淳于谙听见响动,从内室走出,拉过青璃冰凉的手,揣到怀里,眼眸深邃,“要回凤阳了吗?”

“是啊,大概就这两天吧。”

淳于谙的胸膛滚烫,那种热度从手尖传到青璃的心底,她勾了勾嘴角,仔细地盯着他的下巴,去毛发的药水效用很大,却不是永久的,只是几天不见,他的胡子又长出来长短不齐的胡茬。

“这几天练习了一个新阵法,想等成熟之后,攻打大秦。”

淳于谙先坐在椅子上,把青璃拉倒他的腿上做好,用下巴蹭了蹭她软软的乌发,嗅着那熟悉的香气,顿时缓解了他的疲惫,心里生出一种满足之感,但愿这场战事早日平定,这样他才能最好最完全的准备,把她娶进门。

“攻打大秦,看来皇上又要四处想办法挪银子了。”

国库空虚,是现在耶律楚阳最头痛的问题,这种情况,又不能突然加税,只能在官员上做文章,有从龙之功的官员动不得,那些曾经暧昧的墙头草,全部换上新人,抄家,倒是抄出来不少宝贝,用于平阳战事,杯水车薪。

“不能等,若是等个三年五载,给大秦喘息的机会卷土重来,更要陷平阳百姓们于水火。”

有耶律楚仁,有宇文鲲,大周和大秦之间的宿怨永远不可能和解,除决一死战,别无选择。

青璃靠在淳于谙身后,慵懒地打了一个呵欠,想到那个极乐庄园,她眨眨眼,“你知道极乐庄园吗?”

“知道。”

淳于谙回答很迅速,片刻他有些紧张,声音暗哑道,“那里是青楼的暗桩,背后似乎有一股神秘势力,所以也会关注。”

“你放心,我没去那种地方,是于嬷嬷。”

青璃没有提媚娘和鬼罗刹的事,只说听说那里有小倌,她觉得耶律楚仁或许会出现,所以派于嬷嬷进去探看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们的人已经进入其中,不过只能做个送柴火的。”

极乐山庄里的人,哪怕是侍者,都需要知根知底,外人根本无法进入,淳于谙早就想到了那个地方,派斥候做了送柴火的,又在附近搭了一个茅屋,送了一段柴火,连大门都没进去,每次都是在门口,有戴面具的侍者给银子,银钱上大方的很,但是有忌讳,禁止乱打听。

“这边的事交给我,你早点回凤阳,过个好年吧。”

淳于谙见青璃的手已经被捂热,他把她的手从胸口拿出,握在手里,另一只手习惯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你放心,有我在,平阳定不会出大乱子。”

“我知道,可是你最近那么忙,追查地道有没有最新进展?”

口干舌燥,青璃俏皮地眨眨眼,用淳于谙刚喝过茶水的杯子抿了一口水,淳于魔头有洁癖,她就要犯禁忌,二人吻都吻了,共用一个杯子也没问题吧。

“发现一处很可疑的地方,最近在加紧追查。”

淳于谙见到自家小丫头的动作,无奈摇头,在她的面颊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最近昼夜忙碌,连想她的时间都被占用去。

只要淳于谙心里有谱,青璃就放心了,对于平阳她不熟悉,以前和大秦打仗,那么艰辛,士兵们也挺过来了,大秦没有一次讨到便宜的时候,所以对于最后结果,青璃很有信心。

外面于嬷嬷和麦芽在马车等候,因为去极乐山庄,耽误了晚膳,她肚子一直咕咕叫,现在这个时辰,回府交待下人还要耽搁时辰,不如马车转弯,到那个小面馆去吃碗面,现在那里已经成了士兵们的夜间巡逻必去之处。

离开城北大营,青璃重新到马车上,麦芽正在苦着脸,捂着肚子哀嚎,“小姐啊,奴婢饿的没有力气了,于嬷嬷可是享受极乐,奴婢一直在马车里干坐着,腰都酸了。”

极乐山庄规矩多,不准下人下马车,马上又没有恭桶,她热茶都不敢喝,怕吃了点心口干,只能干瞪眼,熬着时间,心里又为于嬷嬷担忧,万一于嬷嬷得罪了人,被人抓起来怎么办,她也要跟着被连累,没准一把火被烧成了灰,麦芽现在还对信上那句话心有余悸。

一提起吃食,于嬷嬷更心塞,在青稞那里的酒席不错,虽然要一百两银子,上面的珍贵的种类多,也不算很坑人,烹制的味道很合她胃口,不过有那讨厌毒舌的妖人在,她也没吃下多少,后来选择一个能吃饱饭的酒池肉林才发现,更坑人,五百两银子买等于买酒喝,一块糕点都没有,肉林都是**半身的男女,她无福消受。

“咱们去吃了汤面,再回府里,马上就到。”

青璃应道,能在马车上就知足吧,最苦的是车夫,一直在外面冻了几个时辰,回来又要驾车,青璃准备点几碟小菜,单独慰劳家里的车夫。

把明天的章节,提前发出来,算作二更,看到小风的催更了明天的新章节要等等,大概中午下午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