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5章 夜审

回到新宅,青璃被麦芽服侍着洗漱,又换了一套新袄子,她靠在椅背上,有些不自在,因为太敏感的关系,总能闻见周围的血腥气。zi幽阁.ziyouge.

“小姐,这件小袄怎么处理?”

枚红色锦缎小袄,是青璃最喜欢的,刚做出来,这还是第一次穿,就沾染上无数大大小小的血点子,扔掉有些可惜,麦芽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

“烧掉,不要了。”

沾上别人的血迹,太晦气,到古代以后,青璃也被同化,她不耐烦地挥挥手,“扔出去,我不想看到这件小袄。”

小袄做工精细,光是领口锁边就用了几天,最难得是料子的颜色,枚红色不好印染,所以出产甚少,麦芽感到可惜,见自家小姐情绪不好,没有说什么,带着袄子转身离开。

青璃心里有火,不单单是因为一件袄子。耶律楚仁就这么进到平阳城,又让这个变态钻了空子,感觉他就像是一条泥鳅,滑的很,平阳布置严密,也没有拦住他。

“小姐,您还没用早膳吧,前面厨房熬了点白粥。”

于嬷嬷提着一个食盒,见自家小姐没反对,她把食盒打开,从里面端出一碗白粥并几碟小咸菜。

“恩,于嬷嬷,你和麦芽下去歇息,过了晌午咱们在出门。”

时间还早,青璃打发了丫鬟婆子,把门紧闭,自己进了空间。

空间里,一种蔬果的香气,她做了几个深呼吸,无比惬意,身体紧绷的弦也跟着放松,没有那种血腥气,情绪舒缓了很多。

小灵落在苹果树上,气呼呼地,自从上次小白狐羽幽威胁它,抢跑了鸡腿,这傻鸟就记了仇,平日里也不搭理羽幽,自己在外面转悠,见到青璃,立刻挥动着翅膀,在天空盘旋一圈,落在她的肩头,“主人,您进来了!”

“是啊,几天没进来,看看庄家收了没有。”

放眼望去,一片绿油油,青璃辨认了一下,不是她之前种下的水稻和小麦,多了一些白菜,土豆之物,看来是灵兽打理过了,现在还没到成熟的时候。

缓坡上,放养了几头奶牛,旁边放置几个大桶,里面都是牛奶。这牛奶可是纯天然的,一点化学制剂没加,青璃把桶移动到库房,心里盘算做点什么吃食好。

“主人,空间里多了海螃蟹,还有鱼虾,美味的很,都是在京都弄来的?”

小灵眨着乌鸡眼,跟在青璃身后寸步不离,自己没话找话。

“恩,是啊,小灵,你要是在空间无聊,就去沐阳看看,马上过年了,也不晓得我三哥能不能回来。”

青璃转过头,对着小灵忽悠道,“作为奖励,送你一只少将军做的烤鸡如何?”

“主人,您也太抠门了吧,怎么也要两只!”

小灵扑扇扑扇翅膀,围着青璃转了一周,它都快想不起来烤鸡的美味,主人在京都开的香满楼做的烤鸡不错,它偷过一次,可是第二次就被发现了,安排了伙计在库房看管,再也找不到机会下手。

“好吧。”

青璃假装犹豫了一下,答应小灵的要求,她只说会给两只,可没说什么时候,马上过年,她又不会在平阳久留,能不能见到淳于谙是个问题,先把小灵骗过去再说。

来到一楼库房,有一个小箱子是从姜太后棺材里面劫来之物,那颗夜明珠大小罕见,几件精美的珠宝玉石,件件精品,不但是材料难得,更是前朝国手所制,宝石和金银的镶嵌处看不到一丝痕迹,美轮美奂,其中一个香薰的小球,镂空雕琢,就是现代的工艺,也未必能做出这么细腻。

“可惜上面都沾了毒,而且是剧毒。”

青璃摇头叹气,找了一个木盆,把几样宝贝泡到灵泉水里,灵泉水立刻变得漆黑,上面飘着一些小虫的尸体。

那些虫子细小,用肉眼根本没注意,青璃打了一个寒颤,这些剧毒见血封喉,碰到皮肤也会立刻吸干表皮的水分,她猜测姜太后之所以成了干尸,应该与此毒有关系,这么多小虫子,让她想到南疆秘术,也是大哥控制鬼罗刹用的蛊术。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白狐羽幽出现在她身后,正在瞪着眼睛看灵泉水上飘着那些小虫,它思考了一下,“主人,这些虫子是被用毒喂养的,好像还没有死。”

“什么?”

青璃抖了抖,这密密麻麻地虫子看着头皮发麻,一听说没有死,顿时手脚无措,有时候女子再强悍,天不怕地不怕,杀人如麻,还是有弱点的,她就是怕这些黑漆漆带着壳丑陋的小虫,这么一堆,用现代的话来说,密集恐惧症。

“好像不一般,主人,虫子交给我吧,我研究研究。”

羽幽不怕,好奇的小眼珠紧紧地盯着,青璃脸色僵硬,强迫自己镇定,“那个水盆你端到药室,别让虫子乱爬。”

说完,青璃用瞬移直接上了二层的浴间,跳下温泉池子,身上还是止不住的鸡皮疙瘩。以前听说有蛊虫,她以为都是民间以讹传讹,做不得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要是用这样的虫子控制人,是不是虫子会钻到身体里,她抱着胳膊,身上发毛。

泡了一会儿,青璃从温泉里出来,刚才受了点惊吓,睡不着,她在空间里整理一下衣物和首饰,又到装吃食的库房转了一圈。

角落里,堆放着一个小布袋,青璃打开一看,顿时眼睛一亮,好久不到库房里转悠,倒是把这茬忘记了,这是她在京都收上来的小玉米粒,就和现代制作美国玉米花的玉米一样,农民们自家种的,谁知道收成不好,就长成了这副模样,以为卖不出去,青璃正好路过,全部买下来。

在现代,看电影,爆米花和可乐是必备之物,可乐她是无法做出来了,现在还有点怀念那个味道,爆米花是没有没问题的,只能采用土办法,把玉米粒加奶油,放在烤箱里,底下用大火爆,试验了一下,很成功,有个别的没有爆出来,剩下的爆出很大的花,吃一口,有浓重的奶香味道。

空间里有各种水果,可以和奶油混合,做出任何口味的爆米花,青璃试验了一种葡萄味和苹果味,觉得不算很成功。冬日里,整天没事干,吃着茶水和瓜子,爆米花是一个新吃食。

青璃用油纸做成一个锤子的筒状,把爆米花倒进去一部分,一边走一边吃,爆米花脆甜,她满足地眯了眯眼,果然有好吃的,心里马上得到安慰,现在想起那些虫子,也不那么害怕了。

空间山林里的野兽暴涨,一路上,光是野猪就遇见了很多只,听小灵说,别的动物还好,躲在山里不出来,就这些野猪最不本分,时常组团到庄稼地里去踩踏,有一次还进入到药园。

药园里面珍贵药材多,那些可是羽幽的命根子,结果羽幽发怒,迷晕了十几头野猪,全部宰杀,青璃就说道库房里面看到挂起来的野猪肉,她还在心里寻思什么时候宰杀的。

在深山不远处,有一片腹地,空间升级之后多出来的一片,到处是野草野花,低矮的灌木,这边有鹿群,羊群,还有部分没送出去的战马,战马繁殖很快,又多了一些小马驹。

青璃一路走一路看,这些羊都不错,身上的毛很厚实,似乎在草原上得到了变异,青璃灵机一动,寻了一把剪子,追着羊群剪毛,想着绑成毛线,到时候织围巾,手套和帽子都不错。

羊群见到同伴被折磨,瞬间一身毛被剃光了大半,顿时四散奔逃,青璃脸上带着邪笑,嘿嘿,都得回来,让她剪个过瘾再说,全部变成秃子,以后谁也不用笑话谁。

青璃在空间里自娱自乐,绑羊毛搓成毛线,用了精神力,粗细均匀,想到京都几个姐妹,要是把这个羊毛做成的手套送给赵羊羊一套,她一准儿高兴。

京都天气没有北地那么冷,羊毛足够,想到未来的婆婆文氏,青璃除了送屏风那种摆设之外,还没送过多少亲手做的,护国将军府不缺银子,要什么都有,缺的是心意,她打定主意,做一套毛衣,上面镶嵌染色的牡丹花,用来讨好未来婆婆。

一晃就过了晌午,门外有了脚步声,青璃这才恋恋不舍地从空间里出来,装作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打开门,于嬷嬷和麦芽端着热水,已经站在门口等待。

回到新宅,二人虽然做了噩梦,但是脸色好些,进门之后,麦芽透了一个棉布巾服侍自家小姐擦洗,“小姐,下晌咱们去哪里,少将军派人传话,让您天黑之后去城北大军的牢房。”

“恩,去玉器铺子,查看账目,也好给伙计掌柜们发福利。”

铺子虽然没开多久,好歹是自家在平阳的第一个生意,做的有声有色,掌柜富顺是自己人,跟了自家多年,忠心度绝对没问题,也想放手好好干。她的铺子里面卖价要比普通银楼贵上两三成,仍旧吸引很多大户人家,品质好是一方面,新颖,而且又挂着她的名头,那些大户人家时常上门采买,也是起着交好的心思。

整理完毕,马车一路来到最繁华的街市。马上到了大年,天虽然冷些,也有不惧严寒出门的,青璃观察一下,布庄和胭脂水粉的铺子人气最旺,用那结伴的小姐妹,出门一起逛街。

“小姐,看到卿和堂,奴婢想起来了。”

麦芽指着前面不远处的门面,稀稀拉拉站着几个百姓,“云少主,陈家公子和您凑了银子,在城北每天都要施粥的。”

“恩,这我知道,还给破庙里的乞丐们是捐了棉被。”

青璃点点头,打开车窗,看了一眼天色,这冷风不停地吹,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这么冷,光靠柴火也无法取暖,要是赶上大雪天,出门捡树枝,非要冻出个好歹来。

破庙里很多乞儿,都是没有爹娘的弃儿,族里也没有人愿意养着,小小年纪就圆滑的很,学会坑蒙拐骗,家里的下人也曾经被偷过钱袋,青璃倒是能理解这群孩子,若不想点歪门邪道,光靠乞讨得来的粮食,根本吃不饱,有个病有个灾,只能等死,这些乞儿专偷百姓,因为他们衣着破烂,无法接近有钱人,遇见那些脾气暴躁的,直接就是一顿打。

“平阳真冷啊。”

于嬷嬷坐在马车里,不住地搓手,好在车夫赶车很快,到了自家铺子的门口。

玉器铺里没有客人,掌柜富顺,账房连带着几个伙计正在闲聊,自从有了定制服务之后,这些富户们都要与众不同,相互攀比,大堂里这些首饰反倒是看不上了。

铺子里地下有烟道,暖和着,几个人喝着热茶,闲聊家里过年的琐事,青璃一进门,站在门口的马姑娘第一个看到,惊喜道,“小姐,您来了!”

“小姐,您不是在凤阳吗?”

富顺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小伙计很有眼色,赶紧去端热茶。马车上有些冷,一进门,暖气扑面而来,青璃坐到休息区的沙发,回道,“这不是要过年了,年前我最后一次来看看,也好给你们发大红包!”

“小姐,最近咱们生意不错。”

富顺拿过来一本账册,上面清晰地记载最近的生意,他笑道,“咱们的画师做的图样子很新颖,还有人高价来挖人呢!现在到了年关,这些小姐夫人们,都自己定制首饰,我们铺子现成的,她们反倒是买的少了。”

记录的订单,有一些大额的,几千两银子的都有,青璃指着其中一条,问道,“八千两银子,谁这么大手笔?”

“这个啊,小的也疑惑呢,那个夫人眼生。”

富顺摩擦下巴,也很是疑惑,当初接手玉器铺,平阳所有富户的资料他都有,但是印象中没有这么富贵的夫人,一出手就是八千里两,问题是,银子都没有要求抹零,干净利落,剩下的二两银子没要,说是当做打赏。

“小姐,这位夫人很是贵气呢,是我接待的。”

一般女客都是马姑娘接待,前几天平阳下雪,也没有生意,她正闲着。约莫快到午时前后,她刚想去后堂吃点糕点充饥,这位夫人就出现了,身边只带了一个婢女。

“哦,是吗?”

青璃只不过随便一问,只要赚银子就行,她也没想追究这个人的身份,但是马姑娘的一句话却让她一愣。

“你是说,这位夫人带着头巾,在眉心有一颗红痣?”

青璃瞪着眼睛,激动地抓着马姑娘的手,再次确定,“这位夫人的年龄大概几何?”

“看不出,从进来就没有说话,都是那个婢女应答。”

马姑娘用力点点头,绝对不会看错的,二人可是来了个脸对脸,那位夫人举手投足透露着尊贵,一派大气,因为面生,又在没生意的时候赶来,所以让她印象深刻。

“小姐,不会是那个人吧!”

姜贵妃,没错,姜贵妃生得妩媚,在眉心处有一颗红痣最是明显,她的脸上还有几颗红痣,听懂面相的人说,这是一个北斗七星阵,有名的面部风水,一般有此阵的人,非富即贵,惹人怜爱,母仪天下之命。

青璃不能确定,再次形容了一下姜贵妃的眉眼,最后确定,此人就是耶律楚仁的生母姜贵妃!真是胆大包天,耶律楚仁不可能在平阳没有爪牙,跑到自家店里来消费,真是嚣张,不就是挑衅,想告知她,他们在北地。

“小姐,这么说……”

麦芽很是担忧,姜贵妃在平阳,就证明那个三皇子也在,肯定要对少将军不利。

“小姐,这是咋了,有啥不对吗?”

富顺和马姑娘不明所以,平日接触不到大人物,青璃怕说出来吓坏二人,对着麦芽摇头,淡淡道,“没什么,就是这个人可能是我的仇家,彼此有点龌龊罢了。”

“那和您有龌龊,咋到咱们铺子,不能是为了诋毁吧?”

富顺想不通,以为是生意上的恶性竞争,他心里安慰自己,反正对方花了八千里两银子。这个时候可不兴什么退换货,实打实的银子到手才是真的。

“无碍,就是下次再见到的话,报告给少将军,把特征说清楚。”

姜贵妃那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通过地道,进入大秦逍遥,在平阳某个角落的可能性极小。

青璃摇摇头,不再多想,把铺子里的账本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总体来说生意不错,她给富顺包了一个一百两银子的大红包,账房,画师,雕刻师傅,分别奖励五十两银子,小伙计三十两,众人算是收获颇丰,都喜滋滋地。

从新宅库房调动了米面,粮油和一些猪肉,鱼,给众人分发,作为过年的福利,让他们来年好好干,过年也不能松懈,要安排人值夜,看守库房,她已经委托城北大营的士兵,每日晚间巡逻都会路过此处。

又坐了一会儿,到了下晌,天色渐暗,青璃带着于嬷嬷和麦芽坐马车回到新宅,用了晚膳,做简单的整理。她写了一封信给媚娘,吩咐家里的下人送过去,又把近几天的事,做了一个安排。

天已经擦黑,屋子里点燃了火烛,青璃估摸时辰差不多,又折腾到城北大营,这次为了怕麦芽和于嬷嬷害怕,她自己一个人前往,把二人留在新宅。

路上碰到几十人的巡逻士兵,青璃拉开车窗,和众人打招呼,马车里已经没有多少点心,她从空间库房取出一些烤鸡腿,用油纸包包好,放到食盒,又装了一些糕饼点心,递给众人,笑道,“吃的时候小心点,当心被人发现你们开小灶!”

“少夫人,能遇见您真是太好了!以前他们就说遇见您有肉吃。”

“是啊,听说您回凤阳了,咱们巡逻都没有以前精神呢。”

青璃平易近人,士兵们也不像怕淳于谙那么怕她,都能打趣说上几句,“这次您回来,晚上巡逻的队伍人都要多了!”

“行了,吃完好好巡逻,酒少喝!”

青璃嘱咐了几句,心里为士兵们担忧,这样的天,在马车里燃着红泥小火炉,她都冷的很,怕弄脏淳于谙送的雪貂大衣,没有穿,只披着一个薄薄的兔毛披风。

时间还来得及,青璃让车夫去上次的面馆,那处小巷子。已经过了饭点,人不太多,老板娘见到青璃很是高兴,赶忙迎出来。

“我来这里,不吃饭,就是谈个生意。”

这些士兵们真的很难,要昼夜巡逻,晚上也没有饭吃,前段还有人冻死,还是很凄惨的。青璃看到这些士兵见到她,很是渴望的眼神,猜测他们一直饿肚子。

冬日严寒,有时候要顶着风雪,那点吃食消化太快,根本不顶事。这片的小队有二十来人,一共有几个小队伍,青璃想和老板娘谈个生意,让他们多请几个人,昼夜营业,给士兵们加餐,那些吃食,米面的银子就算在她身上。

“莫小姐,您真是个好人。”

老板娘很动容,这年头一心一意支援士兵们的人不多了,难怪在军营呼声这么高,莫家小姐的做法不是为了讨好少将军,而是真的用心的,在每个细节上都照顾得无微不至。

“好人也要有银子才行,不然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青璃笑笑,和老板娘讲好了条件,只是一个小小的善举而已,周围很多穷苦的百姓,吃饭也困难着,就让他们过来帮工,用自己的苦力换银子,也能给北地士兵多些温暖。

再次上马车,直奔城北大营的牢房。门口处站着几十个士兵,手里举着长矛,众人见到马车停下,整齐划一地行礼道,“少夫人!”

青璃被这喊叫声吓了一跳,她揉揉额角,披好兔毛披风,这才从马车上跳下,对着众人道,“少将军来了吗?”

天已经完全的黑下来,平阳城的腊月初九没有月亮,天幕中一片漆黑,只有牢房附近有几个微弱的灯笼,在士兵们旁边放着火炉,众人轮流过来烤火,其余人仍旧笔直地站着。

“少将军还没有到,不过方侍卫来了。”

为首的小头头回道,“少夫人,您还是进去吧,牢房里比外头暖和,天寒,您要多注意身子。”

“好。”

青璃嘴角抽了抽,虽然这是一句关心的话,但是怎么听都有点别扭,让她进到牢房里去取暖,估计在北地是头一份。

牢房是一所地牢,青璃走入暗道,两旁的墙壁上挂着油灯,忽明忽暗,一直向下,拐了个弯。城北大牢建造的很是坚固,下面有青砖铺地,并不潮湿,还算干燥。

在左手边第一间房就是刑讯室,雪白的墙壁,墙上挂满带着血的刑具,有些已经上锈,有些刑具上面是暗红色的,应该是常年累月沾染人血,血迹冲洗不掉形成。

方侍卫坐在刑讯室正淡定地喝茶,身后不远处站着几个士兵,众人见到青璃,赶忙招呼,“少夫人。”

“少夫人,少主还没有到,您坐,您坐。”

方侍卫满脸笑容,给青璃腾地方,一会儿自家少主进门,看到他老神在在地坐着,少夫人站着,一定会背地里找他算账,让他有苦说不出。

青璃没有客气,坐在椅子上,问方侍卫,“老卫的棺材板买了吗?我听说他是京都人士,要在哪里安葬呢?”

一提起老卫,方侍卫变了脸色,眼里闪过伤痛,沉默片刻,这才低声道,“以前老卫说过,若是不幸遭到不测去了,就把他火化,骨灰放在坛子里,带给他的家人,入土为安。”

京都在经历过地龙翻身和时疫之后,百姓们对火化安葬,没有以前那么排斥,老卫应该是觉得运送尸身回京不方便吧。

“那就买个好瓷坛。”

人故去,用金银之物也无法弥补,青璃没有处理过类似的事,怕想的不周到,让方侍卫全权处理此事,务必办好,缺什么找她要就是。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又响起脚步声,这声音青璃很熟悉,她站起身,走到门外,果然看到淳于谙高大的身影。他穿了一身黑色的夹袄,身后披着一个暗红色长披风,一进门就带来一股冷风。

“把人提上来。”

淳于谙面容冷峻,一身冰寒之气,眸色幽深,转过头对着方侍卫道,“你去大营里看着,有什么情况立刻回禀。”

“那个……”

似乎是出了什么状况,青璃犹豫了一下没有问,趁着士兵们去提人之时,把姜贵妃出现在玉器铺的事说了一遍。

“不单单是姜贵妃,耶律楚仁也出现了,而且是卿和堂。”

淳于谙压住心里那点不快,都是从小一起长大,耶律楚仁是什么人他很清楚,来到平阳绝对不简单,定会掀起轩然大波,在此之前,多次露脸,就算给众人一个挑衅,知道他在北地,又无可奈何,这种心情很不爽。

“是老云说的?他应该还在北地吧?”

上次分开之后,青璃就回到了凤阳,云隆丰说要等过一段时间在走,平阳今年很冷,他想留下一段日子,和陈公子一起布施。

“对,耶律楚仁趁着他不在,亲自去了卿和堂,而且还抢走了一根百年的人参。”

卿和堂的掌柜报官,官差一直在寻找抢劫者,掌柜做了描述,画师画出来的肖像竟然和城门贴上的通缉犯一模一样,最后掌柜确认,就是耶律楚仁,这变态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出现。

姜贵妃在自家消费了八千两银子,还好不是抢,此刻青璃竟然产生了一点庆幸的心里,“他出现在北地,这个年又过不好了。”

“安心,不过是丧家之犬,他就算有动作,也没这么快。”

淳于谙拍了拍青璃的后背,眸色温暖了些许,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原本是想,大年初一去看你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暂时离不开平阳,以前说好一起过每个节日,我又没做到。”

“你不去看我,我就来看你。”

青璃一激动,立刻说出口,说完她心里顿时后悔,大过年要赶到平阳,这么冷,呜呜,她还是想趴在家里的热炕头打滚啊。

“好。”

二人闲聊几句,士兵们已经带上来那个女子,此刻还没有清醒,被绑着绳子,青璃把解药晃了一下,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看了一下嘴里,没有藏匿毒药。

“恩……”

女子醒来,睁开眼,脖子转动,看了一眼四周,顿时明白自己是在哪里,她苦笑一下,对着淳于谙道,“我知道你们想在我嘴里听到什么,抱歉,无可奉告。”

“你倒是硬气,姜太后那个老妖婆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是耶律楚仁?”

青璃抱着胳膊,眯了眯眼,这女子内心坚定,是个有主意的,一般这样的人有骨气,青璃在她眼里看出必死的决心,一旦抓住机会,必会自绝而亡。

女子翻了翻眼皮,冷笑道,“莫青璃,你不过就是个野丫头,攀上了淳于谙,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除了容貌,你还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地方吗?”

“胆敢侮辱我们少夫人!”

青璃还没怎么样,士兵们听不下去了,一个个气得面红耳赤,少夫人是仙女一般的存在,人好心地好,武艺高强,拿他们当亲人看待,除她再没有人能配的上少将军了,这个不要脸的八婆竟然侮辱他们心中的仙女!

“你不过就是想激怒我,然后来个痛快,是吧。”

这点小伎俩,青璃根本不放在眼里,这种话对她来说也不起什么作用,听到的多了,脸皮自然就厚实,京都流言不少,她有必要理会吗?重要的是,淳于魔头在她手心里,蹦跶不出去,她莫青璃只要和他成亲,生几个可爱的包子,就算圆满了,绝对是个人生赢家,不必理会阶下囚的话,说白了就是嫉妒。

“不明白你说什么,反正不用从我嘴里套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女子眸色闪了闪,有些心虚,京都流传说莫青璃是个没脑子的,这传言不太确切,马上就识破了她的计策。她刚才一直试图咬牙自尽,却使不上力气,落在敌方手里,她早就做好赴死的准备,可怜了太后娘娘,尸身也不知道给这群歹人弄到哪里去了。

棺椁里面都是毒虫,只要沾染上,必死,女子眼眸中飞快闪过一抹自得,然后扭过头,无论士兵怎么询问都不再言语。

“你确定你不说?”

青璃手里有药粉,但是那东西并不能让对方说实话,而是说出目前心里的想法,这个女子肯定说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你不想得知太后的尸身在哪里,是怎么处理的?”

面对青璃的询问,女子铁了心思,她趴到地上,什么也不说,就和没有听到一样。

士兵们见此人太狂妄,完全忽视少将军和少夫人,很是气愤,进言道,“少夫人,不如抽上几十鞭子!”

“不用。”

青璃摆摆手,坐下喝茶,啧啧了几声,“这细皮嫩肉的,你们力气大,几十鞭子下去抽死了怎么办?”

“随意,想怎么折磨,随你们!”

女子在声音微弱,却也坚定,青璃蹲下身子,与她平视,笑道,“你这般是为谁呢,为了姜太后,还是为了耶律楚仁,要知道他不喜欢女子,你这心意,可是白搭了。”

“关你屁事?三皇子殿下以后就是整个天下的王者,什么城北大军算什么?给三殿下提鞋都不配!”

一说耶律楚仁的不是,女子就很激动,似乎要从地上爬起,可惜她没有力气,用眼睛死命地凌迟青璃,咬牙切齿道,“你们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不过是丧家之犬,你激动什么?你不说,我也不勉强,左右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青璃低着头,看着手上着金刚石戒指,漫不经心地道,“是我高估你了,你不过是弃子,也不重要,肯定不会得知耶律楚仁的绝密计划。”

“才不是!”

女子想要反驳,立刻觉得自己失言,在城门口就是被青璃激怒,不小心说了错话,此刻又承认了她自己得知消息,见到青璃的笑脸,她觉得刺眼的很,哼了哼,“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是吗,就要看看道高,还是魔高。”

青璃吩咐士兵们下去找一个水盆,把油灯熄灭只有一盏,淳于谙一直不动声色,他知道,自家小丫头肯定有办法,要折磨这个不识时务的三皇子党羽。

“你想干什么?”

女子有些慌张,见到接近的士兵,哭泣道,“若是破坏我的贞洁,做鬼我都不放过你们!”

“放心吧,就你这姿色,兄弟们也看不上。”

士兵们撇撇嘴,心里寻思这女子真是自作多情,他们又不是三皇子那群人,喜欢用女子的贞洁做威胁,那是禽兽作为。

“定是成全你对耶律楚仁的一片真心。”

青璃让人搬来一张小榻,让女子躺在榻上,用匕首在她的手腕处划了一处口子,用盆接着,又熄灭了油灯。

顿时,刑讯室里一片黑暗。人不怕死,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那种恐惧,感觉自己的血正在流失,滴答滴答的声音,这种滋味是最难煎熬的,就是死士也挺不过去最后一关,何况是一个女子。

青璃留下一个士兵看守,陪着淳于谙走出去,二人没有在牢房里停留,而是一起坐到青璃的马车上,刚上车,淳于谙就把青璃搂进披风里。

车上的火烛被熄灭,车内一片黑暗,青璃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感受到他的体温,两个人抱得很紧,都有些动情,青璃闭上眼睛,一片冰凉的唇正贴在她的柔软上,不断地索取。

马车外,车夫搓着手,心里寻思,少将军和自家小姐上了马车,为啥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也听不到说话声,这么冷的天,在马车上睡觉,会感染上风寒的。

“你说,她要多久才能交待?”

两个人贴合的太紧,青璃觉得自己也有点忍受不住,空间把身体改造的太过敏感,就这么一会儿,脸红气喘,她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应该还要等一会儿,我们继续。”

淳于谙沙哑着嗓子,找准位置,唇舌又贴了上去,他现在最期盼天下大定的日子,二人早日成亲,不然一直做和尚,非要憋出问题来。

二人唇齿相接,相拥在一起,最近越发如胶似漆,离开之后也会想念对方,青璃暗自提醒自己,不能这么快就进入状态,轻易得到的,男子不会珍惜的,她也不能很肯定淳于谙是个例外。

“这女子是耶律变态的爱慕者吗,坚持很久。”

快要半个时辰,再不交待,血都要流干了,青璃现在还是怀疑,难道爱有神奇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这女子可能不会交待,青璃正准备下车,给人止血。

好不容易留下为首的作为活口,不能这么轻易的弄死,此路不通,换个折磨方式就是,她摸黑拉开车门,正准备下车,突然里面传来奔跑声,看守的士兵道,“少将军,少夫人,那女子要交待了!”

青璃快速下车,和淳于谙一起来到刑讯室,还是一片黑暗,她道,“你说吧。”

“我有要求。”

女子的声音微弱,带着颤抖,她继续道,“你答应,我才说。”

“可笑,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提条件?不说你就这样等死吧,放心,不会让你死的,调养一段时日,再让你体会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有意思?”

青璃尽量把话说的狠点,她已经察觉女子的心里那点坚持已经被击得粉碎。以耶律楚仁的脾气,绝对不会让此人得知太多的机密,充其量就是问问姜太后怎么从皇陵被弄出来,党羽从京都到平阳的路线,一路风餐露宿的地点,没准就是三皇子党羽的暗桩,这些都要仔细盘问清楚。

女神们,周末愉快!啦啦啦

小莲对不起大家,上月好人榜拖拉着,才更新一半,但是心里的感谢是真心实意的,研究下,月底继续加更,谢谢妹纸们票票和打赏以及一如既往默默地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