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4章 混战(二更)

青璃斜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平阳的确冷过凤阳,特别是大清早,北风刺骨,坐在马车上都感觉哆嗦,好在身边有淳于谙这个天然的火炉,一直保持恒温状态,才让她舒服地睡了一觉。%d7%cf%d3%c4%b8%f3

“人心难测啊,从外面的送葬队伍看,逝者家里一定条件不错,可能没有孩儿。”

听着外面的动静,青璃自言自语,若是有亲生骨肉,怎么会落得一个娘家亲戚来送葬,根本不符合北地的习俗,至少也应该是个侄子,莫非逝者是个没出嫁的老姑娘,或者是个寡妇,青璃无聊,胡思乱想。

淳于谙皱眉,他破天荒的打开车窗,青璃感受到外面钻进来的冷风,立刻睁开眼,趴在淳于谙肩头,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

“路引没有问题。”

几个士兵在一起,仔细地检查过,登记造册,对着众人道,“不可在平阳城逗留超过三天,等出城的时候划掉名字。”

“呜呜,这点规矩我们还是懂得的。”

前面的女子一直呜咽地啼哭,哽咽着,旁边吹唢呐,敲锣打鼓的暂时停止了动作,等候排队进城。

“唉,腊月里,摊上丧事,这年都过不去喽!”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家人真是奇怪,咋都是男子呢?”

旁边有跟着一起排队的百姓,小声地嘀咕,大家都没有什么恶意,单纯是对逝者有些惋惜。一般家里条件一般的,能请个几人的队伍就不错了,这次来了这么多人,家里肯定是个富户。

“没什么问题了。”

士兵仔细地在前后绕了一圈,青璃这边也到了城门口,她对着来检查的士兵招手,“一共三辆马车,都是咱们的,不用检查了。”

“少……”

士兵瞪圆了眼睛,正要开腔,被青璃制止住,两旁还有不少百姓,她要低调,不想让人知道她要进城。

“这个是一些糕饼点心糖果,等你们忙完这会,大家分食了吧,辛苦。”

淳于谙只露出半个身子,却被士兵看到,士兵犹豫了一下,接过食盒,心里感动,他们这些守城士兵要轮流执勤,一大早天不亮就要起身,早上一口热茶也合不上,城门一开,就涌进大批想要进城的百姓,一直要到午时前后,才能喘口气。

平日里,没有人关心他们,今日能听到高高在上的少夫人说一句安慰的话,顿时觉得什么都值得了,接过沉甸甸的食盒,士兵心里温暖,对着青璃郑重行了一个军礼。

不远处,丧葬队伍正在准备进城,百姓们自觉地给队伍让出一条路。淳于谙眼眸深邃,他注视了人群的方向,对着青璃道,“有什么办法是最快速度,把百姓们疏散开的?”

“难道是……”

青璃瞪着眼睛,思维从混沌状态立刻变得清醒,之前一直讨厌哀乐的声音,觉得心里烦躁极了,对这虚伪的送葬队伍没有什么好感,淳于谙的话,立刻提醒了她,这支队伍很有问题。

“唉,最近来送葬的队伍真多,平阳一打仗啊,好多有钱人都跑出去了,结果平阳没怎么样,这些人到是先走一步,还要回来安葬,这都是命啊……”

有那好心的士兵感叹了一句,青璃立刻抓住了重点。这个时候,百姓们对死者是尊敬的,不管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有什么罪行,死后就到此为止,没有人会计较,这可能也和他们相信地狱,相信鬼神之说有关系。

青璃发现,虽然士兵们检查了纸马等物,却没有要求开棺,这是一件极其忌讳的事,会引起百姓们的不满,打扰死者的清净。

士兵说,最近送葬的人多,有些不对劲,她说不上哪不对,但是若要用这口棺材装什么非法的东西,活人,对,耶律楚仁和党羽!

几秒之内,青璃的脑子转动的飞快,她和淳于谙有了默契,四目相对,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百姓们我来想办法,不能让这伙人跑了!”

因为人家办丧事,青璃不想探究,不管是谁,对这个还是很回避的,能想出这个招数,肯定是那个善于抓住别人心理弱点的耶律楚仁,这个死变态!就是不知道,棺材里的是谁!

青璃掀开盖在身上的棉被,快速地下车,在士兵们的耳边小声地耳语几句,士兵立刻会意,片刻之后,城门只留下一条缝隙,处于关闭状态。

“怎么回事,不让进城了?”

于嬷嬷和麦芽昨日一宿没敢睡,想到后面马车上的尸体,身子就打怵,两个人哆哆嗦嗦成一团,睁着眼睛到天亮,就等着进城,好赶紧和方侍卫一行人分开。

“于嬷嬷,麦芽,下车!”

青璃把二人招呼下车,三人来到一旁的空地,青璃大喊了一声,“有人发银子了,快来看啊,地上都是银子!”

“小姐,您干啥抢老奴和麦芽的钱袋?”

于嬷嬷哭丧着脸,就那么点积蓄,小姐不分青红皂白抢夺过去,全部撒在地上,她有心想捡起来,周围排队进城的百姓们听到声响,呼啦一声围拢过来,激动大叫,“财神爷来喽!真是银子,那边,那边还有!”

“当然是你俩银子少,都是碎银和铜板。”

青璃身上只有银票,空间里都是大银锭,要是在这里当街撒钱,真是亏大了,她不过是要转移百姓们的视线,想在一会儿混战之时,让无辜的人少遭受连累。

“那边也有,全是碎银子,快去抢!”

有些百姓们自知抢不过,全部跑过去看热闹,顿时城门口只剩下守城的士兵,几辆马车,还有丧葬队伍。淳于谙,方侍卫从马车上面下来,对着士兵们吩咐道,“抓起来,全部!”

“是,少将军!”

士兵们不明所以,但还是服从命令,片刻之后又赶来一个几百人的队伍,把丧葬队包围起来。这会儿,青璃也和于嬷嬷,麦芽交待了事情的原委,让二人协助士兵们看管好这些百姓,避免受到牵连。

“呜呜,有没有王法了,就算是少将军,就能让逝者不得安宁吗?”

为首的女子眼神里闪过惧怕,但是迅速镇定下来,让青璃认为她更不简单,正常女子见到这阵仗,不说下晕过去,也要瑟瑟发抖了,此女子只是表情微变,很快调节过来。

“你怎么知道他是少将军?”

青璃冷笑,她随手把散乱的头发束起一个马尾,“宫里出来的人,就是不一般,倒也是个人物。”

青璃这么说,纯属瞎忽悠,她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是试探而已,因为怀疑是耶律楚仁的人,这个女子言谈上来看,识文断字,也有一种气质,身份不会太低,即便是装作受了委屈,仍旧带着强势。

“胡乱说什么。”

为首女子眼神闪了闪,露出一抹震惊,但是很快平复,青璃觉得这人心里素质真不是一般的好,从她走路的姿势来看,不像是一个会武的,所以青璃猜测可能是宫里姜贵妃的人。

“大人,小的们是良民啊,路引也上交了,我们家夫人还要赶着吉时安葬,行个方便吧,我们有银子。”

侧面跟着的一个男子腿脚软了软,装作一副惧怕的模样,颤颤巍巍地从兜里摸出一个钱袋,双手捧上,“没有多少,就是个茶水银子。”

“想过去也不是不可以,开棺!”

青璃手里玩弄着软剑,她弯腰扭动了两下热身,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这不可能!”

对方突然强势起来,为首的女子瞪着大眼,用手指着青璃道,“这不可能,还有没有王法了?没听说有这样的要求,送葬队伍走了几天,只有我们……”

“你是如何得知的?”

青璃眯了眯眼睛,刚才说话的士兵在青璃身边,按照距离,那边不可能听到,这女子说姨妈亡故,还有心情有时间打听平阳到底有多少人进城?

“杀进城,进城咱们就有办法了,哈哈!”

为首女子眼神闪烁,不能自圆其说,后面几个抬着纸马的见到不妙,索性先下手为强,掏出身上藏着的长匕首,快速地向青璃袭来,暗恨她套话。

“哎呀,干什么都冲着我来的,我一个弱女子,这像话吗?”

虽然是如此说,青璃飞快地转了一圈,用内力灌注进软剑,与众人打做一团,她一边打一边喊,“那个女的,抓起来,小心她吞毒!”

“少夫人,您是弱女子,小的们连弱女子都不如了。”

见过沙场点兵的几个士兵齐齐地翻白眼,少夫人把少将军身边的副将虐了个遍,众人一起上,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装柔弱太晚,他们私下里一直猜测,少将军厉害还是少夫人更胜一筹。

淳于谙没有加入战团,而是接过士兵的箭矣,对着这些耶律楚仁的党羽,拉弓射箭,箭箭直戳后心,留着这些人的命没有必要,以防止夜长梦多,唯一一个好攻克的就是为首的女子。

“我草!这娘们太厉害了!兄弟们快上!”

后面一个汉子打不过青璃,被软剑砍断了一条胳膊,他用手捂着喷射出来的鲜血,求救道,“快点,风紧扯呼!”

“扯呼不了,全部留下!”

青璃快速地跃纵,一剑封喉。这些人的武功看起来不算高,套路一致,有点像大内侍卫,对付众人很轻松,青璃想想也是,功夫高的,恐怕半夜顺着城门就进去了,不用等到白天,城门口倒处是画像,耶律楚仁的人想进城还有点难度。

很快,淳于谙已经射杀了二十多个,青璃这边也砍倒十多个,她心里气愤,这种时候用箭矣最快,轻飘飘地,不用动就是一个,不像她还要活动,上跳下窜,已经注意躲避,还是被对方的的血喷溅到了小袄上。

百姓们抢了银子,心情正好,准备回来排队进城,远远地看到喊杀震天,也吓得呆若木鸡,被于嬷嬷和麦芽等士兵拦着不让过去,众人谁也不嫌命长,心里猜测那边是发生了何事。

被士兵抓住的为首的女子有几分血性,见自己无论如何扭身也挣脱不出去,周围这些人又死了个干净,大势已去,定要成为弃子,她哭喊道,“娘娘,奴婢先走一步!”

“我不让你走,就是阎王也不能收了你。”

青璃使用了一个眩晕术,又往她嘴里塞下一枚药丸,转过头,对着淳于谙道,“这么说,棺材里的人是姜贵妃?”

“不是。”

淳于谙神情严肃,很是确定,因为他了解耶律楚仁,对待亲娘,耶律楚仁还是有几分真心的,务必要保护姜贵妃的安全,他去莫家村的消息,恐怕早就泄露出去,耶律楚仁应该早早的钻了空子,已经进城。

棺椁被打开,里面的人果然如众人所说,不是姜贵妃,而且也不是活人,竟然是死去多时的太后!面目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尸身没有腐烂,已经脱水,成干尸状。

“姜太后那个老妖婆!”

方侍卫站在一旁,吓了一跳,万万没有想到是她,众人只好把视线投到那个被青璃下药的女子身上,见人还在昏迷,方侍卫叹口气,“少夫人,属下怎么觉得一切那么诡异呢!”

当然诡异!若是在棺材里出现的是姜贵妃,青璃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出现的是早已经死去的太后,这就大有问题!姜太后死后,被葬在皇陵,耶律楚仁是怎么把尸身弄出来的呢?当然这也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他在逃亡的路上,还有能力带着死去的祖母一起,更加证实,京都的结局是他自己刻意为之。

“这女子被我下了迷药,要晚上才能清醒。”

眩晕术加上迷药,清醒之后恐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暂时不用担心会自绝身亡,但是想要从这个女子得到信息,也很难。

士兵们快速打扫战场,混战结束,淳于谙没有上马车,他侧身上马,对着青璃道,“我先回到大营去看看。”

告别淳于谙,麦芽和于嬷嬷这才上了第一辆马车,两个人苦着脸,下眼睑处青黑,人也耷拉着脑袋。

“小姐,最近老奴都不想吃肉了。”

“那个刚才撒出去的银子?”

麦芽瞪了于嬷嬷一眼,她还给自己攒嫁妆呢,刚才丢出去有二十两,是一年的月俸银子,她这心里抽着疼,于嬷嬷也要攒银子给儿子娶媳妇呢,说那些没用的干啥。

“你这小丫头,小姐我还能亏待你?”

青璃从袖兜里取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给二人一人一张,豪气道,“多的就当是赏给你们的!”

通知车夫去新宅,一身是血,青璃很不舒服,总觉得身上也有血腥的味道,她要赶紧洗漱一下,换一身衣裳,于嬷嬷想法正是她心中所想,最近几天都不想吃肉,还是吃点青菜吧。

“小姐,那个姜太后怎么跑到北地来了?”

麦芽给青璃倒了一杯热茶,感叹还是这辆马车最舒服,靠垫也软和,她和于嬷嬷在后面那货车蜷缩了一夜,腰板都僵硬了,现在才缓过来一些。

混战之后,百姓们蜂拥,看到棺材里的尸身吓得不轻,里面陪葬有很多金银玉器,那都是绝世的珍宝,青璃的意思就是,宝贝留下,尤其是姜太后口里含着那颗夜明珠。

她禁止士兵下手,一个人成了干尸,没准身上有剧毒,最好不要直接接触,她上前掏出一个帕子,从姜太后嘴里取出夜明珠,帕子立刻变成了黑色,士兵们庆幸,少夫人又救了他们一命。

青璃不怕毒,那些宝贝全部被她要来,连姜太后身上那身寿衣也没留下,众人商议,这具干尸也没什么看点,扔到乱坟岗子也不会有人捡去冥婚,不如一把火烧掉,一了百了。

“不是说三皇子跑到了北地,八成带了他祖母过来。”

于嬷嬷比麦芽强些,她撇了撇嘴,“用这个办法进城,咋想的呢,难道三皇子躲在了平阳吗?”

“哼,就那种变态,到平阳也会色心不改,肯定会去小倌馆。”

北地没有京都开放,有花楼一条街,明着的小倌馆是没有,但是有地下的,具体在哪里青璃也不晓得,她想起一个人,上次帮沈老爷沉冤得雪的关键证人万花楼老鸨媚娘,媚娘是道上人,又是在北地混的,知晓也不奇怪,她准备托人给媚娘送一封信,打探下。

进了城门,路程就进了很多,早上城里的百姓们不多,马车一路顺畅,很快就到了青璃家的新宅。

隔壁有士兵进出,见到青璃的马车也认识,众人很高兴,不停地打招呼,“少夫人,您回来了!”

“是啊,过来看看,你们过年的年货准备好没有。”

青璃站在远门口,和士兵们闲聊,最近附近的宅子士兵增多,前几天打仗,有太多重伤员,在大宅里,都是伤情十分严重的将士们,多半是立功之人。

“恩,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就别客气,和家里的管家说也一样。”

聊了几句,青璃就被冷风吹了个透,赶紧对着士兵们招手,进了宅院,于嬷嬷自觉去厨房准备热水和姜汤驱寒,青璃却在想,晚上怎么审问那个唯一留下活口的女子。

说好的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