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49章 情话

冬日天黑的早,到了晚膳时分,天已经擦黑了,青璃坐在偏厅,外面是呼啸的风声,又变天了,这两天没准又要下雪。

瑞雪兆丰年,在凤阳的冬天,下雪是比吃肉还寻常的事。青璃家里来了贵人,惊动了整个莫家村,村里人实在,回去仔细一想,也不知道用什么招待的好,几乎每家都做了一个自己的拿手菜,在晚膳之前,刘氏一直忙着招呼乡亲们。

崔奶奶原本还不知道准备什么,就怕怠慢了贵客,现在不用愁,光是菜就收上来二十多个,大部分是肉菜,自家只要炒几个青菜,荤素搭配正好。

饭桌上有从和悦楼带回来的招牌菜,水晶肘花,什么酸菜炖大骨头,拔丝红薯,土豆条烧肉,山菇爆炒肉片,还有人家送来了一大盆的红烧鱼。

鱼是冬日里最难得之物,族人没地方买,族里发的也不多,就这么被端来,刘氏让青璃记好,怕那家过年没有鱼应景,等明天让家里的下人再过去送两条。

淳于谙送的年礼一共有两车,多是山珍野味,几头狍子,獐子,鸡鸭鱼,毛皮和一些干货,水酒,两辆马车装得满满的,卸车之后,放满青璃家的库房,最后地方不够,又放到地窖里一部分。

青璃家的地窖,做的比村里人家都好,是在地下挖了几间屋子,为了防止有老鼠混进来,四周砌了青砖,里面有高高的货架子,还有棉被,盖着蔬果,防止受冻。

晚膳时,莫如湖没有回来,刘氏觉得面度淳于谙压力很大,就请来青璃大伯一家帮忙待客。一大桌子菜配着水酒,是大伯的最爱,大伯原本小心谨慎,这一喝多了酒,话也多了起来。

“淳于小子,平阳苦寒,你们在关外风大,也要多喝点烈酒驱寒。”

大伯莫如江面色通红,频频举杯,说话也不算那么客套,却多了一丝亲近和关心,淳于谙虽然没有答话,但是点了一下头。

“你看你,人家少将军出身高贵,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你到京都这礼仪也没学明白。”

一桌放不下那么多人,只好分成两桌,大伯莫如江,大堂哥莫子冬,二堂哥莫子华和淳于谙,方侍卫坐在一桌,方侍卫是个爱说话的性子,一直对众人讲在关外打仗的凄苦。

女眷这边很静,都在认真听,大伯娘一听,叫人家淳于小子,怕淳于谙会不舒服,这可是村里人的叫法,自己的辈分还不够,还是叫少将军好些。

“我们少主不是计较礼仪的人,入乡随俗嘛!”

方脸侍卫暗自偷笑,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淳于少将军,一到莫家村就变成了淳于小子,这称呼为什么那么喜感?见自家少主不说话,方侍卫主动应答,反正有青璃那小丫头在,少主再不愿意也要忍着。

“方大哥,我很钦佩那些北地的将士们,只是自家条件有限,帮不上什么忙。”

莫子冬一脸激动,听说前几天打了胜仗,把身强体壮的大秦蛮人一鼓作气撵回了老巢,他就止不住热血沸腾,一想到将士们保家卫国,内心里泛起崇敬之意。

莫子华与莫子冬不同,他是凤阳城送温暖小分队的成员,当初家里生意忙,全靠莫子冬忙活,他才能腾出工夫来,这个小分队总部在京都,给凤阳这边拨了几万两银子,莫子华机灵,会算账,每次采买之后,账目明确,让众人信服。

北地士兵们,大半家里就在凤阳,有镇上的,大多数还是周边山村的,眼瞅着要过年,家家户户还愁着粮食,有些士兵家里有妻儿,还要靠亲朋帮衬,过的很辛苦。

无论平日里如何,必须过好年,莫子华最近和送温暖小分队一起忙活,这才送镇上回来不久,一回来就听到这个重磅消息,当时他因为媳妇儿有身孕没去京都,今儿是第一次见淳于谙。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北地的将士们都知道青璃厉害着呢。”

方侍卫自觉地改了称呼,为了防止自己说秃噜嘴,改成青璃,万一嘴没把门的,“少夫人”三个字一出,少将军一定会给他记账。

“少将军,这次来能在村里过年吗?”

莫子冬不是第一次见淳于谙,所以还好一些,没有二弟那么激动,他问的是淳于谙,实际上转头看方侍卫。

青璃舀着红枣小米粥,抬起头,和对面桌的淳于谙来了一个视线交汇,两个人默默对视片刻,她继续低头,漫不经心地搅动着碗里的粥。从刚才吃饭开始到现在,淳于魔头一句话没说,就好比现代的大明星,那架势足,耍大牌,而方侍卫就是圆滑的经纪人,带着笑脸应答一切问题。

“腊月初八之后回去。”

出乎意料,方侍卫刚想回答,被淳于谙抢先,刚才青璃抬头看他一眼,他以为是对他表现不满意,破天荒地开口道。

“那正好,腊月初八那天,族里要办宴席呢。”

莫子华美滋滋的,那天族人会聚集在一起吃酒,庆祝过年,族里也准备了材料,统一熬制腊八粥,是最热闹的一天,淳于谙到来,也让村里人看看,这将来是莫家的女婿。

一顿饭吃的欢畅,青璃从头到尾只喝了一碗粥,刘氏担忧莫如湖,堂姐莫青菊和两位堂嫂被邻桌的话题吸引,根本没有主意到她吃了什么,淳于魔头出现,众人立刻忽视了她。

晚膳后,大伯喝的有点多,语无伦次,絮絮叨叨说着种甜瓜的事,也不管大家是否能听明白,大伯娘强行把人拖回去,让家里的车夫赶马车送回,只留下老二莫子华在说送温暖小分队的事。

青璃让乡亲们晚饭之后上门,实际是客套话,那些淳朴的乡亲们信以为真,每家派了一个代表,站在院门外把双手插到袖兜里,躲着脚,耐心等待,眼里带着兴奋之色,能见到北地的大人物,这种心情是难以形容的。

村里人一年四季都在村里,得闲时去镇上卖点土特产,换几个铜板,就是这样,对淳于谙有所耳闻。在北地,你可以不知道当今皇上的名讳,那没人笑话你,若是不知道淳于家的大军,定会被**裸的鄙视,会被以为某个山沟沟里出来与世隔绝的土包子。

冷风呼呼地吹着,外面严寒,村里人却越聚越多,青璃本想看热闹,见淳于谙脸色黑着脸,也于心不忍,但是她能理解村里人的心情,这是第一次,以后淳于魔头多来几次,就不会产生这么大轰动。

刘小花在院子里,把门打开一道缝隙,以前曾经远距离看到过淳于谙,那时少将军正在马上狂奔,现在近距离一看,周身带着冷峻的气势,长相很好,不过这样的脾气秉性青璃能受得了吗?带兵打仗的都是粗人,不会很野蛮吧。

“今日有些晚,不如少将军明日去家里坐坐?”

这次说话的人是老族长,仗着自己辈分高,才咬牙说了一句,他也算见过点世面,第一次见北地的王,说不紧张是假的,特别这位面无表情,总让他产生错觉,以为是族里招待不周,为了显示礼貌,他必须说场面话,心里期待着,淳于少将军千万要拒绝啊,他家小院可容纳不了这尊大佛。

“好。”

淳于谙很想拒绝,但是为了青璃,他虽然不喜欢和人接触,也不能太过分,做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并不是因为身份地位,是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他怕青璃为难,点头应道。

“啊?”

老族长惊呼,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小巴掌,多嘴多舌,非要说场面话,这回好了,大佛要降临自家小院,今夜也甭想睡好,还得使劲琢磨怎么招待人,尽地主之谊,不能给莫家村丢人。

北风肆虐,树上,屋檐上的雪花被刮落,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众人都觉得身子有些僵硬。大家来是凑个热闹,也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人物,没别的想法,这样的人物他们高攀不起,族人想离开,又舍不得这个难得的机会。

家里一共多了四个人,两个车夫,方侍卫和淳于谙,地方不够,最后决定,让两个车夫去青璃大伯的院子,有一进专门用做客房,屋子很多,方侍卫为了保护淳于谙,就歇在青璃家里,分配好住处之后,刘氏打开库房,取出新被褥,让于嬷嬷和麦芽送过去。

天色完全黑下来,黑暗的天空挂着不算明亮的月牙,月黑风高,崔奶奶取了灯笼,挂在家里门口的那颗大树下,莫如湖还没有归来,村里人见状,三三两两地离开。

“你爹肯定是在镇上吃过了,家里就不留啥了。”

刘氏看了看天色,转过身,对着青璃道,“少将军是第一次来村里,这大晚上的也没啥好地方去,去你大伯家坐坐也成。”

“恩,娘,我知道。”

刘氏进门之后,给青璃取出披风,自家闺女是个省心的,她不担心什么,心里盘算着莫子山的事怎么解决,刨除两家是亲戚,关系不错不说,她现在是族长族人,这件事关系到族里声誉,必须要管。

青璃和淳于谙出了门,二人一前一后,踩在雪地上,淳于谙四处看着,第一次用心打量这个小村落,宁静的似乎与世隔绝,没有江南水乡的秀美,也没有京都里的繁华,没有喧闹,只有家家户户透着高丽纸传过来的昏黄的灯火,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小娃清脆的小声。

村里人脸上带着笑,那种笑意并非虚假,刻意的矫揉造作,眼里的神采骗不得人,他们是发自内心感到满足,一张张饱经风霜的面庞上,带着幸福。

这里就是莫家村,自家小丫头长大的地方。淳于谙望着远处被白雪覆盖的大山,回头,拉起青璃冰凉的小手,体贴地道,“晚膳时候,就喝了一碗粥?”

青璃讶异,自家娘亲都没有发现,竟然被她察觉,这说明淳于魔头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青璃快走两步,绕到淳于谙的面前,眼神清澈水润,她撒娇道,“那是因为,我想吃你做的秘制烤鸡。”

“好。”

淳于谙点点头,两个人手拉着手并肩,这个时候村里人都在家里猫着,村里的小路上没有人烟,青璃带着淳于谙来到村里那条已经结冰的小河,对他说年幼往事。

“这条河里有鱼,但是不太大,村里人农忙,也没时间抓。”

青璃对前身以前的事了解的不多,说的都是七岁以后的记忆,那会爹娘很忙,她会偷偷带小弟一起出来,到河边抓鱼,抓到之后加餐,家里养了几只母鸡,二姐青蔷每天早上都会蹲在鸡窝等待,看看有没有鸡蛋。

家里穷,她吃的最多,爹娘二姐他们都让着她,家里有了鸡蛋,都是可她来,小弟子喜最小,却很懂事,三岁就知道谦让,对着一碗油汪汪的鸡蛋羹流口水,却不从来不张口讨要。

“那时候日子很苦,现在想起来很充实。”

青璃觉得,刚穿越过来那段日子是最怀念的,可是那些已经成为过去。二姐出嫁,以后大哥三哥也会娶媳妇,爹娘肯定是要分家的,京都,北地,不知道何时才能大团圆。

“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我刚去镇上没几次,还不算见过世面,遇到你,直觉就是得罪不起。”

青璃撇嘴,淳于谙那时候看着比现在还冷清,一袭黑衣,骑着四蹄踏雪的黑马,居高临下,眼神带着寒光,青璃一向欺软怕硬,那会儿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敢和他对视,或许是生命差点受到威胁,有空间这张底牌,起了反抗的心思。

“那个时候,真觉得你可能这里有点问题。”

淳于谙眼眸闪烁着笑意,伸出手指了指头,被青璃一顿暴力追打,两个人如小娃一向在河面上打滑,疯狂的奔跑,青璃跑的太急,惯性作用,被河面上的石头绊倒,淳于谙赶紧上去营救。

“上当了吧,哈哈!”

青璃借势,把淳于谙高大的身躯推到在冰面上,直接坐在他的腰上,低下头威胁道,“把你打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说,还是一国将领,到底是谁脑子有问题,就这么被骗了!”

淳于谙沉默,他躺在冰冷的河面上,微弱的月光把他脸庞的轮廓照得很深,他的眼眸里带着星星点点细碎的光,藏着无限情意,面对青璃的追打,没有反抗,用深邃的眸子紧盯她的面庞。

青璃背着月光,眨着长长的睫毛,二人有瞬间的沉默,她问道,“我刚才很明显假摔,你为什么要过来?”

一个小小的石头,根本绊不倒她的,习武之人平衡性好,再不济,一个轻身术就可以飞离原位,而淳于谙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远,他要跑回,来扶她,自己多半会摔倒。

“怕你摔倒。”

淳于谙实话实说,“就算知道你在骗我,我一样还是会上当,甘心情愿,以后也是。”

“你……”

青璃话到嘴边,突然不知道什么好,心里顿时发酸,明知道她欺骗,依然一如反顾的上当,因为怕她真的摔倒,或许对她来说,这是最美的情话,比那种干巴巴的“我爱你”要强上一万倍。

两个人起身,青璃主动拍着淳于谙的落雪,淳于谙替她系紧的斗篷,两个人牵手,彼此握得很近。

月亮只是一个小月牙,孤单地挂在黑色的天幕,周围只有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北地严寒,恐怕没有人有如此情调,会在这种冰冷的夜晚出来欣赏夜景。

“我们上山吧,或许有野鸡,一定要喂饱你。”

淳于谙转过头,搂着青璃的肩膀,二人一起施展轻功,速度非常一致,配合默契。

莫家村隔几天就要下雪,山上的雪很厚,差不多有一尺深以上,大部分雪是纯白色的,没有踩踏的痕迹,只有部分雪上,有野兽活动过的脚印,二人一路上山,没看到一只山鸡野兔,青璃心里着急。

“前面有山鸡活动的脚印,别着急,或许鸡窝就在附近,我们找找。”

淳于谙点了点青璃的鼻子,安慰道,“你想吃烤鸡早些告诉我,我下晌就来抓几只多好。”

“你折腾一夜,要多休息嘛。”

青璃打死不承认是心血来潮,晚膳的时候还没想到烤鸡的事,等到席面撤下去之后才感觉到自己没吃什么东西,前几天还在寻思烤鸡的事,今儿是个好机会,那种美味的烤鸡,只有淳于谙能做出来。

天又黑又冷,两个人借着月光掏鸡窝有点难度,这个时候也不好去山洞找小黑,她利用空间的优势,放出来四只山鸡,扔到前面一出长满枯草的巢穴内。

空间内呆的好好的野鸡,突然被挪动了地方,几只不适应环境,咯咯地叫唤两声,被淳于谙找到鸡窝的位置,用小石子全部砸晕。

“这山鸡真肥,看来小馋猫一只就够吃。”

淳于谙在周围折断了一些枯树枝作为柴火,掏出身上的火折子点燃,山上没有热水,没有办法拔掉鸡毛,他宰杀了一只,掏去内脏,用雪水洗干净,把山鸡外面裹上一层泥,直接挖坑埋到地下。

“条件简陋,暂时只能这个做法,等明日在做别的。”

淳于谙找了一块大石,坐上去,怕青璃凉,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两个人搂抱在一起,即便是这种寒冬里,依然感觉到温暖。

“对了,文姨母在京都担忧你,给我写来了书信,我正想怎么回信,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青璃忽然想起信件之事,她靠在淳于谙怀里,感觉不到四面的冷风,他的胸膛很暖,手也很热,冬日就是一个移动的暖炉。

“告诉我娘,在平阳一切都好,让她不用担忧。”

淳于谙抚摸着青璃的头发,用自己的身躯抵御着冷风,把她用披风裹得严实。一晃,离开京都半年有余,时间过的真快,在战场上,一场战役用几年的时间稀松平常,他始终紧绷着一根弦,不敢有丝毫放松,等到结束才恍然,几年光阴匆匆而逝。

“平安,勿念”,青璃总结了一下,归根结底,这四个字似乎是浓缩的精华,淳于谙只言片语,还是这个意思,没有介绍北地的情形,也没有具体讲过战事,什么都不说。

男子果然都是粗心的,其实写家书也不需要说这些啊。青璃决定,要把平阳城的风土人情加进去,再写点北地大军的情况,文姨母没来过平阳,肯定也是好奇的。

等了又等,终于从泥土中传来肉香味,淳于谙估计差不多好了,这才站起身,打散上面的包裹的泥球,鸡毛也跟着脱落。这种做法青璃只是略有耳闻,现在接过鸡腿啃咬,发现别有一番风味。

淳于谙只在山鸡的肚腹中加了点盐巴,保持了鸡肉的鲜嫩和原汁原味,青璃边吃边招呼着淳于谙道,“你也吃,一会儿就凉了。”

“我们去那边背风的石台,在这里吃,当心闹肚子。”

淳于谙收拾了一下,又灭了火,两个人很快解决掉一只鸡,青璃见天色以晚,怕娘刘氏担忧,这才和淳于谙带着剩下三只山鸡作为战利品下山。

刚到门口,青璃发现爹爹的马车也到了家,偏厅还亮着,听见吵闹的说话声,她和淳于谙对视一眼,这么晚还有人上门做客?回来的路上,很多人家都灭了油灯,已经歇息了。

“少将军。”

于嬷嬷先对着淳于谙行礼,又拉着青璃小声道,“小姐,您可回来了,可不得了啊,刚才您六叔发疯,要打死子山少爷呢!”

“什么?”

今天出门相看,山子哥摊牌,莫六婶告诉了莫六叔吗?她眨眨眼,不明所以,“山子哥不是在镇上吗?”

青璃从淳于谙手中接过山鸡,转手交给一旁的崔奶奶,这魔头事多,又不愿意接近人,还要她搭把手,她转过头,疑惑地道,“打死山子哥?又出事了?”

“唉,还不是那件事,您六叔取了皮带和藤条,把人打得惨啊,要不是老爷夫人拦着,可是要出人命的!亲生儿子,咋能下那么狠的手!”

于嬷嬷有些心疼,有什么事情不能好说好商量,非要动拳脚,莫六叔家可就莫子山一个小子,独苗,金贵着呢,打死不是要成了绝户头。

在青璃心里,莫六叔是个本分人,这次闹大,下了狠手一定是忍无可忍。

于嬷嬷把事情缘由简单说了一遍。今天莫如湖去镇上见同窗,二人相谈甚欢,晚间,莫如湖想着要过年了,家家准备点年货不容易,要是招待他,就得进了他肚子,好心的招呼同窗去一家小饭馆吃酒。

两人谈古论今,一直说到天完全黑,莫如湖怕太晚回去的路不好走,抢先结账,和同窗告别,刚要出门,看到角落里坐着的人眼熟,伙计愁眉不展,这人喝得酩酊大醉,还没有给吃饭的银子,他就得一直陪着等。

莫如湖一看是莫子山,竟然喝的不省人事,他不明所以,早上孩子娘带着人来镇上相看,这架势是没相看成,所以才沮丧?他让伙计帮忙把人搬到马车上,送回村里。

谁知道送到莫子山家里,等待的就是六弟的一顿毒打,把莫子山打得吐血,醒了酒,然后一句话不说,莫六婶一直哭个不停,直说这娃猪油蒙了心,魂都没了。

“山子哥咋样了?”

不管怎么说,人是最重要的,青璃心里着急,打人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她拉着于嬷嬷的手问道,“现在谁在家里呢?”

“您六叔,正在和老爷诉苦,那秦家姑娘,说什么也不会让进门的。”

于嬷嬷叹息一声,谁家遇见这样的事不着急啊,听说那个秦家姑娘后来出现在酒馆,给老爷下跪,求成全,真是个没脸没皮的,但凡有点脸皮的姑娘也不会做出这等下作事,装可怜博同情,那名声差可是坐实呢。

当年没勇气反抗自家爹娘,现在怎么有脸皮下跪?于嬷嬷心里十分瞧不起,也觉得莫家不会应承,不过子山少爷就是死倔的一个人,被打的吐血也不吭一声,这不是让人更生气吗。

“还是先去看看山子哥吧,唉,真是多事。”

青璃进屋,让麦芽取了药箱,淳于谙不放心她一个人,也在身后跟着,她心里堵着,山子哥好好的一个人,被这个秦姑娘祸害成什么样了,要是原来对这个姑娘有点同情,现在就是痛恨,她何必管其他人死活?

“你说,这样的人怎么进门?”

于嬷嬷真知灼见,当年没有勇气,现在死赖着不放,还说什么不求正妻之位,能做个小妾,或者没有名分的伺候丫鬟也行,这什么意思?

莫家发达,那个酒铺的掌柜公公自然不敢吭声,秦姑娘一定是借着莫家的事情报复,利用了山子哥,等以后二人有了实质关系,她就算翻身,可以肆无忌惮地报复伤害她的人。

“不妥。”

淳于谙思量片刻,他对这个秦姑娘没有看法,只是觉得这么多年都悄无声息的一个人,在莫家发达之后突然蹦跶出来,有些奇怪而已。

青璃一想也是,当时和山子哥聊天的时候,山子哥绝对没有非她不娶的意思,只是语气似乎是失落,愧疚还有点怀念,难不成最近那个秦姑娘又来诉衷情?

男子最怕女子温柔小意,面对曾经中意的姑娘,都把持不住,几句软话就飘飘然了,山子哥有些作为,但是对于感情之事仍旧天真,头脑一热,不管不顾。

淳于谙不方便进门,就在外面等候,青璃自己一个人提着药箱,走进了院子。

院门大开,屋门虚掩着,偏厅有亮光,隐隐约约能听到莫六婶的哭泣声。

“六婶?我来了。”

青璃在门口轻轻地招呼一声,打开棉门帘,走进屋里,莫六婶正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压抑地哭着,听见动静,她抬头见是青璃,用帕子抹了一把眼泪。

“璃丫头,这么晚咋来了?今儿你六叔也喝了酒,把持不住,下了狠手,没有叨扰到少将军休息吧。”

莫六婶就是个好人,自家一团糟,还在担心青璃会不会因为此事为难。

“六婶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山子哥肯定能想开。”

青璃倒了一杯热茶,把药箱放在桌子上,宽慰道,“我才回来,听于嬷嬷说山子哥挨了打,赶紧过来看看。”

偏厅内,火烛昏暗,莫六婶的袖子已经被眼泪浸湿,她的脸色颓然萎靡,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吐血了,呜呜,下这么狠的手,你六叔心里也苦啊。”

一旦事情闹大,被全族人知道,被笑话都是小事,怕影响族里的名声,谁家也没有找小妾姨娘,新制定的族规里禁止有通房丫头,小妾,族里男子四十无子才可以纳妾,就是保证族里的血统。

“先去看看山子哥吧。”

莫六婶在前面带路,莫子山住在正房里的一间,青璃这是四年多以后,第一次来,还是一屋子的木质摆件,山子哥手巧,家里很多小玩意,墙壁上也挂着木雕。

炕上,莫子山盖着厚棉被,紧闭着眼睛,嘴边红肿,脸上有一条血檩子,是鞭打过的痕迹,看来六叔真是下了狠手。青璃给她把脉,受伤不算太严重,吐了血,伤元气,也要好好将养一段时日。

“这是药膏,擦脸的,抹上明天就能消肿。”

青璃把药膏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小瓶补血补气的药丸,又跟着莫六婶回到偏厅。

“璃丫头,辛苦你了,这么晚还跑了一趟。”

莫六婶一脸愧疚,自责道,“我家就是给族里拖后腿的,上次李氏的事已经让族里蒙羞,这次又……”

“六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咱们都是亲人,同气连枝,怎么可能相互笑话呢。”

族人也不是没有看热闹的,那是以前,现在莫家族人是一个整体,一个人有事就是大家的事,族人知道也会着急上火,大家都得想着怎么解决此事,哪有说风凉话的心思。

淳于谙还在外等着,青璃也不好耽搁太久,她到灶间打来热水,透了一个热布巾递给莫六婶,安慰几句,匆匆出门。

“是不是等久了?”

青璃一出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笔直的站在门口的树下,北风像刻刀一样刮着人的脸,头上银白色的枝条,随着风,飘落下雪花,落在淳于谙的肩膀上,他像雕塑一般屹立,从她进门就保持一个姿势。

“没事,人怎么样?”

淳于谙和青璃两个人并肩往回走,路上遇见一脸沮丧的莫六叔,他一身酒气,低着头看着脚下,两个人就在不远处,都没有发现。

“莫六叔不会功夫,把人打吐血,也是够狠了。”

青璃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伤势不重,吃上几天药丸调理一下就好,最怕山子哥又要反抗,莫六叔又爱面子,以前穷成那样,也不低头,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善了。

自家四叔做了二品将军,她又和淳于谙定亲,莫家族人,在北地迅速咸鱼翻身,成了众多人眼中的肥羊,有心思的恐怕不是一人,是很多人。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正常的心态,青璃说不出别人有错,可也不会亲眼看着莫家族人被利用,特别是打小时候就和她感情很好的山子哥,什么秦姑娘八姑娘的,别想进门!

无论话说的有多感人,都改变不了利用的现实,莫子山可以傻,可是旁观者清,众人都心里清楚明白着,此事一定要在过年之前解决,彻底消灭讨厌的苍蝇。

二人进了家门,爹莫如湖正在叹气,见到淳于谙,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干的好,平阳就靠你们城北大军,不然哪有我们的好日子?”

淳于谙不知道说什么好,点点头,青璃见此,赶紧转移话题,让他进屋洗漱,早点休息。

“爹,您看这事咋办?”

青璃跟随爹爹一起进入到偏厅,娘也在叹气,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脾气,一旦决定,九头牛拉不回来,万一莫子山一冲动,提出脱离族里,这事可就严重了。

莫六叔和莫六婶不容易,莫如湖这个做堂哥的都看不下去,心里纠结,不知道怎么劝说的好,有时候人有逆反心理,族人越反对,他就越坚持,觉得这是爷们的做法,敢作敢当。

“唉,明个去镇上酒铺看看,找那个老板谈谈吧。”

不管是明媒正娶也好,冥婚也罢,那个姓秦的闺女都是别人家的媳妇,还有一个女娃,这样的人如何入莫家的门?

见爹娘有事商量,青璃回到内室,她换下衣衫,洗了一个热水澡,麦芽绞干了她的头发,在火炉旁边放了一个小墩子,让自家小姐烤火。

“你们不用等我,下去睡吧。”

青璃打发了人,等了一会儿,爹娘正房也熄了灯,她披散着半干的头发,坐在火炉旁边发呆,闲来无事,从空间里面找出几个个头小的红心红薯,放在炉子,烤红薯吃。

门帘被掀起,有脚步声,青璃没有回头,他闻到熟悉的草药香气。晚上二人在冰面上,青璃怕淳于谙腿部犯病,让他擦药膏,正是这药膏淡淡的香气。

淳于谙转身到梳妆台上,拿着了一把梳子,帮着青璃梳着散乱的头发,淡淡道,“这样梳起来干得快。”

“你怎么来了?也不怕我爹娘看到。”

青璃转头嗔了他一眼,发现淳于谙换了一套新衣裳,胡子也剃了个干净,下巴上没有冒出的胡茬,整洁了一些。

“正房灭了灯。”

淳于谙来之前,打探好了情况,于嬷嬷和麦芽她们在偏厢,正房没有声音,因为家里房间有限,他被安排和方侍卫一个房间,这让淳于谙很不自在。

方侍卫说是保护他,却睡得和死猪一样,打着震天响的呼噜。昨夜一直奔波,下晌方侍卫也没休息,这会疲累得很,他没有打扰,转头投奔自家小丫头。

空气带着淡淡香甜的气息,不是浓重的脂粉香,让淳于谙很惬意,他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把青璃搂在怀里,唇在她的脸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如果,我是说如果,文姨母不喜欢我,你的家人都不喜欢我,你还会上门提亲吗?”

青璃是突发奇想,这是一个很为难的问题,在这个时代,一个家族的意见很重要,得不到长辈欢心的媳妇,注定命运会很悲催。

“怎么会这样问?”

淳于谙挑眉,如寒潭一般冰冷的眸子瞬间变成了温泉,他用梳子耐心梳理青璃的长发,戏谑道,“是因为莫子山?”

“有点吧,所以好奇问问。”

青璃心跳加速,想听答案,又怕会让她失望。

“会,因为没有你,我就要孤独一辈子了,我娘看我可怜,也只好勉强喜欢你喽。”

淳于谙语气轻松,紧紧地抱住青璃,哄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思。”

青璃脸颊通红,她当然了解淳于谙的为人,只是作为女子,前世也没有恋爱经验,突然被泡在蜜水里,两个人一路风雨携手,总觉得像是泡沫,这幸福的感觉让她加倍珍惜,时刻提醒自己,淳于谙也是她要用生命守护的人。

烛火下,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保持同一个心跳的旋律,墙壁上,被映照出一个旖旎的影子。

于嬷嬷晚上小解,发现自家小姐房里亮着灯,她想进门看看小姐用不用伺候,结果被眼前的一幕再次惊呆。

二人搂抱在一起,彼此注视着对方,至少有半刻钟,于嬷嬷嘀咕,有什么好看的,看习惯,还不是那样子?这二人是不是这姿势久了,身体僵硬,还是被施展了定身法术?

有心进门看看,于嬷嬷奶脑海中出现季盼被拍飞的场景,她打了一个哆嗦,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快速地跑回房间。

------题外话------

昨天催更票加更,没来得及打招呼,抱歉,谢谢大家的票票支持,小莲鞠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