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45章 发年货(一更)

腊月初三,天气晴好,一大早就出了太阳,给冬日白雪茫茫萧瑟的小院,镀上一层金边,增添一丝温暖。

今年是莫家族人领年货的日子,青璃起了个大早,昨天和堂姐莫青菊约好,两个人去族学分发年货,领过年货的族人需要签字确认,二人负责登记。

隔壁刘小花家的几间屋子一直没有人住,前段时间家里人多,丫鬟婆子就歇在那边,现在空出来,把厢房里放了大架子作为库房,莫家村也不算是个小村,全族加起来有一百多户人家。

草草吃过早饭,青璃拿了钥匙打开库房的大门,几个族人用手推车一趟一趟往学堂里运送,这边麦芽拿着一个小册子,认真计数,时而抬头笑眯眯地对着族人说几句。

发年货,对莫家族人来说还是第一次,往年家里穷,过年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上一顿细白面的猪肉饺子,前两年条件稍微好些,家家户户杀鸡宰鸭,又觉得哪里缺点什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吃食不够精致。

大雪封山,族人去镇上一趟也不容易,这么冷的天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镇上卖东西的左右就那么几家,有时候赶集,买一些甜滋滋的糖球给家里的小娃。一年又一年,从来没有吃过新鲜的,一直是老样子。

时间还早,在学堂外聚集了来领年货的族人,这次几乎是全家出动,大人领着小娃,众人脸上带着舒心的笑,与以往庄户人家的愁苦不同,小娃们穿着新衣裳,在雪地里蹦蹦跳跳,几个小娃聚集在一起,好奇地看着一辆辆手推车载满东西,小娃们在猜测能得到什么零嘴。

“小妹,东西准备齐全了吗?”

今天有太阳,风不大,阳光暖暖的照在人身上,很惬意。莫青菊穿着一身碎花的棉袄,领口,袖口镶嵌一圈银色的狐狸毛,下衣襟处,缝制了两个口袋,青璃仿照现在棉衣的兜儿,上面也镶着毛,作为装饰不错,兜里也能装个荷包,比袖兜方便。

“恩,还有一车山上采来的蘑菇木耳,留着过年炖鸡鸭吃。”

青璃也是类似的打扮,她皮肤白皙,脸颊红红,说话间不停地从嘴里冒着热气。站在没有阳光背阴处,阴冷的,青璃把手插在兜里,不停地跺脚。

冬日里,出门穿的鞋子也有讲究。以前村里人的棉鞋,外面用棉布面,在外走一圈,沾上点雪湿了鞋,还要到灶间烤上一会儿,青璃自己改进,羊皮做了雪地靴,里面加了点羽绒,保暖防水,族人看着好,也争相效仿。

“恩,今年后山野兽多,白日里也能听见狼叫,村里人都没咋上山。”

莫青菊点点头,搓了搓手。青璃大伯家住在山脚下,现在白日也紧闭大门,就怕有野兽跑下山,到家里冲撞了人,青璃二堂嫂可是要生了。

“族长真是周到,还有蘑菇啊,咱们寻思能有点鸡鸭就不错了呢。”

族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众人都不贪心,从来没有听说过族长给大家发年货的,族会之后,大家深受感动,以后家里的娃上学堂不用出银子,婚事嫁娶包括丧事,族里出钱出力,那么自家只要遵守族规,好好干,就能一直衣食无忧,真是天大的喜事。

“是啊,璃丫头,以后出了高产的新粮种,咱们族里也会越来越好的,到时候多出几个读书人,好好的帮扶族里。”

众人不住地点头,眼眸中流露的是信任,还有期盼,每个人的表情都带着幸福,青璃有淡淡的感动,所谓知足常乐,以后族里会变得越来越好,真希望这些淳朴的人还能一如既往。

巳时一到,青璃爹莫如湖准时走进院落,大家见到族长,簇拥着打招呼,依次进到学堂内,青璃和堂姐莫青菊在另一间屋子整理,按照人头分配,那些小娃多的人家,小娃只算是半个人头,这样才算公允。

一般分家单过的人家,夫妻两个人带着两个小娃,能领到鸡鸭各两只,大鱼一条,木耳蘑菇一份,精米细面各十斤,还有大豆,芝麻,花生,这些家家户户都有的东西,分配的不多。

水果味的奶糖,牛轧糖,还有芝麻糖片,松子糖,硬糖球,这些需要村民到台子前面自选,大堂哥莫子冬帮着称重,这可是高兴坏了小娃们,吵吵嚷嚷地推搡着,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这些精美的,以前没有见识过的糖块。

“璃丫头,这在凤阳城里也没有卖的吧?看着就很贵,恐怕一斤要几百文吧。”

族人不敢置信,有些见过世面的就指着那奶糖道,“凤阳也未必有呢,百文肯定有,现在糖多贵啊!你看着梅子糖,里面还带着果脯肉呢!”

“哈哈,这个有银子也未必买的到啊,是我带人做的。”

青璃的眼睛眯成月牙,不住地摸着小娃的脑袋,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小娃,她好心让他们试吃,结果后面所有的小娃灵机一动,全部假装拿不定主意。

“领到糖果的过来签字!”

二堂哥莫子华喊了一嗓子,那边还有松子,瓜子,花生,核桃,栗子等几样干果,瓜子,花生基本上是每个人头一斤配备,核桃,栗子和松子,按照每个人半斤来,还有各种各样的果脯,水果干,全部自选称重。

热热闹闹地发年货,一直到午时才结束。族人们大包小包地拎回家,族长说不发猪肉,最后每家每户发了二斤腊肠,说是留着炒菜味道好,切片放在饭里蒸着吃也香。

“小妹,那个麻辣猪蹄太过瘾,我又想吃了,不过咱村里杀的年猪,猪蹄全送到你那去了。”

莫青菊捂着嘴,前两天村里有猪的人家有不少提前宰杀,怕过几天太冷,给青璃家送了猪肉,让于嬷嬷退回,说家里不缺,猪肉吃不完,有那猪蹄最好,最后收上来几十个猪蹄。

“家里还有呢,过几天做喊你就是。”

两个人站在太阳底下说了几句话,这才各回各家,忙碌一上午,于嬷嬷和麦芽累得直不起腰,正瘫坐在椅子上,麦冬默默给二人端茶送水。

正是晌午,家里没事,青璃打发众人去休息,她进到里间,睡了一觉,正是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外面吵闹,以为有人来家里闹事,她揉揉眼睛,侧耳倾听。

“小姐,您是不是被吵醒了?”

于嬷嬷走进里间,把炉子上的水壶拿下,又换了一壶凉水,冬日里最不缺热水,家里洗衣裳洗菜都用温水,就怕冰了手。

“恩,怎么回事,外头谁在闹呢?”

家里太小,又不分前后进的院落,青璃耳里好,老远处有人说话,她都能听到,这次是吵闹声就在附近,她无奈地坐起身。

太阳当空,屋里也变得明亮,不用点油灯。于嬷嬷重新沏好茶,端给自家小姐,她摸了一把发鬓,解释道,“不是咱家,是隔壁那个狗蛋家的,正吵闹呢。”

睡起来感觉有点憋闷,青璃把热茶放到嘴边吹吹,抿着小口,喝了一杯,觉得暖暖的舒服,她穿鞋下炕,麦芽打开棉门帘,主仆几人站在院子里面。

隔壁,王大娘正在尖着嗓子骂人,眼瞅着腊月就算是过年,自家为了多赚几个铜板,儿子狗蛋和老伴一起赶着牛车去镇上送货。

以前,家里有牛车,在莫家村这个穷地方也是少有的,王大娘很自豪,这些莫家村人用牛车都要上门来求,而且家里的牛车送村民们去镇上,还能收点铜板,家里就靠着这头壮实的牛过日子。

几年过去,莫家村大不一样,几乎家家有了牛车,根本不稀罕王大娘家的老牛,在村里也揽不到生意。王大娘唉声叹气,家里没有地,以前佃了两亩薄田,收成不好,还有一家人要养活呢,冰天雪地的,村里人都在猫冬,只有自家,还苦哈哈地。

昨晚老伴回来,王大娘看到他手上的冻伤又犯,红肿的心疼,儿子狗蛋每天起早贪黑,昨日发了工钱,首先想到的不是她这个娘,而是媳妇,买了那金黄的酥饼,藏在胸口处,就防着她哩。

王大娘越想越气,她是节俭了点,可也不是那起子黑心的恶婆婆,一直觉得是儿媳妇背着她偷摸和儿子狗蛋说她坏话,挑拨离间,破坏娘俩的关系。

天不亮,老伴和儿子狗蛋就赶着牛车到镇上做工,王大娘心里烦躁,昨夜一宿没睡,站在自家的门前叹气,看到莫家村族人们手里拎着包裹,还有小娃们,每个人兜里都是满满的,咬着最好的芝麻片糖,自家孙子却只能吃着一文钱一块的麦芽糖,她这心里不是滋味。

原本过的不如自家的人,都比家里有钱,而且以后小娃上学堂,甚至生老病死,都不用家里出银子。她家和莫家做了多年的邻居,一点光也没借上,心里有了怨怼。

“吃吃吃,就知道你,狗蛋咋娶了你这么个败家娘们啊,真是作孽啊!”

王大娘尖着嗓子,在隔壁叫喊,对着狗蛋媳妇骂道,“你看看你,除了吃你还会什么!你家男人在镇上,累死累活,赚点银子都进了你的肚子!”

“可是娘,虽说现在是猫冬,每天就一顿稀粥,晚上饿的睡不着,我才……”

狗蛋媳妇红着脸,咬牙小声地辩解,“我就是去厨房拿了个窝窝头。”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你这个败家娘们!当年我真是瞎了眼睛,咋就看上了你!”

王大娘气得跺脚,那窝窝头都是有数的,想着晚上给狗蛋和他爹加餐,就被这个媳妇贪嘴给吃了,还理直气壮的,冬日里又不干活计,还这么能吃!

“娘,您这话就不对了,你们王家当年可是用花轿明媒正娶把媳妇抬进来的,就吃了一个窝窝头,就是贼了?”

狗蛋媳妇是个老实的性子,以前刚嫁进来,日子过的还挺不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人就变了,尤其是婆婆,总是上赶着挑刺,对她还不如猪圈里的猪照顾,饿肚子是常有的事。

“那是给你男人留着的,起早贪黑,累成什么样了,你这贱胚子,晚上还闹着你家男人不让睡觉!”

王大娘气得狠了,说话嘴也没把门的,把夫妻之间的事拿出来说。狗蛋媳妇一听,红了眼睛,紧握着拳头,站在原地没有说话,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

家里只有一个独苗,眼瞅小娃几岁了,她肚子还没动静,公婆天天催着,她也着急,狗蛋白日忙着做工,回家天都黑了,在房事上力不从心,可是这些夫妻之间的隐秘事,怎么能拿出来说呢,这不是摆明骂她淫荡?

“你到我们王家多年,就算是只母鸡也该下几个蛋了,当年娶你,可是用了十两银子,就算买个死契丫鬟都够了,你说你干啥活计了?整日好吃懒做,胆小如鼠!我呸!”

王大娘继续叉腰骂,这次狗蛋媳妇没有回嘴,默默地流着眼泪。当年家里穷,爹娘不得已才让她嫁给狗蛋,本以为狗蛋是个老实的,将来能过上好日子,谁想到,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实在饿的狠了,吃上一个窝头就被婆婆骂的狗血淋头,还指桑骂槐,说她淫荡。

狗蛋媳妇心里委屈,这个时候人面皮薄,哪能忍受这样的话,她是个老实性子,也不爱交际。再说隔壁一家现在也高攀不上,自家没有好东西,她不好意思空手上门去。

婆婆拉不下脸子,让她去隔壁拉关系,套近乎,看看能不能得到点关照,听说莫家铺子多,让狗蛋去做个伙计也好。她没有去过,自家男人大字不识,还老实巴交的,她觉得还不如拼劳力赚银子心安。

“娶了你,我们老王家就没好,你就是个扫把星的命!你在家呆着,可赶着没事了,整日晚上闹着狗蛋,我呸,榨干爷们的狐狸精!”

王大娘见儿媳不吭声,默默地抹眼泪,心里更火了,她合计狗蛋对她没有从前好,八成就是狗蛋媳妇总是这样装可怜,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她觉得就是这样让他们母子离心。

青璃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心里叹息,贫贱夫妻百事哀啊,族里人也是,人都有点嫉妒心理,以前不如自家的突然飞黄腾达,怎么心里都有点怪怪,她了解这样的心态。

其实王大娘是个好人,当年也很热心帮过自家不少忙。现在崔奶奶也时常去隔壁送点菜,有时候家里包了饺子,也会端过去一小盆。爹娘不是不帮衬,而是以前也提过,狗蛋自己拒绝的,他那时候对自家二姐莫青蔷痴心一片,可能不想离得太近吧。

后来爹娘考虑一下,也没有再提这茬。现在想想,还是疏忽了,王大娘从什么开始变成了一个苛待儿媳的恶婆婆呢?青璃摇头,人是会变的,因为环境变了,心态也会跟着改变。

“小姐,那隔壁整日鸡飞狗跳,骂骂咧咧不是一天两天了。”

于嬷嬷叹口气,这是人家的私事,小姐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还是少听为妙,都是乡村里的粗话,污秽不堪,没的污着自家小姐的耳朵。

“于嬷嬷,那狗蛋媳妇真可怜,咋不分家呢?”

麦芽撇嘴,多吃一个窝窝头就要被婆婆骂的这么难听,要是她直接背着包袱走人,日子都不过了,有什么比尊严还重要的!这个狗蛋媳妇,在婆婆眼里,还没有一个窝窝头值钱。

“分家,不太可能,王大娘只有狗蛋这个独子。”

这个时候分家一般都是老大奉养爹娘,如自家一样,爷奶和大伯家一起,每个月,爹爹他们都要送点银钱过去,过年的新衣裳几家平摊。

自家是个例外,以前没分家的时候爹爹读书,真是倾尽举家之力,全家人做工供养爹考秀才,无怨无悔的付出。其实爹也有考举人的机会,只是他后来不想让全家起早贪黑那么辛苦,赶考的盘缠太多,爹自己放弃了,跑去镇上教书。

后来分了家,负担也轻不少,但是家里人依然和睦,平日里有什么都想着对方。现在爹娘也养成这个习惯,得了点好东西,马上往大伯家跑,对方也一样,大家有来有往。

什么才是亲人?亲人不是在你落难的时候看笑话,而是真正为你担忧,比你心急。青璃在现代饱受人情冷暖,也见识太过嘴甜心苦之人,明面上故作忧心,回家立刻吃饺子庆祝,恨不得你出点事,让他们高兴一样。

重生古代农家,家徒四壁,青璃也经受过吃不饱的日子,可是亲人们却用无尽的爱温暖了她,让她真的感受到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无论自家是否发达,这种温暖的亲情却是她最自豪的东西。

隔壁渐渐地没了动静,主仆几人就转移了话题,说到过年的安排。于嬷嬷寻思,少将军就在平阳城,离凤阳不过一天的路程,自家小姐过年不去看看少将军?到现在还只字未提。

青璃知道于嬷嬷的意思,平阳城确实还有部分琐事没有处理,只是最近天冷,她不愿意动,一直拖着,离大年三十还有二十来天,也要去看看了。

“小姐,你猜谁回来了!”

门外麦芽快速地走进来,脸上带笑,卖关子道,“您一准儿猜不到是谁回来了。”

“知道我猜不到,你还问我。”

青璃疑惑,大雪封山之后,村里来人一般都上门送礼走关系的,最近两天也有所减少,能用“回来”这一词,莫不是自家的亲戚?

前几天刚和京都通信过,二姐还在京都,爷奶,四婶,二伯娘一家也在,小姑一家在汝阳,沐阳那边没有消息,三哥,四叔也不会回来这么快吧!

“小璃,哈哈,麦芽说你猜不到,我想你也猜不到。”

门外,一声轻笑,随着门帘被撩起,刘小花从门外进来,圆圆的脸,脸颊通红,她把手放在嘴边呵口气,又搓热放在脸颊上。当年离开之时,莫家正在盖新房,这是她离开五年后,第一次回来,进到屋子里到处打量着。

屋里的摆设不多,和村里的殷实人家差不多,家具件件精致,炕上的被褥都是新的,下面的桌子刷了一层油,透亮,内室干净整洁。

“小花姐,你怎么想到回来的?”

青璃诧异地睁大眼睛,片刻之后眼眸水润,她笑道,“快点上炕来,下面冷啊!下雪路上不好走,从平阳回村也要一天呢!”

刘家当年是以那样的形式匆匆离开,一别五年,物是人非,青璃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个清晨,大哥带着她坐马车,从镇上回到莫家村,还记得小花姐被许家带走的情景。

“是二嫂想回来看看,她说还不知道以前爹娘住的地方是啥样。”

这么多年过去,刘小花经过苦难之后,彻底想开,人嘛,最重要的是珍惜现在。现在军队里事情不忙,二哥带着二人坐马车回来看看,想在莫家村过年,分别太久,想念这个地方。

“回来就好!”

青璃高兴地拍手,刘小花家的偏厢被改成了库房,族里发过年货之后,就空了两间屋子。前段有人过去住过,正房很干净,只要打扫一下,换上新被褥就好。

“我先去家里看了,正房还是爹娘走时候的样子。”

刘小花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短暂的伤感之后,面上又恢复了笑容,她告诉青璃一个好消息,二嫂董大丫,已经有了身孕,延续刘家香火,想必爹娘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

平阳比凤阳更加寒冷,最近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百姓了,都猫在家里过冬,只有街道上,有城北大军的将士们巡逻,听说最近和大秦一直没有开战,很是平静。

“你刚回来,家里没有柴火就来我家取吧。”

于嬷嬷奉上热茶,两个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刘大牛一直在新宅那边修养,没有送过来消息,但是送温暖小分队来过,给家里送了粮米等过年之物,带来消息说刘大牛很好,让家里人不用操心。

“柴火已经买了。”

众人坐马车回来,到镇上看到有樵夫卖柴火,天这么冷,冻得瑟瑟发抖,正好家里缺柴火,刘二牛就全部买下来,也是为了帮那个樵夫一把。

这次回来,带了米面油,肉菜和生活必需品,家里什么都不缺,刘小花还给青璃带了平阳一些老字号的果脯,得知她家里什么都不缺,不知道送什么好。

刘小花兄妹二人回来,莫如湖和刘氏很高兴,晚膳的时候叫人来家里吃了一顿,原来两家关系特别亲近,现在刘二牛成亲,爹忍不住多喝了几杯,给二人准备了大红包。

刘二牛和董大丫恭敬地收下,又给莫如湖和刘氏磕头,众人在饭后,点上油灯,围在偏厅里闲聊,当年之事很少提及,爹娘心中有谱,也不想说伤心事,就问了在平阳的日子。

“这次回来,就安心过个好年吧,在村里热闹啊,听说平阳城更冷,我和你婶子还没去过。”

莫如湖喝了几杯茶,又嘱咐刘二牛,“你刚回来,家里的东西置办全了吗,有什么缺的就直接过来拿,不愿意开火,以后每天来这边吃饭就行,就两步路,近着呢。”

“莫叔,家里也不缺啥,您这么多年一直帮着照看房子,那高丽纸和瓦片都是新换的,下雪天也不漏水,里面也干净,灶间烧柴,现在暖和呢。”

刘二牛搓搓手,一脸感激,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兄妹三人相依为命,没想到时隔几年回村,还得到照顾,村里看到他们回来都很热情,过来送了不少东西。

青璃不放心,刘家的屋子有一段时间没住人,怕下雪屋子里潮气重,带着于嬷嬷和麦芽过去看看,下晌一直在烧火,炕也热乎了,董大丫人勤快,有了身孕也没躲懒,拾掇个窗明几净,还找了一个粗瓷瓶,插上几枝红梅点缀。

“我二嫂手可巧呢,你看看我这身袄子,就是二嫂做的。”

刘小花笑意盈盈,跟着青璃在村里疯跑了一圈,又找到当年的感觉。天已经擦黑,宁静的小村在白雪的世界里,有的人家已经提前挂上了大红灯笼,家家户户烟囱冒着细白的烟,充满着温馨。

刘小花几年没有回来,拉着青璃在村里转悠,莫家村的小河已经结冰,刘小花在上面打滑,对着青璃道,“那时候家里没有水井,我和青蔷姐都是在这里洗衣裳。”

“你看那边,夏日里野菜最多,还有那个角落,记得以前没有青砖瓦房啊!”

刘小花激动的到处转悠,相比之下,刘二牛能镇定一些,但是眼里的激动之色骗不得人,虽不是莫家族人,也在这片土地生活了十年之久,对这里的山水,有深厚的感情。

“璃丫头,这么晚了怎么出来了?”

青璃和刘小花跑到莫六婶家门口,正赶上莫六婶出门捡柴火,见到二人在一起,对着刘小花道,“小花也长成大丫头了,瞧这小脸蛋水嫩的,不如留下来,给我家山子做个媳妇儿吧!”

“哈哈,六婶子,我可听说了,山子哥要求高着呢,要识文断字的。”

莫六婶引着二人到里屋做客,今儿族里发了年货,莫六叔带着莫子山去莫六婶的娘家看看,这几天天寒,莫子山怕他娘犯了腿疼的老毛病,坚决让她留下来,此时天擦黑还没回来,多半在那边吃了晚饭。

“小花,吃点糖吧,族里发的,你才来也没有,在我家包点回去。”

莫六婶很热情,当年和刘家熟悉,也没有什么忌讳,开着玩笑,“我们小花这样的好闺女,就得嫁到好人家去。”

“六婶子,不用呢,我在小璃那里包了不少,足够过年吃用。”

女娃家,提到自己的亲事,刘小花还是红了脸,现在爹娘去世,也没人帮她张罗亲事,现在家里有了二嫂,好一些。二嫂提过亲事,她当时点了头,其实不想那么早嫁人,还想等上几年。

莫子山家后来建的房子很宽敞,一些家具都是重新置办的,三人在炕上坐着,点着油灯,闲聊,说到亲事的问题,青璃笑着侧头看了一眼刘小花,她面色酡红,说起这个话题很羞涩。

“璃丫头,前儿你外婆那边来了人,想给你山子哥说个秀才闺女。”

莫六婶招呼两个人喝茶,吃干果,她操心莫子山的亲事,天天睡不好,找人掐算,明年三月,四月和五月都有黄道吉日,若是定亲,早日成亲才好。

“是啊,听我娘说了,但是也得找人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

都说耳听为虚,光靠媒人一面之词也不行,特别是对方家里家境殷实,又在娇养女儿,以后嫁到村里,恐怕吃不得苦。莫子山又是莫六叔家的独子,要奉养爹娘,不可能分家单过,一定要瞅准人,找个娇滴滴的,以后就得成了莫六婶伺候儿媳。

“想着寻思个日子见见人,看看人品如何。”

聊了几句,莫六叔带着莫子山进了家门,两个人在屋檐下跺脚,进门头上带着一层雪花。

“小花?这不是小花吗?”

莫六叔和莫子山见到来人很高兴,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青璃和刘小花不便多呆,外面又飘起了雪花,两个人和莫六叔一家告别,约定找个日子白天过来做客。

刘小花要在莫家村里过年,整日也是闲着,莫子山要送人,被青璃拒绝,一共就几步路,两个人搭伴,没多大会工夫就到了家门口。

雪夜静谧,很短的时间,路上又多了一小层的浮雪,远处有牛车的声音,等人走近一看,原来是狗蛋和他爹,青璃对这一家人没有什么成见,她回家也呆了一段日子,王家父子早出晚归,今儿是第一次遇见。

“王大伯,狗蛋哥。”

青璃大大方方地和二人打招呼,“咋才回来啊,最近生意好做吗?”

“生意还成,就是下雪路不好走。”

狗蛋搓搓手,憨厚一笑,他戴着厚厚的棉帽子,一身厚厚棉衣,比原来健谈,“多亏咱村修路,不然这样的天路不好走,肯定出不了村子。”

“这是……这是刘家的小花?”

天黑,看不清楚人,王大伯只能模糊地辨认眼前的人。当年刘家冲喜,村民们惋惜,后来听说一家子逃了,大家松口气,离开这么多年,众人渐渐地淡忘。

“是我啊,王大伯,狗蛋哥,这次和二哥二嫂回来过年。”

见到熟人,刘小花很是亲切,以前王大伯家有牛车,没少载着她去镇上,爹娘在世时候,家里还算殷实,她又是个爱凑热闹的,有集市的时候就闹着爹娘,要去溜达。

天冷,王大伯和狗蛋刚回来,几个人站在门口简单聊了几句,青璃和刘小花告别,转身进了院子,锁上院门。

“小姐,又下雪了,您赶紧到炉子边暖暖身子吧。”

于嬷嬷打开火炉,加了几块煤,又对着青璃神秘地道,“您可能不知道,刚才隔壁又吵了一架,因为狗蛋媳妇和王大娘置气,没起来做晚饭,又被骂了。”

“唉,这大过年的,咋就不消停呢。”

麦芽叹口气,婆媳相处就是困难,家里有独子的更是偏心眼,她心里寻思,多亏以后成亲还要在自家小姐身边当差,这样就可以单过,不必被婆婆整日不停地谩骂,在小姐身边,想吃什么都有,谁还会以为一口吃食说那么难听的话。

“这就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以前他们家不这样,还是很和睦的。”

青璃不喜欢管闲事,让于嬷嬷打了热水,胡乱擦洗一下,等着一会儿灭灯以后进空间里洗漱。晚膳的时候请了刘小花兄妹,光顾着聊天,青璃吃的很少,天一冷,饿的更快,青璃摸着干瘪的肚子,寻思一会吃点什么。

窗外飘着雪花,青璃的内室暖暖的,打发了丫鬟婆子,她关好房门,灭了灯,进入到空间里。

“主人,说好的烤鸡呢?”

空间升级以后,小灵比原来还小了一段,七彩的毛发,闪着光泽,它抱着一个和它差不多大的鸡腿正在啃着,京都局面明朗,新皇上位之后,也没有要送的消息,离开空间大半年,这傻鸟瘦了一圈,回来以后整天都在不停地吃,说是要补身子。

“马上烤给你。”

好久没吃烤鸡了!青璃用舌头舔舔嘴唇,虽说自家在京都有一个香满楼的烤鸡铺子,但是成批出产,总是不如单只那么烤用心,她吃过最好吃的烤鸡,就是淳于谙的秘制版。

在空间的山林也抓了一只,用热水去毛,青璃正在腌渍,心里寻思,就算是为了好吃的烤鸡,最近也要去平阳一趟,赶在过年之前,把城北大军的年货准备出来,她垂眸,打定主意最近两天动身。

------题外话------

二更明天中午十二点,现在就去码字,大家周末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