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41章 问案

又是一个寒冬夜,黑布一般的天空挂着一轮清冷的明月,月光惨白惨白的,没有一颗星星。

青璃身上背着一个包袱,手拎拎着食盒,冻得瑟瑟发抖,为了方便,只穿了一身黑色的袄子,她忘记一个事实,明明可以光明正大来探监,若是被拒之门外,在偷偷地混进去。

以前青璃就发现,麦冬习惯走窗户,有时候窗户紧闭,门打开,麦冬也要打开窗子跳进来,而绝对不走门,当梁上君子久了,这些成了习惯。

和门口看管的士兵寒暄了几句,青璃拎着包袱进到大牢内,又出了一次血,百两银子不多,可是白白这么花出去,还有点肉疼,好在这些官差态度还可以,一再强调不可耽误太久。

牢房内静悄悄地,银子也不白花,沈老爷的牢房内被官差们放进来一个红泥火炉,又点燃油灯,青璃勉强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沈老爷的长相,约莫有四十岁上下,脸色苍白,留着长须,慈眉善目,都说相由心生,看沈老爷的面相,就知道他是个厚道人。

“沈伯父,我是青璃,小雨姐应该跟您提过我吧?”

青璃走进了牢房内,有了银子好办事,官差人还不错,搬进来一些干稻草放在墙角,添上木炭,离开前一再强调要看好炉火。

在墙边有一个小方桌,青璃打开食盒,沈老爷两天没吃饭,最好能吃些流食,青璃准备了人参粥和鸡汤等,一一摆上。

“莫家侄女?”

沈老爷穿着一身破棉袄,好好的绸缎袄子,挨了鞭子后,棉花都抽飞了出去,两天没有吃饭,冻得瑟瑟发抖,此刻见到有人来探望,显得很是激动,“侄女不是在京都?何时回来的,小雨她……”

“伯父,您别着急,先吃点东西吧。”

青璃把被子垫在稻草上,让沈老爷坐上去。沈老爷许久没有吃东西,肚子里咕咕地叫,他用勺子舀着粥,不住地点头。

知府大牢里阴冷阴冷的,四周是凉风,没有火炉的牢房,囚犯们盖着破旧的棉被,龟缩成一团,几个人相互靠着,互相取暖,见邻居沈老爷有热气腾腾的粥喝,黑漆漆地手抓着木栅栏,眼睛露出渴求之色。

自从进了大牢以后,吃的都是残羹冷炙,夏天还好,冬日里可就难过了,有时候那稀饭里都带着碎冰,日日饱受折磨。知府大人精明,经常接一些私活,给纸马铺子扎花,叠纸钱或者元宝,银子知府大人揣着,他们得不到银子,能吃一口饱饭就不错了,冬日里手脚僵硬,要搓很久才暖和,起早贪黑忙活着。

“莫侄女,这些糕饼能不能分给他们一些?”

沈老爷面色犹豫,有些不好意思,他被冤枉,第一次进到大牢,知府的三姨娘发话,不许家里人送东西来,大牢里又冷,他被单独关在一个小牢房,只能蜷缩成一团,觉得自己过不去明天,就要冻死在这,身上背着罪名,一辈子的英明毁于一旦。

隔壁牢房住着的几个人都是周边村里的佃户,地主克扣他们粮食,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几个人打上门去,地主报了官,他们也被下了大牢。

因为不算重罪,家里也能看望一下,几个人见他自己一个人没有棉被,大家串换一下,硬是挤出来一条棉被给了他。以前衣着光鲜,锦上添花的人比比皆是,如今落难,可有人能来看他?

沈老爷清楚洗刷冤屈有多难,时机太赶巧了,他清醒之后也疑惑,甚至有些信官府的说词,是他自己在醉酒中迷迷糊糊杀了人,不过,他有个晕血的毛病,见到鸡血也会晕过去,杀人见到血喷出来,早就不省人事了。

“原来是这样。”

青璃点点头,把点心从木栅栏的缝隙递到隔壁牢房,又对几个人表示感谢,沈老爷也说,如果能有洗刷冤屈那么一天,一定花银子把几个人弄出去,就凭他们的好心,也该得到回报。

红泥小火炉上面放置了一个细嘴的铜壶,是官差收了银子之后送来的,水已经开了,汩汩地冒泡,青璃先给沈老爷倒了一碗茶水,又给隔壁几个人分别送去一些,这种寒冷的夜,喝点热茶也能暖暖身子。

沈老爷虽然饥饿,却没有狼吞虎咽,慢条斯理地喝了粥。青璃一边收拾食盒一边道,“小雨姐在汝阳,还没有回来,今年过年怕是来不及,正好我回来,抽空来看看,才得知发生这样的事。”

“莫家侄女,当年多亏有你照顾小雨,这丫头命苦,又摊上我这个不着调的爹爹,受了委屈啊。”

沈老爷提到沈冰雨,老泪纵横,越发觉得愧疚,自己的女儿不能和官家千金比,也是娇养的,一路上受过太多苦,他在牢里饿着肚子的时候,就想小雨去京都的路上,是不是也没有饭吃?喝的水都是用雪化成的。

“沈伯父,当年的事情您又不知情,唉。”

青璃跟着叹息了一声,两个人才说上几句话,官差就在外面探头探脑,青璃见不能耽搁时间,她思考一下,从哪点上也不能就这么认定沈老爷就是凶手,但是季知府那个糊涂虫为了结案,就不好说了,后天在大堂上没准要用刑罚。

沈老爷快速地把去万花楼谈生意前后细致地说了一遍,与沈家伙计和万花楼老鸨媚娘说法一致,其中没有出入。查找凶手也不应该从沈老爷身上下手,但是青璃还希望他做好准备,把她根据线索推测的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之所以提前告知沈老爷,青璃有自己的担忧。沈老爷是个好人,也是个慈悲的,这样的人心软,对亲人下不去手,万一在大堂上,得知凶手竟然是亲生女儿沈冰雪,自己主动背黑锅认罪,众目睽睽,再翻供可是难了。

果然,沈老爷面色一暗,眼里带着纠结之色,片刻之后,他叹息一声,抱着脑袋,面带颓废,好像老了几岁一般,“其实,在我进到茅厕之后,恍惚着看到有一个人影在往身上套衣衫,那会我喝的有点多,也没注意,那人匆忙就出去了。”

沈老爷虽然被冤枉,可也不想冤枉别人,万花楼的姑娘在前院招呼客人,那个可疑人物是从茅厕的另一个门出去,进了后院。其实这次来万花楼谈生意,沈老爷也有自己的私心,他一直觉得沈冰雪是被她娘牵连的,又被夫家所休,一个弱女子没地方去,他派人偷偷送过几次银子,后来听人说,沈冰雪在万花楼做洗衣妇,他想来打听一下。

“那是没差了,沈伯父,若凶手是沈冰雪,您打算咋办?”

青璃问到问题的关键,沈老爷似乎打定了主意帮着背黑锅,她暗道不好,多亏提前说出来,不然在公堂上真是不好应对,只能编理由道,“沈伯父,都说自作自受,您可不能顶替凶手,让她逍遥法外啊。”

“可能小雨姐没能告诉你,她在京都定了亲事,对方是一个世家未来的族长,位高权重,年轻有为,现在京都乱着,所以二人没能成亲,这件事本来等她回来再说,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由我转告您。”

世家大族,最在乎女子的清名,不允许有任何的污点。沈冰雨出生商贾之家,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可不允许沈老爷这边出岔子,有一个杀人犯的狠毒继妹,只能博得同情,要是有杀人犯的老爹,这门亲事可要告吹,古人就是信这个,上梁不正下梁歪。

青璃胡诌,把沈冰雨和米栋说到一起去,她擦擦汗,这个时候关键是让沈老爷明白,不能顾此失彼,为了一个狠毒继室女,放弃正牌嫡女。

“小雨她,定了亲事?”

沈老爷惊讶地抬起头,眼里带着喜色,连连追问,“这丫头的家书没有说明,是真的吗?”

“恩,沈伯父您也听说过米家吧,在大周和云家的位置比肩,定的就是米家的少主,米栋。”

青璃说谎脸不红气不喘,她眨眨眼,尽让让自己显得无辜,“因为京都正在乱着,米少主琐事缠身,小雨姐又为了生意去了汝阳。”

“米家?”

沈老爷捂着嘴,大周的商贾谁人不知米家和云家,都说南米北云,米家的生意主要集中在大周南部,而云家的生意多半在北地,同样都是古老的世家大族,赫赫有名,简直就是如雷贯耳。

和米家少主定亲,沈老爷心里高兴,这是打着灯笼难找的好亲事,米家未来的族长夫人呢!想到青璃说的话,他又犹豫了,心里做着斗争,当年因为自己糊涂,愧对爱女,如今千万不能给她拖后腿。

“唉,小雨姐在京都挺苦的。”

青璃把手放在红泥小火炉上面烤着,地牢阴森森的,散发着一股子腥气,牢门外,官差又在门口晃悠,对她做着手势,青璃点点头,继续道,“我遇见小雨姐那天,她被人用鞭子抽打,就在大街上,她当时从马车上摔下来,身上都是血……后来又赶上地龙翻身,多亏那天小雨姐睡的晚,这才……”

“呜呜,都是我混账啊,识人不清!”

沈老爷捂着胸口,低着头沉默着,这个时候,青璃必须把沈冰雨说的凄惨一些,不然沈老爷这样的老好人,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她可不想做了无用功。

得到准信,青璃这才松口一口气,从牢里出来,通过沈夫人给的地址,找到了沈冰雪的住址。

青璃以为,沈冰雪都落魄到去青楼洗衣裳度日,肯定会住在贫民区,事实正好相反,这片虽然不是豪富人家,也都是殷实的商户,沈冰雪住在一个二进的小院落。

此时,周边静悄悄的,一个鬼鬼祟祟地黑影翻过围墙,进入到后宅,青璃跟着黑影一起,见到其中一间房点燃了微弱的火烛。

“死鬼,你怎么才来啊,我这两天心虚着呢,都不敢去万花楼了。”

青璃刚在屋檐上稳住身形,差点从上掉下来,娇滴滴地声音含糖量太高了点,在这寒冷冬夜,让人起鸡皮疙瘩。

“哎呀,宝贝,我哪敢,天天打听呢,那天我从茅房出来,慌不择路地走错了门,偏巧进了桂枝的屋子。

“桂枝,没有关系,她收了我的银子,肯定不会说的,看到你衣衫上的血迹了吗?”

两个人正在密谈,青璃感觉这趟来对了,一切都和她猜测的没错,但是凶手不单单只有沈冰雪一人,还有个姘头,两个人日子难过,不甘心眼下,早就策划好让沈老爷背黑锅,到时候分了家产,有沈冰雪一部分,二人就可以双宿双栖,过奢华的日子。

人是男子杀的,他是个屠夫,难怪杀人有力气,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刀毙命。凶手还没来得急处理血衣,埋到了后院里,杀人之后心虚,想安生几天,等到案子过了,再把血污衣烧掉。

“桂枝看到怕什么,你身上有血迹,就说是杀猪时候溅落上的不就行了?”

接着,两个人抱在一起,屋子里传来阵阵呻吟声,青璃点破了窗户看一眼热闹,只看到两具白花花的身子叠到一起,在床铺上滚动个不停,心里素质真好,杀人了人还不忘记风流快活,毫无心里压力。

按照两个人言谈中提供的线索,青璃很快找到了血污衣,现在就差证人,桂枝是个关键的突破口,那天那个时辰,一身是血地出现在后院,慌不择路,如果桂枝愿意出来做证人,事情就好办的多。

案子有了眉目,青璃感到到心中的大石头滚落,她回到大宅,点上油灯,给淳于谙写了一封信,信上把凤阳的事情叙述一遍,并且告知他,如果软的不行,她想来的硬的,有兵符在手,调动凤阳的城北大军震慑季知府。

第二日一天很平静,青璃哪也没有去,派府上的丫鬟到沈府上通知沈夫人,一切等明天升堂尘埃落定。快到午时,收到淳于谙的回信,青璃拿着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上面只龙飞凤舞用狂草写了几个大字,“随心所欲”。

真是的,万一有一天想造反,也是随心所欲吗?青璃嘴上不依不饶,实则内心甜蜜,有人在背后默默支持撑腰的感觉就是好。下晌,她去了一趟位于凤阳的城北大军分营,这里的副将得知她的来意之后,频频点头。

次日一早,青璃洗漱妥当,找来于嬷嬷和麦芽跟随,今日是季知府问审的日子,她要带着麦芽和于嬷嬷一起去看开堂。

吴老爷被杀,在凤阳掀起轩然大波,吴老爷的夫人,家里的丫鬟婆子家丁,早早地就堵在衙门口,四处也有闲来无事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冬日里,大家都闲着,难得有新鲜事。

“快看,这不是那个知府三姨娘?”

有百姓眼尖,指着从后衙坐着轿子出来的三姨娘吴氏,丫鬟婆子掀开轿帘,把吴氏从里面搀扶出来,谄媚道,“夫人,您可是有了身子的人,雪地路滑,您要当心啊!可不要伤到肚子里的小公子。”

“去去,本夫人谨慎着呢。”

三姨娘啐了身边的老婆子一眼,满面春风,头上戴着几根金钗,挥着小手帕,扭腰摆臀走了几步,见到吴老爷的夫人,这才用帕子捂着嘴,神情大变,眼泪说来就来,“族嫂啊,你说我族兄怎么那么命苦啊,一定是沈家那个黑心的小人,让我们老爷一定要秉公办理,绝对不放过凶手!”

“呜呜,妹妹啊,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两个人哭抱成一团,做戏的成分居多,没有任何哀戚之感,青璃冷眼观望,于嬷嬷撇嘴,和麦芽交头接耳,不停地吐槽。

片刻之后,沈夫人也带着丫鬟婆子赶到,虽说昨日青璃送来消息说放一百二十个心,她还是担忧得一宿没睡,又吃不下东西,才一两天,人就又瘦了一圈,迅速地憔悴下去。

“放心吧,沈伯母。”

青璃拉着沈夫人的手站在一旁,她劝慰了几句,有些话不能深说,这次她已经调配了五千人马,就在衙门不远处,若是季知府敢和她对着干,明目张胆的草菅人命,那么对不起,让他们一家先尝尝坐牢的滋味。

辰时到,官差在外面击鼓,青璃陪着沈夫人进入到大堂,对面站着三姨娘等人,三姨娘扶着腰,见到青璃在,面色不好,她阴阳怪气地道,“这不是莫家小姐吗,还真是哪有事哪到。”

三姨娘现在虚荣心膨胀,一点不把青璃放在眼里,听说青璃和季悠交好,那又怎么样,她还不是把季悠母女像痛打落水狗一样赶出家门,现在她是平妻,也是当家主母,她的话,谁人赶违背?

“是啊,没办法,就是有这么爱打抱不平的性子。”

沈夫人颤抖着,拉着青璃的手紧了紧,青璃轻轻地拍沈夫人的手背,皮笑肉不笑地道,“三姨娘,听说你有了身孕,这个年纪老蚌生珠,可要多注意些,别偷鸡不成蚀把米,让季大人忧心。”

“小小年纪说话就这么恶毒,淳于少将军要是得知你这副模样,不知道怎么看?”

三姨娘扶着肚子,面色僵硬。她已经三十多岁,本来是难有孕,是她破釜沉舟,吃下一种受孕的药丸,这一胎保证得男,但是以后身子坏了,不能再有孕不说,有个风吹草动就要躺在床上将养。她想着反正到了这个年纪,不如搏一次,现在见青璃诅咒她腹中的胎儿,恨得牙痒痒。

按照三姨娘的想法,青璃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淳于谙是季盼的,现在季盼可是正牌嫡女,不比她一个四品官的侄女要强?定亲算什么,就是成亲,也可以下堂的嘛。

“他什么都知道。”

青璃冲着三姨娘眨眨眼,露出一个你懂的表情,三姨娘捂着前胸,咬破嘴唇,本想对骂几句痛快痛快,又顾及脸面,在知府衙门的大堂,她要维持知府夫人的风度,只得暂时忍耐。

“唉,莫小姐,不是我这个做长辈的说你,作为女子应当贞洁娴静,你看看你,哪有这个样子?”

三姨娘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她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以长辈之姿教训道,“你娘不在身边,你和阿盼又是姐妹,我这个做姨母的也想说几句。”

三姨娘的话题暗指青璃不贞洁,其实就是告诉众人,怀疑她和淳于谙有点什么,又说她没有娘教,句句字字都是讥讽,青璃冷笑,小妾出身就是上不得台面,这点段数还想和她斗?

“是这样吗?可是我娘没有给人做小的姐妹,我也没有什么庶女姐妹,三姨娘您真会说笑。”

此话一出,就是**裸地打脸,周围谁人不知现任知府夫人是小妾上位,青璃又好心地强调几次,划清界限,让围观的百姓们看了个大热闹,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

“这年头,还有乱认亲戚的,小姐啊,您可真不容易。”

于嬷嬷惯会见缝插针,赶紧补刀,啧啧有声,对着周围的百姓道,“老奴要替我们家小姐强调一下,我们小姐真真是没有庶女姐妹啊!”

“哈哈!”

周围有人更放肆的大笑,三姨娘没得到便宜,气得胃疼,她脸色苍白,后退几步,靠在身后老婆子的怀里,她用力撕扯着帕子,眼里流露出恶毒的光,既然莫青璃不识好歹下了她的脸面,那么这个沈老爷,必须得死!

外面的百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儿的探头探脑,来听审的人多半都有一些地位,代表外面的百姓,他们跑出去,把里面的情况绘声绘色地描述一遍,众人更是兴奋。

很快,官差要求众人肃静,一阵锣鼓声,官差立在大堂的左右两侧,季知府穿着一身官服,走到堂前,他的头顶,正是“明镜高悬”四个字,烫金的牌匾。

“大老爷,可要给民妇做主啊,民妇的夫君被杀死在万花楼,就是沈老爷所为!”

吴老爷的夫人快速地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到堂前,磕头道,“就因为生意上有了龌龊,痛下杀手,青天大老爷,可要为民妇做主啊!”

“肃静!”

季知府假模假样地敲了一下堂木,面带威严,捋了一把胡子,“堂下何人?”

“几天前,在万花楼的死者,便是民妇的夫君。”

吴夫人一边哭泣,一边回答。青璃在原地听了一会儿,也很诧异,似乎他们那边就认定凶手是沈老爷,案子还没审问,就这么盖棺定论,季知府身边一个胖胖的师爷,站在他的身侧,帮助问案。

“大人,冤枉啊,我沈家冤枉啊!”

沈夫人忍受不住自家老爷被污蔑,冲了出去,跪倒在地哽咽,季知府皱眉,高喝道,“来人,把这个妇人拖下去打十板子!扰乱公堂,妨碍本官问案!”

青璃抱着胳膊,眯了眯眼,看来季知府是打定主意了,这才只是个开始,就能做出这个举动,官差快速地上前,治住沈夫人,沈夫人想要挣脱出去,被按了个结实。

“案子还没开始审理,就用上刑罚,有损季大人的清名啊!”

于嬷嬷想要说话,被青璃拦住,不就是扰乱公堂,她也站出来扰乱了,季知府敢对她不敬试试?若不是为了还沈老爷一个公道,她现在就想让城北大军围了知府衙门。

“这……莫小姐,您怎么来了?”

季知府犹豫一下,心里郁闷,莫青璃是淳于少将军的未婚妻,他得罪不起,不过这件事明摆着就是沈老爷杀人,他也不能因此卖她面子,所以轻咳了两声,摆手道,“下不为例!”

下面,审案子的过程循规蹈矩,枯燥无味,沈老爷被带上公堂,只是一天未见,身上又多了新伤,头发花白了一半,沈夫人见到之后不停地抹着眼泪,差点哭晕过去。

接着,万花楼的媚娘上堂,她给青璃使了眼色,一个青楼老鸨,回答季知府问话不卑不亢,调理清晰,媚娘指出,因为当时正是晚上,姑娘们接客的时候,院子里的人不多,茅厕更是没人关注,不能确定在沈老爷之前有没有人进去,因为茅厕两边开门。

大堂的气氛紧张,季知府就是把沈老爷往认罪上面引导,让人取了刑杖,看意思若是不承认就要屈打成招。青璃厌烦这么磨叽,她失去了耐心,对着媚娘比划一个手势。

“大人,奴家还有重要线索回禀。”

媚娘提到了桂枝,知府又把桂枝叫上来问案,媚娘给了桂枝好处,权衡利弊,她决定实话实说,揭了沈冰雪的老底,又有官差在沈冰雪的住处后院发现血污衣。

“大人,就是沈冰雪的姘头干的,他是个杀猪的,有力气,两个人谋划想夺得家产!”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桂枝拿到更多的好处,立刻倒戈投降,她把之前沈冰雪给的银子和朱钗拿出来,作为呈堂证供,诉说了一下缘由。

“来人,带上沈冰雪!”

季知府有些为难,眼神飘逸地看了一眼三姨娘,他清清嗓子,望着堂下缩成一团的柔弱女子,“沈冰雪,可有此事?”

“是,大人,人确实是我找张屠户帮忙杀害的。”

事到如今,人证物证聚在,沈冰雪不得不承认,可是承认就代表是死罪,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一命呜呼,她哭诉着道,“可是一切都是爹爹指使的,没想到那天竟然赶上爹爹在,这可是乌龙啊!可不是遭了报应咋的!”

沈冰雪把一切责任推脱在沈老爷身上,她是受沈老爷指使杀人,没想到正好污蔑到沈老爷的身上,她拍了几句马屁,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云云。

“冰雪,爹爹自认待你不薄……”

沈老爷眼神空洞,就在前夜还想背这个黑锅,到了公堂上,一切明朗,自己的女儿还要拖他下水,沈老爷受了重大打击,一时间懵了。

“大人,沈冰雪可是沈老爷的女儿,一定是她说的那样,两个人都不能轻饶了!”

三姨娘一看有机可乘,她勾勾嘴角,挑衅的看了青璃一眼,“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啊!我族兄死的冤枉啊!”

“大人,沈老爷是沈冰雪的爹,不能排除嫌疑,听说沈冰雪还有娘在,当年还恶毒地发卖嫡妻留下的女儿,这等狠毒之人,是不是也是共犯啊?”

媚娘语气轻飘飘地,眼神充满了讽刺,三姨娘算什么东西,就是个婊子出身,当年还做过暗娼的买卖,对于季知府糊涂,她很是不满,“这位衣着华贵的夫人,看着眼熟,有点像当年奴家的一个姐妹翠花。”

“呸,万花楼的婊子,敢污蔑本夫人!”

三姨娘气得跳脚,顾不得矜持,在大堂上破口大骂,季知府揉着额角,没了主意,有心惩治媚娘,那代表坐实了这个说词,倒是显得自家心虚。

“经过证人证物,证据确凿,沈老爷为主犯,沈冰雪和屠户为从犯,依照我大周例律……”

季知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青璃打断,她大声道,“众所周知,沈冰雪被夫家所休。落魄到万花楼当洗衣妇,她憎恨沈老爷无情,这才污蔑,季知府下定论,未免太快了吧!”

“莫青璃!本官念你的身份,不与你计较,这里是公堂之上,哪容得你一个女子信口开河!来人,拖出去!”

季知府觉得已经够给青璃面子,这样的情况打个几十板子都是轻的,他已经仁至义尽。周围的官差站在青璃的两侧,一脸为难之色,面前的女子他们得罪不起,大人真会出难题。

“沈老爷明显是被冤枉的啊。”

“就是,这不摆明了是沈冰雪想污蔑自己的爹,好继承财产,才找了姘头……”

大堂外观看的百姓们议论纷纷,明眼人都知道沈冰雪的话站不住脚,既然前面经过多方查探,煞费苦心,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刻闹出大乌龙,那个桂枝不是说了,是她收了沈冰雪的银子,使了计策的。

案件尚未清晰,就这么胡乱定罪,百姓们很不满,但是民不与官斗,众人敢怒而不敢言,三姨娘扶着腰,很是得瑟,面带笑容地道,“莫小姐,和你交好的沈家,出来个杀人犯,啧啧,原来莫小姐也有识人不清的时候!”

“是啊,我和季悠关系不错,也难防她家那乌七八糟的后院啊,有个渣爹不说,小妾上位都能如此跋扈,摆正你的身份,和你说话都觉得掉价。”

青璃撇了一眼三姨娘,对着季知府道,“既然季大人一意孤行,我一个民女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这样的结果我真心不能接受。”

“切,不能接受你也要受着!”

三姨娘觉得自己无比舒爽,嘴快接了一句,莫青璃有权势,可是凤阳的事,她说的不算,自家老爷才是凤阳百姓的天,父母官,就是好比百姓们的父母。

“哦,是吗?”

青璃故意拉了长音,对门外使了一个眼色,片刻后,传来百姓的惊呼声,“哎呀妈啊,来了城北大营的士兵啊!”

“可不是咋的,出了大事了!士兵包围了知府衙门!”

青璃可不给季知府自圆其说和反转的机会,她快步走上前堂,拿过师爷记录的笔录,上面给沈老爷已经定了死罪。知府没有权利处死人,需要上报到刑部,秋后问斩,但是折磨一下死到了大牢,这等猫腻与知府无关,可以推脱的干净。

“来人,把我们的清官季大人和三姨娘抓起来,扔到牢里去,对了,后院还有个庶女。”

青璃停顿了一下,对着城北大营的将领道,“本小姐也是个善心人,既然如此也抓了,让他们和美的一家在大牢团聚吧!”

“是啊,记得关在一间牢房里!”

于嬷嬷也跟着狐假虎威,瞬间,城北大营的将士们涌入到正堂,季知府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他厉声道,“莫青璃,你好大的胆子,敢……敢威胁朝廷命官,你这是要造反吗?”

“错,不是威胁。”

青璃在厅堂中走了几步,巧笑倩兮地伸出食指,摇了摇,“是来真的。”

“我就是造反了,你能把我怎么的?不过就是小小的知府,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懒得废话,青璃像赶苍蝇一样地挥舞着帕子,见三姨娘尖叫,对着士兵道,“把她嘴堵上!”

“小姐,这个贱人以下犯上,老奴觉得,应该惩罚一下。”

于嬷嬷很有眼色,快速地上前,当着青璃的面,对着三姨娘的脸颊一顿乱扇,一直到扇肿,青璃站在原地,背着手欣赏,为什么心里这么爽呢?看来收拾贱人果然痛快!

季知府被城北大军带走之后,大堂变得无比肃静,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震惊,半天反应不过来,但是此案还要继续审问,不能烂尾,定要还沈老爷一个清白。

师爷主动问案,这次一切顺利,条理清楚,让人信服,而百姓们交口称赞,沈老爷沉冤得雪。

回府的马车上,于嬷嬷不停地给青璃揉肩捶背,今日让城北大军包围知府衙门,凤阳已经被士兵们控制,她贼眉鼠眼地看了一圈,小声地问道,“小姐,您不是真想造反吧?”

麦芽正在倒茶,手一滑,全部倒在小几上,落在于嬷嬷的脚背,幸好是冬天,穿的多,还没有烫出个好歹,麦芽连声道歉,心里寻思,这也不能怪她啊。

“你是从何而知?”

青璃慵懒地靠在车壁,抬起手,研究手指上的指环,她漫不经心地道,“做皇后好吗?”

“这……”

于嬷嬷大惊失色,她擦了下额角滴落的冷汗,不知道如何回答,真怕自家小姐存了这个心思。

“放心吧,目前我对那个位置没兴趣。”

通过今天的小事就看出军权的重要,做了皇后,等于淳于谙做皇上,有没有后宫佳丽不说,光是繁忙的政务就要把人累瘫,天不亮早朝,听那些官员们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然后在中间和稀泥。

淳于谙的脾气,一定会黑脸拔剑,让官员们闭嘴。青璃捂嘴笑了下,摇头晃走脑海里的场景。

“吓死老奴了。”

于嬷嬷拍拍胸脯,长出了一口气,“小姐,季知府被您关到大牢里,可是凤阳政务谁来处理呢?您只是意思下还是?”

“都说了来真的,看他就烦,就在大牢里蹦跶吧,注意别死了就行。”

现在京都一切不明朗,她也不好处理此事,先关着,等到四皇子耶律楚阳上位,怎么处理让他去烦恼吧,这种糊涂官,宠妾灭妻,一定是四皇子憎恶的对象,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青璃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心里寻思着前天晚上在大牢忽悠沈老爷的话,刚才得到释放之后,沈老爷马上就和沈夫人说了这个好消息,周围的丫鬟婆子听到,相信很快沈府就传遍了。

“小姐,您说沈小姐和米公子定亲?”

于嬷嬷安慰道,“老奴看,二人也算有缘分,不如撮合一下,能成最好不过,算是圆谎,要是不成,沈老爷得知您是为了救他才这样说,也不会怪您。”

青璃无奈地点点头,本来她是想瞧瞧地和沈老爷说此事,谁想到他嘴更快,沈夫人激动,声音也大,听到的还有周围的百姓,万一两个人不成,不是有损小雨姐的名声吗。

事情解决,青璃打算晚上写一封信给沈冰雨,这个谎言也要提及一下,目前看来,能骗就骗着吧,她见不到米栋,可以和云隆丰还有淳于魔头打听一下情况。

窗外冷风阵阵,青璃打了一个哆嗦,在大堂站立的时间太久,腿部关节僵硬着,那些守城的将士们,在如刀子一般的寒风中,一站就是半天,真的很令人敬佩。

沈老爷遭逢牢狱之灾,布料的事,青璃还没机会问起,她打算明日再去沈府一趟,这次去单纯就是谈生意,不能忘记淳于谙的正事。

上一章
下一章